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旭文

人物 | 行业人物 | 娱乐人物 | 音乐人 | 吴旭文

吴旭文,生于1963年12月,知名音乐人。吴旭文的创作横跨国语、闽南语和粤语。在目前音乐市场空前萧条的时候,他也像大多数港台音乐人那样,看好内地市场未来的潜力,决定来北京生活和发展。2001年底全家开始旅居北京并观察内地市场,2001~2014年间因配乐,音乐教学前后旅居内地近十年至今。

合作过的知名歌手与艺人包括 刘德华张学友陈奕迅郭富城 、黎明、 王力宏赵传 ,大小S, 齐秦李玟李小璐范冰冰李冰冰 、唐娜、 彭佳慧张清芳梁咏琪林晓培庞龙高明骏田震沙宝亮汪东城 。并受唱片公司或经纪 团体委托 ,长期训练新人时期的陈奕迅、大小S、彭佳慧、汪东城、 阿弟仔郭文贤 等等。

近年来投入电影配乐界,2013年参与之动画电影配乐作品「摇滚摇篮曲Rock Rabbit」荣获 2014年第十届台北电影节「最佳视觉效果奖」 ,并於代表台湾参加 2014年第五十七届亚太影展竞赛。

2014年参与之电影配乐作品「爱琳娜 Elena」获选为 高雄电影节 开幕片。

简介

吴旭文 吴旭文是90年代台湾流行音乐最重要的人物之一,尤其是在90年代下半期,炙手可热的 几个创作人里,吴旭文虽然不是名气最大的一个,但是他的创作才华绝对是独一无二的。这样,才能让他的作品在华语歌坛最为浮躁的时候脱颖而出,让他在华语歌坛低迷之际依然保持自己的创作水准。

恐怕大多数人关注的只是他的创作经历,很少有人知道他还是一个唱得很好的人,在80年代末曾经有一支风格 前卫 的乐队叫做“青年” ,由 贾敏恕 、吴旭文、陈正伦、杜志杰、李晋武以及张乃仁组成。而当时这支乐队的主唱正是吴旭文。尽管那张唱片卖得并不好,但是它在当时的意义却是划时代的。

除了音乐专业项目外,平日也喜欢运动

生平

拜访引

吴旭文 2002年时,吴旭文住在北京东北四环边的一处很开阔的社区,这一带住着很多 搞文艺 的人,他们互不相 识。方圆几里,没有人认识吴旭文。

见面那天是周末,阳光很充足,风也很大。我们在小区中间的一块空地上席地而坐,聊起当年的流行音乐。周围,听得见风声和小孩子玩耍的声音。

他说那时他偶尔和朋友在小区里的饭馆喝酒,有时喝得微晕尽兴时话就多了。他说自己很怕去KTV,因为自己的耳朵太怕吵,过度或不足的声音、频率都让他不安焦虑。录音室里面呆了十几年,当然害怕KTV。有一阵子常和高明骏我们二,三家台湾人一起去郊外溜孩子。他说自己特别喜欢一些安静的地方,一些有古迹的地方。来北京前他去过国外几个大博物馆,每次逛博物馆就是20~30天,他觉得北京自身就是一个大型的博物馆。

2001年初,吴旭文来北京制作 任贤齐 唱片的时候,在 王府井 一带看到有人在挖土,他看到人们挖出了一些 明朝 的东西。隔一年後,2002年就已经陈列在博物馆里。忽然间他觉得很感动。他说觉得自己参与了一个过程。是的,参与一个过程,这很重要。北京的流行音乐未来是否有着无限可能的发展前景倒还其次,能参与这个过程却是一件对台湾音乐人很有意义的事。

尽管还有更多的事情吸引着吴旭文,但这件事很可能是吴旭文后来选择留在北京的直接原因。

成长

因为那张自己主唱"青年专辑"吴旭文进入了这一行。第一次Nova唱片发行卖了500张,后来 滚石 “历史上遗落的经典”再发行一次卖不到2000张,那时候人们还不能接受那么吵的东西。但是业内人士却给了这张唱片很高的评价。

吴旭文说, “那时候大家都年轻,想到什么就做什么。想起大家该一起组团唱一点什麼?就马上自费租设备租场地半工伴读。作品也是一样,我们不觉得有深度,想到什么就讲什么,整个唱片的概念只是一个故事的结构和脚本。”

搞乐队孤芳自赏之后,吴旭文开始反思流行音乐的内涵,那时候台湾流行音乐刚刚开始起飞,这一代听 西洋音乐 长大的台湾人开始着力营造中文流行音乐的氛围,吴旭文参与了这个过程。

“每种音乐都有它需要被尊重的地方。包括流行音乐。”

“流行音乐的内涵就是要够肤浅,够肤浅的流行音乐却有了自己的内涵。"

"一首歌能打动那些12岁18岁25岁的人,就是一种专业"

"流行音乐的价值在于它能在2分钟内安抚了许多各类情绪此刻正处于边缘的人们。”

1996年前后,一旦你打开台湾电视,如果有十首歌在打榜,十首歌里有四首一定出自吴旭文之手。

自由

吴旭文 当年刚刚开始做幕后的时候,吴旭文觉得当歌手是一件虚无飘淼的事,而做幕后比较像一个事业。

“后来才知道当歌手也是一个事业,还要花很多时间去经营形象。而作幕後写东西的无所谓,不需要顾及自己的形象。可以穿着拖鞋就出来,因为没有人认识你是谁。”

刚来北京的日子,吴旭文不急着投入工作,他说自己要进一步认识和了解这个环境,和一些音乐人交流。他也经常去酒吧听一些乐队,他说内地的乐队原创性并不缺乏,就怕大陆对外开放幅度越大,原创音乐的精神就一定越低。他觉得做乐队技术不一定高超,但立场与原创性开发必须坚持,这个和流行歌曲的配方不一样。在他那时看过的乐队里,他觉得子曰和二手玫瑰都是相当不错的。

当过五次金曲奖各类评委的他说,“华人血液的冒险精神明显低落,所以台陆二岸乐队不是日趋於保守,就是只满足于融合西方几个乐队的精髓当拼盤乐队。

吴旭文写过的歌里,有很多女性的角色几乎都是以自己母亲王好女士为蓝本!他说一开始自己写词,只是因为有些旋律老记不住,后来自己为了尝试不同旋律的感受,就试著加些歌词做变化,词就越写越多也花了我很多时间去琢磨文字。居然也写出很多不错的作品。“我的歌词不算特别,但总能和旋律很搭,词曲只要能勾到听者的魂魄就足够了。词和曲一起出来,常常一首歌写20分钟就差不多完成了。”

那时吴旭文因为创作的歌曲《 肉麻情歌 》反响不错,而且被钱柜选为广告片主题歌 。吴旭文说那首歌是为了讨好自己老婆写的,

刘德华唱的他很不满意,“如果让我去监棚不会让他唱成那个样子的?”

"我只能说,监棚人不能对歌手太心慈手软,慈母多败儿啊哈哈!“

“那你想不想自己拿回来自己唱呢?”

“想啊。”吴旭文说。

在唱过吴旭文歌曲的歌手里,吴旭文满意的很少,“十个中或许有一个比较到位的,像陈奕迅、张学友、CoCo、彭佳慧,这些我觉得还相当不错的,其实他们都还可以更好,只是唱片,歌手一旦被商品,标签化了,就很难回到初衷。所以十年后大多歌手唱的跟十年前还是一样的水平, 铁粉 大众媒介都有责任。”

祈祷

吴旭文觉得内地唱片业需要有计划性的扶持与政策结合的商业运作,像辅导国内各类产业一样。“我不愿意看到这里成为日韩流行音乐的殖民地。"

“台湾流行音乐起步的早,当时大家也就有时间去摸索慢慢从一手包办,后来分工越来越细,越来越专业。但是这种机械化,量产化的流程有个缺陷,就是基本上前后环节不太交流。每个流程都很孤僻,大家都很太专注于自己的环节,像 白老鼠 一样,在恐惧中慢慢衰老。”

“大概2000年后,台湾的流行市场已经进入了一个没安全感的状态。唱片公司抓不到市场反应。以前市场热络时,唱片公司很容易就可以找到适合的歌。现在是大家都在乱抓歌,只要一首歌闯红了就不至于亏本,当十首歌有十个机会时,反而首首摸不到底又举棋不定?唱片专辑变成收集主打歌的大拼盘。当时整个台湾歌坛都是这种思路。后来我觉得这一点也未必是坏事,如果台湾唱片公司格局,市场都有限,没有天灾冲击就不会惹人思考华人流音乐的存续问题。没有这个天灾,内地流音乐会不会发展得更摸索?”

吴旭文说自己喜欢大陆各类原创的电影,他喜欢里面令人“感动的要死的”大山大水。“台湾就不一样,流行音乐也是同一个道理。台湾电影常常是一杯咖啡一个风铃之类精致的故事。”吴旭文很形象的比较了两地大众文化的特色。

“我期待未来华人音乐在北京,地球上的流行音乐重镇在中国。音乐消费人口只会增加,不会减少。参与这个过程变得很珍贵。从前我很关心成果和票房,但那绝不是我现在生活的全部和价值。”

作品

吴旭文 陈奕迅《拜访》《一滴眼泪》《Style》《到此一游》《预感》

刘德华《爱不死》《肉麻情歌》《直觉》《完美》

张学友《人在雨中》《 心碎了无痕 》《好呆》《走过1999》

郭富城《神经》《等爱的人最孤单》

黎 明《为我停留》《宁愿时光倒转》

张智霖 《爱的时光》

苏永康如果这是我爱你最好的距离 》《SORRY》

叶树茵 《去听美人鱼唱歌》

高明骏《某年秋天某个时候》

李亚明 《成长》《狼遇见羊》《枕头》《鸟和树》《王老爹的摇篮曲》

游鸿明 《在爱一遍》

李 玟《暗示》《 美丽笨女人 》《玫瑰园》

杨 林《 她比我更好吗

张清芳《哎哟喂呀》《不敢讲》

张柏芝怎么会那么笨

陈晓东 《实在》

陈洁仪 《别让我恨你》《入戏太深》

梁咏琪《简单生活》

刘虹桦 《干嘛?!》

徐怀钰友情卡片

齐 秦《贝多芬听不见自己的歌》

张信哲握握手好吗

陈慧琳 《Sugar》

蔡 琴《新月》

彭佳慧《真心话》《不够小心》

王馨平 《在我心里放了一把椅子》

赵咏华 《断了气》《我们的故事》

王力宏《去爱》

堂 娜《自由》《奢求》《解药》

万 芳《心安》

黄 磊《 啦啦歌

吴奇隆 《再相遇》

赵 传《我愿意》《我的国歌》

何润东 《醉生梦》

王雪娥 《蚊子》《手》《BON!BON!BON!》

辛晓琪 《难得糊涂》

朱 茵《刷牙》

南方二重唱《雨衣》《海》

林志颖有了你什么都不缺

彭靖惠 《陪你》

孟庭苇 《逃》

黄品源 《你都在身边》

阮丹青 《想确定》

林志炫现在我这么想

范晓萱 《领衔主演》

娃 娃《祁祷》

黄乙玲半觉悟半清醒

潘美辰 《顾虑太多》

庾澄庆 《不可收拾》

古 皓《DA DA 摇滚》

赵 传《当我们同在一起》

娃 娃《你爱我多还是我爱你多》

张信哲《握握手好吗》

邝美云 《你不会不懂》

蔡琴 《落一滴泪》

万芳 《需要》

关淑怡 《重逢》

胡雁 ,廖 昌永《平安中国》

杜衡奕《祖传脉血》

沙宝亮《1314》《More More More》

王丽达 《500里》

以上作品均可从 MUST 中查询

引用来源

中文名
外文名
别名
国籍
出生地
出生日期
职业
爱好
代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