戎昱

人物 | 歷史人物 | 唐代時期詩人

戎昱(rong yu)(744年~800年),唐代詩人。 荊州 (今湖北江陵)人,郡望 扶風 (今屬陜西)。少年舉進士落第,游名都山川,后中進士。一說登進士第。肅宗 上元 至代宗 永泰 (760—766)間,來往于長安、洛陽、齊、趙、涇州、 隴西 等地。經 華陰 ,遇見 王季友 ,同賦《苦哉行》。 大歷 元年(766)入蜀,見 岑參 于成都。大歷二年(767)秋回故鄉,在荊南節度使 衛伯玉 幕府中任從事。后流寓湖南,為潭州刺史 崔瓘 、桂州刺史 李昌巙 幕僚。 建中 三年(782)居長安,任侍御史。翌年貶為辰州刺史。后又任虔州刺史。晚年在湖南零陵任職,流寓 桂州 而終。中唐前期比較注重反映現實的詩人之一。名作《苦哉行》寫戰爭給人民帶來災難。羈旅游宦、感傷身世的作品以《 桂州臘夜 》較有名。

存詩125首,明人輯有《 戎昱詩集 》。其詩語言清麗婉樸,鋪陳描寫的手法較為多樣,意境上大多寫得悲氣縱橫(詩中常有“愁”、“淚”、“哭”、“啼”、“悲”、“涕”等字)。

主要成就

戎昱存詩125首,明人輯有《戎昱詩集》。

戎昱,荊南人,登進士第。衛伯玉鎮荊南,辟為從事。建中中,為辰、虔二州刺史。存詩125首,明人輯有《戎昱詩集》。其詩語言清麗婉樸,鋪陳描寫的手法較為多樣,意境上大多寫得悲氣縱橫(詩中常有“愁”、“淚”、“哭”、“啼”、“悲”、“涕”等字),頗為感人。題材上寫邊塞戎旅和秋思送別的詩很多。代表作有《 塞下曲 》、《 移家別湖上亭 》、《 苦哉行五首 》、《 羅江客舍 》、《 客堂秋夕 》、《從軍行》、《江城秋霽》、《送陸秀才歸覲省 》、《霽雪》、《 江上柳送人 》、《 辰州建中四年多懷 》、《八月十五日》、《出軍》、《 紅槿花 》、《桂州歲暮》、《 旅次寄湖南張郎中 》等,其中以《塞下曲》和《移家別湖上亭》兩首為最著名。《塞下曲》寫戍邊將士在劫空敵塞(虜塞)后凱旋歸來,“高蹄戰馬三千匹,落日平原秋草中”,場面十分壯闊,撼動人心.《移家別湖上亭》寫詩人搬家與“湖上亭”道別,亭邊的“ 柳條 藤蔓”仿佛系著離情,那 黃鶯 也象與久居此地的詩人認識似的,因為將要離別連連地叫了四五聲(“頻啼四五聲”),寫得很是生動有趣。集五卷,今編詩一卷。

作品賞析

戎昱(約744年一800年),荊南(今湖北江陵)人,中唐著名現實主義詩人。年輕時考進士落榜,于是縱情游覽天下名城。他飄落異域,十分懷念家鄉,曾作《長安秋夕》詩:“昨霄西窗夢,夢入荊南道。遠客歸去來,在家貧亦好。”又有《 云夢故城秋望 》:“夢渚鴻聲晚, 荊門 樹色秋。片云凝不散,遙掛望鄉愁。”以寄托對家鄉的思念。

廣德元年(763年), 顏真卿 將節度荊南,邀戎昱為幕賓,后因事未成行。大歷三年(768年) 杜甫 到荊州,戎昱與他在諸宮會見,結為摯友。

戎昱的詩歌創作,對社會矛盾有相當深刻反映。《塞下曲》6首、《苦哉行》5首、《入劍門》等都是情感真摯,充滿現實主義的作品。他的詩歌反映了同情人民,憂慮國事的思想感情,傳為千古名篇。《苦辛行》、《詠史》、《塞上曲》抨擊玩弄權術的貴族和茍且偷安的朝臣,產生了重大影響。他的藝術風格以沉郁為主,兼有雄放、哀婉、清新的特色。《唐音葵簽》卷三十六稱贊:“戎昱之于杜甫,尤其著者。”補充一部分詩:

塞下曲

漢將歸來虜塞空,旌旗初下玉關東。

高蹄戰馬三千匹,落日平原秋草中。

途中寄李二

楊柳含煙灞岸春,年年攀折為行人。好風若借低枝便,莫遣青絲掃路塵

移家別湖上亭

好是春風湖上亭,柳條藤蔓系離情。

黃鶯久住渾相識,欲別頻啼四五聲。

出軍

龍繞旌竿獸 滿旗 ,翻營乍似雪中移。

中軍一隊三千騎,盡是并州游俠兒。

旅次寄湖南張郎中

寒江近戶漫流聲,竹影臨窗亂月明。

歸夢不知湖水闊,夜來還到洛陽城。

客堂秋夕

窗螢 影滅復流,北風微雨虛堂秋。

蟲聲竟夜引鄉淚, 蟋蟀 何自知人愁。

四時不得一日樂,以此方悲客游惡。

寂寂江城無所聞,梧桐葉上偏蕭索。

從軍行

昔從李都尉,雙鞬照馬蹄。

擒生黑山北,殺敵黃云西。

太白沈虜地,邊草復萋萋。

歸來 邯鄲市 ,百尺青樓梯。

感激然諾重,平生膽力齊。

芳筵暮歌發,艷粉輕鬟低。

半酣秋風起,鐵騎門前嘶。

遠戍報烽火,孤城嚴鼓鼙。

揮鞭望塵去,少婦莫含啼。

江城秋霽

霽后江城風景涼,豈堪登眺只堪傷。

遠天螮蝀收殘雨,映水 鸕鶿 近夕陽。

萬事無成空過日,十年多難不還鄉。

不知何處銷茲恨,轉覺愁隨夜夜長。

江上柳送人

江柳 斷腸色,黃絲垂未齊。

人看幾重恨,鳥入一枝低。

鄉淚正堪落,與君又解攜。

相思萬里道,春去夕陽西。

辰州建中四年多懷

荒徼辰陽遠,窮秋瘴雨深。

主恩堪灑血,邊宦更何心。

海上紅旗滿,生前白發侵。

竹寒寧改節,隼靜早因禽。

務退門多掩,愁來酒獨斟。

無涯憂國淚,無日不沾襟。

八月十五日

憶昔千秋節,歡娛萬國同。

今來 六親 遠,此日一悲風。

年少逢胡亂,時平似夢中。

梨園幾人在,應是涕無窮。

桂城早秋

遠客驚秋早,江天夜露新。

滿庭惟有月,空館更何人。

卜命知身賤,傷寒舞劍頻。

猿啼曾下淚,可是為憂貧。

苦辛行

且莫奏短歌,聽余苦辛詞。

如今刀筆士,不及屠沽兒。

少年無事學詩賦,豈意文章復相誤。

東西南北少知音,終年竟歲悲行路。

仰面訴天天不聞,低頭告地地不言。

天地生我尚如此,陌上他人何足論。

誰謂 西江 深,涉之固無憂;

誰謂南山高,可以登之游。

險巇唯有世間路,一晌令人堪白頭。

貴人立意不可測,等閑桃李成荊棘。

風塵之士深可親,心如雞犬能依人。

悲來卻憶漢天子,不棄相如家舊貧。

勸君且飲酒,酒能散羈愁。

誰家有酒判一醉,萬事從他江水流。

長安秋夕(一作中秋感懷)

八月更漏長,愁人起常早。

閉門寂無事,滿院生秋草。

昨宵西窗夢,夢入荊南道。

遠客歸去來,在家貧亦好。

羅江客舍

山縣秋云暗,茅亭暮雨寒。

自傷庭葉下,誰問客衣單。

有興時添酒,無聊懶整冠。

近來鄉國夢,夜夜到長安。

贈岑郎中

童年未解讀書時,誦得郎中數首詩。

四海煙塵猶隔闊,十年魂夢每相隨。

雖披云霧逢迎疾,已恨趨風拜德遲。

天下無人鑒詩句,不尋詩伯重尋誰。

聞笛(一作李益詩)

入夜思歸切,笛聲清更哀。

愁人不愿聽,自到枕前來。

風起塞云斷,夜深關月開。

平明獨惆悵,飛盡一庭梅。

漢上題韋氏莊

結茅同楚客,卜筑漢江邊。

日落數歸鳥,夜深聞扣舷。

水痕侵岸柳,山翠借廚煙。

調笑提筐婦,春來蠶幾眠。

閨情

側聽宮官說,知君寵尚存。

未能開笑頰,先欲換愁魂。

寶鏡窺妝影,紅衫裛淚痕。

昭陽 今再入,寧敢恨 長門

衡陽春日游僧院

曾共劉諮議,同時事 道林

與君相掩淚,來客豈知心。

階雪凌春積,爐煙向暝深。

依然舊童子,相送出花林。

玉臺體 題湖上亭

湖入縣西邊,湖頭勝事偏。

綠竿初長筍,紅顆未開蓮。

蔽日高高樹,迎人小小船。

清風長入坐,夏月似秋天。

湖南雪中留別

草草還草草,湖東別離早。

何處愁殺人,歸鞍雪中道。

出門迷轍跡,云水白浩浩。

明日武陵西,相思鬢堪老。

贈別張駙馬

上元年中長安陌,見君朝下欲歸宅。

飛龍騎馬三十匹,玉勒雕鞍照初日。

數里衣香遙撲人,長衢雨歇無纖塵。

從奴斜抱敕賜錦,雙雙蹙出金麒麟。

天子愛婿皇后弟,獨步明時負權勢。

一身扈蹕承殊澤,甲第朱門聳高戟。

鳳凰樓上伴吹簫, 鸚鵡杯 中醉留客。

泰去否來何足論,宮中晏駕人事翻。

一朝負譴辭丹闕,五年待罪湘江源。

冠冕凄涼幾遷改,眼看桑田變成海。

華堂金屋別賜人,細眼黃頭總何在。

渚宮相見寸心悲,懶欲今時問昔時。

看君風骨殊未歇,不用愁來雙淚垂。

涇州觀元戎出師

寒日征西將,蕭蕭萬馬叢。

吹笳覆樓雪,祝纛滿旗風。

遮虜黃云斷,燒羌白草空。

金鐃 肅天外,玉帳靜霜中。

朔野長城閉, 河源 舊路通。

衛青 師自老, 魏絳 賞何功。

槍壘依沙迥,轅門壓塞雄。

燕然如可勒,萬里愿從公。

古意

女伴朝來說,知君欲棄捐。

懶梳 明鏡 下,羞到畫堂前。

有淚沾脂粉,無情理管弦。

不知將巧笑,更遣向誰憐。

聽杜山人彈胡笳

綠琴 胡笳 誰妙彈,山人杜陵名庭蘭。

杜君少與山人友,山人沒來今已久。

當時海內求知音,囑付胡笳入君手。

杜陵攻琴四十年,琴聲在音不在弦。

座中為我奏此曲,滿堂蕭瑟如窮邊。

第一第二拍,淚盡蛾眉沒蕃客。

更聞出塞入塞聲,穹廬氈帳難為情。

胡天雨雪四時下,五月不曾芳草生。

須臾促軫變宮徵,一聲悲兮一聲喜。

南看漢月雙眼明,卻顧胡兒寸心死。

回鶻 數年收洛陽,洛陽士女皆驅將。

豈無父母與兄弟,聞此哀情皆斷腸。

杜陵先生證此道,沈家祝家皆絕倒。

如今世上雅風衰,若個深知此聲好。

世上愛箏不愛琴,則明此調難知音。

今朝促軫為君奏,不向俗流傳此心。

詠史

漢家青史上,計拙是和親。

社稷依明主,安危托婦人。

豈能將玉貌,便擬靜胡塵。

地下千年骨,誰為輔佐臣。

桂州臘夜

坐到三更盡,歸仍萬里賒。

雪聲偏傍竹,寒夢不離家。

曉角分殘漏,孤燈落碎花。

二年隨驃騎,辛苦向天涯。

再赴桂州先寄李大夫

玷玉甘長棄,朱門喜再游。

過因讒后重,恩合死前酬。

養驥須憐瘦,栽松莫厭秋。

今朝兩行淚,一半血和流。

題招提寺

招提精舍好,石壁向江開。

山影水中盡,鳥聲天上來。

一燈傳歲月,深院長莓苔。

日暮 雙林 磬,泠泠送客回。

謫官辰州冬至日有懷

去年長至在長安,策杖曾簪獬豸冠。

此歲長安逢至日,下階遙想雪霜寒。

夢隨行伍朝天去,身寄窮荒報國難。

北望南郊消息斷,江頭唯有淚闌干。

贈韋況征君

身欲逃名名自隨,鳳銜丹詔降茅茨。

苦節難違天子命,貞心唯有老松知。

回看藥灶封題密,強入蒲輪引步遲。

今日巢由舊冠帶,圣朝風化勝堯時。

送吉州閻使君入道二首

聞道桃源去,塵心忽自悲。

余當從宦日,君是棄官時。

金汞封仙骨,靈津咽玉池。

受傳三箓備,起坐五云隨。

洞里花常發,人間鬢易衰。

他年會相訪,莫作爛柯棋。

廬陵 太守近隳官,霞帔初朝 五帝 壇。

風過鬼神延受箓,夜深龍虎衛燒丹。

冰容入鏡纖埃靜,玉液添瓶漱齒寒。

莫遣桃花迷客路,千山萬水訪君難。

入劍門

劍門兵革后,萬事盡堪悲。

鳥鼠無巢穴,兒童話別離。

山川同昔日,荊棘是今時。

征戰何年定,家家有畫旗。

《至京兆尹李鑾》

山上青松陌上塵 ,云泥豈合得相親。

世路盡嫌良馬瘦,唯君不棄臥龍貧。

千金未必能 移姓 ,一諾從來許殺身。

莫道書生無感激,寸心還是報恩人。

人物評價

戎昱年輕時風流瀟灑,器宇不凡,很有文采, 京兆尹 李鑾 很賞識他,希望他做自己的幕僚,并想把女兒嫁給他,只不過李鑾嫌他的姓氏與北方少數民族的戎族同字,心里不是很喜歡,他希望戎昱改一下姓氏,婚事便可定下來,戎昱知道后寫下這首詩,既是對李鑾的感謝,又申明不愿因婚事而易姓的想法。其中,“千金未必能移姓,一諾從來許殺身”是流轉一時的名句。

作品評論

滄浪詩話

戎昱在盛唐為最下,已濫觴晚唐矣。戎昱之詩有絕似晚唐者。

時天彝《唐百家詩選評》

戎昱稍為后輩,多軍旅離別之思,造語益巧,用意益淺矣。

《唐才子傳》

昱詩在盛唐,格氣稍劣,中間有絕似晚作。然風流綺麗,不虧政化,當時賞音,暄傳翰苑,固不誣矣。

唐詩品

戎使君詩,銳情古作,力洗時波。當時作者類以質木自勝,君獨遠揚風力,近郁天藻,詞既流美,復協聲調。《苦哉行》、《涇州出師》等作,鏗然金石之奏,雖 越石 感亂,明遠戍邊,何以過之?后之論者,多采列新聲而忽古意,混稱于建中以后作者,不幾聽樂而臥諸鴻蒙者乎?

十三唐人詩

戎昱詩在中唐,矯矯拔俗……諸篇靡不深情遠致,清麗芊眠。

大歷詩略

戎昱, 戴叔倫 詩,品既不高,體又不健,只以指事陳詞婉切動人,不可謂非唐音之夙好者。

《石洲詩話》

戎昱詩亦卑弱,《滄浪詩話》謂“昱在盛唐為最下,已濫觴晚唐”是也。然戎昱赴衛伯玉之辟,當是大歷初年,其為刺史,仍在建中時,應入中唐,不應入盛唐。

三唐詩品

其源出于邱希范、 庾子山 ,倩骨清言,達情婉至。律絕清新,自是中唐本色,而天然韻骨,含態生恣,大歷之常詞,乃晚唐之極思也。

《詩學淵源》

其詩辭旨清拔,多感慨之作。樂府尤以氣質勝;七律則承 子美 之遺規,開白傅之先河矣。

軼事典故

戎昱

韓晉公 滉鎮浙西,戎昱為部內刺史。郡有酒妓,善歌,色亦閑妙。昱情屬甚厚。浙西樂將聞其能,白滉,召置籍中。昱不敢留,俄于湖上為歌詞以贈之,且曰:"至彼令歌,必首唱是詞。"既至,韓為開筵,自持杯,令歌送之,遂唱戎詞。曲既終,韓問曰:"戎使君于汝寄情耶?"妓悚然起立曰:"然。"淚下隨言。 韓令 更衣待命,席上為之憂危。韓召樂將責曰:"戎使君名士,留情郡妓,何故不知而召置之,成余之過!"乃十笞之。命妓與百縑,即時歸之。其詞曰:"好去春風湖上亭,柳條藤蔓系人情。黃鶯久住渾相戀,欲別頻啼四五聲。"(出《 本事詩 》)

【譯文】

晉公 韓滉 鎮守浙西,戎昱是其屬內的刺史。郡內有一名侍酒妓女,善于唱歌,姿色也很嫻雅標致,戎昱對她有深厚的感情。浙西樂將聽說這位妓女善于唱歌,便告訴了韓滉,將她召來安排在樂妓隊伍里。戎昱自然不敢挽留,立即于湖上游宴時寫作歌詞贈給她,并且說:"到那里以后,讓你唱歌時,一定要首先唱這曲歌詞。"到了浙西后,韓滉為她設筵,自己端起酒杯,令她唱歌送之,她便唱起了戎昱贈她的歌詞。唱完后,韓滉問道:"這是戎刺史寄情于你的一首歌吧?"妓女惶恐地起立答道:"是。"邊答邊流下了眼淚。韓滉讓她更衣待命。在座的客人都為她擔憂,不知主人會如何發落她。韓滉召來樂將責問道:"戎刺史是一位名士,寄情于這位妓女。為什么不了解這種關系就把她召來安置在這里,釀成了我的過錯?"于是打了他十棍子,命令贈給她百匹細絹,立即把她送回去。戎昱寫的那首歌詞是:"好去春風湖上亭,柳條藤蔓系人情。黃鶯久住渾相戀,欲別頻啼四五聲。"

引用来源

中文名
戎昱
性別
出生地
江陵
出生日期
民族
漢族
信仰
儒學
所處時代
中唐
字號
不詳
代表作品
《苦哉行》,《桂州臘夜
主要成就
大歷時期著名詩人
職業
詩人
畢業院校
私塾
逝世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