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會戰

戰爭戰役 | 抗日戰爭時期一場大規模戰役

武漢會戰,是 抗日戰爭 時期中國軍隊在 武漢 地區同 日本 侵略軍展開的一場會戰。中華民國二十七年(1938年)6月至10月,中國第5、第9戰區部隊在武漢外圍沿長江南北兩岸展開,戰場遍及安徽、 河南江西湖北 4省廣大地區,是抗日戰爭戰略防御階段規模最大、時間最長、殲敵最多的一次戰役。

此戰,中國軍隊浴血奮戰,大小戰斗數百次,以傷亡40余萬的代價,斃傷日軍25.7余萬,大大消耗了日軍的有生力量,日軍雖然攻占了武漢,但其速戰速決,逼迫 國民政府 屈服以結束戰爭的戰略企圖并未達到。此后,中國抗日戰爭進入 戰略相持 階段。

戰役背景

• 國民參政會召開

武漢會戰前夕 民國二十七年(1938年)6月中旬,國民政府軍委會 制定了保衛武漢的作戰計劃,也規定了戰略方針,其中心思想是立足外線,保持部隊高度的機動性,利用地形和工事,逐次抵抗消耗日軍,以空間換時間,最后轉變敵攻我守的戰爭態勢。按此計劃,蔣介石自任總指揮,調集第五、第九戰區全部兵力和海空軍各一部,沿大別山、鄱陽湖和長江兩岸,組織防御,準備持久作戰。主要目的一在于以空間換取時間,內、外戰線結合,消耗、挫敗敵人;二是及早內遷工廠、內運物資、整備軍隊、加緊生產,作長期抗戰準備;三是爭取國際上同情和支援,期待國際戰場的開辟以徹底戰勝日軍。

這時,國共兩黨為了抵御民族大敵,進一步加強合作。7月6日,在武漢召開了 國民參政會 第一屆會議。大會莊嚴宣告:“中國民族必以堅強不屈之意志,動員其一切物力、人力。為自衛,為人道, 此窮兇極惡之侵略者長期抗戰。以達到最后勝利之日為止,”要求全國軍民“一切的奮斗,要鞏固武漢為中心,以達成中部會戰勝利為目標”中國人民要保衛武漢,堅持抗戰,日本侵略者要奪取武漢。結束戰爭,這就構成了當時中日雙方在戰略上的一場決戰。

• 日軍戰略企圖

武漢地處江漢平原,是平漢、粵漢鐵路的交會點。1937年11月國民政府部分機構由南京遷至武漢后,該地實際成為中國軍事、政治、經濟的中心,戰略地位十分重要。日軍大本營陸軍部在日軍占領南京后,就開始研究攻占漢口的作戰,但由于各方面條件的限制,暫時擱置。1938年4月初,日軍大本營決定實施徐州會戰時,亦決定實施武漢作戰,在制定徐州會戰計劃時,即“預想到會戰以后的形勢并把將來進行武漢作戰也考慮進去。”5月底,日軍大本營陸軍部決定了在當年秋季進行漢口作戰。6月15日,日本御前會議正式決定實施攻占武漢的作戰。

戰役過程

兵力準備

• 中國方面

武漢會戰 在徐州失守后,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為增強指揮機構與作戰能力,決定調整作戰序列,于1938年6月中旬新編第9戰區。同時決定以第5、第9兩個戰區所屬部隊保衛武漢。參加武漢保衛戰的部隊以及空軍、海軍,總計14個集團軍、50個軍,作戰飛機約200架,艦艇30余艘,總兵力近110萬人。各兵團部隊自6月開始分別利用鄱陽湖、大別山脈等天然屏障,組織防御,保衛武漢。蘇聯援華志愿航空隊參加了這次會戰。

第九戰區司令長官陳誠指揮27個軍負責長江南岸的作戰,第一兵團薛岳所部防守南潯線,并沿鄱陽湖配置兵力,以南昌為基地,以外線之勢擊破西進日軍,防止日軍進攻南昌及迂回長沙;第二兵團張發奎所部確保九江至瑞昌線正面,并沿江構成陣地帶,防止日軍由瑞昌西進,直趨岳陽、蒲圻、咸寧;湯恩伯軍團控制于各重要據點之間,以便隨時策應一線作戰。第五戰區司令長官李宗仁(7月中旬~9月中旬由白崇禧代理)指揮23個軍負責江北作戰,命第四兵團李品仙所部為右翼兵團,利用長江北岸大別山南麓丘陵湖沼的有利地形遏敵取捷徑攻略武漢;以第二十一集團軍廖磊所部為中央兵團,布置于太湖、潛山西北山地,相機南下側擊西進之敵;以第三兵團孫連仲所部為左翼兵團,控制于大別山北麓與淮河之間,利用地障,重在阻敵迂回武漢之北;命第二十四集團軍韓德勤所部擔任敵后游擊;以第二十九集團軍王纘緒所部為第二線兵團,策應一線作戰。另以第一戰區在平漢鐵路(今北京一漢口)的鄭州至信陽段以西地區,防備華北日軍南下;第三戰區在安徽蕪湖、安慶間的長江南岸和江西南昌以東地區,防備日軍經 浙贛鐵路 (杭州一株洲)向 粵漢鐵路 (廣州一武昌)迂回。這種戰略部署,體現了以外線進攻為主,陣地防御和游擊為輔的戰略防御格局,總體上看,是符合持久戰的戰略要求的。

1938年6月中旬,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編成武漢會戰中國軍隊作戰指揮序列:

總指揮:蔣介石

第9戰區:司令長官 陳誠(長江南岸)

第1兵團:總司令 薛岳

第20集團軍:總司令 商震(轄第32、第18軍)

第9集團軍:總司令 吳奇偉

第29軍團:軍團長 李漢魂(轄第64、第70軍)

第37軍團:軍團長 王敬之(轄第25軍)

第4、第8、第66軍

第74、第29軍

鄱陽湖警備司令部

第2兵團:總司令 張發奎

第30集團軍:總司令 王陵基(轄第72、第 78軍)

第3集團軍:總司令 孫桐宣(轄第12軍)

第31集團軍:總司令 湯恩伯(轄第13、第 98軍)

第32軍團:軍團長 關麟征(轄第52、第92軍)

第11軍團:軍團長田北要塞指揮官 李延年(轄第2軍)

田南要塞指揮官 霍揆彰(轄第54軍)

武漢衛戍區:總司令 羅卓英

江南區指揮官:周碞(轄第75軍)

江北區指揮官:萬耀煌(轄第6、第16軍)

武漢警備司令:郭懺(轄第94軍)

第37軍

湖北全省防空部隊

第30軍團:軍團長 盧漢(轄第60軍)

第26軍團:軍團長 萬福麟(轄第53軍)

第5戰區:司令長官 李宗仁、白崇禧(代)(長江北岸)

第3兵團:總司令 孫連仲

第2集團軍:總司令 孫連仲(兼)(轄第30、第42軍)

第26、第55、第87軍

第4兵團:總司令 李品仙

第29集團軍:總司令 王纘緒(轄第44、第67軍)

第11集團軍:總司令 李品仙(兼)(轄第84、第48軍)

第28軍團:軍團長 劉汝明(轄第68軍)

第26集團軍:總司令 徐源泉(轄第10軍)

第21集團軍:總司令 廖磊(轄第31、第7軍)

第19軍團:軍團長 馮治安(轄第77軍)

第27軍團:軍團長 張自忠(轄第59軍)

第24集團軍:總司令 韓德勤(轄第57、第89軍)

第27集團軍:總司令 楊森(轄第20軍)

第51、第71、第45軍

第17集團軍:總司令 胡宗南(轄第1軍) 

• 日本方面

蔣介石武大視察武漢會戰部隊 中華民國二十七年(1938年)5月,日軍攻陷徐州后,積極準備擴大侵略戰爭。決定先以一部兵力攻占安慶,作為進攻武漢的前進基地,然后以主力沿淮河進攻大別山以北地區,由武勝關攻取武漢,另以一部沿長江西進。后因黃河決口,被迫中止沿淮河主攻武漢的計劃,改以主力沿長江兩岸進攻。4日,日軍華中派遣軍調整戰斗序列,由其司令官 畑俊六 指揮第2、第11軍共約140個大隊25萬兵力負責對武漢的作戰。以 岡村寧次 指揮侵華日軍第十一軍5個半師團沿長江兩岸主攻武漢; 東久邇宮稔彥王 指揮第2軍4個半師團沿大別山北麓助攻武漢。以及海軍及川古志郎第3艦隊120余艘艦艇,日本第一個飛上天的飛行員德川好敏的航空兵團500余架飛機,另以華中派遣軍直轄的5個師團分別擔任對上海、南京、杭州等地區的警備任務,以鞏固后方,保障此次作戰。

根據日本御前會議的決定和日本政府的已定方針,6月18日,日軍大本營以大陸命令第119號下達了實施漢口作戰的準備命令。日軍根據大本營指示,將徐州會戰后正在豫東、皖北地區的第10、第16、第9、第13、第6等師轉移南下,集結合肥地區。又從華北及日本國內調遣部隊,以加強華中方面岡村寧次指揮的第11集團軍,增強逆江作戰兵力。

為了進行武漢作戰,日軍大本營在華中地區集中14個師團的兵力。直接參加武漢作戰的是第2軍和第11軍共9個師團的兵力,約25萬余人,以及海軍第3艦隊、航空兵團等,共有各型艦艇約120艘,各型飛機約300架。

1938年7月上旬,日軍大本營頒布華中派遣軍新作戰序列:

華中派遣軍:司令官 畑俊六

第2集團軍:司令官 東久邇宮稔彥王

第3師: 師長 藤田進

第10師: 師長 筱畑義男

第13師: 師長 荻洲立兵

第16師: 師長 藤江惠輔

第11集團軍: 司令官 岡村寧次

第9師:師長 吉住良輔

第27師:師長 本間雅清

第101師:師長 伊東政喜

第106師:師長 松浦淳六郎

第6師:師長 稻葉四郎

直轄兵團

第116師:師長 清水喜重

第18師:師長 牛島貞雄

航空兵團 

主要戰場

波田支隊序戰

武漢會戰中兒童在宣傳獻金救國 波田支隊 ( 臺灣混成旅)由蕪湖溯江西進,中華民國二十七年(1938年)6月11日夜,波田支隊趁雨夜突襲安慶,川軍27集團軍楊森部作戰不力,一夜間就被逐出城外,蔣介石大怒,致電楊森,“輕棄名城,騰笑友邦”。要他反攻安慶,楊森回電,徐源泉的26集團軍檔不住日軍第六師團的攻擊,暴露了他的側背,他不得已才退出安慶,這事也就不了了之。

波田支隊在攻占安慶后,繼續搭乘海軍艦艇沿長江西進,6月下旬抵達了江防要塞馬當的封鎖線外。馬當要塞由德國軍事顧問設計,國軍經營了幾個月,耗資無數,堅固異常,是阻攔日本海軍的堅固堡壘,蔣介石對它寄于厚望,認為它至少能阻止日軍攻勢一個月左右。日本海軍首先試圖從江上打開通道,無奈水雷、沉船和人工暗礁太多,而且掃雷艇在守軍的炮火下也無法掃雷。見江上行不通,日軍就改為陸路迂回進攻,而馬當要塞附近守軍為李韞珩的16軍,兩周前,李韞珩不知哪根筋搭錯了,大敵當前竟然還辦了一個為期兩周的“抗日軍政大學”。6月24日,李韞珩還大肆鋪張地辦了一個隆重的結業典禮,邀請了16軍各級軍官和當地士紳參加。日軍肯定事先得到了這個情報,于是6月24日凌晨,在16軍的防地東流登陸成功,然后順利地攻下了既無準備,又無主官指揮的香山、香口等地。還好,防守馬當要塞長山核心陣地的海軍陸戰隊2大隊沒有派人參加結業典禮。在總隊長鮑長義的指揮下,2大隊頑強抵抗,打退了了波田支隊的三次大規模集團沖鋒。

鮑長義這邊打得昏天暗地,李韞珩那邊結業典禮則開得隆重得很,講完話之后又有用餐,喝得一塌糊涂。見16軍暫時指望不上,鮑長義趕緊發報給在武漢的老上司謝哲剛。謝哲剛一看電報,吃驚不小,立馬報告了蔣介石,同時還緊急請空軍出動。蔣介石看了謝哲剛送來的電報,更是大吃一驚,馬上打電話給在田家鎮視察的白崇禧,讓他想辦法。白崇禧很快就反應過來,看了一下地圖就馬上打電話到彭澤的167師,要師長薛蔚英立刻率部增援長山。這邊李韞珩和鮑長義通過電話后也反應過來了,這么巧也一個電話打到167師。薛蔚英一下子接到了兩個不一樣的命令,白崇禧命令他從公路火速馳援, 李韞珩 則叫他走小路。面對兩個不一樣的命令,薛蔚英想了很長時間,最后出于對老雜牌白副總長的鄙視,選擇了聽李韞珩的走小路。這邊鮑長義的2大隊在堅持了兩天后,傷亡已經過半,而且炮彈也打光了。為了避免全軍覆沒,2大隊不得不撤離陣地。日軍占領長山陣地后,16軍一度反擊,但很快就失敗了,連馬當炮臺也跟著丟了。

蔣介石見自己希望能守一個月的馬當竟然連一周都沒守到就丟了,連夜把九戰區司令長官陳誠叫過去罵了一頓。陳誠立馬命令16軍和49軍反攻馬當。日軍依托馬當堅固的一級國防戰備工事頑強抵抗,使國軍的進攻屢屢受挫、傷亡慘重,陳誠不得不命令停止進攻,退守彭澤。蔣介石對這個結果實在是太不滿意了,李韞珩被撤職查辦,薛蔚英被槍斃。

波田支隊在打退國軍反撲后,與來增援的106師團一起直撲彭澤,彭澤失守。見情況嚴重,陳誠嚴令駐扎湖口的李漢魂64軍反攻彭澤。經過一番拉據戰,日軍不但打退了李漢魂的進攻,還乘勢撲向了湖口,湖口陷落,64軍退往九江。占領湖口后,疲憊不堪的日軍休整了十幾天,22日繼續出發向下一個江防重鎮九江挺進。23日凌晨,日軍又故伎重演,冒雨潛入鄱陽湖,終于在姑塘以南的預11師登陸成功。守軍不知什么原因,日軍12點就已經登陸了,直到四點才報告上面呼叫增援,后面來援的顧家齊128師又是一支由湘西土著改編而成的,碰上日軍沒打幾下就被打得潰散而逃。穩固登陸場后,106師團在艦炮掩護下向縱深推進,配合正面進攻的波田支隊包圍九江。見整體態勢不利,張發奎命令第2兵團轉進,放棄九江,退往二線陣地金官橋一帶防守。

長江南岸作戰

中國軍隊 攻戰九江后,南岸的日軍兵分兩路,松浦的106師團則沿南潯路攻向德安。波田支隊和海軍陸戰隊搭乘海軍艦艇繼續沿江西進,攻擊下一個要點瑞昌;8月11日,在瑞昌東北的港口強行登陸成功,并擊破守軍 孫桐萱 的第12軍的反擊,向瑞昌進攻。第3集團軍在湯恩伯第32軍團增援下奮力抗擊。8月下旬,日第9師團也在在艦艇的護送下抵達瑞昌,前鋒第6旅團登陸后一路勢如破竹,連下鯉魚山、筆架山等要地,8月24日攻占瑞昌。占領瑞昌后, 丸山政男 的第6旅團本應該往西南攻擊,切斷粵漢鐵路,可是看到南潯路106和101師團竟然被薛岳的第1兵團打得寸步難進,覺得不可思議,一多事就殺了過來。丸山率部進入岷山山脈,直插南潯路正面守軍的背后。防守岷山的是川軍王陵基部是保安隊改編的,戰力薄弱,一觸即潰,薛岳還以為川軍謊報軍情,就命令74軍派一個團去驅趕岷山之敵,掩護南潯路正面守軍側背的安全。74軍派去的一個旅差點被包了餃子。151旅周志道立馬回過味來,一面率部隊邊打邊撤。王耀武接到報告也害怕151旅有什么不測,急忙率51師其它部隊前往支援,誰知51師一起上也不是對手。51師被打得節節后退,俞濟時這時終于搞清了敵人的兵力和番號,也急忙率74軍其它全部部隊趕往支援。但還是不支節節敗退。到9月3日,丸山支隊占領回馬嶺,南潯路正面守軍第4軍、64軍、18軍等部側背受威脅被迫撤退,退到下一道防線烏石門陣地繼續堅守。丸山來如狂潮的攻勢終于被頂住了。丸山旅團自己回瑞昌會合第9師團歸建和波田支隊繼續沿長江西進,同時以第27師團向箬溪方向進犯。第30集團軍和第18軍等部在瑞昌-武寧公路沿途地區逐次抗擊,相持月余,至10月5日,日軍第27師團攻占箬溪后,轉向西北進攻,18日陷湖北辛潭鋪(屬 陽新 ),向金牛(今屬 大冶 )方向進犯。在此期間,守軍第31集團軍和第32軍團等部在瑞昌以西地區節節抵抗沿長江西進的日軍,田家鎮對面的富池口要塞也因為18師師長李芳郴棄職潛逃,軍心動搖,于9月24日失陷,日本人終于打開了通向武漢的長江水路。第2兵團組織第6、第54、第75、第98軍和第26、第30軍團等部在陽新地區加強防御,戰至10月22日,陽新、大冶、 鄂城 (今鄂州)相繼失守,日軍第9師團和波田支隊向岳陽急進,以其截斷粵漢鐵路。

當西進日軍進攻瑞昌的同時,第106師團從九江沿南潯鐵路(南昌-九江)南犯。守軍第1兵團第29軍團李漢魂和歐震第4軍、李玉堂第8軍等部依托廬山兩側及南潯鐵路北段的有利地形進行頑強抗擊,日軍進攻受挫。只好轉攻70軍李覺的金官橋陣地,誰知的70軍依托廬山上的天險頑強抵抗,松浦的進攻又受挫了。岡村寧次命日軍第101師團從湖口橫渡鄱陽湖增援,突破第25軍王敬久防線,攻占星子,協同第106師團企圖攻占 德安 ,奪取南昌,以保障西進日軍的南側安全。第1兵團總司令薛岳以葉肇第66軍、俞濟時第74軍、第4、陳寶安第29軍等部協同第25軍在德安以北的隘口、馬回嶺地區與之激戰,雙方成膠著狀態。國軍擊傷日101師團長伊東政喜。

薛岳( 萬家嶺大捷指揮) 9月底,見南潯路進展如此慢,岡村急得要命。通過空中偵察他發現經過一個月的激戰,南潯路與瑞武路之間的防守間隙越來越大,這時派一支奇兵從這個縫隙穿過去突然出現在守軍的背后,那么南潯路正面20萬中國守軍就有可能被日軍的三個師團合圍。岡村親自為松浦籌劃了一切,他把106師團分成五部分,以便能隱蔽地穿過國軍防線的縫隙以及在受攻擊能相互支援。106師團正式開始行動,進至德安西面萬家嶺地區,因地圖失誤而迷路。被薛岳發現指揮第4、第66、第74軍等部從側后迂回,將其包圍。日軍第27師團一部增援,在萬家嶺西面白水街地區被第32軍等部擊退。國軍發起總攻,激戰三晝夜,多次擊敗日軍反撲。日軍為了挽回106師團全軍覆沒的敗局,向萬家嶺地區空投了200多名軍官,希望能恢復一線作戰部隊的指揮,但是沒有一個軍官活著見到106師團就被消滅。隨后薛岳組織全線攻擊,各部組成敢死隊,光著上身,沖入敵營,摸到穿著衣服的日軍就是一刀。日軍由于孤立無援,補給斷絕,戰至10日,日軍第106師團被殲3000余人,這是贛北地區主要作戰中殲敵最多的一役,史稱“萬家嶺大捷”。第106師團在連遭兩次殲滅性打擊之后已失去進攻能力,即在南潯路北段地區擔任守備任務,進行休整補充,原定與第101師團進攻南昌的任務被迫取消。萬家嶺大捷后,正當薛岳兵團重新部署之際,被阻于隘口以東的日軍第101師團不斷向德安以北隘口一帶實施小規模的攻擊,企圖牽制薛岳兵團的行動。武漢撤守以后,薛岳兵團主力向修水以南轉移,日軍乘虛向德安發動進攻。當時擔任德安城及附近地區防守的是第32軍的第139師(附第141師的第723團)。日步兵、炮兵、航空兵協同,猛攻德安城北的義峰山。第139師第716團團長柴敬忠陣亡。陣地失守,日軍攻入城內。第723團團長王啟明率所部堅守城內東南城區,與日軍進行巷戰,逐屋爭奪,寸土必爭,并組織反擊,一度將突入城內的日軍擊退,堅持戰斗3晝夜方奉令撤出。此事頗為當時輿論所稱頌,馮玉祥曾作詩贊之。

在整個贛北地區的作戰中,第1兵團較好地完成第九戰區所賦予的阻止日軍向南擴展的任務,不僅打破了日軍攻占武昌的企圖,而且給日軍第11軍的第106、第101師團以殲滅性打擊,為武漢會戰爭取了時間。

長江北岸作戰

民國二十七年(1938年)6月初,日軍 第六師團 從合肥南下;突破了徐源泉26集團軍的防御,13日攻占 桐城 后,轉向西南方向進攻,17日陷 潛山 。至7月初,日軍在江北占領太湖、 望江 以東,在江南占領江西 湖口 以東的長江沿岸地區。

7月24日, 侵華日軍第十一軍 第6師團在稻葉四郎指揮下從安徽潛山向太湖進攻,一路血戰,相繼突破第31、第68軍、84軍防線,先后攻占太湖、宿松、8月4日經過激烈的巷戰終于占領了廣濟的門戶黃梅。丟掉黃梅后,五戰區代理司令白崇禧立即指揮部隊反擊,但日軍據險死守,還施放大量毒氣,硬攻慘失慘重。見強攻不行,白崇禧就調部隊側擊日軍的后方,李品仙兵團收復太湖、潛山,切斷了日軍第6師團的陸上補給線和陸上退路,使稻葉處境艱難。白崇禧抓住機會,指揮正面對峙的28軍、84軍等部隊趁機猛攻,意圖全殲曾在南京大屠殺中犯下累累罪行的第6師團。這一回白崇禧的布局雖然高明,但還是低估了日軍的戰斗力。第6師團據險死守,同時施放大量毒氣,死撐硬頂渡過了難關。岡村也立刻派遣海軍在九江對面的小池開辟了補給通道,為第6師團被給彈藥和補充兵員。稻葉得到補充后,開始反攻,白崇禧雖然親臨前線督戰,但也于事無補。在日軍的猛攻下,28軍、68軍和84軍傷亡慘重,而且預備隊用盡,但還是無法扼止日軍的攻勢,被迫向廣濟撤退。日軍見守軍撤退,立馬尾隨追擊到了廣濟,在廣濟又是一番激烈的廝殺,國軍最后不支撤退,田家鎮的門戶廣濟失守。經過這場慘烈的戰斗,第6師團損失慘重,無力繼續進攻,在廣濟就地休整7天,并補充了新兵3200人后,兵員和裝備。

接著,稻葉第6師團先以一個旅團攻擊東界嶺,試圖單獨從公路西進,可是遇到頑強抵抗、屢屢碰壁,不得不回頭于9月15日派今村支隊從廣濟出發,開始來砸田家鎮的大門了。田家鎮是長江最重要的江防要塞,是屏障武漢的最重要的門戶,要是田家鎮丟了,武漢可以說得上是朝不保夕。對于如此重要的地方,國軍當然是重兵把守,第11軍團長李延年率第2軍駐守要塞,外圍覃聯芳84軍、 張義純 48軍和劉汝明68軍在外圍策應作戰。剛開始富池口還沒丟失,田家鎮只是遭到今村支隊的攻擊,壓力并不大。在天氣不好,日本空軍不能出動時,外圍的三個軍又不斷的圍攻今村支隊,使得稻葉兩次大規模增援今村支隊維持攻勢。9月24日富池口被沿江西上的波田支隊攻陷,29日國軍不得不從田家鎮撤退,長江的大門被撞開了。岡村寧次為了搶在日本第二軍前面搶占漢口,特別組織了快速縱隊,由36旅旅團長 牛島滿 率領長途奔襲,并期望能在武漢以北和第二軍會師以截斷五戰區大軍的退路。

大別山北作戰

戰場圖片 日本第2軍因為北邊的張鼓峰事件,行動晚了許久,直到8月22日,東久邇宮稔彥王才從合肥帶隊出發。8月27日,第2軍同時向大別山的門戶六安和霍山進攻。攻占六安、霍山后,第2軍兵分兩路。左路第13、16師團穿越大別山北麓直逼武漢,右路直搗羅山、信陽,迂回武漢。左路第13師團9月2日逼近葉家集,開始進攻富金山。富金山靠葉家集很近,在商六公路的南翼,在山上可以居高臨下地封鎖公路,日軍想繞過去都不行,沒辦法只好硬著頭皮進攻富金山了。守富金山的是宋希濂71軍的兩個師和原東北軍51軍的114師,由宋希濂統一指揮。宋希濂以他最精銳的德式師36師守中間的主陣地,原東北軍114師守左邊,右邊是88師。日軍進攻矛頭首先是直指中間36師的主陣地。日軍進攻模式可謂是千篇一律,先以飛機輪番轟炸,再以重炮集中轟擊,最后步兵沖鋒。富金山不算很險要,坡面根本就不怎么斜,但36師不愧是中央王牌,拼死據守,使日軍攻勢屢屢受挫,直到9月6日,日軍還在山腳下仰望山頂無可奈何地苦笑。見36師實在太硬,日軍沒辦法只好轉攻左翼的114師,同時使出了奇兵迂回后方的招數。這一回日軍的迂回部隊被88師發現了,被打了個伏擊,損失了400多人,不得不原路返回,真是偷雞不行蝕把米。同時正面進攻的部隊也被打退了。第13師團荻洲立兵真是沒有辦法了,只好向東久邇宮求援。9月11日,日軍的增援部隊16師團到達富金山,中國守軍因為奉行節節抵抗,避免決戰,所以防守的部隊一般是沒有援軍的,只有防守的時間限制,守到時間就可以撤了。面對增加一倍的日軍,宋希濂也沒有辦法,經過九日的激戰,守軍傷亡慘重,無力再戰,只好撤離陣地,轉移到沙窩、小界嶺一線陣地。日軍乘勝追擊國軍,連占葉家集和商城,逼近小界嶺防線。小界嶺防線是大別山北麓最后一道阻擋日軍的穩固防線,如被突破,日軍就將越過大別山山脈,沿公路一路順暢無阻地前進,國軍將無可以依托的有利地形來阻擊日軍。小界嶺防線由宋希濂的71軍、田鎮南的30軍和馮安邦的42軍來防守,其中71軍缺36師(36師富金山一役,只剩下800多人),孫連仲這一回讓富金山一役已經損失慘重的71和30軍來防守小界嶺防線的頭沙窩,比較完好的馮安邦42軍則獨自防守小界嶺防線的頭尾新店。守軍三個軍利用地形優勢,頂住了日軍一輪又一輪的猛攻,從9月18日一直打到10月下旬,第13和16師團終于突破了小界嶺防線,穿越了大別山,于10月25日占領麻城,可是這時國軍已經放棄武漢了。9月下旬,岡村寧次從空中偵察了解到薛岳第1兵團主力在瑞(昌)武(寧)路方面作戰,南潯鐵路與瑞武路之間的守軍兵力薄弱,出現空隙,便命令整補后初步恢復元氣的第106師團向西推進,企圖切斷南潯路與武寧路中國守軍間的聯系。第106師團接到岡村命令后迅速行動,10月2日,第106師團主力孤軍深入到了萬家嶺地區。10月5、6日兩日,第1兵團主力第74軍(即后來的號稱國民黨軍五大主力之一的整編第74師的前身)等部在長嶺、背溪街、張古山、獅子巖等處與日軍第106師團激戰。74軍第51師在師長王耀武指揮下,向日軍占據的長嶺北端和張古山制高點發起了數度攻擊,第305團團長張靈甫率一支精干的小部隊,從日軍疏于防范的后山絕壁上進攻,經過白刃格斗,占領張古山主陣地。激戰至10月9日,在中國軍隊的打擊下,日軍第106師團損失慘重,特別是日軍基層軍官傷亡慘重,華中派遣軍司令官俊六大將親自組織向萬家嶺地區空投了200多名聯隊長以下軍官,以加強力量,這在整個中國抗日戰爭中是絕無僅有的。經五晝夜反復爭奪,張靈甫帶傷堅持戰斗,終于牢牢控制該陣地。

日軍第2軍左路軍行程不暢,右路軍與之相比稍好一點,第3和第10師團猛攻固始,一番激戰后于占領該城。接著,兩個師團沿公路西進潢川,撞上了國軍一代名將張自忠。張自忠整整守了10天,比原來預定的守七天整整超了三天,最后還能在敵人面前安全撤退。日軍占領潢川后,直搗羅山、信陽,胡宗南的第1軍、46軍早已在那里嚴陣以待。胡宗南的第一軍是當時國軍裝備最好的,有邱清泉的坦克部隊(當時國軍唯一的坦克部隊)和彭孟緝的炮兵旅(當時最大的炮兵編制)。胡宗南坐擁國軍最好的裝備,用三個軍七個師與日軍已經血戰數次的兩個師團激戰20多天竟然還占下風,最后丟了信陽,李宗仁曾“電令胡宗南自信陽南撤,據守桐柏山、平靖關,以掩護鄂東大軍向西撤退。然胡氏不聽命令,竟將其全軍7個師向西移動,退保南陽,以致平漢路正面門戶洞開。武漢會戰打到了10月中間。

日軍突襲廣州

國軍戰機 外圍要點盡失,更要命的是,蔣介石沒想到這時日軍竟然還能分兵在廣東登陸,并很快于21日占領華南重要港口廣州。青島、上海等地陷落后,廣州就成了中國最重要的港口了,但與它的重要性相比,防守卻顯得很松懈,粵軍竟然被抽調半數去參加武漢會戰。誰知在武漢會戰國軍頑強抵抗,使得戰局進展緩慢,日軍大本營等不及了,迅速抽調三個師組成21軍,由 古莊干郎 大將統領,在海軍第5艦隊司令長官 鹽澤幸一 支援下,奇襲廣州。廣東這邊到是聽到一點風聲,廣東省長吳鐵城還向重慶作了報告,可是蔣介石居然以為這是日本人故意制造出來的“假”情報,試圖讓國軍從武漢戰場抽出兵力支援廣東。不給增加兵力也就算了,蔣介石竟然還發報讓余漢謀再調一個師去武漢戰場。10月11晚,日軍7萬多人,2.7萬匹馬在廣州大亞灣登陸成功,一路勢如破竹,連下淡水、惠州、博羅和增城,21日已經攻到廣州近郊。余漢謀的12集團軍僅僅10天就被日軍打敗,乃下令廣州守軍撤退,廣州于21日下午淪陷。廣州一失,粵漢鐵路被切斷,武漢就更不值得用重兵防守了,面對這種情況,蔣介石又吸取南京保衛戰的教訓,不做孤城困守,決定放棄武漢,10月25日棄守該城。日軍26日占領武昌、漢口。27日,占領漢陽,武漢保衛戰至此結束。

戰役結果

為保衛武漢,國民政府重新劃分戰區,制定戰略防御部署,將重點放在武漢外圍,從6月到10月底同日軍展開了一系列英勇的防御作戰,使敵在推進途中付出重大代價。在長江北岸,日軍在田家鎮要塞攻防戰中“戰死287人(內軍官7),負傷866人(內軍官15人),合計1150人,預料還要增加”。在長江南岸,在江西馬頭鎮要塞,中國守軍與敵惡戰8晝夜,予敵大量殺傷。

在富池口(今陽新 富池鎮 )要塞同日軍血戰近10天,多次擊退日軍進攻,最后,無恥的日寇竟向國軍施放毒氣才占領。在廬山南北,國軍與敵展開激戰,取得萬家嶺大捷,斃敵3000人,傷敵更多,俘虜30多人,繳獲輕重機槍50多挺、步槍1000多枝,軍馬100余匹。在大別山地區,國軍在富金山高地頑強阻擊日軍,予敵重創,殲敵1000余人,使日軍每個連平均減員到40人,營長一級的軍官也多有傷亡。同時,國軍利用大別山的險峻地形,巧妙阻擊日軍,激戰1個多月,致使日軍付出了戰死1000人,傷約3400人的代價才得以突破。在河南信陽,國軍持續阻擊日軍,殲敵2600人。

武漢會戰期間,中國空軍和海軍也積極參與了作戰。在蘇聯航空志愿大隊的配合下,中國空軍鏖戰長空,與日軍航空兵空中大戰7次,擊毀日機78架,炸沉日艦23艘,有力地支援了地面部隊的作戰。中國海軍在長江上也進行了激烈戰斗,在沿江要塞布置水雷,設置海岸炮,并擊沉日艦多艘,有力遲滯了日艦沿江進攻,取得了戰略上的成功。

由于國軍各處頑強、持續的阻擊,各路日軍在付出慘重代價后,遲至10月底才完成由東、南、北對武漢的三面包圍。然而,國軍從持久抗戰的戰略角度出發,未與敵決戰,而是從武漢地區撤退,保存了有生力量。

事件影響

武漢會戰歷時4個半月,以國軍主動撤出武漢而告結束。就戰役而言,日軍占領了武漢三鎮,并控制了中國的腹心地區,取得了勝利。但就戰略而言,則日本并未能實現其戰略企圖。日本大本營認為“只要攻占漢口、廣州,就能支配中國”,于是日本御前會議決定發動武漢會戰,迅速攻占武漢,以迫使中國政府屈服。為此還規定“集中國家力量,以在本年內達到戰爭目的”、“結束對中國的戰爭”。但是,中國政府既未因武漢、廣州的失守而屈服,日本的侵華戰爭也未因日軍占領武漢、廣州而結束。中國政府在武漢失守后聲明說:“一時之進退變化,絕不能動搖我國抗戰之決心”,“任何城市之得失,絕不能影響于抗戰之全局”;表示將“更哀戚、更堅忍、更踏實、更刻苦、更猛勇奮進”,戮力于全面、持久的抗戰。而在日軍已經占領的后方,大批的抗日人民武裝成長起來,大片的國土又被收復。用日軍自己的話說,日軍占領的“所謂治安恢復地區,實際上僅限于主要交通線兩側數公里地區之內”。因而可以這樣說:武漢會戰,不僅使日軍又遭到一次戰略性的失敗,而且成為日本由戰略進攻走向戰略保守的轉折點。主要表現在以下兩個方面:

速戰速決的戰略方針被徹底粉碎

由于國軍的堅強抗擊,日本動用了當時能夠集結的最大兵力(用于進攻的編制人員約25萬人,會戰期間曾補充四五次人員,投入的總兵力當在30萬人左右),發揮了陸、海、空裝備上的絕對優勢,苦戰4個半月,不但沒有殲滅國軍的主力部隊,沒有使國軍的抗戰意志和戰斗力有所減退,反而使日軍的有生力量遭到了嚴重的打擊。據日軍發表的統計資料,第11軍戰死4506,負傷17380人,第2軍戰死2300,負傷7600人,還有900病死的,連同海軍及陸海航空兵的傷亡人數,總計約3.55萬人。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軍令部根據各部隊戰斗詳報統計的日軍傷亡人數為25.6萬人。很顯然,日本發表的數字偏低,而軍令部發表的數字則偏高。武漢會戰以后,本來就感兵力不足的日軍,隨著戰線的延長,兵力益發感到不足,無力再組織像淞滬、徐州和武漢會戰這樣大規模的、以攻城略地為目標的戰略進攻,而被迫轉為戰略保守。這就使中國的抗戰由戰略防御階段發展為戰略相持階段,日本侵略軍則陷入了它自身所最不愿意進行的持久戰的泥淖之中,無法自拔,從而導致日本侵華政策的轉變:由軍事打擊為主、政治誘降為輔,改為以政治誘降為主、軍事打擊為輔;由以主要兵力進行正面戰場的作戰,改為轉移兵力進行敵后戰場的“治安”作戰。

日本國力因損耗過巨而開始急劇表面化

日本是一個島國,戰略物資缺乏,主要依賴輸入,而當時日本的經濟實力并不很強。據日軍戰史記載,“七七”事變時日本“儲備的黃金,包括發行紙幣的準備金,全部只不過十三億五千萬日元”;“而對日來說,對戰爭規模起著制約作用的,實際上還是它的黃金儲備量。它意味著日本的正幣儲備量從最初就限定了這場戰爭。日本發動了戰爭,卻又千方百計地“謀求早期解決”,為了維持侵華戰爭,“昭和十二年(1937年)從海外輸入的軍需物資總額達到九億六千萬日元”。到翌年的6月,為了進行武漢會戰,“連學校教練用的步槍都被收回”,用于裝備擴建的軍隊。更由于兵員的不斷增加,國內勞力、糧食、能源均感不足。武漢會戰結束后的1939年,日本軍費的支出已達61.56億日元,已遠遠超出了日本國家的儲備量,從而使“日本國力窮困急劇表面化”,已經失去了充分保障軍隊軍事物資供應的能力,從而“加重了中央統帥部首腦的痛苦和壓力”,以致其參謀總長和陸相自稱:“外強中干是我國今日的寫照,時間一長就維持不住了”。大致在武漢會戰之后,日軍的編制、裝備和部隊戰斗力,總的來看比會戰前有所下降。這也是日本不得不改變其政治和軍事戰略,企圖“以華制華”、“以戰養戰”的重要原因。

歷史評價

川軍名將楊森及參加武漢會戰 武漢會戰中中國廣大官兵總體上是英勇頑強的,曾大量殺傷日軍,并給日軍以重大打擊。但由于最高決策者及有些高級將領作戰指導上欠妥,以致在消耗敵人的同時過多地消耗了自己(陣亡將士人數,軍事委員會統計為254628人,加上負傷超過40萬),主要原因是戰役上單純地進行陣地防御,與日軍拼消耗。

中國幅員廣大,日軍可以回避我們的陣地設施,而日軍的慣用戰法就是迂回包圍,即使從陣地防御的角度來看,在作戰指導上也有不足與失誤:兵力分散,以連綿不斷的一線式陣地進行防御戰斗,而且逐次使用兵力,缺乏有力的戰略預備兵團;會戰過程中,經常處于被動地位,處處追隨在敵人行動之后,不少措施類似“挖肉補瘡”;在指揮體系上,受人事關系影響過大,許多兵力調配不是以作戰需要為依據,而是按派系及資歷任官,職務與所屬兵力不適應,造成“屋下架屋,床上疊床”的弊病;命令、報告的轉達,自軍事委員會至基本戰略單位的師,要經過戰區、兵團、集團軍、軍團、軍5個層次才能到達,難免貽誤戰機。

當時任第九戰區司令長官的陳誠,在其《私人回憶資料》中所寫《武漢會戰之教訓》比較符合實際。他認為:“①指導計劃固應按各時期情況適宜變更,但如變更頻繁,有使作戰軍不能追隨之苦。此次會戰中之最高指導即有此弊。②指導計劃須顧慮部隊現狀及實力,尤其在持久戰之基本原則上,其始終目的何在,似應預先計及,否則處處追隨敵人,對作戰試探性之處置,必難貫徹始終。例如此次武漢撤退時機,原來決定在8月底,后改為9月18日,又改為9月底、雙十節。直至10月20日,領袖尚在武漢。于是轉戰數月之殘破部隊不能不在金牛、保安線上竭力苦撐,以致以后轉移未能按照計劃實施,陷于潰退。③無訓練部隊絕對不能作戰。如此次王陵基部見敵即潰,致影響全局戰斗之處,實不勝舉。④對裝備優良之敵,以誘至山地決戰有利。因一到山地,則敵之優點即難發揮,結果與我相等,而我再以旺盛的精神臨之,必易成功。如萬家嶺之役是也。”

戰役紀念

雞公山武漢會戰歷史紀念館 雞公山武漢會戰歷史紀念館 , 位于 信陽市 雞公山風景區內。2008年11月,河南省文物局對信陽市雞公山風景區南崗花旗樓進行維修和重新布展,辟為武漢會戰歷史紀念館。花旗樓原為英國駐武漢商人柏爾恩1918年所建,因后轉售漢口美國花旗銀行而得名。1937年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 武漢行營 在雞公山征用此樓作為蔣介石的臨時行營,并就近修建了防空洞。1938年夏,蔣介石曾在此主持召開“中原會議”,分析日軍“長江躍進”的戰略,修訂保衛大武漢的計劃,部署武漢外圍對日作戰。

引用来源

中文名
武漢會戰
地點
安徽、河南、江西、湖北
時間
1938年6月11日-1938年10月27日
結果
日軍慘勝,戰爭轉入長期相持階段
交戰各方
中華民國,日本
各方兵力
國軍110萬人,日軍30萬
傷亡情況
國軍宣布40萬死傷,日軍宣布25.7萬死傷,100名蘇軍
指揮官
蔣介石陳誠畑俊六
影響
以傷亡40余萬的代價,斃傷日軍25.7余萬,大大消耗了日軍的有生力量,日軍雖然攻占了武漢,但其速戰速決,逼迫國民政府屈服以結束戰爭的戰略企圖并未達到
目的
日本大本營認為只要攻占漢口、廣州,就能支配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