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十字军东征

历史事件 | 保卫圣地耶路撒冷的军事行动

第二次十字军东征(1147年-1149年)是在 第一次十字军东征 成功占领 耶路撒冷 之后,为了响应 耶路撒冷王国 的请求与教廷号召,由 路易七世康拉德三世 率领发起保卫圣地耶路撒冷的军事行动。

1144年,由于塞尔柱突厥人占领埃德萨,逼近第一次十字军东征建立的耶路撒冷王国,为了响应耶路撒冷王国的请求,由法国国王路易七世和 神圣罗马帝国 国王康拉德三世率领下发起,从欧洲出发东征。出动较早的神罗十字军在小亚细亚被 土耳其人 击溃,实力大损。成功抵达圣地的十字军以法军为主力,但这些十字军部队攻占大马士革的行动也落了空,因此此次远征未达到任何目的。

而后续反十字军的穆斯林在埃及苏丹萨拉丁的领导下获得统一。1187年, 萨拉丁 所率领的穆斯林在 哈丁战役 击败了十字军,重新占领耶路撒冷。两年后,十字军国家只剩下三个。之后为抢下被伊斯兰教 叙利亚 的萨拉丁占领的耶路撒冷,西欧国家引发了 第三次十字军东征

简介

第二次十字军东征 (1147年—1149年),在第一次十字军东征时期建立的 埃德萨伯国 沦陷后,为了响应耶路撒冷王国的请求,由法国国王路易七世和神圣罗马帝国国王康拉德三世率领下发起,从欧洲出发(由于塞尔柱突厥人于1144年占领埃德萨,是这次远征的起因)。

出动较早的神罗十字军在小亚细亚被土耳其人击溃。法国十字军攻占大马士革的企图也落了空,故这次远征未达到任何目的。而伊斯兰教则在埃及苏丹萨拉丁的领导下获得统一。 西元 1187年,在哈丁之战,苏丹萨拉丁所率领的回教徒击败了十字军,重新占领耶路撒冷。两年后,十字军国只剩下三个。

酝酿

正在与突厥骑兵交战的德国骑士 1145年夏,埃德萨陷落的消息传入罗马,教皇 尤金三世 (Eugenius III)刚刚当选,就从Jabala主教休那里得知了噩耗。到了秋天,教皇发布了十字军教令(Quantum praedecessores),并于12月1日通告法国国王路易七世。

路易与教廷关于主教任命上的争论刚获得调解。不久前他在维特里城(Vitry)制造了一起大屠杀,很多人被烧死在教堂里。国王良心不安,希望找一个合适的机会赎罪。听到埃德萨陷落的消息后,他产生了参加十字军的想法。1145年圣诞节,当法国宫廷聚集在布尔日时,还没有多少人热心十字军。路易表达了参加十字军的想法。

教皇尤金对各国的冷淡感到不满,他派著名的布道士、 克莱沃 的圣伯纳德(Bernard of Clairvaux)为十字军布道,并于 1146年 3月重申了教令。此时,路易在勃艮第的 韦兹莱大教堂 (Vezelay)召开会议,圣伯纳德在会上进行了极具煽动力的布道。在他布道完毕后,路易于是跪在他面前,接受了他的祝福,数百名骑士,其中很多互相是老仇人,跟着他一起,决定抛弃前嫌,宣誓参加十字军。伯纳德将自己的外袍撕下来,给他们用来做成十字徽。这一次,几乎所有的法国贵族都参加了。

虽然教皇只允许男子参加,但宫廷里的很多女士也决定一同前往。路易的王后 阿基坦的埃莉诺 和她的女侍们穿上亚马逊人的服装跑到骑士们面前,表示她们也愿意为基督而战。 埃莉诺 来自阿基坦,那里是游吟诗人们的家乡,而 亚马逊女战士 是游吟诗里经常出现的人物。所以她的这种表现很正常。

象第一次十字军起源于克勒蒙一样,第二次东征起源于维兹雷。路易写信给拜占庭皇帝 曼努埃尔一世 、神罗国王(未加冕为帝)康拉德、 匈牙利 国王盖扎(Geza)和 西西里 的罗杰,提出一致合作,发动东征。由于是帝王们发动的,这次东征被大家寄予厚望。

同时,伯纳德在欧洲巡回布道,他还在北欧制止了一个反犹布道士拉杜尔夫煽动的反犹情绪,将布道活动引入正轨。他在美茵兹斥责了拉杜尔夫,并劝说德意志国王康拉德三世参加十字军。

康拉德对十字军很冷淡,他正在跟教皇闹矛盾,而且国内的贵族也在反对他。面对圣伯纳德的劝说,他不断找借口推托。然而1146年圣诞节,在施佩尔(Speyer),伯纳德直接对他发表了一篇布道,将他描绘成基督受难时的袖手旁观者,康拉德在他的压力下终于答应了。

然而,神罗北部的贵族不愿意参加,因为此时 斯拉夫人 正渡过 易北河 ,入侵神罗边区。斯拉夫人也是异教徒,所以北方骑士们认为与其远征东方,不如先消灭家门口的敌人。于是,在法兰克福,康拉德正式发动了对斯拉夫人的文德十字军(Wendish Crusade),伯纳德写信给教皇,让教皇批准了这次十字军,并对其授予同样的特权。同时,教皇也授予 西班牙 正在进行的 收复失地运动 (reconquistadores)以十字军的特权。

但是从埃德萨陷落以后,2年过去了,东方没有再传来警报,所以路易和康拉德对这次十字军的目标并不很清楚。

攻占里斯本

第一批出发的十字军包括弗莱芒人、弗里斯兰人和英国人,他们乘船于1147年4月启程,计划通过直布罗陀,穿越 地中海 。他们在葡萄牙遇到风暴,停留在波尔图。在那里,他们遇到了葡萄牙的亨利派来的使者。亨利是个法国骑士,但成了葡萄牙的开国君主。他劝说十字军战士们帮助

他围攻穆斯林据守的里斯本。他们因为亨利允许他们在城破后洗劫,并且葡萄牙主教许诺他们将得到在东方一样的精神奖励,于是答应了。在他们帮助下基督教军队攻破了里斯本,这也成为 葡萄牙王国 建立的重要起点。

德国十字军

康拉德的军队有约20000人,包括他的还是少年的侄子、未来的皇帝 红胡子 腓特烈一世 。很多德国人错过了此前由法国人、 诺曼人 和弗兰德斯贵族们主导的第一次东征,自然希望通过新的功绩来为自己增添荣耀。

康拉德的德国十字军在一路上都过得非常艰辛 康拉德本人曾经在1125去过耶路撒冷,并作为骑士参加了耶路撒冷国王 鲍德温二世 对大马士革附近地区的远征,有一定在中东作战的经验。但是追随他征的德国十字军里,有大量的农民与仆人。他们抛弃了自己的耕犁和工作,加入十字军,也让这支十字军的质量大大降低。

他于1147年5月底出发,沿着第一次十字军的陆路路线,从雷根斯堡跨过莱茵河和 多瑙河 。他们顺利通过了匈牙利,但在拜占庭境内又发生了冲突,在阿德里安堡附近,一些闹事者焚毁了一座 东正教堂 ,结果遭到拜占庭守军的驱逐。

第二次十字军东征的路线 9月7日,德国十字军在君士坦丁堡附近的马尔马拉海边扎营。结果两头干涸河床间的营地,突然遭遇了一场洪水袭击,损失了许多装备与补给。随军前进的非战斗人员伤亡惨重,一些人因心灰意冷而打道回府。3天后,他们抵达君士坦丁堡,在对岸的加拉塔区扎营。但又因为抢劫破坏,遭到了拜占庭守军的打击,以至于康拉德威胁要武力占领这座城市。监视他们的突厥雇佣军虽然人少,但拥有更高超的战技与更好的装备,德国人在冲突中没有占到多少便宜。在浑浑噩噩中行进的十字军,并没有注意到这些突厥人的出现,暗示着东方情况的微妙变化。

终于,拜占庭人把他们送过了海峡。皇帝曼努埃尔派他的瓦兰吉卫队长作十字军的向导。在尼西亚,康拉德把队伍里的大部分非战斗人员送到拜占庭控制的地区,自己率领主力于10月15日出发进入小亚细亚内地。

早在1146年,突厥人的 罗姆苏丹国 就已经了解到了十字军可能东来的动态。鉴于第一次十字军带来的打击,苏丹梅苏德向曼努埃尔皇帝提出议和,并暂停了在东部的拓张。拜占庭也因此对十字军的援助变得消极。

机动灵活的罗姆苏丹骑兵 突厥人发现德国十字军分成了两路。一些非战斗人员和辎重,在少数军队的保护下,沿着爱琴海岸前进。他们行动速度缓慢,在港口城市以弗所附近开始转向内陆。消耗了大量补给品的他们,成为了突厥人唾手可得的猎物。最终于11月16日前后,发起突袭的罗姆苏丹军队,在劳迪希亚附近将其大部分歼灭。

德国十字军主力走的是第一次十字军东征的路线。虽然前辈们在小亚细亚内陆遭遇了无数艰险,康拉德却乐观地认为这一地区已经被拜占庭收复。所以他们能轻易地得到补给与支援。但这些名义上属于 希腊 皇帝的地方,但实际上缺乏有效管理,仅有希腊和 突厥 的农牧民共同耕牧。德国人到来时,听闻风声的他们已经开始加紧收割作物,并给罗姆苏丹国提供消息。

十字军的主要对手就是这些突厥式的骑兵部队

从尼西亚到多里莱乌姆征途中,德国人走了一段水草丰美的河谷。但是出了河谷之后,土地越来越荒芜。随着海拔的升高与时间的推移,气候也越发寒冷。这都给德国人造成了不小的麻烦。加上非战斗人员消耗了不少粮草,让大军受到断粮的威胁。

突厥骑兵如狼群一般一路尾随十字军。10月25日,在第一次十字军东征的旧战场——多里莱乌姆附近,突厥人对疲惫而忧虑的十字军发起了总攻,这时十字军正在一条小溪边饮水。这也是一系列袭扰后,压垮德国人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险境中奋战的德国十字军 根据同时代的 亚美尼亚 军事家塔尔苏西总结,当时的突厥军队在选择战场方面是非常讲究的。最好的列阵地点,是前有河流与沼泽,后有山地丘陵的封闭地区。设置伏击时,最好让阳光与风向位于军队的背后。由于忌惮欧洲骑士的集体冲锋,他们更加谨慎地控制与使用预备队力量。

善于使用长剑步战的德意志骑士 康拉德的十字军,自然成为了这些战术的运用对象。大队装备低劣且缺乏训练的普通步兵,在饥渴交加的情况下,很难对抗以逸待劳的突厥骑射手。穆斯林文献里对 法兰克人 的重甲骑士又恨又敬畏。面对人数众多,能够阵战的 法蒂玛 军队和阿拉伯城市步兵,骑士们夹枪冲锋威力无穷。但是面对突厥骑射手这样机动灵活的目标,他们必须先吃力地追赶对手,将突厥骑射手逼到无路可退的死角里。或者发动突袭,才能大显神威。第一次多里莱乌姆之战中,十字军取胜的关键之一,就是勒皮主教阿德玛尔带领的南法骑士从背后冲击穆斯林军队。

突厥人还发现,德国骑士似乎没有先辈们描述的法兰克骑士那么可怕。这主要是因为德意志地区的骑士,在作战习惯上与法国人略有不同。同时代的拜占庭编年史作家就注意到,法国人长于骑马作战,能在冲锋时保持良好的秩序。他们善于用枪矛杀敌,并在速度上胜过 德意志人 。后者则更精于步战,精通使用长剑。

由于缺乏骑战传统,习惯步战的德国骑士吃了大亏。在经历了惨痛的损失后,康拉德三世接受男爵们的建议,返回拜占庭控制下的大城尼西亚。但是撤退最终演变成了被突厥人追杀的大溃败,就连康拉德三世本人也受了伤。虽然军中的精锐损失不大,但是大量普通战士与平民被杀被俘,依旧极大地影响了全军的士气。

法国十字军

中世纪手抄本上的路易七世东征 康拉德在尼西亚呆到11月初,路易带领的法国人也来了。经过协商,康拉德和他的几个贴身骑士加入了法国队伍。十字军主力只剩下法国人了。法国十字军一路上沿着德国人的路线前进,穿过帕加马(Pergamum)、士麦那(Smyrna)和以弗所(Ephesus)等 拜占庭帝国 势力范围。他们利用了友军留下的桥梁与补给站,所以避免了很多麻烦。拜占庭方面对他们的记载显示,法国十字军的装备比德意志人精良,且更加训练有素。由于给养充足,军队里洋溢着节日一样的快乐气氛。

十字军与他们的穆斯林向导 在1147年圣诞节,他们到达以弗所。在这里康拉德患了病,与他的骑士一起回君士坦丁堡了。皇帝曼努埃尔一世不计前嫌,精心照顾他,将他治愈了。一旦痊愈,康拉德立即乘船前往圣地,他显然已经受够了小亚细亚陆地的艰险旅程。

突厥人也能通过很多渠道了解到这些情报,他们还注意到,法国十字军是更加难对付的敌人。由于地中海的冬季雨雪较多,给军队行动增加了诸多不便。路易七世就让骑士和重骑兵保卫队伍的四周,把伤病员和非战斗人员留在队伍中间行军。在小亚细亚西部的行军中,突厥人几乎无隙可乘。

法国人的行军路线讨巧不少 康拉德走后不久,路易的军队遭到了风暴袭击,辎重损失很大,连一些人也被山洪冲走了。于是他们决定走内陆以缩短到安条克的行程。他们翻山越岭,于1148年1月初抵达劳底加(Laodicaea),但这座城里的给养已经被清光了。他们不得不在缺少给养和四面受敌的状态下越过安纳托里亚高原。

1148年1月1日,在准备渡过曼德尔河时,法军前锋遭遇了一些突厥骑兵。但突厥人没有及时撤退,法国骑士发起冲锋,狠狠打击了对手。不时出现的突厥骑兵让法国人非常疑惑:为什么敌人屡屡出现于拜占庭土地上?这无疑加剧了拜占庭与法兰克人的猜忌。

遭到突厥骑兵和希腊居民联手攻击的法国人 由于法国十字军一路上通过强征与劫掠收集物资,引发了 希腊人 的不满。一些希腊山民袭击落单的伤病员,还给突厥人通风报信,这让突厥人得以掌握对手的动向。在路上,他们发现了几周前通过此地的德国非战斗人员的尸体。突厥人开始攻击掉队者。

1月8日,法军开始翻越卡德摩斯山。在海拔较高的卡兹克-贝里隘口,法国人严谨的秩序和高效的指挥系统出了问题,突厥人找到了可乘之机。

由于山地地形崎岖,法国人的队伍被拉长,前后联系非常不便。前锋的骑士们顺利通过隘口后,统帅普瓦图的杰弗里(Geoffrey of Poitou)没有遵守军令停下,而是擅自下山,在隘口的另一侧扎营。但法军主力与辎重,还有国王指挥的殿军,仍然留在隘口的另一侧。

十字军精锐力量最后坐船抵达圣地 在放走前军的骑士后,突厥人一面占据隘口,斩断法国人前后军的联系,一面袭击后勤车队。由于国王位于全军的最后,最晚得知被伏击的消息。当他想向上冲锋时,上坡地形又让冲锋的威力大打折扣。战斗中,很多皇家侍卫战死,国王本人也险些被俘虏,一度躲到一棵树上,他的护卫们在树下保护着他,这才逃过了劫难。最后前锋与后军的费了很大的力气才逐走突厥人。

由于这次惨败是王后的同乡阿基坦人违反命令造成的,王后很尴尬。肇事者普瓦图的杰弗里被遣送回国。

这一次袭击后,十字军的军容和士气极大地受损。突厥人则在冷漠围观中暗自窃喜。

有些希腊地方贵族有意让自己的畜群和十字军保持一天以上的距离,还收割走了各种谷物与草料。遭到坚壁清野的法国人,感同身受地体会到了第一次东征的先辈对希腊人的怨恨。

随后,法国十字军决定由圣殿骑士带领队伍前进,大家都宣誓决不逃跑。在骑士团大团长带领下,队伍保持了严格的纪律,走出了山地,2月中旬,抵达安塔利亚,那里还有一些德国的残兵败将。

当他们来到安塔利亚时,拜占庭派来的接应舰队不足以载走全军。于是路易七世和他的精锐骑士们登船,于1148年3月19日登陆圣西门港。剩下的大队步兵、非战斗人员与辎重队则驻扎在城外,他们经常遇到突厥人的骚扰。一直到在当年5月,才千辛万苦地抵达耶路撒冷。

路易七世抵达安条克 中世纪手抄本上的大马士革之围

为了获得奴隶来源,突厥人甚至主动向饥寒交迫的法国平民和贫困士兵抛出“橄榄枝”。一份呈递给法国国王的报告表明,和希腊人比起来,突厥人对法国幸存者甚至更加热情。结果,有3000多个年轻的法国人,在没有被强迫改变信仰的情况下跟着突厥人走了。

路易和埃莉诺带着这支骑士队伍抵达了安条克,王后心情很好,因为这是君士坦丁堡之后的又一座大城市,而且其统治者不是别人,就是她的叔叔,图卢兹的雷蒙德。雷蒙德建议路易进攻穆斯林的北方重镇阿勒颇,埃德萨的乔瑟林也热切地赞成,希望借此收复和巩固埃德萨。许多法国骑士也同意了,但路易仍在犹豫,因为乔瑟林和的黎波里的雷蒙德都想借法军巩固自己的地盘,一个想收复埃德萨,另一个想进攻蒙福尔,而作为一个虔诚的人,路易不想用自己的圣战军介入地方势力的争斗。而且,由于安条克的雷蒙德是普瓦图人,那些在路上吃过普瓦图人苦头的骑士根本不信任他。

虽然国王借口等待自己的步兵而迟迟不表态,但王后却坚决支持自己的叔叔,使得情况更加复杂了。更糟的是,王后与她的叔叔私下里打得火热,由于他俩之间用法兰克人听不懂的朗格多克方言交谈,结果关于王后私通的丑闻闹的沸沸扬扬。

4月,当耶路撒冷大教长来到安条克、通知大家康拉德国王已经到达圣地的消息后,路易终于决定不去征服叙利亚,而是直奔圣地。雷蒙德和埃莉诺都被他的决定激怒了。王后甚至当面提出反对,但路易不为所动。于是王后宣布她绝不离开安条克并考虑离婚。当晚路易命令护卫强行带她出城,法国人就这样离开了安条克。虽然王后实际上并没有受到粗暴对待,但她与国王的关系无疑恶化了,在后来的十字军中她再没有发挥重要的作用。回国以后,她就与路易离婚,嫁给了比她小10多岁的英王 亨利二世 。而这次婚变结果被证明深刻的改变了法国和英国以后300年的命运。

6月,路易终于到达了耶路撒冷。在橄榄山脚下,国王受到了大教长和圣殿骑士们的欢迎。第二次十字军最终抵达了目的地,即使在这时,仍没有人确切的知道这次十字军的目标是什么。十字军领袖们在6月召开会议,讨论进攻方向。安条克的雷蒙德、爱德萨的乔瑟林没有到会。于是南方统帅们主宰了这次会议。

实际上,自从埃德萨陷落以来,穆斯林没有再取得突破。乔瑟林二世据守Turbessel,继续领有埃德萨伯爵的头衔。 赞吉王朝 的伊马德丁·赞吉继续把精力放在征服大马士革上,而且,他在1146年9月14日被他身边的一个太监所杀,使得穆斯林的势力陷入低潮。

十字军国家希望趁机收复埃德萨、进占阿勒颇,但他们的努力被另一个穆斯林领袖、赞吉的次子 努尔丁·马哈茂德 所粉碎。赞吉死后,长子赛福丁·加齐一世(Saif ad-Din)继承了摩苏尔,一对库尔德将领Shirkuh和Ayub兄弟继承了阿勒颇。而努尔丁·马哈茂德则成了他们新的首领。

雷蒙德和乔瑟林于10月进军埃德萨,乔瑟林攻入城中,但没能攻克内城,功亏一篑。努拉丁从迎击雷蒙德的途中回师,差点抓住乔瑟林。经过苦战,乔瑟林受了伤,狼狈逃走。由于城内 亚美尼亚人 背叛了穆斯林,努拉丁这一次彻底摧毁了爱德萨,杀掉了埃德萨所有基督教的男性居民,妇女儿童被卖为奴隶。第二年,雷蒙德在安条克和马拉士之间的Famuja伏击努拉丁,将他击退。

但努拉丁于1149年扭转了整个局势。正当十字军还在耶路撒冷开会时,他在穆拉德(Murad)泉附近全歼了安条克军队。雷蒙德被Shirkuh亲手所杀,他的头被放在一个银盒子里送给巴格达哈里发。安条克暴露在努拉丁之下,是他履行自己在地中海水里 净身 的誓言的时候了。

十字军进入圣地后,压力就从北方的罗姆苏丹,转到了叙利亚地区的突厥势力头上。叙利亚穆斯林势力的主基地大马士革,在其编年史中,对这段历史有着详细的记载。

中世纪晚期的手抄本画面 十字军开向大马士革 穆斯林突厥人,在1148年5月22日前后,发现有大量的法兰克船只来到了圣地的海岸。他们在阿卡与提尔这两个港口登陆,并与住在那里的法兰克人汇合。虽然经历了疾病、战争与饥荒,法兰克人仍号称有十万人之众,最终决定攻击大马士革。

在耶路撒冷,1149年6月24日后终于做出了进攻大马士革的决定,虽然大马士革是王国的盟友,但它是惟一不引起十字军内部很大利害冲突的目标。威尔夫公爵等不愿进攻大马士革的十字军回国了,但多数人参加了围攻。

动员起来的大马士革守军 大马士革的统治者阿纳尔在得知情报后,马上着手收集物资、准备武器,做准备迎战法兰克人的进攻。穆斯林守军还加固了那些他们害怕被袭击的位置,兵派人把手要道。为了切断敌人军营的补给线,守军填满了水井,堵死水源地。

已经开始攻城的十字军 最终,15000以法国人为主的十字军,开始朝大马士革进军。跟着他们的还有许多后勤车队、 骆驼 与和牛群,这令他们的军队规模十分惊人。在靠近目标后,全军在大马士革以南的一个村庄马纳兹·阿尔·阿斯凯尔扎营。由于那里没找到水,十字军又被迫移动营地,来到城市东南方的阿尔·米扎,距离所需要的水源不远。

大马士革的守军在7月24日集结起来,准备与法兰克人对阵。许多人加入了他们的行列,其中有城市本身的 守备部队 、突厥骑兵、加齐圣战士与志愿者。但面对战斗力较强的法国人,这些刚刚拼凑起来的部队被很快击退。

在整个12-13世纪,穆斯林世界的军事理论都日趋倾向于运用智谋,而非蛮力来取胜。他们经常将嘴里的法兰克人与蛮勇划等号,却又挡不住对方的强势冲锋。结果,更多军事著作用大量的篇幅论述如何保存兵力,如何用计谋和地理条件获胜。并告诫读者:不到迫不得已不要开战。

逐步集结起来的突厥-阿拉伯混合部队 与大马士革守军激战一整日的法国十字军

随着十字军的初战获胜,他们占领了一直希望得到的水源,并在城市附近的果园里面扎营。这些来不及被守军摧毁的木材,被大量砍伐用于建造营地工事与攻城器械。守军因此而感到泄气,虽然他们在次日凌晨就组织了一次突袭,并将疏于防范的法兰克人赶回了营地。但依然无力攻克防御严密的坚固营垒。十字军骑士在一整天的战斗中,都没有抓住机会来冲破敌军的阵线。

太阳落山后,十字军返回了自己的营地。大马士革的守军则将大量骑兵留在城外待命,让步兵守备队返回城墙观察敌军动向。

大马士革守军在一天的激战中,没有被十字军擅长的冲锋击溃,说明穆斯林的作战能力也在进步。

守军一度杀入十字军的营地 守卫大马士革的城市步兵

在具体的兵力构成上,参与 大马士革之战 的穆斯林军队由多个民族多个兵种组成。一直被保留的城镇守备队,继承了昔日 阿拉伯 大征服时代的优良传统。不仅有数量可观的弩手,也有不少坚持日常射击训练的弓箭手。风格接近拜占庭样式的重步兵,则为他们在战场上构筑起较为可靠的人肉壁垒。城市周边的乡村里,还有大量自备武装的加齐圣战士。统治者本身就有一支精锐的古拉姆奴隶骑兵部队,并可以从临近封地获得 伊克塔 封建骑兵与突厥部落的增援。

周一早晨,在重新鼓起信心的守军再次进攻。由于这天有很多弓箭手赶到( 努尔丁 正在源源不断派来援军),他们让穆斯林的人数与武器增加不少。全军分为左中右三翼,步兵在骑兵之前列阵,每两人之间布置一个弓箭手。在 步弓手 完成一轮连续射击后,突厥式的骑兵则从步兵阵后杀出,继续释放箭矢。密集的箭雨无差别落到十字军骑士与步兵身上,也射死了许多马匹和骆驼。但他们还是没有杀入法兰克坚守的大营。

战斗中的突厥-阿拉伯混合部队 周二早上,穆斯林继续轮番发起攻击。他们早早地包围了几乎整个营地,用一阵箭雨与投石,破坏了法兰克人的用果园里树木制造的木制掩体。一些十字军骑士企图进行反击。但零零散散杀出营地他们,都会遭遇穆斯林军队的密集射击。重压之下,少量胆小者开始偷偷溜走。然而埋伏在附近的圣战者,毫不留情的将他们全部杀死。

十字军在凌晨的撤退中损失惨重 已经知道无力再战的十字军,在周三(28日)的黎明开始撤退。虽然大马士革的守军怀疑这是一个诡计,是法兰克人企图将他们吸引到一个更开阔的地方进行反冲锋。但他们还是毫不犹豫地利用大量骑兵,发起袭扰性射击。当确定对手是真的准备逃跑后,更多部队加入追杀。许多十字军在之后的混乱中,命丧圣地战场。

随着路易七世带到圣地的十字军被击溃,穆斯林世界不仅保住了重要的大马士革,也在无形中阻止了整个第二次东征。一事无成的十字军在耻辱中踏上了归途。

结局

康拉德由于德国内部事务立即启程回国了,路易在圣地一直呆到1149年复活节也回国了。第二次十字军除了在葡萄牙无心插柳地攻占里斯本以外,没有取得任何成就。欧洲于是掀起了指责和反对这次十字军的舆论。大家再也不愿这样不明不白的去东方送死了。这样,在以后的40年里,十字军运动又出现了空白。仍然不断有小规模的 朝圣者 前往东方,他们在那里参加一段短期战斗,然后就回家了。但圣地的骑士仍要靠自己的努力在穆斯林的进攻下维持住王国,而这越来越难了。

评价

第二次十字军东征 相比第一代十字军突然乱入的时候,第二代十字军们往往需要面对一个更加团结的穆斯林联盟。在第二次东征开始前,那些来自东部的突厥军阀,包括赞吉与努尔丁,就都在努力用各种方式整合叙利亚地区穆斯林的势力。甚至计划把位于叙利亚南部的大马士革收入囊中。

11-12世纪时,叙利亚地区的穆斯林城市已经采用信鸽通信,彼此联系比较快捷。当大马士革的求救信发出后,叙利亚东部到两河流域北部的众多军事力量,都参与到了反击十字军的战斗。

混合了突厥与阿拉伯军事传统的穆斯林军队,也逐步从过去对欧洲骑士冲锋的恐惧中,摸索了大量限制对手威力的战术。这就让十字军此后的战斗,愈发艰难。经过重新整合的突厥式骑兵部队,将在大范围的机动作战中,表现无与伦比的能力。

不用多久,这些击败第二次十字军的因素,便帮助穆斯林世界收复了圣城耶路撒冷(耶路撒冷围攻战)。从这点来看,整个第二次东征无疑是穆斯林大反攻的预演。并继而引发了更为著名和激烈的第三次十字军东征。

中文名
第二次十字军东征
外文名
发生时间
主要人物
法国国王路易七世神圣罗马帝国国王康拉德三世
结果
1187年,萨拉丁所率领的穆斯林在哈丁战役击败了十字军,重新占领耶路撒冷
时间
1147年—1149年
影响
之后为抢下被伊斯兰教叙利亚的萨拉丁占领的耶路撒冷,西欧国家引发了第三次十字军东征
性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