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查一世

人物 | 历史人物 | 君王 | 英格兰国王

理查一世(英语:Richard I,1157年9月8日-1199年4月6日), 金雀花王朝 的第二位英格兰国王(1189年7月6日—1199年4月6日在位),因骁勇善战而被称为“狮心王”。

在10年国王生涯中,理查一世将几乎全部时间都花在戎马弓刀之上。身为天主教教徒,曾加入教廷发起的 十字军东征 ,为 第三次十字军东征 的将领,于 阿苏夫会战 中以少胜多击败 萨拉丁 指挥的穆斯林军队,在劣势兵力的情况下先后三次击败萨拉丁。被公认为是欧洲中世纪时期最杰出的军事指挥官之一。

人物生平

叛父夺位

理查的父亲 亨利二世安茹王朝 的创始人,他统治着地跨英国和法国西部广阔领地的“安茹帝国”,对内采取许多加强王权的措施,是当时欧洲强大的君主。其民族属于 诺曼人 (诺曼人是在公元7世纪到11世纪,攻占了法国北部的 维京人 后裔)。

理查是亨利二世的第三子,出生于其父登上英国王位以后的第三年(1157年)。他从小在后宫长大并受到良好教育,他学会了拉丁语并且能够用法文和普罗旺斯语写诗,不仅如此,理查还积极参加骑士训练。

作为次子,理查将获得母亲 阿基坦的埃莉诺 的遗产,而祖传财富将归其兄小亨利,1168年,时年11的理查受封为 阿基坦公爵 ,为了得到阿基坦他向法王 路易七世 效忠并与法王的女儿艾丽斯订婚,四年以后到封地就任。

金雀花王室内部由于争夺权力和封地,经常出现父子反目、兄弟 阋 墙的局面。理查自年方十六起,就卷入了这种连绵不断的纷争。因为父母失和,小亨利、理查和若弗鲁瓦三兄弟站在母亲一边对父亲开战,但是很快他们就被国王打败。

国王宽恕了他们兄弟几个,却囚禁了他们的母亲。

理查在1174年内战中的顽强抵抗给父亲亨利二世留下深刻印象。从1175年开始,亨利二世便赋予理查指挥阿基坦军队的全权,命令他维持阿基坦的政治稳定。其后,理查集中精力整治阿基坦,在这里,不安定的政局和大量的山顶城堡成了理查训练的最严酷的场地,最后让他成长为优秀的骑士。

1176年,理查平定了安古莱姆伯爵和利摩日子爵的叛乱。在三个月时间内,理查率军连续攻占了叛军的十座城堡,最终成功攻占叛军的据点安古莱姆城。

1179年,阿基坦南部再次爆发叛乱,理查在三周内攻破里什蒙、根扎克、马西亚克、格鲁维尔、昂维尔五座城堡之后,又成功占领了连父亲亨利二世都没能攻克的重要要塞——塔耶堡。

1182-1183年,理查与父亲亨利二世联手,平息了他的兄长小亨利和弟弟若弗鲁瓦发起的叛乱。

1187年夏季,还是王子的理查访问巴黎。法王 腓力二世 对他大献殷勤、百般邀宠。据豪登的罗杰记载:“ 腓 力二世对理查极其尊崇,他们每天在同一张桌子上用膳,分享饮食;夜间,他们在同一张床上睡觉。法兰西国王爱他如同爱自己的灵魂,他们互相之间的爱如此深厚,令英格兰国王陛下瞠目结舌”。

1188年,理查为夺回1183年时被 图卢兹伯爵 雷蒙德占领的领土,率领大军大举进攻图卢兹。他迅速攻占了17座城堡,成功夺回了被雷蒙德占领的凯尔西地区。

小亨利和若弗鲁瓦先后于1183年和1186年死去,但是亨利二世刻意避免确立理查为继承人,且对约翰越来越宠爱。理查坐立不安,急于离开欧洲,去东方参加十字军运动。在自己的继承人地位得到确定以前,他是不能出征的。

在法王腓力的煽风点火之下,父子之间的冲突又起。并在1188年11月决裂。1189年6月12日,理查在勒芒大获全胜,一兴奋竟然扔掉了武器,结果被埋伏在一旁的 威廉·马歇尔 打落马下 ,差点被俘。

1189年7月3日,亨利二世与腓力二世谈判,并答应了腓力二世的所有条件。其中就包括确立理查为继承人。

回到希农后,亨利二世无力承受自己最宠爱的儿子约翰倒戈到理查那边的打击,病情恶化,陷入幻觉,胡言乱语。在1189年7月6日与世长辞。理查也于同年的9月13日即位,号称理查一世。

东征扬威

理查一世在位10年,仅到过英国两次:一次是举行加冕典礼,住了四个月;另一次是在被虏获释后回到英国,住了两个月。其余时间除参加十字军东征外,主要是住在法国的领地上。他把治理英国的事务委托给亲信大臣,起先是担任政府和教会首脑的威廉·朗香,随后是任坎特伯雷大主教兼监督长的 休伯特·沃尔特 ;自己则全力投入十字军东征和大陆上的军事活动。朗香对理查极为忠诚。休伯特·沃尔特的治理则有明显的政绩。他沿袭亨利二世的改革措施,并对许多城市颁发特别许可状,在农村依靠乡绅以维持治安。因此,尽管理查长期远离国土,但英国境内仍能保持大体安定的局面。

第二次十字军东征 以毫无结果收场后,穆斯林世界的势力日益增强。

1171年,埃及大臣萨拉丁夺取政权,统一了埃及、叙利亚和美索不达米亚,在埃及和西亚建立了 阿尤布王朝

1187年,萨拉丁攻取耶路撒冷(耶路撒冷围攻战),迅速占领 地中海 东岸的许多城市。耶路撒冷的沦陷,使教皇和欧洲各国帝王大为震惊。教皇 克雷芒三世 遣使四出,在欧洲煽动群众性的宗教狂热,组织第三次十字军。宣誓参加东征的有三位有名的欧洲君主——德皇“ 红胡子腓特烈一世 、法王腓力二世和英王理查一世。德皇腓特烈在1190年5月以劣势兵力攻占罗姆苏丹国的首都科尼亚(科尼亚战役),整个伊斯兰世界为之震惊。但造化弄人,腓特烈一世于1190年6月在小亚细亚的一条山溪里溺毙。法王腓力二世在攻占地中海东岸的阿卡城后先行回国。只有理查一直同萨拉丁军队作战,在这次东征中起着组织和领导作用。

出发之前,理查采取种种手段,筹措战争费用,他在英国征收名为“萨拉丁什一税”(其父亨利二世曾经用此积攒了10万镑巨款)的一般动产 什一税 ;他大量卖官鬻爵,还兜售城堡、城镇、土地。据说,理查曾经开玩笑称,只要有适当买主,他愿将伦敦卖掉。

1190年7月,英法两军分道南下,9月,先后抵达 西西里岛 ,由于运输的困难,理查和腓力二世决定在此过冬。理查的一个妹妹琼是 西西里 国王 威廉二世 的王后。1189年,威廉死,未有子嗣,西西里人支持威廉的堂兄 坦克雷德 夺取了王位,并囚禁了琼。在英国舰队抵达西西里后,理查的军队攻占了西西里的重要城市墨西拿,并在城头升起了英格兰国旗。经过反复交涉,坦克雷德释放了琼。理查则承诺出征后将墨西拿交还给坦克雷德,并正式承认后者的合法地位。

1191年3月,理查在与西西里王国恢复和睦后率军离开墨西拿东进。天有不测风云,舰队遭遇了风暴,有25艘船只漂流至塞浦路斯。 塞浦路斯岛 的统治者,声名狼藉的“暴君”伊萨克·科穆宁扣押英格兰士兵,还企图虏获正在塞浦路斯利马索尔港外下锚的王妹琼与准王后贝伦加丽亚的座舰,让怒发冲冠的理查向他开战并身先士卒带领军队夺取了塞浦路斯岛。5月21日,理查在此地娶贝伦加丽亚为后。6月抵达阿卡城外,参加了对该城的围攻。7月攻下该城。夺取塞浦路斯对于以后一代又一代的十字军来说都有极为重要的战略意义。

1191年6月理查从塞浦路斯到达阿卡。本来阿卡的穆斯林驻军被基督教世界的军队包围,而萨拉丁率领的更强大的穆斯林军队又包围了基督教世界的军队,理查到来后不久就攻取了阿卡。攻取阿卡后理查又与奥地利的利奥波德伯爵发生矛盾,加之腓力回国,导致十字军东征的领导层遭受重大打击。这次十字军的领导者法王腓力二世和英王理查之间芥蒂甚深。腓力处心积虑要夺回英王在法国的领地。理查自幼聘订腓力之妹艾丽斯为妻,但是理查的父亲亨利二世却不肯让理查和艾丽斯结婚,且理查认为艾丽斯是其父的情妇并与其父有一个 私生子 而坚决不娶。腓力在攻陷阿卡之后于1191年8月初率军回国,准备对理查进行报复。

理查在1191年9月7日的阿苏夫会战以少胜多击败萨拉丁的军队。据说穆斯林在战场上留下了超过7000具尸体,并且包括32位 埃米尔 。此战过后,萨拉丁无力继续对峙,率部南下迈季代勒,与自己的辎重部队会和。

冬季来临,萨拉丁收缩防线并实行 焦土政策 ,率军撤至拉特伦。十字军占领拉姆拉与雅法。

1191年12月22日,来自埃及的穆斯林援军抵达耶路撒冷。三天后十字军攻占拉特伦。萨拉丁被迫继续后撤。倾盆大雨导致道路泥泞不堪。

1191年12月28日,十字军再次前进,穆斯林竭尽所能地袭扰他们。但是理查的军队士气依然高昂。不过面对恶劣的气候与交通条件,理查敏锐地察觉到补给线有被切断的风险。

1192年1月3日,十字军抵达贝特努巴城堡。此处距离耶路撒冷仅有12英里。营地内,普通英法士兵士气高涨,虽然条件艰苦,伙食奇差,他们依旧枕戈待旦,坚信圣城唾手可得。但两大骑士团与本地贵族不断向理查进谏。他们说,萨拉丁的埃及援军已经抵达,贸然出击有腹背受敌的危险。即使理查重现阿苏夫的胜利,若不能和萨拉丁达成某种协议,耶路撒冷也难以坚守。因为欧洲的十字军终有回国的一天,耶路撒冷王国本地军队尚未恢复元气。

经过长达5天的考虑,理查于1月8日下令放弃贝特努巴,向海滨平原后撤。一些当代历史学家对此颇为不解,认为理查错过了建功立业的大好机会。教皇 西莱斯廷三世 也对理查的“优柔寡断”十分不满。

十字军退回了拉姆拉。尽管有着合理的原因,许多士兵仍对此感到难以接受。英国人低声抱怨,但出于对国王的敬重还保持着纪律,而法国人的回应则是大面积地开小差。勃艮第公爵休也率领亲兵擅自回到了雅法。

理查重建重镇 亚实基伦 。为此他四处奔走,鼓励士兵与工匠,甚至亲手搬运石块和瓦砾。在理查的表率下,心生羞愧的一部分法国人终于重返了“狮心王”的阵营。

在整整4个月中,理查以惊人的毅力推行着这项工程,最终令亚实基伦再度成为 巴勒斯坦 沿海最坚固的要塞。理查与萨拉丁之间的谈判依然在继续,气氛十分的祥和,但是双方围绕亚实基伦的归属产生了争议。

1192年4月,理查接到来自英国的坏消息:他的弟弟约翰推翻了他任命的摄政威廉·朗香,已经对自己的统治构成了严重的威胁。他立即派遣林肯主教回国稳定局势,同时他意识到自己可能必须提前回国了。

1192年5月中旬,理查向穆斯林控制的最后一座巴勒斯坦沿海城镇达鲁姆进军,于5月23日攻占达鲁姆。

1192年6月7日,十字军从亚实基伦出发,4天后,再度回到了耶路撒冷的门户贝特努巴。令人费解的是,理查的军队在这里驻扎了足足一个月之久。而与此同时,萨拉丁则在耶路撒冷不断接受来自杰吉拉、摩苏尔等地的援军。

1192年6月20日,理查与将领们商议是继续向耶路撒冷进攻还是南下埃及。3天后,他痛击了萨拉丁同父异母的兄弟法拉克丁的部队。十字军获得了大批补给物资和上千的驮兽,并几乎毫发无损地返回了贝特努巴。眼见形势严峻,萨拉丁堵塞或污染了贝特努巴与耶路撒冷之间全部的水源。同时,因为战场上的失败和对局势的担忧,萨拉丁军队中的库尔德人和突厥人之间也爆发了冲突。

1192年7月4日,理查考虑到周围的水源均已无法使用,且如何在攻占耶路撒冷后长期坚守依然无解,下令撤出贝特努巴,全军退往雅法。萨拉丁如释重负,亲自来到耶路撒冷城外的小山,目送理查离去。几天后,理查和萨拉丁再次开始谈判,双方争论的焦点还是亚实基伦,谈判陷入了僵局。因为国内局势而归心似箭的理查不待条约签署便准备提前回国。他和英格兰部队撤回了阿卡。

1192年7月27日晚,萨拉丁开始围攻兵力空虚的雅法。经过3天的投石机轰炸,穆斯林士兵攻入了城内并抢劫战利品和杀死试图阻止的市民。理查接到消息后立刻发兵救援,为了争分夺秒,他率少数部队从海路进发。“狮心王”身先士卒,第一个涉水登上雅法滩头。身后有着80名下马作战的骑士和约400名弓手以及2000名比萨和热那亚的十字弩手。面对“狮心王”的雷霆一击,散在城里未成队形的穆斯林失去了斗志,四散奔逃。萨拉丁还在阵中,却无力回天,只能和少数马穆鲁克骑兵体面地撤退了。多数穆斯林士兵一路逃至5英里外的阿西尔才停下脚步。

1192年8月5日的战斗中,理查以少量兵力(当时理查麾下的骑士中,只有54人能立即投入战斗,总兵力也不到3000人,战马也只有15匹)击退了萨拉丁主力的攻势,保住了雅法。萨拉丁明白无法战胜理查,便在当天夜里一路退回了耶路撒冷并下令紧急加固圣城城墙,唯恐理查乘胜追击。此刻的萨拉丁担心圣城不保,有意媾和;而理查虽然在穆斯林中也树立起了自己的威名并让圣地的基督徒欢欣鼓舞,但也对弟弟约翰忧心忡忡。

1192年8月28日,互相怀有敬意的双方达成和约:基督徒可以保有先前收复的国土;耶路撒冷对基督徒开放;十字军国家与 伊斯兰国家 互开商路;双方停战5年。9月3日,《雅法和约》正式批准。第三次十字军东征悄然落幕。理查与萨拉丁约定再战,萨拉丁表示自己想不出会有哪一位君主比理查一世更有可能夺取他的帝国。

凭借理查力挽狂澜,耶路撒冷王国的国祚又延续了一个世纪。

理查的“狮心王”称号也产生自第三次十字军东征中,这一称号来自于当时军中的吟游诗人安布鲁瓦兹。他在描述理查首次目睹被围攻的阿卡城以及遍布城边山丘的那些“怀有摧毁基督教之心”的萨拉丁士兵营帐的情景时,第一次用了“狮心”的绰号来称呼理查。

最后岁月

理查急于回国,但深有“行路难”之感。此时的欧洲已经充满了对他不利的谣言。不但法王腓力二世对他必欲得之而甘心;新任德皇亨利六世也仇恨理查;而奥地利 公爵 利奥波德五世 更是对他恨之入骨:德国皇帝 腓特烈 在小亚细亚溺毙后,德国军队大部分散去,利奥波德所部继续留在十字军中,当阿克城被十字军占领时,利奥波德公爵在城上升起自己的旗帜并与理查的旗帜并列,英格兰士兵将此举视为忤逆。他们拔掉了公爵的旗帜,将它掷入护城河中,这对利奥波德是莫大的耻辱。因此,理查的归途上危机四伏,随时有遭到袭击的可能。1192年秋,他与少数随从化装成 朝圣者 回国,但在维也纳附近被人识破,成为利奥波德的俘虏。次年初,利奥波德把他解送给德皇亨利六世。3月,击败萨拉丁的英雄以谋杀康拉德、私自与萨拉丁缔约等罪名被送上法庭,但是理查慷慨陈词,最后帝国法庭无法证明理查有罪。腓力二世企图引渡理查至法国受审的阴谋也被理查挫败。但要重获自由,必须向亨利六世缴纳高额的赎金。虽然约翰从中作梗,但是大部分英格兰贵族依然支持自己的国王,理查在国民心中的地位依然崇高。1194年2月4日,理查终于恢复了自由。

理查之弟无地王约翰利用其兄被俘,密谋发动叛乱,夺取王位。休伯特·沃尔特,依靠忠于理查的诸侯和伦敦市民的支持,将约翰战败。1194年3月,理查回到英国,伦敦市民热烈欢迎他的归来。约翰投降并得到赦免。但是因为法王腓力二世不断蚕食英格兰王室在法国的领地,理查返回英国以后,只作了短暂停留,又重返大陆,继续同法王腓力二世角逐。

1194年5月,理查率军击退法王腓力围攻韦尔纳伊的军队。1194年7月4日,理查在弗雷特瓦勒打败腓力,法军的运输车队悉数落入理查之手。理查缴获的战利品中不仅包括大量马匹、 帐篷 、攻城器,还有腓力本人的许多珍宝。另外,理查还俘虏了腓力的王家唱诗班、缴获了部分法兰西王室文书。

他为防御法军对诺曼底的进攻,于1197年夏季开始,在塞纳河上修建雄伟险峻的加亚尔城堡(盖拉德城堡),这是中世纪最著名的要塞之一。

绵延不绝的军事行动使理查常感匮乏。1199年3月,理查率军包围叛乱的利摩日子爵艾马尔五世的城堡。他在战斗中身先士卒,不料被堡中一支弩箭射中肩头,箭伤本身并不致命,但是伤口却发生了坏疽。1199年4月6日,理查一世在母亲 埃莉诺 的怀抱中与世长辞,时年42岁。在之前,他亲自赦免了射中他的“凶手”。

临终前,他要求将遗体分为三份,心脏、头、身体分别埋葬,其中身体埋在其父亨利二世脚下,以示忏悔。

继承人

理查与贝伦加丽亚没有子女,私生子腓力不能继位。他最初以自己的侄子,后来成为 布列塔尼公爵 的亚瑟为储,后又改以幼弟约翰为储并由他继承了王位,为日后叔侄相争埋下了祸根。当时继承法不完善,诺曼继承法支持约翰,而安茹继承法支持亚瑟。腓力二世也从中作梗,先是支持亚瑟夺取王位,后又联合亚瑟讨伐约翰。约翰于1202年俘获亚瑟及其姐埃莉诺,并于次年谋害了亚瑟。亚瑟之死让法国封臣更加憎恨约翰,腓力二世也打着为亚瑟报仇的旗号攻占了英格兰在法国的诺曼底等领地,英格兰的法国领地只剩下阿基坦。约翰挟持埃莉诺逃回英格兰,将她软禁至死(1241年)。

狮心王与萨拉丁

阿卡包围战时,虽然战况惨烈,但是腓力、理查、萨拉丁之间不乏风度。 三国 使节往来于两军大营,送来了各自主公的礼物、问候和祝福。

理查因水土不服很快患上了某种坏血病。但他依然坚持工作,并写信给萨拉丁希望他能送来帮助退烧的水果和冰块,并展开秘密谈判。萨拉丁如约送来了救命的礼物。二人通过书信往来,开始建立起惺惺相惜的情谊。

1191年10月初,理查派遣托隆的汉弗莱与萨拉丁的弟弟萨法丁在卢德进行谈判。理查最初要求萨拉丁割让 约旦河 以外的全部巴勒斯坦土地,并归还“ 真十字架 ”。后来,他游说萨法丁改信基督教,并迎娶自己的妹妹琼,由夫妇二人共同统治圣地。萨拉丁半开玩笑地同意了。但是琼发誓绝不嫁给一名异教徒。

1192年3月20日,萨拉丁的弟弟萨法丁回访“狮心王”的大营。“狮心王”给予了高规格接待,甚至破例授予萨法丁的一个儿子骑士身份,更为了尊重其信仰,特意省略了仪式中基督教色彩浓厚的部分。这是至高的荣誉。

而萨拉丁则投桃报李,开出了优厚的条件:基督徒可以占据他们迄今为止征服的所有土地,“真十字架”将被归还,穆斯林将尊重和保护拉丁人前往耶路撒冷朝圣的权利。谈判的气氛十分祥和,主要争议是,穆斯林不同意十字军控制亚实基伦。

理查撤军后,以新任耶路撒冷国王亨利一世(理查的外甥)的名义向萨拉丁派出使团。血气方刚的亨利企图向萨拉丁索取整个巴勒斯坦,可理查告诫他,萨拉丁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对手,不能过分挑衅。于是经过修改的条款温和了许多:保障拉丁修士在圣地传教的权力,归还巴勒斯坦沿海地区。萨拉丁同意了。但双方还是围绕亚实基伦陷入了僵局。甚至萨拉丁提出额外割让卢德也不能令理查回心转意。

雅法战役时,萨拉丁发现“狮心王”的战马倒毙后,风度翩翩地派遣马夫为“狮心王”送去了两匹良驹。“狮心王”笑纳了萨拉丁的厚礼,继续投入指挥作战中。这一幕成为双方诗人多年的素材。

“狮心王”在雅法取得胜利之后,再度患病并发起了高烧。退回耶路撒冷的萨拉丁送来了退烧的桃梨和冰块,也送来了和谈的使节,而“狮心王”已经决定要尽快启程回国。1192年8月28日,两人终于达成了合约。

[Module:1fd9dqk2s1nt7]

人物评价

理查是那个时代理想的国王,全神贯注于十字军东征,保卫祖先的领地。他对政府管理事务并没有兴趣,他是个伟大的战士,战斗中身先士卒,他是佼佼的国王和英明的统帅,他的狮心王称号,是恰如其分的。他的名气很大,除了与萨拉丁的战争与和约改变了地中海东岸的局部政治格局之外,还留下了骑士精神和浪漫传说。在军事方面,他行军作战的勇气和领导才华是真实可信的,他向世人证明了他是少数能够组织和协调兵源繁复的十字军兵力的将军,他的军事表现亦令他成为中世纪最杰出的军事指挥官之一。英格兰最古老的的酒馆“耶路撒冷之路酒馆”即是号称在他加冕和第三次十字军东征发起的那一年建立的。同时代的穆斯林历史学家们也对他有着高度的评价。比如萨拉丁的传记作者巴哈丁认为理查“拥有出众的勇气和伟大的灵魂”;另一位编年史家伊本·安西尔则认为“理查勇猛无畏、计谋多端、精力充沛且极具耐心。这些特质足以使他成为这个时代最为出色的人物”。而英国的 诺贝尔文学奖 得主 艾略特 则评论说:“毕竟我们的国王在阿卡打了场漂亮仗”。 理查一世

引用来源

中文名
理查一世
外文名
别名
国籍
性别
出生地
出生日期
去世日期
民族
信仰
前任
后任
在位时长
职业
主要成就
所在王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