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地利自由党

组织机构 | 政党 | 1956年在维也纳成立的党派

奥地利自由党成立于1956年,其前身是1949年形成的“独立者联盟”。

概述

右翼狂人海德尔 奥地利自由党(德语:Freiheitliche Partei Österreichs,缩写为FPÖ),1956年4月7日于维也纳成立,其前身为“无党联盟”(Verband der Unabhängigen (VDU)),奥地利极右翼政党。奥地利自由党是奥地利主要政党之一,于1955年在独立者联盟的基础上成立,创始人是安东·赖因特哈勒。

奥地利自由党成立初期的成员大多是对奥地利社会党和奥地利人民党失望的、具有自由主义思想的知识分子,自称是奥地利的第三政治力量。该党在1968年4月第9次代表大会通过的纲领中声称,“反对马克思主义任何形式的阶级斗争”,“反对集体主义”;保护私有财产,巩固资本主义制度;主张建立“伙伴关系的理想社会”,进行温和的社会改革;工人参加管理。在同其他党的关系上,既批评社会党,又批评人民党,但不排斥同其中任何一党联盟的可能性。对外主张欧洲合作,加强同西欧国家的联系,并同所有欧洲国家发展友好关系。

1993年2月,奥地利自由党发生分裂,其副主席海德·施密特女士与一部分人另组新党——自由论坛。

该党在奥地利国民议会、全部九个州议会中的八个和许多地方议会中拥有席位。党名中的“自由”一词的涵义并不是通常的古典自由主义,而是民族自由主义。现任主席为海因茨-克里斯狄安·史特拉赫(Heinz-Christian Strach)。截止2006年4月,该党共有5万名党员。

在2006年10月1日进行的奥地利国民议会选举中,自由党获得总共183个席位中的21席,成为国民议会第三大党。

起源

“无党联盟”为不同利益团体的联合体:当许多前纳粹份子在1945年战后第一次国民议会选举中无选举权时,很多前大德意志人民党(Großdeutsche Volkspartei, GDVP)党员、前乡村同盟(Landbund)成员以及战后年轻一代,希望联合组成第三势力,力图挑战社会民主党和人民党两大党的强势地位。该联盟因成员成分复杂,始终处于思想不能统一、不断有成员退出的松散状态,直到联盟最终解体也没有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政党。

由于多次在选战中落败以及持续不断的内哄,联盟最终于1956年解散,自由党成立。自由党首任党主席为前党卫军旅长安东·莱恩特哈勒(Anton Reinthaller),由于他长期担任国家社会主义(纳粹)运动骨干,于1950年至1953年被逮捕并监禁。

1930年代,莱恩特哈勒作为当时奥地利非法组织——奥地利法西斯(Austrofaschismus,该组织为德国纳粹党的成员)的成员,支持纳粹党的德国与奥地利合并政策。1938年在阿图尔·赛斯-英夸特(Arthur Seyß-Inquart)的“合并派”内阁中任农业部长,后任帝国议会议员(至1945年)。在就职演说中,他明确表示:“国家的不二信仰是归属于日尔曼民族!”他曾多次强调奥地利日尔曼居民与德国合并的愿望。

发展

海德尔时期

1986年12月13日,约尔格·海德尔于在因斯布鲁克进行的自由党代表大会上,成功击败对手诺尔伯特·史提格(Norbert Steger)成为新任党主席。社会民主党籍的总理弗兰兹·弗拉尼斯基(Franz Vranitzky)因此停止了与自由党的联盟关系。

此前的自由党以知识阶层为核心,海德尔则推进了自由党向新的全民政党方向转化。因此,自由党在维也纳传统的社会主义工人社区Simmering以及Favoriten赢得了新的选民群体。海德尔不断在文宣及口号中猛烈抨击奥地利内外政治的策略获得成功。他喜欢以推动公投为工具,以鼓吹右翼平民主义及民粹主义诉求为手段来公开宣传国家社会主义政体。

1993年自由党的“奥地利优先”公民投票提议造成了该党的第一次分裂。以海德·施密特(Heide Schmit)为首的5名自由党籍议员在同海德尔激烈争吵后声明退出自由党,另行组建新政党——自由论坛(Liberale Forum),至1999年该党在国民议会中拥有代表权。由于自由主义派的出走,自由党于1993年退出国际自由联盟(Liberale Internationale),自由党在该联盟中的成员资格遂由自由论坛取代。

成为执政党

尽管自由党发生了分裂,但一直作为反对党的自由党却出现了速度惊人的飙升,在1999年的国民议会选举中,自由党以26.9%的得票率成为国会第二大党。自由党同人民党组成联合政府,人民党主席沃尔夫冈·许塞尔(Wolfgang Schüssel)出任新政府总理,自由党籍的苏珊娜·里斯-帕瑟尔(Susanne Riess-Passer)成为副总理。自由党参与政府遭到了非常猛烈的批评,奥地利内部有名为“星期四集会”的组织成立来反对这个联合政府,外部则有其余14个欧盟国家共同对奥地利进行制裁。由于政府成员中的自由主义派代表和没有公职的海德尔拥护者之间的矛盾无法调和,2002年秋天,自由党籍的2名阁员苏珊娜·里斯-帕瑟尔、卡尔-海因茨·格拉瑟尔(Karl-Heinz Grasser)以及自由党党团总召集人皮特·维斯腾哈勒尔(Peter Westenthaler)辞职。这也导致了随后的国民议会重新选举。

自由党长期只有6%的民意支持度,甚至低于其前身“无党联盟”。自由党作为无足轻重的政治力量,时而投靠社会民主党时而投靠人民党。1970年自由党在时任党主席弗雷德里希·皮特((Friedrich Peter,前党卫队高阶将领)的带领下,同意与社会民主党合作,加入临时的少数派政府,直至1971年新的国民议会选举开始。作为对自由党的回报,社会民主党强行通过了旨在减轻对小党歧视的新选举法。

在1980年的自由党代表大会上,自由主义派的政治路线获得通过。1983年国民议会选举,自由党虽然只获得该党历史上最低的得票率5%,却因为党主席诺尔伯特·史提格(Norbert Steger)成为副总理,而第一次参与政府行政。史提格致力于本党自由主义愿景并努力发展新的选民群体。

尽管如此,自由党的日尔曼民族主义仍然根深蒂固,前自由党籍国防部长弗雷德海姆·弗里申施拉格(Friedhelm Frischenschlager)以及前自由党籍法务部长哈拉德·欧弗纳(Harald Ofner)都曾公开做出强烈的日尔曼民族主义表态。(80年代奥地利非法政党国家民主党(Nationaldemokratische Partei)主席诺伯特·布尔格(Norbert Burger)曾说过:“欧弗纳与我们的理念完全一致,努力方向也没有任何差别,并不是因为它是国家民主党成员,而是因为他是一个真正的日尔曼人。”)

沉沦

在2002年11月的国民议会选举中,自由党仅以10.01%的得票率获得18个议会席位(1999年为52席),仅仅微幅领先绿党,列第三位。这次选举的赢家是自由党的合作伙伴人民党。人民党42.3%的得票率确保了两党可以继续合作组阁。选后,两党为联合组阁进行了长时间的谈判。最终,自由党在赫尔伯特·郝普特(Herbert Haupt)的领导下与人民党再次达成合作协议,自由党过低的得票率使其不得不在政府职务分配问题上做实质性的让步。

特别的是,在国民议会第二个会议期内,自由党经常由于“突然改变主意”而受到指责,就是说,自由党在人民党的压力下偏离既定目标。党内在灾难性的选举结果出现后,开始了一场牵涉面广泛的路线斗争(直至凯恩腾州议会选举后才宣告结束),结果造成赫尔伯特·郝普特请辞副总理,改由胡伯特·高尔巴赫(Hubert Gorbach)继任(郝普特改任社会部长并继续充当名义上的党魁)。

在2004年欧洲议会选举中,自由党必须接受在全国范围内选票大幅下降的现实。其支持率由1999年的23.4%下降为6.3%。与此同时,自由党获得的唯一一个议席被安德雷阿斯·梅尔策(Andreas Mölzer)利用党内事先安排的第一顺位优先权获得,而自由党首席候选人汉斯·克隆柏格(Hans Kronberger)却因此落选。克隆柏格因此向宪法法庭提出诉讼,要求法院判决梅尔策的议席由他获得,终因无正当论据而败诉。

梅尔策被视为党内日尔曼民族主义派代表。欧盟议会选举结束后,赫尔伯特·郝普特被迫请辞党主席。在2004年7月3日举行的自由党特别代表大会上乌尔苏拉·哈布纳(Ursula Haubner)以79%的得票率当选新主席。她的高票当选是自1986年乃弟约尔格·海德尔(Jörg Haider)同诺尔伯特·史提格(Norbert Steger)竞选党主席之后自由党高层人士少见的意见统一。

分裂

2005年4月4日自由党的矛盾总爆发,时任党主席乌尔苏拉·哈布纳、副总理胡伯特·高尔巴赫、议会党团总召集人赫尔伯特·施雷伯纳(Herbert Scheibner)以及肯特州长约尔格·海德尔共同转入新成立的奥地利未来同盟(Bündnis Zukunft Österreich (BZÖ)),自由党的前景充满变量。党内日常事务由资格最老的自由党理事会成员——维也纳党团总召希码尔·卡巴斯(Hilmar Kabas)暂时代理。

2005年4月23日海因茨-克里斯狄安·史特拉赫(Heinz-Christian Strach)当选新任主席。他在这次在萨尔兹堡举行的党代会上获得了90.1%的支持率。这位新主席以竞选活动中极端排外的形象引人注目。他的竞选海报“维也纳不能成为伊斯坦布尔(Wien darf nicht Istanbul werden!)”及“用德语取代听不懂的玩意儿(Deutsch statt 'nix verstehen')”等清晰地体现了他的政治理念,并引起极大争议。秘书长赫尔伯特·克里克(Herbert Kickl)是史特拉赫的主要幕僚,全权负责竞选活动的策划。

大部分州党部在分裂后继续支持自由党。惟独海德尔领导的肯特自由党整体转向未来同盟。施泰恩凯勒内尔(Steinkellner)领导下的上奥地利州党部开始以“上奥地利自由党”(Freiheitliche Partei Oberösterreichs (FPOÖ))的名义独立运作,2005年9月施泰恩凯勒内尔离职之后,重新与自由党中央协商归队事宜,并于2006年2月达成协议。福拉尔贝格的自由党党部同样宣布独立于自由党以及未来同盟,但于2006年初重新回归自由党旗下。萨尔兹堡、下奥地利以及布根兰的自由党州议会党团整体拥护党中央领导。在维也纳及史泰尔马克,自由党州议会党团在未来统盟成立后不久便解散。在提洛,党籍议员首先转投未来同盟,随后成立独立于自由党和未来同盟的“自由派议会党团”。

在2005年10月2日进行的史泰尔马克州议会选举中,自由党以微小的差距而未能获得席位。这是自由党分裂以后进行的首次选举。史泰尔马克也因此成为了唯一一个自由党同未来同盟都没有议会席位的州。2005年10月9日进行的布根兰州议会选举中,自由党的得票率减半,席位从原有的4席滑落到2席,未来同盟没能进入布根兰州议会。

在2005年10月23日进行的维也纳市议会选举中,自由党由首席候选人史特拉赫赫领军,获得了14.9%的得票率,超过了选前预期,而未来同盟则仅获得1.2%的选票,未能跨过最低门槛,从而落选市议会。

相关人物

奥地利自由党主席海德尔 奥地利极右分子海德尔是自由党领袖,父母均是纳粹党员,从而培养出他的极右主义思想。海德尔政治生涯始于16岁,当时他赢了一场辩论赛,论题是:“我们是否奥地利的德国人?”。他于1976年移居卡林亚州任

自由党书记,并于1979年成为国会议员。

1989年,海德尔成为卡林亚州州长,但两年后因为他的“德意志第三帝国时的就业政策恰当”言论,引起社会人士不满,被迫辞职,但去年又重任州长。海德尔的激进言论还包括,他在1995年形容二次大战时的德国纳粹党卫军是德军应尊敬的部队,以及形容集中营是“惩罚营”。

面对国际社会铺天盖地的批评和威胁的声音,海德尔最近的态度有些缓和。他开始为以前的言论向公众道歉,并尽力为自己和纳粹划清界限。

他在2月1日同人民党主席许塞尔宣布组阁决定之后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说:“自由党是一个民主的政党,和极端主义以及法西斯主义没有联系。”“我无法想象一个有责任感的现代人会将自己同20世纪最反人性的暴行联系起来。”海德尔宣布他的目标是于2000年成为德国总理。

评价

在2000年2月19日的示威中,示威者把海德尔的照片与希特勒的放在一起。 处处都是反对声

2000年2月19日,20多万奥地利人在首都维也纳举行声势浩大的游行示威,要求保守派人民党和由海德尔领导的极右翼政党自由党联合组成的奥地利新政府立即辞职。这是奥地利自1993年以来爆发的最大规模的游行示威。同日,欧洲一些国家也纷纷举行集会,抗议奥地利极右翼势力上台。

19日下午2时,游行队伍从维也纳火车西站、南站和体育馆等地分四路向市中心进发,沿途不断有人加入游行队伍。傍晚6时,聚集在总统府和总理府附近英雄广场的人数已经超过15万。示威活动的组织者“民主攻势”和“救助他人”组织的负责人和一些政界、艺术界知名人士纷纷在集会上发表讲话,呼吁人们反对种族主义、反对排外、反对海德尔领导的极右翼政党参加政府。

在这场席卷维也纳的大示威中,自由党领导人海德尔成为众矢之的。一些愤怒的示威者在一家饭馆里碰上了正在用餐的海德尔,随即餐厅被团团包围。人们高呼:“海德尔,滚出来!”这位造成奥地利政局动荡的右翼领导人最后在警察的护送下灰头土脸地仓皇离去。

同日,在巴黎,大约9000人在奥地利驻法国使馆门前举行示威,声援维也纳的大游行。

虽然欧盟14个成员国和美国等国家均发出了警告,但有极右翼政党自由党参加的奥地利联合政府仍于4日宣誓就职。新联合政府包括自由党领导人海德尔和其他5名自由党成员。因赞扬希特勒、同情纳粹和为纳粹罪行开脱,海德尔受到各界广泛批评。

新一届联合政府4日宣誓就职后,一些欧盟国家立即开始对奥地利实施制裁措施,从政治上孤立奥地利政府。

芬兰总理利波宁发表声明宣布,芬兰政府将冻结与奥地利的部长级接触和正式访问,并拒绝接见奥地利的任何官方代表。比利时国防部宣布,比利时将取消一笔价值大约100万美元的从奥地利公司进口6辆装甲救护车的合同。

欧盟轮值主席国葡萄牙总理古特雷斯指出,欧洲许多价值观将因此受到威胁,奥地利的14个伙伴国除了孤立奥地利之外别无选择。德国国防部长沙尔平表示,他希望奥地利很快会扭转这个历史性的错误。

以色列外交部4日正式召回以色列驻奥地利大使,以抗议奥地利极右翼政党自由党参加联合政府。以外交部当天发表的声明说,以政府将于近日重新考虑以色列同奥地利的关系问题。

美国政府4日宣布采取一系列措施,抗议奥地利极右翼政党自由党加入奥联合政府,其中包括召驻奥大使回国述职。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强调,在欧洲任何国家的政府里,不应该有任何“不能与纳粹暴行和政治仇恨划清界限”的政党参加,美国将对所有偏离“民主欧洲原则”的行为做出“强烈”反应。

公开发表极右言论

海德尔是奥地利右翼自由党领导人。海德尔的自由党和奥地利人民党于2月1日正式宣布,他们将携手组成联合政府。这标志着排外的奉行民族主义的自由党将首次参加奥地利联合政府。

在反对者看来,海德尔是一位危险的右翼极端分子,他正在利用人们对执政党的不满,推行他的种族主义思想。奥地利自由党成立于1956年,其前身是1949年形成的“独立者联盟”。

自由党在奥地利人的公共生活中一直扮演着微不足道的角色。在1949年和1953年的选举中,自由党只获得了5%的支持,此后,自由党在全国性的投票中的得票率也一直在4%至7%之间徘徊。然而,海德尔成为自由党领导人后,自由党的支持率竟然以令人不可思议的速度急剧提高。海德尔在1994年10月的全国选举中的成功让政治观察家大跌眼镜,他使他和他的政党的支持率从5%猛增到22.6%。政治分析人士认为,自由党之所以如此受选民的宠爱,主要得益于海德尔透露出来的反对外国人移居奥地利的主张以及人们对执政的社会民主党和奥地利人民党的不满。

按照海德尔的说法,现行的移民对奥地利社会没有任何好处,外国移民从奥地利人手中抢走了工作机会,从非洲、东欧和其他地方来的移民带来了犯罪。他在1999年的竞选活动中公开反对外国人涌向奥地利,其口号主要有“停止外国渗透”、“停止滥用庇护权”等。他声称自己和他的总理候选人托马斯·普伦佐是“两个真正的奥地利人”。

海德尔其他臭名昭著的移民声明还包括“到这里来的非洲人都是毒品贩子,他们引诱年轻人”、“波兰人特别擅长偷汽车,我们必须抓住他们”、“我们必须把前南斯拉夫人都抓起来,他们都是夜盗专家”、“我们要注意土耳其人,他们在海洛因交易方面组织特别严密”、“俄罗斯人不是好东西,他们都是敲诈和窃听专家”,不一而足。1993年2月,海德尔率领自由党发起一场12项请愿运动,要求结束外来移民,把各学校里不以德语为母语的儿童的比例严格控制在30%以下。海德尔放言,他将至少获得100万个签名。但回敬他的是一场惨败,只有417000人在请愿书上签名,只占奥地利人口的7.5%。1996年,海德尔把政府所谓的民族融合政策称为“灾难”,他说:“政府准备再接纳153000名外国人,这些人将占据我们的学校、训练场地和公寓。当土耳其孩子要求我们的孩子交出保护金时,这就是该说‘这是我们的国家’的时候了。”此后,海德尔发起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排斥外国工人的运动。1997年3月,海德尔声称,他希望在未来两年里把在奥地利工作的1/3的外国人送回他们的老家。

为纳粹和纳粹政策辩护

国际社会首次注意到海德尔是在1986年3月沃尔特-里德尔返回奥地利事件中。里德尔是一位奥地利出生的前纳粹党卫军少校,因在1944年屠杀意大利人被意大利判终生监禁,1986年3月提前释放,但奥地利人对是否准许他回国存在争议。海德尔公开表示说“里德尔只不过是一名士兵,他当时只是在执行士兵的职责而已”。

海德尔最臭名昭著的言论出现在1991年7月卡伦西亚州议会辩论之时,当时做州长的海德尔说:“第三帝国执行的是一项有秩序的雇佣政策,现在的维也纳政府根本没有能力做到这一点。”海德尔一言击起千层浪,引来奥地利国内外的群声指责。他不得不为他的言论道歉,但仍声称:“我说的都是事实:第三帝国通过精心策划的雇佣政策创造了大量的工作机会,失业现象因此被消灭了。”海德尔对纳粹劳工政策的极端性,包括大肆扩军、奴隶劳工和对集中营只字不提。

1992年5月,卡伦西亚州政府决定为二战时为纳粹卖命的老兵聚会提供赞助,奥地利政府进行了干涉,这让海德尔极为不满,他指责内务部长在议会中对那些“可敬的老兵”发动攻击,却对移民带来的犯罪视而不见。在二战纳粹老兵重聚大会上,海德尔把人们反对这种聚会的原因解释为“这个世界上有一些顽固不化的人”。1995年12月德国一家电视台播放了一位业余爱好者拍摄的一盘录像带,海德尔的言行被公开。

1995年12月,在观看了这盘录像带后,奥地利公诉人决定对海德尔的言论开始犯罪调查,看看他是否违反了禁止纳粹主义复活的法律。但不久,奥地利司法部宣布,由于缺乏足够的证据,终止对海德尔的调查。

最近,海德尔又对奥地利政府赔偿30000名纳粹统治时期的奥地利受害者,包括犹太人、共产党人的计划表明了他的观点:美国、前苏联、法国和英国军队占领奥地利时,有大批奥地利人逃亡,他们是盟军的受害者,也应该得到赔偿。1995年4月,他对一位年长的奥地利听众说:“纳税人的钱都流向以色列,这是不公平的。”1995年5月,奥地利为莫索森集中营解放50周年举行了隆重的纪念活动,自由党是惟一一个没有出席纪念仪式的奥地利政党。而就在纪念活动举行之前,海德尔还把这座集中营称之为“惩罚营”,暗示那里面关押的人都是犯人。

改善形象拉选票

最近几年,海德尔采取了一些措施来提高他的国际形象。1994年他访问美国,参观了华盛顿的大屠杀博物馆。事后宣称:“我认为,即使那些不懂历史的人也应该意识到,我们必须尽全力维护人权、加强民主。”

虽然有证据证明海德尔的追随者有反犹太思想,但海德尔从不承认他也有这种思想。最近他采取了一系列行动,试图把自己的锋芒藏一藏,目的无非是赢得更多的选票和国际社会的认同。现在,海德尔如愿以偿,自由党进入了联合政府。在国内外的一致谴责声中,海德尔是否能因此放弃他的激进思想,自由党能在联合政府中坚持多久,人们拭目以待。

引用来源

中文名
奥地利自由党
外文名
Freiheitliche Partei Österreichs
意识形态
民族自由主义、民族保守主义
代表人物
海因茨-克里斯蒂安·斯特拉赫
官方颜色
蓝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