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黑山

人物 | 行业人物 | 教育人物 | 北京现代音乐研修学院教授

翟黑山被称为台湾 爵士乐 的泰斗,毕业于美国柏克利音乐学院,是台北青年乐团和爵士乐团指挥兼编曲。曾任教文大、 东大 、艺大等校,现任教 北京现代音乐研修学院 。他的出现在中国爵士乐历史上书写了很多第一和之最。他是第一位留美专攻爵士乐、 爵士 编曲、 爵士吉他 的华人:第一位研究所毕业,专攻爵士乐的中国人:第一位在大专院校讲授爵士乐的中国人:从事爵士乐教育时间最久的中国人:写作爵士乐乐理,兴趣最大的中国人。

贡献

我国著名摇滚音乐人 崔健 曾说:“如果说中国的摇滚是洪水,那么中国的爵士乐就是刀子。”这把刀子尖锐锋利,让人们在音乐的浪潮里惊醒,在抗拒的同时又难以抵挡它的魅力。翟黑山——位致力于爵士乐研究推广的中国人,用他多年的心血和努力,把这柄西洋之刀变为被中国人接受并喜爱。

爵士乐开始于20世纪20年代,它极具动感的 切分节奏 、个性十足的爵士音阶和不失章法的即兴演奏(或演唱)赢得了广大听众的喜爱,同时也得到了音乐领域各界人士的认可。

爵士乐刚传入我国初期,知道爵士乐的人很少,能够了解和接受爵士乐的人更是少之又少。在中国,任何一种舶来文化,在短期的传播过程中都会呈现一种无序的状态。早期在北京的某些圈子里有一句玩笑:“爵士,你觉得它是就是。”从侧面反映了大多数人面对爵士乐的语焉不详。

翟教授1969年 留学美国,开始对爵士乐的研究,他也是专攻爵士,历史上最早的华人。他从1958年至今一直从事爵士乐的教学,是教学爵士时间最长的华人。他手写了130本有关爵士乐方面的教材,是写作爵士数量最多的华人。他向众人公开挑战爵士,两年来,无人超越,是对爵士乐兴趣最大的华人,他挑战乐理,无人可及,挑战调性,有谁能比;挑战唱名,登峰造极;挑战节奏,天下无敌。

他功底深厚,亚洲无双:堪称一代宗师,声名远播国内外。他致力于在国内推广和普及爵士乐,使爵士乐得以在中国迅速传播。他让越来越多的乐迷理解爵士乐,喜欢爵士乐,从事爵士乐的创作、演奏和研究。如今爵士乐已成为许多专业音乐院校的正式教学课程。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成为爵士乐的忠实乐迷和支持者。还有更多的人准备踏上爵士乐的音乐之路。

翟黑山不仅把爵士乐带到了中国,而且对爵士乐有较为深刻的感悟。“面对爵士乐,最好的状态是:静静地听,为它鼓掌:爵士乐好似咖啡,不一定很多人都喜欢。但喜欢的人会深深的沉醉其中。爵士乐代表一种生活态度——成熟、幽默、感情丰富但不失控、坚持自由的生活、有技巧、宽容,他代表生活的进步。”

翟黑山作为爵士乐的传播者,有着自己独特的教学理念,他主张:音乐的内涵会支撑音乐的表象;重视音乐学理可提升音乐的技巧。他研究音乐从未间断,挑战音乐,追求自我境界。翟教授的“挑战音乐”系列,从音乐的乐理调性、节奏旋律、和声即兴、作曲编曲等各方面详细阐述了流行音乐的内涵要义。

“挑战音乐”系列深入探讨了音乐要素的极限并广泛开发了音乐要素的运用,主要内容包括挑战音乐要素、挑战基本乐理、挑战音与调性、挑战现代节奏、挑战流行和声、挑战爵士旋律等20个单元。该系列用一个个精简的例句作说明,阐述了流行音乐的所有内涵。

翟教授介绍说,当今的音乐界和音乐人、音乐教师和学生都偏重音乐的表象,而忽略了音乐的内涵,过度注重于挑战演唱演奏的技能和追求个人成就,而少有人去挑战乐理乐识这些音乐艺术的实体和根本。事实上,太在意音乐的表面是对音乐肤浅的认识,只会永远停留在“模仿”的阶段,音乐要靠内涵来支持,内涵越丰富,表象也越出色。另外,这个系列也弥补了现代流行音乐内涵的一个空白,因为虽然古典音乐有相关理论,但现代流行音乐的内涵与古典音乐还是有区别的,应该有属于自己的理论教材。

“音乐是艺术,不只是技术、技艺,音乐需要探讨,而不只是重复的练习,只有拥有丰厚的基础,才能达到最高的境界。”翟教授想通过这个方式告诉大家,他已经摆好擂台,希望大家都能来向他挑战,并希望能做一位“音乐传道者”,欢迎志同道合者与他交流切磋,以期共同促进流行音乐的成长与繁荣。

最早留美专攻 现代音乐 的华人,最擅写作现代爵士乐的华人,最大年龄的任课教师,最高荣誉的金奖得主,最长时间的溜冰票友……这一个个”之最“都出自一人之身,他就是翟黑山。

人生经历

出身

初听翟黑山三个字,很多人会以为是笔名,其实是本名。翟黑山1932年出生于辽宁省黑山县,所以父亲为他取名「黑山」。

翟黑山名字特别,人生经历更是与众不同。成长在战乱年代,翟黑山少年时期一直随家人辗转颠沛,在南方北方的很多城市生活过。1949年,十七岁的他,离开父母和弟妹五人,只身去台湾投奔叔叔。没想到这一去就是四十年,直到1989年,五十七岁的翟黑山才得以回大陆探亲,那时父亲早已过世,迎接他的是满头白发的老母亲和已人过中年的弟弟妹妹。

在1949年离开大陆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翟黑山杳无音信,亲人们都以为他不在人世了,后来还是「黑山」这个名字帮上了大忙。父亲经过多方打听,从朋友那里得知,台湾的报纸上出现过翟黑山的名字,当时媒体正在报道这位从美国学成归来,第一个在台湾从事现代音乐的年轻人。就这样,翟黑山与大陆的亲人恢复了通信联系,这虽然不能代替至亲无缘相见的痛苦,但对失散多年的亲人们来说也是莫大的安慰。后来提起这些往事,翟教授不无感慨地说:”没能对父亲尽孝,没能见到父亲最后一面,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

开启现代音乐之门

翟黑山从小喜欢音乐,小时候学习二胡,到台湾后,他对音乐的兴趣有增无减。有一次看电影,电影中乐手边弹吉他边唱歌的场景,深深地震撼了他,那天以后他迷上了吉他。但在自学吉他的过程中,他遇到很多问题,自己琢磨不懂,也没有人能给他解答。在四十年前的台湾,很多人还不知道现代音乐为何物,想解决疑难问题只能到它的发源地美国。于是,翟黑山半路出家,以史地专业研究所毕业的身份,申请了美国伯克利音乐学院现代音乐作曲与编曲的课程。就这样,年近四十岁的翟黑山带着他对音乐的执着,远渡重洋,开始了他在美国的”音乐之旅“。

在美国学习现代音乐的那几年,翟黑山不仅解开了自己曾经的一个个疑问,还了解了现代音乐的博大精深和无穷魅力。”本来只想学学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后来我发现音乐的世界太广阔了,我愿意用我的一生去探寻!“翟黑山改变了他的初衷,现代音乐成为他后半生的志业。

四十年前到美国留学的人,学成后一般都会选择留在那里,但作为当时在 伯克利音乐学院 学习现代音乐的唯一的中国人,翟黑山毕业后却决定回到台湾。因为他深深地记得自己学习吉他时无人讨教的经历,也清楚地意识到台湾乐坛的发展需要现代音乐元素的加入,他应该把自己在美国学到的东西带回去,让更多的人领略现代音乐的真谛。

翟黑山的决定是对的,台湾的确需要一把开启现代音乐之门的钥匙。一回到台湾,翟黑山就投入到现代音乐的研究和推广中,成立台北青年乐团,到广播电台主持音乐节目,到各大院校开设现代音乐讲座、举办免费演讲……只要对现代音乐发展有益的事,翟黑山都会不遗余力地去做。那时在台湾,凡是爱好音乐的青年人,没有不知道翟教授和台湾青年乐团的,没有一个人不被翟黑山和台北青年乐团那动感十足、如痴如醉的演奏所折服的。即使是曾经对现代音乐抱有成见的人,聆赏过翟黑山组织的演出后,也会被富有内涵的旋律打动从而喜欢上这种音乐。

竭尽全力发挥余热

2002年,翟教授到北京探亲,由于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走进了 北京现代音乐学院 的课堂,为学生作演讲。谁知演讲还没结束,校长就把聘书发给了翟教授,邀请他发挥余热,到学校的流行演唱学院任教。翟教授欣然接受邀请,就这样留在了北京。六年过去了,七十七岁高龄的翟教授依然坚持每天到学校上课,而且从不请假。翟教授独特的教学风格和个人魅力受到学生的一致好评,在去年北京市多家媒体联合举办的,评选京城百位魅力男教师活动中,翟教授还受评为“京城魅力男教师”。

翟教授讲课声情并茂、激情洋溢,为了让学生体会跃动的节奏和明朗的旋律,他会跟着音乐跳摇滚,带动起大家的情绪。几节课下来,原本不擅于表达自我的学生,也都能全情投入,很快找对音乐感觉。翟教授认为学习现代音乐,律动最重要,不管是演奏者还是演唱者,都要把律动感尽可能地表现出来,这是现代音乐的灵魂所在。

从事现代音乐教育几十年,翟教授最大的感触是,与古典音乐相比,现代音乐的教育环境还很不成熟,大陆和台湾都存在同样的问题。“目前想系统学习现代音乐的年轻人很多,但开设这种课程的音乐学校却少之又少。大多数的音乐院校只走古典音乐一个路子,认为学音乐的正途就是学习古典音乐。”在翟教授看来,音乐不只包括古典,还包括现代,学音乐的人也不是都想成为古典音乐家,很多年轻人只想学习怎么写歌,怎么编曲,怎么用和旋配旋律。“这些人学习音乐,是想让音乐成为真正的享受和娱乐,与懂不懂古典音乐,会不会弹巴赫、 贝多芬 无关”。他认为,人们的观念应该从“学音乐”变成“玩音乐”,这样音乐才能给我们的生活带来快乐。

看到现代音乐教育在供需方面的失衡,翟教授感到很无奈,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有生之年,把自己掌握的现代音乐知识尽可能地传授给更多的人。现在除了在学校讲课,翟教授还写书、做博客,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渠道推广现代音乐理念。从事音乐教育至今,他出了一百三十多本教材,几个月之前开通的黑山博客,点击量也已超过五万,”虽然势单力薄,仍会竭尽全力“,翟教授一直这样激励着自己。

夫妻恩爱相处有道

现在,翟教授的一双儿女已独立生活,翟教授夫妇除了寒暑假回台湾两个月,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北京。夫妇俩这么多年一直双宿双飞,无论翟教授走到哪里,太太始终陪伴在他的身边。「我到台湾的第一天,就认识了我太太,当时我十七岁,她八岁,第一眼看到她,我就认定她会作我太太。」幽默的翟教授半开玩笑地讲起他和太太相识的过程。夫妻俩相差九岁,曾是住在一个大院里的邻居,那时他读大学,她念小学,课余时间他经常帮她补习功课,十年后,两个人才真正开始恋爱。结婚四十多年,相互的包容、理解、谦让和沟通,让翟教授夫妇成为公认的恩爱夫妻。

现在,老两口儿的生活简单、充实却不乏浪漫,翟教授用一句 打油诗 描绘了他们的「二人世界」——「老夫老妻要干啥,同床牵手功夫茶」。现在很多老年夫妻都习惯分房睡,在翟教授看来,晚上各睡各屋,如果身体突然出现不适,就会很危险,所以他和太太至今保持着同床的习惯,这样相互能有个照应。年老的夫妻手拉手散步,在外人眼中是一种恩爱的表现,但翟教授夫妇的牵手却有另一层含义:人老了摔一跤就容易骨折,所以出门时两个人牵着手,更多的是为了相互扶持。很多夫妻一起生活几十年,到后来就无话可讲了,可翟教授夫妇还是有说不完的话,每天下午喝功夫茶的时候,他们会聊过去、聊现在、聊未来。很多朋友来到翟教授家,都看到过这样的场景:柔和的灯光下,两个人对桌而坐,优美的音乐环绕着整个房间……谁能说这不是世上最浪漫的事呢?

保持活力有秘诀

和翟教授接触过的人,都会被他的活力所感染。谈到保持活力的秘诀,翟教授笑言:「一是溜冰,二是小睡」。从十五岁到七十七岁,翟教授溜冰的爱好保持了六十二年。现在,每周有几个早上,翟教授起床后,便背起 旱冰鞋 ,来到楼下小区的空地,滑上半个小时,他矫健的身影成为小区里一道亮丽的风景。此外,早饭、午饭、晚饭后各睡一小觉,也是翟教授这几年养成的习惯,每次睡的时间都不长,有时候只眯十分钟,但却这招很管用,可以让他时刻保持充沛的精力和体力去给学生们谈音说乐。

学院经历

求学

国立东北中山中学毕业

台湾师范大学 毕业

中国文化大学研究所毕业

美国Berklee音乐学院毕业

台北青年乐团编曲兼指挥

台北爵士乐团编曲兼指挥

曾任教美中台10余所院校

现任北京现代音乐学院教授

任教学校

Berklee音乐学院美国

世界新闻大学台湾

中国文化大学台湾

台湾东吴大学台湾

国立台湾艺专台湾

国立台湾艺院台湾

阳明山神学院台湾

国光艺术学校台湾

华岗艺术学校台湾

现代音乐学院北京

首都师范大学 北京

天津音乐学院 天津

中文名
翟黑山
性别
出生地
辽宁省黑山县
毕业院校
美国伯克利音乐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