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花

文化 | 文學作品 | 詩詞 | 詩 | 唐代元稹的詩作

《菊花》是唐代詩人 元稹 創作的一首詩。這是一首詠物詩。詩中主要贊頌的是菊花,對其形態以及開放時間進行描述,表達自己的喜愛之情,構思獨特,立意新穎。

作品賞析

菊花,不像 牡丹 那樣富麗,也沒有 蘭花 那樣名貴,但作為傲霜之花,它一直受人偏愛。有人贊美它堅強的品格,有人欣賞它高潔的氣質,而元稹的這首詠菊詩,則別出新意地道出了詩人愛菊的原因。

詩的前兩句“秋叢繞舍似陶家,遍繞籬邊日漸斜。”詩人對菊花由衷喜愛:開得正旺的菊花一簇簇、一叢叢,遍布屋舍四周,他沿著竹籬,忘情地欣賞這些親手栽種的 秋菊 ,不覺日已西斜。第一句的“繞”字寫屋外所種菊花之多,給人以環境幽雅,如 陶淵明 家之感。第二句的“繞”字則寫 賞菊 興致之濃,不是到東籬便駐足,而是“遍繞籬邊”,直至不知日之將夕。其愛菊之情,似較 五柳先生 有過之而無不及。短短的十四個字,有景、有情、有聯想,活脫脫地勾勒出一幅詩人在秋日傍晚漫步菊叢賞花吟詩而樂不思返的畫面。

詩的后兩句“不是花中偏愛菊,此花開盡更無花。”以否定句式陡地一轉,指出自己并非沒來由地鐘情菊花。時至深秋,百花盡謝,唯有菊花能凌風霜而不凋,獨立支持,為世界平添了盎然的生機。詩人熱愛生活、熱愛自然,這四季中最后開放的菊花使他忘情,愛不能舍了。

這首詩取 陶詩 的意境,且也以淡雅樸素的語言吟詠,便不似 陶公 全用 意象 ,蘊藉之至,而是在描繪具象之后,以自述的方式道出愛菊之由而又不一語說盡,留下了想象空間讓人們去回味咀嚼,這就增強了它的藝術感染力,因而歷來被人們所喜愛。

創作背景

這是一首賞菊之作。在舊時詩文中,常將菊花作為封建士大夫道德品質的象征。此詩即為其中之一,約于 貞元 十八年(802)作于 長安

作品評價

宋代 吳曾 :“李和文公作詠菊《 望漢月 》詞,一時稱美。云:‘黃菊一叢臨砌。顆顆珠露妝綴。獨教冷落向秋天,恨 東君 不曾留意。雕欄新雨霹。綠蘚上,亂鋪 金蕊 。此花開后更無花,愿愛惜、莫同桃李。’時公鎮澶淵,寄劉子儀書云:‘澶淵營妓,有一二擅喉囀之技者,唯以“此花開后更無花”為酒鄉之資耳。‘不是花中惟愛菊,此花開后更無花’,乃元微之詩,和 文述 之爾。”(《 能改齋漫錄 》卷一六)

清代 馮班 :“奪胎換骨,宋人謬說,只是向古人集中作賊耳。冷齋稱 王荊公 《菊花》詩‘千花萬卉凋零后,始見閑人把一枝’,以為勝 鄭都官十日菊 》,謬也。 荊公 詩多滲漏,上句‘凋零’二字不妥,下句云‘一枝’,似 梅花 ,‘閑人’二字牽湊。何如微之云‘不是花中偏愛菊,此花開后更無花’,語意俱足。鄭詩亦渾成,非荊公所及。”(《鈍吟雜錄》卷四)

作者簡介

元稹

元稹[zhěn](779~831年),字微之,別字威明, 河南洛陽 人。 唐朝 大臣、詩人、文學家。 北魏 宗室鮮卑拓跋部后裔,北魏昭成帝 拓跋什翼犍 十九世孫, 比部郎中 元寬之子,母為 滎陽鄭氏

聰明過人,少有才名。貞元九年(793年),明經及第,授左拾遺,進入河中幕府,擢校書郎,遷監察御史。一度拜相,在 李逢吉 的策劃下,出任同州刺史,入為尚書右丞。 太和 四年,出任武昌軍節度使。

元稹與 白居易 同科及第,結為終生詩友,共同倡導 新樂府運動 ,世稱“元白”,形成“ 元和體 ”。詩詞成就巨大,言淺意哀,扣人心扉,動人肺腑。 樂府詩 創作受到 張籍王建 的影響,“新題樂府”直接緣于 李紳 。代表作有傳奇《 鶯鶯傳 》《菊花》《 離思五首 》《 遣悲懷三首 》等。現存詩八百三十余首,收錄詩賦、詔冊、銘諫、論議等共100卷,留世有《 元氏長慶集 》。

太和五年(831年),去世,時年五十三,追贈尚書右仆射。

引用来源

  • 菊花 古詩文網 2021-12-28
作者
出處
作品體裁
作品類型
主題
四季
植物
創作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