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湛

人物 | 历史人物 | 东晋学者、玄学家、养生学家

张湛,男,字处度, 东晋 学者、 玄学家 、养生学家,高平(郡治在山东金乡西北)人。仕至中书侍郎、光禄勋,少年有为,撰有多部作品。代表作有《 养生要集 》十卷、《 列子注 》等。其中,张湛《列子注》的哲学思想对后世 宋明理学 影响很大,对佛教中国化、本土化也起了重要作用。

人物生平

仕至中书侍郎、光禄勋。少年有为,撰有多部作品。与当时佛教主张的佛玄合一不同,其注本儒道家法,不融佛教理论。张湛《列子注》的哲学思想对后世宋明理学影响很大,对佛教中国化、本土化也起了重要作用。

个人著作

仕至中书侍郎、光禄勋。撰有《养生要集》十卷、《养性传》二卷、《延年秘录》十二卷、《庄子注》、《文子注》、《列子注》(《冲虚至德真经注》)、《列子音义》等。

自序中称,其祖父少时在戚属家抄录奇书,遭遇 永嘉之乱 ,偕书南渡,途中有所遗失。《 列子 》八篇只剩三卷。后于亲友家“参校有无,始得全备”。有人认为《列子》即其编凑,注中徵引 何晏 《道论》、《无名论》及《 庄子向秀 注文,保存了魏晋时代文献,也反映其哲学观点。

张湛曾说“往往与佛经相参”,隐晦的指出佛经受列子影响。佛教初来时,用 道家 儒家易经哲学格义佛教,当时佛教的法师及其助手们对汉文古籍广有了解,相当精通,如著名的道真擅长文学, 鸠摩罗什僧肇 擅长老庄。而当时的时代正是民间涌现大量先秦藏书之时,而佛教正是当时封建社会 地主阶级 之一,可能搜集或者读过各种先秦稀本与《列子》。这二种可能目前都无法排除。(在古代佛寺属于地主阶级,常搜集孤本古籍以参或造佛经,《 乐经 》、《 开元占经 》等书皆曾被寺院收集雪藏)。

而〈杨伯峻〈辨伪文字辑略〉引 朱熹 言而证列子伪:“又观其言精神入其门,骨骸反其根,我尚何存者,即佛书四大各离,今者妄,身当在何处之所由出也。他若此类甚众,聊记一二于此,可见剽掠之端云。”如此断章取义就如同 柳宗元 与清民 疑古派 的质疑,列子伪书说是从唐代柳宗元 辩列子 发端,而实际柳氏也并未断言列子为伪。只是对其中几点略有疑问。却引来了不少后代极端化的呼应。

释子、儒徒追随脚步纷纷质疑列子,遂积非成是。然而朱熹的意见正好相反,乃是佛书剽窃《列子》,在《语类》中说得更为明白:“‘今看《圆觉》云‘四大各散,今者妄,身当在何处’,即是窃《列子》‘骨骸反其根,精神入其门,我尚何存”语。’”(卷126)。朱熹说佛教的“空”借用了 老子 的“无”,诠释了佛教的“空”。所以:“疑得佛家初来中国,多是偷老子意去做经,如说空处是也”(卷126,P.3008)。

具体来说,“如远、肇法师之徒,只是谈庄老,后来人亦多以庄老助禅”(卷126,P.3025),佛书初传入中国时,只有《四十二章经》、《遗教经》、《 法华经 》、《 金刚经 》、《光明经》等数种,所言不过精虚缘业之论,神通变见之术而已。至惠远、僧肇、 支道林 等人,开始吸取道家之说。然尚未敢正以为出于佛之口也。及其久而耻于假借,则遂显然篡取其意而文以浮屠之言。如《 楞严经 》所谓"自闻",乃庄子之意;《 圆觉经 》所谓"四大各离,今者妄身当在何处,"即列子所言"精神入其门,骨骸反其根,我尚何存者";最典型者无过惠远之论,成片都是 老庄 意思。凡此之类,不可胜举。至晋宋间乃谈义,皆是剽窃老庄,取列子为多”(卷126,P.3038)。

晋宋时的佛教教义、 慧远 和僧肇等人的著作,以及后起的禅宗皆与老子及庄、列的学说血肉相连。

中文名
张湛
别名
字处度
国籍
中国
所处时代
东晋
职业
玄学家
职务
代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