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兒莊大捷

戰爭戰役 | 臺兒莊戰役

臺兒莊大捷,又稱臺兒莊戰役、魯南會戰或血戰臺兒莊。臺兒莊戰役的起止時間有幾種說法,一般認為從1938年3月16日開始至4月15日結束。戰役由滕縣戰斗、臨沂附近戰斗、臺兒莊戰斗和日軍的潰退,中國軍隊的追擊作戰等部分組成。

在歷時1個月的激戰中,中國軍隊約29萬人參戰,日軍參戰人數約5萬人。中方傷亡約5萬余人,斃傷日軍約2萬余人(日軍自報傷亡11984人)。

它打擊了日本侵略者的囂張氣焰,堅定了全國軍民堅持抗戰的信心。這次戰役鼓舞了全民族的士氣,改變了國際視聽,消滅了日本侵略者的威風,殲滅了日軍大量有生力量。此次大捷是中華民族 全面抗戰 以來,繼長城戰役、 平型關大捷 等戰役后,中國人民取得的又一次勝利,是抗日戰爭以來取得的最大勝利,也是徐州會戰中 國民革命軍 取得的一次重大勝利。

戰役由李宗仁、白崇禧、孫連仲、湯恩伯、張自忠、田鎮南、關麟征、池峰城、王銘章等抗日將領指揮。戰役期間,中國抗戰最高統帥蔣介石曾三次赴 徐州 視察、督導、調配兵力,其中第一次,蔣介石在臺兒莊戰斗最激烈的時刻親赴臺兒莊南站觀戰,并親自勉勵池峰城,前線將士因而士氣大振,大大增強了前線將士的戰斗力。

戰役背景

全局背景

日本侵略軍1937年12月13日和27日相繼占領南京、濟南后,為了迅速實現滅亡中國的侵略計劃,連貫南北戰場,決定以南京、濟南為基地,從南北兩端沿 津浦鐵路 夾擊 徐州

按原定作戰方案,徐州以北保衛戰,由第5戰區副司令長官兼第3集團軍總司令韓復榘指揮,豈知駐扎山東的韓復榘,大敵當前,還為保存實力打小算盤。1937年12月23日,日軍一部攻陷歸仁鎮后,韓復榘未戰而走,造成了嚴重后果。27日,濟南失守,日軍由博山、萊蕪進攻泰安。1938年1月1日,泰安落入日軍北方軍第2軍磯谷廉介之手。韓復榘連連喪池失地,致北段津浦路正面大門洞開,使日軍得以沿線長驅直入,給徐州會戰投下陰影。李宗仁屢屢嚴電韓復榘奪回泰安,并以此為根據地阻截南下之敵。韓復榘對李宗仁的命令置若罔聞,一錯再錯。為此,韓遭到蔣介石槍斃的處置,由孫桐萱代任其職。韓復榘的不戰自退,非但使中國軍隊失去了黃河天險,更將濟南、泰安等地拱手讓敵,其后果之惡劣,實難形容。他也因此成為在抗戰中第一個被處決高級將領。

地理背景

1938年徐州會戰中的日軍騎兵 臺兒莊地處蘇魯交界,位于棗莊南部,地處徐州東北30公里的大運河北岸,臨城(今棗莊市薛城區駐地)至趙墩的鐵路支線上,北連津浦路,南接 隴海線 ,西面毗鄰 南四湖 ,為山東南大門、徐州之門戶,乃是南下徐州的最后一道屏障,舉世聞名的京杭大運河橫貫全境,自古是南北漕運樞紐,戰略位置十分重要,歷史上為兵家必爭之地,是日軍夾擊徐州的首爭之地。

戰役前奏

池淮阻擊戰

從1937年12月中旬起,南路日軍華中方面軍指揮第13師團從鎮江、南京、蕪湖渡江,沿津浦路北上,1938年1月下旬,日軍第13師團主力攻占滁縣、來安、明光、他河、藕塘,抵達池河東岸。日軍第13師團另一部攻占揚州后,即進擊邵伯、天長一線。日軍第9師團一部攻占裕溪口后,循淮南鐵路北進至巢縣、全椒一線。

日軍向中國軍隊攻擊 中國第5戰區的作戰部署是:以李品仙之第11集團軍和于學忠之第51軍,利用淮河、淝河、儈河等地形障礙,阻止沿津浦路北進的日軍。當正面北進日軍向明光、池河鎮一帶進攻時,即為劉士毅所部第31軍堵截。待日軍從南京增調援軍及重武器繼續來犯,其主力被吸引到明光一帶時,李品仙急令第31軍讓開津浦路正面,撤至鐵路西側山區伺機出擊;同時,又以于學忠之第51軍增援,由碭山南調至淮河沿岸,阻敵越河北進。至2月初,定遠、臨淮關、蚌埠等地相繼失守。 2月8日,日軍向小蚌埠第51軍陣地進攻,被中國守軍殲滅 500 余人。2月9日,日軍強渡淮河。中國守軍未能阻止敵軍渡河。中國第5戰區急調第27集團軍之第59軍及第21集團軍第7軍增援。2月10日,中國軍隊于學忠之第51軍所屬第114師在王莊陣地同日軍展開激烈爭奪,幾經血戰陣地失守,中國軍隊傷亡2000余人。 2月13日,張自忠率第59軍抵達淮河流域,在瓦疃集、姚集、固鎮、蒙城一線,接替第51軍戰斗。于此同時,廖磊率第 21 集團軍到達合肥、舒城、八斗嶺、下塘集之線。中國軍隊以第51、59 軍在淮河北岸節節抵抗;以韋云淞之第48軍固守爐橋、洛河一線;劉士毅之第31軍和周祖晃之第7軍對日軍側背進行襲擊。2月11日,第31軍圍攻上窯,守軍沖人圩內與敵肉搏,敵300余人向考城逃竄,日軍被殲100余人。

1938年2月16日,周祖晃之第7軍由張橋鎮、老人倉一線向池河、定遠日軍展開側擊,并一度攻人桑家澗,日軍不得不抽調淮河地區主力6000余人增援考城、上窯、他河、定遠。

當日軍回援淮南之時,張自忠之第59軍乘機向火神廟、新橋日軍反攻,敵退向曹老集。第59軍分向蘇集、湖口子、曹老集、王莊之線推進,將日軍驅逐至淝河南岸,并朝淮河北岸推進。日軍腹背受敵,無力再向北進攻,乃全部退回淮河南岸,沿邵伯、天長、盱眙、臨淮關、蚌埠、懷遠、三十里鋪之線與淮河北岸中國軍隊形成隔河對峙的局面。

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抗日武裝在淮河流域的阻擊戰中也起了配合作用。在南京淪陷前不久,中共駐南京代表團就派李世農到安徽,組建中共皖中工委,動員和組織皖中各縣人民抗戰。1938年春,中共無為縣委領導的游擊武裝就開始在 淮南鐵路 兩側進行游擊活動。1938年初,中共中央從延安將張如屏、曹云露等派回 壽縣 ,成立中央安徽工作委員會,開展抗日游擊活動。

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新四軍積極配合淮河沿岸李宗仁的部隊,阻擊日軍北犯。張云逸所率新四軍一部曾遵照中央軍委指示,進入蚌埠、徐州、合肥三點之間作戰。周恩來曾指示新四軍配合李品仙集團軍,牽制由南京渡江北上的日軍。新四軍積極配合淮河正面戰場的國民黨軍開展游擊戰爭,成為全民族抗戰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在抗戰史上寫下了光輝的一頁。

這次淮河血戰,雖然沒有把北犯日軍全部殲滅,卻使日軍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并將日軍遲滯于淮河一線,粉碎了日軍預定的“南北夾擊”的戰略,迫使日軍改取“南守北攻”戰略,從北面取道山東,進攻滕縣、嶧縣,造成孤軍深入的局面,從而為中國軍隊在臺兒莊殲滅日軍造成了良好的戰機。李宗仁在指揮徐州以南阻擊北進之敵的同時,又積極阻截華北日軍南下。

濟寧汶上攻擊戰

為確保 徐州地區 的安全,1938年2月6日李宗仁命孫桐萱部(原韓復榘的第3集團軍),向運河以東推進,襲擊濟寧、汶上的日軍據點,以牽制敵人主力;命令鄧錫侯(后由孫震代理)第22集團軍主力向鄒縣,一部迂回曲阜、鄒縣間攻擊日軍,另一部控制在臨城、韓莊之間;命令龐炳勛第三軍團于臨沂附近在地方部隊配合下,奪取蒙陰、泗水,然后向泰安、大汶口間及南驛、曲阜間威脅日軍,并對日照、莒縣、沂水北方要點派一部兵力與海軍陸戰隊共同防守。孫桐萱部第22師于1938年2月12日晚由大長溝渡運河,14日晚有一小部攀登入濟寧城,雙方短兵相接,血戰數日,終因敵我雙方力量懸殊,入城部隊傷亡極大,17日晚撤至運河西岸。

中國守軍大舉殲滅日軍磯谷師團 與此同時,第12軍81師也直取汶上,于12日晚由開河鎮渡運河,一部由城西北 攻入汶上城內,與日軍進行激烈巷戰,終因人少勢弱,損失嚴重,13日奉李宗仁之命撤向運河西岸。

1938年2月17日,日軍第二軍指示第10師團擊退汶上、濟寧附近中國軍隊于運河以西;第五師團以一個支隊向沂水方向前進,配合第十師團作戰。第十師團組成長瀨支隊,于17日開始對濟寧方面中國軍隊反擊,19日,日軍攻陷安居鎮,22日突破曹福林第55軍陣地。25日,日軍突破杏花村陣地,26 日越過運河占領嘉祥。守軍被迫撤至相里集、羊山集、 巨野 一線。但李宗仁在這一線布置大量兵力,不斷側擊北段南下之敵,使敵軍在這一帶徘徊不能南進,暫時穩定了戰局。第五師團組成片野支隊,于23日占領濰縣,接著該支隊編入坂本支隊繼續南進,并于3月5日占領 湯頭

作戰序列

中國軍隊作戰序列

日本軍隊作戰序列

第五戰區,司令官李宗仁,副司令李品仙,參謀長徐祖貽

· 第二集團軍: 總司令孫連仲,參謀長王范庭(左翼兵團)

· · 第30軍:田鎮南

· · · · 第30師: 張金照

· · · · 第31師:池峰城

  · · 第42軍: 馮安邦

· · · · 獨立第44旅:吳鵬舉

· ·· · 第27師:黃樵松

· 第20軍團: 軍團長湯恩伯,參謀長萬建藩(右翼兵團)

· · 第13軍:湯恩伯〔自兼〕

· · · · 第110師:張軫

· · · · 獨立騎兵團:李某

· · 第52軍:關麟征

· · · · 第2師:鄭洞國

· · · · 第25師:張耀明

· · 第75軍: 周碞

· · · · 第6師:張琪

· · · · 第93師:甘麗初

· · · · 第139師:黃光華

· · · · 第57軍第333旅:王肇治

· · 第85軍: 王仲廉

· · · · 第4師:陳大慶

· · · · 第89師:張雪中

· 第59軍 :軍長張自忠(該軍直屬戰區)

· · 第38師:黃維綱

· · 第180師:劉振三

· · 騎兵第9師:張德順(4月4日調至臨沂1旅)

· · 騎兵第13旅:姚景川(4月6日自晉調至臨沂)

· 第三軍團: 軍團長龐炳勛

· · 第40軍:龐炳勛(兼)

· · · · 第39師:馬法五

· 第22集團軍: 孫震(代)

· · 第41軍:孫震(兼)

· · · · 第122師:王銘章

· · · · 第124師: 稅梯青

· · 第45軍:陳鼎勛

· · · · 第125師:陳鼎勛(兼)

· · · · 第127師:陳離

· 第3集團軍: 孫桐萱(代)

· · 第12軍:孫桐萱(兼)

· · · · 第20師:孫桐萱(兼)

· · · · 第81師:展書堂

· · 第55軍:曹福林

· · · · 第29師:曹福林(兼)

· · · · 第74師:李漢章

· 第13師:吳良琛(4月6日調至臨沂)

· · 炮兵第4團 孔慶桂

· · 炮兵第7團( 沈陽兵工廠 仿克魯伯75野炮)

· · 炮兵第10團一連(SFH 18/32L)

· · 鐵甲車第三中隊

華北方面軍:寺內壽一

第二軍司令西尾壽造

· 第5師團: 師團長 板垣征四郎 中將,參謀長櫻田武

· · 步兵第21旅團:坂本順少將(坂本支隊)

· · · · 步兵第21聯隊:片野定見大佐

· · · · 步兵第42聯隊一個大隊

· · · · 野戰炮兵第五聯隊:小堀是繁大佐

· · · · 山炮兵一個中隊

· 第10師團: 師團長 磯谷廉介 中將,參謀長堤不夾貴

· · 步兵第33旅團: 瀨谷啟 少將(瀨谷支隊)

· · · · 步兵第10聯隊:赤柴八重藏(沂州支隊)

  · · · · 步兵第63聯隊:福榮真平大佐(臺兒莊派遣隊)

  · · 獨立機關槍第10大隊

  · · 獨立輕裝甲車第10中隊

  · · 獨立輕裝甲車第12中隊

  · · 野戰炮兵第10聯隊(缺一個大隊):谷口春治

· · 臨時野戰炮兵中隊(九零野炮)

· · 臨時山炮兵中隊

· · 野戰重炮兵第2聯隊(缺一個大隊)

· · 駐華日軍炮兵聯隊第3大隊(榴彈炮)

注:以上不含野戰醫院、補給隊、通信隊、工兵隊。

雙方戰略

日軍戰略

血戰臺兒莊 日軍第二軍司令官 西尾壽造 于3月上旬通過華北方面軍向大本營申請“追剿眼前之敵,絕不是深入南進作戰,為警備后方希望增加兵力”。得到日本大本營批準后,于3月8日向第十師團作了傳達。1938年3月13日,第二軍正式命令第十師團消滅大運河以北之中國軍隊,第五師團以一部占領臨沂后進入嶧縣附近配合第十師團作戰。其企圖是,“在達到以上目的后,大致在滕縣、沂州一線,給以后作戰作好準備”。滕縣和臨沂均為魯南要地,是日軍由山東北部進到運河沿線必經之地,津浦鐵路線上的韓莊和臨棗支線上的臺兒莊緊臨運河北岸。日軍欲進占運河以北地區,必須首先攻占滕縣和臨沂,而后進占韓莊至臺兒莊一線。板垣、磯谷兩師團,是日軍精銳之師,此次進攻,來勢相當兇猛,大有一舉圍殲中國軍隊之勢。日軍以五六萬兵力,在華北方面第二軍指揮下,分兩路向臺兒莊進發。一路為板垣第5師團,沿膠濟路西進,進逼臨沂;一路為磯谷的第10師團,該師團沿津浦路南下,直取臺兒莊。日軍第二軍按計劃實施的進攻,直接導致了滕縣及臨沂戰斗,從而展開了魯南地區的臺兒莊戰役。

中方戰略

1938年3月21日,李宗仁電報蔣介石、何應欽、 徐永昌 ,關于頒發作戰命令如下: “( 1)臨城、嶧縣、韓莊間之敵約步兵三聯隊、騎兵一聯隊、炮兵一聯隊、坦克車五六十輛,自14日以來在界河、滕縣、南沙河及臨棗各地與我鄧集團(第22集團軍)及王軍作戰。現分部南進,已達韓莊及嶧縣附近,其主力似尚在臨城。( 2)戰區以收復魯中廣大地域之目的,以一部在運河之線取攻勢防御姿勢,以主力由嶧縣東南方及東北方山地側擊南下之敵,聚殲于臨棗支路與韓莊運河間地區。”這是日軍瀨谷支隊占領滕縣、臨城后進占韓莊和嶧縣附近時,第五戰區所發的作戰命令中有關作戰目的和計劃的主要內容。這里明確決定作戰目的是“收復魯中廣大地域;計劃采取一部”以“攻勢防御”主力“側擊南下之敵”,將敵人消滅在“臨棗支路與韓莊運河間地區”。按照以上作戰目的與計劃,戰區命令湯恩伯第二十軍團集中主力于嶧縣東側及棗莊東北方山地,擊破嶧縣之敵,向臨城、沙溝 兩地附近側擊,“壓迫敵于微山湖東岸而殲滅之”。一部集結于臺兒莊北方地區,準備協助對嶧縣及其西北地區之主力作戰。命令孫連仲第二集團軍以一部在侯新閘以西運河南岸防御,待機渡河北進,主力控制于賈汪附近及荊山、茅村鎮間。張自忠第五十九軍在費縣集結整頓后,乘虛向滕縣南北地區與由南陽鎮附近河之第三集團 軍部隊呼應,截擊南下或北退之敵,對泗水方面自行警戒。 孫桐萱 第三集團軍應超越濟寧南北地區,再向袞州、鄒縣間及界河、官橋間與張自忠第五十九軍及臨城以南之攻擊部隊呼應,襲擊敵之側背,并阻止敵增援或截敵歸路。命令龐炳勛第三軍團迅速掃蕩湯頭附近之敵,以一部向莒縣方面追擊,主力集結于湯頭附近布防,對沂水、蒙陰方面自行警戒。

戰役詳情

臨沂大戰

2月下旬,日軍東路第5師團從山東 濰縣 南下,連陷沂水、莒縣、日照,直撲臨沂。

中國軍隊在臨沂阻擊進犯的日軍 參加臺兒莊戰役之中國軍隊通過浮橋

中方戰史記載,中國軍隊第3軍團第40軍等部節節抵抗。李宗仁派遣龐炳勛部,先在臨沂建立防御陣地,以誘敵深入,先擋住日軍第5師團的正面攻擊,然后迅速調派張自忠將軍的第59軍,派遣參謀長封少君兼程馳援臨沂。張自忠部此時遠在淮河流域一帶,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臨沂方向增援。此時日軍也掌握到張自忠部的動向,但是日方估計,59軍最快也要3天的時間,才能從嶧縣趕到臨沂,所以日軍認為可以搶先擊潰在臨沂彈盡援絕的龐炳勛部,然后再以逸待勞地反擊張自忠部,因此日軍估算張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時趕到臨沂成為救援軍,反而成為送上門來的“找死軍”。但是張自忠卻率領59軍進行日夜的急行軍,這是吃苦耐勞與豪氣干云的西北軍特質,在軍長的一聲令下,竟然能夠在一日一夜之內,提前趕到臨沂。因此59軍在敵方完全 沒有預備的狀況下,就有如從天而降般地猛攻日軍第5師團背側,龐炳勛部將士更是用命地從陣地反擊,日軍絕對沒有想到中國軍隊竟然會進行這種內外夾攻的拼命打法。因此,在1938年3月14日到18日的臨沂決戰中,日軍第5師團遭到極其慘重的損失,造成日軍部隊已經無法繼續支撐作戰,只有先撤退回 莒縣 以困守待援(當時日軍雖以超過一百多輛的卡車,滿載陣亡的日軍尸首匆促地奔逃,但戰場上仍然遺留了不少的死尸。日軍一向非常重視同胞尸首的處理,不是危急到沒有辦法,通常都會設法帶回焚化,將骨灰帶回日本)。臨沂之戰得勝,它砍斷了津浦路北段日軍的左臂,促成了之后臺兒莊會戰中,李宗仁圍殲孤軍深入臺兒莊的磯谷師團的契機。

需要提到的是,臨沂大戰的指揮張自忠、龐炳勛原本相識,更有一段仇怨。張、龐均是西北軍馮玉祥舊部, 中原大戰 時,龐炳勛暗降蔣介石,臨陣倒戈,使張部大損,張自忠亦受重傷,此次臨沂危急,李宗仁無可調之兵,遂派張自忠前往。二人盡棄前嫌,共御外敵,方有臨沂之捷,更有言若無戰場決策失誤,將可全殲板垣征四郎師團。“兄弟鬩于墻外御其侮”,此正是我八年抗戰之依靠。

中國守軍在臺兒莊外圍阻擊進犯的日軍 此時,最高統帥部蔣介石也迭電指導。3月17日蔣介石致李宗仁、龐炳勛、張自忠電:仍須督勵所部確切協同,包圍敵人于戰場附近而殲滅之。如敵逃脫,須跟蹤猛追,創開戰以來之殲敵記錄,藉振國軍之氣勢,有厚望焉。3月19日蔣介石致電孫桐萱、曹福林部:希貴部神速行動襲敵側背策應正面之作戰,以期各方面確切協同,一舉殲滅敵人,挽回國軍全盤。

日方戰史記載,日軍攻擊臨沂的坂本支隊6個步兵大隊在臨沂作戰至1938年3月29日,由于攻打臺兒莊的瀨谷支隊告急,只留兩個大隊牽制龐炳勛和張自忠部,其余4個大隊和炮兵轉至臺兒莊作戰。

因此1938年4月1日蔣介石致張自忠電:臨沂之敵,得自由轉用于向城、蘭陵鎮方面,實該軍之恥,應速派有力之部隊向向城之敵猛烈追擊,免致臺嶧之敵以屆聚殲之時再行脫逸。事關抗戰前途甚鉅,務希努力為要。

滕縣戰斗

板垣敗績累累之際,日軍西路第10師團長磯谷仍然武士道精神十足,不顧一切,日益向南推進。李宗仁調來川軍鄧錫侯第22集團軍, 孫震 的第41軍趕往滕縣,拒敵南下。

孫震部剛在滕縣部署就緒,1938年3月14日,磯谷師團就發動攻擊。日軍以數十架飛機30余門大炮狂轟濫炸,守軍師長王銘章督戰死守。

大批部隊源源不斷向臺兒莊集結 1938年3月17日晚,日軍配合炮火攻陷滕縣(今 滕州 )。中國守軍第22集團軍第41軍英勇抗擊,傷亡甚重,苦戰至17日,該軍守城的第122師陣亡軍官6人士兵105人,傷軍官10人,士兵 156人,失蹤軍官6人士兵470人,師長王銘璋殉國,124師370旅亡軍官17人士兵640人傷軍官16人士兵331人失蹤士兵37人,124師372旅亡軍官4人士兵173人傷軍官10人士兵281人失蹤士兵32人。李宗仁見滕縣危險,又急令新撥歸第5戰區指揮的第20軍團司令湯恩伯派部馳援。湯的主力85軍王仲廉部因行程過遠,未能及時趕到,滕縣失守。敵軍損失也極大,死傷達2000多人。此戰,22集團軍以劣勢之裝備與兵力,阻擊絕對優勢之敵達3天半,為第5戰區之后的臺兒莊會戰爭取了有利時間,奠定了勝利的基礎。

1938年3月18日,日軍磯谷師團瀨谷支隊攻陷滕縣后,當晚攻占臨城(今薛城),以一部沿津浦線南下,于20日攻占韓莊,企圖直犯徐州,遭到布防于運河沿線的我第52軍鄭洞國第2師的阻擊;另一部福榮大佐的第63聯隊沿臨趙(墩)鐵路于18日攻占棗莊,20日攻占嶧縣城,矛頭直指臺兒莊。

臺兒莊戰斗

臺兒莊附近戰斗

1938年3月20日,日軍磯谷師團借攻克滕縣之威,在飛機的掩護下,集中4萬 人,配以坦克、大炮,向臺兒莊發動了猛烈的進攻,企圖一舉攻占徐州。

李宗仁以第2集團軍總司令孫連仲率部固守臺兒莊,第20軍團軍團長湯恩伯參謀長封裔忠率部讓開津浦鐵路正面,轉入蘭陵及其西北云谷山區,誘敵深入,待機破敵。

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 關于臺兒莊戰役的意圖和部署是,以擅長固守的原西北軍孫連仲部防守臺兒莊運河一線,一方面防堵日軍進窺徐州,一方面將驕狂冒進的磯谷師團吸引到 嶧縣 南部地區,而后以隱藏于嶧縣東北山區的湯恩伯第20軍團拊敵側背,加以聚殲。日軍的作戰意圖是:“確保韓莊、臺兒莊一線,并警備臨城、嶧縣,同時用盡可能多的兵力向沂州方面突擊,協助第5師團戰斗。

臺兒莊戰役要圖 1938年3月23日,日軍由棗莊南下,在臺兒莊北側的康莊、泥溝地區與守軍警戒部隊接 戰。為誘敵深入,第31師劉蘭齋連長率騎兵連從臺兒莊出發,向嶧縣方向搜索前進,91旅旅長乜子彬率183團跟進,在嶧縣城南20里康莊與日軍遭遇。臺兒莊地區戰斗正式打響,中國軍隊馬隊為誘敵深入邊打邊撤,1938年3月24日,日軍逼近臺兒莊開始向臺兒莊地區大舉進攻。

日軍在臺兒莊北五里劉家湖村設有炮兵陣地,排列10門大炮,向臺兒莊猛轟。91旅183團3營營長高鴻立率領士兵,每人一把大刀,8顆手榴彈,殺入敵人炮兵陣地,砍得敵人無法招架,棄炮而逃。當時臺兒莊戰場上流傳著:“活張飛大鬧劉家湖的佳話”。

城門戰后的慘烈景象 1938年3月24日,日軍2000多人在飛機、大炮和坦克的配合下,開始向臺兒莊大舉進攻。堅守臺兒莊北門的186團1營在王震團長和姜常泰營長的指揮下頑強抵抗,并在城北門外與日軍展開白刃戰。打退日軍的多次進攻。1營是新兵,幾乎全犧牲在臺 兒莊北門。王震團長也親自架起機槍向城外日軍掃射,當晚,日軍200人突破小北門,躲進小北門附近的泰山廟,王震團長親率將士圍攻泰山廟之敵,終將其消滅。24日起,日軍反復向臺兒莊猛攻,多次攻入莊內。守軍第2集團軍頑強抗擊,與日軍展開激烈的爭奪戰。日軍猛攻3天3夜,才沖進城內。

3月24日,當臺兒莊激戰開始時,蔣介石即赴徐州視察督導,返回時留下副參謀總長白崇禧、軍政部次長林蔚,軍令部第一廳廳長 劉斐 、高級參謀王鴻詔組成參謀團在徐州協助李宗仁指揮作戰。3月27日,當日軍增兵魯南,戰事趨向激烈的時刻,蔣介石親赴前線車輻山車站,并去臺兒莊南站觀戰。李宗仁勸阻說,委員長之安全系全國長期抗戰之成敗,萬萬不可在此久留。蔣介石說:王銘章師長與全師在滕縣壯烈殉城前,我痛惜未曾與之謀面,今池師長又將及生死關頭,我既來此,不可卻步。蔣終于在李宗仁、白崇禧等人的陪同下去臺兒莊南車站會見了池峰城,這使池驚喜有加。蔣拉著池的手說:你的長官說你是忠勇、精干兼備之人,今天看來此言不虛。池說:我師絕對戰斗到底,與陣地共存亡,以報國家,以報委座知遇之恩。蔣對池嘉許、勉勵一番,揮手告別。

中方指揮官 1938年3月27日,得到增援后的日軍對臺兒莊城發動第3次攻擊。日軍炮轟臺兒莊 圍墻,北城墻被炸塌,小北門亦被毀,守衛小北門的181團3營官兵犧牲殆盡,300多日軍突入城內,慘烈的巷戰開始,城內中國守軍同日寇展開了激烈的巷戰。盡管日軍占據了全莊的三分之二,但堅守在南關一帶的中國守軍至死不退,死守陣地,目的是為了外線部隊完成對日軍的反包圍。這是李宗仁早已制定好的作戰計劃,讓參謀長封裔忠部以部分兵力死守臺兒莊,守軍盡量拖住敵人,以便莊外的大軍將日寇團團圍住,來個甕中捉鱉。

28日,日軍攻入臺兒莊西北角,謀取西門,切斷中國守軍第31師師部與莊內的聯系。該師師長池峰城指揮,以強大炮火壓制敵人,并組織數十名敢死隊員,與敵肉搏格斗。湯恩伯軍團關麟征第52軍和王仲廉第85軍在外線向棗莊、嶧縣日軍側背攻擊。

3月29日,日軍瀨谷支隊再以兵力支援,并占領了臺兒莊東半部。29日,林蔚轉述蔣介石的電令:臺兒莊屏障徐海,關系第二期作戰至巨,故以第二集團軍全力保守,即存一兵一卒,亦須本犧牲精神,努力死拼,如果失守,不特全體官兵應加重罰,即李長官、白副總長、林次長亦有處分。

31日,國軍守軍將進入臺兒莊地區的瀨谷支隊完全包圍。是時,坂本支隊由臨沂轉向臺兒莊馳援,到達向城、愛曲地區,側擊第20軍團。該軍團即命第52軍和剛到的第75軍圍攻坂本支隊。激戰數日,予日軍以重創,使其救援瀨谷支隊的計劃落空。

磯谷師團見救援無望,決定以死相拼,一個個殺紅了眼。國民黨軍隊雖以5倍的兵力圍攻,并付出極大的傷亡代價,但難以將敵人消滅,戰爭一時呈膠著狀態。

國軍反擊

1938年4月3日,李宗仁下達總攻擊令。第20軍團湯恩伯部之第52軍、第85軍、第75軍在臺兒莊附近向敵展開猛烈攻勢。日軍拼力爭奪,占領大部分街市。國軍展開街壘戰,逐次反擊,肅清敵人,奪回被日軍占領的街市。

臺兒莊大捷 4日,中國空軍以27架飛機對臺兒莊東北、西北日軍陣地進行轟炸。當晚,日軍瀨谷支隊力戰不支,炸掉不易搬動的物資,向嶧縣潰逃。

4月6日,李宗仁趕到臺兒莊附近,親自指揮部隊進行全線反擊,4月7日凌晨1時,中國軍隊吹響了反攻的號角,以孫連仲第2集團軍為主組成的左翼兵團和以湯恩伯第20軍團為主組成的右翼兵團在臺兒莊及其附近地區大舉反攻。一直防守遭攻的孫連仲部,聽說反擊,神情振奮,命令一下,殺聲震天。雙方便展開了巷戰、肉搏戰,一時間,臺兒莊城內槍林彈雨,血流成河。日軍頭一次遭到了國民黨軍隊的如此頑強進攻,很快便潰不成軍。臺兒莊北面,槍炮聲漸密,湯恩伯軍團已向敵人開火。磯谷知已陷入反包圍圈,開始動搖,下令部隊全線撤退。此時敵軍已成強弩之末,彈藥汽油也用完,機動車多被擊毀,全軍喪魂落魄,狼狽逃竄。李宗仁命令部隊猛追,敵兵遺尸遍野,各種輜重到處皆是,磯谷本人率殘部拼命突圍。

激戰4天,國軍重創日軍瀨谷支隊、坂本支隊,其余日軍殘部于7日向嶧城、棗莊撤退。至此臺兒莊戰役勝利了。臺兒莊會戰,在李宗仁的親自指揮下,擊潰日軍第5、第10兩個精銳師團的主力,殲滅日軍2萬余人,繳獲大批武器、彈藥,嚴重地挫傷了日軍的氣焰,是國民黨戰場在抗戰初期取得的一次大勝利。振奮了全民族的抗戰精神,堅定了國人抗戰勝利的信念。

臺兒莊當面的敵人,于六日晚被中國軍隊的總攻擊所夾擊。……此次戰斗敵傷亡2萬多人,擄獲步槍1萬多枝,重機槍931挺,步兵炮77門,戰車40輛,大炮50多門……( 郭沫若 (當時為國民政府政治部第三廳廳長)在《抗日回想錄》)

戰役結果

臺兒莊大捷激發中華抗倭斗志 臺兒莊戰役,歷經月余,中國軍隊斃傷日軍11984人,俘虜719人,繳獲大炮31門,裝甲車11輛,大小戰車8輛,輕重機槍1000余挺,步槍10000余支。中共《 新華日報 》1938年4月7日、8日報道稱:殲敵萬余人,坦克車被擊毀30余輛,繳獲大炮70余門,戰車40余輛,裝甲車70余輛,汽車100余輛。日方數據為第5、第10師團合計傷亡11984名,其中 第五師團 2月20日至5月10日共戰死1281人,受傷5478人,第十師團3月14日至5月12日戰死1088人,受傷4137人。此數據源自1938年6月,日本 華北方面軍 參謀部第三課對臺兒莊戰役前后日軍傷亡的一個統計。

史界如孔蘊浩先生認同《新華日報》數據,認為臺兒莊一戰中方“取得殲敵萬余人的戰果”,而整個魯南地區,“日軍死亡的人數超過16000人”。

臺兒莊大捷,漢口舉行勝利大游行 1938年4月, 蔣中正 下達宣傳政策綱要,李宗仁下達訓令:“因為日軍在山東省南部中部及江南地區再三慘敗,日本國內有政變的跡象,并且引起強烈的反戰思想。對蘇俄關系亦惡化,致不能動用中俄國境之日軍,……日軍不顧將來的利害,企圖急遽整理補充河北、山西、山東、江南戰線疲憊兵力,并盡力謀求挽回山東省南部的頹勢。因此我國忠勇戰士,應深深認識敵軍目前正在困境中,全軍須協力一致完成其任務,以求最大的戰果,為民族獨立及抗戰大使命盡全力。”

1938年5月10日, 國民政府 授予湯恩伯、孫連仲 青天白日勛章 。5月31日,國民政府行政院議會通過決議,頒給田鎮南、馮安邦、黃樵松、張金照、池峰城、吳鵬舉等人青天白日勛章。

英雄事跡

臺兒莊戰役敢死隊勛章 (1)作為國民黨政府在正面抗戰中的第一次勝利,在臺兒莊戰 役激烈進行的時候,日軍憑借火炮優勢,攻入臺兒莊內。守衛的三十一·師師長池峰城立即組織敢死隊,準備奪回陣地。戰士們知道此去九死一生,依然踴躍報名。池峰城宣布:“每名敢死隊賞大洋30塊。”報名的戰士當即表示:“要錢干什么?我們打仗是為了不讓我們的子孫后代作日本人的奴隸,是要爭取民族的生存。”敢死隊趁夜色沖入敵陣,白刃戰中,有的受了傷,又從血泊中爬起來,用大刀砍殺敵人;有的拉響身上的手雷和敵人同歸于盡。陣地奪回來了,57名敢死隊員卻只剩下11人活著回來······

(2)戰斗最慘烈時,在他們之前進城的 東北軍 一個營的戰士全部犧牲了,而他所在的連145人,到戰役結束時,包括林明在內,只剩下18人。

日本人要王銘章投降,他堅決不肯,兵盡糧絕之時,援軍未到,砸毀電臺,親自上西北城墻,指揮警衛連一個排進攻西門城樓,該排全部陣亡,決定到西關車站繼續組織防守,腹部中彈,并再次負傷,用手槍飲彈殉國。當時滕縣縣長 周同 知道后,從城墻跳下,陪同殉國。王師長殉國后,第127師的將士大多數在與日軍的死拼中犧牲。王銘章的壯舉在李宗仁的回憶錄中有所印證:“若無滕縣之苦守,焉有臺兒莊之大捷?臺兒莊之戰果,實滕縣先烈所成就也。”

戰役意義

(一)臺兒莊戰役的結局,是日軍戰役進攻中的一次敗退。這對于日軍侵華戰爭以來尚屬首次。對日軍來說,這不僅是在兵力數量上的損失,更重要的是精神上的挫敗。“大日本皇軍不可戰勝”的神話破滅了。日軍《步兵第10聯隊戰斗詳報》載文稱對臺兒莊戰役評價到:“不識他人,徒自安于自我陶醉,為國軍計,更應以此為慎戒”。

(二)臺兒莊戰役的勝利,在政治上增強了全國軍民抗戰必勝的信心,鼓舞了抗日軍隊的士氣,用勝利的事實證明了“亡國論”是沒有根據的。而李宗仁更是以偏師弱旅戰勝驕狂不可一世之日寇強敵,更說明了只要眾志成城、精誠團結、拼死抵抗、艱苦奮戰中國人民就是不可戰勝的。

(三)臺兒莊戰役的勝利,改變了國際上對中日戰爭前途的看法。抗戰爆發以來,國際上對中國抗戰的前途大多抱悲觀的看法。臺兒莊戰役勝利的消息傳出,有的國家甚至不敢相信。1938年4月9日 路透社 電訊說;“英軍事當局對于中國津浦線之戰局極為注意,最初中國軍隊獲勝之消息傳來,各方面尚不十分相信,但現在證明日軍潰敗之訊確為事實。”所以,英國報刊發表了贊揚此戰中國勝利的評論。顯然,這次勝利提高了中國在國際上的地位,并為爭取外援增添了有利條件。

戰役評價

毛澤東在《 論持久戰 》中寫道:“每個月打一個較大的勝仗,如象平型關、臺兒莊一類的,就能大大地沮喪敵人的精神,振起我軍的士氣,號召世界的聲援”

周恩來評價“臺兒莊大捷”說:“這次戰役,雖然在一個地方,但它的意義卻在影響戰斗全局、影響全國、影響敵人、影響世界!”

臺兒莊大捷是抗戰爆發后中國正面戰場取得的首次重大勝利。在歷時半個多月的激戰中,中國軍隊付出了巨大犧牲,但也取得了重大戰果,殲滅日軍1萬余人。沉重打擊了日本侵略者的氣焰,極大地鼓舞了全國軍民堅持抗戰的必勝信心。

后人紀念

中國大陸1986年拍攝完成并上映的抗戰史詩電影《血戰臺兒莊》,全面地反映了中國軍隊的全面抗戰。

愛國主義教育基地——“ 臺兒莊大戰紀念館 ”及戰場舊址可供參觀、憑吊。

引用来源

中文名
臺兒莊大捷
別名
臺兒莊戰役、魯南會戰、血戰臺兒莊
結果
國民革命軍獲勝
地點
以山東棗莊臺兒莊為中心的魯南區域
時間
1938年3月14日-4月15日
交戰各方
國民革命軍,日軍
各方兵力
中國軍隊約29萬人,日軍約5萬人
傷亡情況
國軍傷亡5萬余,斃傷日軍2萬余
指揮官
李宗仁白崇禧孫連仲湯恩伯
著名戰役
徐州會戰
意義
中國正面戰場最大的勝利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