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瓦尔人

民族 | 中国古代族柔然人的后裔

阿瓦尔人自称“马阿鲁拉尔人”,即中国古代部分游牧民族柔然人的后裔,是北高加索达格斯坦人的一部分,约48.3万人(1979),主要居住在俄罗斯达吉斯坦自治共和国中西部山区和布伊纳克斯克、哈萨维尤尔特平原,部分分布在阿塞拜疆北部及北奥塞梯。属 欧罗巴人种 高加索类型。使用 阿瓦尔语 ,分多种方言,属高加索语系达吉斯坦语族。

民族介绍

来源和语言还都未能确定的一个民族,6~9世纪在东欧起过重要作用。原居高加索,后来介入 日耳曼人 的部落战争。6世纪下半叶以匈牙利平原为中心建立帝国,6世纪末达到极盛时期。7世纪初参加反拜占庭战争,626年几乎占领君士坦丁堡。7世纪后半叶发生内讧,约9000名反对派被赶出帝国。后来又发生起义,使帝国更加衰落。805年被 查理曼大帝 征服。

现代阿瓦尔人是俄罗斯联邦的少数民族。达吉斯坦人的一支。自称马阿鲁阿尔人。由安季各族即安季人、阿赫瓦赫人、鲍特利赫人、巴古拉尔人、戈多别林人、卡拉京人、京达尔人、恰马拉尔人,以及季多伊各族即别日京人、季多伊人、赫瓦尔申人、贡泽勃人、阿尔钦人等10多个支系组成。经营多种经济,有畜牧业、农业和园艺业。家庭手工业生产,有纺织、织毯、皮革加工、制作铁器和铜器、木器家具、木雕和石刻等。

民族历史

据西史记载,先期西迁之乌古尔(Oghur)诸部主要是为间接或直接地逃避东方大族Avar之压迫,此Avar即是中国史籍中北朝 北魏 之北方宿敌柔然。因乌古尔(Oghur)中有不少部落曾加入阿提拉之匈人(Hun)部落联盟,故在 阿提拉 去世、联盟瓦解后这些部落虽退回 黑海 、高加索、 伏尔加 之故地,仍泛称为 匈人 。他们有的保持了原有部落,有的则重新组合,如保加尔人(Bulgar)便吸收了阿提拉之余部,并且包含了相当一部分十姓回纥(Onoghur)成分。在这一时期中(五、六世纪,突厥兴起之前),位于其南之拜占庭帝国也常常将他们统称为匈人(Hun)。

在匈人(Hun)部落联盟瓦解后,匈人(Hun)四分五裂,一部分加入拜占庭帝国作 雇佣军 ,一部分则加入北边之新兴部落,并时时对帝国进行骚扰。最先在北方威胁拜占庭帝国的匈人部落是Bulgar人,当查士丁尼上台后,在出身阿提拉后人的蛮族将领蒙多(Mundo)的领导下,对保加尔人(Bulgar)的战争取得了重大胜利,危机一度缓和,但随即又有 多瑙河 下游以北之九姓回纥(Kutrighur)部落转为拜占庭新的威胁,查士丁尼遂用“以夷制夷”之计,收买其东北之另一匈人(Hun)部落三十姓回纥(Utighur),使两者自相残杀,以坐收渔利。在这些争斗中,陆续有为数不少之十姓回纥(Onoghur)部落西迁至 潘诺尼亚平原 即从前阿提拉匈人(Hun)之故地定居下来。正当拜占庭与其北方强邻苦斗不已之时,六世纪中叶,东方迁来了更强大之游牧民族Avar人。

实际上,这一族只是冒用了Avar之威名,而并非真正的Avar人。不过他们很可能是曾经役属于柔然的 高车嚈哒 余部,因此借用从前主人之名称也不为过(真正之Avar即柔然人已在此时之东方被新兴之突厥击灭)。Avar之西迁主要便是为逃避突厥之征讨,而作为柔然与嚈 哒 征服者之突厥的确也从东方对Avar诸部紧追不舍。Avar入欧洲之初,可谓一路顺风,先后征服了Sabir和十姓回纥(Onoghur)诸部,保加尔人(Bulgar)也被迫加入其联盟,就连刚刚在欧洲历史上开始觉醒之斯拉夫部落也大部臣服于Avar;然而,慑于东方日益逼近之突厥之威胁,Avar不得不进一步西迁。当时,多瑙河中游主要由日耳曼部落之 格皮德人 (Gepid)统治——自匈(Hun)帝国崩溃后他们占据这块心脏地带已逾百年,Avar人便联合其北之伦巴德(Lombard)人共破格皮德人(Gepid),之后独占其地,伦巴人(Lombard)则南下波河流域,占领了查士丁尼历经近三十年之征战才从 东哥特人 处收复之意大利本土之北半部分,从而粉碎了查士丁尼恢复帝国旧域之迷梦,极大地改变了欧洲历史。Avar人主体遂迁至潘诺尼亚,并带去了相当数量之九姓回纥人(Kutrighur);另一方面,由于Avar人征服了大量的斯拉夫部落,将其带至具有先进文明的拜占庭帝国内外,这就为日后巴尔干地区的斯拉夫化埋下了伏笔。此后Avar多次进犯拜占庭帝国,值突厥内乱无暇西顾之际其势更盛,常与 波斯 联合夹击拜国。然而至七世纪二十年代,Avar渐呈衰落之态,公元626年更成为一大转折。在这一年的东方,即将登上皇位的 大唐帝国 的实际奠基人 李世民 靠着他的沉着、机智与勇敢,在长安城下的渭水边上慑退了来犯的突厥大军,并与其可汗颉利结下盟誓,不经意间已悄悄地启开了征服东西突厥的帷幕;而就在同一时期的西方的君士坦丁堡城下,与波斯结盟并裹胁保加尔人(Bulgar)与 斯拉夫人 联合进攻拜占庭的Avar人也遭到惨败,从此Avar一蹶不振,盟迅即瓦解,本部局促于中欧,苟延残喘至九世纪初,终被查理曼之法兰克人与多瑙河之保加尔人(Bulgar)击灭,余众遂融入当地,后同化于马扎尔人及邻近之斯拉夫人。又当Avar强盛时,曾统治高加索等地,因山高地僻,受外界影响较小,故留下一支后裔,这便是今日俄联邦北高加索东部达吉斯坦地区的阿瓦尔人。

在中亚

560年柔然人、厌哒人被突厥追击逃亡到欧洲,被称为阿瓦尔人。阿瓦尔人打败了阿提拉匈人的后裔库特利格尔、乌特格尔匈人,并把他们纳入自己部落之中。阿瓦尔的版图从 伏尔加河 延伸到多瑙河河口,阿瓦尔汗的篷车驻扎在多瑙河北岸。他向北攻打斯拉夫各部( 安特人斯洛文尼亚人 、文德人);向西进入日耳曼地区,562年在图林的 一次大战 中被 克洛维 的孙子奥地利王希格贝特打败。阿瓦尔人遂向黑海撤退。565年,可汗巴颜登上了阿瓦尔王位。567年,他与伦巴德人(居住在班诺尼亚的一支日耳曼人)联合,消灭了定居在匈牙利和特兰西瓦尼亚的吉别达伊人(日耳曼哥特人)。阿瓦尔人占领了匈牙利, 巴颜 在古代阿提拉的都城附近建起了他的王庭。阿瓦尔人的统治是从伏尔加河一直延伸到奥地利。阿瓦尔的意外成功使胜利者突厥人不快,突厥于是就查士丁尼与阿瓦尔人之间签订的条约而抱怨拜占庭人。为惩罚拜占庭人,突厥人于576年派波汗进入俄罗斯草原,与该地的乌特格尔匈奴人的末代首领阿纳盖一起,进攻拜占庭的博斯普鲁斯城。

在阿瓦尔人的压力之下,一些保加尔人(库特利格尔匈人的后裔,属于突厥族群)在比萨拉比亚和 瓦拉几亚 定居下来,后来马扎尔人的到来,又迫使他们由此迁往麦西亚(保加角洲)。在多瑙河的新驻地内, 匈牙利人 继续是可萨突厥国的臣民。可萨可汗,以匈牙利人的宗主身份,任命卡巴尔部名叫阿尔帕德的贵族作匈牙利人的大公。当时,日耳曼尼亚的国王阿尔努尔弗在与大摩拉维亚国(捷克、斯洛伐克、奥地利、匈牙利西部)的斯拉夫王斯维雅托波尔克打仗,他向匈牙利人求援。阿尔帕德匆忙赶来打败了斯维雅托波尔克,895年大摩拉维亚国在战争中崩溃,匈牙利人占领和一直居住在匈牙利。匈牙利入侵意大利,910年他们在德国打败了最后一位 加洛林王朝 的国王路易斯,924年他们越过阿尔卑斯山劫掠法兰克王国。最后,日耳曼王 奥托一世 于955年在 奥格斯堡战役 中打败他们,这一次日耳曼社会拯救了欧洲。

骑兵

中国对柔然有以下记录:“柔然,崛起于四世纪末与六世纪中叶。”(中国 南朝 称芮芮,北朝翻译为蠕蠕)。是鲜卑的支属。从 社仑 时期开始,柔然骑兵仿效北魏,开始有了千夫长、百夫长的编制,“千人为军,军置将一人;百人为幢,幢置帅一人”(《北史·蠕蠕传》)。每次出征,“先登者赐以虏获。退懦者,以石击首杀之,或临时捶挞”。424年,大檀可汗率六万骑入云中,“围太武五十余重”。此后,北魏太武帝报复,“424年亲征,获三十余万骑。443年,分兵四道讨伐,柔然仓皇北走。449年 太武帝 再伐,获人蓄百余万。552年,突厥崛起,攻柔然,灭之。”让我们强调指出,很有可能是阿瓦尔人把 马镫 的使用传入了欧洲。

在可汗巴严(Bajan)的统领下,阿瓦尔人建立起了自己的国家。以帕诺尼亚河流域(Pannonian Valley)为中心,其势力范围南起亚得里亚海,北至波希尼亚,东临喀尔巴阡,西及阿尔卑斯。虽然本身人口较少,但还是征服了原先住在这里的众多斯拉夫部落。即使在全盛时期,阿瓦尔军队的规模也只有50000名左右,其中还包括了依附的匈人和巴尔干人。

到公元六世纪末,阿瓦尔人一直是东欧地区最强的军事力量。他们不仅牢牢地控制着多瑙河到 蒂萨河 之间的领地,还四出劫掠。作战时,总让被征服的民族组成的步兵站在前列,而阿瓦尔骑兵作为决定性的打击力量放在中央。

对匈、阿瓦尔一样西迁进入欧洲的少数民族来说,新环境中相对紧张的耕地和众多的当地人口,不再允许他们过游牧的生活。于是这些 马背上的民族 纷纷沦为雇佣兵,或者帮助蛮族,或者加入拜占庭军队。他们带来的军事革新很快就被采用,体现在拜占庭重骑兵的装备上。阿瓦尔人的贡献是 木框 、皮面的马鞍,马 镫 ,以及用多层薄铜片穿制的护喉。毫无疑问,马镫是最重要的革新,极大的增强了骑兵的马上格斗能力,可以更有效的控制坐骑,可以在马上站起来;并且将双手解放出来,不用像以前那样紧紧地抓着缰绳,可以装备更大更重型的防盾。 阿瓦尔人

引用来源

中文名
阿瓦尔人
外文名
别名
马阿鲁拉尔人
信仰
伊斯兰教
分布区域
俄罗斯达吉斯坦自治共和国中西部山区和布伊纳克斯克、哈萨维尤尔特平原
语言
阿瓦尔语
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