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青年

文化 | 出版物 | 期刊 | 陳獨秀創辦月刊

《新青年》是在20世紀20年代中國一份具有影響力的革命雜志,原名《青年雜志》,第二卷起改稱《新青年》。在 五四運動 期間起到重要作用。自1915年9月15日創刊號至1926年7月終刊共出9卷54號。由陳獨秀在上海創立,群益書社發行。該雜志發起 新文化運動 ,并且宣傳倡導科學(“賽先生”,Science)、民主(“德先生”,Democracy)和新文學。

簡要介紹

《新青年》是綜合性的文化月刊,1915年9月15日在上海創刊。初名為《青年雜志》。陳獨秀在創刊號上發表《敬告青年》一文。

[Module:1evc64242hvf]

1916年9月1日出版第二卷第一號改名為《新青年》。初期的《新青年》在哲學、文學、教育、法律、倫理等廣闊領域向封建意識形態發起了猛烈的進攻。

10月1日,陳獨秀發表《駁康有為致總統總理書》一文。

華文庫“新青年”資料圖 1917年初,《新青年》編輯部遷到北京。《新青年》從第4卷第一號(1918年1月)起實行改版,改為白話文,使用新式標點。帶動其它刊物形成了一個提倡白話文運動。十月革命后,《新青年》成為五四運動的號角, 成為宣傳 馬列主義 、宣傳反帝反封建思想的陣地。

4月《新青年》第三卷第二號毛澤東以“二十八畫生”的筆名發表了一篇體育論文—《體育之研究》。

7月4日,《新青年》第三卷五號陳獨秀發表文章答顧克剛關于政治思想問題。

8月9日,錢玄同邀請魯迅加盟《新青年》。

第四卷起改用白話文和新式標點,刊登新體詩。

1918年4月18日,胡適發表《建設的文學革命論》。

1919年1月15日,陳獨秀的《本志罪案之答辯書》在《新青年》第六卷第一號上發表。

該年下半年到中國共產黨成立之前,《新青年》刊登的關于馬克思主義、十月革命和中國工人運動的文章達130余篇。

1920年上半年,《新青年》編輯部移到上海編印。從1920年9月的8卷一號起,成為中國上海共產主義小組的機關刊物,它與當時秘密編輯發行的《共產黨》月刊互相配合,為中國共產黨的成立作了理論上正式的準備。

1922年7月休刊。1923年6月改為季刊,成為中共中央正式理論性機關刊物。

1925年4月起出不定期刊,共出5期,次年7月停刊。后期的《新青年》介紹了大量馬列主義著作和國際無產階級革命運動的經驗。

出版狀況

“五四”新文化運動和中國現代文學和文化思想史上最重要的刊物之一。“二次革命”失敗后中國時局變化使陳獨秀深受刺激,他認為在中國搞政治革命沒有意義,而欲“救中國、建共和,首先得進行思想革命”。經過努力,上海群益書社應允發行由陳主編的《青年雜志》。

陳獨秀所寫的發刊詞《敬告青年》

1915年 9月15日創刊﹐陳獨秀主編﹐上海群益書社印行(月刊)。6期為一卷。第1卷名《青年雜志》。陳獨秀所寫的發刊詞《敬告青年》是該刊的綱領性文章。該文開明宗義指出“人權說”“生物進化論”、“社會主義”這三事是近代文明的特征,要實現這社會改革的三事,關鍵在于新一代青年的自身覺悟和觀念更新。他勉勵青年崇尚自由、進步、科學,要有世界眼光,要講求實行和進取。他總結近代歐洲強盛的原因,認為人權和科學是推動社會歷史前進的兩個車輪。從而首先在中國高舉起科學與民主兩面大旗。《新青年》的創刊是新文化運動興起的標志,《敬告青年》一文則成為新文化運動的宣言書。

《青年雜志》改名為《新青年》出版

創刊號 1916年9月1日,《青年雜志》易名《新青年》出版。 陳獨秀在 改刊 后的《新青年》第一期上發表《新青年》一文,號召青年做"新青年"。他提出"新青年"的標準是:生理上身體強壯;心理上是"斬盡滌絕做官發財思想",而"內圖個性之發展,外圖貢獻于其群";以自力創造幸福,而"不以個人幸福損害國家社會"。

李大釗發表《青春》一文,在文中揭露封建制度給中國帶來的危害,并強調要寄希望于"青春中國之再生";號召青年"沖決過去歷史之網羅,破壞陳腐學說之囹圄","本其理性,加以努力,進前而勿顧后,背黑暗而向光明,為世界文明,為人類造幸福"。

陳獨秀在《青年雜志》倡導青年要有個性

1916年1月15日,陳獨秀在青年雜志1卷5號發表一九一六年一文,號召國人從頭懺悔,改過自新,一新其心血,以新人格,以新國家,以新社會,以新家庭,以新民族。同時批駁了 綱常名教 ,號召青年為三個目標而奮斗:自居征服地位,勿自居被征服地位;尊重個人獨立自主之人格,勿為他人之附屬品;從事國民運動,匆囿于黨派運動。

《青年雜志》自第2卷(1916年9 月)改名《新青年》,自此成為反封建和提倡民主革命的中心刊物。

陳獨秀著文駁斥康有為"定孔教為國教"論

10月1日,陳獨秀針對康有為一意要把孔教訂為國教的論調,在《新青年》二卷二號上發表《駁康有為致總統總理書》一文。

文章指出孔教和帝制的關系,說"別尊卑、重階級、事天尊君"這些孔教思想,正為歷代帝王所利用。定孔教為國教,不但違反思想自由之原則,而且違反 宗教信仰自由 之原則。他認為民主國之祀孔,正如主張專制國祀華盛頓、盧梭一樣的荒誕不經。

1917年初﹐陳獨秀任北京大學文科學長﹐編輯部也隨之從上海移至北京。

毛澤東論說體育

1917年 4月《新青年》第三卷第二號毛澤東以"二十八畫生"的筆名發表了一篇體育論文—《體育之研究》。文章首先對體育的涵義作了科學的解釋:"體育者,人類自養其身之道,使身體平均發達,而有規則次序之可言者也"。他指出:知識和道德誠然可貴,但身體也很重要。身體猶如"載知識之車"、"寓道德之舍","無體是無德智也"。他強調指出,"密如牛毛"的繁重課程,對學生只能起到"蹂躪其身而殘賊其生"的嚴重危害作用。"體育于吾人實占第一之位置,體強壯而后學問道德之進修勇而收效遠"。

陳獨秀著文答顧克剛

7月4日,《新青年》三卷五號陳獨秀發表文章答顧克剛關于政治思想問題:"本志主旨,固不在批評時政,青年修養亦不在討論政治,然有關國命存亡之大政,安忍默不一言","若夫博學而不能致用,漠視實際生活上之冷血動物,乃中國舊式之書生,非二十世紀之新青年也"。

陳獨秀召開編輯部會議改組《新青年》

1918年1月﹐陳獨秀召集《新青年》編輯部會議。宣布"本自第四卷第一號起,投稿章程業已取消,所有撰譯,悉由編輯部同人,公同擔任";"采取集議制度,每出一期,就開一次編輯會,商定下一期的稿件"。李大釗魯迅、 錢玄同 、劉半農、周作人、 胡適 、沈尹默參加編輯部。從7月開始,《新青年》采取輪流編輯辦法,陳獨秀負總責。

編輯部改組擴大﹐ 李大釗 ﹑魯迅﹑錢玄同﹑劉半農﹑胡適﹑沈尹默﹑ 高一涵 ﹑周作人等人參與編輯工作﹐曾一度實行輪流編輯的辦法,適應形勢的需要。

12月﹐《新青年》同人又創辦報紙形式的周刊《每周評論》。

陳獨秀駁斥康有為

3月15日,陳獨秀在新青年2卷7號上發表駁 康有為 共和平議。駁斥康有為關于"中國不宜民主共和,而宜 虛君共和 "的種種論點,指出:"共和建設之初,所以艱難不易現實,往往復反專制或帝制之理由,乃因社會之惰力,阻礙新法使不易行,非共和本身之罪也……其反動所至,往往視改革以前黑暗尤甚,此亦自然之勢也。然此反動時代之黑暗,不久必然消滅,勝利之冠,終加諸改革者之頭上"。

胡適發表《建設的文學革命論》

陳獨秀和《新青年》的編輯們(油畫) 4月18日,因倡導文學革命而倍受攻擊的胡適再次在《新青年》上發表文 章《建設的文學革命論》。他在文章中說:我的"建設新文學論"的唯一宗旨只有十個大字:"國語的文學,文學的國語。"我們所提倡的文學革命,只是要替中國創造一種國語的文學。有了國語的文學,方才可有文學的國語。有了文學的國語,我們的國語才可算得真正的國語。

中國二千年何以沒有真有生命的"文言的文學?"這都因為這二千年的文人所做的文學都是用已經死了的語言文字做的。死文字決不能產出活文學。所以我以為我們提倡新文學的人,盡可努力去做白話的文學,盡量采用《 水滸 》、《紅樓夢》的白話;不夠用的,便用今日的白話來補助;有不得不用文言的,便用文言來補助。這樣做去,決不用愁沒有標準白話。中國將來的新文學用的白話,就是將來中國的標準國語。造中國將來 白話文學 的人,就是制定標準國語的人。

他又說,創造新文學的次序,約有三步:工具,方法,創造。我們的工具就是白話。應該趕緊籌備這個萬不可少的工具。

方法一是,多讀模范的白話文學。

方法二是,用白話做各種文學。有志造新文學的人,都該發誓不用文言作文;無論通信,作詩, 譯書 ,做筆記,做報館文章,編學堂講義,替死人作墓志,替活人上條陳,都用白話來做。

他又說,中國的文學,大病在于缺少材料。近人的小說材料,只有三種:

一種是官場,一種是妓女,一種是不官而官,非妓而妓的文學?其次新文學創作應獲得更多的創作手法。怎樣才可得一些高明的文學方法?就是趕緊多多地翻譯西洋的文學名著做我們的模范。西洋的文學方法,比我們的文學,實在完備得多,高明得多,不可不取例。只有獲得了這些有效的方法,才可言創造我們的新文學。

胡適發表《貞操問題》

7月15日,胡適先生在《新青年》上發表貞操問題一文,對近來報端登載稱頌貞節烈女殉夫而自殺的文章嚴辭抨擊。他說,中國的男子要他們妻子替他們 守貞 守節,自己卻公然嫖娼,這不是最不平等的事嗎

他又說,我對于中國人的貞操問題,有三層意見。

第一、這個問題并不是"天經地義"。

第二、我以為貞操是男女雙方交互的道德。

第三、我絕對反對褒揚貞操的法律。

陳獨秀、胡適復信易宗夔,反對其觀點

10月15日,陳獨秀與胡適在《新青年》上聯名發表復 易宗夔 《論〈新青年〉之主張》的信。明確表示不同意易的主張,指出:"舊文學,舊政治,舊理論,本是一家眷屬,固不得去此而取彼;欲謀改革,乃畏阻力而牽就之,此東方人之思想,改革數十年而毫無進步之最大原因也"。

周作人發表《人的文學》

12月15日,周作人在《新青年》雜志發表文章《人的文學》,提出他對新文學的看法。他說:我們現在應該提倡的新文學,就是"人的文學"。應該排斥的,便是非人的文學,我們相信人的一切生活本能,都是美的善的,應得完全滿足。凡是違反人性不自然的習慣制度,都應排斥改正。

他認為,人的文學應是人道主義。他說:我所說的人道主義,并非世間所謂"博施濟眾"的慈善主義,乃是一種個人主義的人間本位主義。我說的人道主義,是從個人做起。要講人道,愛人類,便須先使自己有人的資格,占得人的位置。如不先知自愛,怎能"如己"的愛別人呢

他認為用這人道主義為本,對于人生諸問題,加以記錄研究的文字,便謂之人的文學。

周作人的文學思想對文學革命的影響是深遠的。當時,胡適主要強調文學的語言形式革命,李大釗主要從社會和政治角度談文學革命,所以,具體到新文學應該具有什么樣的內在精神,很少有人進行系統的闡述。正是周作人連續發表的幾篇文章,使新文學真正具有了內在靈魂。如果說魯迅用自己的文學創作實踐為后人指出了新文學創作之路,那么可以說,周作人在理論上為發軔期的新文學指明了方向。

李大釗發表《庶民的勝利》

1919年1月,《新青年》刊登了李大釗的演說《庶民的勝利》一文。李大釗針對當時各帝國主義國家和 北洋軍閥政府 宣傳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勝利是"公理戰勝強權",指出:"這回戰勝的,不是聯合國的武力,是全世界人類的新精神。不是為那一國的軍閥或資本家的政府,是全世界的庶民,我們慶祝,不是為那一國或那一國的一部分人慶祝,是為全世界的庶民"。我們慶祝,不是為那一或那國的部分人慶祝,是為全世界的庶民慶祝。不是為打敗德國人慶祝,是為打敗世界的帝國主義慶祝。這回大戰,有兩個結果:一個是政治的,一個是社會的。政治的結果,是"大.......主義"失敗,民主主義戰勝。社會的結果,是資本主義失敗,勞工主義戰勝。原來這回戰爭的真因,乃在資本主義的發展。民主主義勞工主義既然占了勝利,今后世界人人都成庶民,也就都成了工人。我們對于這等世界的新潮流,應該有幾個覺悟:

第一、須知一個新命的誕生,必經一番苦痛,必昌許多危險。有了母親誕孕的勞苦痛楚,才能有兒子的生命。這新紀元的創造,也是一樣的艱難。這等艱難,是進化途中所必須經過的,不要恐怕,不要逃避的。

第二、須知這種潮流,是只能迎,不可拒的。我們應該準備怎么能適應這個潮流,不可抵抗這個潮流。人類的歷史,是共同心理表現的記錄。一個人心的變動是全世界人心變動的征兆。一個事件的發生,是世界風云發生的先兆。一七八九年的法國革命,是十九世紀中各國革命的先聲。一九一九年的 俄國革命 ,是二十世紀中 世界革命 的先聲。

第三、須知此次平和會議中,斷不許持"大........主義"的陰謀政治家在那里發言,斷不許有帶"大........主義"臭味,或伏"大.......主義"根蒂的條件成立。即或有之,那種人的提議和那條件,斷歸無效。這場會議,恐怕必須有主張公道破除國界的人士占列席的多數,才開得成。

第四、須知今后的世界,變成勞工的世界。我們應該用此潮流為使一切人人變成工人的機會,不該用此潮流為使一切人人變成強盜的機會。凡是不做工吃干飯的人,都是強盜。我們中國人貪惰性成,不是強盜,便是乞丐,總是希圖自己不作工,搶人家的飯吃,討人家的飯吃。到了世界成一大工廠,有工大家作,有飯大家吃的時候,如何能有我們這樣貪惰的民族立足之地呢?照此說來,我們要想在世界上當一個庶民,應該在世界上當一個工人。

陳獨秀發表《本志罪案之答辯書》一文

1月15日,陳獨秀的《本志罪案之答辨書》在《新青年》第六卷第一號上發表。文章指出:在社會上非難本志的人分二種:

第一、是愛護本志的,一是反對本志的。

第二、人所非難本志的,無非是破壞舊倫理,破壞舊藝術,破壞舊宗教,破壞舊文學,破壞舊政治,這幾條罪案。

這幾條罪案本社同人直以不諱。但是本志同人本來無罪,只因為擁護那德莫克拉西(Democraacy)和 賽因斯 (Science)兩位先生,便不得不反對孔教,禮法,貞節,舊倫理,舊政治。要擁護那賽先生,便不得不反對舊藝術,舊宗教。我們現在認定只有這兩位先進,一切政府的迫壓,社會的攻擊笑罵,就是斷頭流血,都不推辭。文章又說:本志經過三年,發行已滿三十冊;所說的都是極平常的話,社會上卻大驚小怪,八面非難,那舊人物是不用說了,就是咕咕叫的青年學生,也把《新青年》看作一種邪說,怪物,離經叛道的異端,非圣無法的叛逆。

6月﹐陳獨秀被捕﹐《新青年》被迫停刊5個月。同年12月1日出版的7卷1期起﹐仍改為由陳獨秀一人主編。

魯迅發表《隨感錄四十》呼吁解放孩子

1919年1月15日,魯迅的《隨感錄四十》在《新青年》第六卷第一號上發表,呼吁解放孩子。文中說:有一首詩,從一位不相識的少年寄來,題目為《愛情》。少年寫道:我是一個可憐的中國人。愛情!我不知道你是什么。

我有父母,教我育我,待我很好;我待他們,也還不差。我有兄弟妹妹,幼時共我玩耍,長 來同 我切磋,待我很好;我待他們,也還不差。但是沒有人曾經"愛"過我,我也不曾"愛"過他。

我年十九,父母給我討老婆。于今數年,我們兩個,也還和睦。于是這婚姻,是全憑別人主張,別人撮合:把他們一日戲言,當我們百年的盟約。仿佛兩個牲口,聽著主人的命令:"咄,你們好好的住在一塊兒罷'!

愛情,可憐我不知道你是什么!

魯迅說:這是血的蒸氣,醒過來的人的真聲音。

愛情是什么東西?我也不知道。中國男女大抵一對或一群一男多女的住著,不知道有誰知道。

但從前沒有聽到苦悶的叫聲。即使苦悶,一叫便錯:少的老的,一齊搖頭,一齊痛罵。

我們能夠大叫,是黃鶯便黃鶯般叫;是鴟鶉便鴟鶉叫。我們不必學那才從私窩子里跨出腳,便說:"中國道德第一"的人的聲音。

我們還要叫出沒有愛的悲哀,叫出無所可愛的悲哀。我們要叫到舊賬勾消的時候。舊賬如何勾消?我說,"完全解放了我們的孩子"!

女性解放的宣言

9月1日,《新青年》第九卷第五號上發表《中華女界聯合會改造宣言》。《宣言》指出:"最近這解放的福音吹到東方來,就是被陰陽尊卑的孔教壓迫而失了精神上呼吸的中華女子,也得著一點新鮮空氣,想抬起頭來發出一點微聲要求解敵,是我們人類可以樂觀的地方。糾合我們中華要求解放的女子,使我們要求的聲音一一天強大起來,這正是我們中華女界聯合會的責任"。《宣言》共分10條,包括"要求得入一切學校上學,與男子受同等教育";"要求女子有選舉權、被選舉權及從事其他一切政治活動的權力";男女同工同酬等。

不久雜志社遷到廣州繼續出版。同年9月,陳獨秀由廣州回到上海,主持中共中央工作,《新青年》也隨之遷回上海。10月4日下午,法租界巡捕房又查抄《新青年》編輯部,拘押了陳獨秀等人,后經馬林、孫中山等營救,陳獨秀等人被保釋。《新青年》一度停頓。

中國首次大規模紀念“五一”國際勞動節

1920年5月1日,《新青年》7卷6號“勞動節紀念號”出版。發表 蔡元培 “勞工神圣”的題詞、孫中山“天下為公”的題詞和李大釗的《“五一”運動史》、陳獨秀的《上海厚生紗廠湖南女工問題》等文章。同時,還登載了《旅法華工工會簡章》及唐山、山西、長江等地的勞動狀況調查。

1920年9月,第8卷,《新青年》成為上海共產主義小組的機關刊物。中國共產黨成立,一度成為黨中央的機關刊物,陳獨秀主編。8卷1期起﹐被迫遷回上海印行﹐實際上成為中國共產黨上海發起小組的機關刊物。

1921年2月11日,由于上海《新青年》雜志社出售《階級斗爭》、《到自由之路》等書籍畫報,法國巡捕房就以"言詞激烈,有違租界章程"為借口,將《新青年》雜志社強行封閉。

季刊&amp 1922年7月,出至9卷6期后休刊。以后改為季刊。瞿秋白翻譯斯大林著作《論列寧主義》中的《列寧主義概述》部分4月22日在《新青年》第1號上發表。 1923年6月15日中共理論刊物《新青年》季刊在廣州創刊﹐已是純政治性的中共中央機關理論刊物﹐瞿秋白主編。該刊題為《新青年之新宣言》的發刊詞中指出:中國黑暗反動的舊勢力,憑藉世界帝國主義要永久 作威作福 ,中國資產階級自然依賴世界資本主義而時時力謀妥協。于是中國的真革命,乃獨有勞動階級方面能擔負此等偉大使命。中國社會中近年來已有無數事實,足以證明此種現象,即使資產階級的革命亦非勞動階級為之指導,不能成就,何況資產階級其勢必半途而輟失節自賣。真正的解放中國,終究是勞動階級的事,所以新青年的職志,要予中國勞動平民以知識的武器。新青年乃不得不成為中國無產階級革命的羅針。《新青年》季刊是繼《新青年》月刊出版的由瞿秋白譯的《國際歌》的中文歌詞,首次在這個刊物上發表。

1925年4月《新青年》介紹了蔣光赤的一本謳歌十月革命和社會主義制度的旅俄詩集《新夢》是現代中國文學界的"一個響雷、一盞明燈"次年《新夢》又由新青年社作第三次印刷發行,改為橫排本。4期后停出。4月,刊物改為不定期刊﹐共出5期。

瞿秋白駁斥國民黨右派

1926年3月25日,瞿秋白在《新青年》第3號上發表《 國民革命 運動中之階級分化-國民黨右派和國家主義派之分析》。文章指出:醒獅派的態度,不僅是曾琦無知不學的結果,并且是有意蒙混事實,出于造謠中傷的用心。文章揭露了國民黨右派和國家主義派共同的反動目的,即"消滅無產階級的政治覺悟,破壞共產黨的政治勢力,以民族或國家的籠統名詞欺蒙無產階級,使為己用而專擅國民革命的指導權"。瞿秋白明確提出:"中國無產階級應當努力實行國民革命,引導一切平民參加民族解放斗爭,中國的國民革命當然就是世界的社會革命的一部分","革命的進行和勝利必須聯合世界無產階級及其他被壓迫民族"。

1926年7月最后停辦。

新青年[陳獨秀創辦月刊] 《新青年》刊行于中國 舊民主主義革命 末尾到 新民主主義革命 開端的重要歷史轉折時期。它以激進的態度﹐投入了五四運動前后反對封建文化思想和傳統的革命潮流﹐成為“五四”思想革命和 文學革命的重要陣地﹐《新青年》創刊號發表具有發刊詞性質的《敬告青年》一文﹐向青年提出了“自主的而非奴隸的”﹑“科學的而非想象的”六項希望﹐已經包含了以“民主”和“科學”兩大思想為武器反對封建思想主張的萌芽。在“五四”運動前后,以提倡民主、科學,提倡新文學為主要內容,曾刊載魯迅的短篇小說《狂人日記》、《孔乙己》、《藥》,李大釗的論文《庶民的勝利》、《Bolshevism主義的勝利》,陳獨秀的論文《新青年罪案之答辯書》等。在宣傳馬克思主義、反對封建倫理道德、呼喚人性的覺醒等方面發揮了積極的作用。該雜志先后發表了陳獨秀的《駁康有為致總統總理書》﹑《憲法與孔教》﹑《孔子之道與現代生活》﹑《駁康有為共和平議》﹑《復辟與尊孔》﹐李大釗的《青春》﹐吳虞的《家族制度為專制主義之根據論》﹑《吃人與禮教》﹐魯迅的《我們現在怎樣做父親》﹑《我之節烈觀》及其他隨感錄﹐闡明了袁世凱﹑康有為等人提倡儒家孔教思想和復辟君主制度之間的聯系﹐對于封建家族制度和倫理道德的吃人本質進行了深刻的批判。《新青年》發表文章討論孔教問題﹑道德問題﹑婦女問題﹑婚姻問題﹑個性解放問題﹐批判了上海《靈學叢志》宣揚的迷信鬼神的無知妄說。在反對封建思想文化的斗爭中﹐《新青年》第一次在進步的中國思想界自覺地舉起了民主和科學﹑即德先生和賽先生兩大旗幟﹐在當時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李大釗 魯迅說:“凡是關心現代中國文學的人﹐誰都知道《新青年》是提倡‘文學改良’﹐后來更進一步而號召‘文學革命’的發難者。”(《〈中國新文學大系〉小說二集序》)《新青年》原為綜合性的評論刊物﹐創作并不怎么著重﹐除介紹一些歐洲現實主義及其他流派作家作品之外﹐刊登的小說及詩都還是文言的。1917年初﹐ 先后發表了胡適的《文學改良芻議》和陳獨秀的《文學革命論》﹐正式揭起了“文學革命”的旗幟。1918年初出版的第4卷第1期《新青年》刊登了胡適﹑沈尹默﹑劉半農的新詩創作。接著于1918年5月第4卷第5期雜志全部改為白話﹐《新青年》成為當時第一個全部用白話文宣傳新思潮的刊物。這一期上發表了魯迅的被視為中國現代文學史上第一篇白話短篇小說的《狂人日記》﹐充滿了對封建社會和家族制度﹑封建道德傳統的批判精神。這篇小說和以后發表的《孔乙己》﹑《藥》﹑《風波》等的出現﹐顯示了文學革命的實績﹐它標志《新青年》提倡的文學革命已經突破了單純理論的倡導而走上了創作實踐的道路。此后在《新青年》上發表新詩的還有李大釗﹑陳獨秀﹑魯迅﹑周作人﹑俞平伯﹑康白情﹑ 沈兼士 ﹑沈玄廬﹑ 汪靜之 ﹑陳衡哲﹑陳建雷等人。發表小說的除魯迅之外﹐還有陳衡哲。《新青年》進行過關于舊劇問題的討論﹐并發表了最早的話劇創作《終身大事》(胡適作)。刊物還開辟“ 隨感錄 ”一欄﹐專門刊登時評及針砭舊思想舊文化的短文隨筆﹐魯迅在這里發表了許多短文﹐成為 雜文 這一獨特的文學形式的濫觴。

刊物歷史

該刊創始人陳獨秀在 二次革命 失敗后,對中國時局進行了思考,認為政治革命沒有作用,而“救中國、建共和,首先得進行思想革命”。民國四年(1915年)夏天陳獨秀從日本回上海后,便開始準備籌備《 青年雜志 》,先是同亞東圖書館的 汪孟鄒 商量,在得知 亞東圖書館 無法合作后,又被介紹給群益書社的陳子沛、陳子壽兄弟。幾人商議后由 群益 書社出版《青年雜志》,每月一本,每期支出在200圓。最初發行量為1000份。在創刊號上,陳獨秀發表 創刊詞敬告青年 》,對青年提出六點要求:

自由的而非奴隸的

進步的而非保守的

進取的而 非退隱的

世界的而非鎖國的

實利的而非虛文的

科學的而非想象的

并指出:“國人而欲脫蒙昧時代,羞為淺化之民也,則急起直追,當以科學與人權并重。”也就是提出了民主與科學的思想。

1916年,群益書社接到上海基督教青年會來信,信上說該雜志同青年會雜志《青年》、《上海青年》同名,要求《青年雜志》改名。于是自第二卷起《青年雜志》改為《新青年》。最初的撰稿人有陳獨秀、高一涵、劉文典、劉半農、 易白沙 、吳虞,其中陳獨秀為主編。

1916年2月起因護國戰爭停刊7個月。

劉半農 1917年1月因陳獨秀任北京大學文科學長,總部遷往北京,辦公地點在東華門外箭桿胡同,但印刷地點仍在上海。

錢玄同邀請魯迅加盟《新青年》

8月9日,錢玄同對魯迅進行拜訪,并為《新青年》約稿,魯迅應允。后來在《吶喊》自序中,魯迅回憶說:"這便是最初的一篇《狂人日記》,從此以后,便 一發不可收拾 "。自此, 魯迅與陳獨秀 及《新青年》的關系日益密切。

魯迅,原名周樹人,1881年生,浙江紹興人。字豫才。1902年留學日本,初在仙臺學醫,后到東京從事文藝活動。1908年參加 光復會 。辛亥革命后,任紹興師范學校校長。1912年到南京臨時政府教育部工作,后隨政府遷往北京。

8月后又因故中斷4個月。

1918年1月15日復刊出版第4卷1號,此時編委會經過改組由李大釗、錢玄同、劉半農、胡適、 沈尹默 、高一涵、 周作人 (魯迅大弟)輪流編輯,不久魯迅也加入到編輯隊伍當中。在第4卷第3期中,刊登《本志編輯部啟事》:“本志自第四卷第一號起,投稿章程業已取消,所有撰譯,悉由編輯部同人共同擔任,不另購稿。其前此寄稿尚未錄載者,可否惠贈本志?尚希投稿諸君,賜函聲明,恕不一一奉詢,此后有以大作見賜者,概不酬。”即《新青年》自4卷1號后改為同人編輯,不接受來稿。

1919年6月陳獨秀被捕,《新青年》又停刊5個月。10月遷回上海,但仍保留北京編輯部。12月的第7卷起由陳獨秀一人主編。12月1日第7卷第1號《新青年》刊登了《本志所用標點符號和行款的說明》指出“現在從7卷1號起,劃一標點符號和行款”。

1920年末胡適提出《新青年》應“聲明不談政治”,遭到了陳獨秀、李大釗、魯迅等人的反對。第8卷第1號(1920年9月1日)起,成為 上海共產主義小組 公開出版的機關刊物,北京編輯部被取消。改由新青年社發表。中國共產黨成立后《新青年》成為中國共產黨的理論刊物。

1921年陳獨秀返回上海后又任主編直到1922年7月停刊。

思想傾向

《新青年》堅持“世界的而非鎖國的”的原則﹐對于外國文學的各種流派和作家采取了開閎的態度﹐它先后譯介了俄國的托爾斯泰﹑ 屠格涅夫 ﹑契訶夫﹑安特萊夫﹑ 索洛古勃 ﹑庫普林﹑阿爾志跋綏夫﹐波蘭的顯克維奇﹐瑞典的 斯特林堡 ﹐法國的莫泊桑﹐英國的王爾德﹑格里高里夫人﹐印度的泰戈爾﹐日本的 武者小路實篤 等人的創作。第4卷第 6期(1918年6月15日)辦了“易卜生號”。該刊還譯介了蘇聯高爾基﹑ 盧那察爾斯基文學論文 。此外還發表了陳獨秀﹑周作人﹑陶履恭﹑胡適﹑沈雁冰介紹西方文學流派和作家的論文多篇。這些譯介﹐對于借鑒外國文學﹐推進文學革命和新文學創作的發展起了積極的作用。

為了保衛和推進文學革命﹐《新青年》還進行了反對封建復古派文人及其他封建文學潮流的斗爭。這主要包括對以 劉師培林琴南 為代表的“文選派”和“ 桐城派 ”封建復古勢力反對白話文維護文言文﹑反對新道德維護舊道德的斗爭﹔對腐朽無聊的 黑幕派 文學和 鴛鴦蝴蝶派 文學的斗爭﹔對詆毀革命文學的上海美術界 守舊派 人物的斗爭。劉半農的《答王敬軒書》﹑魯迅的《隨感錄五十七.現在的屠殺者》﹑《我們現在怎樣做父親》﹑錢玄同的一些通信等﹐都是《新青年》在這一斗爭中發表的戰斗文字。1919年 1月發表的由陳獨秀執筆的《本志罪案之答辯書》﹐回答了整個封建勢力對于思想和 文學革命 的各種非難﹐實際上可以看做是《新青年》雜志同人在這場斗爭中最有代表性的宣言。

1915年到1918年以前的《新青年》雜志的思想傾向﹐基本上屬于舊民主主義革命的性質﹐1918年以后﹐由于受俄國十月革命的影響﹐知識界的思想發生了深刻的變化。《新青年》營壘的組成﹐變為由具有初步共產主義思想的知識分子﹑激進的小資產階級知識分子和資產階級知識分子組成的 新文化運動 統一戰線所主持。1918年10月﹐李大釗在《新青年》5卷5號上發表了《Bolshevlsm的勝利》﹑《庶民的勝利》等文章﹐較早地進行馬克思主義思想的傳播。1919年五四運動之后﹐《新青年》革命色彩更為明顯﹐逐漸成為宣傳馬克思主義的思想陣地。李大釗負責編輯的6卷5號﹐辦成了“馬克思主義思想研究專號”。1919至1921年上半年﹐《新青年》發表有關馬克思主義﹑十月革命和工人運動的論文和譯介文章130余篇﹐與此同時﹐胡適等人在雜志上大量宣揚“實用主義”等現代資產階級哲學﹐并在《每周評論》上發表了《多研究些問題﹐少談些“主義”﹗》的文章﹐反對 馬克思主義在中國 的傳播。接著﹐1920年末胡適寫信給陳獨秀﹐提出《新青年》差不多成為美國《蘇俄》雜志的漢 譯本 的批評﹐主張公開“聲明不談政治”。這些意見受到了陳獨秀﹑李大釗﹑魯迅等人的反對﹐未能付諸實踐﹐1920年9月8卷1號起﹐《新青年》遷至上海﹐實際成為中國共產黨上海發起小組的宣傳馬克思主義的思想陣地。隨著新文化統一戰線的分化﹐《新青年》雜志于1922年 7月﹐出至9卷6號停刊。以后復出《新青年》季刊﹑不定期刊﹐已是完全政治性的刊物﹐至1926年7月停刊。

創刊辭

由陳獨秀撰寫,帶有綱領性的政論。他針對封建思想文化的束縛,提出六方面要求:①自主的而非奴隸的;②進步的而非保守的;③進取的而非退隱的;④世界的而非鎖國的;⑤實利的而非虛文的;⑥科學的而非想象的。陳獨秀提倡的科學內容包括了科學和民主。從文中我們可以看到陳獨秀對當時青年表現出的殷切期望,在現在仍有其積極的意義。如今讀來,仍有醍醐灌頂、振聾發聵之感。區區兩千多字,卻將中國青年之于中國社會的不可推卸的責任說得至情至理、淋漓盡致。

《新青年》創刊辭 原文如下:

魯迅 竊以少年老成,中國稱人之語也;年長而勿衰(Keep young while growing old),英、美人相勖之辭也,此亦東西民族涉想不同、現象趨異之一端歟?青年如初春,如朝日,如百卉之萌動,如利刃之新發于硎,人生最可寶貴之時期也。青年之于社會,猶新鮮活潑細胞之在人身。新陳代謝,陳腐朽敗者無 時不在天然淘汰之途,與新鮮活潑者以空間之位置及時間之生命。人身遵新陳代謝之道則健康,陳腐朽敗之細胞充塞人身則人身死;社會遵新陳代謝之道則隆盛,陳腐朽敗之分子充塞社會則社會亡。

準斯以談,吾國之社會,其隆盛耶?抑將亡耶?非予之所忍言者。彼陳腐朽敗之分子,一聽其天然之淘汰,雅不愿以如流之歲月,與之 說短道長 ,希冀其脫胎換骨也。予所欲涕泣陳詞者,惟屬望于新鮮活潑之青年,有以自覺而奮斗耳!

自覺者何?自覺其新鮮活潑之價值與責任,而自視不可卑也。奮斗者何?奮其智能,力排陳腐朽敗者以去,視之若仇敵,若洪水猛獸,而不可與為鄰,而不為其菌毒所傳染也。

嗚呼!吾國之青年,其果能語于此乎!吾見夫青年其年齡,而老年其身體者十之五焉;

青年其年齡或身體,而老年其腦神經者十之九焉。華其發,澤其容,直其腰,廣其膈,非不儼然青年也;及叩其頭腦中所涉想,所懷抱,無一不與彼陳腐朽敗者為 一丘之貉 。其始也未嘗不新鮮活潑,寢假而為陳腐朽敗分子所同化者,有之;寢假而畏陳腐朽敗分子勢力之龐大, 瞻顧 依回,不敢明目張膽作頑狠之 抗斗 者,有之。充塞社會之空氣,無往而非陳腐朽敗焉,求些少之新鮮活潑者,以慰吾人窒息之絕望,亦杳不可得。

循斯現象,于人身則必死,于社會則必亡。欲救此病,非太息咨嗟之所能濟,是在一二敏于自覺、勇于奮斗之青年,發揮人間固有之智能,決擇人間種種之思想,——孰為新鮮活潑而適于今世之爭存,孰為陳腐朽敗而不容留置于腦里,——利刃斷鐵,快刀理麻,決不作牽就依違之想,自度度人,社會庶幾其有清寧之日也。青年乎!其有以此自任者乎?若夫明其是非,以供決擇,謹陳 六義 ,幸平心察之。

自主的而非奴隸的

等一人也,各有自主之權,絕無奴隸他人之權利,亦絕無以奴自處之義務。奴隸云者,古之昏弱對于強暴之橫奪,而失其自由權利者之稱也。自人權平等之說興,奴隸之名,非血氣所忍受。世稱近世歐洲歷史為“解放歷史”——破壞君權,求政治之解放也;否認教權,求宗教之解放也;均產說興,求經濟之解放也;女子參政運動,求男權之解放也。

解放云者,脫離夫奴隸之羈絆,以完其自主自由之人格之謂也。我有手足,自謀溫飽;我有口舌,自陳好惡;我有心思,自崇所信;絕不認他人之越俎,亦不應主我而奴他人;蓋自認為獨立自主之人格以上,一切操行,一切權利,一切信仰,唯有聽命各自固有之智能,斷無盲從隸屬他人之理。非然者,忠孝節義,奴隸之道德也(德國大哲尼采別道德為二類:有獨立心而勇敢者曰貴族道德〔Morality of Noble〕,謙遜而服從者曰奴隸道德; 輕刑 薄賦,奴隸之幸福也;稱頌功德,奴隸之文章也;拜爵賜第,奴隸之光榮也;豐碑高墓,奴隸之紀念物也;以其是非榮辱,聽命他人,不以自身為本位,則個人獨立平等之人格,消滅無存,其一切善惡行為,勢不能訴之自身意志而課以功過;謂之奴隸,誰曰不宜?立德立功,首當辨此。

進步的而非保守的

人生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中國之恒言也。自宇宙之 根本大法 言之,森羅萬象,無日不在演進之途,萬無保守現狀之理;特以俗見拘牽,謂有二境,此法蘭西當代大哲柏格森(H. Bergson) 之“創造進化論”(L’Evolution Creatrice)所以風靡一世也。以人事之進化言之,篤古不變之族,日就衰亡;日新求進之民, 方興未已 ;存亡之數,可以逆睹。矧在吾國,大夢未覺, 故步自封 ,精之政教文章,粗之布帛水火,無一不相形丑曲拙,而可與當世爭衡

舉凡殘民害理之妖言,率能征之故訓,而不可謂誣,謬種流傳,豈自今始!固有之倫理、法律、學術、禮俗,無一非封建制度之遺,持較皙種之所為,以并世之人,而思想差遲,幾及千載;尊重廿四朝之歷史性,而不作改進之圖,則驅吾民于二十世紀之世界以外,納之奴隸牛馬黑暗溝中而已,復何說哉!于此而言保守,誠不知為何項制度文物,可以適用生存于今世。吾寧忍過去國粹之消亡,而不忍現在及將來之民族,不適世界之生存而歸削滅也。

嗚呼!巴比倫人往矣,其文明尚有何等之效用耶?“皮之不存,毛將焉傳?”世界進化, 未有已焉。其不能善變而與之俱進者,將見其不適環境之爭存,而退歸天然淘汰已耳,保守 云乎哉

進取的而非退隱的

當此惡流奔進之時,得一二自好之士,潔身引退,豈非希世懿德。然欲以 化民成俗 ,請于百尺竿頭,再進一步。夫生存競爭,勢所不免,一息尚存,即無守退安隱之余地。排萬難而前行,乃人生之天職。以善意解之,退隱為高人出世之行;以惡意解之,退隱為弱者不適競爭之現象。歐俗以橫厲無前為上德,亞洲以閑逸恬淡為美風,東西民族強弱之原因,斯其一矣。此退隱主義之根本缺點也。

若夫吾國之俗,習為委靡:茍取利祿者,不在論列之數;自好之士,希聲隱淪,食粟衣帛,無益于世,世以雅人名士目之,實與游惰無擇也。人心穢濁,不以此輩而有所補救,而國民抗往之風,植產之習,于焉以斬。人之生也,應戰勝惡社會,而不可為惡社會所征服;應超出惡社會,進冒險苦斗之兵,而不可逃循惡社會,作退避安閑之想。嗚呼!歐羅巴鐵騎,入汝室矣,將高臥白云何處也?吾愿青年之為孔、墨,而不愿其為巢、由;吾愿青年之為托爾斯泰與達噶爾(R. Tagore,印度隱遁詩人),不若其為哥倫布與安重根!

世界的而非鎖國的

并吾國而存立于大地者,大小凡四十余國,強半與吾有通商往來之誼。加之海陸交通,朝夕千里,古之所謂絕國,今視之若在 戶庭 。舉凡一國之經濟政治狀態有所變更,其影響率被于世界,不啻牽一發而動全身也。立國于今之世,其 興廢存亡 ,視其國之內政者半,影響于國外者恒亦半焉。以吾國近事證之:日本勃興,以促吾革命維新之局;歐洲戰起,日本乃有對我之要求;此非其彰彰者耶?投一國于世界潮流之中,篤舊者固速其危亡,善變者反因以競進。

吾國自通海以來,自悲觀者言之,失地償金,國力索矣;自樂觀者言之,倘無甲午庚子兩次之福音,至今猶在八股垂發時代。居今日而言鎖國閉關之策,匪獨力所不能,亦且勢所不利。 萬邦 并立,動輒相關,無論其國若何富強,亦不能漠視外情,自為風氣。各國之制度文物,形式雖不必盡同,但不思驅其國于危亡者,其遵循共同原則之精神,漸趨一致,潮流所及,莫之能違。于此而執特別歷史國情之說,以冀抗此潮流,是猶有鎖國之精神,而無世界之智識。國民而無世界知識,其國將何以圖存于世界之中 語云 :“閉戶造車,出門未必合轍。”今之造車者,不但閉戶,且欲以“周禮”“考工”之制,行之歐美康莊,其患將不止不合轍已也!

實利的而非虛文的

自約翰彌爾(J.S.Mill)“實利主義”唱道于英,孔特(Comte)之“實驗哲學”唱道于法,歐洲社會之制度,人心之思想,為之一變。最近德意志科學大興,物質文明,造乎其極,制度人心,為之再變。舉凡政治之所營,教育之所期,文學技術之所風尚,萬馬奔馳,無不齊集于 厚生利用 之一途。一切虛文空想之無裨于現實生活者,吐棄殆盡。當代 大哲 ,若德意志之倭根(R. Eucken),若法蘭西之柏格森,雖不以現時物質文明為美備,咸 揭橥 生活(英文曰Life,德文曰Leben,法文曰La vie)問題,為立言之的。生活神圣,正以此次戰爭,血染其鮮明之旗幟。歐人空想虛文之夢,勢將覺悟無遺。

夫利用厚生,崇實際而薄虛玄,本吾國初民之俗;而今日之社會制度,人心思想,悉自周、漢兩代而來,——周禮崇尚虛文,漢則罷黜百家而尊儒重道。——名教之所昭垂,人心之所祈向,無一不與社會現實生活 背道而馳 。倘不改弦而更張之,則國力莫由昭蘇,社會永無寧日。祀天神而拯水旱,誦“孝經”以退黃巾,人非童昏,知其妄也。物之不切于實用者,雖金玉圭璋,不如布粟糞土。若事之無利于個人或社會現實生活者,皆虛文也,誑人之事也。誑人之事,雖祖宗之所遺留,圣賢之所垂教,政府之所提倡,社會之所崇尚,皆 一文不值 也!

科學的而非想象的

科學者何?吾人對于事物之概念,綜合客觀之現象,訴之主觀之理性,而不矛盾之謂也。想象者何?既超脫客觀之現象,復拋棄主觀之理性,憑空構造,有假定而無實證,不可以人間已有之智靈,明其理由,道其法則者也。在昔蒙昧之世,當今淺化之民,有想象而無科學。宗教美文,皆想象時代之產物。近代歐洲之所以優越他族者,科學之興,其功不在人權說下,若舟車之有兩輪焉。今且日新月異,舉凡一事之興,一物之細,罔不訴之科學法則,以定其得失從違;其效將使人間之思想云為,一遵理性,而迷信斬焉,而無知妄作之風息焉。

國人而欲脫蒙昧時代,羞為淺化之民也,則急起直追,當以科學與人權并重。士不知科學,故襲陰陽家符瑞五行之說,惑世誣民,地氣風水之談,乞靈枯骨。農不知科學,故無擇種去蟲之術。工不知科學,故貨棄于地,戰斗生事之所需,一一仰給于異國。商不知科學,故惟識罔取近利,未來之勝算,無容心焉。醫不知科學,既不解人身之構造,復不事藥性之分析,菌毒傳染,更無聞焉;惟知附會五行生克寒熱陰陽之說,襲古方以投藥餌,其術殆與矢人同科;其想象之最神奇者,莫如“氣”之一說,其說且通于力士羽流之術,試遍索宇宙間,誠不知此“氣”之果為何物也!

凡此無常識之思惟,無理由之信仰,欲根治之,厥為科學。夫以科學說明真理,事事求諸證實,較之想象武斷之所為,其步度誠緩,然其步步皆踏實地,不若幻想突飛者之終無寸進也。宇宙間之事理無窮,科學領土內之膏腴待辟者,正自廣闊。青年勉乎哉! (陳獨秀)

時代影響

《新青年》雜志是新文化運動興起的標志。宣傳民主與科學,提倡新文學反對舊文學,提倡白話文反對文言文。受到1917年俄國 十月革命 的影響,《新青年》在后期開始宣傳馬克思主義以及馬克思主義哲學。

許多高級共產黨員(如毛澤東)都受到過《新青年》的影響。

《新青年》在五四時期代表了先進文化的前進方向,對中國文化的現代轉型的影響巨大而久遠。在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過程中的各種政治思潮差不多都是在五四前后通過《新青年》傳入或興起的;在新民主主義革命過程中的一些著名人物,都是在1919年前后登上政治歷史舞臺的;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的許多革命運動,追根溯源,也都是從五四新文化運動時期發端的;中國人的現代化意識、精神文化都是在1919年前后發生急劇變化的。當代中國的物質文明,特別是精神文明建設,幾乎是在實踐和完成五四先驅的未竟之業。 五四精神 在一定意義上塑造了現代中國,也影響著當代中國。可以說,《新青年》雜志在中國現代社會轉型中起著重要的精神橋梁作用。

《新青年》雜志創刊的時代,正值辛亥革命失敗之后,中國文化正由以封建專制為主體的舊文化向以近代民主政治為主體的新文化轉型。《新青年》雜志激勵現代中國實現由封建文化到包含現代科技、現代教育、現代文藝、現代傳媒在內的現代文化的重大轉型,推進了中國文化現代化的歷史進程,并為其他方面的現代化奠定了堅實的文化基礎。崇尚科學,提倡創新意識是《新青年》編輯群體的重要思想觀念之一。陳獨秀在《新青年》發表文章認為,“文明進化之社會,其學說之興廢,恒時時視其社會之生活狀態為變遷。”(注:陳獨秀:《孔子之道與現代生活》,《新青年》第2卷第4號。)中國在現代化進程中,既不要被古代的先賢“所拘囚”,也不要被近代的圣人“所支配”。要發揚《新青年》倡導的民族創新精神,提倡的學術開放意識,“一勿尊圣,二勿尊古,三勿尊國”。廣采博納,吸取其精華,營造現代化建設的良好時代氛圍。《新青年》推進了思想解放和人們觀念現代轉型的進程。李大釗認為,中國封建文化中那種安于現狀,因循依賴,空想虛玄,尋求世外解脫的種種觀念,愈來愈與社會的進步不相容,應該學習西方先進文化中的創新竟智,崇尚科學,重視現實,講求實效等與現代化相適應的新觀念。陳獨秀則認為,民主、科學是現代社會前進的兩大機軸,應擯棄舊的落后的官本位文化觀念,樹立振興實業的現代意識。《新青年》倡導的現代化意識激勵著先進的中國人通過以民主、科學和以 馬克思主義 為武器的偉大思想解放運動,實現了由封建思想統治到以馬克思主義為主流的現代思想的重大飛躍。《新青年》和五四精神給我們的啟示就是,不斷解放思想,與時俱進,把握先進文化的前進方向,不斷更新與飛速發展的社會現實不相適應的思想觀念,走自己的路,建設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現代化。

《新青年》倡導的民主、科學精神和廣泛傳播的馬克思主義,指導和激勵中國人民經過長期奮斗,實現了由半殖民地半封建統治到民族獨立和現代民主的重大歷史嬗變,推進了中國政治民主化的歷史進程。《新青年》倡導的進取意識、競爭意識和趕超精神,促進和加速了現代中國社會的轉型。陳獨秀呼吁“當急起直追”(注:陳獨秀:《敬告青年》,《青年雜志》第1卷第1號。)。李大釗則指出,“正如人家已達壯年,我們尚在幼稚;人家已走遠了幾千萬里,我們尚在初步。在這種形勢之下,要想存立,適應這種共同生活,恐非取兼程并力社會共管的組織,不能有成。”(注:李大釗:《中國的社會主義與世界的資本主義》,《李大釗文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87頁。)李大釗、李達等主張以社會主義的優越性,來縮短中國與西方先進工業國家的差距。

《新青年》對現代中國社會的轉型有著多方位、多層次的直接或間接的影響。現代、當代中國社會經濟、政治、文化生活和自然生態環境等方面的現代化進程中,都曾在不同程度上蒙受和正在繼續蒙受《新青年》雜志的鼓舞和鼓勵。《新青年》描述的“理想的新時代新社會,是誠實的、進步的、積極的、自由的、平等的、創造的、美的、善的、和平的、相愛互助的、勞動而愉快的、全社會幸福的。”(注:《新青年宣言》,《新青年》第7卷第1號。)這樣一個理想的新時代新社會的轉型已經基本實現。在新的社會基礎上覺醒,不斷解放思想,深刻領悟五四時期先進中國人確立的救亡、啟蒙、科學、民主、社會主義等時代主題的當今意蘊,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是時代賦予我們的歷史使命。

重要文章

1917年1月1日2卷5號胡適發表《 文學改良芻議 》,推廣 白話文 ,以打破舊思想(如儒家思想)及推動文學改革為目標。

1918年5月15日4卷5號魯迅發表第一篇白話小說《狂人日記》。

1918年10月5卷5號李大釗發表《 庶民的勝利 》《布爾什維克的勝利》等文章,傳播馬克思主義思想。

1919年第6卷第1號陳獨秀發表《 本志罪案之答辯書 》,提出“本志同志本來無罪,只因擁護那德謨克拉西(民主)和塞因斯(科學)兩位先生,才犯了這幾條滔天大罪的。我們現在認定只有這兩位先生,可以救治中國政治上、道德上、學術上、思想上一切的黑暗。若因為擁護這兩位先生,一切政府的壓迫,社會的攻擊笑罵,就是斷頭流血,都不推辭。”第一次將科學與民主稱為“賽先生”與“德先生”。

領導人物

陳獨秀(1879~1942),中國共產黨創始人和早期領導人之一。原名慶同,字仲甫。安徽懷寧人。早年留學日本。1915年在上海創辦《新青年》雜志,舉起民主與科學的旗幟。1916年任北京大學教授。1918年和李大釗創辦《每周評論》,宣傳馬克思主義,是五四新文化運動的主要領導人之一。1920年,在上海建立中國共產黨發起組,進行建黨活動。1921年7月,在上海舉行的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上,被選為中央局書記。1925年領導五卅運動。在第一次國內革命戰爭后期,犯了嚴重的右傾投降主義路線錯誤,使革命遭到失敗。1927年,在中共“八七”會議上被撤消總書記職務。其后,他堅持城市為中心的國民會議運動和工人運動,反對農村武裝斗爭,組織托派組織。1929年11月,被開除出中國共產黨。后在上海建立托派組織“無產者社”,出版《無產者》刊物,宣傳托派觀點。抗戰爆發后,擁護國共合作和國民黨領導抗日,與托派中央決裂。1938年,被王明、康生誣陷為日本間諜。1942年5月,于四川江津病逝。

 主要著作收入《獨秀文存》、《陳獨秀文章選編》等。

出版合集

精選本

《新青年·精選本上中下》

作 者

陳獨秀李大釗瞿秋白/主撰

出版社

中國書店

開本/頁數

16開/1248頁

ISBN

978-7-5149-0240-2

定 價

118.00元(全三冊)

策劃

智美利達

出版日期

2012年4 月

《新青年·精選本》封面 《新青年》是中國文化史上一本具有里程碑意義的雜志, 是舊中國時代最早的一份思想啟蒙刊物,也是中國最早介紹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思想的刊物。凝聚了當時中國一大批最優秀的知識分子,如魯迅、胡適、劉半農、錢玄同、周作人、沈尹默等,堪稱是一代大師的群英會。可以說,在中國近現代歷史上,從來沒有任何一本刊物的影響力可與《新青年》堪比,即使時至今日,當今的許多青年依然從中汲取營養,獲得力量。本書為去年上市的國內第一部簡體橫排版《新青年》雜志全集的精選本,同時還保留了全集中各卷各號的總目錄索引,以方便讀者查詢。為使讀者一窺《新青年》原貌,精選本也附了《新青年》原稿,以供讀者對照欣賞。

⒈閱讀經典,重溫大師,精華薈萃,學術典范;

⒉轉型時期的中國社會的一副良藥,浮躁動蕩的民族根性的精神慰藉;

⒊毛澤東、蔣介石共同推崇的名刊。

簡體橫版

簡體橫排版《新青年》封面 《新青年》原為繁體豎排,采用舊式標點,不適合今人的閱讀習慣,不易為現今的青年人所理解。新中國成立后,對《新青年》的整理與傳承,一直以影印本為主。為此,智美利達聯合中國書店組織出版了這套簡體橫排版的《新青年》,并采用現代標點對全書進行重新 句讀 ,以方便今人的閱讀,并對原雜志中的一些明顯錯訛做了適當的修訂。

引用来源

中文名
《新青年》
外文名
LA JEUNESSE
類別
綜合性的{"inner_link":"文化月刊","id":1039008}
語言
漢語
主辦單位
群益{"inner_link":"書社","id":1035500}
總部地址
上海
主編
陳獨秀
創刊時間
1915年9月15日
出版周期
月刊,6期為一卷
主管單位
《新青年》雜志社
編輯單位
北京大學
代表人物
陳獨秀、李大釗、胡適魯迅
停刊時間
1926年7月
出刊數
原名
宣傳和倡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