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浮城

虚拟 | 虚拟地点 | 沧月创作的小说

沧月 著作镜系列中的天空之城,上古翼族生存的地方。云荒三女神在城上观望着 云荒 大地。

基本简介

沧月著作镜系列中的知名场所,上古翼族生存的地方。

翼族简介

云浮国则是远古的传说,存在于空桑魔君神后相同的年代。

传说,在 鲛人 成为七海主宰之前,天地间有个云浮国,也被称为 羽民国 (具体见 山海经 )。大约一万年前(也就是离星尊帝 白薇 开国之前更早三千年), 云浮 人主宰着天和地,因为他们背上有双翼,被后世称为翼族。

六合之间,什么能比伽蓝白塔更高?

唯有苍天。

六合之间,何处可以俯视白塔顶上的神殿?

唯有云浮。

云浮城位于最高的 仞 俐天,飞鸟难上,万籁俱寂。九天之上白云离合,长风浩荡着穿过林立的、闪烁着金属光泽的尖碑,发出风铃一样的美丽声响。从云荒大地上飞来的比翼鸟收敛了双翅,落到了高高的尖碑上,瞬间恢复了浮雕石像的原型。

无数的尖碑矗立在云浮城里,一眼望去如寂寞的森林。

每一座尖碑底下,都静默地沉睡着一个翼族。在这个浮于九天的孤城里,所有人都在各自冥想和修行,或者静悄悄地灰飞烟灭。

那些尖碑指向更高的苍穹,上面刻着繁复的花纹。

每一个碑上的花纹大同小异:最顶上是一个象征着太阳的圆,然后是平行的波纹,象征着大地和海——在那之下,却雕刻着一只巨大的、正在向上飞翔的金色的鸟。那只鸟展翅向着太阳飞翔,一步步超越了大地和海。  —— 伽楼罗 金翅鸟 是她们这一族的象征。

亘古以来,翼族就如伽楼罗金翅鸟一样、一直在追求着力量的极限,从大地朝着太阳一步步飞升羽化,从大地一直迁徙到九天上的云浮城。

云浮的上空布置着“天镜”,所有巨大的 镜子 以一种精妙的角度簇拥成弧形,朝向神庙,让坐在神庙中心冥想的修行者只要一抬起头、便能看到天地间的一切——此刻神庙里的光一旦亮起,漫天也就忽然闪烁出了无数繁星!一条银练,瞬间便光华璀璨地横过了天际。

银河

那一条璀璨星光之河——那些下面大地上的人夜夜观望的银河,其实只不过是他们云浮人的灯火而已。

天风浩荡吹来,将那些 水晶 的碎片从九天吹落,洒落大地和大海。

“看哪!流星雨,有流星雨!”静默中,隐约听到脚底那片大地上传来了欢呼。

对陆地上的人而言,云浮人便是神!神与人之间,需要保持敬畏的距离。

自古以来,她们就被所有陆地和大海上的人仰视,被冠上了神族的称号。然而,严格的说,她们并不是神祇,她们这一族诞生在鸿蒙开辟之初,早于鲛人和空桑人而存在。他们生于云荒七海外的云浮岛上,足迹却遍布整个海天,一度是天空下最骄傲的民族,在这一片天地之间留下了最初的脚印。

因为神的恩赐,他们拥有出众的天赋。他们观望星辰,记录日月,播种和收获,建造巨大的神庙、宫殿和尖碑——在海国的鲛人还刚刚从泡沫里诞生、云荒上的 空桑 人还在茹毛饮血的时候,他们已然创造出了辉煌灿烂的文明。他们甚至可以用念力从身体里展开双翅,翱翔于海天。

然而随着岁月的流逝,他们的心也越来越高:他们不再甘于困顿大陆,而想探求九天之上的奥秘。

他们不甘于被星辰照耀——因为凡是被星辰投影覆盖的每一个人,都会被宿命的流程所控制。

然而他们虽然可以飞翔,但凭着双翅却无法到达星星之上;他们生命长久,但是却无法永生——所以他们逐渐开始修习术法,探求天地之间的终极奥妙。

终于,在一万年前,云浮国的力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颠峰。

云浮最后的城主是一对孪生兄妹,长成后联 袂 主持族中事务,被族人称为大城主和少城主。那对同胞兄妹均是万古难遇的奇才,年级轻轻便登上了术法的颠峰,窥破了诸多长老皓首穷经也参不透的迷题——两位城主寻求到了停止光阴的方法,从此族中再也没有衰老和死亡;两位城主预知了每一颗星辰的轨道,从此便能洞察大陆上与之对应的一切命运;

然而,没有了衰老死亡,又能预知未来的命运之后,翼族人并不因此而活的更好,反而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悖逆和混乱之中——他们从此过着漫长得看不到头、却清晰得一眼看得到头的人生。

不生不死、明知宿命却无法改变宿命——在活了上百年后,云浮翼族里一大批的人到了崩溃的极限。于是,达到了辉煌的颠峰后,整个云浮城却陷入了突如其来的疯狂。

血刹那间流满了这个辉煌的国度。甚至连两位城主都不能遏止这样的混乱,因为他们内心也开始对生存的意义提出了疑问。

最终,为了摆脱星辰的投影,挣脱被控制的宿命,两位城主做出了旷古未有的事情——他们联手施展了极限禁咒,使整个云浮城飞上九天,超越星辰,消失在云荒的海天之外!

从此,他们这一族超越了宿命和轮回,无生亦无死。

他们舍弃了故园,朝着太阳飞起,便如离弦的箭,一去不能回头。他们获得了神一样的力量,超越了地面上那些刀耕火种的族类,从此便不能再回到大地,去干扰那片土地上的兴亡枯荣的流转——他们只能成为局外人。云浮翼族退出了云荒的历史舞台,只留下了种种隐约的传说。

没有人知道这一族在星星之上过着什么样的生活。九天上隔绝万年的岁月,让她们这一族蒙上了种种传奇色彩,在后人的口耳相传里被附会成接近了神祇的存在。她们的真正来历被岁月掩盖,没有谁记得宇宙洪荒之前、她们也曾翱翔于天地之间,随意地栖居和生活,与其他族类一模一样。

如今的她们居住在最高的仞俐天上,拥有着超越云荒大地上所有种族的力量和长久得看不到头的生命。然而,却是如此的寂寞。

而云荒人口中的“三女神”,其实就是云浮城仅剩的几名纯血翼族。

曦妃(天界),慧珈(凡界),魅婀(阴界),她们是云荒大地的守望者。但按照云浮城的天规,不得干涉下界兴亡更替,否则将受到严厉的惩处。

曦妃在天上布出各种景色;而慧珈会藏起翅膀,混迹于人间行走。魅婀则喜欢和大陆上那些花妖山鬼打交道,经常来往于天阙。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但是无论在何处来往,看到了什么样的兴亡,她们都严格恪守着大城主订立的规矩:绝不插手大地上的一切纷争。

这,也是当年云浮人脱离大地飞向天空时,对着上苍许下的誓言。

自从飞上九天以来,他们一族保持了对一切外物的疏离,只关注于自身。在这个云浮城里,其他同族都在自顾自的修行或者长眠,对于身外的一切毫无兴趣。

大城主甚至已经将实体彻底舍弃,化为虚无与天地一起存在和呼吸。

像她们三位一样这脚下的大地始终保持着关注的,已然是罕见——在离湮被驱逐出云浮天界后,更加少之又少。日月交替了不知几个轮回,又一个薄暮的黄昏里,一阵风过,高台上的离火摇曳了一下,忽然熄灭。然而离火在熄灭之前猛然又亮了一下,映照出尖碑上的名字:“尚皓”。

那,正是那个已然舍弃了实体的同族最高首领的名字!——那个俯仰于天地之间,一重一重突破了力量极限的云浮大城主。

万古之前,云浮一族里有三个最优秀的人,其中有一对是兄妹:尚皓和离湮。而另一个名叫琅 玕 ,是他们的朋友,也是族里唯一可以与这一对兄妹比肩的才俊。

当云浮翼族到达大地上力量的顶点,从而陷入混乱和疯狂时,尚皓决定将云浮城送上九天,以超越星辰宿命的控制,继续追求更高的力量极限。——然而,琅玕却并没有跟随他离开。

他认为六合之间都有力量存在,不必一味想着更高的天空探求。他不想和云浮城一起飞上九天,而选择了在大海和陆地之间继续寻觅和修行——于是,琅玕带着一部分不愿意飞升的翼族人来到了云荒大陆。

这些留在大地上的云浮人用法术隐藏了自己的翅膀,混迹于云荒诸民族之中,将本族的文明带入了当时还是刀耕火种时期的云荒大陆,并和云荒上的人类共同生活,生育后代。

一代又一代,云浮翼族的血渐渐被分薄了。

三代之后,混血后代大部分再也没能长出翅膀,也不能再飞回到云浮城。

虽然他们中还秘密流传着上古本族的故事,有着“回到云浮城”的传说,但他们特有的翼族纯血渐渐被消灭了,融入了空桑民族,并与之无二。

这是一群被遗留在大地上的翼族,流亡的天使。

那些混了血的云浮翼族逐渐融入云荒上的人类中,外表上与之无二,然而却拥有着远远超出一般人的力量。那些混血家族传承百年,势力日渐雄厚,逐渐形成了七个不同的部落,进而形成国家,并开始争夺云荒大陆的控制权——那就是被后世称为七国争霸的时代。

后来, 冰族 在七国混战中失败,被逐出了大陆,剩余的六国成为六部,被同一个帝王所征服——那个彻底统一了云荒、被后世称为星尊大帝的人,名字就是:琅玕。

几千年过去了,这千古一帝的身世始终是一个谜,他似乎不属于七国中的任何一国,而在他拔剑而起在乱世中一统天下时,已然具有了无与伦比的力量——他出生于何地、来自于何处,师承于何人,活了多少年……这一些,连六部之王都不知道。

只有九天上的云浮人知道,这个不可一世的帝王来自于天上。

他是真正的天之子。那是沧流历九十一年十月十五日夜的事情。

那一夜,云荒和七海间有无数人仰头,望见了数场接踵而至的流星雨。一场比一场盛大,一场比一场华丽。而最后那一场,漫天划落的星辰里居然有碎羽一样的柔光飘洒而下,静默如飘雪,洒入云荒大地,融入了森林、荒野、城市和湖泊,淡然湮灭。

没有人知道,那是一个灵魂的碎裂与重生。

一年之后,那个纯白色的灵魂将重新在黄泉之瀑上升起,从此在凡界生生世世漂流。

那之后大城主再也没在光阴的任何角落出现过。或者说,他已然融化于天地之间,无处不在。而其余族人都在自顾自的修行冥想——于是,那一座空荡荡的云浮城中最终只剩下了三位孤独的女神,还在风雨兼程地守望着这片大地。

百年,千年,万年。

她们冷眼看遍了兴亡起落沧海桑田,然而,却一直只是个忠实的守望者。

云浮,始终是云荒大地之外的另一个故事。

中文名
云浮城
作者
沧月
主要角色
云荒三女神
所属系列
镜系列
城主
尚皓、离湮、琉璃
种族
上古翼族
释义
天空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