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觉经

文化 | 出版物 | 书籍 | 2010年中华书局出版社的书籍

《圆觉经》,是《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 》的简称,又作《大方广圆觉经》、《圆觉修多罗了义经》、《圆觉了义经》,佛教大乘之经典。内容是佛为文殊、普贤等十二位菩萨宣说如来圆觉的妙理和观行方法,全经分作序、正、流通三分,是唐、宋、明以来教(贤首、天台)、禅各宗盛行讲习的经典。

内容简介

圆觉经 本书以通行的《圆觉经》为底本,同时参考 太虚大师 的《圆觉经略释》,以保证译注得准确完备。各章节都分为原文、注释和译文等部分,各部分交相呼应。章节前置有题解,便于读者了解该章节全文大意。

本书适合从事相关研究工作的人员参考阅读。

全经共有十二章,主要内容是释迦牟尼佛回答 文殊菩萨 、普贤菩萨、普眼菩萨、 金刚藏菩萨 、弥勒菩萨、 清净慧菩萨 、威德自在菩萨、辩音菩萨、 净诸业障菩萨 、普觉菩萨、圆觉菩萨和贤善首菩萨所提出的问题,以长行和 偈 颂形式宣说如来圆觉的妙理和方法。《圆觉经》释义著名的版本是 明朝 憨山大师的《圆觉经直解》。

此经在经录中被列于 大乘修多罗 藏,后世更收入华严部。这是由于此经所说(大正17·913b)‘圆觉流出一切清净真如、菩提、 涅槃 及 波罗蜜 ’、(大正17·913c)‘如 法界性 究竟圆满遍十方故’(〈文殊章〉),又说(大正17·914a)‘一切众生种种幻化皆生如来圆觉妙心’(〈普贤章〉),(大正17·921c)‘是经唯显如来境界,唯佛如来能尽宣说’(〈贤善首章〉),这都合乎华严宗圆摄一切诸法、直显 本来成佛 的圆教旨趣。因此唐·宗密禅师认为此经‘分同华严圆教’,后世学人都列之于 华严部 类。又此经在禅门中也传习甚广,即因此经显示的修行方便,处处与禅法相合。经中所说(大正17·914a):‘远离一切幻化虚妄,(中略)心如幻者亦复远离,远离为幻亦复远离;离远离幻亦复远离,(中略) 知幻 即离不作方便,离幻即觉亦无渐次’(〈普贤章〉),(大正17·915c)‘何况能以有思惟心,测度如来圆觉境界’(〈金刚藏章〉)、(大正17·917a)‘无取无证,于实相中实无菩萨及诸众生’、(大正17·917a)‘修多罗教如标月指,(中略)了知所标,毕竟非月’(〈清净慧章〉),以及 奢摩他三摩钵提 、禅那 三种禅 法及二十五种清净定轮,乃至远离作、止、任、灭 四种禅 病(七至十一章),这些教旨都适用于禅门修学,因而此经在丛林中盛行流传。经中最后并称(大正17·921c)‘是经名为顿教大乘,顿机众生从此 开悟 ,亦摄渐修一切群品’,后世学人也即称此经为大乘顿教。

至于此经在教禅之间的盛行弘传,实倡始于唐·圭峰 宗密禅师 (780~841),即 宗密 上承贤首( 法藏 )、清凉(澄观)的华严教系,又承菏泽(神会)、 荆南 (惟忠)遂州(道圆)的南宗禅系,对于此经极为欣契,自称(卍续14·217上)‘禅遇南宗,教逢斯典,一言之下心地开通,一轴之中义天朗耀’(《圆觉经大疏》序),而殷殷致力于此经的弘阐。所著有《圆觉经大疏》十二卷、《大疏钞》二十六卷、《略疏》四卷、《略疏钞》十二卷、《大疏科》三卷、《道场证义》十八卷,精详地显发了此经的义蕴。此外,他还著有《圆觉经礼忏略本》四卷、《圆觉经道场六时礼》一卷等(见《义天录》〈海东有本见行录〉)。宗密在《圆觉经大疏钞》卷一之下中自称(卍续14·445上):

‘此经具法性、法相、破相三宗经论,南北顿渐两宗禅门,又分同华严圆教,具足悟修门户,(中略)宗密遂研精覃思,竟无疲厌;后因攻华严大部,清凉广疏,穷本究末,又遍阅藏经,凡所听习咨询讨论披读,一一对详圆觉,以求旨趣;(中略)率愚为《疏》,至( 长庆 )三年(823)夏终,方遂终毕。’

于此显示宗密著《疏》的内容和他教禅兼弘的宗旨。因此在华严和禅宗盛行的当时,由于宗密的弘扬,致使此经广行流传。而宗密的疏钞即为后世学人依凭的要籍。

在宗密以前,此经的著疏已有四家,即唐京报国寺惟 悫 《疏》一卷、先天寺悟实《疏》二卷、荐福寺坚志《疏》四卷、北都藏海寺道诠《疏》三卷。宗密当时皆反覆研味,认为(卍续14·239上)‘各有其长,悫邈经文,简而可览;实述理性,显而有宗;诠多专于佗词,志可利于群俗。’(《圆觉经大疏》卷上之二)此外宗密又闻 江淮 间也另有疏流行,但未亲见(同《疏钞》卷四之上)。自宗密疏出,文义精朗,以上各疏即均晦佚无传(见清远《圆觉经略疏钞随文要解》)。

宗密以后,至十一世纪间, 贤首宗 学者杭州慧因寺净源,曾据宗密的《道场修证仪》删订为《圆觉经略本道场修证仪》一卷,用以便于修习。十二世纪间,毗陵华严寺观复撰有《圆觉经钞辩疑误》二卷,以勘定当时《疏钞》刊行本的错误。随后有西蜀龙翔寺复庵道辉撰《圆觉经类解》八卷,经镜庵行霆加以修订行世。至宋孝宗则以禅学思想撰《御注圆觉经》二卷。毗陵华严寺清远撰《圆觉经疏钞随文要解》十二卷。又当时教禅一致的风气流行,于时有龙江章江禅院如山撰《圆觉经略疏序注》一卷。此外尚有德素撰《玄议》二卷、法圆撰《经解》二卷、道璘撰《地位章》一卷、《三观扶宗息非》一卷等(均见《义天录》)。

又天台宗徒有秀州竹庵可观撰《圆觉手鉴》一卷、澄觉神焕撰《疏》二卷、 景德寺 居式撰《疏》四卷、慈室妙云撰《直解》三卷、柏庭善月撰《略解》一卷(见《 佛祖统纪 》卷十四至卷十八)。十三世纪间,苕水古云元粹依天台教观,参考神焕、居式、可观、慈室诸《疏》,并据宗密《疏钞》撰《集注》二卷,其中保存了已经散佚的天台诸家的注解。 潼川 居简序此书云(卍续16·1下):

‘圭峰发明此经,造疏数万言,(中略)由唐至今,广略并行,西南学徒,家有其书,吁嘻盛哉。江淮荆蛮稍若不竞,天台再造于五季乱离之际,鼓行 吴越 间,作者辈出, 巉 然见头角,由是二家之言,肝胆楚越,咫尺 云壤 。’

于此可见台、贤两宗学人并重此经而见解各别。稍后又有台州崇善教寺智聪撰《 心镜 》六卷、居士周琪撰《夹颂集解讲义》十二卷,这都是阐述教禅一致的理解之作。

至十七世纪以来,有武林陆通律寺寂正撰《要解》二卷、 憨山德清 撰《直解》二卷、二楞庵通润撰《近释》六卷、居士 焦竑 撰《精解译林》二卷(现存上卷)、禅宗罗峰弘丽撰《句释正白》六卷、贤首宗徒通润撰《折义疏》六卷、净挺撰《圆觉连珠》一卷等。这是由于宋、明以来佛教界形成禅教融会的风气,而此经乃契其机,因而讲述颇盛。

此经从唐以来,在朝鲜半岛甚为流行,据《义天录》〈有本见行录〉,可知当时(1090)尚传存有坚志《疏》,以及宗密、净源、大轲、德素、法圆、善聪、仲希、道璘等疏著,其中以宗密的《疏钞》流传最广。同时此经在日本禅教间也盛行传持,著名的注疏有凤潭的《集注日本决》五卷、 普寂 的《义疏》二卷、大内青峦的《讲义》一卷、汤次了荣的《研究》一卷等。( 高观如

◎附:太虚〈圆觉经经义提示〉(摘录自《圆觉经略释》)

甲、[托本在佛]托本如云根据点、出发点之意。此经以佛果之境界,为经义之根据;虽所谈者周摄于万法,而根据则在于佛果。何以见之?如〈文殊章〉云:‘无上法王有大 陀罗尼 名为圆觉。’此圆觉为无上法王所有,故知全经托本,惟在佛果。又如〈普贤章〉云:‘一切众生种种幻化,皆生如来圆觉妙心。’〈普眼章〉云:‘欲求如来 净圆觉心 。’〈金刚藏章〉云:‘测度如来圆觉境界。’〈 弥勒 章〉云:‘愿我今者住佛圆觉。’〈圆觉章〉云:‘信佛秘密大圆觉心。’〈贤善首章〉云:‘是经惟显如来境界’等,在在可见。他经立说,或依于心,或依众生, 五阴 、六尘,乃至或依般若。此经则依于佛地心境,此为第一重应知之义。

乙、[被机在顿]佛说法皆对机,此经为何等机耶?乃被顿机。大略顿机有二:一者,对渐为顿,谓渐机修学小乘,然后 回向 大乘,顿机则直入大乘。二者,顿时成佛为顿,谓利根人,不但不从小向大,乃至菩萨因地亦不须经过,只一闻佛乘,即能超凡入如来地;此种直超佛果,乃大乘中之顿机。 本经 所被,重在后者。何以见之?如〈文殊章〉云:‘知是空花,即无轮转。’〈普贤章〉云:‘知幻即离,不作方便;离幻即觉,亦无渐次。’〈清净慧章〉云:‘居一切时不起妄念,于诸妄心亦不息灭,住妄想境不加了知,于无了知不辩真实。’〈贤善首章〉云:‘是经名为顿教大乘,顿机众生从此开悟。’又如经言:‘亦摄渐修一切群品,譬如大海,不让小流。’则知本经正被在顿,旁亦摄渐。彼闻经而先获理解,渐事行修者,固无所碍;但不若顿入顿超者之受益,乃为此经正被之机耳。

丙、[注重在行]佛学有境、有行、有果。境者,知识之对象;行者,实地之修习;果者,功效之确证。三者虽有偏重,决无偏废;非如世间讲学,只求知解,不求效果。故佛经有注重在境而多分说境者;有注重在行若果,而多分说行说果者;亦有平均说之者。此经则特重于行,虽说境而明境在行,虽说果而明行之果。如文殊请问如来本起因地法行,其所对境,乃起行之因地可见。〈普贤〉、〈普眼〉二章,全明修行。他如说行位、行法、行过患、行方便等,皆可见注重在行。此从正面而言。又从反面亦可见此经不重知解:如〈金刚藏章〉云:‘犹如空花,复结空果,展转妄想,无有是处。’〈净诸业障章〉云:‘无令求悟,唯益多闻,增长我见,但当精勤,降伏烦恼’等。尤有进者,经名圆觉,而十二菩萨中有圆觉菩萨,此菩萨所问,乃为入手方便,从中可见此经不特注重在行,尤特别注重入手方便之行。

上来略以三条提示,则此经全部之义,已如网在纲,有条不紊。

详细介绍

‘北都藏海寺道诠法师《疏》又云:羯湿弥罗三藏法师 佛陀多罗长寿 二年(693)龙集癸巳,持于 梵 本方至神都,于 白马寺 翻译,四月八日毕。其度语、笔受、证义诸德,具如别录。不知此说本约何文?素承此人学广道高,不合 孟浪 。(中略)然入藏诸经,或失译主,或无年代者亦多,古来诸德皆但以所诠义宗定其真伪矣。’

同《疏钞》卷四之上又说(卍续14·563下):‘言龙集者,有释云高宗大帝,(中略)此说恐谬:(中略)长寿年是 则天 之代,然今亦未委其指的也,待更寻检。疏具如别录者,复不知是何图录,悉待寻勘。’可见古德对此经的翻译记载多有所疑,但都相信其真诠不谬,而并致其笃信之忱。

此经的内容,是佛为文殊、普贤等十二位菩萨宣说如来圆觉的妙理和观行方法。全经一般分作序、正、流通三分。

圆觉经 初,序分,叙述佛入于神通大光明藏 三昧 ,诸佛众生清净寂灭平等圆满不二所现净土,有 文殊师利 等十二大菩萨为上首的十万大菩萨众,皆入此三昧,住于如来 平等法会

次,正宗分,叙佛因文殊师利等十二大菩萨次第请问,而依次宣说圆觉的义理和观行,即分十二章,每章先以长行问答说法,后以偈颂重宣其义。其中:

(1)文殊章:是一经的宗趣所在。宣说有大陀罗尼──圆觉法门,流出一切清净真如、菩提、涅槃及波罗蜜。显示佛菩萨的因行果相都不外乎修证本有的圆觉道理。以下各章即说其观行。

(2)普贤章:说示圆觉境界的修行方便,远离一切幻 妄境界 ,知幻即离,离幻即觉。

(3)普眼章:说示修习圆觉,应当 正念 ,远离诸幻,先依奢摩他行,坚持净戒,宴坐 静观 身心幻垢、 人法二空 ,乃至幻灭垢尽,一切清净,觉性平等不动。

(4)金刚藏章:说示圆觉本性平等不坏,众生有思惟心,不能测度如来境界,故应先断无始 轮回根本

(5)弥勒章:说示爱欲为轮回根本,一切众生由本贪欲,发挥无明,显出五性差别,依事理二障而现深浅。应发大愿,求善知识,渐断诸障,证大圆觉。

(6)清净慧章:说示圆觉自性本无取证,但于除灭一切幻化修证位中,有凡夫随顺觉性、菩萨未入地者随顺觉性、菩萨已入地者随顺觉性、如来随顺觉性诸位差别。

(7)威德自在章:说示修行的方便,依着众生的根性而有三种差别:奢摩他,三摩钵提,禅那。此三法门若得圆证,即成圆觉。

(8)辩音章:说示单修奢摩他或三摩钵提或禅那一法,乃至或先或后齐修二法乃至三法等二十五种清净定轮的修行方法。

(9)净诸业障章:说示觉性本净,但由众生从无始以来,妄执有我、人、众生、寿命,认四颠倒为实我体,妄生嗔爱,生妄业道,不能入于清净觉海。

(10)普觉章:说示欲求圆觉,应除作、任、止、灭四种病相,以及去除诸病,求证圆觉之道。

(11)圆觉章:说示修行大圆觉者,长期、中期、下期三种安居的方法,以及修习奢摩他、三摩钵提、禅那三观等方便。

(12)贤善首章:说示此经名《大方广圆觉陀罗尼》,亦名《修多罗了义》等五名,并信闻受持此经的功德利益等。

历史源流

智升 《续古今译经图记》中,首次记录此书为佛陀多罗(Buddhatrāta)所译,但译出时间不详,佛陀多罗的生平也没被记录下来。圭峰宗密在《圆觉经大疏》中记录了一个说法,此经于长寿二年(693年)译出,但也无法提供更精确的资料,此外,宗密曾见到一古本,据传贞观21年(647年)于潭州宝云寺译出,但无法确定真假。

此经是唐、宋以来天台宗、贤首宗、禅宗等盛行讲习的经典。最早提倡此经的是华严宗五祖圭峰宗密,他为此经作了七部注解,著名的有《 圆觉经大疏释义钞》、《圆觉经略疏》、《圆觉经略疏钞》。

经典全文

大乘单译经·第0423部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

唐 罽 宾 沙门 佛陀多罗译

圆觉经 如是我闻:一时, 婆伽婆 入于神通大光明藏三昧正受,一切如来光严住持,是诸众生清净觉地,身心寂灭,平等本际,圆满十方,不二随顺,于不二境现诸净土。与大 菩萨摩诃萨 十万人俱,其名曰: 文殊师利菩萨 、普贤菩萨、普眼菩萨、金刚藏菩萨、弥勒菩萨、清净慧菩萨、威德自在菩萨、辩音菩萨、净诸业障菩萨、普觉菩萨、圆觉菩萨、贤善首菩萨等而为上首,与诸眷属皆入三昧,同住如来平等法会。

于是,文殊师利菩萨在大众中,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右绕三匝,长跪叉手,而白佛言:“大悲世尊,愿为此会诸来法众,说于如来本起清净因地法行,及说菩萨于大乘中发清净心,远离诸病,能使未来末世众生求大乘者不堕邪见。”作是语已,五体投地,如是三请,终而复始。

尔时,世尊告文殊师利菩萨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乃能为诸菩萨,咨询如来因地法行,及为末世一切众生求大乘者,得正住持,不堕邪见。汝今谛听,当为汝说。”时文殊师利菩萨奉教欢喜,及诸大众默然而听。

“善男子,无上法王有大 陀罗尼门 ,名为圆觉,流出一切清净真如、菩提、涅盘及波罗蜜,教授菩萨。一切如来本起因地,皆依圆照清净觉相,永断无明,方成佛道。

“云何无明?善男子,一切众生从无始来,种种颠倒,犹如迷人四方易处;妄认四大为自身相,六尘缘影为自心相,譬彼病目见空中华及第二月。善男子,空实无华,病者妄执,由妄执故,非唯惑此虚空自性,亦复迷彼实华生处,由此妄有轮转生死,故名无明。善男子,此无明者,非实有体。如梦中人,梦时非无,及至于醒,了无所得。如众空华,灭于虚空,不可说言有定灭处。何以故?无生处故。一切众生于无生中,妄见生灭,是故说名轮转生死。

“善男子,如来因地修圆觉者,知是空华,即无轮转,亦无身心受彼生死。非作故无,本性无故。彼知觉者犹如虚空,知虚空者即空华相,亦不可说无知觉性,有、无俱遣,是则名为净觉随顺。何以故?虚空性故,常不动故,如来藏中无起灭故、无知见故,如法界性,究竟圆满遍十方故,是则名为因地法行。菩萨因此于大乘中发清净心。末世众生依此修行,不堕邪见。”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 偈言

“文殊汝当知:一切诸如来,

从于本因地,皆以智慧觉。

了达于无明,知彼如空华,

即能免流转;又如梦中人,

醒时不可得。 觉者 如虚空,

平等不动转,觉遍十方界,

即得成佛道。众幻灭无处,

成道亦无得,本性圆满故。

菩萨于此中,能发菩提心;

末世诸众生,修此免邪见。”

于是,普贤菩萨在大众中,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右绕三匝,长跪叉手,而白佛言:“大悲世尊,愿为此会诸菩萨众,及为末世一切众生修大乘者,闻此圆觉清净境界,云何修行?世尊,若彼众生知如幻者,身心亦幻,云何以幻还修于幻?若诸幻性一切尽灭,则无有心,谁为修行?云何复说修行如幻?若诸众生本不修行,于生死中常居幻化,曾不了知如幻境界,令妄想心云何解脱?愿为末世一切众生,作何方便,渐次修习,令诸众生永离诸幻?”作是语已,五体投地,如是三请,终而复始。

尔时,世尊告普贤菩萨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乃能为诸菩萨及末世众生,修习菩萨 如幻三昧 ,方便渐次,令诸众生得离诸幻。汝今谛听,当为汝说。”时普贤菩萨奉教欢喜,及诸大众默然而听。

“善男子,一切众生种种幻化,皆生如来圆觉妙心。犹如空华从空而有,幻华虽灭, 空性 不坏;众生幻心还依幻灭,诸幻尽灭,觉心不动。依幻说觉,亦名为幻;若说有觉,犹未离幻;说无觉者,亦复如是。是故幻灭,名为不动。

“善男子,一切菩萨及末世众生,应当远离一切幻化虚妄境界。由坚执持远离心故,心如幻者,亦复远离;远离为幻,亦复远离;离远离幻,亦复远离。得无所离,即除诸幻。譬如钻火,两木相因,火出木尽,灰飞烟灭; 以幻修幻 ,亦复如是。诸幻虽尽,不入断灭。

“善男子,知幻即离,不作方便;离幻即觉,亦无渐次。一切菩萨及末世众生,依此修行,如是乃能永离诸幻。”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普贤汝当知:一切诸众生,

无始幻无明,皆从诸如来,

圆觉心建立。犹如 虚空华

依空而有相,空华若复灭,

虚空本不动;幻从诸觉生,

幻灭觉圆满,觉心不动故。

若彼诸菩萨,及末世众生,

常应远离幻,诸幻悉皆离。

如木中生火,木尽火还灭,

觉则无渐次,方便亦如是。”

于是,普眼菩萨在大众中,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右绕三匝,长跪叉手,而白佛言:“大悲世尊,愿为此会诸菩萨众,及为末世一切众生,演说菩萨修行渐次,云何思惟?云何住持?众生未悟,作何方便普令开悟?世尊,若彼众生无正方便及正思惟,闻佛如来说此三昧,心生迷闷,即于圆觉不能悟入。愿兴慈悲,为我等辈及末世众生假说方便。”作是语已,五体投地,如是三请,终而复始。

尔时,世尊告普眼菩萨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乃能为诸菩萨及末世众生,问于如来修行渐次、思惟住持,乃至假说种种方便。汝今谛听!当为汝说。”时,普眼菩萨奉教欢喜,及诸大众默然而听。

“善男子!彼新学菩萨及末世众生,欲求如来净圆觉心,应当正念,远离诸幻。先依如来奢摩他行,坚持禁戒,安处徒众,宴坐静室,恒作是念:‘我今此身四大和合,所谓发毛爪齿、皮肉筋骨、髓脑垢色皆归于地,唾涕脓血、津液涎沫、痰泪精气、大小便利,皆归于水;暖气归火,动转归风。四大各离,今者妄身,当在何处?即知此身,毕竟无体,和合为相,实同幻化, 四缘 假合,妄有六根。六根四大,中外合成。妄有缘气,于中积聚,似有缘相,假名为心。善男子!此虚妄心,若无六尘,则不能有。 四大分解 ,无尘可得。于中 缘尘 ,各归散灭,毕竟无有缘心可见。善男子!彼之众生,幻身灭故,幻心亦灭。幻心灭故,幻尘亦灭。幻尘灭故,幻灭亦灭。幻灭灭故,非幻不灭。譬如磨镜,垢尽明现。善男子,当知身心,皆为幻垢。垢相永灭,十方清净。善男子,譬如清净 摩尼宝珠 ,映于五色,随方各现。诸愚痴者见彼摩尼,实有五色。善男子!圆觉净性,现于身心,随类各应。彼愚痴者说净圆觉,实有如是身心自相,亦复如是。由此不能远于幻化,是故我说身心幻垢。对离幻垢,说名菩萨。垢尽对除,即无对垢及说名者。善男子!此菩萨及末世众生,证得诸幻灭影像故,尔时便得无方清净,无边虚空,觉所显发。觉圆明故,显心清净;心清净故,见尘清净;见清净故,眼根清净;根清净故,眼识清净;识清净故,闻尘清净;闻清净故,耳根清净;根清净故,耳识清净;识清净故,觉尘清净,如是乃至鼻舌身意,亦复如是。

善男子!根清净故,色尘清净;色清净故,声尘清净;香味触法,亦复如是。善男子!六尘清净故,地大清净;地清净故,水大清净;火大风大,亦复如是。善男子!四大清净故,十二处、 十八界二十五有 清净。彼清净故,十力、 四无所畏四无碍智 、佛 十八不共法 、三十七助道品清净。如是乃至八万四千陀罗尼门,一切清净。

善男子!一切实相性清净故,一身清净;一身清净故,多身清净;多身清净故,如是乃至十方众生圆觉清净。善男子!一世界清净故,多世界清净;多世界清净故;如是乃至尽于虚空,圆裹三世,一切平等,清净不动。善男子!虚空如是平等不动,当知觉性平等不动。四大不动故,当知觉性平等不动。如是乃至八万四千陀罗尼门平等不动,当知觉性平等不动。善男子!觉性遍满、清净不动、圆无际故,当知六根遍满法界。根遍满故,当知六尘遍满法界。尘遍满故,当知四大遍满法界。如是乃至陀罗尼门,遍满法界。善男子!由彼妙觉性遍满故,根性尘性无坏无杂。根尘无坏故,如是乃至陀罗尼门,无坏无杂。如百千灯,光照一室。其光遍满,无坏无杂。

善男子!觉成就故,当知菩萨不与法缚,不求法脱;不厌生死,不爱涅盘;不敬持戒,不憎毁禁;不重久习,不轻初学。何以故?一切觉故。譬如眼光晓了前境,其光圆满,得无憎爱。何以故?光体无二,无憎爱故。善男子!此菩萨及末世众生,修习此心得成就者,于此无修,亦无成就。圆觉普照, 寂灭无二 。于中百千万亿 阿僧祇 不可说恒河沙诸佛世界,犹如空华,乱起乱灭,不即不离,无缚无脱。始知众生本来成佛,生死涅盘,犹如昨梦。善男子!如昨梦故,当知生死及与涅盘,无起无灭,无来无去。其所证者,无得无失,无取无舍。其能证者,无作无止,无任无灭。于此证中,无能无所。毕竟无证,亦无证者。一切法性,平等不坏。善男子!彼诸菩萨如是修行,如是渐次,如是思惟,如是住持,如是方便,如是开悟,求如是法,亦不迷闷。”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普眼汝当知,一切诸众生。

身心皆如幻,身相属四大。

心性归六尘,四大体各离。

谁为和合者?如是渐修行。

一切悉清净,不动遍法界。

无作止任灭,亦无能证者。

一切佛世界,犹如虚空华。

三世悉平等,毕竟无来去。

初发心菩萨,及末世众生。

欲求入佛道,应如是修习。”

于是,金刚藏菩萨在大众中,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右绕三匝,长跪叉手,而白佛言:“大悲世尊,善为一切诸菩萨众,宣扬如来圆觉清净大陀罗尼、因地法行、渐次方便,与诸众生开发蒙昧。在会法众,承佛慈诲,幻翳朗然,慧目清净。世尊,若诸众生本来成佛,何故复有一切无明?若诸无明众生本有,何因缘故,如来复说本来成佛?十方异生本成佛道,后起无明,一切如来何时复生一切烦恼?唯愿不舍无遮大慈,为诸菩萨开秘密藏,及为末世一切众生,得闻如是修多罗教了义法门,永断疑悔。”作是语已,五体投地,如是三请,终而复始。

尔时,世尊告金刚藏菩萨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乃能为诸菩萨及末世众生,问于如来甚深秘密究竟方便,是诸菩萨最上教诲了义大乘,能使十方修学菩萨,及诸末世一切众生,得决定信,永断疑悔。汝今谛听,当为汝说。”时金刚藏菩萨奉教欢喜,及诸大众默然而听。

“善男子,一切世界始终生灭,前后有无,聚散起止, 念念相续 ,循环往复,种种取舍,皆是轮回。未出轮回,而辩圆觉,彼圆觉性即同流转,若免轮回,无有是处。譬如动目,能摇湛水;又如定眼,由回转火;云驶月运,舟行岸移,亦复如是。善男子,诸旋未息,彼物先住,尚不可得,何况轮转生死垢心,曾未清净,观佛圆觉而不旋复?是故汝等便生三惑。

“善男子,譬如患翳,妄见空华;患翳若除,不可说言:‘此翳已灭,何时更起一切诸翳?’何以故?翳华二法,非相待故。亦如空华灭于空时,不可说言:‘虚空何时更起空华?’何以故?空本无华,非起灭故。生死涅盘同于起灭, 妙觉 圆照离于华翳。善男子,当知虚空非是暂有,亦非暂无,况复如来圆觉随顺而为虚空平等本性!

“善男子,如销金矿,金非销有,既已成金,不重为矿,经无穷时,金性不坏,不应说言:‘本非成就。’如来圆觉亦复如是。善男子,一切如来妙圆觉心,本无菩提及与涅盘,亦无成佛及不成佛,无妄轮回及非轮回。

“善男子,但诸声闻所圆境界,身心语言皆悉断灭,终不能至彼之亲证所现涅盘,何况能以有思惟心,测度如来圆觉境界?如取萤火烧须弥山,终不能着;以轮回心,生轮回见,入于如来大寂灭海,终不能至。是故我说,一切菩萨及末世众生,先断无始轮回根本。

“善男子,有作思惟,从有心起,皆是六尘妄想缘气,非实心体,已如空华。用此思惟辨于佛境,犹如空华复结空果,展转妄想,无有是处。善男子,虚妄 浮心 ,多诸巧见,不能成就圆觉方便。如是分别,非为正问。”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金刚藏当知,如来寂灭性,

未曾有终始。若以轮回心,

思惟即旋复,但至轮回际,

不能入佛海。譬如销金矿,

金非销故有,虽复本来金,

终以销成就,一成真金体,

不复重为矿。生死与涅盘,

凡夫及诸佛,同为空华相。

思惟犹幻化,何况诘虚妄?

若能了此心,然后求圆觉。”

于是,弥勒菩萨在大众中,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右绕三匝,长跪叉手,而白佛言:“大悲世尊,广为菩萨开秘密藏,令诸大众深悟轮回分别邪正,能施末世一切众生无畏道眼,于大涅盘生决定信,无复重随轮转境界起循环见。世尊,若诸菩萨及末世众生,欲游如来大寂灭海,云何当断轮回根本?于诸轮回,有几种性?修佛菩提,几等差别?回入尘劳,当设几种教化方便度诸众生?唯愿不舍救世大悲,令诸修行一切菩萨及末世众生,慧目肃清,照 曜 心镜,圆悟如来无上知见。”作是语已,五体投地,如是三请,终而复始。

尔时,世尊告弥勒菩萨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乃能为诸菩萨及末世众生,请问如来深奥秘密微妙之义,令诸菩萨洁清慧目,及令一切末世众生永断轮回,心悟实相,具无生忍。汝今谛听,当为汝说。”时弥勒菩萨奉教欢喜,及诸大众默然而听。

“善男子,一切众生从无始际,由有种种恩爱贪欲故有轮回。若诸世界一切种性——卵生、胎生、湿生、化生,皆因淫欲而正性命。当知轮回,爱为根本。由有诸欲,助发爱性,是故能令生死相续。欲因爱生,命因欲有,众生爱命还依欲本,爱欲为因,爱命为果。由于欲境,起诸违顺境背爱心而生憎嫉,造种种业,是故复生地狱、饿鬼。知欲可厌,爱厌业道,舍恶乐善,复现天人。又知诸爱可厌恶故,弃爱乐舍,还滋爱本,便现有为增上善果,皆轮回故,不成圣道。是故众生欲脱生死,免诸轮回,先断贪欲及除爱渴。善男子,菩萨变化示现世间,非爱为本,但以慈悲令彼舍爱,假诸贪欲而入生死。若诸末世一切众生,能舍诸欲及除憎爱,永断轮回,勤求如来圆觉境界,于清净心便得开悟。

“善男子,一切众生由本贪欲,发挥无明,显出五性差别不等,依二种障而现深浅。云何二障?一者、理障,碍正知见;二者、事障,续诸生死。云何五性?善男子,若此二障未得断灭,名未成佛。若诸众生永舍贪欲,先除事障,未断理障,但能悟入声闻、 缘觉 ,未能显住菩萨境界。善男子,若诸末世一切众生,欲泛如来大圆觉海,先当发愿勤断二障,二障已伏,即能悟入菩萨境界。若事、理障已永断灭,即入如来微妙圆觉,满足菩提及 大涅盘 。善男子,一切众生皆证圆觉,逢善知识依彼所作因地法行,尔时修习便有顿渐;若遇如来无上菩提正修行路,根无大小,皆成佛果。若诸众生虽求善友,遇邪见者,未得正悟,是则名为外道种性,邪师过谬,非众生咎。是名众生五性差别。

“善男子,菩萨唯以 大悲方便 ,入诸世间开发未悟,乃至示现种种形相,逆顺境界,与其同事,化令成佛,皆依无始清净愿力。若诸末世一切众生,于大圆觉起增上心,当发菩萨清净大愿,应作是言:‘愿我今者住佛圆觉,求善知识,莫值外道及与二乘。’依愿修行,渐断诸障,障尽愿满,便登解脱清净法殿,证大圆觉妙庄严域。”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弥勒汝当知:一切诸众生,

不得大解脱,皆由贪欲故,

堕落于生死。若能断憎爱,

及与 贪瞋痴 ,不因差别性,

皆得成佛道。二障永销灭,

求师得正悟,随顺菩萨愿,

依止大涅盘。十方诸菩萨,

皆以大悲愿,示现入生死。

现在修行者,及末世众生,

勤断诸爱见,便归 大圆觉 。”

于是,清净慧菩萨在大众中,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右绕三匝,长跪叉手,而白佛言:“大悲世尊,为我等辈,广说如是不思议事,本所不见,本所不闻。我等今者蒙佛善诱,身心泰然,得大饶益。愿为诸来一切法众,重宣法王圆满觉性。一切众生及诸菩萨、如来世尊所证所得,云何差别?令末世众生闻此圣教,随顺开悟,渐次能入。”作是语已,五体投地,如是三请,终而复始。

尔时,世尊告清净慧菩萨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乃能为末世众生,请问如来渐次差别。汝今谛听,当为汝说。”时清净慧菩萨奉教欢喜,及诸大众默然而听。

“善男子,圆觉自性,非性性有,循诸性起,无取无证,于实相中,实无菩萨及诸众生。何以故?菩萨、众生皆是幻化,幻化灭故,无取证者。譬如眼根,不自见眼;性自平等,无平等者。众生迷倒,未能除灭一切幻化,于灭未灭妄功用中便显差别。若得如来寂灭随顺,实无寂灭及寂灭者。

“善男子,一切众生从无始来,由妄想我及爱我者,曾不自知念念生灭,故起憎爱,耽著五欲。若遇善友,教令开悟净圆觉性,发明起灭,即知此生性自劳虑。若复有人,劳虑永断,得法界净,即彼净解为自障碍,故于圆觉而不自在,此名凡夫随顺觉性。

“善男子,一切菩萨见解为碍,虽断解碍,犹住见觉,觉碍为碍而不自在,此名菩萨未入地者随顺觉性。

“善男子,有照有觉,俱名障碍,是故菩萨常觉不住,照与照者同时寂灭。譬如有人自断其首,首已断故,无能断者;则以碍心自灭诸碍,碍已断灭,无灭碍者。修多罗教如标月指,若复见月,了知所标毕竟非月。一切如来种种言说,开示菩萨亦复如是。此名菩萨已入地者随顺觉性。

“善男子,一切障碍即 究竟觉 ,得念、失念,无非解脱;成法、破法,皆名涅盘;智慧、愚痴,通为般若;菩萨、外道所成就法,同是菩提;无明、真如,无异境界;诸戒定慧及淫怒痴,俱是 梵行 ;众生、国土,同一法性;地狱、天宫,皆为净土;有性、无性,齐成佛道;一切烦恼,毕竟解脱;法界海慧,照了诸相,犹如虚空。此名如来随顺觉性。

“善男子,但诸菩萨及末世众生,居一切时,不起妄念;于诸妄心,亦不息灭;住妄想境,不加了知;于无了知,不辨真实。彼诸众生闻是法门,信解受持,不生惊畏,是则名为随顺觉性。善男子,汝等当知,如是众生已曾供养百千万亿恒河沙诸佛及大菩萨,植众德本。佛说是人,名为成就 一切种智 。”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清净慧当知:圆满菩提性,

无取亦无证,无菩萨众生。

觉与未觉时,渐次有差别,

众生为解碍,菩萨未离觉,

入地永寂灭,不住一切相,

大觉悉圆满,名为遍随顺。

末世诸众生,心不生虚妄,

佛说如是人,现世即菩萨,

供养恒沙佛,功德已圆满,

虽有多方便,皆名 随顺智 。”

于是,威德自在菩萨在大众中,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右绕三匝,长跪叉手,而白佛言:“大悲世尊,广为我等分别如是随顺觉性,令诸菩萨觉心光明,承佛圆音,不因修习而得善利。世尊,譬如大城,外有四门,随方来者非止一路;一切菩萨庄严佛国及成菩提,非一方便。唯愿世尊,广为我等宣说一切方便渐次,并修行人总有几种?令此会菩萨及末世众生求大乘者,速得开悟,游戏如来大寂灭海。”作是语已,五体投地,如是三请,终而复始。

尔时,世尊告威德自在菩萨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乃能为诸菩萨及末世众生,问于如来如是方便。汝今谛听,当为汝说。”时威德自在菩萨奉教欢喜,及诸大众默然而听。

“善男子,无上妙觉遍诸十方,出生如来与一切法,同体平等,于诸修行,实无有二。方便随顺,其数无量;圆摄所归,循性差别,当有三种。

“善男子,若诸菩萨悟净圆觉,以净觉心,取静为行,由澄诸念,觉识烦动,静慧发生,身心客尘从此永灭,便能内发寂静轻安。由寂静故, 十方世界 诸如来心,于中显现如镜中像。此方便者,名奢摩他。

“善男子,若诸菩萨悟净圆觉,以净觉心,知觉心性及与根尘皆因幻化,即起诸幻以除幻者,变化诸幻而开幻众,由起幻故,便能内发大悲轻安。一切菩萨从此起行,渐次增进。彼观幻者,非同幻故,非同幻观,皆是幻故,幻相永离。是诸菩萨所圆妙行如土长苗。此方便者,名三摩钵提。

“善男子,若诸菩萨悟净圆觉,以净觉心,不取幻化及诸净相,了知身心皆为挂碍,无知觉明,不依诸碍,永得超过碍无碍境,受用世界及与身心。相在尘域,如器中 锽 ,声出于外,烦恼、涅盘不相留碍,便能内发寂灭轻安。妙觉随顺寂灭境界,自他身心所不能及,众生寿命皆为浮想。此方便者,名为禅那。

“善男子,此三法门皆是圆觉,亲近随顺十方如来因此成佛。十方菩萨种种方便、一切同异,皆依如是三种事业,若得圆证,即成圆觉。善男子,假使有人修于圣道,教化成就百千万亿阿罗汉、 辟支佛 果,不如有人闻此圆觉无碍法门,一刹那顷随顺修习。”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威德汝当知:无上大觉心,

本际无二相,随顺诸方便,

其数即无量。如来总开示,

便有三种类:寂静奢摩他,

如镜照诸像;如幻 三摩提

如苗渐增长;禅那唯寂灭,

如彼器中锽。三种妙法门,

皆是觉随顺。十方诸如来,

及诸大菩萨,因此得成道,

三事圆证故,名究竟涅盘。”

于是,辩音菩萨在大众中,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右绕三匝,长跪叉手,而白佛言:“大悲世尊,如是法门甚为希有!世尊,此诸方便一切菩萨于圆觉门,有几修习?愿为大众及末世众生,方便开示,令悟实相。”作是语已,五体投地,如是三请,终而复始。

尔时,世尊告辩音菩萨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乃能为诸大众及末世众生,问于如来如是修习。汝今谛听,当为汝说。”时辩音菩萨奉教欢喜,及诸大众默然而听。

“善男子,一切如来圆觉清净,本无修习及修习者。一切菩萨及末世众生,依于未觉幻力修习,尔时便有二十五种清净定轮:

“若诸菩萨唯取极静,由静力故,永断烦恼,究竟成就,不起于座,便 入涅盘 。此菩萨者,名单修奢摩他。

“若诸菩萨唯观如幻,以佛力故,变化世界,种种作用,备行菩萨清净妙行,于陀罗尼不失寂念及诸静慧。此菩萨者,名单修三摩钵提。

“若诸菩萨唯灭诸幻,不取作用,独断烦恼,烦恼断尽,便证实相。此菩萨者,名单修禅那。

“若诸菩萨先取至静,以静慧心照诸幻者,便于是中起 菩萨行 。此菩萨者,名先修奢摩他,后修三摩钵提。

“若诸菩萨以静慧故,证至静性,便断烦恼,永出生死。此菩萨者,名先修奢摩他,后修禅那。

“若诸菩萨以寂静慧,复现幻力,种种变化度诸众生,后断烦恼而入寂灭。此菩萨者,名先修奢摩他,中修三摩钵提,后修禅那。

“若诸菩萨以至静力,断烦恼已,后起菩萨清净妙行,度诸众生。此菩萨者,名先修奢摩他,中修禅那,后修三摩钵提。

“若诸菩萨以至静力,心断烦恼,复度众生,建立世界。此菩萨者,名先修奢摩他,齐修三摩钵提、禅那。

“若诸菩萨以至静力,资发变化,后断烦恼。此菩萨者,名齐修奢摩他、三摩钵提,后修禅那。

“若诸菩萨以至静力,用资寂灭,后起作用,变化世界。此菩萨者,名齐修奢摩他、禅那,后修三摩钵提。

“若诸菩萨以变化力,种种随顺而取至静。此菩萨者,名先修三摩钵提,后修奢摩他。

“若诸菩萨以变化力,种种境界而取寂灭。此菩萨者,名先修三摩钵提,后修禅那。

“若诸菩萨以变化力,而作佛事,安住寂静而断烦恼。此菩萨者,名先修三摩钵提,中修奢摩他,后修禅那。

“若诸菩萨以变化力,无碍作用,断烦恼故,安住至静。此菩萨者,名先修三摩钵提,中修禅那,后修奢摩他。

“若诸菩萨以变化力,方便作用,至静寂灭,二俱随顺。此菩萨者,名先修三摩钵提,齐修奢摩他、禅那。

“若诸菩萨以变化力,种种起用,资于至静,后断烦恼。此菩萨者,名齐修三摩钵提、奢摩他,后修禅那。

“若诸菩萨以变化力,资于寂灭,后住清净无作静虑。此菩萨者名齐修三摩钵提、禅那,后修奢摩他。

“若诸菩萨以寂灭力,而起至静,住于清净。此菩萨者,名先修禅那,后修奢摩他。

“若诸菩萨以寂灭力,而起作用,于一切境寂用随顺。此菩萨者,名先修禅那,后修三摩钵提。

“若诸菩萨以寂灭力,种种自性安于静虑,而起变化。此菩萨者,名先修禅那,中修奢摩他,后修三摩钵提。

“若诸菩萨以寂灭力,无作自性起于作用,清净境界,归于静虑。此菩萨者,名先修禅那,中修三摩钵提,后修奢摩他。

“若诸菩萨以寂灭力,种种清净而住静虑,起于变化。此菩萨者,名先修禅那,齐修奢摩他、三摩钵提。

“若诸菩萨以寂灭力,资于至静而起变化。此菩萨者,名齐修禅那、奢摩他,后修三摩钵提。

“若诸菩萨以寂灭力,资于变化,而起至静清明境慧。此菩萨者,名齐修禅那、三摩钵提,后修奢摩他。

“若诸菩萨以圆觉慧圆合一切,于诸性相无离觉性。此菩萨者,名为圆修三种 自性清净 随顺。

“善男子,是名菩萨二十五轮,一切菩萨修行如是。若诸菩萨及末世众生依此轮者,当持梵行,寂静思惟,求哀忏悔,经三七日,于二十五轮各安标记,至心求哀,随手结取,依结开示,便知顿渐。一念 疑悔 ,即不成就。”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辩音汝当知:一切诸菩萨,

无碍清净慧,皆依禅定生。

所谓奢摩他,三摩提禅那,

三法顿渐修,有二十五种。

十方诸如来,三世修行者,

无不因此法,而得成菩提。

唯除顿觉人,并法不随顺。

一切诸菩萨,及末世众生,

常当持此轮,随顺勤修习,

依佛大悲力,不久证涅盘。”

于是,净诸业障菩萨在大众中,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右绕三匝,长跪叉手,而白佛言:“大悲世尊,为我等辈广说如是不思议事,一切如来因地行相,令诸大众得未曾有。睹见调御,历恒沙劫勤苦境界,一切功用,犹如一念,我等菩萨深自庆慰。世尊,若此觉心本性清净,因何染污,使诸众生迷闷不入?唯愿如来,广为我等开悟法性,令此大众及末世众生作将来眼。”作是语已,五体投地,如是三请,终而复始。

尔时,世尊告净诸业障菩萨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乃能为诸大众及末世众生,咨问如来如是方便。汝今谛听,当为汝说。”时净诸业障菩萨奉教欢喜,及诸大众默然而听。

“善男子,一切众生从无始来,妄想执有我、人、众生及与寿命,认四颠倒为实我体,由此便生憎爱二境,于虚妄体重执虚妄,二妄相依生妄业道,有 妄业 故妄见流转;厌流转者妄见涅盘,由此不能入清净觉。非觉违拒诸能入者,有诸能入非觉入故,是故动念及与息念皆归迷闷。何以故?由有无始本起无明为己主宰,一切众生生无慧目,身心等性皆是无明。譬如有人不自断命,是故当知,有爱我者我与随顺,非随顺者便生憎怨,为憎爱心养无明故,相续求道皆不成就。

“善男子,云何我相?谓诸众生心所证者。善男子,譬如有人百骸调适,忽忘我身,四肢弦缓,摄养乖方,微加针艾则知有我,是故证取方现我体。善男子,其心乃至证于如来、毕竟了知清净涅盘,皆是我相。

“善男子,云何人相?谓诸众生心悟证者。善男子,悟有我者,不复认我;所悟非我,悟亦如是;悟已超过一切证者,悉为人相。善男子,其心乃至圆悟涅盘,俱是我者;心存少悟,备殚证理,皆名人相。

“善男子,云何众生相?谓诸众生心自证悟所不及者。善男子,譬如有人作如是言‘我是众生’,则知彼人说众生者,非我非彼。云何非我?我是众生,则非是我。云何非彼?我是众生,非彼我故。善男子,但诸众生了证了悟,皆为我人,而我人相所不及者,存有所了,名众生相。

“善男子,云何寿命相?谓诸众生心照清净觉所了者,一切业智所不自见,犹如命根。善男子,若心照见一切觉者皆为尘垢,觉所觉者不离尘故。如汤销冰,无别有冰知冰销者;存我觉我,亦复如是。

“善男子,末世众生不了四相,虽经多劫勤苦修道但名有为,终不能成一切圣果,是故名为正法末世。何以故?认一切我为涅盘故,有证有悟名成就故。譬如有人以贼为子,其家财宝终不成就。何以故?有我爱者亦爱涅盘,伏我爱根为涅盘相,有憎我者亦憎生死,不知爱者真生死故,别憎生死名不解脱。云何当知法不解脱?善男子,彼末世众生习菩提者,以己微证为自清净,犹未能尽我相根本。若复有人赞叹彼法,即生欢喜便欲 济度 ;若复诽谤彼所得者,便生瞋恨。则知我相坚固执持,潜伏藏识,游戏诸根曾不间断。善男子,彼修道者不除我相,是故不能入清净觉。善男子,若知我空,无毁我者。有我说法,我未断故。众生、寿命亦复如是。善男子,末世众生说病为法,是故名为可怜 愍 者。虽勤精进,增益诸病,是故不能入清净觉。

“善男子,末世众生不了四相,以如来解及所行处为自修行,终不成就。或有众生,未得谓得,未证谓证,见胜进者心生嫉妒,由彼众生未断我爱,是故不能入清净觉。善男子,末世众生希望成道,无令求悟、唯益多闻、增长我见,但当精勤降伏烦恼,起大勇猛,未得令得,未断令断,贪、瞋、爱、慢、谄曲、嫉妒对境不生,彼我恩爱一切寂灭。佛说是人渐次成就,求善知识,不堕邪见。若于所求别生憎爱,则不能入清净觉海。”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净业汝当知:一切诸众生,

皆由执我爱,无始妄流转,

未除四种相,不得成菩提。

爱憎生于心,谄曲存诸念,

是故多迷闷,不能入觉城。

若能归悟刹,先去贪瞋痴,

法爱不存心,渐次可成就。

我身本不有,憎爱何由生?

此人求善友,终不堕邪见。

所求别生心,究竟非成就。”

于是,普觉菩萨在大众中,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右绕三匝,长跪叉手,而白佛言:“大悲世尊,快说禅病,令诸大众得未曾有,心意荡然,获大安隐。世尊,末世众生去佛渐远,贤圣隐伏,邪法增炽,使诸众生求何等人?依何等法?行何等行?除去何病?云何发心?令彼群盲不堕邪见!”作是语已,五体投地,如是三请,终而复始。

尔时,世尊告普觉菩萨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乃能咨问如来如是修行,能施末世一切众生无畏道眼,令彼众生得成圣道。汝今谛听,当为汝说。”时普觉菩萨奉教欢喜,及诸大众默然而听。

“善男子,末世众生将发大心,求善知识欲修行者,当求一切正知见人——心不住相,不著声闻、缘觉境界;虽现尘劳,心恒清净;示有诸过,赞叹梵行,不令众生入不律仪——求如是人,即得成就 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末世众生见如是人,应当供养,不惜身命。彼善知识四威仪中常现清净,乃至示现种种过患,心无憍慢,况复搏财、妻子眷属?若善男子于彼善友不起恶念,即能究竟成就正觉,心华发明,照十方刹。

“善男子,彼善知识所证妙法应离四病。云何四病?一者、作病,若复有人作如是言‘我于本心作种种行’欲求圆觉,彼圆觉性非作得故,说名为病。二者、任病,若复有人作如是言‘我等今者不断生死,不求涅盘。涅盘生死无起灭念,任彼一切,随诸法性’欲求圆觉,彼圆觉性非任有故,说名为病。三者、止病,若复有人作如是言‘我今自心永息诸念,得一切性寂然平等’欲求圆觉,彼圆觉性非止合故,说名为病。四者、灭病,若复有人作如是言‘我今永断一切烦恼,身心毕竟空无所有,何况根尘虚妄境界,一切永寂!’欲求圆觉,彼圆觉性非寂相故,说名为病。离四病者,则知清净。作是观者,名为正观;若他观者,名为邪观。

“善男子,末世众生欲修行者,应当尽命供养善友,事善知识。彼善知识欲来亲近,应断憍慢;若复远离,应断瞋恨。现逆顺境犹如虚空,了知身心毕竟平等,与诸众生同体无异,如是修行方入圆觉。善男子,末世众生不得成道,由有无始自他憎爱一切种子故未解脱。若复有人,观彼怨家如己父母,心无有二,即除诸病;于诸法中,自他憎爱,亦复如是。善男子,末世众生欲求圆觉,应当发心作如是言:‘尽于虚空一切众生,我皆令入究竟圆觉。于圆觉中,无取觉者,除彼我人一切诸相。’如是发心,不堕邪见。”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普觉汝当知:末世诸众生,

欲求善知识,应当求正见,

心远二乘者。法中除四病,

谓作止任灭,亲近无憍慢,

远离无瞋恨,见种种境界,

心当生希有,还如佛出世。

不犯非律仪,戒根永清净,

度一切众生,究竟入圆觉,

无彼我人相,当依止智慧,

便得超邪见,证觉般涅盘。”

于是,圆觉菩萨在大众中,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右绕三匝,长跪叉手,而白佛言:“大悲世尊,为我等辈广说净觉种种方便,令末世众生有大增益。世尊,我等今者已得开悟。若佛灭后,末世众生未得悟者,云何安居修此圆觉清净境界?此圆觉中三种净观,以何为首?唯愿大悲,为诸大众及末世众生,施大饶益。”作是语已,五体投地,如是三请,终而复始。

尔时,世尊告圆觉菩萨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乃能问于如来如是方便,以大饶益施诸众生。汝今谛听,当为汝说。”时圆觉菩萨奉教欢喜,及诸大众默然而听。

“善男子,一切众生,若佛住世,若佛灭后,若法末时,有诸众生具大乘性,信佛秘密大圆觉心欲修行者,若在 伽蓝 ,安处徒众,有缘事故,随分思察,如我已说。若复无有他事因缘,即建道场,当立期限。若立长期百二十日,中期百日,下期八十日,安置净居。若佛现在,当正思惟。若佛灭后,施设形像,心存目想,生正忆念,还同如来常住之日。悬诸幡华,经三七日,稽首 十方诸佛 名字,求哀忏悔,遇善境界得心轻安;过三七日,一向摄念。若经夏首三月安居,当为清净菩萨止住,心离声闻,不假徒众。至安居日,即于佛前作如是言:‘我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某甲,踞 菩萨乘 ,修寂灭行,同入清净实相住持,以大圆觉为我伽蓝,身心安居 平等性智 ,涅盘自性无系属故,今我敬请不依声闻,当与十方如来及大菩萨三月安居,为修菩萨无上妙觉大因缘故不系徒众。’善男子,此名菩萨示现安居,过三期日随往无碍。善男子,若彼末世修行众生,求菩萨道入三期者,非彼所闻一切境界终不可取。

“善男子,若诸众生修奢摩他,先取至静,不起思念,静极便觉。如是初静,从于一身至一世界觉亦如是。善男子,若觉遍满一世界者,一世界中有一众生起一念者皆悉能知,百千世界亦复如是。非彼所闻一切境界终不可取。

“善男子,若诸众生修三摩钵提,先当忆想十方如来、十方世界一切菩萨,依种种门渐次修行勤苦三昧,广发大愿,自熏成种。非彼所闻一切境界终不可取。

“善男子,若诸众生修于禅那,先取数门,心中了知生住灭念分齐头数,如是周遍四威仪中分别念数无不了知,渐次增进,乃至得知百千世界一滴之雨,犹如目睹所受用物。非彼所闻一切境界终不可取。

“是名三观初首方便。若诸众生遍修三种,勤行精进,即名如来出现于世。若后末世钝根众生,心欲求道不得成就,由昔业障,当勤忏悔,常起希望,先断憎爱、嫉妒、谄曲、求胜上心,三种净观随学一事,此观不得,复习彼观,心不放舍,渐次求证。”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圆觉汝当知:一切诸众生,

欲求无上道,先当结三期,

忏悔无始业。经于三七日,

然后正思惟,非彼所闻境,

毕竟不可取。奢摩他至静,

三摩正忆持,禅那明数门,

是名三净观。若能勤修习,

是名佛出世。钝根未成者,

常当勤心忏,无始一切罪,

诸障若消灭,佛境便现前。”

于是,贤善首菩萨在大众中,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右绕三匝,长跪叉手,而白佛言:“大悲世尊,广为我等及末世众生,开悟如是不思议事。世尊,此 大乘教 ,名字何等?云何奉持?众生修习得何功德?云何使我护持经人?流布此教至于何地?”作是语已,五体投地,如是三请,终而复始。

尔时,世尊告贤善首菩萨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乃能为诸菩萨及末世众生,问于如来如是经教功德名字。汝今谛听,当为汝说。”时贤善首菩萨奉教欢喜,及诸大众默然而听。

“善男子,是经百千万亿恒河沙诸佛所说,三世如来之所守护,十方菩萨之所皈依,十二部经清净眼目,是经名《大方广圆觉陀罗尼》,亦名《修多罗了义》,亦名《秘密王三昧》,亦名《如来决定境界》,亦名《如来藏自性差别》,汝当奉持。善男子,是经唯显如来境界,唯佛如来能尽宣说。若诸菩萨及末世众生依此修行,渐次增进至于佛地。善男子,是经名为《顿教大乘》,顿机众生从此开悟,亦摄渐修一切群品。譬如大海不让小流,乃至蚊 虻 及阿修罗饮其水者,皆得充满。

“善男子,假使有人纯以七宝,积满 三千大千世界 以用布施,不如有人闻此经名及一句义。善男子,假使有人教百千恒河沙众生得阿罗汉果,不如有人宣说此经分别半偈。善男子,若复有人闻此经名信心不惑,当知是人非于一佛、二佛种诸福慧,如是乃至尽恒河沙一切佛所种诸善根,闻此经教。汝善男子,当护末世是修行者,无令恶魔及诸外道恼其身心,令生退屈。”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贤善首当知,是经诸佛说,

如来等护持,十二部眼目,

名为大方广,圆觉陀罗尼,

显如来境界。以此修行者,

增进至佛地。如海纳百川,

饮者皆充满。假使施七宝,

积满三千界,不如闻此经。

若化 河沙 众,皆得阿罗汉,

不如闻半偈。汝等于来世,

护是宣持者,无令生退屈。”(注1)】

(注1:此段乃近代学者依古本录入,今常见流通本不载,事见《卍新 纂 续藏经No.001圆觉经佚文1卷》。 )

尔时,会中有火首金刚、摧碎金刚、尼蓝婆金刚等八万金刚并其眷属,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右绕三匝,而白佛言:“世尊,若后末世一切众生,有能持此决定大乘,我当守护如护眼目。乃至道场所修行处,我等金刚自领徒众,晨夕守护,令不退转。其家乃至永无灾障,疫病销灭,财宝丰足,常不乏少。”

尔时,大梵天王、二十八天王,并须弥山王、护国天王等,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右绕三匝,而白佛言:“世尊,我亦守护是持经者,常令安隐,心不退转。”

尔时,有 大力鬼王吉盘荼 ,与十万鬼王,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右绕三匝,而白佛言:“世尊,我亦守护是持经人,朝夕侍卫,令不退屈。其人所居一 由旬 内,若有鬼神侵其境界,我当使其碎如 微尘 。”

佛说此经已,一切菩萨、天龙鬼神、八部眷属及诸天王、梵王等,一切大众,闻佛所说,皆大欢喜,信受奉行。

作品目录

序分

一文殊师利菩萨

二普贤菩萨

三普眼菩萨

四金刚藏菩萨

五弥勒菩萨

六清净慧菩萨

七威德自在菩萨

八辩 音菩萨

九净诸业障菩萨

十普觉菩萨

十一圆觉菩萨

十二贤善首菩萨

引用来源

中文名
圆觉经
外文名
Mahāvaipulya pūrṇabuddhasūtra prassanārtha sūtra
别名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
定价
9元
出版社
中华书局出版社
译者
徐敏
ISBN
9787101073751
装帧
平装
开本
16开
作者
徐敏 译注
出版时间
2010年5月
类别
经书
丛书
佛教十三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