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團大戰

戰爭戰役 | 八路軍與日軍在華北地區的戰役

百團大戰,是抗日戰爭時期, 八路軍 在華北敵后發動的一次大規模進攻和反“ 掃蕩 ”的戰役,由于參戰兵力達105個團 ,故稱“百團大戰”。百團大戰是 抗日戰爭 相持階段八路軍在華北地區發動的一次規模最大、持續時間最長的戰役。

百團大戰分為3個階段。1940年8月20日至1940年9月10日為第一階段,中心任務是摧毀正太路交通。1940年9月22日至1940年10月上旬為第二階段,主要任務是繼續破壞日軍的交通線,并摧毀日軍深入抗日根據地的主要據點。1940年10月上旬到1941年1月24日為第三階段,主要任務是反擊日軍的報復性“掃蕩”。

據八路軍總部1940年12月10日的統計,百團大戰僅前三個半月期間,進行大小戰斗共1824次,重擊了日 偽軍 的反動氣焰,有力地配合了國民黨軍 正面戰場 的作戰,極大地振奮了全國的抗戰信心。

戰役背景

世界格局

1940年4月9日, 德國 出兵占領 丹麥 ,突然襲擊 挪威 ,擊退英法遠征軍后,于6月10日占領挪威全境。5月10日德軍入侵 西歐 ,5月15日、28日,6月22日, 荷蘭比利時 、法國先后投降。英軍退出歐洲大陸,英國本土受到入侵的嚴重威脅。歐洲戰局刺激了日本迅速壓服中國以利下一步爭奪亞洲、太平洋地區霸權的欲望。5月10日,日本陸軍省制定了《以昭和15、16年為目標的處理中國問題策略》,并在5月18日召開的陸軍省、部首腦會議上正式通過。其要點是,在1940年底以前,進一步統一與加強政略、戰略和謀略,以全力迅速迫使國民黨蔣介石政權屈服。

滇緬公路 根據這一《策略》,日軍把重點放在對國民政府 的政治誘降上,對當時正在 香港 與國民黨秘密進行的“桐工作”寄予了極大期望,為配合“ 桐工作 ”,日本進一步加強了對中國的封鎖和軍事壓力。為切斷中國西南方面的國際交通運輸線,日本趁英法在歐戰中遭受嚴重失敗,在亞洲勢力減弱之機,進一步對英法施加壓力,威脅它們封鎖中緬、中越國際交通線。6月20日, 法國 同意全面封鎖中越邊境,準許日本軍事人員入越監視對華禁運情況。7月12日,英國通知日本同意關閉 滇緬公路 ,并于16日正式宣布:自7月18日起,3個月內禁止通過 緬甸 向中國運送軍械、彈藥、汽油、載重卡車及鐵路材料,香港亦同時禁運。英法的 綏靖政策 使處于抗戰困難的中國武器進口減少約51%。

國內背景

1939年冬以來,日軍推行“以鐵路為柱,公路為鏈,碉堡 為鎖”的“囚籠政策”。正太鐵路是日軍施行這一政策的重要支柱之一,日軍在鐵路沿線大小城鎮、車站和橋梁、隧道附近,均筑有堅固據點,各以數十至數百人的兵力守備,并派裝甲火車巡邏。鐵路兩側10至15公里的要點,筑有一線外圍據點。日軍稱正太鐵路沿線是“不可接近”的地區,用它隔絕八路軍總部、第129師活動的 太行抗日根據地晉察冀邊區 的聯系,并以它為依托進攻抗日根據地。

1939年底至1940年春,國民黨在華北挑起第一次反共高潮,向 山西新軍 和八路軍發動大規模軍事進攻,使日軍“囚籠政策”得以趁機推行,給抗日根據地造成嚴重困難。

在這種情況下,1940年春, 彭德懷 、左權、 劉伯承 、鄧小平和到太行山八路軍總部的 聶榮臻 討論確定破襲正太鐵路。1940年5月1日,日軍發動了 武漢會戰 以來規模最大的 棗宜會戰 ,在 廣東 方面發動了良口作戰,企圖對中國政府加強軍事壓力。在棗宜作戰中,日軍本無意于長期占領 宜昌 ,但受德軍6月14日占領法國首都巴黎的鼓舞,改變初衷,決定占領宜昌,以便直接威脅 重慶 ,動搖國民政府的抗戰意志。日軍航空兵 以宜昌為基地,使5月18日開始的日軍航空兵對大后方的戰略轟炸進一步升級。

日本全面加強對中國的經濟封鎖、軍事進攻和政治誘降,給抗戰增加了更大的困難,國民黨內一些人更加動搖,妥協投降危機空前嚴重。

為克服這一嚴重危機,中共中央在1940年7月7日發表的《中共中央為抗戰三周年紀念對時局宣言》中指出:日本“企圖用封鎖我國際交通線,向我正面進攻及舉行天空轟炸等加重壓力與加重困難的辦法,達到其分裂中國內部,逼迫中國投降之目的”,“現在是中國空前投降危險與空前抗戰困難的時期”,號召“全國應該加緊團結起來,克服這種危險與困難”。于是,八路軍總部決定把醞釀成熟的破襲正太路設想付諸實施,出擊敵后交通線,給敵華北方面軍以有力打擊,粉碎日本的企圖,以利全國局勢好轉。

戰役過程

戰役部署

彭德懷副總司令親臨前線指揮作戰。 1940年7月22日,八路軍總部向晉察冀軍區、第129、第120師下 達了《戰役預備命令》 ,同時上報中共中央軍委。《命令》在分析了國內外形勢的變化后規定直接參加正大線作戰的總兵力應不少于22個團,要求晉察冀軍區派出10個團 ,第129師派出8個團,第120師派出4至6個團,總部炮兵團大部、工兵一部也參戰;在其他鐵路配合作戰的兵力,由各區自行安排。

1940年8月8日,八路軍總部下達《戰役行動命令》,確定了戰役部署及作戰地域:晉察冀軍區以主力10個團破壞 正太鐵路 平定(不含)至石家莊段,重點破壞娘子關、平定段:對邊區周圍的北寧、津浦、德石、滄石、平漢等鐵路,應同時分派足夠部隊破襲之,阻擊可能向正太鐵路增援之敵。

第129師以主力8個團,附總部炮兵團1個營,破擊平定(含)至榆次段,重點破壞陽泉、張凈段;對根據地周圍的平漢、德石、同蒲、白晉鐵路及邯大、臨屯公路,應同時分派足夠部隊破襲;對平遼公路應派有力部隊積極活動。

第120師應破襲平遙以北同蒲鐵路及汾離公路;破襲同蒲鐵路部署應以重兵置于陽曲南北 ,阻敵向正太路增援,并力求以約兩個團進至榆次南北地區,配合第129師作戰;對晉西北腹地內各個敵據點與交通線,應分派部隊積極破襲。

總部特務團集結于下良、西營地區待命。戰役統一由八路軍總部指揮,戰役發起時間為8月20日。

百家垴--“百團大戰”彭德懷指揮所舊址。 上述三大集團根據總部命令,重點對正大路和同蒲路北段沿線的敵情、地形、工事和居民等情況進行了偵察和調查,在此基礎上,確定了本集團的作戰部 署,并秘密調集部隊,組織參戰部隊進行短期的攻堅和破路訓練,準備物資器材,進行戰前動員。地方政府大力組織動員群眾,準備各項支前工作。

晉察冀軍區于7月27日發出作戰命令,作出初步部署,并令軍區副參謀長 唐延杰 率偵察人員前往正太路附近偵察。8月15日下午,軍區在吊兒村召開主攻方面(正太路東段)作戰會議,確定抽調8個步兵團、1個騎兵團又兩個騎兵營、3個炮兵連、1個工兵連和5個游擊支隊,組成3支主力縱隊(即右縱隊、中央縱隊、左縱隊)、1支鉗制部隊和總預備隊,擔任正太鐵路作戰任務。同時,對 平漢鐵路 高碑店至石家莊(不含)段、 北寧鐵路 平津段、津浦鐵路泊頭鎮至唐官屯段也作了破襲部署,要求必須切斷上述日軍交通線,保證主攻方面作戰的順利進行。此外,還部署第2、第5、第8軍分區部隊,分別在同蒲鐵路北段、雁北地區及 津浦鐵路 沿線進行鉗制活動。

第129師于7月22日下達了準備進行正太戰役的指示,指定8個團參戰,要求參戰部隊作好準備。8月18日,在 和順縣 石拐鎮師前進指揮所召集作戰會議,傳達了本師《關于正大戰役的作戰命令》。

百團大戰作戰圖 第120師決定抽調20個團,重點破擊太原以 北同蒲鐵路和忻靜、汾離公路,配合正太線作戰。

初期直接參加正太鐵路破擊作戰總兵力約20個團,配合作戰的兵力遠遠超出此數。正太鐵路是華北日軍的重要交通命脈。破襲正太鐵路,日軍心然由平漢、同蒲路東西兩面反撲。為了阻敵增援,鉗制華北日軍兵力的機動,相機展開廣泛的破襲,收復敵占據點,于是形成了八路軍百余團參加正太戰役或配合正太戰役的局面。

1940年下半年,日軍華北方面軍約有27萬人,華北偽軍約14萬人(含 蘇北 )。駐正太鐵路沿線及其附近地區的有獨立混成第4旅(駐娘子關及其以西,司令部駐陽泉)、第8旅(娘子關以東,司令部駐石家莊)、第9旅(太原附近地區)。百團大戰之前,日本中國派遣軍于7月20日從華北抽調了6個步兵營和1個山炮營到 武漢 ,增強第11集團軍對該地區的守備,其中有獨立混成第4、第9旅的部隊。加之獨立混成第8旅主力在冀中“掃蕩”,因此正太鐵路沿線日軍兵力相對減少。

戰役經過

百團大戰經歷了兩個主動進攻階段和一個反“掃蕩”階段。

1.第一階段 (1940年8月20日至1940年9月10日)

破擊娘子關之鐵路 第一階段為時20天,中心任務是破壞日軍 交通,重點摧毀正太路。前10天,晉察冀軍區、第129師主要是破擊正太路;后10天,日軍反撲,八路軍撤出正太路,晉察冀軍區轉而出擊正太路以北盂縣地區,第129師打擊前出“掃蕩”的日軍,第120師在晉西北配合作戰。

1940年8月20日,八路軍冒雨通過山谷河流,避開日軍外圍據點,直接運動到正太路兩側,當晚向正太路全線突然發起攻擊,奇襲成功。

晉察冀軍區右縱隊(轄第5、第19團)負責破擊正太鐵路娘子關至亂柳段。20日20時,晉察冀軍區右縱隊主攻部隊第5團一部首先潛入 娘子關村 ,殲滅村內偽軍,黎明攻克娘子關,隨后主力部隊掩護工兵,大量破壞敵工事,并將關東鐵路橋炸毀,隨后主動撤離娘子關。

八路軍郭天民、劉道生部隊占領娘子關。(沙飛攝) 1940年8月20日晚,第5團第1營第1連襲入磨河灘,遭到日軍反 擊,21日拂曉撤出車站。當晚第1連渡過棉河,攻入車站。敵退入營房抵抗。磨河灘日軍有近1000人憑堅固守,值天降大雨,棉河水漲,不能徒涉,第1連遂搶占車站西面村莊固守。22日下午,日軍400多人開始反擊,第5團主力在棉河北岸向敵實施火力襲擊。第1連在殲敵50余人后,撤出戰斗。第19團曾攻入巨城和移穰車站。

1940年8月23日,第5團再次攻占娘子關,并炸毀娘子關以東石橋,破壞了程家隴底、磨河灘之間的鐵路。當晚第19團再次攻入移穰車站,炸毀水塔、鐵路。

進攻井陘礦煤礦(沙飛攝) 1940年8月24至27日,右縱隊炸毀了巖會附近的幾座座石橋及木橋。在右縱隊大力破襲下,從25日起,正太路娘子關至亂柳段日軍交通完全斷絕,日軍各據點各自為戰。晉察冀軍區中央縱隊(轄第2、第3、第16團),負責破襲正太路娘子關至微水段和井陘煤礦。

1940年8月20日夜,第3團對井陘煤礦的崗頭老礦和東王舍新礦同時發起攻擊。第1營在礦工幫助下迅速攻入新礦,殲敵警備隊一部,殘敵躲入碉堡死守。第2天下午,全殲守敵。隨后將礦區重要建筑全部炸毀,搬走大部物資,使其半年以上不能恢復生產。第3團奪取了賈莊、南正日軍據點,破壞了南正至微水間鐵路。第2團攻占乏驢嶺鐵橋東端堡壘,掩護工兵將鐵橋炸毀一段,并一度占領蔡莊日軍據點。第16團第2營于20日夜攻入北峪,將守敵大部殲滅,21日掩護工兵破壞北峪石橋;其他各部攻占地都,并將南峪守敵大部殲滅。24日,中央縱隊偵知井陘縣城已有日軍1000余人,南峪、地都也有大批日軍增援,乃決定以一部監視和襲擾鐵路沿線之敵,主力集結于機動位置待機。

左縱隊(轄冀中警備旅第2團、軍區特務團、平井獲支隊)負責破襲微水至石家莊段。20日夜,平井獲支隊襲擊巖峰,爆破鐵路;特務團掩護群眾破壞巖峰至威州電線、公路。22日夜,特務團攻擊上安車站。

1940年8月23日夜,警備旅第2團攻入頭泉車站,奪下堡壘2個,隨后撤出鐵路沿線。25日至27日,連續出擊,破擊平山、獲鹿、微水、巖峰間公路。

第129師負責破襲正太路西段。該段有日軍獨立混成第4旅司令部駐地、煤礦基地陽泉,并有榆次方面獨立混成第9旅的策應。第129師左翼破擊隊轄第386旅第16團、決死第1縱隊第38、第25團等部,負責破襲正太路壽陽、榆次段。

《將軍與孤女》(沙飛攝) 1940年8月20日20時總攻發起后,第16團5個連進攻蘆家莊車站,連克碉堡4座。第16團向榆次游擊的2個連配合工兵炸毀蘆家莊至段廷之間的所有橋梁。第38團突然襲擊攻占上湖、和尚足2個車站。第25團攻克馬首車站,日軍逃向壽陽。第129師右翼破擊隊由新編第10旅第28、第30團等部組成,任務是破擊正太路陽泉至壽陽段。

1940年8月20日晚總攻發起后,第28團兵分三路,攻擊狼峪、張凈、芹泉車站;第30團向桑掌、燕子溝進攻。當晚攻占桑掌,并將該處大橋破壞。21日占領 燕子溝 ,炸毀2兩座鐵橋。到23日,又攻克狼峪、芹泉等據點。在此期間,右翼隊還攻克了坡頭、辛莊、賽魚、鐵爐溝、小莊、張莊等車站和據點。

1940年,百團大戰期間,中國軍民夜間合力掀翻枕木和鐵軌。 第129師總預備隊第772團于8月22日、25日2次強襲平 定西南冶西之敵,終于將敵大部殲滅,占領冶西。落摩寺日軍被第769團圍困10天,到8月31日全部就殲。

至此,正太鐵路西段除壽陽等少數據點外,均為第129師所控制。由于部隊攻擊猛烈,正大路西段日軍數日內聯絡中斷,各據點日軍在被攻擊圍困之中,迅速被殲。第129師動員組織民眾,采用搬拆、爆破、火燒、水淹等方法,破壞鐵路、車站及其附屬設施。為掩護師破襲作戰,戰役開始時,第129師即以總預備隊的第14團占領獅垴山。敵獨立混成第4旅力從8月21日上午起,集中陽泉日軍,并武裝日本僑民,連日出犯獅垴山。敵兵力由200余人增至600余人,在約20架次飛機轟炸掃射和施放毒劑的支援下,連續進行反撲。第129師總預備隊戰至25日,先后打退敵多次進攻。

1940年8月26日,日軍進一步增兵,繼續向獅垴山反撲。第14團在堅守6晝夜、殲敵400余人后,主動撤出獅垴山主峰,繼續以小分隊鉗制日軍,主力轉移執行新的破路任務。

八路軍和游擊隊配合破襲日軍的交通運輸線 在正太線破襲戰取得重大勝利,第一步戰役目標基本實現, 該線日軍增強力量,頻繁向破襲部隊反撲,山西南部日軍第36、第37、第41師也準備北援正太路的情況下,八路軍總部于26日下達了第二步行動方案,為給第二步行動創造有利條件,八路軍總部于27日、29日一再強調繼續破路和集中優勢兵力殲滅出犯或增援的1個營以下的日軍部隊。根據指示,晉察冀軍區27日命今右縱隊繼續破路1、2天。第129師除以部分兵力監視各據點日軍外,主力每日輪班破路。在第129師連續破襲下,正太路西段除壽陽、陽泉等少數城鎮外,基本被破壞,交通斷絕。

1940年9月2日,八路軍總部命令:從3日起結束正太戰役;各集團按8月26日命令的第二步行動方針轉移兵力,乘正太路遭破壞后,敵不能轉移兵力的有利時機,完成第二步計劃的任務。晉察冀軍區按照總部26日命令,組織進行盂北戰役。第129師由于日軍主力反擊,轉入打擊出犯日軍的作戰,對進擊和遼公路,收復和、遼兩城的任務,留待下階段完成。

八路軍戰士破路割電線 1940年9月2日起,晉察冀軍區部署新的戰役行動,以第2、第5、第16、第19團參 加主要方向作戰,立即向盂縣和 壽陽 以北出動,收復該地區內的敵據點。

由于正太線的破襲戰,使 盂縣 以北日軍主力南調增援,守備兵力減弱,各據點已感到恐慌,晉察冀軍區部隊展開銳猛攻勢后,不少據點守軍開始動搖,9月5日下午,下社日軍在上社日軍接應下,退到上社,與上社日軍一同連夜向盂縣方向逃跑。9月5日晚,第19團趕到上社附近后,即與第2軍分區特務營向逃敵展開追擊。此時,第19團進至 神泉 、普田地區的第1營截斷了日軍退向盂縣的道路。6日9時,將該敵包圍于 興道村 。經5小時激戰,殲其大部,殘敵80余東逃羅里掌山,復陷于第19、第5、第16團包圍之中。9日夜,日軍大半被殲,40余人趁濃霧突圍,逃進盂縣城。第2團第3營于7日占領西煙村,8日夜沖入日軍據守的土寨,日軍大肆放毒,突擊部隊全部中毒后退出,雙方各傷亡20余人。9日、10日繼續圍困。11日,西煙日軍在盂縣日軍200余人接應下,逃回盂縣。

八路軍破襲正太線鐵路 9月4日,日軍抽調2 000余人增援盂縣地區,開始反撲。9月10日, 晉察冀軍區 命令第19、第5團留盂縣以東以北地區待命,準備配合第129、第120師行動;其余各團向根據地東部、東北部轉移,準備執行新任務。

八路軍爆破正太路桑掌大鐵橋 為了鉗制正太線方面八路軍的破襲作戰,日軍糾集獨立混成第4旅4個步兵營(配屬第36師以1個步兵營為基干的支隊)、獨立混成第9旅3個步兵營(配屬第36、第41師均以1個步兵營為基干的支隊各1個)等部,向第129師實施反擊。8月30日,獨立混成第9旅自 太谷 、榆社之間地區,9月1日,獨立混成第4旅自平定、和順、遼縣,榆社一帶相互策應推進,以松塔、安豐、馬坊地區為中心合擊第129師。在日軍主力轉取反攻的形勢下,第129師各路破擊隊即由破擊作戰轉入打擊出犯日軍的作戰。左 翼隊連日在高坪、道坪、紅凹、中蘭、卷峪溝地區予敵打擊。特別是卷峪溝約15個小時的阻擊戰,斃傷敵200余人,掩護師指揮機關、后勤部門及右翼隊的轉移,戰斗后左翼隊亦安全轉移到外線。

八路軍炸毀鐵路橋 1940年9月6日,左翼隊、第772團將太谷出犯之日軍500多人包圍于榆社西北的雙峰地區,激戰一晝夜,殲敵400余。第385旅于6日于張建設伏,重創向遼縣撤退的日軍。右翼隊于9月3日離開正太線向根據地轉移,曾在平定以西打擊陽泉出擾日軍,消滅日軍100余人。隨后,部隊即行分散,展開游擊戰。至9月15日,第129師粉碎了日軍萬余兵力的連續反擊。

第120師為配合正太路破襲戰,從8月20日20時開始,對同蒲鐵路和晉西北主要公路展開大規模的破擊,攻取敵鐵路公路線上的據點。

康家會是忻靜公路上日軍最大的據點,駐有日偽軍50余人,其東北石神有敵30人,西南利潤有敵10余人,靜樂有敵100余人。第358旅以第4團1個營進攻康家會,2個營在康家會以東的炭窯溝、青龍莊間設伏準備殲滅石神增援之敵;以第716團在康家會以西的硯灣設伏,準備殲滅利潤、靜樂增援之敵。8月21日零時30分,第4團第2營向康家會發起攻擊,拂曉時將守敵全殲。由靜樂乘2輛汽車增援的日軍40人被第716團殲滅,由石神增援之敵也大部被殲。

正太路東段大破襲(沙飛攝) 為擴張戰果,第358旅以第4、第716團各一部強襲豐潤,其余部隊負責打援,8月25日晨將豐潤山上碉堡攻占。正組織火力準備攻擊猬集山下大廟內的日軍時,敵增援部隊趕到,攻擊部隊遂撤出戰斗。

第120師獨1旅于8月23日開始行動,第715團曾先后2次襲擊寨子村,同時襲擊嵐縣。第2團破壞峪口至圪洞公路數里,又在班家莊以西山地伏擊日軍,并連襲石門鄢、寺圪塔敵據點。8月31日凌晨,獨2旅第714團猛襲寧武、朔縣間陽方口,燒毀了車站,切斷了同蒲鐵路,戰斗斃傷敵120余人,俘日軍2人、偽軍32人。暫1師一度襲入五寨;決死第2、第4縱隊切斷了汾離公路,并一度襲入汾陽以西的王家池;第359旅第717團多次擊退柳林出擾之敵。

第120師在晉西北先后作戰180多次,殲日偽軍800余人,攻克康家會、陽方口、平社、龍泉等敵車站和據點,一度切斷了同蒲鐵路北段以及忻靜、太汾、汾離公路敵軍交通線,鉗制了日軍大量兵力,使其難以增援正太路,有力地支援了第129師、晉察冀軍區方面的作戰。百團大戰第一階段大體上在9月10日結束。

2.第二階段(1940年9月22日至1940年10月上旬)

中共中央1940年9月10日指示:“根據中央七七宣言與七七決定,我八路軍新四軍全部力量,在目前加強團結時期,應集中其主要注意力于打擊日軍,應仿照華北百團戰役先例,在山東及華中組織一次至幾次有計劃的大規模的對敵進攻行動,在華北則應擴大百團戰役行動到那些尚未遭受打擊的日軍方面去,用以縮小敵占區,擴大根據地,打通封鎖線,提高戰斗力”,“擊敵和友是目前軍事行動的總方針。”

1940年9月16日,總部下達了百團大戰第二階段作戰命令,指示第二階段作戰目的是擴大戰果;作戰基本方針是繼續破壞日軍交通,摧毀深入根據地的某些據點。

百團大戰第二階段,晉察冀軍區主要進行了淶靈戰役,第129師主要進行了 榆遼戰役 ,第120師主要破擊了同蒲路。

• 淶靈戰役

八路軍的重機槍戰斗陣地 日軍駐蒙軍占領的 淶源 、靈丘地區,深入晉察冀邊 區西北部。駐淶源、靈丘及其附近的是日軍獨立混成第2旅、第26師各一部,共1500余人,另有偽軍1000余人。日軍受到第一階段打擊后,各據點紛紛增加兵力(其中淶源城已增到500人左右),增修加固工事,儲備糧彈。

晉察冀軍區決定調集部隊,組織淶靈戰役。

1940年9月22日22時,淶靈戰役開始,右翼隊向淶源縣城及其周圍據點發起猛烈攻擊。經一夜激戰,奪占東、西、南關,日軍退入城內。

百團大戰第二階段,淶靈戰役三甲村戰斗后,被俘的日偽軍及家屬。 1940年9月23日當夜,第2團在第1團1個營及炮兵配合下,猛攻淶源城東10公里處淶(源)易(縣)公路上的敵重要據點三甲村,殲敵大部,將其占領。同時,第3團向淶源城東北東團堡發起猛攻,至24日夜,攻克該村周圍全部堡壘,將殘敵壓迫于村中數間房屋死守。25日,敵將據點庫存武器、物資、糧食全部燒毀,準備突圍。攻擊部隊再度向敵猛攻,殘敵突圍無望,投火自焚。

1940年9月26日,右翼隊其他部隊和平西軍分區第9團也連克桃花堡、白樂堡、吉家莊、辛莊、北口、下北頭、白石口、中莊、王喜洞、劉家嘴、張家峪、北石佛、金家井等13個據點。戰役發起的第2天,日軍開始由 張家口 等地南援,由于破路不徹底,日軍推進迅速。

1940年9月28日中午,日偽軍3000余人搭乘汽車,在坦克20輛、飛機4架的掩護下,進抵淶源城。在這種情況下,右翼隊已難開展有利的攻勢,晉察冀軍區乃決心轉移攻勢于靈丘地區,第一步掃除靈丘、渾源間敵據點,第二步奪取大營東南至神堂堡一線及大營、沙河以北山地內敵據點。10月2日,晉察冀軍區命令右翼隊主力集結淶源以東及東南地區整理,一部監視鉗制淶源之敵,另以第1、第2團歸左翼隊指揮,加入左翼隊作戰。

1940年10月8日夜,第1團第1營乘南坡頭日軍一部出動襲擊第2團之機,向南坡頭發起進攻,一舉襲入敵陣,殲敵大部,殘敵逃竄。同時,第6團第1營攻克搶風嶺,青磁窯日軍望風而逃,9日夜,第6團第3營攻擊了金峰店。此外,向靈丘、廣靈間出擊的第26團8日夜曾一度攻入黃臺寺。

1940年10月9日,晉察冀軍區發覺第1軍分區《抗敵報》第35期9月22日社論無意中將百團大戰第二階段企圖泄露。這時, 靈丘 方面,渾源、廣靈日軍1300余人南援,開始反撲。淶源、易縣、保定、 望都定縣 、完縣、唐縣、曲陽、 五臺 等地,日軍正集結兵力,準備糧彈。淶靈戰役持續18天,共斃傷日偽軍1000余人,俘日軍49人、偽軍237人,八路軍傷亡1419人。

八路軍騎兵跨過正太路出擊。(沙飛攝) 為策應淶靈戰役,冀中軍區在破襲滄石、德石、北寧、津浦 鐵路的同時,于10月1日至20日進行了任(丘)河(間)大(城)肅(寧)戰役。百團大戰發起后,冀中日軍一部西援,大部被束縛在重要交通線上,冀中內地守備較弱。

冀中軍區決定以第18、第23、第30團等部計10個營,共8500余人,編為左翼隊、中央隊 、右翼隊進入這個地區作戰。計劃首先以兩翼部隊鉗制日軍,吸引日軍于任河大肅中心區以外,爾后以中央隊突入中心區,打開局面。

1940年10月1日戰役開始。左翼隊(第18團)進入 潴龍河 以東,河間、 任丘 以西地區,2日至6日,連續攻克連家莊、東固賢、良村。7日夜,玉皇廟、豐樂堡、劉善寺各據點日軍望風逃竄。右翼隊(第30團)4個營進入大城以東、子牙河以東地區活動,至7日,連克李民居、鄧莊子、石疙疽、西劉莊、臧莊子、陳村等據點,并大舉破路挖溝。中央隊(第23團)2個營北渡 滹沱河 ,10月1日,伏擊由商家林出動搶糧的日軍100余人,殲敵90余人,繳獲全部武器。9日,在白馬堂伏擊由留各莊到里坦之敵,全殲日偽20人。

1940年10月15至20日,進行以子牙河東西兩岸為重點的第二期作戰,在 任河 大肅中心區,只留小部隊堅持。中央隊19日夜攻克半截河據點,破壞其附近的古洋河上的橋梁。右翼隊面臨敵情嚴重,無力采取大的行動。左翼隊16日夜克大曲堤、任丘石門橋,18日又克王盤敵據點。

任河大肅戰役,斃傷日軍805人、偽軍322人、俘日軍3人、偽軍326人,攻克據點29個,冀中軍區部隊傷亡573人。此役鉗制了日軍的兵力,有力地配合了 淶靈戰役

• 榆遼戰役

1940年9月24日,三八六旅突破榆社城垣。陽泉 經平定、和順、遼縣到榆社的公路,是日軍突入太行 根據地最深的一條公路。日軍企圖將該路向西南延伸,經武鄉與白晉鐵路相連,以達到分割大行區,靈活調動正太、白晉兩線兵力的目的。其中榆遼段長45公里,沿線有榆社、沿壁、王景、管頭、鋪上、小嶺底、石匣、遼縣等8個據點,由日軍獨立混成第4旅第13營守備。

1940年9月22日,八路軍第129師下達榆遼戰役基本命令,決定以突然襲擊手段消滅榆社至小嶺底之敵,收復據點摧毀公路,并乘勢向遼縣進展,相機收復遼縣。

八路軍攻克淶源東田堡 1940年 9月23日夜,攻堅作戰開始。24日,左翼隊攻克沿壁、王景,右翼隊攻克鋪上、小嶺底。至25日,榆社具城也被攻克,小嶺底至榆社一線只剩管頭據點之敵仍在頑抗。同時,平遼支隊積極活動,攻占遼縣以北寒王鎮;沁北支隊積極破路,頻繁出擊,使 武鄉 、白晉路日軍受到鉗制。26日,第129師令右翼隊以一部繼續圍攻管頭之敵,主力和左翼隊東移,乘勝收復遼縣并消滅可能援遼之敵。27日拂曉,右翼隊進攻遼縣以西石匣,當夜將其占領。左翼隊28日進抵馬廄附近,準備當晚進攻遼縣。這時,和順、武鄉日軍分別向 遼縣 、管頭增援。八路軍總部命令停止進攻遼縣,以一部鉗制和順南下之敵,主力轉移至紅崖頭、關帝垴地區,準備殲滅武鄉東援之敵。第129師遵令轉移兵力,同時猛攻管頭,在29日24時將其攻克。

1940年30日9時左右,左翼隊趕到 紅崖頭 以南山地,右翼隊尚未到達預伏地區。武鄉日軍600余人正越過預伏地區,其先頭與右翼隊遭遇。左翼隊迅速向日軍的后尾、側翼同時展開攻擊,日軍在飛機8架掩護下,占領高地頑抗。戰斗持續了兩天一夜,雙方傷亡慘重。

1940年10月1日黃昏,遼縣西援日軍500余人突破右翼隊阻擊,逼近左翼隊指揮所附近,左翼隊奉命撤出戰斗。同日,八路軍總部鑒于遼縣、武鄉日軍會合,陽泉南援日軍1000余人已抵遼縣以北的寒王鎮,第129師相當疲勞,傷亡較大,判斷增援遼、榆地區的日軍可能趁勢“掃蕩”太北地區,乃決定結束榆遼戰役。

• 破擊同蒲鐵路

1940年9月12日,第120師下達了同蒲鐵路北段行動計劃,決心從9月20日開始破擊同蒲鐵路寧武、忻縣段(重點在寧武、大牛店之間)。

1940年9月14日,第358旅從根據地 婁煩 以西地區出發,北越靜樂、嵐縣公路,16日到達馬家溝集結。該旅以第3支隊(轄第7、第8團、特務營)襲擊頭馬營。

1940年9月18日24時,第3支隊以特務營向頭馬營發起攻擊,以第7、第8團打援。戰斗至翌日晨,寧化堡日軍40余人增援頭馬營,行至山寨村被打援部隊包圍殲滅。20日,羊圈嶺日軍約200余人前出至里鄢村企圖反撲。該旅第716團于當日14時向里鄢村之敵發起攻擊,次日拂曉,該敵惟恐被殲,逃回羊圈嶺。

獨1旅于9月16日夜東渡 汾河 。18日得悉,羊圈嶺日軍400余人襲擊雁北支隊撲空后返回上莊,乃決心圍殲該敵。遂于18日13時向該敵發起攻擊,激戰至19日凌晨,旅主力撤出戰斗執行破擊任務,殘敵向羊圈嶺退去。這次戰斗,獨1旅傷亡105人,斃傷日軍約200人。各部隊擊破阻擾之敵后,即投入對 同蒲鐵路 的破擊作戰。

1940年9月22日晚,第358旅第4團(附師屬工兵連)、師特務團前出到段家嶺、軒崗間破壞同蒲鐵路數段。與此同時,第2團襲擊奇村,第715團襲擊忻口、樓板寨。23晚,第2團破壞忻口以南鐵路,第715團破壞忻口以北鐵路。25日夜,第715團再次破壞了大牛店、軒崗段鐵路。獨2旅也于朔縣、寧武間破壞鐵路數段。第120師經過6天的破擊作戰,使同蒲鐵路交通再次中斷。

3. 第三階段(1940年10月6日至1941年1月24日)

日軍在華北的廣大地區連續遭到八路軍兩次大規模攻勢的打擊,為防止局勢繼續惡化,盡快穩住占領區,遂調集重兵,從10月6日起,先后對華北各抗日根據地進行報復“掃蕩”,企圖趁八路軍連續作戰來不及休整之機,打擊八路軍主力 ,毀滅抗日根據地。

在榆遼戰役結束的10月1日,八路軍總部在給各大區的指示中,就指出增援遼、榆之敵可能順勢“掃蕩”太北地區,各部應有相應的準備。

1940年10月19日,八路軍總部下達了反“掃蕩”作戰計劃,據此各地區軍民展開了反“掃蕩”作戰。

• 晉東南反“掃蕩”

1940年,獅腦山大戰中八路軍的機槍陣地 日軍第1集團軍為打擊第129師主力,毀滅抗日根據地,從10月6日至12月5日,先后“掃蕩”晉東南的太行、太岳區。第129師來不及休整補充,即投入反“掃蕩”作戰。太行地區10月6日,冀西武安敵800余人,開始“掃蕩”陽邑一帶。11日,日軍獨立混成第4旅一部從遼縣、武鄉出發,第36師一部從潞城、襄垣出發,共3000余人,南北策應,“掃蕩”榆、遼、武之間的 濁漳河 兩岸地區,合圍“清剿”榆遼公路以南,14日自洪水、蟠龍、西營一線東犯東田、左會地區。八路軍第385、第386旅,決死第1縱隊等部,在內線節節阻擊進犯之敵,新10旅在外線作戰。15日上午新10旅2個團在和遼公路弓家溝伏擊敵汽車運輸隊,毀敵汽車40多輛,殲滅押車日軍100余人。17日,“掃蕩”之敵分途退去。

八路軍野戰政治部主任羅瑞卿(右二)等在關家垴戰場 1940年10月20日,日軍第36師及獨立混成第4旅等部近萬人,分由 武安 、遼縣、武鄉、 潞城 等地出發,“掃蕩” 清漳河 東西地區,重點指向 中共中央北方局 、八路軍總部機關及第129師師直、晉冀豫邊區黨政機關所在地的麻田、左會間地區及涉縣、偏城一帶。日軍進入合擊地區后,連續數日實行“清剿”和燒殺。26日,日軍開始回撤,回撤的路上實行分區“掃蕩”。根據地受到嚴重破壞和摧殘。

1940年10月29日,“掃蕩” 黃煙洞 之敵第36師一部500余人,輜重民夫400余人,經左會進到蟠龍以東的關家垴,準備返回武鄉。當日13時,八路軍總部令第129師集中主力殲滅該敵。當日夜,第129師以第385、第386旅主力,新10旅及決死第1縱隊各一部,將該敵包圍于關家垴,擬于次日4時發起總攻。被圍之敵除緊急構筑工事外,趁夜暗襲占了關家垴西南的鳳坑頂高地,以兩處制高點,互為犄角,固守頑抗。第129師按原定計劃向關家垴之敵發起進攻,并分兵一部奪取鳳垴頂。第129師部隊迅速突破敵防御,將其壓縮于狹小地區,展開白刃搏斗,激戰持續到31日拂曉,敵大部彼殲,僅剩60多人死守陣地。下午,黃煙洞方面之敵1500余人,在飛機10余架支援下馳援。第129師撤出戰斗。殘敵在援敵接應下,遺尸280余具,向洪水逃去。至此,日軍大部已由根據地中心區撤走。

1940年11月初,太行南部 黎城 日軍北犯南、北委泉,繼向西井進犯,襄垣日軍經西營向蟠龍進犯 ,企圖臺擊東田及八路軍總部所在地磚壁一帶。第386旅奉命急赴蟠龍以東的大陌村南北一線阻擊進犯之敵,掩護八路軍總部轉移。

1940年11月3日9時,部隊剛在大陌村一帶部署就緒,即與來敵展開激戰。日軍連續發動進攻,并奪占大陌村部分陣地。第386旅頑強扼守,一直堅持到4日凌晨4時,在八路軍總部順利轉移后,才撤出戰斗。日軍合擊企圖未逞,于5日向白晉線退去。

太行區北部,和順敵2500余人經寒王鎮、長城鎮于11月3日到 榆社 ,加強了榆、遼、武地區日軍力量。此后,對榆遼公路以南講堂、嶺上、宋家莊、郭郊、大有一帶進行了反復“掃蕩”。在根據地軍民的襲擾打擊下,至 13 日,日軍先后退回據點。太行區歷時40天的反“掃蕩”結束。

太岳地區從11月17日開始,日軍以第37師一部從 沁縣 、南關鎮出發,以獨立混成第16旅一部從 平遙介休霍縣 出發,以第41師1個營從洪洞出發,共7000余人,分路合擊沁源及其以北的郭道鎮地區。為避敵鋒芒,太岳軍區將領導機關與主力部隊組成沁東、沁西2個支隊,轉移于日軍合擊圈外的沁河兩岸地區,打擊日軍分散活動的部隊。日軍在地方武裝襲擾下,于23日進抵合擊地區后,即實行分散“清剿”。 沁源縣 受摧殘最嚴重,被害群眾達5000余人,占全縣人口1/10,牲畜被殺近萬頭,被搶走7000余頭,房屋被毀3~4萬間。

大岳軍區部隊抓住日軍四出“清剿”,兵力分散的機會,積極打擊日軍。23日,沁西支隊第42團在官灘殲滅日軍100余人。27日,第42、第59團各一部又在胡漢坪、馬背一帶斃傷日軍160余人。沁東支隊第17、第57團,先后在光凹、陳家溝、龍佛寺 、吾元鎮、南衛村、南里等處予敵嚴重打擊,其中第17團龍佛寺戰斗,即殲日軍100余人。第212旅在交口地區也予敵以重創。日軍被迫于12月5日分路撤出太岳區。

• 晉察冀邊區反“掃蕩”

晉察冀邊區的反“掃蕩”作戰,從日軍首先進攻的 平西 地區開始,逐次展開。平西反“掃蕩”平西抗日根據地直接威脅著日軍華北方面軍司令部駐地和華北偽政權中心 北平 ,以及華北的主要交通線平漢、平綏線,是日軍對晉察冀邊首先“掃蕩”的目標。

1940年10月13日,日偽軍1萬余人分10路向平西根據地中心地區-三坡合擊。日軍采取穩扎穩打,依靠據點逐步推進的戰術,每日前進5~10公里。

北岳區冬季反“掃蕩”戰役 平西軍分區以主力的適時機動和廣泛的游擊戰對付敵之“掃蕩”。經過一周余的作戰,不斷給敵襲擾打擊,使其相當疲勞。日軍各路雖深入根據地,但并未摸清軍分區主力部隊的動向。至11月21日,在敵包圍圈進一步縮小時,平西軍分區主力由三坡地區跳出合圍圈,向西南轉移,在蓬頭與敵進行遭遇戰后,轉移到板城以東野孤、大臺之線。

日軍進到三坡地區后,大肆燒殺,大量糧食被搶走。從23日起,日軍開始分途撤退。到10月底,主力退出平西,但仍留2000人以上兵力在平西抗日根據地內修筑據點、公路,僅在昌平、 宛平 地區就增加據點14處,控制了東齋堂、杜家莊等村莊。平西抗日根據地開始出現退縮、減小現象。

1940年10月19日,八路軍總部指示:進攻平西、太行區之敵均可能轉而進攻北岳區,晉察冀邊區應立即準備粉碎敵之“掃蕩”的作戰,黨政軍民應切實配合,進行深入的戰斗動員,主力應集結適當位置,準備堅決消滅一兩路進犯之敵。井指示第129、第120師積極配合作戰。

1940年11月9日,日軍第110師等部及偽軍共1.4萬余人,首先重點“掃蕩”第1軍分區所屬地區。 易縣 、大龍華、 王安鎮 、淶源、 插箭嶺 之線日偽軍由北向南, 保定滿城 日偽軍由東向西,相互策應,企圖壓迫軍分區部隊于狹小地區,進行決戰。

1940年11月10日,晉察冀軍區下達反“掃蕩”的作戰方針和部署。12日,針對日軍大肆燒殺與破壞的行動,又指示:主力在不妨礙機動原則下仍可分散一部(不超過1/3的兵力)堅決打擊敵之燒殺企圖。

黃土嶺戰斗中八路軍繳獲的武器。 1940年11月9日,由淶源、易縣、保定出動之敵6000余人,連續合擊管頭、銀坊、 黃土嶺 和神北等地。12日,敵合擊撲空,即在當地燒殺后分路撤退。此時第1軍分區集結第1、第25團,乘機進行截擊。敵一路800余人,14日由吳家莊向苑崗撤退中遭到截擊,死傷一部,該敵在飛機掩護下突出重圍,向管頭退去,途中再遭第20團截擊,傷亡甚大,逃回滿城。

1940年11月13日, 完縣唐縣 等地日偽軍出動2700余人,向第3軍分區所屬地區進犯。11月14 日,定襄、東冶、五臺日偽軍約2600人分兩路向阜平及其西南地區迫進。日軍東西兩線策應,合擊阜平以北的臺峪。晉察冀軍區司令部及第3、第5軍分區指揮機關和第2、第3、第6團等部隊在敵合圍圈即將形成之前轉移外線。16日,日軍合擊臺峪、張家峪地區。未能轉移出去的游擊軍艱苦奮戰,司令員 王溥 、政治部副主任郝玉明犧牲,部隊傷亡100余人。

1940年11月18日,合擊臺峪之敵從王快進占旱平城。21日,由大營經神堂堡、吳王口之敵,和由五臺經臺懷、石咀、龍泉關、下關之敵,也會合于阜平城。日軍占阜平后,由阜平中心區向外,由周圍各據點向內,對第3軍分區所屬地區連續合擊,反復“掃蕩”,殘酷燒殺破壞。

攻克阜平縣東之王快鎮敵據點時的我軍前線指揮所。 1940年11月21日夜,第2團選派30余人襲入黨城,以手榴彈襲擊日軍宿舍,日軍驚慌失措,槍炮射擊徹夜未停。26日,第1軍分區便衣4名潛入保定,以手榴彈襲擊日軍正在舉行會議的劇場,引起日軍驚恐。侵入根據地之敵于25日分路撤退。

至1940年12月3日,日軍大部退出 北岳區 ,但在阜平、王快、 黨城曲陽 之線,留駐1000余人,繼續建點修路,企圖久踞。為迫退深入阜平之敵,拔除敵占據點,徹底粉碎日偽“掃蕩”,12月9日,晉察冀軍區組織第2、第3、第4、第6團進行阜(平)王(快)戰役。

1940年12月14日21時,第6團向東莊之敵發起猛攻,第1營攻克東莊北山堡壘3個,沖入村內,日軍反撲奪回堡壘,斃傷日軍170余人。第4團向阜平之敵展開攻擊,第2團、游擊軍一度攻入黨城和靈山。21日王快之敵130余人押送100余馱子軍需品,行至王林口被全殲。

1940年12月26日,平漢路宣村地區伏擊戰,炸毀日軍列車及所載汽車14輛,重炮3門。27日,由阜平東莊北犯之敵1200余人,在羅峪、土門遭襲擊,死傷140余人。留駐之日軍被迫于1941年元旦起先后從 阜平 、東莊、王快撤退。到1月4日,持續55天的反“掃蕩”基本結束,晉察冀軍區共斃傷日偽軍2000余人,自身傷亡1382人。

• 晉西北反“掃蕩”

繳獲的日軍槍支武器(晉察冀軍區三分區2團1連李永生) 1940年10月25日至11月上旬,日軍獨立混成第16旅等部約4000人,“掃蕩”晉西北第8軍分區和第3軍分區米峪、婁煩一帶,遭到當地軍民打擊。12月中旬,日軍抽調駐 晉南 的第37師、駐晉東南的第41師各一部,配合駐晉西北的獨立混成第3、第9、第16旅及第26師各一部共2萬余人,準備全面“掃蕩” 晉西北

百團大戰第二階段結束后,第120師預料日軍必來報復,積極準備反“掃蕩”。10月30日,該師奉命組建晉西北軍區,11月7日在興縣李家灣舉行了軍區成立大會。晉西北軍區轄直屬軍分區及第2、第3、第4、第8、雁北等6個軍分區。

河北平山縣郭蘇鎮的八路軍傷病員慰問站 1940年12月14日起,日軍各路相繼開始對晉西北地區進行全面“掃蕩”。敵5000余人從太汾、汾離公路據點出動,北犯第8軍分區米峪鎮地區;敵4000余人從 離石 、柳林出動,進犯臨縣地區;敵6000余人19日從嵐縣、奇嵐等據點出動,進攻興縣和保德以南地區。至12月23日,日軍侵占了晉西北除 保德河曲 兩縣以外的全部縣城、大部集鎮和黃河渡口,開始有計劃地實行“三光”政策。

日軍和漢奸偽裝八路軍,誘殺群眾;派出基干支隊分進合擊,反復“掃蕩”,尋殲黨政軍領導機關;重點破壞八路軍后方機關和設施。據不完全統計,此次“掃蕩”中,群眾被慘殺者達5000余人,僅興縣地區被搶、被燒的糧食即達15萬斤,僅第4軍分區被搶、被殺牲畜即達5000余頭,被燒毀的房屋、窯洞達1.9萬多間。

百團大戰后民兵在太行山拆除日軍防御工事 晉西北軍區部隊在反“掃蕩”初期,主要以部分兵力配合地方部隊和游擊隊,開展廣泛的游擊戰,襲擾、鉗制進攻之敵,破襲敵之交通運輸,掩護群眾轉移。主力部隊避開敵之鋒芒,轉到外線,尋機襲擊日軍。第4軍分區部隊先后襲擊了方山、峪口、信義等據點,并多次襲擊臨縣和安葉村。師屬教導團等部曾襲入 興縣 東關,又在興縣以南伏擊敵“清剿”部隊。第358旅和工衛旅,分別對“掃蕩”米峪鎮之敵進行多次襲擊和阻擊。獨1旅和決死第4縱隊,在大武以北不斷襲擊敵據點,破壞公路,斷敵交通。

為粉碎日軍企圖,12月27日,晉西北軍區指示各分區動員一切力量,打破日軍修路筑點計劃;命令第358旅負責打擊 嵐縣 至大蛇頭、普明至赤堅嶺修路之敵,獨1旅負責破擊大武至臨縣公路,決死第4縱隊破擊大武至方山公路。據此,獨1旅第2團組織群眾2000余人2次破擊大武、三交間公路,使臨縣之敵不得不繞道方山與離石聯系;離石游擊隊帶領群眾兩次破擊離石、軍渡問公路,毀公路30余里;第2、第35團各一部,連續襲擊汾陽至柳林公路線上的信義、上白霜、張家山等據點。在內線堅持的各團抽調干部組成便衣工作團與地方工作團一起,破壞敵新建據點周圍的“ 維持會 ”。第715團一部與臨縣游擊隊一起襲入 臨縣 縣城,捕捉了南關“維持會”代表。決死第2縱隊第4團深入到晉中平川,在下曲鎮誘伏文水之敵,殲日偽軍100余人;工衛旅在太汾公路連續進行了破擊戰。

獨2旅第714團、暫1師第36團和雁北支隊各一部,曾襲入 神池陽方口 等據點,并3次襲入 義井鎮 ;第714團在 朔縣 利民堡西南解家嶺擊潰了企圖伏擊該團的日偽軍并殲其一部。

第358旅第716團奉命由婁煩以西出發,趕到興縣界河口附近,與在第7團相配合,打擊“掃蕩”之敵與襲擊駐止之敵,使敵下敢出擾。

從1941年1月2日起,日偽軍開始分途撤退,到1月24日全部退回原據點。晉西北軍區冬季反“掃蕩”,歷時40天,殲敵2500余人,破壞公路125公里,橋梁23座,在戰役中被敵侵占的所有城鎮全部收復。

參戰部隊

中國軍隊

第120師

獨立第3支隊-第7、第8團 

第358旅-第4、第716團 

第359旅-第717團、津南自衛軍(即第719團)、雁北支隊 

獨立第1旅-第2、第715團

獨立第2旅-第5、第6、第714團 

大青山騎兵支隊-第1、第2、第3團  ,第4支隊

師教導團 

師特務團

決死第2縱隊-第4、第5、第6團  ,洪趙縱隊

決死第4縱隊-第19、第20、第35團 

暫編第1師-第36、第37團 

工衛旅-第21、第22團新軍總部特務團(歸暫1師指揮)

第115師晉西獨立支隊第3團(歸第120師指揮) 

第129師 

第129師兼太行軍區

第385旅-第13、第14、第769團

新編第1旅-第1、第2團

新編第10旅-第28、第29、第30團

新編第11旅-第31、第32、第33團第34團(原師特務團) 

隨校(相當于1個團)

師特務營、抗大總校等(相當于1個團)

決死第3縱隊-第7、第8、第9團 

八路軍總部特務團、炮兵團

第386旅兼太岳軍區(對外稱太岳縱隊)-第16、第17、第18、第772團 

決死第1縱隊-第25、第38、第42、第57、第59團

新軍第212旅-第54、第55、第56團

冀南軍區

新編第4旅-第10、第11團

新編第7旅-第19、第21團

新編第8旅-第22、.第23、第24團

新編第9旅-第25、第26、第27團

晉察冀軍區 

北岳區

第1軍分區-第1、第3、第25、第26團

第2軍分區-第4、第19團

第3軍分區-第2、第20團

第4軍分區-第5團、軍區特務團

第5軍分區-第6團、察綏支隊

教導團、騎兵第1團3個相當于團的部隊

游擊軍 

冀中軍區

第6軍分區-警備旅第1、第2團

第7軍分區-第17、第22團

第8軍分區-第23、第30團

第9軍分區-第18、第24、第33團

第10軍分區-第27、第29、第32團

南進支隊第16團

教導團、騎兵第2團

回民支隊

冀察熱遼挺進軍

平西軍分區-第7、第9團

平北軍分區-第10團

冀東軍分區-第12、第13團

資料來源: 

日本軍隊

百團大戰破襲重點是由 石家莊 至太原的鐵路、敵軍據點、鐵路沿線的井陘、陽泉煤礦和白圭至長治鐵路及平漢路北段,當時防守在這些鐵路沿線的,是日軍獨立混成第8、第4、第9、第3、第16旅團,和第36師團、第110師團及獨立混成第1、第15旅團。

根據八路軍戰報統計,參與作戰的日軍計有第110師團及25師團全部,41師團、26師團、36師團各2個聯隊,37師團及35師團各1個聯隊,第1第2第3第4第5第7第9混成旅團全部,第15第6等獨立混成旅團各一部,此外還有偽治安軍、 偽蒙軍偽滿洲國軍 、偽警備隊、偽警察、偽憲兵及特務機關和所有移民等。

戰果統計

1940年12月10日八路軍總部公布,從8月20日至12月5日的3個半月中,八路軍共進行大小戰斗1824次,斃傷日軍20645人(內有營長以上軍官18人),偽軍5155人,俘虜日軍281人,偽軍1407人,日軍自動攜械投誠者47人,偽軍反正者1845人(以上共46380人);繳獲各種槍5942支(挺),各種炮53門;破壞鐵路474公里,公路1502公里,橋梁213座,火車站37個,隧道11個,鐵軌21.7萬余根,枕木154.9萬余根,電線桿10.9萬余根,收電話線42.4萬余公斤;破壞煤礦5個,倉庫11所。此外,還繳獲與破壞了其他大量軍用物資。日偽軍兵力損失,若加上晉察冀軍區阜王戰役斃傷的2000余人,晉西北反“掃蕩”斃傷的2500余人,則達到50880余人。

據日軍統計,正太、同蒲及平漢鐵路共44681米道軌、93米隧道以及1014米橋梁被破壞,2440根電線桿或被切斷,或被倒壞,146公里電線被切斷;井陘新礦至少半年不能產煤。

八路軍在百團大戰前3個半月作戰中,傷亡1.7萬人,中毒2萬余人。129師戰后統計,百團大戰中該師各部傷亡7362人,失聯450人,全師百團大戰戰斗減員達7812人。

戰役影響

百團大戰沉重打擊了敵華北方面軍的“囚籠政策”,對日軍震動極大。經過這一戰役,日軍內部進行了深刻的反省,總結經驗教訓,對情報機構進行了空前的改革和加強,進一步明確了在華北作戰以中共軍隊為重點的指導思想。日軍華北方面軍司令部把此役稱為挖心戰,每年8月20日,作為挖心戰紀念日。

百團大戰推遲了日本的南進步伐,但由于戰役規模和持續時間,都超過了部隊和根據地補給能力的限度,部隊消耗過大,在日軍報復“掃蕩”時,已相當疲勞,因此對日軍打擊不力,使根據地遭到嚴重的摧殘和破壞,加重了以后的困難。在有些地區,如 太岳平西抗日根據地 ,開始出現縮小現象。正因如此,中共黨內關于應否發動百團大戰發生爭議。在華北座談會上,百團大戰問題被提出討論,并受到尖銳指責。

百團大戰以華北的勝利影響全國戰局,制止國民黨內存在的妥協危機;同時百團大戰的發動加強國民黨團結的目的。百團大戰在華北予日軍以重大打擊,直接減輕了日軍對國民黨戰場的壓力,使日本企圖利用德、意勝利的形勢加大對國民黨軍事壓力,以徹底解決“中國事變”的方針落空;在政治上,打破了國民黨散布的“八路軍游而不擊”、“專打友軍”的謠言。

歷史意義

歡迎“百團大戰”凱旋歸來的八路軍 百團大戰是抗戰時期中國工農紅軍主動出擊日 軍的一次最大規模的戰役,它打出了敵后抗日軍民的聲威,振奮了全國人民爭取抗戰勝利的信心,在戰略上有力地支持了國民黨 正面戰場 。百團大戰的勝利,沉重打擊了日寇的囂張氣焰,鼓舞了中國人民的抗戰斗志,在我國抗日戰爭史上寫下了光輝的一頁,在國際上也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人民網)

百團大戰是在中國抗戰處于困難、妥協投降空氣甚濃的時候取得重大勝利的,具有重大的軍事和政治意義。它鉗制了大批在華日軍,1941年初日軍又將第17、第33師由華中調往華北 ,從而進一步減輕了華中正面戰場的壓力;極大地鼓舞了民心士氣,百團大戰的捷報傳開之后 ,舉國上下一片歡騰,報社電臺相繼發表社論、社評,各地紛紛舉行祝捷會、慶功會,群情振奮,增強了戰勝困難的勇氣,遏制了妥協投降的暗流,增強了全國軍民抗戰到底的信心;提高了共產黨、八路軍的聲威,揭破了八路軍“游而不擊”等謊言,表明了中國共產黨及其領導的軍隊,是抗日的中流砥柱,是爭取抗戰勝利的希望所在。 (《中國抗日戰爭全史》)

歷史評價

“百團大戰是一個主動的進攻戰役,使日軍在華北的主要鐵路、公路受到廣泛破壞,井陘煤礦被徹底破壞,沉重打擊了日軍的囚籠政策、治安肅正、以戰養戰等陰謀計劃。敵華北方面軍在其作戰記錄中也承認:此次襲擊,完全出乎我軍意料之外,損失甚大,需要長時期和巨款方能恢復。” (聶榮臻答《抗敵報》記者問)

“百團大戰是具有全國性的戰略意義的偉大戰役,它加強了同胞的勝利信心,促進了全國的團結,使敵人困難實現其威脅利誘之陰謀。“ (朱德)

“百團大戰使敵人大為震動,驚呼“對華北應有再認識”,多田駿因其“囚籠政策”之破產而滾蛋,繼任者為岡村寧次,提出“治安強化運動”的方針,取消戰爭初期“剿共滅黨”的口號,改為致力于剿共。” ( 葉劍英 《八路軍七年來在華北抗戰的概況*(一九四四年八月三日)》)

“百團大戰給予日軍以很大的震蕩,使日軍重新考慮了問題,提出了治安強化運動的方針,取消了剿共滅黨的口號,而致力于剿共。” ( 鄧小平 《五年來對敵斗爭的概略總結與今后對敵斗爭的方針》)

“這次戰役大大提高了華北人民群眾敵后抗日的勝利信心,對日寇當時的誘降政策以及 東方慕尼黑陰謀 以很大打擊,給蔣管區人民以很大興奮。此役也給了投降派又一次打擊,提高了共產黨領導的抗日軍隊的聲威,打擊了國民黨制造所謂八路軍“游而不擊”的謠言。” (彭德懷)

“經過長時間的籌劃,朱德和彭德懷在1940年8月初發布最后命令,對日軍展開百團大戰。……整個華北地區,從晉北山區到東海岸,從南面的黃河到北面的長城,都成了戰場,戰斗日以繼夜,一連廝殺了五個月。一百團人打擊了日軍的整個經濟、交通線和封鎖網,戰斗是熾烈而無情的。日軍所有的煤礦、電廠、鐵路、橋梁、公路、車輛和電訊都遭到破壞。” (史沫特萊《 偉大的道路 》)

“查頑敵陸續增兵,企圖掃蕩華北,截斷我西北之國際交通,兄等抽調勁旅,事以迎頭痛擊,粉碎其陰謀毒計,至深佩慰”“貴部發動百團大戰,不惟予敵寇以致命打擊,且與友軍以精神上之鼓舞。” ( 衛立煌 1940年8月26日、28日致電 朱德

“華北我軍出擊之日,正是敵機一百七十架狂炸我陪都,市區大火、精華悉付一炬之時。… …敵機之繼續不斷地向我陪都猛烈施行轟炸,主要的目標乃在使我大后方造成恐怖的空氣,動搖人心,沮喪士氣,藉以配合政治上的進攻,打擊我抗戰意志,華北勝利粉碎了敵寇這種政治陰謀,堅定了全國抗戰意志,而使一般動搖妥協分子無從得逞。” (《 力報 》 1940年9月12日)

“宜昌戰后三個月,各線無大戰事,戰況的沉悶在日軍方面照例是整理補充,以備下一次攻勢,在我們方面,也是在觀望日軍的動向,針對日軍的企圖,以從事新的部署,就在這夾縫中間,傳來了北方的捷音。” (《 大公報 》 1940年9月5日)

“百團大戰是抗日戰爭中我軍參加兵力最多、規模最大、時間最長、戰果最豐富的一次戰役。” (人民網)

百團大戰粉碎了日軍的“囚籠政策”,推遲了日軍的南進步伐,增強了全國軍民取得抗戰勝利的信心,提高了中國共產黨和八路軍的聲望。

后世紀念

紀念建筑

• 百團大戰紀念碑

百團大戰紀念碑在 山西省 陽泉市 區南6公里, 獅腦山 主峰上,這里是“百團大戰”第一階段的主戰場之一。紀念碑包括 百團大戰紀念碑 和百團大戰紀念館兩個部分。1987年6月30日,百團大戰紀念碑竣工建成。1997年,百團大戰紀念碑(館)被中宣部命名為全國首批“百個愛國主義教育示范基地”。

百團大戰紀念碑 • 百團大戰總指揮部磚壁舊址

百團大戰總指揮部磚壁舊址位于距長治市武鄉縣城94華里的東部山區。1961年3月4日,國務院公布為全國第一批重點文物保護單位。2016年12月,百團大戰總指揮部磚壁舊址入選《全國紅色旅游景點景區名錄》。

相關影視

名稱

類別

播出/上映時間

百團大戰

電影

2015年8月28日 

《百團大戰》

電視劇

1991年

引用来源

中文名
百團大戰
地點
冀察全境,晉綏大部分領域,熱南地區
時間
1940年8月20日至12月15日
結果
八路軍出擊敵后交通線,給日軍華北方面軍以有力打擊
交戰各方
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彭德懷),{"inner_link":"日本","id":19395359},日軍華北方面軍({"inner_link":"多田駿","id":928972})
各方兵力
八路軍:105個團,約400000人 日軍:2個師團,8個{"inner_link":"聯隊","id":1540974},11個旅團及大量{"inner_link":"偽軍","id":1052803}
傷亡情況
斃傷日軍20645人,偽軍5155人 八路軍傷亡1.7萬人,中毒2萬{"inner_link":"余人","id":20095846}
指揮官
彭德懷,{"inner_link":"左權","id":19349033}
相關人物
朱德,彭德懷,聶榮臻,劉伯承;多田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