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根生

人物 | 行业人物 | 商业人物 | 原青春宝集团董事长

冯根生(1934年7月29日—2017年7月4日),曾任中国(杭州)青春宝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正大青春宝药业有限公司 总裁,副董事长,全国首批 执业药师 ,高级经济师。

冯根生从事中药生产制造、管理53年,是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 全国劳动模范 ,全国医药系统劳动模范和浙江省劳动模范,是首届全国优秀企业家和 中共十三大 代表,并获得中国经营大师、中国企业技术经济大师、全国优秀经营管理人才、全国医药行业优秀企业家、浙江省突出贡献企业经营者等多项荣誉称号。2015年10月24日,被聘为 浙商总会 第一届理事会顾问。

2017年7月4日凌晨逝世,享年83岁。

人物生平

1992年—2008年01月 正大青春宝药业有限公司 总裁

描述:1992年,杭中二改制为正大青春宝药业有限公司,冯根生任总裁。同时任新成立的青春宝集团董事长。

2008年01月—2017年7月 杭州青春宝集团有限公司 董事长

重要事件

冯根生出身于医药世家,14岁时进入著名的国药号“江南药王”胡庆馀堂做学徒。1972年7月,杭州第二中药厂成立,冯根生被任命为厂长。1992年9月,任中国(杭州)青春宝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同年11月,任正大青春宝药业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总裁。集团现有资产15亿元,净资产7亿多元,员工3000余人。2001年, 青春宝 实现利税65亿元。经浙江省浙经资产评估事务所评估,冯根生对中国青春宝集团有限公司1972年—1999年的 利税 贡献价值是8亿元, 利润 贡献价值是2亿元。

2017年7月4日凌晨逝世,享年83岁。

经历

现任中国(杭州)青春宝集团董事长。冯根生从事中药生产制造、管理53年,是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也是全国劳动模范。

1977年2月23日

千难万难依靠群众就不难1980年6月11日

爱才如命的好领导

1982年10月21日

给中药插上现代化翅膀

1984年10月17日

他在创办第一流企业

1985年1月24日

开拓者的品格

1986年2月21日

干部聘用制职工合同制

杭州中药二厂改革使 劳动生产率 一年增8成

1987年6月4日

冯根生的公私观

1988年1月2日

企业家要到国际市场大显身手

1989年10月13日

冯根生 生产上甘于吃苦,福利上甘于吃亏

1990年11月11日

争创世界第一流

1992年11月13日

青春宝集团与 正大集团 携手开发中药宝库

1993年10月23日

从企业家罢考谈起

1995年3月21日

生命之歌

1996年10月12日

正大青春宝集团坚持在职工中开展理想教育

1997年8月10日

“青春宝”对口扶贫接纳四川厂家

1998年5月4日

乐做改革“出头鸟”

1998年11月22日

冯根生的三次抉择1999年11月15日

用权的胆大和胆小

2000年11月18日

冯根生:青春不老改革心

2001年10月12日

青春宝:重建中国企业道德秩序

2002年10月27日

“江南药王”焕青春

2003年1月8日

与时俱进的精神动力

2004年5月10日

让慈善阳光洒向人间

2007年10月12日

“中华老字号,真棒!”

2008年9月24日

国企改革的“青春宝”

冯根生, 胡庆余堂 解放前的“末代学徒”,他书写了从童工到董事长的传奇;

他,是 中国中药 现代化的“见证人”和“亲历者”,是中华医药史上的“国宝”;

他,是中国国企领导在职时间最长的人,经历了中国企业的 改革开放 、科学发展的全过程。

他领导着企业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同时也在他人生的历程中夺得了一个又一个“第一”:

他荣获第一届“全国优秀企业家”称号;

他是第一届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

他是第一届全国“经济改革人才奖”金杯奖获得者;

他是第一届“全国 中药行业 优秀企业家”荣誉获得者;

他是第一批全国高级职业经理人之一;

他荣获第一届“全国优秀创业企业家”称号;

他是第一届中华慈善人物之一;

他是第一届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这些第一不是我个人的,它属于企业和全体员工。它反映了企业在相关领域的‘夺冠’之路,也彰显了我们企业的文化及经营管理的新理念。”——冯根生这样说。

2009年,新中国成立60年,《 浙江日报 》创刊60年,冯根生从业也60年。

2017年, 中国杭州青春宝集团有限公司 创始人、董事长、著名浙商冯根生于7月4日凌晨逝世。

相关语录

△要以权谋公,不要以权谋私。以权谋公,胆子大点没关系;以权谋私,胆子要越小越好。

冯根生 △现阶段我国处于一个 计划经济市场经济 转型的时期,一个有敏感的企业家就能迅速准确地抓住历史性的机遇。有时候,其实中央一句话就已经告诉你怎样可以跟上形势的发展,你错过了也就错过了。

△枪打出头鸟在社会上太多见了。我认为,只要保护好心脏(没有私心),索性只管自己拼命飞,飞得快,飞得高,飞出枪的射程之外,就没事了。关键是怕这些鸟飞飞停停,生怕偏离方向被枪击中,老是回头看,结果还没在树上停稳,就被那些“老枪”击中了。

△国有经营者有四类: 小车不倒只管推 ,牛皮不破只管吹,宴席不散只管醉,企业不倒只管亏。我们提倡第一类人。但在推车的过程中,什么零部件要修一修,途中要不要加油,政府部门要关心一下。

对于中国(杭州)青春宝集团有限公司的3000多名职工而言,他们最大的幸运不是其安身立命的企业声名是如何显赫,待遇是如何优厚,而在于有一个魄力惊人同时也不乏理智的掌门人。冯根生,一个老而弥坚的全国优秀企业家。

这个被传奇萦绕的刚性人物,在中药行业浸润了53年,在企业领导人的位置上干了30年。让业界称奇的是,即便是现在,68岁的冯根生还是那般地强硬有力———青春宝在他的领导下,依然保持着20%以上的 发展速度昂然 为国药之魁首。这让人很容易想起 茨威格 一句固执的名言:命运总是迎着那些强有力和不可一世者走去,总是让自己屈从于这样的个人。

冯根生从来都不低调,相反,他通过人生磨砺修炼而来的某种领袖气质,让他具有一股咄咄逼人的霸气。他的一生从不言败,这让他根本没有机会去品尝当一个失意英雄的苍凉。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的人生旅程波澜不惊,事实上冯根生的人生沉浮比常人不知要多上多少倍!只不过在每一个关键时刻,他都能挺身而出,独立潮头!所以,在冯根生回眸往事时,他的一句感慨就格外耐人寻味:我就是一味中药,成分很多,疗效也不错。

相关故事

家庭情况

冯根生,中国(杭州)青春宝集团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正大青春宝药业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总裁。喜欢传统文化,痴迷中药国粹。他的一生都在致力于 中药 的现代化和国际化,以期能让中药造福于全人类。

冯根生 这个执著的人出生于一个医药世家,其祖父冯云生、父亲冯芝芳均是声名遐迩的国药老字号胡庆馀堂的资深药工,而他自己,也在14岁的时候踏进这个江南药王的门槛当学徒。5个月后,杭州城解放,他无可选择地成了胡庆馀堂的“末代学徒”。三年漫长的学徒生涯对他来说,无疑是一个炼狱。但冯根生却在这期间汲取了足够多的医学养料,这为他以后在中药界扬名立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72年7月1日对冯根生来说是个非常重要的日子,在这一天,他开始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青春宝事业。那时他刚刚38岁,在杭州的桃源岭下,一个由胡庆馀堂制胶车间升格而来的中药二厂,正在向他这个新任命的厂长展露着荒凉与简陋。但冯根生惊鸿一瞥,却依稀看见了一个气势恢弘的中药城。

今天,他所领导的青春宝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只有37万元的中药作坊了,在其后不断发展的30年里,冯根生带领青春宝不断涉足家电、服装、房地产、通讯、金融、旅游等多个领域,它的资产规模比当初整整放大了4000多倍!到2013年的青春宝已经是个拥有30多家全资、合资和 参股 企业, 总资产 达15亿元, 年利税 3.6亿元的以中药生产为核心的综合性企业集团。

为人才冒险

王振国 是一个人,一个典型的依靠个人奋斗而发迹的成功者。这个如今已经拥有近十亿个人资产的东北人,曾经拥有诸如全国首届十佳青年等荣誉。就是这样一个人,在他功成名就之时,仍然念念不忘一个18年前谋过一面的人,这个人就是冯根生。王振国对冯的由衷感叹是:一个有远见的企业家!

1984年,屡受排挤的王振国受命到杭州搞 医药 工业调查。杭州中药二厂作为全国仅有的五个中药业样板厂之一,自然在学习考察之中。当时同行的同志仅仅在无意中说出一句:“我们这个小王挺钻的,业余还搞些 抗癌药 研究呢。”就这么一句,冯根生就来了兴趣,没问职称和学历,只急忙要了天津的实验报告,虽然当时只是S180瘤谱的实验,但冯根生就像 哥伦布发现新大陆 一样,马上安排小汽车,拉著王振国绕着 西湖 看,最后提出要聘王到药厂工作,并给他的爱人安排工作,给家庭安排住房,并 允诺 安排一个单独的实验室,同时配备几名助手。“够气魄,够豪爽的”,王振国感叹。虽然王振国最后没有答应,但冯根生却抛下一句让他一生都在回味的话:即使你不来,需要钱就吱一声,我们支持你搞研究,目的是让全世界认识中药。事实上,在冯根生身上类似的事情不知发生了有多少。对于18年前仅仅只见过一次面的王振国,现在的冯根生已经没有多少印象了。但直到现在,冯根生有一个信念却一直没变,那就是对于企业而言,竞争的根本在于人才。

知识经济 愈益彰显的今天,企业家有这份对人才的爱戴并没有什么高人一等的地方。但在70年中期,在知识分子都是“臭老九”的时候,一个企业家却在四处网罗落难的专业人才,无疑是一个惊人之举,没有超凡的眼界和魄力,很难做到这一点。但智慧就藏在这些看似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举动上:在成功网罗了马心舫、李学杲、戴培兴等诸多医药专业人才后,冯根生在别人问到他这么冒险怕不怕时,说了这样一段话:“怕,当然害怕。不过反反复复一想,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等‘老九’们名声香了,境遇好了,凭杭州中药二厂这个条件,哪个 金凤凰 愿意落脚?告诉你们一句实话,千万别给我外传,旧社会讲发国难财,我这也是在发财,为咱们 社会主义 发人才之财呀。”

实际上,冯根生 人才观念 的前瞻性还不止如此,当时他不仅招医药专业人才,而且像机械、化工、建筑等看似与青春宝不沾边的专业人才,他也一并揽下。后来的事实证明,正是这种立体式的人才结构,才有力地促进了企业的腾飞。

狂商名下

“狂商”是香港媒体送给冯根生的一个称号。虽然有些夸张,但纵览冯根生传奇式的人生经历,却也名副其实。

冯根生 冯根生至少“大狂”了七次。第一次是1978年, 青春宝抗衰老片 虽通过药理检验,但由于相关部门从中作梗,始终未能获得生产批文。 坚冰 未破,冯根生怕错过药品推出最佳时间,毅然决定先投产。这无疑是个胆大妄为的决定,说白了,做了这个决断后,冯根生和青春宝都是命悬一线。好在有国家医药总局的一帮老专家的支持,再加上有一位国家领导出面过问,最后此事才化险为夷。

第二次是1984年,冯根生向旧体制发出挑战,在全国还没有实施 厂长负责制 之前,率先在全国试行干部聘任制,全厂员工实行 劳动合同制 。第一个打破“铁饭碗”、“铁交椅”、“铁工资”。同时打破传统的医药企业供销模式,凭自己的努力,消解了二级站的发难,建立了企业自身完整的供销队伍。

第三次是1991年,面对名目繁多的对国有企业厂长的考试,冯根生率先“罢考”,引发一轮轩然大波。最后,在《 人民日报 》等强势媒体的推波助澜下,全国范围内掀起了一股“为企业领导人松绑”的大讨论。

第四次是1992年,青春宝受困于机制,发展缓慢。为求一个好机制,冯根生与泰国正大集团合资,并让外方 控股 。但与当时大多数合资不同,冯根生独辟蹊径采取了母体保护法,保留品牌,总资产重新评估,只将其核心部分与对方合资。此举既有利于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又为企业发展赢得了机会。

第五次是1996年,冯根生在胡庆馀堂濒临倒闭、 负债 近亿元的情况下,没有看著这块金字招牌关门倒灶,而是毅然接手。儿子兼并老子,一时传为美谈。

第六次是1998年,青春宝改制,实现“工者有其股”,冯根生作为经营层,必须持有2%的 股份 ,折合成人民币是300万元。但以冯根生的收入根本买不起,这就引起了著名的“冯根生难题”。为了改革成功,冯根生一咬牙,向 银行贷款 270万元,再加上家庭所有的积蓄30万元,买下了股份,使改制工作得以顺利进行。

第七次是2000年,冯根生再次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企业家的贡献有多大?身价几何?冯根生要“量化”一下。浙江浙经资产评估事务所最后做出评定:冯根生的贡献价值是2.8亿人民币,利润贡献价值是1.2亿,其管理要素对效益的综合 贡献率 是15%—20%之间,现阶段是18%。

作为一个企业家,冯根生狂狷的性格使他总能引起世人的瞩目,但同时也使他遭遇了种种麻烦。他的一生,曾无数次面临着走钢丝一般的惊险时刻,但他无怨无悔。他说:人是一口气,如果没有这一股子狂气,冯根生也就不成为冯根生了。

企业家的敏感

冯根生全家福 冯根生有两句言论,一是好的企业家要懂政治;一是经营管理里面有政治。冯认为,青春宝的成功与他的敏感有很大的关系。考察青春宝的发展轨迹,我们就可以发现,事实上,它每一次面临的发展机遇,都与某种形势联系在一起:1978年以前,企业发展不快,国家投资拨款根本轮不到青春宝,但1978年底的 十一届三中全会 一开,解放思想、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就成了社会发展的主旋律,冯根生“闻”到工作重点要变,冷静分析,大势明朗,于是他以最快的速度提出要申请搞技改,尽管有关部门犯难,但最终冯根生还是如愿以偿。又如,1984年中央决定城市改革以国企为突破口,冯根生于是静中求“变”,率先打破国企“三铁”,实行 全员劳动合同制 。同样,在十五大报告中提出要“ 按劳分配按生产要素分配 ”时,冯根生对此做出的反应,就是试验在全厂进行了职工持股的改革。

“许多国企领导人对形势的敏感不够,其实中央精神就已经告诉你可以怎样跟上形势的发展,你错过了就错?了。”冯根生说。被很多人忽视的还有一点,那就是冯根生的敏感,以及他与一些部门的干部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原杭州市委书记 厉德馨 ,在其工作期间,就与冯根生经常交流看法。在不少关键时刻,正是他们为冯根生抵挡了不少风雨。

人无私心路也宽

在冯根生的人生词典里, 戒欺 占了一个很重要的位置。他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说,戒欺就是他的“圣经”。他认为,戒欺就是一种道德,一种诚信,做人如此,做企业也同样应该如此。而要做到戒欺,那就必须做到没有私心。 灵隐寺 有副对联,叫“人无私心便成佛”,那是极有道理的。

冯的一生可谓大气磅礴,魄力过人处简直可以惊天地、 泣鬼神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在私心方面的“胆子”却是那么地小。冯根生有一个观点:“以权谋公,胆子要越大越好,以权谋私,胆子要越小越好。”一般常人很难想像,冯根生这样一个在70年代就享誉全国的企业家,直到1999年,一家好几口人还住在一间只有69平方米的房子里。为什么?因为他把分房的机会全都让给了别人。

企业家都很爱惜自己的名声,冯根生也不例外。但在他一生都在为之拼搏的中药事业面前,他甚至连“爱惜名声”这点私心都舍弃了。1996年,当他得知胡庆余堂病入膏肓时,他没有犹豫就出手了。说实话,兼并胡庆余堂并非没有风险,市场经济残酷无情,厮杀每一天都会发生,弄不好冯根生会名声扫地。但他说:“风险大我清楚,可是胡庆余堂不救回来是会丢中国民族药业脸面的,号称江南药王,结果却关门倒灶,外人会笑掉大牙,想到这,我怎么会睡得着吃得下,我对中药业的感情是什么语言都形容不了的,为了这份感情拼一拼老命,还管自己什么名声。”

事业的驱动力

冯根生把“没有私心”称之为“保护好心脏”。冯深知自己的个性桀骜不驯,在国企改革中屡当先锋的结果,很容易遭到东方式嫉妒———枪打出头鸟。而要不被人击中,把心脏保护好是至关重要的,那就是不要有任何的私心,所谓无欲则刚。只有如此,他这只改革的出头鸟才能飞得快,飞得高,飞出猎手的射程之外。

冯根生一直有一个训诫:认认真真做事,规规矩矩做人。正是这句简单朴实的大白话,让冯根生的一生受益匪浅。有一份统计资料称,在1987年评出的20位全国首届企业家中,到2013还在企业领导人位置上的,只有冯根生和山东双星鞋业的汪海2人。可以这样说,冯根生企业家的经历,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一种完美。但接近于完美的冯根生,却并非没有牢骚。冯至今对于当初 持股 300万上面没有任何的实质性表示有些耿耿于怀。冯根生感叹:当了28年的企业经营者,做了这么大的贡献,上面没有奖励一分钱,只用一句话就画上了句号:冯根生发展中药二厂的确功不可没。

冯根生之所以耿耿于怀并不是为了要什么,如果是这样的话,当初 马来西亚 的老板以百万美元安家费请他去当“洋老板”他就不会拒绝。他之所以不平,不是为他自己,实在是企业家的价值太被人忽视了。这也是为什么冯根生最后要进行身价评估的初衷。

冯根生认为,优秀的企业家是我国现阶段最缺少的人才资源之一,而我国大多数国有企业,对经营者的 激励机制 却迟迟不能建立。现在有不少企业家,他干事业的驱动力,凭的是个人的修养和强烈的事业心及责任感,但这是远远不够的。

现在冯根生最感到快慰的有三件事,一是企业发展的步伐很快,利润每年都有不小的增长,照这个趋势,自己的银行贷款用不了一年可以全部 还清 了;二是冯的儿子冯鹤也进入了胡庆余堂,中药世家,四世同“堂”;三是青春宝的一批年轻骨干力量如刘俊等,正在逐渐成熟,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言及退休这个敏感的话题,冯根生也是一脸的坦然:“如果身体很好,我也有这个能力,我可能干到70岁,一句话,小车不倒尽管推。”

中药奇才

直到现在,冯根生还是一个站在舆论中心的人物。到雅虎网站上搜索,键入“冯根生”三个字,很快就会跳出1662条相关新闻。

冯根生 在业界,冯根生有一个“中药基辛格”的美称。的确,冯根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中药奇才,他为中药走向国际化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早在70年代中期,冯根生就着手开发中药针剂,在大多数同行都中途放弃的时候,冯根生难能可贵地坚持了下来,如今,青春宝药业的针剂产品不仅为中药的现代化正了名,争了光,同时也为青春宝的利税支撑着半壁江山。

众所周知,冯根生的个性狂傲不羁,但偏偏就是这样一个人,却有着十分良好的团队精神,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与各个同仁的配合都是非常默契的,这体现了他身上包容的一面。

说实话,此次访冯根生并不是太顺利,原因一是冯根生太忙;二是冯始终处于舆论中心,对笔者的采访几近于“麻木”的程度,总是很难能谈出激情来。冯根生只是对笔者说,你应该到青春宝厂区里面好好转一转,那里面每一个地方,都有一段故事。

也许在任何时候,冯根生张扬的个性都不会改变。笔者注意到在冯根生办公室的墙上,悬挂的都是冯根生自己的大幅照片,给人印象较深的一副是,冯根生站在大海旁边,任由脚下惊涛拍岸,浊浪滔天,我自岿然不动,两眼直视远方,呼啸的风掀起了他披在身上的黑色大衣,猎猎欲动……笔者也曾走访不少的企业领导人,大多数人的办公室里面悬挂的都是中国地图、世界地图,或者与上级领导的合影,惟有冯根生,独具个性,与众不同。对此,冯根生自有一番妙语回答:心中有“大我”在,自然能装下整个世界。

有一个细节,在与笔者合影前,冯根生飞快地从口袋里面掏出一把小梳子,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头发。一个追求完美的人,总是从细节开始!

与胡雪岩

冯根生与胡雪岩可谓渊源颇深。自1874年胡雪岩投巨资创办胡庆余堂起,这座江南药府就将二人的命运紧紧地联系在一起。胡雪岩可以说得上是冯根生的老店东,冯的祖父冯云生就是胡庆余堂的第一批药工,而冯根生则由于政治大势无可选择地成了胡庆余堂的“末代学徒”。胡雪岩立下的“戒欺”训诫,被冯根生奉为治业之“圣经”。胡雪岩缔造了胡庆余堂,并使它短短几年就声名鹊起,与北京同仁堂齐名;冯根生则是在胡庆余堂病入膏肓时出手拯救,让其东山再起,重新名震天下。1997年,两个人走得更近了,在这一年,冯根生经过多方寻找(是赵玉城找到的吧!),终于在一个叫鸬鹚岭的地方找到了胡雪岩业已被损坏的墓穴,冯最后按原貌修复了它。

但冯、胡二人的渊源并不仅限在这种“血脉”上,同为名声显赫的江南药王,两人无论是在经营谋略、政治视野和大局观等诸多方面都有很多神似之处。胡庆余堂现任总经理刘俊说,他用心琢磨过冯根生,也用心琢磨过胡雪岩,他认为这两个人在经营上有不少相似之处,都敢于标新立异,干一般人不敢干的大事业,最终也都能干成大事业。

首先从经营谋略上来说。胡雪岩立业之初,即树立目标,不但要“饮和食德”,而且还要做中国最好的药局,随后处处以其势撼人,包括修义渡、免费送药、香炉焚药、金铲银锅等;而冯根生在1972年开始他的青春宝事业时,面对一个破庙似的中药作坊,也是想人之不敢想,立志要用十年时间办成全国一流的中药厂。而其后无论是“修宝、丹亭”、巨资赞助 西博会 ,还是20世纪80年代修建至今都不过时的超豪华接待室,同样显示了其以势压人的勃勃雄心。

在宣传上,两人也有异曲同工之处。胡雪岩曾经在胡庆余堂兴盛之时,让一彪人马在水陆码头身着色彩鲜艳的“ 号衣 ”,上边写着胡庆余堂的堂号和相关产品的介绍,一边敲锣打鼓,一边大呼小叫,让外地人在下车伊始就领略到胡庆余堂的不同凡响;而冯根生也在1985年成立了一个“杭州青春宝飞车走壁团”,让青春宝的大名,随着滚滚车轮飞向全国。

就连使用动物给企业扬名的高招,两人也想到一块去了。胡庆余堂开店之初,因买卖红火,引起同行嫉妒,于是有人造谣,说胡庆余堂卖的“ 全鹿丸 ”是假的。胡雪岩没有打口水战,而是每次在制作这剂成药时,叫人把待入药的鹿披红挂花,招摇过市,然后当众宰杀,谣言便不攻自破。无独有偶,冯根生也看上了 杭州动物园 里的一只熊猫“培培”。培培通过服用青春宝片,现年虽然已有32岁的高龄,但仍然健康活泼,食欲良好,创造了一个长寿的奇迹,青春宝的“ 抗衰老 ”功能,也就“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而在政治视野上,两者都有常人所不能及的开阔。胡雪岩,号称 红顶 商人,把玩政事可谓左右逢源,游刃有余。冯根生也非同凡响,他常言,好的企业家还应该是一个出色的活动家,对社会的敏感不但促使他每一步都走在别人的前面,而且独领风骚,备受赞誉。胡雪岩官封极品,头戴 花翎 ;冯根生则当过杭州市人大常委和政协常委,参政议政,风光也不在话下。在经营观和其他方面,胡雪岩和冯根生也有很多相像和神似之处,比如他们都以义为重,规矩经营,能言善辩等等。难怪有不少胡庆余堂老药工感言:胡雪岩和冯根生都是当之无愧的江南药王,有他们的魅力在,胡庆余堂不愁没有独步天下的那一天。

企业介绍

公司系由100多年历史的中药老店胡庆余堂郊外的制胶车间发展

起来,1972年建立杭州第二中药厂(系全国规模最大的中药厂之一)。1992年与泰国正大集团(G.Pgroup)合资建立正大青春宝药业有限公司。1999年初, 上海实业控股有限公司 收购 了正大健康产品有限公司90%的股份,即上海实业控股有限公司目前拥有正大青春宝药业有限公司55%的股份。公司位于中国浙江杭州美丽的桃源岭下,有员工1500余人,占地面积12万平方米,近十万平方米 现代制药 厂房,是国内规模最大、设备最先进、以天然药物为主要原料的集科研、生产、经营为一体的综合性制药企业。有符合 GMP 要求的生产车间、生产过程及拥有先进的集团形式的企业管理方法和按照国际惯例运行的财务

管理制度,可生产 注射剂 、片剂、颗粒剂、胶囊等十几种剂型,百余种产品。其中片剂、胶囊剂、针剂、 大输液 等剂型已通过国家 GMP认证 。具有全国最大、能力最强的,由一流人才、一流销售工具,一流服务质量组成的营销网络,几十个办事处、五百余名医药代表,产品覆盖全国各省市。生产的天然药中包括治疗及保健品,其中青春宝、男壮已得到美国FDA、澳大利亚卫生部、日本厚生省的认可进入国际市场。有一支训练有素的工程、技术等方面近二百人组成的管理人员队伍。

视频信息

《商战本色之中国富豪积累财富案例大全》 视频简介:100多家电视台争相热播,全力推荐!并非空泛的口号!实实在在的宝贵经验,有血有肉的案例分析!成功秘密大曝光,失败教训全总结。 中国经济 高速发展,企业财团你追我赶,中国首富首次亲自传授:金钱的运用,机遇的把握。

《奇行天下之中国富豪积累财富案例大全》 视频简介:数位风高浪尖的商海奇才,一幕幕惊涛骇浪的场面,一场功城撑地的营商高招。数名知名企业家的创业心血历程,分享他们的 成功之道 ,卓越的远见及超人的创意,知名品牌的设立。数位风高浪尖的商海奇才,一幕幕惊涛骇浪的场面,一场功城撑地的营商高招。

四献爱心

冯根生坐不住了!2003年21日下午6时,从福建考察市场回到杭州,冯根生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几百个人的长队排在胡庆余堂国药号河坊街连锁店的门前,一双双渴望的眼睛企望着得到一包非典预防药!冯根生浓重的 杭州话 音里透露着一种焦灼:“我们无论如何要做点什么!”

当我们赶到时,冯根生正和他的几个助手紧张地商议着。他表示马上要做好四件事:

青春宝集团、正大青春宝药业公司下属的所有公司、药店向杭城市民保证:所有有利于预防“ 非典 ”药品一律赔本让利出售,由企业承担亏损;

向战斗在抗“非典”一线的医护人员每人赠送一批保健品,以提高医护人员自身免疫能力,让他们精力充沛地投入抗“非典”斗争之中;

捐赠一笔资金,救助经济困难的“非典”患者家庭,他建议将这笔资金交由有关部门作为社会抗“非典”善款的启动资金,专项用于帮助低收入的“非典”患者家庭;

不惜一切代价,研制治疗“非典”特效药,这一点他已经向北京等地的有关单位发出了意向函。

他同时通过本报向全省医药企业发出倡议:尽自己所能,投身到这场与疾病的殊死搏斗中去。冯根生动情地说:“企业体现自己光荣的社会责任感的时候到了!”

少年时代在胡庆余堂当学徒的冯根生说,1874年,杭州曾流行过一场大面积瘟疫,胡庆余堂开山祖师胡雪岩很快研制出“癖瘟丹”, 开仓 放药,救百姓于水火,传为江南美谈。他说,企业反哺社会的传统到他这一代要光大。

据了解,目前胡庆余堂各药号的防“非典”中药一天出药3万余帖,一帖企业就要亏一元多,尤其目前急需的 金银花野菊花 等药材普遍涨价,基本是一天一个价。有的地方,原20元一公斤的“ 银花 ”已涨到180元,但冯根生再次保证:哪怕涨100倍,也绝不提价一分钱!

冯根生希望社会各界都动员起来,有更多的有责任感的企业加盟到抗非典爱心行动中来。

引用来源

中文名
冯根生
国籍
中国
性别
出生地
浙江宁波慈城
出生日期
1934年7月29日
去世日期
2017年7月4日
职业
所属行业
药物生化
主要成就
全国优秀企业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