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型關大捷

戰爭戰役 | 抗日戰爭中的戰役之一

平型關大捷(又稱 平型關戰斗 、平型關伏擊戰),是指1937年9月25日, 八路軍 在山西省大同市靈丘縣 平型關 附近,為了配合第二戰區的友軍作戰,阻擋日軍攻勢,由 115師 師長 林彪 、副師長 聶榮臻 指揮,充分發揮近戰和 山地戰 的特長,首次集中較大兵力對日軍進行的一次成功 伏擊戰 ,八路軍在平型關取得首戰大捷。

該戰是八路軍115師師長林彪率領所部,根據中共中央軍委的指示臨危出征,與日本號稱“鋼軍”的 板垣征四郎 第5師團第21旅團一部及輜重車隊浴血死拼取得的首戰勝利,有力配合了閻錫山負責的 第二戰區 正面戰場的防御作戰,遲滯了日軍的戰略進攻,打亂了敵人沿平綏鐵路右翼迂回華北的計劃,是八路軍出師以來打的第一個大勝仗。

戰斗背景

全局背景

1937年7月7日,“ 盧溝橋事變 ”爆發。但在中國軍隊英勇抵抗,傷亡官兵約5000余人之后,仍未能阻擋日軍進攻的鐵蹄;7月29日,北平淪陷;30日,天津失守;整個華北陷入全面危機。8月13日,日軍開始進攻上海, 淞滬會戰 打響。為速戰速決,日軍先后投入30萬兵力,動用300多架飛機、幾十艘軍艦,企圖通過占領中心城市來迫使中國在3個月之內投降。在日軍的瘋狂進攻和民族生死存亡之際,國共兩黨開始緊密攜手、共同抵御外敵。

戰前背景

平型關大捷(油畫) 為了國共兩黨更好的抵抗 日本侵略者 ,1937年8月15日, 國民政府 軍事委員會向全國下達了抗日總動員令;8月18日,蔣介石同意將紅軍主力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8月25日,中共中央洛川會議公布《 抗日救國十大綱領 》;同日,中央軍委發布(八路軍)改編命令,數萬名紅軍將士摘下紅五星, 換上了國民革命軍軍服。 9月(八路軍)又組編為第十八集團軍,進入晉東北閻錫山負責的第二戰區序列。此時,侵華日軍攻占了晉北重鎮大同及周圍各縣。20日,日軍第五師團一部侵占靈丘,21日,日軍第二十一旅團長三浦敏事率步炮6個大隊分兩路向平型關一線進犯,企圖突破平型關防線與雁門關以北日軍匯合攻占太原,進而占領 山西 全省。22日,日軍開始向平型關、東跑池、團城口等內長城各主要陣地發動進攻,并派戰車、飛機助戰,受到第二戰區守軍第七十三師、獨立第八旅、第八十四師的頑強抵抗,戰斗十分激烈,敵我雙方傷亡慘重,使日軍連續三天的進攻并無進展。在東跑池指揮作戰的三浦敏事,急電師團長 坂垣征四郎 派兵增援。為阻止日軍突破平型關防線,閻錫山命傅作義率兩個旅增援,并致電朱德(總司令)要求八路軍配合作戰。 于此,八路軍115師根據中共中央的指示,在平型關一帶設伏,打響了抗擊日本侵略者的槍聲。

戰斗序列

中國軍隊

八路軍115師:師長林彪、副師長聶榮臻、參謀長周昆、政訓處主任 羅榮桓

時任115師師長的林彪 副主任肖華、供給處長 鄺任農

343旅:旅長 陳光 、 副旅長周建屏、參謀長陳士榘、政訓處主任 唐亮

685團:團長楊得志、副團長 陳正湘 、政訓處主任 鄧華 、副主任 吳法憲

686團:團長李天佑、副團長楊勇

344旅:旅長徐海東、副旅長 黃克誠 、參謀長盧紹武

687團:團長 張紹東 、副團長 韓振紀 、參謀長 蘭國清

688團:團長 陳錦秀 、副團長田守堯

獨立團:團長楊成武

注:八路軍115師兵力12000人。

日本軍隊

華北方面軍第5師團:師團長坂垣征四郎

第21旅團:旅團長三浦敏事

第9旅團:旅團長國崎登

注:日軍兵力約4000人。

戰前準備

部署計劃

戰前115師干部動員會 1937年9月23日,林彪、聶榮臻在干部會議上,作出初步計劃。24日,友軍第2 集團軍、第6集團軍送來“平型關出擊計劃”,擬定71師附新編第2師及獨立8旅一部配合115師向平型關以東的日軍出擊。115師主力布置在平型關到東河南鎮10余里長的公路南側山地邊緣。343旅之686團位于白崖臺附近,左側是685團,右側是687團,口袋底是第33軍之獨立8旅、115師第344旅,687團斷敵退路并打援敵,688團作為預備隊。這一部署使得進攻平型關的敵人完全處于包圍圈伏擊之中。八路軍同時又以一部從關溝出發,主動接應 郭宗汾 的出擊部隊。

勘察陣地

戰前115師首長偵察陣地 為打好這場仗 ,林彪曾三次到平型關喬溝一帶進行實地勘察。第一次是他帶著參謀人員和電臺去的。首先到平型關關口,爬上關口北側山嶺,對著地圖觀察平型關以東的山勢、河溝、村莊和道路。然后下山沿西跑池、東跑池公路到喬溝至東河南,察看峽谷公路兩側的地形地貌;第二次是他化裝去偵察的。重點勘察了老爺廟前的地形和喬溝南側山地地貌,一個完整的伏擊戰計劃在林彪腦海里基本形成;第三次是在上寨動員會后,林彪和聶榮臻帶著旅長、團長們去 偵察 的,并在現場向各團指定了埋伏地點,明確了師、旅、團指揮所的位置。

戰斗部署

兵力部署

1937年9月23日,朱德、彭德懷在給林彪的指示中,指出:敵于昨夜以來,忽奇襲國民黨軍平型關陣地,現正激戰中,第115師即向平型關、靈丘間出動,機動側擊向平型關進攻之敵,但須控制一部于靈丘以南,保障自己之左側。

平型關之殲滅戰圖 同日上午,第115師在靈丘以南的上寨村,召開了全師連以上 干部動員會議。會上,師長林彪分析了戰局,講明第115師的勝利條件;副師長聶榮臻作了深入的政治動員,著重闡明為什么打這一仗和如何打好這一仗;并確定了具體兵力部署:第115師以第343旅第685團先敵占領關溝至老爺廟一線南側高地, 截擊 敵先頭部隊,即“攔頭”;以第686團占領老爺廟至小寨村一線南側高地,實施中間突擊,分割沿公路進攻之敵,爾后向東跑池方向發展進攻,即“斬腰”;以第344旅第687團占領蔡家峪、西溝村和東河南鎮一線陣地,斷敵退路,即“斷尾”;以師直獨立團和騎兵營進抵靈丘至淶源、廣靈之間( 腰站 ),阻擊敵人增援;以第688團作為師預備隊,部署在東長城村。會議強調:“中華民族正在經歷著巨大的考驗!我們共產黨人,應該擔當起,也一定能夠擔當起這救國救民的重任!”

發兵冉莊

115師官兵開赴平型關前線 戰斗前,115師的部隊在冉莊集結。24日傍晚,林彪和聶榮臻下達了各旅、 團出擊的命令:第343旅于24時出發進入白崖臺一線埋伏陣地,第344旅隨后跟進。午夜24時,部隊按時開進。為了隱蔽,各部選擇了難走的崎嶇小路。當時大雨如注,狂風不止,加上天黑路滑,行動十分困難。全團上下衣服被淋得透濕不說,幾乎都成了“泥人”。深秋,山區的夜晚已是很冷,指戰員一個個凍得直打哆嗦。

緊隨暴雨接踵而至的是罕見的山洪又突然暴發,奔騰的洪水,攔住了八路軍官兵前進的道路,此時戰士們只能把槍和子彈掛在脖子上,手拉著手或者拽著馬尾巴從齊腰甚至齊胸深的急流中躺過,向預定的埋伏陣地急行,到9月25日清晨經過一夜的風雨行軍,115師按照預定時間趕到了伏擊陣地并迅速構筑工事實施偽裝,一夜風雨過后,加之山洪寒冷透骨,官兵們渾身上下全被洪水泡成了“黃泥湯”,凍得干部戰士兩腿麻木。同日,獨立團到達靈丘與淶源之間的腰站,并打了一個遭遇戰。

25日拂曉前,第685、第686和第687團全部進入預伏 陣地 。隊伍在公路南的山溝里 隱蔽 下來,天還是陰沉沉的,冷風颼颼,又不許生火,戰士們只好穿著濕淋淋的衣服在山溝里等待作戰命令。同時,以第344旅一部隱蔽進入了 東河南鎮 以北的一個高地,師指揮所則設在溝東南便于觀察指揮的山頭上。此刻第115師作好了一切戰斗準備。

雙方交戰

腰站阻擊戰

腰站(驛馬嶺)阻擊戰遺址 楊成武的獨立團作為先頭部隊,于1937年9月22日到達了晉東北靈丘縣的上寨鎮,9月23日楊成武將偵察到的情況報告了師部,并判斷日軍第二十一旅團有可能進犯平型關。此時, 平型關戰斗的方案開始在林彪的心中醞釀著,在林彪的方案中,獨立團是一顆重要的棋子,很快,楊成武就接到了林彪的命令,獨立團向日軍進攻的方向前進,放過其先頭第二十一旅團,阻擊敵人后續部隊,截斷(腰站至驛馬嶺地區)淶源與靈丘之間前來增援的日軍,確保師主力在平型關地區殲滅日軍第二十一旅團。

腰站位于淶源以西大約二十公里處,是淶(源)靈(丘)公路上一個小村,在山谷之中,四面是光禿禿的高山。從腰站沿公路東去就是驛馬嶺,翻過驛馬嶺,就是河北地境。驛馬嶺山上有一隘口,淶靈公路即從該隘口穿過。要從淶源向平型關進發和增援,驛馬嶺上的隘口是必經之地。

24日清晨,楊成武即率獨立團以急行軍速度向腰站前進,于中午抵達陣地,一口氣未喘勻,前哨陣地已與靈丘方向開來的日軍先頭小股部隊接觸,雙方展開交火,獨立團小有斬獲。

戰斗打響 獨立團24日下午趕到山下白羊鋪時,日軍第9旅團第11聯隊的主力已經占領了腰站 (驛馬嶺) 山頂的隘口。25日凌晨,淶源城又開來了日軍的一個聯隊。獨立團面對的,是兵力超 過自身數倍的敵人。

又是一場硬碰硬的較量,獨立團1營兵分三路:1連負責正面阻擊,2連從右翼襲取隘口,3連迂回至南面更高些的山峰,用火力壓制隘口上的日軍。

曾保堂,時任115師獨立團1營營長,擔負阻擊援敵任務。其時,駐淶源的日軍第5師團第9旅團其中的1個聯隊正向靈丘方向移動,其先頭部隊已占領驛馬嶺隘口,一部向腰站方向搜索前進。(當日軍一部)接近腰站陣地時,負責在此阻擊的 曾保堂 舉起駁殼槍,打響了平型關戰斗的第一槍。瞬時,機槍、步槍、手榴彈響成一片。 戰士喊著“沖啊’‘、“殺”“殺’”和鬼子開始了白刃戰。一個戰士倒下去,又一個戰士沖上去。激烈的戰斗中,獨立團1營教導員張文松(身先士卒,擊敵側背,不幸中彈犧牲)、1連連長張德仁(在捅殺數名鬼子后身負重傷,以最后之力抱住一名鬼子滾下山崖)、2連1排“麻排長”先后壯烈犧牲。1營1連和3連減員過半,有的班排全部陣亡,犧牲人員的遺體上,不少是身中數彈。在獨立團將士的全力阻擊下,日軍在腰站(驛馬嶺地區)留下了300多具尸體。

25日下午4時,接到師部發來打援任務勝利完成的電報后,獨立團預備隊和1營1個連又立刻插向敵人側后方投入戰斗,鬼子奪路逃向淶源城,獨立團乘勝追擊了50多里,光復了 淶源 。據中共歷史網《平型關戰斗中的“三羊(楊)開泰”》一文寫道:面對八路軍之勇猛頑強,日軍為之膽寒,一時裹足不前,只是作消極防守,直至 平型關戰斗 勝利,始終未能越雷池一步。

喬溝伏擊戰

平型關遺址 平型關是晉東北的一個咽喉要道,兩側峰巒迭起,陡峭險峻,左 側有東跑池、老爺廟等制高點,右側是白崖臺等山嶺。平型關山口至靈丘縣東河南鎮,是一條由東北向西南伸展的狹窄溝道,地勢最險要的是溝道中段,長約十多里,溝深數十丈不等,溝底通道僅能通過一輛汽車,能錯車的地方極少,而南北溝岸卻是比較平坦的山地,是伏擊殲敵的理想地。 然而在平型關一帶的喬溝,則是一條很窄的溝壑,它是黃土丘陵被雨水長期沖刷形成的一處險隘,是過去 靈丘 至太原的 官道 ,出了 靈丘縣 城后,必經喬溝,所以喬溝就被115師首長確定了 伏擊 點。

平型關大捷要圖等圖

25日清晨7時,平型關大捷的主戰場—喬溝伏擊戰打響。日軍第5師團第21旅團后續部隊乘汽車100余輛,附輜重大車200余輛,由東向西緩慢地進入喬溝峽谷公路。當敵先頭部隊進入關溝與辛莊之間的叉路口時,早已埋伏好的115師685團、686團、6 87團同時開火,步槍、機槍、手榴彈、迫擊炮的火力傾瀉而下,突然發起猛烈攻擊。頓時打的毫無戒備的敵人人仰車翻,一片混亂,趁此時機八路軍對陷入混亂的日軍實行分割、包圍,與敵進行白刃格斗。戰斗打響后,除了686團居高臨下占據一定的地利優勢外,685團和687團的戰斗都是在開闊的河谷地帶展開的。 平型關伏擊戰 擔任占領 關溝 至老爺廟一線南側高地,截擊敵先頭部隊,即“ 攔頭 ”殲敵任務的第685團,最激烈的白刃格斗在二、三營的陣地上展開。二營五連連長曾賢生同志,外號叫“猛子”。戰斗打響前,就鼓動部隊說:靠我們近戰夜戰的光榮傳統,用手榴彈刺刀和鬼子干,讓他們死也不能死囫圇了。發起沖鋒后,曾賢生率先向敵人突擊,二十分鐘內,全連用手榴彈炸毀了二十多輛汽車。在白刃格斗中,曾賢生一個人刺死十幾個鬼子。曾賢生身上到處是傷是血,當一群鬼子向他逼近時,英雄連長曾賢生同志拉響了僅有的一顆手榴彈,與敵人同歸于盡。曾賢生的壯烈行為鼓舞著身邊的戰 友們。五連指導員身負重傷,依然指揮部隊;排長犧牲了,班長頂替;班長犧牲了,戰士接上指揮。打到最后,全連只剩三十多位戰友,卻仍然頑強地與敵人拼殺。三營的九連和十連,沖上公路后傷亡已經很大,但依然勇敢地與敵人拼殺,以一當十,沒有子彈了就用刺刀,刺刀斷了就用槍托,槍托折了就和敵人抱成一團扭打,哪怕只有幾秒鐘的空隙,戰士們也能飛速地揀起石塊將鬼子的腦殼砸碎。戰斗到最后,兩個連隊眼睛都打紅了,盡管傷亡過半,可是戰斗情緒卻依然旺盛得很 。當敵人的退路即被 截斷 以后,便是拼命地沖殺,企圖搶占公路兩側制高點——老爺廟。

爭奪老爺廟

與敵爭奪老爺廟的遺址 老爺廟梁位于喬溝的東北側,25日清晨喬溝 伏擊戰 打響后,這里的爭奪 最為激烈。為奪取制高點,敵我雙方展開了殊死較量。當敵人企圖搶占公路兩側制高點——老爺廟后,林彪對686團團長李天佑說:你們一定要沖下公路,把敵人切成幾段,并以一個營搶占老爺廟。拿下了這個制高點,我們就可以居高臨下,把敵人消滅在溝里! 。

李天佑跑回團指揮所,立即令右側的3營沖下公路,攻占老爺廟。2營隨后跟進。經此耽擱,日軍已經占領了老爺廟。但日軍不懂山地戰術,除以一小股兵力搶占了老爺廟外,大部分敵人始終擠在公路上挨打。

八路軍某部機槍陣地 此時,三營戰士鉆進煙霧里,有的往前跑,有的往前爬,有的往前滾,當戰士們沖上了公路后,便同敵人展開了白刃格斗,只見 槍托 飛舞,馬刀閃光,吼殺聲、爆炸聲,攪成一團,經過半個小時的拼殺 ,敵人支持不住紛紛藏到汽車底下。此時,八路軍的戰士向敵人喊話:“繳槍不殺!優待俘虜!”。然而,眼前的敵人不僅不懂中國話,而且還是一群經過法西斯軍國主義訓練的頑固派。許多戰士因為缺乏對日軍作戰的經驗,反被垂死的敵人殺傷了,敵軍的傷兵同我們的傷員扭打,直到拼死為止。有人報告說:三營傷亡很大,沖上公路以后,九連干部差不多打光了,全連只剩了十多個人,戰斗仍然激烈地進行著。由于山上和山下火力的夾擊,山坡又陡,三營營長還負了傷,可是堅持不下火線,繼續指揮部隊作戰(摘編于李天佑的《 首戰平型關 》)。 在這緊急時刻,據時任八路軍第115師第344旅旅部通訊隊 通信員 陳昌元回憶:戰斗命令是師首長在前線指揮所下達給旅首長的,當時是為了配合左側山上的686團3營向老爺廟發起沖擊,他奉命向687團2營傳達首長下達的“立刻占領老爺廟制高點,截斷日軍向外突圍”的作戰命令,此時687團2營一部配合686團3營及時堵住了日軍向老爺廟突圍的缺口。在2營的積極援助下,終于占領了老爺廟制高點。

當時與敵爭奪老爺廟的制高點 在686團占領了老爺廟制高點以后,從兩面居高臨下,打得山溝里的敵人無處 躲藏。可是,當敵指揮官猛然醒悟過來以后,便立即揮刀喊叫,指揮敵兵爭奪老爺廟制高點。此時敵人的大炮、快速騎兵失去了作用,只有成群成隊的步兵往老爺廟制高點上爬,此刻686團官兵沉著以待,瞄準敵人,等待敵人靠近時一齊開槍,敵人沖上來,又被打下去。經過反復較量,五六百敵人又蜂擁而至地向老爺廟發起攻擊,同時敵機貼著山頭在空中支援著敵人,不巧 (副團長) 楊勇同志負傷了,情況十分嚴重,敵人越來越多并且拼命地往上攻擊。鑒于此狀,團長李天佑命令部隊:一定要堅持到底,直至最后一支槍,最后一顆子彈。老爺廟制高點的爭奪戰打到下午1點,687團攻了上來。李天佑看敵人的后尾一亂,覺得消滅敵人的時機到了,便立刻命令部隊加強火力進行反擊(摘編于李天佑的《首戰平型關》)。

9月15日15時,687團從東側、685團從西側圍上來,686團從老爺廟高地發起攻擊,而獨立團則頑強阻擊淶源援敵。至此,日軍坂垣第5師團第21旅1個大隊和后勤人員1000余人成了 甕中之鱉 。 在喬溝的這場伏擊戰中,中共八路軍殲敵1000余人,擊毀汽車100余輛,繳獲一批輜重和武器,取得了全國抗戰開始以來中國軍隊的首次大勝利。

當686團完全控制了興莊至老爺廟之間的山溝以后,又馬上按師首長戰前的指示,向西面的東泡池方向發起進攻,經過反復沖殺,將敵2000人包圍在東泡池一帶,但因東跑池防線的正面防守未按預定計劃向東出擊,致使東泡池一帶的日軍向北側團城口方向逃竄。 據時任國民黨第十七軍第八十四師第二五一旅旅長高建白在《晉綏抗戰.在團城口抗戰的第十七軍》中寫道:這時,八路軍已在關外東泡池蔡家峪一帶阻擊敵應援部隊,給敵以巨大打擊,取得輝煌勝利,給我部以莫大鼓舞,官兵為之振奮,不料晉綏軍十六個團一直沒有出擊。

交戰結果

傷亡情況

日軍傷亡情況

八路軍凱旋歸來 平型關戰斗八路軍共殲滅日軍1000余人。就此次戰斗日軍傷亡數字而言:“ 認為中方殲滅日軍比較可靠的數據是1000,對比日軍的參戰部隊,該數據是比較可靠的。”據此,我們再看看曾經參加過此次戰斗的元帥、將軍們的回憶文章,便能充分說明前文所述八路軍殲敵1000人的數字是可靠的。聶榮臻元帥在《崢嶸歲月:首戰平型關》中講到:平型關戰斗,我軍殲敵1000余人。 楊成武將軍在《為了平型關的勝利》中還寫到:(9月25日)下午4時,林彪、聶榮臻發來電報:師主力殲滅日軍坂垣師團第21旅團1000多人,你們獨立團已勝利完成了打援任務。 綜上所述,平型關戰斗八路軍殲滅日軍1000余人的數字是可靠的。

中方傷亡情況

八路軍在平型關戰斗中繳獲的日軍電臺 在平型關戰斗中就中方八路軍傷亡數字而言,有表述傷亡600余人的、也有表述傷亡1000余人的。但表述八路軍傷亡600余人的說法還是比較普遍。在《風雨喬溝》一文就提到:大捷消息不脛 而走,全中國的賀電雪片似飛來。可據說,師長(林彪)并不高興,他對傷亡600余指戰員感到懊惱。 來自解放軍報《平型關:出師抗日第一捷》中寫到:經過長達6個小時的戰斗,喬溝伏擊戰結束,115師也付出了傷亡600余人的代價,200多位戰士長眠在晉北這塊熱土上。 在高鳳山所撰《說不盡的平型關》一文中說到:八路軍平型關首戰大捷是用600余名指戰員傷亡的代價取得的。 據楊成武將軍在《為了平型關的勝利》一文中指出:“與日軍的第一場戰斗結束了,這是場勝仗,也是一場惡仗。” 在中共新聞網《平型關:板垣“鐵軍”的絕望深谷》“一處驚險疏漏”一段,寫道:“軍史專家普遍認為,戰前第115師的3個團都埋伏在溝道一側(東側),沒有在對面的溝沿設伏兵,這個疏漏使得八路軍付出了很大代價,也讓一場占盡天時地利的伏擊戰變得格外慘烈。” 115師付出的代價是慘重的,閻明在所著的《往事不忍成歷史》一書中《平型關往事》一文,對于115師的傷亡也有說明:是“千余人”。如果以傷亡論勝負,雙方實際上幾乎打了個平手。如果說林彪最終勝利了,也只能說是慘勝。再據徐臨江在冰點特稿第545期《平型關戰役與平型關大捷》一文提到:“《抗戰以來的八路軍、新四軍》一書認為:八路軍團營干部5人負傷,以下近千人傷亡。第5連百名壯士,凱旋時只剩30多人,連長曾賢生壯烈犧牲。” 由此可見:八路軍115師伏擊戰的獲勝,正如楊成武將軍所說的那樣“是一場惡仗”,而這場惡仗不僅付出了傷亡近千人的慘重代價,關鍵是還損失了經過長征的老戰士,足以說明八路軍官兵是在用命征戰。

板垣敗筆

八路軍繳獲的部分日軍武器 這次戰斗八路軍取得了自抗戰以來的首勝 ,可惜的是卻沒有抓到一個日軍 俘虜 ,這在紅軍戰史上尚無先例,可見日軍的頑抗到了何等地步,雙方搏殺的殘酷程度由此也可見一斑。有關這次戰斗,日本1973年出版的《濱田聯隊史》記載:(9月25日)汽車一過關溝村即與敵遭遇,當即火速下車,令吉川中隊向北邊高地,內藤中隊向南邊高地,狙擊槍中隊協助龍澤中隊從中間平地進行攻擊。然后敵人以迫擊炮、重機槍猛烈射擊,兵力看來也比我方多十幾倍。尤其吉川中隊正面之敵舉起軍旗、吹起軍號,士兵各自扔出手榴彈,反撲過來。我方寡不敵眾而毫無辦法。28日,龍澤中隊得到友軍的支援后,勇氣百倍再次繼續前進,此時遇到意外情景,剎那間所有人員嚇得停步不前。冷靜下來看時,才知道行進中的汽車聯隊已遭到突襲全部被殲滅,100余輛汽車慘遭燒毀,每隔約20米,就倒著一輛汽車殘骸。公路上有新莊中佐等無數陣亡者,及被燒焦躺在駕駛室里的尸體,一片慘狀,目不忍睹。 日軍在一次戰斗中慘敗損失一千多人,是沒有先例的,而這次戰斗卻是日軍名將 板垣征四郎 參戰以來為“皇軍輝煌的戰史”屢創紀錄而留下的一次慘敗記錄的一筆。

中共首勝

就平型關伏擊戰的勝利,《 晉綏抗戰 》一書寫道:第二戰區第十八集團軍第115師進出平型關外,遮斷日軍后方供應聯絡線。由于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八路軍參與了平型關戰役,以 運動戰 給敵以重創,首開全國抗戰斬獲的光榮記錄。平型關大捷勝利后,毛澤東馬上給予肯定,9月26日興奮地致電朱德、彭德懷:祝賀我軍的第一個勝利!蔣介石也先后兩次致電祝賀嘉勉。數日內八路軍總部收到賀電賀信百余封,延安《 新中華報 》、南京《中央日報》等國內各大報刊、廣播電臺及英國、法國、美國及東南亞國家的報紙、電臺,紛紛報道八路軍平型關大捷的消息。石家莊、太原等城市各界群眾集會,慶祝八路軍出師抗日旗開得勝,首戰大捷。

英雄事跡

猛子戰群敵

在楊得志六八五團的陣地上,戰斗開始后,人稱‘猛子’的二營五連連長曾賢生,指揮全連戰士首先用手榴彈炸翻了日軍行進在最前面的十余輛汽車,然后率20名大刀隊員沖入敵群,與敵人展開 白刃格斗 。曾賢生先后用大刀砍倒了十幾個鬼子,自己也多處負傷。在身疲力盡之時,被五六名敵人團團包圍,曾賢生毅然拉響身上僅有的一顆手榴彈,與敵人同歸于盡。

喋血老爺廟

在喬溝伏擊戰中,被圍困在西段公路上的日軍搶先占領了老爺廟前高地,居高臨下向處于溝底的八路軍進行反擊,給八路軍造成很大威脅。六八六團團長 李天佑 命三營奪回老爺廟高地,敵我雙方拼殺在一起,6架敵機前來助戰。三營戰士不怕敵機威脅,奮勇作戰,副團長 楊勇 和營長鄧克明先后負重傷。三營傷亡過半,九連最后只剩下十余人仍在堅持戰斗。在六八五團、六八七團各一部的配合下,經過三個多小時的血戰,終于奪回了老爺廟高地,聚在該地區的400多名敵人全部被殲。

秦二楞肉搏

日軍后續部隊步兵和 輜重 車隊大部進入喬溝之后,埋伏在小寨村西喬溝入口處的六八七團第三營,向溝內外敵人發起猛烈攻擊,截斷敵人的退路。溝口有40余名敵人沖上溝邊西側山地,向三營九連進行反擊,四五名戰士中彈犧牲。二排長秦二楞帶領全排戰士沖向敵人陣地,他連甩手榴彈炸掉敵人的一挺重機槍,然后和戰士們沖上去與敵人展開肉搏戰。當他刺倒兩個敵人后,被日軍包圍起來。已經渾身是傷的秦二楞身處險境,端著刺刀同敵人左右周旋,后面敵人的刺刀刺進了他的腰部。秦二楞瞪大了血紅的眼睛,猛一側身還了身后敵人一刺刀,與敵人一起倒在地上。在六八七團伏擊戰斗中,副團長田守堯與戰士們一起向敵人沖殺,身負重傷。

排長搗敵營

擔任阻援任務的楊成武獨立團,驛馬嶺 (腰站) 阻擊戰打得很艱苦。獨立團兩個營 阻擊 占據有利地形的日軍約一個聯隊的進攻,遭到隘口兩側敵人七八挺機槍的猛烈射擊,張德仁和十幾名戰士當即犧牲。 教導員 張文松和副營長 袁升平 指揮部隊向敵機槍陣地發動進攻,張文松中彈犧牲。 此時 ,二連一排“麻”排長帶領十幾名戰士秘密地攀上一座懸崖,發現敵人在隘口東側的洼地里支滿了帳篷,有數百名日軍正在吃干糧。“麻”排長和戰士們向敵群甩出一批手榴彈,幾十名敵人被炸死炸傷,敵軍大亂。“麻”排長和戰士們乘機跳下 隘口 沖進敵營和敵人拼起 刺刀 ,終因敵眾我寡,陷入敵人的重重包圍,“麻”排長腹部和腿上多處負傷,仍然死戰不退,結果他和大部分戰士壯烈犧牲。

歷史評價

毛澤東評價

毛澤東在《論持久戰》中寫道:每個月打得一個較大的勝仗,如象平型關臺兒莊一類的,就能大大地沮喪敵人的精神,振起我軍的士氣,號召世界的聲援。

蔣介石評價

平型關戰斗結束后,蔣介石在1937年9月26日給朱德、 彭德懷 的賀電中說:25日一戰,殲敵如麻,足證官兵用命征戰。

續范亭評價

著名愛國志士、老同盟會會員、時任 第二戰區 戰地動員委員會主任續范亭先生戰后所著之文寫道:謹按平型關戰役,八路軍的大捷,其估價不僅在于雙方死亡的慘重,而在于打破了“皇軍”不可戰勝的神話,提高我們的士氣。在敵人方面,從 南口戰役 以來,日寇長驅直入,如入無人之境,在平型關忽然受到慘重的打擊與包圍被殲,使日寇知道中國大有人在,銳氣挫折,不敢如以前那樣的長驅直進。續范亭老先生的這段話,代表了當時全國人民對平型關大捷的高度評價。

朱德評價

朱德 在《挺進華北抗日前線》中寫道,就日軍而言:一是武器較好并善于發揚火力;二是作戰頑強,不肯繳槍;三是能按計劃行事,退卻快,援軍也能很快開來。朱德在《八路軍半年來抗戰的經驗與教訓》中講到,就八路軍而言:以劣勢武器要戰勝現代化的強敵,在戰術上就必須善于靈巧機動地使用自己的 兵力 和武器,發揮自己旺盛的攻擊精神,選擇有力陣地與時機,抓住敵人的弱點,集中最優勢的兵力與兵器,采取秘密、迅速的動作,出敵不意,突然襲擊,進行肉搏,堅決消滅之,否則,即難于成功。

林彪評價

林彪 在率領 115師 撤出平型關戰場后,針對伏擊敵二線部隊和與敵一線增援部隊交鋒時的戰斗,一直在沉思和總結,他在《平型關戰斗的經驗》一文第3條寫到:敵人的彈藥和糧食要靠 日本 從后方輸來,切斷他們的后方線,在敵后方發展游擊戰是非常重要的;第5條說:戰斗開始后,要迅速接近敵人,投入肉搏,使敵人的炮不好放;第7條指出:過去戰斗中還不曾碰過這樣強的敵人,強是說他們的步兵能各自為戰,雖打敗負傷了,亦有不肯繳槍的;第9條強調:夜襲是戰勝日寇的重要作戰手段;第10條提到:斷敵后路是我們阻敵前進爭取持久的最好方法;林彪在第12條特別提出:我們的 軍事技術 特別是 戰斗員 技術與戰術的教育還需大大的努力。

戰斗影響

一場最好的政治動員

群眾組織擔架隊在戰場運送傷員 1938年5月26日到6月3日在 延安 抗日戰爭研究會上,毛澤東在講演中再次 肯定了平型關大捷。毛澤東在《 論持久戰 》中指出:如此偉大的民族革命戰爭,沒有普遍和深入的政治動員,是不能勝利的。抗日以前,沒有抗日的 政治動員 ,這是中國的大缺陷,已經輸了敵人一著。抗日以后,政治動員也非常之不普遍,更不說深入。人民的大多數,是從敵人的炮火和飛機炸彈那里聽到消息的。這也是一種動員,但這是敵人替我們做的,不是我們自己做的。偏遠地區聽不到炮聲的人們,至今還是靜悄悄地在那里過活。動員了全國的老百姓,就造成了陷敵于滅頂之災的 汪洋大海 。平型關大捷的勝利鼓舞了全國軍民的抗戰士氣,對敵后根據地的建立,起到了非常直接的支持作用。時任686團組織處股長的 歐陽文 撰文回憶到:“平型關一戰我們八路軍、115師一下就打出名氣了,戰后我們到 晉南 招兵。我們團的招兵處和國民黨的緊挨著,他們那邊根本沒人去,我們用了一個星期就招了3000多人。” 此后,敵后抗日根據地不斷建立和擴大,八路軍開始逐步取代國民黨軍隊,成為華北戰場的主力。

意義重大,影響深遠

首先,打破了 日軍 “不可戰勝”的神話,粉碎了國內一些人的“恐日病”和抗日“亡國論”,極大地振奮了人心,增強了全國人民和各愛國武裝力量堅持抗戰的信心和決心。同時,提高了 中國共產黨八路軍 的威望,為八路軍在華北創建抗日根據地,開展敵后游擊戰爭創造了有利條件,奠定了廣泛的群眾基礎。

平型關大捷后八路軍在開辟敵后根據地時,走到哪里都受到廣大群眾的熱烈歡迎,大批青年積極報名參加八路軍。防守平型關的國民黨愛國官兵在八路軍平型關大捷的鼓舞下,增強了斗志。在國際上,平型關大捷鼓舞了東南亞各國的愛國華僑,紛紛捐錢捐物支援祖國抗戰。美國等西方國家也成立援華組織,集合游行, 抵制日貨 、拒絕出口鋼鐵給日本用來制造武器,聲援中國抗戰。驕橫狂妄的日軍不得不調整部署,采取迂回進攻的策略,從而延緩了軍事進攻的速度。上述種種,無不緣于八路軍平型關大捷的影響。

進一步統一了黨內的戰略思想

據《 解放軍報 -平型關:出師抗日第一捷》報道:“平型關大捷的意義還在于進一步統一了黨內的 戰略思想 。”李彪說。戰后,115師師長林彪在《平型關戰斗的經驗》中寫道:我軍在目前兵力與技術條件下,基本上應以在敵后襲擊其后路為主,斷敵后路是我們阻敵前進爭取持久的最好方法。這一認識符合毛澤東反復強調的“堅持獨立自主的山地游擊戰”的 戰略方針 。思想的統一,為日后共產黨領導的各支部隊深入發動群眾,建立 敵后抗日根據地 ,奠定了基礎。

后世紀念

紀念場館

平型關戰役遺址 :該遺址是第一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全國愛國主義教育示范基地,全國百處 紅色旅游 經典景區之一; 平型關大捷紀念館 、平型關大捷參戰主要將領10尊銅像、楊成武老將軍題名的平型關大捷紀念碑等主要紀念建筑第一期,于2007年9月25日改擴建竣工。

將帥回憶

聶榮臻 元帥1986年8月,賦詩一首,題為《 憶平型關大捷 》。

平型關大捷紀念場館 楊得志 上將在回憶錄中深情地頌揚平型關大捷: 平型關 是英雄關, 因為她是先烈們用鮮血洗染過的!平型關是難忘的關,因為她記載著中國人民抗擊日寇的第一次偉大勝利!平型關已經載入光榮的中國人民革命的史冊!

楊成武 上將1995年抗日戰爭勝利五十周年時題詞:平型關壯我民族魂。

孫毅 中將2002年平型關大捷六十五周年時題詞:平型關精神永存。

愛國宣教

鳳凰網、鳳凰視頻播放的愛國宣傳教育文獻紀錄片《平型關大捷》(上、中、下)。

歷史爭議

殲敵數量

平型關大捷,到底殲滅了多少日軍?中國方面有一萬(蔣介石賀電)、三千(長期國內著作使用的數字)和一千(近期國內著作如《三晉同仇》等使用數字)之分。從當時日軍投入戰斗的屬于后勤部隊來看,一萬和三千都不大可能,屬于戰時為了鼓舞士氣而進行的戰果宣傳。據此, 薩蘇 在中國共產黨歷史網.2011年12月16日.《第一滴血――從日方史料還原平型關之戰日軍損失》一文中提到:中方(殲滅日軍)比較可靠的數據是一千。這個數字對比日軍的參戰部隊是比較可靠的,所謂日軍僅僅損失60人的報道,是不確實的。

口袋進口

日軍輜重隊---大行李隊 從中文史料看,日軍在平型關之戰中的狀況,是一個典型的口袋之戰,也就是日軍鉆進中國軍隊布置的口袋陣,然后被全部殲滅。但是日本方面的記載,這個口袋卻是有兩個進口的 。據日軍《第十一聯隊戰史》記錄,平型關之戰在八路軍的伏擊圈中,有兩個戰場,日軍是從兩個不同方向鉆進八路軍伏擊圈(平型關以東的關溝峽谷)的。這兩支敵軍部隊,一支是從平型關返回靈邱的“新莊自動車隊”, 搭載其他日軍部隊一部,屬于日軍第六兵站汽車隊,從西向東進入八路軍伏擊圈,這支部隊的指揮官是新莊淳中佐;另一支是攜帶大批彈藥、衣物、糧食等物資,從靈邱向平型關前線支援的步兵第二十一聯隊(指揮官浜田大佐)輜重部隊,第五師團參謀橋本順正中佐與他們同行,也進入八路軍的伏擊圈。這兩支日軍部隊的最高指揮官新莊淳中佐和第五師團參謀橋本順正中佐都在這次戰斗中被擊斃。

引用来源

中文名
平型關大捷
地點
山西省大同市{"inner_link":"靈丘縣","id":763913}{"inner_link":"白崖臺鄉","id":1580921}
時間
1937年9月25日
結果
八路軍獲勝
交戰各方
中國,日本
各方兵力
八路軍12000余人;日軍4000余人
傷亡情況
八路軍傷亡600余人;日軍死亡1000余人
指揮官
林彪、聶榮臻;{"inner_link":"板垣征四郎","id":1055762}、三浦敏事
從屬戰役
平型關戰役或{"inner_link":"晉北戰役","id":474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