劍來

文化 | 文學作品 | 小說 | 烽火戲諸侯著網絡小說

《劍來》是連載于縱橫中文網中一部網絡小說,作者是烽火戲諸侯。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天道崩塌,我陳平安,唯有一劍,可搬山,斷江,倒海,降妖,鎮魔,敕神,摘星,摧城,開天!

第四屆橙糶冄頭條瓜網絡文學獎十大作品。

第四屆橙瓜網絡文學獎百強作品。

第四屆橙瓜網絡文學獎最具潛力十大動漫IP。

2020年10月《劍來》獲第二屆泛華文網絡文學“金鍵盤”獎—最佳故事創意獎。

內容簡介

版本一

劍來[烽火戲諸侯著網絡小說] 作品大千世界,無奇不有。

天地中央,有個曾用一劍劈出天河瀑布的讀書人,人間最得意。

東海崖畔,有個不愿飛升枯坐山巔的無名道人,只愿清風拂面。

西方凈土,有個喜歡給人說故事的老和尚,豢養有九條天龍。

蠻荒南疆,有個目盲畫師,驅使與山岳等高的金甲傀儡,搬動十萬大山,鋪就一幅錦繡圖畫。

一個生長在北方的貧寒少年,當他有一天看到頭頂竟有成千上萬的御劍仙人,如同蝗群過境。他就想去親眼去看一看,說書先生所說的那位讀書人,東海的滔天大潮、西方的黃沙萬里和南荒的巍峨大山。

于是,終有一日,少年挎起木劍,一路向南。

版本二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我陳平安,唯有一劍,可搬山,倒海,降妖,鎮魔,敕神,摘星,斷江,摧城,開天!————我叫陳平安,平平安安的平安,我是一名劍客。

修行境界

修行

【下五境】

又被稱為“登山五境”,牽引人體之外的天地元氣,來澆筑、砥礪人體的皮肉筋骨血。

/

皮:【銅皮】

大成境界,激發真氣時,皮膚呈現紫銅色。此境無視物理傷害。

肉:【草根】

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寓意此境大成者出眾的血肉恢復能力。

筋:【柳筋】

曾經有一位驚才絕艷的柳姓修士,單憑煉筋就直接登入上五境,成就無上仙身,堪稱前無古人后無來者。故而專門以柳筋命名此境。又有“留人境”的說法,因為許多奢望走捷徑的修士,誤入歧途,在這個境界上對柳姓修士遺留的殘缺秘籍,去鉆牛角尖,耽擱太久,貽誤終身。

骨:【骨氣】

來源于一位前輩修士“造就千金重骨、方有一兩氣”的說法。儒教修士在此境界,有得天獨厚的優勢,因為儒家重視養育浩然正氣,一般而言,牽引數量比其他人都要略多,質量也更好。

體:【鑄爐】或者【筑廬】

“人生天地間,體魄為熔爐”。算是一只腳踏入修行的門檻,佛道兩教修士在此境界優勢最大。(這也是三教鼎立的原因所在)

【中五境】

每個境界分上中下三重樓

/

【洞府境】

府門洞開,即開竅納氣,開始從天地間汲取靈氣,人體三百六十五個竅穴,就像三百六十五座天然而生的洞天福地,這也是為何說人是萬靈之長。

【觀海境】

取自“我登樓觀百川,入海即入我懷”之意,天地靈氣開始擴大人體經脈(如同最終入海的江河、又如同人間擴充驛路官道),靈氣漸漸凝聚、升華,開始反哺肉身,從而使得修士延年益壽。尋常此境界練氣士能夠長壽至百歲高齡。

【龍門境】

沉淀在丹田(氣海)的充沛靈氣,最終凝聚成一股精華氣息,在體內逆流而上,如同鯉魚跳龍門,成則化龍,敗則遍體鱗傷。修士若是沖關失敗,就會一口氣跌回洞府境界,丹田氣海徹底干涸。所以這一關隘是修士的第二個大門檻,龍門境修士一輩子有三次機會,所以有“事不過三”的說法。一旦三次都失敗,一輩子就只能止步于洞府境界。

【金丹境】

‘‘結成金丹客,方是我輩人”,又被形容為是“鯉魚跳龍門”之后的“點睛”。整座氣海凝聚濃縮為一顆金丹,結丹的體內意境,修士之間各有不同。有些修士天才,結丹時氣勢宏偉,甚至會引來天地異象。練氣士各自的“丹室”之間,大小有著巨大差異,優劣也有云泥之別。但也存在著“大而空”、“小卻妙”等特殊情況,天意難測,莫過于此。

【元嬰境】

修士養育出一尊陽神或者陰神,識海之內如有稚童居住,儒教修士溫養出來的這位“稚童”,或捧書狀或捧玉笏、或身穿各種補子官服,甚至有可能手持鎮國玉璽。

【上五境】

又被譽為“長生五境”

/

【玉璞境】

練氣大成,返璞歸真,同時使得肉身趨于圓滿,修煉成“無垢琉璃之軀”、“大羅金仙之身”等,天然能夠水火不懼、萬邪不侵。壽命最少五百年,最多八百年,甚至千年。因此修士的圈子里,有“不怕遇到老,就怕遇到小”、“山中一甲子、世上已千年”等說法。道教主宰的“青冥天下”,中樞為玄都祖庭,此間修士中高層,多是玉璞境界。不懼任何污穢氣息的入侵身體,對靈氣的積累逐漸達到一個瓶頸,所以山上修行山下修行,已經區別不大,遠比元嬰境界修士的“不動如山”,要更為靈活隨意。此境分天地兩層境界。

【仙人境】

分左右兩個境界,仙在前、人在后,前者是說如今修煉得道,已經高高在上。(實則真相是修士需要以人間各種氣數作為進階食物,靈氣已經無法提升境界)后者則是提醒此境大神通修士,莫要忘記先人后仙的本心初衷。(實則是俗人之氣數、甚至是尋常底層練氣士的氣數,都已經填不飽這些仙人的肚子了,必須吞噬整個一國一朝代的磅礴氣運。)

【飛升境】

已是“天下”之巔峰頂點,來世也不過如此(只是世人看法,其實這個境界的修士都發現一個尷尬困境,自身已經根本沒有來世可言了,所以只能破開天地屏障,飛升而去,去往傳說中的天庭,即所謂位列仙班。)只是一入此境界,便會被天道察覺,認為是天地之大盜巨寇,必須除之后快,為天地不容。所以這個境界的頂尖練氣士,輕易都不會現世,否則就要被迫飛升,一旦失敗,就是魂飛魄散的慘況。所以被“那位讀書人”譏諷為“千年王八萬年龜”。

【失傳二境】

任何修士都三緘其口,始終秘不示人,天機不可泄露。一直被揣測為“已證天道”、得以躋身“天上之天”的天庭,是謂“天仙”了,真正做到與天地同壽。十三境練氣士需通過合道進入此境。(合道分為天時地利人和,于玄合道天時,老秀才、亞圣合地利,白也、吳霜降、齊靜春合人和,人和殺力最高)

武道

【煉體三境】

【煉體三境】

【泥胚境】

粗糙不堪。巔峰圓滿之時,自身如一尊泥菩薩,氣沉丹田,不動如山。

【木胎境】

由粗入細。大成境界,肌膚紋理精密,如通篆刻銘文。拓寬經脈,“開山”境,打熬骨骼,滴水穿石。

【水銀境】

血液濃稠如水銀,重量卻更加輕盈,氣血凝聚合一。突破門檻,需要渡過一劫,叫“泥菩薩過江”。

【煉氣三境】

英魂,雄魄,最終塑就一顆武膽。

【英魂境】

【雄魄境】

【武膽境】

【煉神三境】

大宗師境界

【金身境】

又被稱為小宗師境界。此境佼佼者,甚至可以修煉出佛家所謂的金剛不敗之軀、或是道教所謂的無垢琉璃、大羅金仙之體。

【羽化境】

能夠虛空懸停,御風而飛。故而又稱“遠游境”。

【山巔境】

最后一重境界,被譽為“止境宗師”:形容腳下的武道已經走到盡頭。雖不至于搬山倒海,卻亦是能夠拳裂城墻、掌劈大江,一身雄渾罡氣,百邪不侵,千軍辟易。肉體強橫至極,猶勝佛家羅漢之身。練氣士一旦被近身,十丈之內,除非有上品護身法寶或者更高,否則必死無疑。

【止境】

武道第十境,依次分為氣盛、歸真、神道三個小層次,一洲武夫達到該境界者寥寥無幾,達到者無一不是一洲武運昌隆之象征。

【氣盛境】

【歸真境】

【神到境】

【武神境】

武道第十一境,達此境界者可謂壽與天齊,實力可與山巔修士比肩,已知目 前僅有兵家始祖和遠古天庭中的五位至高中的某位曾到達此境(可能與遠古兩座飛升臺之一有關),因此武夫道路又被稱作“斷頭路”。

作品設定

世界觀

浩然天下【儒家】

蓮花天下【佛家】

青冥天下【道家】

蠻荒天下【妖族】

四座天下之一、“正氣天下”的廟堂正統,把持了大半世俗王朝的權柄,以扶龍術或屠龍術、輔佐(操控)各朝君主,幫助帝王凝聚以及鎮壓一國氣運。世間九大王朝,有五個皇帝的帝師,都是儒教圣人。在這座“正氣天下”中,占據絕對統治地位,擁有三大學宮和七十二座學院,遍布天下。儒士能夠與天地共鳴,從而孕育“充沛心胸”的那股浩然正氣,便可如皇帝君王那般口含天憲,定人生死,避退鬼神。有飛升臺螃蟹坊。

四方佛陀坐鎮的蓮花天下,幾乎人人皆是僧侶信徒。這座天下的存在,能夠鎮壓那座不斷抬升的“陰間冥府”。佛門有這個天下有一八零八座凈土佛國。有僧人畫地為牢,以求立地成佛;有僧人乞游千萬里,只為落下心中那朵蓮花;有僧人講法,天女散花,頑石點頭;有年輕僧人被譽為肉身菩薩,吃之得長生。

道教祖師坐鎮的天下,也叫“青冥天下”,人人都是信道之人,是為了抵御“化外天魔”的滲透入侵,后者也是修士身陷魔障、根骨俱壞的根源。道教有三十六洞天,和七十二福地。

億萬妖族占據的大荒天下,幾乎沒有人類的存在,元氣稀薄,所以一直覬覦中土世界的豐富資源、充沛靈氣。只是因為有那一堵綿延千萬里的“劍氣長城”所阻隔,一直無法越過邊境。有損壞的飛升臺托月山。

洞天福地

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道教占據多數;朝廷占據二三,封禪,敕封正神坐鎮;余下五分之一,半數被數座一流門派共同占領,半數荒廢,淪為遺址、秘境,殘留陣法,然后其中一部分又僥幸成為“三十六小洞天”。山下、尤其是洞天福地之外的山下,對修士而言,皆是污穢之地,這是一條修行的鐵律。山上人,是仙字,即在山上成仙,其實已經道破天機。下山之后,如逆水行舟。穢氣、煞氣、陰氣,如大軍叩關,連綿不絕。根基不穩,便如通城池低矮,兵力稀少,瞬間告破,守城失敗,修行,不進反退。到了陸地神仙境界,才能全然無視。

人間神祇

坐鎮江河湖海的各路水神 ,這類能夠光明正大享受百姓香火的神道神祗、神靈,來歷駁雜,可能是投水而死的前朝忠烈名臣,可能是成精化形、然后被王朝招安的水族精怪,或是尚未化龍的諸多龍屬種族。敕封文書,規格為“金字玉冊”、“朱字金冊”以及更次一等的“朱漆銀冊”。

遍布州郡縣的城隍爺 ,類似人類官場的縣令,牧守一方,位卑卻權重。

地方上的文武兩廟 ,文廟就是王朝皇宮那座文廟的縮減版,只樹立一尊儒教至圣的塑像,其余陪祭圣人無須造像,陪祀于地方文廟的塑像本尊,多是當地縣志上名垂青史的文臣名相、士林文豪和道德楷模。文廟,大多時候即是規模大小幾乎與城隍閣相等的文昌閣。武廟供奉的神靈,來歷根源五花八門,可能是出身于當地的古代武將、曾經鎮守此地的名將,或是某些與人親近的幽靈,被朝廷“朱字紅漆”敕封后,從此升格為神靈和武道尊者。

糶冄頭娘娘條廟: 供奉誥命夫人等尊貴女子,死后受封,專職庇護轄境內的婦人女子。尤其被青樓女子最為尊敬,也被待字閨中的女子當成姻緣廟。俗世集市很多設置在娘娘廟前廣場,擺攤算卦求姻緣簽,頗為靈驗。

山神 :五岳山神。洞天福地和名山形勝,都被封神,納入天庭神道體系。附:淫祠:不被官方正統認可的祭祀場所,老百姓擅自建造、擅自安放神位、神龕的寺廟道觀等。

門神: 門神分三種,文武與祈福,其中書香門第往往張貼武門神,將種門庭則喜歡貼文財神,文武互濟,是朱雀王朝朝野上下,一條不成文的規矩,而祈福類門神,多是小戶人家,所繪圖案五花八門,求子求財求長壽,各有不同的門神圖案,古代武將、天官仙童等等。世俗集市上,年前時分,都會將各色門神彩紙當作一種年貨出售,價格高低,按照畫匠名氣大小而定,也會有一些寺廟道觀,專門會有擅長丹青的僧人道士,精心繪制十數幅,然后免費贈送給一些大香客,用以震懾邪穢鬼物。

妖魔鬼怪

青冥魚: 始終不知根腳的精怪之一,游走于各種夢境,帶去各自美夢、噩夢。某種特殊情況下,也能制造夢境。此物也是人類“白日做夢”的來源。

黃泉蛛: 相傳是黃泉路上的陰間物種,能夠織網竊取夢境,以夢境為食物,其中雌蛛吐出的絲線,能夠編織出一幅幅夢境畫面。

青蚨: 精靈之一。又名魚伯、嫩蝎。傳說此物生子后,母子分離后必會回聚一處,所以產生了一種神仙方術“還錢術”,用青蚨母子血各涂在錢上,涂母血的錢或涂子血的錢用出后必會飛回,所以有青蚨還錢之說。產卵需要依附在一種“衣袂草”的綠葉下。

榆錢: 榆樹種子,因其外形圓薄如錢幣,故而得名。諧音“余錢”。因而民間就有吃了榆錢可有“余錢”的說法,被大多數人認為多為訛傳。其實不得其法,只需要找到躲藏在榆錢里的金黃精魅,先將其浸泡于酒甕中,醺醉后取出生吃,每年可額外增加銅錢收入。殷實之家,開春時分,為了討個彩頭,都會開設“榆錢宴”,以求新年財源廣進。

瞳中人: 精怪之一,其中一種“”,每當見到傾國傾城的絕色佳人,就能夠為主人明目。

耳中人: 以耳膜作為鼓面,在人入睡時便悄然擂鼓,以壯身體主人的陽氣散發,無形中震懾那些行走于夜間的諸多邪魅。

搬山猿: 遠古巨獸之一,力可搬山。經常有修士故意惹怒搬山猿,讓其打裂山峰,破壞護山大陣,暴露其中的秘境洞天。

春夢蛛: 五彩顏色。喜好采擷、收集夢境。春夢蛛經常被宗門幫派當作砥礪弟子道心的道具,也是雙修道派的必備品之一。

噩夢蛛: 漆黑如墨。龍須鯉:鯉魚身軀,巴掌大小,卻長有兩根蛟龍長須,其須是天材地寶之一。

牛吼魚: 體長不超過手指,卻能發出如雷吼聲。灶馬:其形如蟋蟀,經常出沒于灶臺而得名。

三足金蟾: 靈獸,持有者可以增長自身財運。尋寶鼠:靈獸,對天地靈物有敏銳嗅覺。

羊脂獸: 靈獸,通體美玉,身軀是制造符箓玉牌的最好材質之一,性情剛烈,被抓到即自盡,因此無法飼養。大型宗門經常重金懸賞捕捉。

馱碑龜: 上古神獸之一,總計有九塊石碑,巨龜們緩緩巡游天地。

翻江蟾、倒海蜍: 前雌后雄,雙方只在秋季發情期,才會在江海交匯處的入海口,撲騰劇烈,翻江倒海,經常引發海水倒灌的現象。

檐下鐵馬: 鈴鐺小妖:背負透明羽翼,最喜歡搖晃風鈴。

雀翅蛇: 腹部兩側生有翅膀,可飛行,速度快若閃電,極難捕捉。翅膀是“天材地寶”之一。

吞火蛾: 以燭火為食,飛蛾撲火的來源,久而久之,吞火蛾肚子里能夠孕育出一塊米粒大小的金庚之精,價值連城。

吃情蝶: 與癡情蝶極其相似。判官:城隍閣佐吏,輔佐城隍,類似一縣縣簿的官職。

夜叉: 冥間官差,城隍閣城隍廟的基本配備,類似縣衙里的兵房差役。能夠駕馭、驅使境內許多精怪鬼魅,是真正的“地頭蛇”。

偷書鼠: 背書貓、啄書鳥:都是偷書鼠的天敵。

守財奴: 老頭子模樣。

過江龍: 實則是即將化龍的大蟒,或是大湖巨澤里的蛟,這些亞龍族需要“走江”才能最終化龍,與逆流而上“跳龍門”的鯉魚截然相反。許多山村的石橋底下,都會懸掛兩柄雌雄銅劍,用為了警示“走溪”的蛟蟒,以免毀壞石橋,若是洪水過后,有銅劍消失不見,就意味著有蛟蟒經過了。

酒蟲: 從陳釀美酒中誕生,如果將它放入新釀酒水中,只需要幾個時辰,就有埋藏數年的醇厚口感。是世間所有嗜酒之人的心頭愛。

白鹿: 祥瑞之一,根據儒家典籍記載,“唯有道德君子,方可見之”

麒麟: 祥瑞之一,有六種,風火雷電水玉。有角四足的白蛇:相傳是龍宮龍種來到陸地的形態之一。

槐精: 千年老槐,最宜養鬼。“槐樹宅邸”,槐樹有官氣。黃粱美夢,一枕黃粱:瞌睡蟲:形如蟻,通體雪白。能夠幫助失眠之人入睡,只需要放入頭發之中即可。

三眼金雕: 身上十六根雕翎,是天材地寶之一,用在箭矢上,快若奔雷。是強大王朝必然豢養的靈禽,繼而催生出一種特殊職業,熬鷹奴。

青鸞: 遠古神鳥。

吐珠琴+生玉盤: 琴聲凝聚成珍珠,在玉盤中一粒粒誕生。:

火靈: 從火焰誕生中的精靈,熊熊燃燒的狀態,面目模糊。上等火靈

水精: 透明的少女模樣,天生帶著水氣涼意,最適合放置在身邊,夏日避暑,可以命令其在旁敲打、切割冰塊,俏皮嬌憨。

五彩鸚鵡: 能夠粗略預知三天到半旬的氣候變化,會主動發聲告知主人。

地牛: 巨大如山,行走于地底之下,鉆出一條條隧道,直到遇見龍脈才會掉頭轉向。地牛翻身,就是地震災害的罪魁禍首之一。

法寶

【匠物】: 尋常匠人打造的物品,較為精良。

【重器】: 世俗高手眼中“削鐵如泥”、“吹毛斷發”的神兵利器,隸屬此類。材質較好,精心鑄造。一般修行中人,尤其是無根浮萍的野修、散仙、“門外漢”“山腰人”,只能擁有這個程度的物品。

【靈兵】: 天地所鐘情,孕育出靈氣,讓修行之人操控起來,事半功倍。關鍵時刻,還能以毀壞根基的代價、反哺主人。

【法寶】: 蘊含天地運行規律的大道法則。

【仙器】: 往往需要放置在洞天福地之中。

【功德神物】: 造化功德,自行演化,蘊育有神靈。

符紙

道教符箓派的根本之一。世間最普遍的黃紙,比普通黃紙要高出一階的硬黃紙“黃璽”,還有類似“雨過天青”美譽的青色符紙。許多是天子人家專用的諭旨御制之物,往往用以節慶時分封賞文武大臣,尋常富貴門戶,有錢也買不著。符紙一般都是為道教畫符所用,道教符箓是世間符箓之正宗、根本,被譽為眾多符箓脈絡的祖脈。不過符紙未必拘泥于黃紙這類紙張,道教真人和陸地神仙就無需實質符紙,就能夠憑空畫符,成就一張靈符。而兵家也有殺、鎮字符,儒家也有經籍內容,相較兵家,稍稍復雜,且字體多是正楷,楷體又分七八位書法宗師的字體,佛家以結印見長,符箓雖然也有,相對較為少見。金粉、朱砂,皆是畫符材料之一。有些上等玄奇的金粉,可能夾雜一位金身羅漢的鮮血,得道高僧差點就修成了菩薩果位,因此鮮血澆注在金粉之中,隨便書寫一小段佛門經文,即可化為無上金符,庇護一方,三載不消。有些“老粉”,刮于許多匾額之上,例如“進士及第”等,專門用以書寫儒家經義內容。至于兩罐朱砂丹漆,并不限制符箓內容。

紙鶴、紙鳶: 傳遞書信。

紙人: 大致分為三種,一指高度、一掌高度、一臂高度,栩栩如生,能夠打掃庭院、養花養鳥、幫忙搬書曬書等等。紙人在世間、尤其是富裕門庭頗為流行,它也分等級品次,畫符之人的道行、名望、流派,很大程度上決定了紙人的價格,紙張的質地也有關系。有專門制造紙人的宗門和名下商號,利潤極高。

諸子百家

【儒家】: 正氣天下”的廟堂正統,把持了大半世俗王朝的權柄,以扶龍術或屠龍術、輔佐(操控)各朝君主,幫助帝王凝聚以及鎮壓一國氣運。有士子,賢人,君子,亞圣,圣人,至圣先師這六種稱謂。

【道家】: 道教祖師坐鎮的三清天下,也叫“青冥天下”,人人都是信道之人。分道童,道士,真人,真君,天君,天尊,金仙七個階層。

【佛家】: 四方佛陀坐鎮的蓮花天下,幾乎人人皆是僧侶信徒。分沙彌,僧人,羅漢,菩薩,佛陀五個階層。

【墨家】: 能工巧匠,十出七八。包括矩子、大作、巨匠、巧匠、匠人在內五個階層。

【農家】: 多依附朝廷官府,在戶部任職。

【小說家】: 傳聞最頂尖的小說家,以某人作為書本角色之后,就能夠改變那些人物的命運。

【兵家】: 一直在與儒家爭奪扶龍地位的兵家,勢力就極其龐大。兵家修士,成就大家境界者,無一不是戰場萬人敵,尤其是在沙場遺址、古戰場這些地方,戰力尤其強大,幾乎無敵。兵家修士能夠兩者兼修,先走武道,煉體圓滿之后,再練氣。義無反顧地瘋狂汲取戰場殺氣、戾氣、死氣,以此來充斥自身體魄竅穴,打造出與練氣士氣象截然不同的氣海,所以兵家修士所塑元嬰,全是陰神。

【陰陽家】: 分兩種,一種是攀附真龍的附龍系成員,多在欽天監任職,觀察天象、占星占卜、制定歷書等等。還有一種散落在民間,散播各種歌謠讖緯,號稱與朝廷的言官“共掌天下清議”,很大程度能夠決定某位朝廷官員的口碑走勢。

機構組織

朝廷【崇玄署】: 與六部衙門相同品秩。

道教: 兩院三局十二司:法箓局,道牒局,丹鼎局。求真院,羽化院。金科司,玉律司,雷罰司等機構。

佛門: 主要是四院,三寶院,銀瓶院(銀瓶掣簽機制,負責招安、拉攏邊境佛教流派)等,藏經院,金剛院。

兵部: 兵家的絕對禁臠。

禮部: 封禪是頭等大事。輔助皇帝敕封山岳正神,以鎮國運。皇帝頒布罪己詔、大赦天下、祈雨(青詞類)等事務。

作品目錄

第一卷 籠中雀 

第一章 驚蟄

第二章 開門

第三章 日出

第四章 黃鳥

第五章 道破

第六章 下簽

第七章 碗水

第八章 稗草

第九章 天雨雖寬

第十章 食牛之氣

第十一章 少女和飛劍

第十二章 小巷

第十三章 相逢

第十四章 五月初五

第十五章 壓勝

第十六章 休想

第十七章 不平則鳴

第十八章 五去其三

第十九章 大道

第二十章 橫生枝節

第二十一章 捕蛇鷹

第二十二章 止境

第二十三章 槐蔭

第二十四章 相贈

第二十五章 離別

第二十六章 好說話

第二十七章 點睛

第二十八章 財迷

第二十九章 狐魅

第三十章 暗室

第三十一章 敲山

第三十二章 桃葉

第三十三章 白龍魚服

第三十四章 齊聚

第三十五章 甘草

第三十六章 古書

第三十七章 拳譜

第三十八章 九境

第三十九章 罵槐

第四十章 還禮

第四十一章 練拳

第四十二章 天才

第四十三章 少年和老狗

第四十四章 水落石出

第四十五章 陽光

第四十六章 壓衣刀

第四十七章 獨行

第四十八章 放紙鳶

第四十九章 碎瓷

第五十章 天行健

第五十一章 對峙

第五十二章 晃了晃

第五十三章 贈送

第五十四章 大敵當前

第五十五章 春風得意

第五十六章 點頭

第五十七章 養劍葫

第五十八章 先生

第五十九章 睡去

第六十章 有鬼

第六十一章 過河卒

第六十二章 樹倒

第六十三章 原來如此

第六十四章 三陳

第六十五章 珠子

第六十六章 抬頭

第六十七章 遠行

第六十八章 天下有春

第六十九章 夜幕

第七十章 天亮

第七十一章 有些喜歡

第七十二章 黑云

第七十三章 木人

第七十四章 火龍走水

第七十五章 占山為王

第七十六章 背對

第七十七章 進山

第七十八章 入夢

第七十九章 迎春印

第八十章 出山

第八十一章 國師

第八十二章 先生學生,師兄師弟

第八十三章 夢想

第八十四章 我有一劍

第二卷 山水郎

第八十五章 大考落幕

第八十六章 同道中人

第八十七章 小夫子

第八十八章 粉墨登場

第八十九章 兩顆人頭

第九十章 大雨滂沱

第九十一章 玉簪

第九十二章 小竹箱

第九十三章 墻上有個字

第九十四章 秀色可餐

第九十五章 小廟

第九十六章 山水有神怪

第九十七章 拜山頭

第九十八章 山神作祟

第九十九章 山神和竹刀

第一百章 腳下河山

第一百零一章 坐鎮山頭

第一百零二章 白虹平地起

第一百零三章 竹樓

第一百零四章 坐地分贓

第一百零五章 無根浮萍

第一百零六章 魚龍混雜

第一百零七章 漁網

第一百零八章 春蒐

第一百零九章 少年有話說

第一百一十章 無不散的筵席

第一百一十一章 斗笠

第一百一十二章 強者

第一百一十三章 氣勢如虹

第一百一十四章 再見阿良

第一百一十五章 人間有個老秀才(上)

第一百一十六章 人間有個老秀才(中)

第一百一十七章 人間有個老秀才(下)

第一百一十八章 天地有氣

第一百一十九章 有些道理

第一百二十章 遠游

第一百二十一章 快哉風

第一百二十二章 雷法捉妖

第一百二十三章 狹路相逢

第一百二十四章 鬼打墻

第一百二十五章 一劍破法

第一百二十六章 陸地劍仙

第一百二十七章 對視

第一百二十八章 奇觀

第一百二十九章 山上

第一百三十章 山水少年

第一百三十一章 書生弟子

第一百三十二章 學生崔瀺

第一百三十三章 同行

第一百三十四章 這一年

第一百三十五章 振衣

第一百三十六章 山下皆如此

第一百三十七章 背著一座銀山

第一百三十八章 拔河

第一百三十九章 千奇(上)

第一百四十章 千奇(下)

第一百四十一章 百怪(上)

第一百四十二章 百怪(中)

第一百四十三章 百怪(下)

第一百四十四章 一個坐井一個觀天

第一百四十五章 草灰蛇線

第一百四十六章 靠山和幫手

第一百四十七章 請破陣

第一百四十八章 少年有事問春風

第一百四十九章 約戰

第一百五十章 去開山

第一百五十一章 少年有劍砍山岳

第一百五十二章 高出天外

第一百五十三章 心境

第一百五十四章 老先生坐而論道

第一百五十五章 相談甚歡

第一百五十六章 少年肩頭挑著草長鶯飛

第一百五十七章 自古圣賢皆寂寞

第一百五十八章 吃掉

第一百五十九章 送君已千萬里

第一百六十章 少年已知愁滋味

第一百六十一章 山水終有一別

第一百六十二章 被大隋欺負的孩子們

第一百六十三章 終成師生

第一百六十四章 近朱者赤

第一百六十五章 如果陳平安在這里

第一百六十六章 先生有事當如何

第一百六十七章 我法寶多啊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世間父親皆英雄

第一百六十九章 來個能打的

第一百七十章 喝好酒的大宗師

第一百七十一章 楊柳依依的少女

第一百七十二章 江湖路上見不平

第一百七十三章 逆旅

第一百七十四章 大雪有大雪

第一百七十五章 敕令

第一百七十六章 無聊就是沒得聊

第一百七十七章 佛觀一缽水

第一百七十八章 我看一座山

第三卷 金錯刀

第一百七十九章 添土

第一百八十章 恍如神人

第一百八十一章 不值得

第一百八十二章 道理就在劍鞘里

第一百八十三章 他有春葉夏雷秋風冬雪

第一百八十四章 別有洞天

第一百八十五章 劍胚在手心

第一百八十六章 守夜

第一百八十七章 新年里的老人

第一百八十八章 大規大矩和雞毛蒜皮

第一百八十九章 猛字樓外說劍之二三事

第一百九十章 我是一名劍客

第一百九十一章 做買賣也是修行

第一百九十二章 下筆如有神

第一百九十三章 同姓不同命

第一百九十四章 降妖和除魔

第一百九十五章 鎮劍樓

第一百九十六章 我輩武夫

第一百九十七章 陳平安喝酒了

第一百九十八章 少年想要遠游

第一百九十九章 黃雀去又返

第二百章 死局之死結所在

第二百零一章 若無閑事掛心頭

第二百零二章 便是人間好時節

第二百零三章 酒鬼少年郎

第兩百零四章 故人來送劍去

第兩百零五章 負劍南渡

第兩百零六章 月兒圓月兒彎

第二百零七章 天上掉下個……人

第二百零八章 去也

第二百零九章 也是木劍

第二百一十章 山水相逢也重逢

第兩百一十一章天作之合

第二百一十二章 道高一尺

第兩百一十三章 憧憬

第兩百一十四章 風雨夜行

第兩百一十五章 畫眉

第二百一十六章 出手

第兩百一十七章 劍仙

第兩百一十八章 仙師駕到

第兩百一十九章 道士吟詩

第二百二十章 山水印

第二百二十一章 看熱鬧

第二百二十二章 有些離別可以再會

第二百二十三章 小街一戰

第二百二十四章 才子佳人

第二百二十五章 夜路

第二百二十六章 匣有兩劍,降妖除魔

第二百二十七章 出劍了

第二百二十八章 初一十五,隨我除魔

第二百二十九章 趨之若鶩

第二百三十章 降服

第二百三十章 黑云壓城

第二百三十一章 又見城隍爺

第二百三十二章 歲歲平安

第二百三十三章 塵埃落定

第二百三十四章 夜宿古寺有妖氣

第二百三十五章 故鄉黃花黃

第二百三十六章 一山還有一山高

第二百三十七章 小暑過后,春風猶在

第二百三十八章 春風送君千萬里

第四卷 劍氣近

第二百三十九章 觀瀑

第二百四十章 泥菩薩有火氣

第二百四十一章 喝過劍仙的酒好吹牛

第兩百四十二章 月下打瀑,一掛彩虹

第二百四十三章 千軍萬馬之前,我喝一口酒

第二百四十四章 大驪陳平安在此

第二百四十五章 林間簌簌,風雨如晦

第二百四十六章 一團亂麻,既見君子

第二百四十七章 就此一別,山高水長

第二百四十八章 神仙買賣,后會有期

第二百四十九章 姹紫嫣紅開遍

第二百五十章 從最北到最南

第二百五十一章 老龍城

第二百五十二章 泥菩薩踩劍過河

第二百五十三章 有人送劍有人等

第二百五十四章 精誠動人也傷人

第二百五十五章 傳道人傳道

第二百五十六章 同樣是少年郎

第二百五十七章 桂花島之巔

第二百五十八章 群山之巔,上有武神

第二百五十九章 練拳百萬

第二百六十章 海上生明月

第二百六十一章 有劍從云海來

第二百六十二章 一葉扁舟,翩翩少年

第二百六十三章 一道符

第二百六十四章 大道之上

第二百六十五章 大師兄姓左

第二百六十六章 磨損心中萬古刀

第二百六十七章 臨近倒懸山

第二百六十八章 人間萬事細如毛

第二百六十九章 我有小事大如斗

第二百七十章 好久不見,寧姑娘

第二百七十一章 寧姑娘,對不起

第二百七十二章 陳平安,你聽我說

第二百七十三章 一枕黃粱劍氣長

第二百七十四章 劍氣長城陳見陳

第二百七十五章 有些重逢就是最好的

第二百七十六章 最強之間

第二百七十七章 城頭兩人四境三戰

第二百七十八章 武無第二,拳高天外

第二百七十九章 抬手殺劍仙

第二百八十章 離別而已

第二百八十一章 天真

第二百八十二章 思無邪

第二百八十三章 香火裊裊

第二百八十四章 姑娘請自重

第二百八十五章 一盒胭脂

第二百八十六章 對坐觀人,自己知道

第二百八十七章 北行

第兩百八十八章 對敵

第二百八十九章 千里送人頭

第二百九十章 入土為安

第二百九十一章 山上山下

第二百九十二章 小巷雨夜

第二百九十三章 鷹不飛

第二百九十四章 馭劍

第二百九十五章 遠望

第五卷 道觀道

第二百九十六章 作別

第二百九十七章 出拳

第二百九十八章 拳不停

第二百九十九章 人間無趣,不如不來

第三百章 江湖險惡

第三百零一章 傷心

第三百零二章 分道

第三百零三章 人間多不平

第三百零四章 低頭觀井,抬頭看天

第三百零五章 遠觀近看

第三百零六章 老僧不愛說佛法

第三百零七章 眼底腳下

第三百零八章 殺機四伏

第三百零九章 圍殺之局

第三百一十章 刺殺

第三百一十一章 人外有人

第三百一十二章 變故

第三百一十三章 馭劍

第三百一十四章 誤入藕花深處

第三百一十五章 他人爭渡我破境

第三百一十六章 大戰才起

第三百一十七章 別人無敵當如何

第三百一十八章 出劍而已

第三百一十九章 何為天下無敵

第三百二十章 井口邊的老道人

第三百二十一章 各為巔峰,卻少一山

第三百二十二章 白衣入城,不敢敲門

第三百二十三章 人間燈火點點

第三百二十四章 原來如此

第三百二十五章 我見青山多嫵媚

第三百二十六章 小巷中

第三百二十七章 丟出觀道觀

第三百二十八章 畫中人

第三百二十九章 山水之爭

第三百三十章 過山過水,遇姚而知停

第三百三十一章 槐葉姚

第三百三十二章 偶遇

第三百三十三章 螺螄殼里有道場

第三百三十四章 人間路窄酒杯寬

第三百三十五章 廟堂與山野的對峙

第三百三十六章 總有道理無用時

第三百三十七章 拳頭太硬,罰酒好喝

第三百三十八章 孤兒鎮

第三百三十九章 怪人怪

第三百四十章 下筆有神

第三百四十一章 河上金橋

第三百四十二章 夜游水神廟

第三百四十三章 謹遵法旨

第三百四十四章 圣人駕臨碧游府

第三百四十五章 君子六符,劾鬼鎮劍

第三百四十六章 夫子說順序,水神結金丹

第三百四十七章 真先生也

第三百四十八章 有些想你了

第四十九章 埋河封正,武廟借刀,白猿背劍

第三百五十章 白猿拖刀,君子一言

第三百五十一章 明年十一

第三百五十二章 祖師堂牌,頭頂月光

第三百五十三章 五千甲圍山

第三百五十四章山上的腥風血雨

第三百五十五章太平山不太平

第三百五十六章 道爭毫厘,左右徘徊

第三百五十七章 雨停

第三百五十八章 過橋登山

第三百五十九章 言念陳平安

第六卷 小夫子

第三百六十章 到達老龍城

第三百六十一章 原來也不太平

第三百六十二章 希望別人的肩頭

第三百六十三章 誰能借我一劍

第三百六十四章 無解之局

三百六十五章 道理聽與不聽,劍在

第三百六十六章 劍靈往北,左右往南

第三百六十七章 李二出遠門左右不為難

第三百六十八章 人間苦難說不得也

第三百六十九章 聚散

第三百七十章 新年新氣象

第三百七十一章 正月

第三百七十二章 劍仙在后

第三百七十三章 遠游東南

第三百七十四章 他鄉遇故知

第三百七十五章 山澤散修路子野

第三百七十六章 君子武備

第三百七十七章 吃臭豆腐呦

第三百七十八章 白衣僧人

第三百七十九章 前兆

第三百八十章 離別之后又有重逢

第三百八十一章 一國武運

第三百八十二章 棋盤上

第三百八十三章 彩云局

第三百八十四章 下完棋抄完書

第三百八十五章 仙人遺蛻住著鬼

第三百八十六章 又一年春

第三百八十七章 又一年春

第三百八十八章 行走四方

第三百八十九章 夫子氣魄

第三百九十章 高明之家,法刀道士

第三百九十一章 君子救與不救

第三百九十二章 山雨欲來符滿樓

第三百九十三章 靈光乍現山漸青

第三百九十四章 水落石出小錢堆

第三百九十五章 一碗雞湯不知道

第三百九十六章 竹籃打水撈明月

第三百九十七章 異鄉見老鄉

第三百九十八章 天底下最不怕之事

第三百九十九章 禮物

第四百章 遠游北歸

第四百零一章 小師叔和小姑娘

第四百零二章 在書院

第四百零三章 拜訪

第四百零四章 心神往之

第四百零五章 山巔斗法

第四百零六章 書上書外

第四百零七章 來者不善

第四百零八章 劍術

第四百零九章 有些故事不用知道

第四百一十章 有些事情必須知道

第四百一十一章 我要再想一想

第四百一十二章 出城和上山

第四百一十三章 煉制

第四百一十四章 那些心尖上搖曳的悲歡離合

第四百一十五章 人間最得意

第四百一十六章 人生若有不快活

第四百一十七章 那些入秋的喜怒哀樂

第四百一十八章 幾座天下幾個人

第四百一十九章 湖上劍仙,陌上花開

第四百二十張 山水依舊

第四百二十一章 少俠遇見大俠

第四百二十二章 江湖夜雨

第四百二十三章 人間且慢行

第四百二十四章 御劍而去云海中

第四百二十五章 舊地重游,秀水高風

第四百二十六章 南下

第四百二十七章 人生不是書上的故事

第四百二十八章 秋狩時分,請君入甕

第四百二十九章 有些重逢是最壞的

第四百三十章 桌上又有一碗飯

第四百三十一章 島上來了個賬房先生

第四百三十二章 且將書上道理放一放

第四百三十三章 拳劍皆可放,去看一條線

第四百三十四章 青衣姑娘吃著糕點

第四百三十五章 故事里的名字

第四百三十六章 直抒胸臆,知道一點

第四百三十七章 天亮了

第四百三十八章 人心似水低處去

第四百三十九章 于不練劍時磨劍

第四百四十章 又一年下雪時

第四百四十一章 飛鳥絕跡冰窟中

第四百四十二章 人心關隘環環扣

第四百四十三章 涼風大飽

第四百四十四章 世間人事皆芥子

第四百四十五章 炭籠火爐寒人心

第四百四十六章 風雪宜哉

第四百四十七章 這么巧,我也是劍客

第四百四十八章 驅馬上丘垅

第四百四十九章 先生的劍在何方

第四百五十章 再等等看

第四百五十一章 過橋

第四百五十二章 單騎南下

第四百五十三章 吾心安處打個盹兒

第四百五十四章 明月當空

第四百五十五章 報道先生歸也

第七卷 龍抬頭

請假一天,順便小聊幾句

第四百五十六章 水落石出簡湖

第四百五十七章 小巷祖宅一盞燈

第四百五十八章 入山登樓見故人

第四百五十八章 都有有酒的江湖

第四百六十章 水火之爭讓個道

第四百六十一章 不當那善財童子

第四百六十二章 小街又有雨

第四百六十三章 十年之約已過半

第四百六十四章 出拳并沒有區別

第四百六十五章 有沒有陳平安的落魄山

第四百六十六章 收武運吃珠子

第四百六十七章 飛鳥一聲如勸客

第四百六十八章 御劍去往祖師堂

第四百六十九章 劍氣如虹人在天

第四百七十章 有沒有見過半仙兵

第四百七十一章 聽說你要問劍

第四百七十二章 關于一把竹劍鞘的小事

第四百七十三章 放入壺中洗劍去

第四百七十四章 江湖還有陳平安

第四百七十五章 水堵不如疏

第四百七十六章 江清月近人

第四百七十七章 人心終須有日月

第四百七十九章 自古飲者最難醉

第四百八十章 先生學生,師父弟子

第四百八十一章 天下月色,此山最多

第四百八十二章 另一個朱斂

第四百八十三章 好久不見

第四百八十四章 北俱蘆洲無奇怪

第四百八十五章 故人故事兩重逢

第四百八十六章 不愧是老江湖

第四百八十七章 畫卷中

第四百八十八章 緣來情根深種

第四百八十九章 趕赴京觀城

第四百九十章 膚膩城的下馬威

第四百九十一章 出拳與劍

第四百九十二章 西山老狐亂嫁女

第四百九十三章 千山萬水,明月一輪

第四九八十四章 天上白玉京

第四百九十五章 好人兄

第四百九十六章 自古劍仙需飲酒

第四百九十七章 我也會劍開天幕

第四百九十八章 天地無拘束

第四百九十九章 源頭活水入心田

第五百章 有些遇見

第五百零一章 有些道理很天經地義

第五百零二章 壓下一條線

第五百零三章 不聽道理是最好

第五百零四章 劍仙在劍仙之手

第五百零五章 二月二

第五百零六章 諸位只管取劍

第五百零七章 如神祇高坐

第五百零八章 好人小姑娘

第五百零九章 人間燈火輝煌

第五百一十章 前輩我讓你三拳吧

第五百一十一章 磨劍

第五百一十二章 出劍與否

第五百一十三章 遇見我崔東山

第五百一十四章 先生包袱齋,學生造瓷人

第五百一十五章 琢磨

第八卷 思無邪

第五百一十六章 山水迢迢

第五百一十七章 讀書人和江湖人及美人

第五百一十八章世事如棋局局新

第五百一十九章 答案就在青竹上

第五百二十章 久仰久仰

第五百二十一章 江湖一口悶酒

第五百二十二章 天下大勢,皆是小事

第五百二十三章 大河之畔遇陸地蛟龍

第五百二十四章 陳平安和齊景龍的道理

第五百二十五章 擊掌

第五百二十六章 伏線拎起即殺機

第五百二十七章 思無邪及從容

第五百二十八章 寶瓶州的現在和未來

第五百二十九章 落魄山的家底

第五百三十章 他的本命瓷和弟子們

第五百三十一章 山巔境的拳頭有點重

第五百三十二章 十境武夫出拳風采

第五百三十三章 那家伙敢來正陽山嗎

第五百三十四章顧璨還是那個顧璨

第五百三十五章 天上紙鳶有分別

第五百三十六章 一洲大地皆起劍

第五百三十七章 修行路上

第五百三十八章 隔在遠遠鄉

第五百三十九章 相逢偶然,離別悄然

第五百四十章 別有洞天

第五百四十一章 得寶

第五百四十二章 羊腸小道,人人野修

第五百四十三章 眼中萬少年

第五百四十四章 舟中之人盡敵國

第五百四十五章 何為敢怒不敢言

第五百四十六章 劍客行事

第五百四十七章 有些練拳不一樣

第五百四十八章 有事當如何

第五百四十九章 橫劍在膝四顧茫然

第五百五十章 可惜下雨不下錢

第五百五十一章 真人一到便叩關

第五百五十二章 不唯有與他人告別

第五百五十三章 大瀆入海處遇故人

第五百五十四章 登門做客吃頓拳

第四百五十五章 師徒練拳皆可憐

第五百五十六章 山上何物最動人

第五百五十七章 一壺酒一盤菜

第五百五十八章 此中有真意

第五百五十九章 欲言已忘言

第五百六十章 晨鐘暮鼓無那炊煙

第五百六十一章 兩破境

第五百六十二章 南歸北游

第五百六十三章 忽如遠行客

第五百六十四章 先生學生山水間

第五百六十五章 還鄉

第五百六十六章 無聲處

第五百六十七章 何謂從容

第五百六十八章 落魄山祖師堂

第五百六十九章 山主又要遠游

第五百七十章 小師叔最從容

第九卷 天上月

第五百七十一章 浩然天下陳平安來找人

第五百七十二章 心上人

第五百七十三章 就他陳平安最煩人

第五百七十四章 出門就得打幾架

第五百七十五章 于劍修如云處出拳

第五百七十六章 拳與飛劍我皆有

第五百七十七章 觀戰劍仙何其多

第五百七十八章 文圣一脈師兄弟

第五百七十九章 最講道理的來了

第五百八十章 老秀才居中坐

第五百八十一章 陋巷處又有學塾

第五百八十二章 唯有飲者留其名

創作背景

作品典故

出處 :《雪中悍刀行》

相關內容

她不起身,徐鳳年便一直撐著傘。

老劍神李淳罡望向這一幕,瞪大眼睛。

隨即眼中黯然落寞緬懷追憶皆有。

那一年背負那女子上斬魔臺,一樣是大雨天氣,一樣是撐傘。

世人不知這位劍神當年被齊玄幀所誤,木馬牛被折并不算什么,只剩獨臂也不算什么,這都不是李淳罡境界大跌的根由,哪怕在聽潮亭下被困二十年,李淳罡也不曾走出那個自己的畫地為牢。

原本與世已是無敵,與己又當如何?

李淳罡想起她臨終時的容顏,當時她已說不出一個字,可想來,不就是那不悔兩字嗎?!

李淳罡走到大雪坪崖畔,身后是一如他與綠袍女子場景的撐傘男女。

她被一劍洞穿心胸時,曾慘白笑言:“天不生你李淳罡,很無趣呢。”

李淳罡大聲道:“劍來!”

徽山所有劍士的數百佩劍一齊出鞘,向大雪坪飛來。

龍虎山道士各式千柄桃木劍一概出鞘,浩浩蕩蕩飛向牯牛大崗。

兩撥飛劍。

遮天蔽日。

這一日,劍神李淳罡再入陸地劍仙境界。

人物介紹

陳平安

故事主人翁,現文圣關門弟子。出生在三十六小洞天之一的驪珠洞天。父母皆姓陳,陳平安5歲時,有人讓他父親知道了小鎮的秘密,就打碎了陳平安的本命瓷,父母因受反噬而雙雙離世,其父被人(馬婆婆的兒子,馬苦玄的父親)害死,其母病重而死。陳平安本命瓷被打碎后,宛如黑暗中的螢火,小鎮的機緣紛紛向他涌來,但卻留不住。

十四歲時,長生橋被蔡金簡打碎。后因陸沉緣故,照顧受傷的寧姚。劉羨陽因不肯交出祖傳劍經,被正陽山搬山猿打傷垂死,陳平安與寧姚合戰搬山猿,逼使搬山猿在小鎮換了三口氣(約折壽八十載)。

現已是止境武夫,玉璞境劍仙。

齊靜春離世后,小鎮從洞天降格為福地,小平安在阮邛的幫助下買了五座山頭,最后為了護送齊靜春的弟子李寶瓶到山崖書院放棄小鎮安逸生活而遠赴大隋。臨行前,老劍條劍靈認主陳平安,并送了三道劍氣給他防身。護送途中結識了阿良、魏檗、文圣、魏晉等人。回程途中,認崔東山為弟子,并在崔東山幫助下,收取青蛇(陳靈均)火蟒(陳暖樹)為書童,崔東山則返回山崖書院。

回到小鎮后,遇到崔誠,在其幫助下,打造天下最強三境。應青童天君要求遠離小鎮是非,南下為寧姚送劍。途中結識張山峰、徐遠霞、宋雨燒等人。

在劍氣長城與寧姑娘互表心意,定下十年之約,后受老大劍仙指點去往桐葉洲藕花福地重造長生橋,在福地里收裴錢和曹晴朗為徒。現已出得福地。途中結識崇拜老秀才的埋河水神,傳授其順序之學,后回寶瓶州,在老龍城煉化水字印為水本命物后,前往青鸞國。

回到落魄山后,在崔誠的幫助下成功破鏡,后被崔誠告知心境上有問題,所以決定去往俱盧洲磨練心境。已知最強五鏡,在小鎮拿到武運珠子送予裴錢。在北俱蘆洲磨煉心境已有一定成效,修成武膽,途中結識啞巴湖大水怪周米粒。后于獅子峰成就武道七境金身境。

前往劍氣長城完成十年之約,在劍氣長城重新煉化“金”本命物,登入練氣第五境。和妖族戰爭,代替寧姚打頭陣,斬殺離真(觀照的部分魂魄),后跌落到練氣第二境,煉化火本命物,練出2把本命飛劍,后劍氣長城“隱官”蕭愻(是蠻荒天下大妖周密,也就是前任刑官之徒)叛變蠻荒天下,重傷左右,陳平安成為新一任"隱官"并幫助劍氣長城多守了三年。在縫衣人捻芯的幫助下,刻寫蠻荒天下大妖真名并登武夫最強第八境遠游境。煉化火神佐官心臟,補齊五行之屬,跨過長生橋,登中五境洞府境。之后劍氣長城半截破碎,老大劍仙幫助下與剩下半截劍氣長城融合,成為偽玉璞境界,不死不滅不能隨意活動的存在,駐守半截長城。

在另外半段劍氣長城舉城飛升第五座天下后,跨觀海躍龍門,結金丹碎金丹又結丹,以至于連龍君都分不清他到底是假元嬰還是假玉璞,又不斷攪爛自身魂魄,憑借合道不死不滅之優勢,淬煉武夫體魄,獲得浩然天下聲勢驚人的九條武運和蠻荒天下的一份磅礴武運,現已成功登臨武夫止境,馬上玉璞。

后與師兄崔瀺實施“山水顛倒”之法,由齊靜春贈送修為而晉升十四境的崔瀺替換陳平安合道劍氣長城。帶領劍氣長城一撥劍修種子回鄉。在桐葉洲對戰韓玉樹時受武道十一境神秘人物的一拳(韓玉樹因此領盒飯),決定在桐葉洲選址作為落魄山下宗地址。現已玉璞境,落魄山已升宗字頭仙家。

在夜航船上條目城內,因在劍氣長城認識的化外天魔、吳霜降的道侶“天然”,與寧姚,姜尚真,崔東山(一個飛升,兩仙人,一玉璞)合力斬殺十四境(合道為人和)的吳霜降(大道根腳是兵家修士,因所學駁雜難以看出跟腳)。最后與吳霜降談和。吳霜降因刑官在劍氣長城牢獄內曾對化外天魔出劍在夜航船上壓境十三境以四大仙劍仿劍問劍刑官,以十三境壓制十三境劍修,被刑官感嘆“十四境就已如此,那么十五境?”

受禮圣之邀參與文廟議事(禮圣只邀請兩人:白澤,陳平安)。浩然,蠻荒(分別以禮圣,斐然為首)談判不成。陳平安向前跨出一步,說道”那就打“,浩然眾人皆前跨一步。

齊靜春:

劍來第一卷的核心人物,為儒家第四圣文圣的親傳弟子,有三個命字“齊”、“靜”、“春”,其中“靜”字觸犯了道家(因道家主張“清靜無為”),大道為三教合一而被三教所不容。三四之爭后,自愿來到小鎮畫地為牢,擔任圣人一甲子,境界不降反升。在小鎮前,擔任山崖書院的山主。送陳平安四方印章“陳十一”“靜心得意”“山字印”和“水字印”和一縷春風(一魂一魄),在前往劍氣長城前山字印已損毀,一縷春風破開柳赤城的白帝混元陣并將其重傷后消散。曾經勸解陳平安,君子不救的道理,最后卻在驪珠洞天破碎之際,犧牲自己換取小鎮6000人的來生。實際境界已經完全無法想象,在驪珠洞天畫地為牢,將自己鎖死在一方小天地,實力只能發揮出十分之一,而突破畫地為牢之后實力可發揮出十分之二,為十四境巔峰,被崔瀺稱為“前無古人,后無來者”。驪珠洞天一戰中為保護驪珠洞天內百姓的平安,只靠兩個本命字硬抗白玉京五城主之一的傾力攻擊,法相被其毀滅(疑似動用了白玉京十二把飛劍),在皮囊、魂魄、境界消散前用幾個念頭將自己定格在光陰長河中,成為一個無境之人,在桃花渡聯手崔瀺同大妖周密(本為浩然賈生)問道并折損其道行,最后的幾個念頭在見過陳平安及崔東山后徹底消散。洞天將碎時,齊靜春將文圣玉簪(上刻“言念君子,溫其如玉”,內有小洞天,本為文圣給齊靜春的退路)送給陳平安、代師收徒,并說服老劍條留意陳平安,促使老劍條最后認陳平安為主人。

寧姚:

劍氣長城兩大劍仙眷侶之女,古往今來天上天下天賦最高的劍修無之一,兩把本命飛劍(一把斬仙問劍天真,一把未知),在驪珠洞天曾和陳平安一起對敵,教導主角拳譜《撼山譜》。和陳平安互相喜歡,在劍氣長城表達心意。父母因在與妖族賭斗中戰死而受人唾棄。在倒懸山對陳平安說:“陳平安!我喜歡你,不比你喜歡我少一點點。”在劍氣長城開陣時當場破境,躋身元嬰。但曾言:“境界對我無意義。”劍氣長城又有人言:“寧姚對敵,高出一境又何妨。”用有陳清都贈與的仙劍“天真”(實為“天真”主動擇主)。

現已隨半劍氣長城(現名“飛升城”)飛升至第五座天下,并晉升玉璞境,亦是第五座天下第一位上五境劍仙,受大道庇護,并直言會一直與齊狩等劍修保持兩境差距截,換而言之會在齊狩等人躋身上五境之前便成為第五座天下第一位“仙人境”。躋身第五座天下第一位仙人境劍修。現已成為第五座天下第一位飛升境劍仙,飛升浩然天下。

阮秀:

阮邛之女,上古天庭五位至高神靈之一火神轉世。能看見別人身上的一些東西,可見別人氣運與因果。曾承認喜歡陳平安,但是也說陳平安只會喜歡寧姚一個姑娘,但一開始是被陳平安身上的水運所吸引。與李柳合力使寶瓶洲與北俱蘆洲連為一洲,在蠻荒天下入侵期間抵御妖族。后吃掉李柳的神性并剝去人性,重成神靈,升入天外

劉羨陽:

陳平安的死黨從小一起長大,祖傳有兩件寶貝,一部劍經一件寶甲(在清風城許渾之手)。因不賣劍經被正陽山搬山猿打成重傷垂死,被陳平安用一片槐葉(齊靜春為陳平安求來的姚家槐葉)吊住了最后一口氣,后被陳對救活帶出寶瓶洲,前往南婆娑洲。后前往劍氣長城,然后返回寶瓶洲,成為龍泉劍宗嫡傳弟子。現修為玉璞。

李寶瓶:

性格跳脫,齊靜春選定的傳承者,稱陳平安為小師叔,在大隋求學。后游歷四方,相貌絕色,驚為天人,有君子氣象。隨山崖書院山主茅小冬前往中土神洲文廟游歷。游歷中土神洲時偶遇年輕十人之一的許白,許白對其一見鐘情。

宋集薪:

以前任督造官宋大人私生子的假身份來到泥瓶巷作為陳平安鄰居,實為大驪棋子,被大驪先帝安排在驪珠洞天,曾經心魔為陳平安(因宋集薪曾哄騙陳平安破了約定,使之差點殺了宋集薪)。回到大驪帝都后更名為宋睦,身份是大驪藩王,坐鎮寶瓶洲南部老龍城戰場。

稚圭:

宋集薪的婢女,又名王朱,真龍龍珠所化。曾被陳平安所救(脫困后受“螢火”吸引,后發現宋集薪身具龍氣轉投于他),但似乎完全沒有報恩的意思。一開始視齊先生為仇人,但后來了解情況又把齊先生當父親一般的人物。現修為金丹,若取回真龍之軀,可將天下蛟龍氣運聚到一身,可直接仙人境。現已沿齊渡走江且只是時間問題,之后可由玉璞入仙人境,戰力堪比半個飛升境,坐鎮寶瓶洲中部大瀆綽綽有余。現已躋身飛升境。

文圣:

又稱老秀才。十四境合道地利。特別喜愛小寶瓶,齊靜春、崔瀺和左右的師傅,曾想正式收陳平安為關門弟子被婉拒,但實際一直視陳平安為閉門弟子。有接連兩樁驚世駭俗之舉,一樁是去往天幕,伸長脖子請那道老二往這里砍往這里砍,再就是辯論結束后,有請釋道兩祖落座。本為文廟第四,主張人性本惡,(需)教而向善。三四之辯失敗,塑像地位一再貶低最后被搬出文廟砸碎,曾為陳平安向中土穗山山神求得一塊名為“小酆都”的劍胚,后化為飛劍“初一”。在第五座天下與白也有開辟天下的功德。又從白澤(蠻荒天下二祖,因禮圣暫時自囚在鎮白澤樓)處求得《搜山圖》。從書簡湖大道親水的老者(可能是屈原)處求得幾篇文章用于抵御妖族。文廟神像已重鑄,議事者之一。

阿良:

劍修,山上公認的四大難纏鬼之一,被稱為“狗日的”,李槐的好兄弟,劍意很高和齊靜春關系匪淺,原本是受齊靜春來小鎮取一把劍(陳平安所得),口頭禪“我叫阿良,善良的良,我是一名劍客”。浩然天下與妖族天下賭斗十三場,六勝六負,絕望之際阿良力挽狂瀾,殺妖族十三樓大劍修,為浩然天下贏得妖族所有劍器。后護送陳平安一行至大驪邊境,后于大驪京城一刀破大驪白玉京,打碎六位山水正神金身,削去大驪皇帝壽命至剩余三年(壽三)后飛升。在天外天與道老二(道祖二徒,又號真無敵)大戰兩場,一負一勝。許弱與董水井曾說:“你家先生的先生的死對頭(三四之爭)的兒子。”,亞圣獨子。老大劍仙曾言阿良是個讀書人。從天外天回來后成為十四境劍修,劍氣長城破后被妖祖困于托月山下(隨時可以出來,但拖月山下是無數幽冥厲鬼,自愿以自身劍意鎮壓)。現已脫身,同李槐一起前往文廟。文廟議事者之一,于陳平安一側。

左右:

文圣二徒,十三境巔峰劍修,被稱為劍術冠絕浩然(由于沒和浩然三絕之一裴旻打過,所以不知孰強孰弱,左右海上游蕩幾百年就是為了找裴旻問劍)。文圣老秀才曾在杜懋飛升失敗滅亡之際,問左右“為何不飛升離去?”,并大怒道,“為何借機不離開這座天下?”,疑因左右可能是浩然天下自神道破滅后首個十四境劍修,而十四境劍修會被壓制甚至可能死亡,故老秀才要他離去。和齊靜春不一樣,不喜歡講道理,劍意不如阿良,但是劍術比阿良高一點。曾拒絕文圣請求其做齊靜春護道人的請求,且認為“道是自己走的,要什么護道人”,后齊靜春請求其做陳平安護道人,再次拒絕,但其實心里已經認同陳平安這半個“小師弟”,蠻荒天下入侵期間在桐葉洲鎮守,被于心姑娘喜歡,卻不自知,有望十四境劍修。與蕭愻問劍,打到天外,阻止了蕭愻重返蠻荒天下并并將其劈砍到了青冥天下,與對方互換一劍并剁下了對方小腿。后同劉十六及其弟子前往功德林見文圣。議事者之一,于陳平安一側。

崔瀺:

文圣首徒,齊靜春師兄,(又名繡虎)后叛出,本為十二境巔峰修士(現十四境),,肉身一分為二,一為老頭大驪國師(本體,已化作新劍氣長城),另一個為少年崔東山,崔東山境界因齊靜春而跌落,本體已偷偷進入飛升境,少年崔東山為玉璞境(向老秀才求得,并不一般,疑似可以越境對戰,法寶眾多)。劍氣長城破后,編寫了一本影射陳平安的山水游記,要讓陳平安時時揪心(書簡湖問心局的延續),但其中又有可讓陳平安脫身的方法。現總領寶瓶洲一洲防守事務,在阮秀和李柳幫助下讓寶瓶洲和北俱蘆洲連為一洲,共同防守蠻荒天下。而后成為山崖書院山主(因破鏡獲得本命字“瀺”,需借天地大勢以便防守妖族)。后來修為化作新劍氣長城。

阮邛:

兵家圣人,十一境兵家修士,為了再給女兒阮秀爭取一甲子遮蔽天機的機會,接守瀕臨破碎的驪珠洞天,騎龍巷鐵匠,現任小鎮主陣圣人。向陳平安租借一個山頭,于驪珠洞神秀山,開宗立派。

老楊頭:

“青童天君”,其他名稱:“東王公”。神道破滅后的幸存者之一,掌管遠古兩座“飛升臺”之一,活了數萬年之久。曾有數個身份,除了小鎮主陣之外幕后最有話語權者,是三位圣人認可的“老神君”。交易了飛劍“十五”給陳平安。

陸沉:

坑害齊靜春的參與者之一。道祖座下三弟子,道祖最喜歡的弟子。出身于中土神州的陸家,成為道祖弟子后前往青冥天下執掌道教,為道教三位掌教之一,最喜歡當月老,吳霜降、陳平安、寧姚都被其牽過紅線。曾數次與陳平安心境拔河,出身于中土神州的陸家,身為老祖宗,卻從未為陸家做些什么。謀略遠不如齊靜春和崔瀺。曾透過光陰場合為賀小涼講道,被過去的齊靜春透過光陰長河嘲諷“不過爾爾”。

道老二:

本名余斗,“真無敵”。道祖座下二弟子,青冥天下三位道教掌教之一,被阿良稱為:“道教里除了道祖外最能打的老王八”。法寶仙兵眾多,擁有四大仙劍之一的“道藏”(原本來自西方佛國),自稱“八千年來,一敗難求”。曾與阿良交手,將阿良一拳轟入浩然天下,后又被阿良一拳打入青冥天下。曾提仙劍“道藏”(得自西方佛國)前往劍氣長城為自己一脈劍術正名,不戰而退。

宋長鏡

大驪軍神,大驪皇帝的親弟弟,宋集薪王叔。四十歲破入十境,寶瓶洲三位十境武夫之一。曾揚言單手便可鎮壓齊靜春(其實不然,齊靜春是十四境),真正實力深不可測。

在驪珠洞天與李二大戰,以后很少出境。

現已憑借一洲武運一腳踩入十一境。文廟議事者之一。

李二:

老楊頭大徒弟,李槐,李柳的父親,十境武夫(大隋皇宮突破,后在前往桐葉宗時達到“歸真”)。助陳平安躋身金身境,在獅子峰喂拳裴錢。后助鄭大風躋身六境后前往披麻宗抵御妖族。

李槐:

李二之子,本書氣運天命之子,在山崖書院讀書。福源深厚,書院中得七彩鹿認主。與裴錢關系極 好,一起游歷了北俱蘆洲。福運之好,甚至超過賀小涼和黃庭。蠻荒天下老瞎子(十四境)的徒弟

李柳:

上古天庭五位至高神靈之一水神轉世(因與火神的水火之爭,再有持劍者破甲,導致了天庭滅亡),江湖共主,李二之女,李槐之姐。與阮秀合力使寶瓶洲與北俱蘆洲連為一洲,鎮壓了一頭與火龍真人有仇的十三境大妖,后在北俱蘆洲披麻宗抵御妖族。已剝去神性,自愿輸掉與阮秀的大道之爭。(現已出嫁)

鄭大風:

楊老頭二徒弟,九境武夫(被杜懋打落境界,成為廢人,終身無望,但部分魂魄在楊老頭處修行,后有概率回復),后楊老頭歸還了他的魂魄,前往北俱蘆洲獅子峰,在李二的幫助下躋身六境,前往第五座天下,剛入天下便躋身金身境。好色尤好長腿美女,前世為天門神將,同樣好色,嘴賤,披掛銀甲“大霜”,鎮守東門,死戰不退。

魏檗:

檗(bò),棋墩山山神,前朝神水國北岳正神,金身曾被打碎,后被人一點一點從紅燭鎮的江里撈 起來拼湊起來,后成大驪王朝北岳正神。現修為玉璞境,但因其是北岳正神需要將境界拔高一境來看待。為了落魄山的蓮藕福地,連辦夜游宴。

袁真頁: (取自山中真頁,即巔)正陽山開山師祖之一,元嬰境。曾見劉羨陽不順眼,將劉羨陽打成重傷垂死,卻使其領悟破而后立的劍道,因齊靜春坐鎮,不得不壓制實力與陳平安、寧姚大戰,換了三口氣(約折壽一百八十年)。后被陳平安殺死。

崔誠:

讀書人,十境武夫,有望武神境,用神人擂鼓式與陸沉交手,放棄成為武神境的機緣,,是崔瀺的爺爺同時也是陳平安與裴錢武道的引路人。后自知命之終時,為裴錢與陳平安死于藕花福地,自身一半武運贈與裴錢,一半武運贈與藕花福地。(陳平安最敬重的長輩之一)

裴杯:

被稱為女子武神,中土神洲天下第五人,半步武道十一境,疑似因神道崩塌無法封正,書中曾言其為半步武神。曹慈的師傅。議事者之一。

曹慈:

已知最強三境,最強四境,最強五境,最強六境。每一境都是最強,甚至是史上的最強。他的武夫境界跟所有天下的武夫斷頭路不同,曹慈開創了一條新的武夫道路,普通武夫需要爭一洲武運,獲得的武運饋贈越多,武夫進階越順利境界也越高,他則不然,他不僅無需武運饋贈,他反而可以反哺武運,他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將被稱為斷頭路武道一途,生生拔高一籌。劍氣長城他曾與主角陳平安切磋,三戰三勝且未盡全力。在山水窟出海與大妖廝殺中破境登臨武夫十境,反殺大妖。議事者之一。

裴錢:

被陳平安從藕花福地帶出的小姑娘,天性知惡,已被陳平安一步步教導從善。眼含日月,可觀人心,各項天賦極為驚人,在武夫眼中她是天生的武道天才,在劍仙看來,她是天生的劍道胚子,甚至在神道神靈看來,她又是天生契合神道修行的天才。在陳平安與武夫崔誠的指導下入了武夫一道,她的武夫修行的進階速度極為驚人,短短幾年迅速晉升六境,之后學自己師傅陳平安下山游歷。在與李槐,韋太真的游歷過程中遇險,從六境巔峰(非最強)一步入遠游(武夫八境),錯失了六和七境爭一爭最強的機會。前往北俱蘆洲獅子峰半年后,前往皚皚洲練拳,準備躋身山巔境(九境),準備返回寶瓶洲前想要問拳曹慈四場。在皚皚洲問拳雷公廟,悟出無名一拳,八境武夫遞出九境巔峰一拳。被沛阿香稱作“又一個姓裴的。”(上一個是半步武神裴杯)

姜尚真:

仙人境(飛升境跌境),劍修(本命飛劍柳樹,以跌境為代價磨礪本命飛劍,使之僅剩一片柳葉,但鋒利程度達到飛升境),亦是山上四大難纏鬼之一,長相俊俏,有標志性的賤笑,心中道侶是一個像蘅蕪一般的柔弱少女。化名周肥,落魄山首席供奉,玉圭宗宗主,姜家家主,掌握云窟福地,極其有錢,法寶眾多,能在劍修如云北俱蘆洲橫著走。與陳平安結識于藕花福地。在妖族大戰期間,一個仙人境從好幾個飛升境手中逃脫無恙,一個人守住了一洲。現任落魄山首席。與陳平安等聯手斬殺吳霜降。與崔東山,陳平安擒住田婉。

周米粒:

龍門境,陳平安遠游北俱蘆洲途中,于啞巴湖旁邊,“撿”到的一個大水怪,因經常稱呼自己為“米粒大”的大水怪,陳平安給它取名“周米粒”,也叫啞巴湖大水怪。現任落魄山右護法。

陳暖樹:

粉裙女童,龍門境,本體是火蟒由藏書樓里的文運所化。被崔東山收服后,送與陳平安當小書童。隨陳平安回落魄山后,擔任落魄山小管家。

陳景清:

青衣小童,元嬰境,本體是水蛇。被崔東山收服后,送與陳平安當小書童,陳平安曾游歷北俱蘆洲為其過江化蛟打好關系。懟過圣人阮邛,拍過道家三掌教的肩并說著要罩著他,兩個好友均是江上斬龍人(專門斬殺真龍以及天下水裔,王朱為龍時被其所殺,其中一個還是白帝城鄭居中的師傅,與兵家初祖有極深的大道淵源)。

陸臺:

陰陽家祖師鄒子、浩然三絕之一裴旻(四把本命飛劍,十三境劍修)等之徒,(性別未知)與陳平安相識于老龍城,為極其罕見的道胎陰陽魚體質,曾與陳平安游歷過一段時間,和陳平安關系不錯,分別與桐葉洲飛鷹堡。曾為陳平安預知未來,提醒陳平安:切莫做那中流砥柱,一定要堅守某地,他相信陳平安一定會成為大劍仙。陽神與陰神分別化名劉材和流彩,其中劉材為所有天下年輕十人之一,擁有兩只祖宗葫蘆,兩把本命飛劍(分別克制陳平安的籠中雀和井底月),流彩是正陽山田婉(陳平安本命瓷碎掉的幕后主使)的奴婢。

白也:

大綱F4之一,中土十人排名第一,自稱讀書人,合道于自己心中的詩篇,詩不盡力不竭,詩與劍皆無敵。與劉十六為好友,曾一同訪仙,14境修士(非劍修) ,大玄都觀孫道長贈其仙劍“太白”,憑此劍劍開天幕,讓黃河洞天河水傾瀉而下,曾與文圣開辟第五天下,離開第五座天下后三劍斬殺王座大妖,仗劍去往扶搖洲對抗王座大妖。被六頭王座大妖(13境巔峰)外加一個劉叉(13巔峰劍修)圍殺,劉叉暫未參戰的情況下,對敵六人不落下風,后被周密暗算(扶搖洲被布下光陰長河等禁制,因此六位王座屢次殺死卻又屢次復活),以未來劍(一次性使用四大仙劍)斬現 在敵,強行斬殺白瑩、切韻(當時已被煉化為周密分身),受到光陰長河反噬,一身十四境修為盡失,太白劍碎為四份,分別贈予斐然、劉材、趙繇(另加一份劍道傳承)和陳平安,之后在至圣先師、老秀才、于玄等人的幫助下保住了魂魄,變為孩童且記憶尚存,帶著用文廟祭器煉化成的虎頭帽,為償還當年孫道長贈劍之恩,在老秀才的陪同下去往青冥天下大玄都觀重新修行。

陳清都:

與龍君,觀照分別是劍氣長城第一任刑官,隱官,祭官。人稱“老大劍仙”,參與過神道大戰,稱劍靈姐姐(實為劍主)為前輩,古天庭覆后 劍修其中一派的“領頭羊”(古天庭覆滅后,劍修們因古天庭所有權與三教和兵家發生利益分歧,劍修分為兩派),河畔會議時差點劍指三教祖師和兵家老祖,后在至圣先師的調解下帶領劍修刑徒去往劍氣長城,阻擋著蠻荒天下,曾與“龍君”、“觀照”問劍拖月山,死過一次,后來合道劍氣長城,坐鎮劍氣長城只比至圣先師在文廟,道祖坐鎮白玉京,佛祖坐蓮臺稍遜一線,代表劍來世界中四脈劍術里殺力最高的一脈,十四境巔鋒劍修,是妖族萬年不能攻破劍氣長城的最大原因,道老二曾試圖通過挑戰他來為自己的“第五脈劍術”揚名,帶著倒懸山和仙劍“道藏”前去挑戰,卻只與其看了一眼就直接回去了,因“捉放亭事件”差點下城頭,道老二為息事寧人而留下了倒懸山,后來為劍氣長城年輕劍修的未來與儒家暗中達成協議,最后選擇讓陳平安合道劍氣長城,自己在最后與妖族的大戰中強行以劍開天,打通與第五座天下的聯系,為寧姚等一批年輕劍修的未來而舉城飛升時被妖祖趁機攻擊法相而消散,最后一絲殘魂問劍試圖阻攔陳平安得到“太白”劍尖而越過劍氣長城的龍君并將其殺死。

觀道觀老觀主:

又稱“牛鼻子老道”、“東海老道人”,大綱F4之一,十四境大修士,真身是為道祖座下青牛。擁有藕花福地,曾在藕花福地與跟在蓮花洞天的道祖過了一招,稍遜一籌。現已返回青冥天下去與道祖論道,去之前將藕花福地一分為四(贈予落魄山,陸臺各一)。

雞湯和尚:

大綱F4之一,十四境大修士,豢養有九條天龍,喜歡給人講故事、請人喝雞湯,金身曾讓阿良的劍砍不進其方寸天地,現被崔瀺請到寶瓶洲幫忙開鑿齊瀆。

目盲畫師:

大綱F4之一,人稱“老瞎子”,十四境大修士,亦被稱作蠻荒天下的“二大爺”,妖祖對其在蠻荒天下“睜只眼閉只眼”。對浩然天下世道人心失望,自己摳下雙眼,一只扔到浩然天下,一只扔到青冥天下。現身在蠻荒天下,驅動一具具與山岳等高的金甲傀儡和大妖搬動十萬大山,鋪就一幅錦繡圖畫。身邊一條老狗(實為十三境大妖,與仰止、緋妃一個級別),現準備收李槐為徒弟。

魏晉:

寶瓶洲千年一出的劍道天才,四十歲便為玉璞境劍修。問劍北俱蘆洲天君謝實稍稍穩固境界便舍棄了寶瓶洲一洲劍道氣運大道前程不要,趕往劍氣長城。在劍氣長城被妖族攻破后,與米裕、韋文龍一同去往浩然天下寶瓶洲,隨后再次跨州問劍謝實,現已是仙人境檢修,左右言老大劍仙曾對其寄予厚望。

賒月:

“明月前身”,蠻荒天下妖族出身(為十二位高位神靈之一轉世),因在大戰中有戰功而被文廟許可留在浩然天下在半截劍氣長城飛升后路過劍氣長城,卻被陳平安誤認為是劉材并與之大戰,最后被陳平安奪得部分月魄,在桃花渡和裴然見到“文海”周密與齊靜春問道,后被齊靜春丟到落魄山下,化名“余倩月”,對劉羨陽有好感。對陳平安很畏懼。

浩然天下中土十人:

白也、龍虎山大天師趙天籟、天下兵家修士之砥柱、符箓于玄、白帝城鄭居中、女子武神裴杯、開宗立派的一頭大妖、墨家巨子、老劍仙周神芝、懷蔭。(與前文略有出入,如白帝鄭居中和裴杯的排名均往后了一名。)

獲得榮譽

2020年8月12日

入選第17屆上海書展100推薦書目名單。

2020年10月10日

烽火戲諸侯的《劍來》獲得第二屆泛華文網絡文學“金鍵盤”獎(最佳故事創意獎)。

作者簡介

劍來[烽火戲諸侯著網絡小說] 烽火戲諸侯,本名陳政華。1986年11月8日出生于浙江省杭州市淳安縣。中國網絡作家富豪榜當紅上榜作家,縱橫中文網專欄作家,網絡小說新一代人氣作家。代表作《極品公子》《陳二狗的妖孽人生》、《天神下凡》、《雪中悍刀行》。

引用来源

中文名
劍來
別名
sword coming
作者
烽火戲諸侯
字數
634.9萬(截止2020-04-09)
發布時間
2017年6月1日
是否出版
暫未出版
小說類別
武俠仙俠
連載狀態
連載中
簽約網站
縱橫中文網
最新章節
764祖師堂內
女主角
寧姚
主人公
陳平安
總推薦
1310.4萬(截止2020-04-09)
總點擊
12532.8萬(截止2020-0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