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浮城

虛擬 | 虛擬地點 | 滄月創作的小說

滄月 著作鏡系列中的天空之城,上古翼族生存的地方。云荒三女神在城上觀望著 云荒 大地。

基本簡介

滄月著作鏡系列中的知名場所,上古翼族生存的地方。

翼族簡介

云浮國則是遠古的傳說,存在于空桑魔君神后相同的年代。

傳說,在 鮫人 成為七海主宰之前,天地間有個云浮國,也被稱為 羽民國 (具體見 山海經 )。大約一萬年前(也就是離星尊帝 白薇 開國之前更早三千年),云浮人主宰著天和地,因為他們背上有雙翼,被后世稱為翼族。

六合之間,什么能比伽藍白塔更高?

唯有蒼天。

六合之間,何處可以俯視白塔頂上的神殿?

唯有云浮。

云浮城位于最高的 仞 俐天,飛鳥難上,萬籟俱寂。九天之上白云離合,長風浩蕩著穿過林立的、閃爍著金屬光澤的尖碑,發出風鈴一樣的美麗聲響。從云荒大地上飛來的比翼鳥收斂了雙翅,落到了高高的尖碑上,瞬間恢復了浮雕石像的原型。

無數的尖碑矗立在云浮城里,一眼望去如寂寞的森林。

每一座尖碑底下,都靜默地沉睡著一個翼族。在這個浮于九天的孤城里,所有人都在各自冥想和修行,或者靜悄悄地灰飛煙滅。

那些尖碑指向更高的蒼穹,上面刻著繁復的花紋。

每一個碑上的花紋大同小異:最頂上是一個象征著太陽的圓,然后是平行的波紋,象征著大地和海——在那之下,卻雕刻著一只巨大的、正在向上飛翔的金色的鳥。那只鳥展翅向著太陽飛翔,一步步超越了大地和海。  —— 伽樓羅 金翅鳥 是她們這一族的象征。

亙古以來,翼族就如伽樓羅金翅鳥一樣、一直在追求著力量的極限,從大地朝著太陽一步步飛升羽化,從大地一直遷徙到九天上的云浮城。

云浮的上空布置著“天鏡”,所有巨大的 鏡子 以一種精妙的角度簇擁成弧形,朝向神廟,讓坐在神廟中心冥想的修行者只要一抬起頭、便能看到天地間的一切——此刻神廟里的光一旦亮起,漫天也就忽然閃爍出了無數繁星!一條銀練,瞬間便光華璀璨地橫過了天際。

銀河

那一條璀璨星光之河——那些下面大地上的人夜夜觀望的銀河,其實只不過是他們云浮人的燈火而已。

天風浩蕩吹來,將那些 水晶 的碎片從九天吹落,灑落大地和大海。

“看哪!流星雨,有流星雨!”靜默中,隱約聽到腳底那片大地上傳來了歡呼。

對陸地上的人而言,云浮人便是神!神與人之間,需要保持敬畏的距離。

自古以來,她們就被所有陸地和大海上的人仰視,被冠上了神族的稱號。然而,嚴格的說,她們并不是神祇,她們這一族誕生在鴻蒙開辟之初,早于鮫人和空桑人而存在。他們生于云荒七海外的云浮島上,足跡卻遍布整個海天,一度是天空下最驕傲的民族,在這一片天地之間留下了最初的腳印。

因為神的恩賜,他們擁有出眾的天賦。他們觀望星辰,記錄日月,播種和收獲,建造巨大的神廟、宮殿和尖碑——在海國的鮫人還剛剛從泡沫里誕生、云荒上的 空桑 人還在茹毛飲血的時候,他們已然創造出了輝煌燦爛的文明。他們甚至可以用念力從身體里展開雙翅,翱翔于海天。

然而隨著歲月的流逝,他們的心也越來越高:他們不再甘于困頓大陸,而想探求九天之上的奧秘。

他們不甘于被星辰照耀——因為凡是被星辰投影覆蓋的每一個人,都會被宿命的流程所控制。

然而他們雖然可以飛翔,但憑著雙翅卻無法到達星星之上;他們生命長久,但是卻無法永生——所以他們逐漸開始修習術法,探求天地之間的終極奧妙。

終于,在一萬年前,云浮國的力量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顛峰。

云浮最后的城主是一對孿生兄妹,長成后聯 袂 主持族中事務,被族人稱為大城主和少城主。那對同胞兄妹均是萬古難遇的奇才,年級輕輕便登上了術法的顛峰,窺破了諸多長老皓首窮經也參不透的迷題——兩位城主尋求到了停止光陰的方法,從此族中再也沒有衰老和死亡;兩位城主預知了每一顆星辰的軌道,從此便能洞察大陸上與之對應的一切命運;

然而,沒有了衰老死亡,又能預知未來的命運之后,翼族人并不因此而活的更好,反而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悖逆和混亂之中——他們從此過著漫長得看不到頭、卻清晰得一眼看得到頭的人生。

不生不死、明知宿命卻無法改變宿命——在活了上百年后,云浮翼族里一大批的人到了崩潰的極限。于是,達到了輝煌的顛峰后,整個云浮城卻陷入了突如其來的瘋狂。

血剎那間流滿了這個輝煌的國度。甚至連兩位城主都不能遏止這樣的混亂,因為他們內心也開始對生存的意義提出了疑問。

最終,為了擺脫星辰的投影,掙脫被控制的宿命,兩位城主做出了曠古未有的事情——他們聯手施展了極限禁咒,使整個云浮城飛上九天,超越星辰,消失在云荒的海天之外!

從此,他們這一族超越了宿命和輪回,無生亦無死。

他們舍棄了故園,朝著太陽飛起,便如離弦的箭,一去不能回頭。他們獲得了神一樣的力量,超越了地面上那些刀耕火種的族類,從此便不能再回到大地,去干擾那片土地上的興亡枯榮的流轉——他們只能成為局外人。云浮翼族退出了云荒的歷史舞臺,只留下了種種隱約的傳說。

沒有人知道這一族在星星之上過著什么樣的生活。九天上隔絕萬年的歲月,讓她們這一族蒙上了種種傳奇色彩,在后人的口耳相傳里被附會成接近了神祇的存在。她們的真正來歷被歲月掩蓋,沒有誰記得宇宙洪荒之前、她們也曾翱翔于天地之間,隨意地棲居和生活,與其他族類一模一樣。

如今的她們居住在最高的仞俐天上,擁有著超越云荒大地上所有種族的力量和長久得看不到頭的生命。然而,卻是如此的寂寞。

而云荒人口中的“三女神”,其實就是云浮城僅剩的幾名純血翼族。

曦妃(天界),慧珈(凡界),魅婀(陰界),她們是云荒大地的守望者。但按照云浮城的天規,不得干涉下界興亡更替,否則將受到嚴厲的懲處。

曦妃在天上布出各種景色;而慧珈會藏起翅膀,混跡于人間行走。魅婀則喜歡和大陸上那些花妖山鬼打交道,經常來往于天闕。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的過去。但是無論在何處來往,看到了什么樣的興亡,她們都嚴格恪守著大城主訂立的規矩:絕不插手大地上的一切紛爭。

這,也是當年云浮人脫離大地飛向天空時,對著上蒼許下的誓言。

自從飛上九天以來,他們一族保持了對一切外物的疏離,只關注于自身。在這個云浮城里,其他同族都在自顧自的修行或者長眠,對于身外的一切毫無興趣。

大城主甚至已經將實體徹底舍棄,化為虛無與天地一起存在和呼吸。

像她們三位一樣這腳下的大地始終保持著關注的,已然是罕見——在離湮被驅逐出云浮天界后,更加少之又少。日月交替了不知幾個輪回,又一個薄暮的黃昏里,一陣風過,高臺上的離火搖曳了一下,忽然熄滅。然而離火在熄滅之前猛然又亮了一下,映照出尖碑上的名字:“尚皓”。

那,正是那個已然舍棄了實體的同族最高首領的名字!——那個俯仰于天地之間,一重一重突破了力量極限的云浮大城主。

萬古之前,云浮一族里有三個最優秀的人,其中有一對是兄妹:尚皓和離湮。而另一個名叫瑯 玕 ,是他們的朋友,也是族里唯一可以與這一對兄妹比肩的才俊。

當云浮翼族到達大地上力量的頂點,從而陷入混亂和瘋狂時,尚皓決定將云浮城送上九天,以超越星辰宿命的控制,繼續追求更高的力量極限。——然而,瑯玕卻并沒有跟隨他離開。

他認為六合之間都有力量存在,不必一味想著更高的天空探求。他不想和云浮城一起飛上九天,而選擇了在大海和陸地之間繼續尋覓和修行——于是,瑯玕帶著一部分不愿意飛升的翼族人來到了云荒大陸。

這些留在大地上的云浮人用法術隱藏了自己的翅膀,混跡于云荒諸民族之中,將本族的文明帶入了當時還是刀耕火種時期的云荒大陸,并和云荒上的人類共同生活,生育后代。

一代又一代,云浮翼族的血漸漸被分薄了。

三代之后,混血后代大部分再也沒能長出翅膀,也不能再飛回到云浮城。

雖然他們中還秘密流傳著上古本族的故事,有著“回到云浮城”的傳說,但他們特有的翼族純血漸漸被消滅了,融入了空桑民族,并與之無二。

這是一群被遺留在大地上的翼族,流亡的天使。

那些混了血的云浮翼族逐漸融入云荒上的人類中,外表上與之無二,然而卻擁有著遠遠超出一般人的力量。那些混血家族傳承百年,勢力日漸雄厚,逐漸形成了七個不同的部落,進而形成國家,并開始爭奪云荒大陸的控制權——那就是被后世稱為七國爭霸的時代。

后來, 冰族 在七國混戰中失敗,被逐出了大陸,剩余的六國成為六部,被同一個帝王所征服——那個徹底統一了云荒、被后世稱為星尊大帝的人,名字就是:瑯玕。

幾千年過去了,這千古一帝的身世始終是一個謎,他似乎不屬于七國中的任何一國,而在他拔劍而起在亂世中一統天下時,已然具有了無與倫比的力量——他出生于何地、來自于何處,師承于何人,活了多少年……這一些,連六部之王都不知道。

只有九天上的云浮人知道,這個不可一世的帝王來自于天上。

他是真正的天之子。那是滄流歷九十一年十月十五日夜的事情。

那一夜,云荒和七海間有無數人仰頭,望見了數場接踵而至的流星雨。一場比一場盛大,一場比一場華麗。而最后那一場,漫天劃落的星辰里居然有碎羽一樣的柔光飄灑而下,靜默如飄雪,灑入云荒大地,融入了森林、荒野、城市和湖泊,淡然湮滅。

沒有人知道,那是一個靈魂的碎裂與重生。

一年之后,那個純白色的靈魂將重新在黃泉之瀑上升起,從此在凡界生生世世漂流。

那之后大城主再也沒在光陰的任何角落出現過。或者說,他已然融化于天地之間,無處不在。而其余族人都在自顧自的修行冥想——于是,那一座空蕩蕩的云浮城中最終只剩下了三位孤獨的女神,還在風雨兼程地守望著這片大地。

百年,千年,萬年。

她們冷眼看遍了興亡起落滄海桑田,然而,卻一直只是個忠實的守望者。

云浮,始終是云荒大地之外的另一個故事。

中文名
云浮城
作者
滄月
主要角色
云荒三女神
所屬系列
鏡系列
城主
尚皓、離湮、琉璃
種族
上古翼族
釋義
天空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