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龍八部

文化 | 文學作品 | 小說 | 金庸創作長篇武俠小說

《天龍八部》是中國現代作家 金庸 創作的長篇 武俠小說 。這部小說從1963年開始創作,歷時4年完成。前后共有三版,并在2005年第三版中經歷6稿修訂,結局改動較大。小說以 宋哲宗 時代為背景,通過宋、遼、大理、西夏、 吐蕃 等王國之間的武林恩怨和民族矛盾,從哲學的高度對人生和社會進行審視和描寫,展示了一幅波瀾壯闊的生活畫卷,其故事之離奇曲折、涉及人物之眾多、歷史背景之廣泛、武俠戰役之龐大、想象力之豐富當屬“ 金書 ”之最。書名出于佛經,有“世間眾生”的意思,寓意象征著大千世界的蕓蕓眾生,背后籠罩著佛法的無邊與超脫。全書主旨“無人不冤,有情皆孽”,作品風格宏偉悲壯,是一部寫盡人性、悲劇色彩濃厚的史詩巨著。

《天龍八部》曾多次被改編成電影、電視劇、漫畫及游戲。小說的第四十一回“燕云十八飛騎,奔騰如虎風煙舉”于2005年入選到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全日制普通高級中學語文讀本(必修)中。

故事情節

《天龍八部》 《天龍八部》全書共五十章,其主要情節概述如下:

云南 大理國 武林世家鎮南王之子段譽,為逃避習武,來至 無量山 中,因種種機遇,學得一身古怪奇妙的武功,并先后結識少女鐘靈、木婉清,互相悅慕,豈料此二人是父親段正淳四處留情的私生女。 吐蕃國 大輪明法王 鳩摩智 為搶大理國天龍寺武功絕學六脈神劍圖譜,與天龍寺眾高僧比武。段譽適逢其會,為救伯父保定帝,以深厚的內力為基礎,一人使出六脈神劍,大敗鳩摩智,后被鳩摩智用計擒住,帶至姑蘇武林世家、以“以彼之道,還施彼身”享譽中原武林的慕容氏家中,在阿朱、阿碧幫助下逃脫。在蘇州,他遇見苦戀表哥慕容復的王語嫣,對她一見鐘情,苦苦追隨;后又在無錫松鶴樓與丐幫幫主 喬峰 結為異姓兄弟。

喬峰來姑蘇,本是找慕容復查清丐幫副幫主 馬大元 被他自己的成名絕技所殺一事,誰知幫內突生大變,他被指證為契丹人。為解開自己的身世之謎,他北上少室山,找自己的養父 喬三槐 和恩師 玄苦 ,可二人已遇害身亡,目擊之人皆認為是喬峰所為。他悲憤異常,百口莫辯,為救少女阿朱之命,大戰 聚賢莊 ,與天下英雄為敵,后見殺戮太多,想自刎以求解脫,卻被一神秘的武林高手救走。在雁門關,他為自己的身世所苦惱、自卑,因見宋兵屠殺契丹百姓,如醍醐灌頂,立即頓悟,不再以契丹人自恥。為尋找仇人,他和阿朱往返千里,苦苦求索,途中情意互生,彼此愛戀。后其被馬大元之妻所騙,以致失手打死假扮父親段正淳的阿朱,悔恨終生。并答應阿朱,照料她的妹妹阿紫。阿紫是星宿老怪 丁春秋 的徒弟,滿身邪氣,不以他人之是非為是非。喬峰帶她至東北,從金人手中救出遼國皇帝 耶律洪基 ,結為兄弟,幫助消除叛亂,被封為南院大王。

天龍八部 小說插圖 逍遙派掌門人無崖子為尋找一個色藝雙全、聰明伶俐的徒弟,設下“ 珍瓏 ”棋局,為少林寺虛字輩弟子 虛竹 誤撞解開。相貌不佳為人愚直的小和尚成為逍遙派的掌門人后,又被靈鷲宮主天山童姥帶至西夏皇宮中,盡得逍遙派真傳。天山童姥與西夏王妃李秋水同歸于盡后,虛竹成為 靈鷲宮 主人,并與跟隨王語嫣而來的段譽結為兄弟。為向方丈懺悔自己的罪行,虛竹回到少林寺,適逢天下各路英雄齊至少林寺,有丐幫、星宿派、姑蘇慕容、鳩摩智、大理段氏、四大惡人等等。

西夏國張榜招婿,眾人相繼趕來。慕容復為應召拒絕王語嫣的愛情;眾人救起傷心自殺的王語嫣,后段譽終于獲得她的芳心;鳩摩智貪練少林武功,走火入魔,幸被段譽吸去全身功力,保住性命,大徹大悟,成為一代高僧。西夏公主提出問題,只有陪同段譽而去的虛竹的回答令西夏公主滿意。原來公主是當初天山童姥偷來為虛竹破戒的 夢姑 ,二人終于結為連理。

段譽回大理的途中,誤入王語嫣的母親、段正淳的另一情人李青蘿設計捉拿段正淳的莊園之中; 段延慶 擒住段正淳和他的夫人、情人們,也趕來這里,以殺死段譽要脅段正淳以皇位相讓。經過一番搏斗,段正淳、刀白鳳自殺殉情;段延慶飄然遠逝;段譽回大理繼承皇位。這一年,遼國發兵進攻宋朝,蕭峰不愿生靈涂炭,脅迫遼國皇帝答應有生之年不向宋朝發兵、后感到愧對族人,自殺身亡;阿紫抱著心愛之人的尸體,挖出眼珠還給游坦之,跳下萬丈懸崖;游坦之也高呼“阿紫”的名字,緊跟跳下;蕭峰死后段譽作別虛竹夫婦,攜王語嫣等一行人同歸大理,卻遇上了一心想做皇帝,最后發了瘋的慕容復,小說故事到此結束。

在新修版結局中,段譽最終在無量玉洞堪破了心魔,與木婉清、鐘靈、 曉蕾 終成眷屬。王語嫣亦離開了段譽回到慕容復身邊,和 阿碧 一同照顧發瘋的慕容復。

作品目錄

《天龍八部》小說共50章以及作者后記,另有陳世驤先生書函作為附錄。

第一章

青衫磊落險峰行

第二十六章

赤手屠熊搏虎

第二章

玉壁月華明

第二十七章

金戈蕩寇鏖兵

第三章

馬疾香幽

第二十八章

草木殘生顱鑄鐵

第四章

崖高人遠

第二十九章

蟲豸凝寒掌作冰

第五章

微步縠紋生

第三十章

揮灑縛豪英

第六章

誰家子弟誰家院

第三十一章

輸贏成敗 又爭由人算

第七章

無計悔多情

第三十二章

且自逍遙沒誰管

第八章

虎嘯龍吟

第三十三章

奈天昏地暗 斗轉星移

第九章

換巢鸞鳳

第三十四章

風驟緊縹緲峰頭云亂

第十章

劍氣碧煙橫

第三十五章

紅顏彈指老 剎那芳華

第十一章

向來癡

第三十六章

夢里真真語真幻

第十二章

從此醉

第三十七章

同一笑 到頭萬事俱空

第十三章

水榭聽香 指點群豪戲

第三十八章

糊涂醉 情長計短

第十四章

劇飲千杯男兒事

第三十九章

解不了 名韁系嗔貪

第十五章

杏子林中 商略平生義

第四十章

卻試問 幾時把癡心斷

第十六章

昔時因

第四十一章

燕云十八飛騎 奔騰如虎風煙舉

第十七章

今日意

第四十二章

老魔小丑 豈堪一擊 勝之不武

第十八章

胡漢恩仇 須傾英雄淚

第四十三章

王霸雄圖 血海深恨 盡歸塵土

第十九章

雖萬千人吾往矣

第四十四章

念枉求美眷 良緣安在

第二十章

悄立雁門 絕壁無余字

第四十五章

枯井底 污泥處

第二十一章

千里茫茫若夢

第四十六章

酒罷問君三語

第二十二章

雙眸粲粲如星

第四十七章

為誰開 茶花滿路

第二十三章

塞上牛羊空許約

第四十八章

王孫落魄 怎生消得 楊枝玉露

第二十四章

燭畔鬢云有舊盟

第四十九章

敝屣榮華 浮云生死 此身何懼

第二十五章

莽蒼踏雪行

第五十章

教單于折箭 六軍辟易 奮英雄怒

附錄陳世驤先生書函

后記

創作背景

《天龍八部》從1963年開始創作,歷時4年完成(部分內容曾由倪匡代筆撰寫)。故事背景設定在宋哲宗時期。金庸在《天龍八部》書前“釋名”部分中說:“本書故事發生于北宋哲宗元祐、紹圣年間,公元1094年前后。”書中對歷史人物和歷史事件進行了杜撰和改造。在創作《天龍八部》時,金庸對民族矛盾及民族國家之間的沖突,有了新的思想認識和新的處理方式,即不再局限于狹隘的“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而是升華至中華民族的整體利益的考慮,更多的傾向于和平主義和民族的和睦與團結,從而超越了狹隘的民族矛盾,對戰爭與和平有了嶄新的思考。

人物形象

主要人物

段譽

段譽 段譽本是大理國王爺段正淳之子,也是其唯一之子,儒雅倜儻,長相俊秀,風流多情,后偶然間闖進無崖子之妻的洞穴,學得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而后又邂逅了木婉清,因為木婉清發誓第一個掀起其蓋頭的男人要娶她,于是兩人相愛,期間木婉清的好姐妹鐘靈亦愛上段譽,但奈何木婉清之母和鐘靈之母皆為段正淳之情婦,眾人誤以為段譽與木婉清為親兄妹,故兩人分開。

而后段譽誤打誤撞上了曼陀山莊,遇見了阿朱阿碧并愛上了莊上的大小姐王語嫣,但奈何王語嫣獨鐘情于其表哥,后在段譽癡心之下亦動容,四大惡人之首欲報復段正淳將段譽等捉住,在生死之間,段譽之母坦言段譽身世,躲過此劫。后繼位為大理國皇帝。

蕭峰

蕭峰 蕭峰原名喬峰, 但真正父親是契丹人蕭遠山,所以改姓蕭。與慕容復并稱“北喬峰,南慕容”,為江湖年輕高手中的雙峰。他外貌威武,頗有風霜之色,豪邁颯爽,極有威勢,不怒自威,智勇雙全,是金庸筆下少有的陽剛強烈的男子漢。

曾任丐幫幫主,在得知是契丹后裔,被迫退位。闖蕩江湖,尋求真相,相繼與段譽和虛竹結為兄弟,又得遇紅顏知己阿朱。阿朱后為救父,死在蕭峰掌下,蕭峰悲慟不已。因助耶律洪基平息叛亂,受封為南院大王。不久為阻遼帝攻宋,以斷箭自盡于雁門關外。

虛竹

虛竹 虛竹本是少林寺小僧,性格木訥老實,相貌丑陋,又不善于詞令。隨師父發放名帖下山,誤打誤撞破解“珍瓏”,成為逍遙派掌門“無崖子”的關門弟子,得其七十余年內力,并成為逍遙派掌門。

后來被天山童姥強迫傳授武功,和公主破葷戒。無意間再得到天山童姥、李秋水的內力,傳為靈鷲宮宮主,又和蕭峰、段譽結拜兄弟。后拯救少林,降服丁春秋,明白自己的身世。西夏國王招納駙馬,和公主相認,為救蕭峰與段譽等豪杰共赴大遼,不料在雁門關下蕭峰自毀以救國救民。最終攜銀川公主李清露隱居靈鷲宮。

人物統計

《天龍八部》中提到的人物一共有二百三十余人,按他們和三位主人公的關系進行統計整理:

(一)正式出場的人物

段譽系:段正明、段正淳、段延慶(惡貫滿盈)、皇妃、 刀白鳳秦紅棉甘寶寶阮星竹 、李青蘿(王夫人)、王語嫣、木婉清、鐘靈、高升泰、巴天石、華赫艮、范曄、褚萬里、古篤誠、傅思歸、朱丹臣、 南海鱷神 (兇神惡煞)、云中鶴(窮兇極惡)、鐘萬仇、崔百泉、過彥之、枯榮大師、本因、本觀、本相、本參、黃眉大師、破疑、破嗔

蕭峰系: 蕭遠山 、阿朱、阿紫、 游坦之 、馬夫人(康敏)、徐長老、白世鏡、項長老(傳功)、陳長老(孤雁)、吳長老(長風)、宋長老、奚長老、全冠清、張全祥、李春來、劉竹莊、易大彪、完顏阿骨打、耶律洪基、耶律重元、耶律涅魯古、和哩布、耶律莫哥、室里、頗拉蘇、游驥、游駒、趙錢孫、單正、單伯山、單仲山、單叔山、單季山、單小山、智光大師、樸者、向望海、祁六、鮑千靈、許卓誠、譚公、譚婆、譚青 、馬大元

虛竹系: 玄慈葉二娘 (無惡不作)、無崖子、天山童姥、李秋水、夢姑(西夏銀川公主)、蘇星河、丁春秋、康廣陵、范百齡、茍讀、吳領軍、薛慕華、馮阿三、石清露、李傀儡、摘星子、天狼子、出塵子、烏老大、桑土公、玄黃子、章達夫、瑞木元、黎夫人、安島主、區島主、哈大霸、余婆、石嫂、符敏儀、程青霜、梅劍、蘭劍、竹劍、菊劍、左子穆、辛雙清、司空玄、不平道長、芙蓉仙子崔綠華、劍神卓不凡、珠崖雙怪、欽島主、霍洞主、司馬島主、于洞主、云島主、龔光杰、容子矩、干光豪、葛光佩、郁光標、錢光勝、唐光雄

其他:少林神僧、玄渡、玄難、玄痛、玄苦、玄寂、玄慚、玄愧、玄念、玄凈、玄垢、玄鳴、玄石、玄滅、玄生、慧真、慧觀、慧凈、慧方、慧輪、止清、止湛、止淵、緣根、青松、慕容博、慕容復、阿碧、鄧百川、公冶乾、包不同、風波惡、鳩摩智、神山上人、觀心大師、道清大師、覺賢大師、融智大師、神音和尚、哲羅星、波羅星、姚伯當、司馬林、諸保昆、諸葛中、馬五德、赫連鐵樹、努兒海、宗贊王子、趙煦(宋哲宗)、范祖禹、蘇轍、范純仁、瑞婆婆、平婆婆、嚴媽媽、幽草、小翠、小茶、小茗、諸師弟、姜師叔、孟師叔、阿洪、阿勝、老顧、老汪、小畢、老賈、金二

(二)提到名字但未出場的人物

玄悲、五葉大師、玄澄、靈門禪師、元元大師、七指頭陀、汪劍通、柯百歲、孫三霸、九翼道人、秦伯起、章虛道長、都靈道長、司馬衛、秦公望、海風子、王維義、鶴云道長、方大雄、喬三槐夫婦、駱氏三雄

作品鑒賞

整體賞析

思想內容

1997版《天龍八部》劇照 《天龍八部》以宋哲宗時代為背景,通過宋、遼、大理、西夏、吐蕃及女真等王國之間的武林恩怨和民族矛盾,從哲學的高度對人生和社會進行審視和描寫,展示了一幅波瀾壯闊的生活畫卷。所謂“天龍八部”是佛經用語,包括八種神道怪物,作者以此為書名,旨在象征大千世界之中形形色色的人物。

《天龍八部》無疑是“金庸式”悲劇的集大成之作。作者懷著悲天憫人的創作心態,夸張地描繪了各色人物在命運操縱和欲望支配下的種種心態和情狀,刻畫了塵世眾生的痛苦和悲哀。書中以段譽、喬峰、虛竹三大主角為代表的主要人物,似乎都有一種與生俱來的“命運”的悲劇色彩,他們的一次次奮進和抗爭都不可避免的滑向不幸的旋渦。然而金庸不僅僅局限于“命運”給人造成的巨大的災難與不幸,而是以尖銳的筆觸直指人性中的卑劣和骯臟,深刻地揭示了“命運悲劇”的內在成因。同時,他又借助民族紛爭的特殊歷史時代,積極探詢民族文化背景下的悲劇沖突。把《天龍八部》稱為北宋時期“ 罪與罰 ”,最為恰當不過。

一、“俄狄浦斯”式的命運捉弄

金庸 的《天龍八部》和古希臘著名悲劇《 俄狄浦斯王 》從表面上看并無直接聯系,但是,如果對《天龍八部》進行原形分析,就可以透過兩部作品的巨大差異看到他們深刻的內在統一性。俄狄浦斯的悲劇是古希臘神話傳說中最具有命定色彩的悲劇,俄狄浦斯越是想逃避命中注定的不幸,越是更深地陷入悲劇命運的魔圈。在此,索福克勒斯向人們揭示了這樣一個深刻的命題:命運是如此捉弄人,在壓倒一切的命運前,人是多么渺小,無力,無法把握自己。以這樣一種悲劇意識來反觀金庸的《天龍八部》,就會發現作品中的主人公段譽、喬峰、虛竹身上都有俄狄浦斯的身影。他們都在與不幸的命運做抗爭,但他們都無法戰勝命運,最后和俄狄浦斯一樣被一種不可知的神秘力量以玄妙不可解而又不可避免的方式操縱著,走向更深的不幸。金庸似乎和索福克勒斯一樣在講述一個由命運之神造成的古老而又遙遠的苦難。

金庸在《天龍八部》中通過段譽、喬峰、虛竹的命運悲劇充分展示了人和命運的尖銳沖突和命運對人的無情嘲弄,三位主人公都和俄狄浦斯一樣在邪惡命運的擺布下遭受了巨大的痛苦和不幸。從某種意義上說,《天龍八部》作為一部人生的悲劇寓言,它反映了現代人對命運的思考和面對命運的不可知的困惑。

金庸作為一個通俗文學家,自稱講故事的人,他自己說:“我只求把故事講得生動熱鬧”。然而,當金庸在他的作品中,特別是在《天龍八部》中表現出俄狄浦斯悲劇的原型,并以無法擺脫的偶然和近乎命定的絕對向現代人昭示生命的悲哀和無望時,《天龍八部》早已遠遠超出他講故事的目的。也許金庸在塑造段譽、喬峰、虛竹時并沒有想到俄狄浦斯的悲劇,但是當他在作品中對現代人的命運進行思考時,面對異化自身的物質世界,不可避免地要陷入與索福克勒斯同樣的困惑和悲觀,而當他帶著這種情緒尋找悲劇命運的根源時,便自然而然地激活了潛意識里的原型。

二、受困于佛家“貪嗔癡”的悲劇人生

金庸寫作《天龍八部》,受佛經的影響非常明顯,不僅書名直接來源于佛經,書中內容也處處流露著佛家悲天憫人的情懷,有的情節甚至是佛理的直接推衍。作為“神界”原型的“人界”的種種悲歡仇怨,在金庸“顯微鏡”觀察下幾乎可稱凄厲恐怖。如果以佛家的眼光來看,則更是“朗朗世界到處藏著魍魎和鬼蜮”了。而書中的“怨”和“孽”又緊緊和佛家“三毒”聯系在一起。“貪、嗔、癡”是三種普通的人性因素,佛家稱之為“三毒”,它成為《天龍八部》人生世界里痛苦不堪的“因”和“緣”,也是書中除命運悲劇外各類悲劇的總根源。

《天龍八部》的權位之貪,仇恨嗔怒,情欲仇怨這三條悲劇線索,組成了一種獨特的關系網。以“貪嗔癡”三者為基礎,《天龍八部》最大限度地綜合了人世間的一切痛苦,書中所有的人物,無不生活在這樣那樣的痛苦之中,每個人的一生都帶著無可逃避的悲劇枷鎖。貪、嗔、癡這三條巨繩織成了一張巨大的、無處不在的網,每一個人都是網中人――而這一張網,正是“人世間”的一種深刻的象征。這樣的世界中無人不冤,沒有人能逃離這張巨網,所有的行為都造成了一份這樣或那樣的罪孽。

《天龍八部》的獨特深刻之處在于,它揭示了人生的大悲劇中人人都是“網中人”,而人人又都是“網織者”。小說中段延慶固然是“惡貫滿盈”,“無惡不作”,但他并非天性如此。他首先是“受害者”,然后才是“害人者”。同樣,蕭氏父子,玄慈等人,本算不得什么壞人,但都做了錯事與壞事:玄慈殺了喬峰之母,使之家破人亡,蕭遠山為了報仇而殺了更多的人。至于小說中的段正淳,非但不是什么壞人,而且也沒有做什么錯事,但他的報應卻如此的不堪,以至不死就不能解脫。他給甘寶寶、秦紅棉等一大批女性造成的悲劇是無發挽回的。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可以用“命運”二字來概括,它還揭示了這一悲劇“命運”形成的原因,那就在于人的本身。每個人都是這種命運的受害者,而每個人又是這種命運的制造者。每個人的所作所為,所思所欲不一定會報應到自己的頭上,但會報應到同類人身上,而同類人所作所為的后果,又會影響到其他“不相干”的人,從而造成這個“非人的世界”,這也正是金庸悲劇觀的重要體現。

三、民族紛爭下的悲劇沖突

《天龍八部》中金庸展開悲劇并不僅僅局限于個人命運的浮沉,而是將更深邃的目光投向廣闊的社會,借北宋時期民族政權并立的特殊歷史時代,探詢民族文化沖突下的悲劇,因而《天龍八部》中所揭示的社會層面上的悲劇比一般的個人悲劇具有更加震撼人心的藝術力量。

《天龍八部》故事發生于北宋哲宗紹圣年間,在這一歷史時期,大宋,遼國,女真,西夏,大理并立,五個政治集團為了各自的利益展開了錯綜復雜的政治軍事斗爭,尤其是實力最強的大宋和大遼,互相仇視和欺壓,種種情狀,令人不寒而栗。在《天龍八部》中,無論是大宋王朝,還是契丹社會,都一致認為抵御外族是天經地義,理所當然的事情。只有深受身世之苦的蕭峰在想:“我們這些人說一樣的話,吃一樣的飯,又有什么分別?為什么大家好好的都是人,卻要強分契丹、大宋、女真、高麗?你到我境內來打草谷,我到你境內去殺人放火?你罵我遼狗,我叫你宋豬?”然而,在那民族紛爭的時代,沒有誰能聽到蕭峰那微弱的聲音。在盲目的“排外”思想的指導下,宋遼邊境的軍民不斷的對異方燒殺搶掠,而每一次的“打草谷”其實就是一次次民族紛爭下悲劇事件的永無止境的延續。

金庸正是持著一視同仁的基調進行創作,因而對各民族之間永無休止的仇殺爭斗流露出無比的痛心,也使整部《天龍八部》的民族紛爭顯示出一種蒼涼的悲劇色彩。

藝術特色

《天龍八部》中人物離奇,情節的合理性讓位于意境和寓意,無不有過人之處,有帝王公卿,有江湖豪客,有長生的術士,有俊雅的少年,有神仙天人般的美女,有匪夷所思的武功,有陰謀,有復仇,有陷害,有誤會……天龍八部,人與非人,同聆佛法,從南海到北國,從姑蘇到天山,果然是北冥有鯤,化而為鳥,橫絕四海。這么恢宏超常的眾生,結篇卻是發了瘋的慕容復在墳園沈浸于帝王的幻想,一群小兒嬉笑著扮演臣民換糖吃。

這是一個明白不過的寓言:紅顏轉瞬白骨,才能、功業、野心、愛恨如露如電,夢幻泡影。在這個寓言之下,那前面五大卷的熱鬧同歸于一個幻影,悲天憫人,《天龍八部》里奇異的緣法,未必是顛覆英雄主義,但至少有著深刻的悲傷和疑問,亦正是這悲傷和疑問,成全了英雄之所以為英雄。

《天龍八部》結構宏大而不失靈巧,三大主人公鼎足成勢,每位主人公與周圍若干小人物構成單獨“人物場”,“人物場”之間沖撞激蕩,形成巨大矛盾漩渦,為此書技巧之一大特色。

《天龍八部》之人物塑造,多化用《 水滸傳 》《紅樓夢》等傳統之法,然于現代西洋小說之法亦未嘗輕廢。作者熔中鑄西,妙合無垠,堪謂一大奇觀。

《天龍八部》容納中國傳統典雅白話與現代西洋文學語言于一體,華美而不流于俗艷,古雅而不失現代之風,為現當代文學語言之一大典范。

名家點評

陳世驤 :“讀《天龍八部》必須不流讀,牢記住楔子一章,就可見‘冤孽與超度’都發揮盡致。書中的人物情節,可謂無人不冤,有情皆孽,要寫到盡致非把常人常情都寫成離奇不可;書中的世界是朗朗世界到處藏著魍魎和鬼蜮,隨時予以驚奇的揭發與諷刺,要供出這樣一個可憐蕓蕓眾生的世界,如何能不教結構松散?這樣的人物情節和世界,背后籠罩著佛法的無邊大超脫,時而透露出來。而在每逢動人處,我們會感到希臘悲劇理論中所謂與憐憫,再說句更陳腐的話,所謂‘離奇與松散’,大概可叫做‘形式與內容的統一’罷。”

陳墨 :“比如天龍八部所展現的國際主義和和平主義這樣一個精神境界,它是一個偉大的開闊的人道主義。”

孔慶東 :“這不是一部普通的武俠小說,而是一部中國的《戰爭與和平》,也是一部中國的《罪與罰》。”

后世影響

2005年,全日制普通高級中學語文讀本(必修),由人民教育出版社第一次出版,首次選入了 王度廬 的《臥虎藏龍》和金庸的《天龍八部》兩篇武俠小說,分別排在第五課和第六課,并合為一個單元,取名為“神奇武俠”。

課文節選了《天龍八部》第四十一回“燕云十八飛騎,奔騰如虎風煙舉”,講的是蕭峰到少林寺救阿紫,在山上力斗丁春秋、慕容復、游坦之三大高手一節,充分展示了他的絕世武功和英雄氣概。

作者簡介

金庸 金庸(1924年-2018年),當代知名武俠小說作家、新聞學家、企業家、政治評論家、社會活動家,中國作家協會名譽副主席,《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主要起草人之一、香港最高榮銜“大紫荊勛章”獲得者、華人作家首富、原浙江大學人文學院院長。原名 查良鏞 (zhāliangyōng,英:LouisCha),1924年3月10日生于浙江海寧,1948年移居香港。2018年10月30日卒于香港。金庸畢業于上海東吳大學法學院(后并入華東政法大學),是香港《明報》創辦人。創作有“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及《越女劍》等15部武俠小說。金庸小說繼承古典武俠小說精華,開創了形式獨特、情節曲折、描寫細膩且深具人性和豪情俠義的新派武俠小說先河,深受歡迎,不少文壇才子和讀者都提筆撰寫書評,形成“金學”研究的風潮,亦被改編成影視劇集、游戲、漫畫等產品。

引用来源

中文名
天龍八部
作者
金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