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夫人

虛擬 | 虛擬角色 | “雪山飛狐”胡斐的母親

胡夫人,是金庸小說作品《 雪山飛狐 》中的人物。是 胡一刀 的妻子,育有一子胡斐。

來源

金庸武俠小說《雪山飛狐》一書中的人物,“雪山飛狐” 胡斐 的母親。胡夫人美艷: 閻基 初見胡一刀,嚇了一跳,只道是“不知從哪里鉆出來的惡鬼”:“這人生得當真兇惡,一張黑漆臉皮,滿臉濃髯,頭發又不結辮子,蓬蓬松松的堆在頭上。”跟著便看到胡夫人:“全身裹在皮裘之中,只露出一張臉蛋”——想來這皮裘大概像長平上華山里的那襲,是雪白的狐皮吧?——閻基見她“如此美法”,又嚇了一跳,他是個粗魯無文之人,哪懂得怎樣形容?只覺這一男一女,就如“貂蟬嫁了給 張飛 ”,古怪之至。

愛夫愛子:她拍著初生的孩子睡,見窗外來了敵人,便一手抱著孩子,一手執了武器迎敵,三兩下解決了敵人,孩子丈夫都沒被驚醒。

人物容貌

1、那惡鬼模樣的人等掌柜安排好了房間,從車中扶下一個女人來。這女人全身裹在皮裘之中,只露出了一張臉蛋。【這一男一女哪,打個比方,那就是貂蟬嫁給了張飛,觀音娘娘嫁給了判官。我一見那女子如此標致,又嚇了一跳】,心下琢磨:【這定是一位官家的千金小姐,不知怎地遭逼嫁給了這惡鬼?是了,定是給他搶來做押寨夫人的】。不知怎的,我起了個怪念頭:【這位夫人和田相公才是一對兒】,說不定是這惡鬼搶了田相公的夫人,他兩人才結下仇怨。

2、我心里想:【這位少年夫人千嬌百媚,如花似玉】,卻嫁了胡一刀這么個又粗魯又丑陋的漢子,這本已奇了,居然還死心塌地地敬他愛他,那更是叫人說什么也想不通。

3、我大吃一驚,瞧不出【這樣嬌滴滴的一個女子】,輕功竟如此了得。

武功描寫

“屋外那些人盡是吵嚷,卻又不敢闖進屋來,胡一刀則只管打鼾。屋內屋外一唱一和,響成一片。吵了半個時辰,夫人忽然柔聲道:‘孩子,外邊有許多 野狗 ,想吠叫一夜,吵得爹爹睡不成覺,叫他明兒跟苗伯伯比武輸了。你說這群野狗壞不壞?’孩子生下來還只幾天,自然不會說話,只伊伊啊啊幾聲。夫人道:‘真是乖孩子,你也說野狗壞。讓媽媽去趕走了,好不好?’那孩子又啊啊幾聲。夫人道:‘嗯,你也說好,真不枉了爹媽疼你。’她左手抱了孩子,右手從床頭拿起一根綢帶,推開窗子,嗖的一下,躍了出去。

“我大吃一驚,瞧不出這樣嬌滴滴的一個女子,輕功竟如此了得。我忙走到窗邊,在窗格紙上刺了一個孔。向外張望,只見屋面上高高矮矮,站了二三十條大漢,手中都拿著兵刃,正在大聲吆喝。夫人右手一揮,一條白綢帶如長蛇也似的伸了出去,卷住一條大漢手上的單刀,一奪一放,那大漢叫聲啊喲,單刀脫手,身子卻從屋面上摔了下去,砰的一聲,結結實實地摔在地下。

“其余的漢子嘩然叫嚷,紛紛撲上。月光之下,只見夫人手中的白綢帶就如是一條白龍,盤旋飛舞,縱橫上下,但聽得嗆啷、嗆啷、啊喲、啊喲、砰蓬、砰蓬之聲連響,不到一頓飯功夫,幾十條漢子的兵刃全讓夫人用綢帶奪下,人都摔下了屋頂。這些人哪敢再斗,爬起身來便逃,有些連馬也不敢騎,把牲口撇下也不要了。只把我瞧得目瞪口呆,心驚肉跳。夫人將那些兵刃從屋頂踢在地下,也不撿拾,抱了孩子進屋喂奶。胡一刀始終鼾聲如雷,似乎渾不知有這么一回事。

“次日早晨,夫人做了菜,命店伴拾起兵刃,用繩子系住,一件件都掛在屋檐下,北風一吹,刀啦、劍啦、錘啦、鞭啦,相互撞擊,叮叮當當的甚是好聽。

“吃過早飯,金面佛又來啦。他聽得聲音,抬頭一瞧,見了這些兵刃,已知原委,向跟隨他來的眾人狠狠瞪了一眼。那些人低了頭不敢瞧他。金面佛罵道:‘不要臉!算什么男子漢?都給我滾開!’那些人不敢做聲,都退了幾步。我想,夫人昨晚若要殺了這些人,當真易如反掌,就算將他們一一點倒,都橫躺在地,也毫不為難,只不過這一來,未免削了金面佛的臉面。

“金面佛道:‘胡兄,這批沒出息的家伙吵得你難以安睡。咱們今日停戰,你好好睡一覺,明日再比。’胡一刀笑道:‘是內人打發的,兄弟睡著不知。來吧!’單刀一振,立個門戶。

“金面佛向胡夫人道:‘多承大嫂手下容情,饒了這些家伙的性命。’夫人微微一笑。胡一刀與 苗人鳳 兩人客氣幾句,隨即刀劍相交。

影視形象

陳惠瑜 1964年 香港粵語 電影《雪山飛狐》飾胡夫人。

馬海倫 1978年香港佳藝電視《雪山飛狐》飾胡夫人 潘冰嫦  1980年香港邵氏電影《 飛狐外傳 》飾胡夫人。

元 秋1984年香港邵氏電影《 新飛狐外傳 》飾胡夫人。

戚美珍 1985年香港TVB《雪山飛狐》飾胡夫人(胡夫人有了名字:魏雪)。

龔慈恩 1991年臺灣臺視版《雪山飛狐》飾胡夫人(胡夫人有了名字: 冰雪兒 )。

邵美琪 1999年TVB《雪山飛狐》飾胡夫人(胡夫人有了名字:朗劍秋)。

張 彤2007年合拍電視劇《雪山飛狐》飾胡夫人。

引用来源

中文名
胡夫人
所屬作品
雪山飛狐
國籍
中國
民族
華夏
作者
金庸
角色設定
胡一刀之妻
類型
小說人物
兒子
胡斐
丈夫
胡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