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716年

公元716年

公元716年,唐玄宗至道大圣大明孝皇帝 開元 四年,日本 靈龜 二年。

中國紀年

716年,唐玄宗至道大圣大明孝皇帝開元四年。

歷史大事

玄宗不私外戚

皇后妹夫尚衣奉御長孫昕與御史大夫李杰不協,開元四年(七一六)正月,昕與其妹夫楊仙玉于里巷伺杰而毆之。杰上表自訴:“發膚見毀,雖則痛身;冠冕被陵(辱),誠為辱國。”玄宗大怒,命將昕與玉仙在朝堂 杖殺 ,以謝百官。且以敕書慰杰,曰:“昕等乃朕之親戚,朕不能訓導,使之陵辱衣冠,雖處以極刑,未足謝罪,卿宜以剛腸疾惡,勿以兇人介意。”按:玄宗初年懲武、韋之禍,故不私于外戚;末年寵 楊妃 ,遂及于國忠與秦、韓、 虢 ,亦略同于武、韋。然史家言唐代三禍,但云藩鎮、宦官、后妃,而不言外戚,蓋外戚為禍必自后妃逾寵而來。玄宗初年,六宮尚無專寵,故不私外戚未為難也。

始以諸王遙領節度使

開元四年(七一六)正月,以 郯 王嗣直為安北大都護,安撫 河東 、關內、隴右 諸蕃 大使;以安北都護 張知運 為之副。以陜王嗣升為安西大都護,安撫河西、四鎮諸蕃大使,以安西都護 郭虔瓘 為之副。二王皆不出閣,諸王遙領節度自此始。

吐蕃 圍松州,敗于城下

開元四年(七一六)二月,吐蕃圍松州(今四川松藩)。二十六日,松州都督孫仁獻襲擊吐蕃于城下,大破之。

班生此行,何異登仙

自開元二年(七一四)始定內外官出入常制(見該年正月該條),然當時士夫猶輕外任,視同貶謫。開元四年(七一六)二月二十四日以尚書右丞 倪若水 為汴州刺史兼河南 采訪使 ,會揚州采訪使班景倩入為大理少卿,路過汴州(今開封),若水為之餞行,立望其西行行塵,謂下屬曰:“班生此行,何異登仙!”

覆試縣令

開元四年(七一六)五月,有人密奏玄宗曰:“今年吏部選拔縣令太濫,很多不夠條件。”等到新授縣令入朝謝恩,玄宗就命當面覆試,出了一道《安民策》,有的竟不能寫字,只有鄄城令 韋濟 詞理最佳,擢為 醴 泉令(由小縣令提拔為大縣令)。余下二百人允許還復舊官,四十五人勒令回家學習。此次負責 銓 選的兩位吏部侍郎 盧從愿李朝隱 ,都降級外調為刺史。

睿宗卒

開元四年(七一六)六月十九日,太上皇崩于百福殿,年五十五。十月葬 橋陵 (今陜西蒲城西北三十里),廟號睿宗。睿宗三十年來,四次讓出帝位(讓母、讓兄、讓侄、讓子),未遭忌害,竟以善終,史稱奇跡。

默啜被殺,突厥內亂

武后 長壽 二年(六九三),突厥默啜繼其兄 骨咄祿 自立為可汗。二十余年來,曾統一東西兩部,西境達今 里海 。開元四年(七一六),默啜擊 鐵勒 九姓拔曳固(一作拔野古),大破之于獨樂水(今北京平谷縣東北)。恃勝輕歸,不復設備,遇拔曳固散卒頡質略,自柳林突出,斬之。時大武軍子將(子將猶小將)郝靈荃奉使在突厥,頡質略以默啜首歸之。靈荃攜其首回長安,朝命懸其首于廣街。默啜之子小可汗繼立,為骨咄祿之子 闕特勤 擊殺,并及默啜諸子與親信略盡,而立兄左賢王默棘連,是為突厥 毗伽可汗 ,國人謂之“小殺”。毗伽曾以國固讓其弟闕特勤,闕特勤不受,乃以為 左賢王 ,專典兵馬。

拔曳固等五部來降

開元四年(七一六)六月,默啜既死,突厥內亂,原附突厥之鐵勒九姓如拔曳固、回紇、同羅、白霄、仆固(仆骨)諸部紛紛降唐,唐皆安置大武軍(即大同軍,今山西朔縣東)之北。

契丹 李失活 、奚 李大酺 帥部來降

先是武后 萬歲通天 時(六九六),奚、契丹相繼叛;玄宗初立, 孫佺薛訥 相繼喪師,饒樂、松漠遂非唐有。至開元四年(七一六)唐已富強,突厥勢衰,鐵勒歸屬,八月,契丹酋李失活、奚酋李大 酺 亦帥所部來降。玄宗詔以失活( 李盡忠 堂弟)為松漠郡王,行左金吾大將軍兼松漠都督(今赤峰以北、 西遼河 上游)。以大酺為饒樂郡王,行右金吾大將軍兼饒樂都督(今承德以北、 灤 河上游)。

王晙 上安置突厥降戶三策

開元四年(七一六)秋,突厥降戶居河曲( 河套 之南)者,聞毗伽可汗立,多復叛歸。并州長史王 晙 上言:“這批人只因本國內亂,才相繼來降,一旦國安,必然叛去。未叛去者,留作間諜,突厥入侵,必為內應。建議今冬以前,將這批人遷往內地,二十年后,漸變舊俗,皆為勁兵,可為我用。因此,處理突厥降戶,只有三策:遷往內地,才是上策;多屯兵馬,就地監督,乃是中策;仍于今日,不加防范,最為下策。”疏入,朝廷不理。不久,降戶陜跌思泰、阿悉爛等果自河曲叛逃。十月,命朔方大總管薛訥發兵追討,王晙引并州兵西渡河,晝夜追擊,斬獲三千人。

降戶生擒張知運

先是 單于 副都護張知運(今內蒙古和林格爾)接收突厥降戶時,收其兵仗令渡河而南,居河曲。降戶皆怨怒。其后御史中丞 姜晦 為巡邊使,降戶訴無弓矢,不得射獵為生,晦命悉還其兵仗。降戶得之,十月遂叛歸。張知運未設備、與之戰于青剛嶺(今甘肅環縣西北甜水),為降戶生擒,欲送突厥。行至綏州(今陜北綏德)境,將軍 郭知運 以朔方兵邀擊,降戶大潰,釋張知運而逃。玄宗以張知運喪師辱國,斬之。

毗伽可汗重用 暾欲谷

突厥毗伽可汗即位后,以弟闕特勤治軍旅,以妻父 暾 欲谷為謀主。暾欲谷年已七十余,蕃人甚為敬服。時突厥降唐戶聞毗伽立,已紛紛逃歸。毗伽既得 鋏 跌思泰與阿悉爛等,便欲南下為寇,暾欲谷曰:“唐主(指玄宗)英武,人和年豐,未有空隙,不可以攻。我眾新集,須休養生息三數年,始可觀變而動。”毗伽又欲修筑城堡,多建寺觀,暾欲谷曰:“不可。突厥人口稀少,之所以能抗拒 唐朝 ,正因逐水草而遷,居處無常,若 筑城 定居,必將為唐所并。佛、老之道,教人仁弱,突厥皆習武射獵,不須寺觀。”毗伽大悟。

姚崇 罷相

崇子光祿少卿彝、宗正少卿異,交通賓客,頗受賂遺,為時所譏。又中書省主書(從七品) 趙誨 為崇所親信,受 胡人 賄賂,事發,玄宗親自審問,下獄當死,崇復營救,玄宗由是不悅。會京城曲赦,敕特標趙誨之名,杖之一百,流嶺南。崇由是憂懼,屢請避相位,薦廣州都督 宋璟 以自代。開元四年(七一六)閏十二月,姚崇罷為 開府儀同三司 ,而以刑部尚書宋璟守吏部尚書兼 黃門監 ,與 紫微侍郎 同平章事。

臺省六品以下官如御史、遺、補等由皇帝擬授

唐舊制:凡六品以下官皆委 尚書省 奏擬。開元四年(七一六)始制員外郎、侍御史、起居郎(皆從六品)、補闕(七品)、拾遺、監察御史(皆八品)等臺、省品低而重要之官不由尚書省奏擬,而由天子親除。

盧懷慎

懷慎,滑州人,第進士,開元初,與姚崇并相,遇事推而不專,人稱伴食宰相。然清謹無欲,大智若愚。開元四年(七一六)十一月卒。病重時,上表薦宋璟、李杰、李朝隱、盧從愿,謂皆一時人才,所坐者小,所棄者大(四人皆因小過被貶),望玄宗錄用。玄宗從之。家無余蓄,惟一老仆,請賣身以辦喪事。

王友貞

友貞(六一八至七一六)河內人。官長水令。重人倫,曾 刳 腹療母。口不言人過,重然諾,人以為君子。年九十九卒。

李乂

乂字 尚真 ,房子人。第進士,長安中官監察御史,劾奏無所避。睿宗時遷吏部侍郎,知制誥,請 謁 不行,時人謂“ 李下無蹊徑 ”(猶言沒有后門)。改 黃門侍郎 ,制敕不便,輒改正。堅不附 太平公主 。官終刑部尚書。為人沈正方雅,時稱有宰相才器。與兄尚一、尚貞俱以文章名,同著一集,號《李氏花萼集》。開元四年卒。

尹思貞

思貞,長安人。舉明經,仕高宗至玄宗,前后為刺史歷十三郡,皆以清廉稱。官終工部尚書,開元四年(七一六)卒,謚簡。

善無畏 至長安

善無畏(六三七至七三五),中天竺國王之子, 梵 名義譯為善無畏,華言凈獅子。十三歲嗣王位,后讓位于兄,出家 那爛陀寺 ,奉 龍樹 弟子達摩掬多為本師,受持瑜伽三密之教。開元四年(七一六)攜經至長安,玄宗為開內道場,尊為教主,住 西明寺 ,系印度密宗傳入中國之第一人。譯有《 蘇悉地經 》、《 大日經 》多部。

日本第九次遣使入唐

開元四年(七一六)八月,日本遣多治比縣守為遣唐押使,阿倍安麻呂為大使,藤原馬養為副使等入唐,同行者有 吉備真備 等共五百五十余人,是為第九次遣唐使。

李思訓

思訓(六五一至七一六)字建見,隴西人,唐宗室。高宗時為江都令,武后時棄官,中宗時復官宗正卿,開元初,進 右武衛大將軍 。工畫,人稱李(大)將軍山水。

畢構卒

字隆擇,偃師人。六歲能文,第進士。 景龍 末,拜御史大夫,與李杰齊名,號為清廉,并稱畢李。睿宗嘉其有古人風,賜璽書袍帶。官終太子詹事。

《資治通鑒》記載

玄宗至道大圣大明孝皇帝上之中開元四年(丙辰,公元七一六年)

春,正月,昕與其妹夫楊仙玉于里巷伺杰而毆之。杰上表自訴曰:“發膚見毀,雖則育心,冠冕被陵,誠為辱國。”上大怒,命于朝堂杖殺,以謝百僚,仍以敕書慰杰曰:“昕等朕之密戚,不能訓導,使陵犯衣冠,雖置以 極刑 ,未足謝罪。卿宜以剛腸疾惡,勿以兇人介意。”

丁亥,宋王成器更名憲,申王成義更為名捴。

乙酉, 隴右節度使 郭虔 瓘 奏,奴石良才等八人皆有戰功,請除 游擊將軍 。敕下,盧懷慎等奏曰:“郭虔瓘恃其微效,輒侮彝章,為奴請五品,實亂綱紀,不可許。”上從之。

丙午,以 鄫 王嗣真為安北大都護、安撫河東、關內、隴右諸蕃大使,以安北大都護張知運為之副。陜王嗣升為安西大都護、安撫河西四鎮諸蕃大使,以安西都護郭虔瓘為之副。二王皆不出閣。諸王遙領節度自此始。

二月,丙辰,上幸 驪山 溫湯

吐蕃圍松州。

丁卯,上還宮。

辛未,以尚書右丞倪若水為汴州刺史兼河南采訪使。

上雖欲重都督、刺史,選京官才望者為之,然當時士大夫猶輕外任。揚州采訪使班景倩入為大理少卿,過大梁,若水餞之行,立望其行塵,久之乃返,謂官屬曰:“班生此行,何異登仙!”

癸西,松州都督孫仁獻襲擊吐蕃于城下,大破之。

上嘗遣宦官詣江南取 䴔䴖 、 鸂鶒 等,欲置苑中,使者所至煩擾。道過汴州,倪若水上言:“今農桑方急,而羅捕 禽鳥 以供園池之玩,遠自江、嶺,水陸傳送,食為粱肉。道路觀者,豈不以陛下為賤人而貴鳥乎?陛下方當以 鳳凰 為凡鳥,麒麟為凡獸,況䴔䴖、鸂鶒,曷足貴也!”上手敕謝若水,賜帛四十段,縱散其鳥。

山東蝗復大起,姚崇又命捕之。倪若水謂:“蝗乃天災,非人力所及,宜修德以 禳 之。 劉聰 時,常捕埋之,為害益甚。”拒御史,不從其命。崇牒若水曰:“劉聰偽主,德不勝妖;今日圣朝,妖不勝德。古之良守,蝗不入境。若其修德可免,彼豈無德致然?”若水乃不敢違。夏,五月, 甲辰 ,敕委使者詳察州縣捕蝗勤惰者,各以名聞。由是連歲蝗災,不至大饑。

或言于上曰:“今歲選敘大濫,縣令非才。”及入謝,上悉召縣令于宣政殿庭,試以理人策。惟 鄄 城令韋濟詞理第一,擢為 醴泉 令。馀二百馀人不入第,且令之官;四十五人放歸學問。吏部侍郎盧從愿左遷豫州剌史,李朝隱左遷滑州刺史。從愿典選六年,與朝隱皆名稱職。初,高宗之世,馬載、裴行檢在吏部,最有名,時人稱吏部前有馬、裴,后有盧、李。濟,嗣立之子也。

有胡人上言海南多珠翠奇寶,可往營致,因言市舶之利;又欲往師子國求靈藥及善醫之嫗,置之宮掖。上命監察御史楊范臣與胡人偕往求之,范臣從容奏曰:“陛下前年焚珠玉、錦繡,示不復用。今所求者何以異于所焚者乎!彼市舶與商賈爭利,殆非王者之體。胡藥之性,中國多不能知;況于胡嫗,豈宜置之宮掖!夫御史,天子耳目之官,必有軍國大事,臣雖觸冒炎 瘴 ,死不敢辭。此特胡人眩惑求媚,無益圣德,竊恐非陛下之意,愿熟思之。”上 遽 自引咎,慰諭而罷之。

六月,癸亥,上皇崩于百福殿。己巳,以上女 萬安公主 為女官,欲以追福。

癸酉,拔曳固斬突厥可汗默啜首來獻。時默啜北擊拔曳固,大破之于獨樂水,恃勝輕歸,不復設備,遇拔曳固迸卒頡質略,自柳林突出,斬之。時大武軍子將郝靈荃奉使在突厥,頡質略以其首歸之,與偕詣闕,懸其首于廣街。拔曳固、回紇、同羅、?、仆固五部皆來降,置于大武軍北。

默啜之子小可汗立,骨咄祿之子闕特勒擊殺之,及默啜諸子、親信略盡;立其兄左賢王默棘連,是為毘伽可汗,國人謂之“小殺”。毘伽以國固讓闕特勒,闕特勒不受;乃以為左賢王,專典兵馬。

秋,七月,壬辰,太常博士 陳貞節蘇獻 以太廟七室已滿,請遷中宗神主于別廟,奉睿宗神主祔 太廟 ;從之。又奏遷 昭成皇后 祔睿宗室, 肅明皇后 留祀于儀坤廟。八月,乙巳,立中宗廟于太廟之西。

辛未,契丹李失活、奚李大酺帥所部來降。制以失活為松漠郡王、行左金吾大將軍兼松漠都督,因其八部落酋長,拜為刺史;又以將軍 薛泰 督軍鎮撫之。大酺為饒樂郡王、行右金吾大將軍兼饒樂都督。失活,盡忠之從父弟也。

吐蕃復請和,上許之。

突厥默啜既死,奚、契丹、拔曳固等諸部皆內附,突騎施蘇祿復自立為可汗。突厥部落多離散,毘伽可汗患之,乃召默啜時牙官暾欲谷,以為謀主。暾欲谷年七十馀,多智略,國人信服之,突厥降戶處河曲者,聞毘伽立,多復叛歸之。

并州長史王晙上言:“此屬徒以其國喪亂,故相帥來降;若彼安寧,必復叛去。今置之河曲,此屬桀 黠 ,實難制御,往往不受軍州約束,興兵剽掠;聞其逃者已多與虜聲問往來,通傳委曲。乃是畜養此屬使為間諜,日月滋久,奸詐愈深,窺伺邊隙,將成大患。虜騎南牧,必為內應,來逼軍州,表里受敵,雖有韓、彭,不能取勝矣。愿以秋、冬之交,大集兵眾,諭以利害,給其資糧,徙之內地。二十年外,漸變舊俗,皆成勁兵;雖一時暫勞,然永久安靖。比者守邊將吏及出境使人,多為諛辭,皆非事實,或云北虜破滅,或云降戶妥貼,皆欲自炫其功,非能盡忠徇國。愿察斯利口,忽忘遠慮。議者必曰:‘國家向時已嘗置降戶于河曲,皆獲安寧,今何所疑!’此則事同時異,不可不察。向者頡利既亡,降者無復異心,故得久安無變。今北虜尚存,此屬或畏其威,或懷其惠,或其親屬,豈樂南來!較之彼時,固不 侔 矣。以臣愚慮,徙之內地,上也;多屯士馬,大為之備,華、夷相參,人勞費廣,次也;正如今日,下也。愿審茲三策,擇利而行,縱使因徙逃亡,得者皆為唐有;若留至河冰,恐必有變。”

疏奏,未報;降戶⻊夾跌思泰、阿悉爛等果叛。冬,十月,甲辰,命朔方大總管薛訥發兵追討之。王晙引并州兵西濟河,晝夜兼行,追擊叛者,破之,斬獲三千級。

先是,單于副都護張知運悉收降戶兵仗,令渡河而南,降戶怨怒。御史中丞姜晦為巡邊使,降戶訴無弓矢,不得射獵,晦悉還之;降戶得之,遂叛。張知運不設備,與之戰于青剛嶺,為虜所擒,欲送突厥;至綏州境,將軍郭知運以朔方兵邀擊之,大破其眾于黑山呼延谷,虜釋張知運而去。上以張知運喪師,斬之以徇。毘伽可汗既得思泰等,欲南入為寇。暾欲谷曰:“唐主英武,民和年豐,未有間隙,不可動也。我眾新集,力尚疲羸,且當息養數年,始可觀變而舉。”毘伽又欲筑城,并立寺觀,暾欲谷曰:“不可。突厥人徒稀少,不及唐家百分之一,所以能與為敵者,正以逐水草,居處無常,射獵為業,人皆習武,強則進兵抄掠,弱則竄伏山林。唐兵雖多,無所施用。若筑城而居,變更舊俗,一朝失利,必為所滅。釋、老之法,教人仁弱,非用武爭勝之術,不可崇也。”毘伽乃止。

庚午,葬大圣皇帝于橋陵,廟號睿宗。御史大夫李杰護橋陵作,判官王旭犯贓,杰按之,反為所構,左遷 衢 州刺史。

十一月,己卯,黃門監盧懷慎疾亟,上表薦宋璟、李杰、李朝隱、盧從愿并明時重器,所坐者小,所棄者大,望垂矜錄;上深納之。乙未,薨。家無馀蓄,惟一老蒼頭,請自鬻以辦喪事。

丙申,以尚書左丞 源乾曜 為黃門侍郎、同平章事。

姚崇無居第,寓居 罔極寺 ,以病痁謁告。上遣使問飲食起居狀,日數十輩。源乾 曜 奏事或稱旨,上輒曰:“此必姚宗之謀也。”或不稱旨,輒曰:“何不與姚崇議之!”乾曜常謝實然。每有大事,上常令乾曜就寺問崇。癸卯,乾曜請遷崇于 四方館 ,仍聽家人入侍疾;上許之。崇以四方館有簿書,非病者所宜外,固辭。上曰:“設四方館,為官吏也;使卿居之,為社稷也。恨不可使卿居禁中耳,此何足辭!”崇子光祿少卿彝、宗正少卿異,廣通賓客,頗受饋遺,為時所譏。主書趙誨為崇所親信,受胡人賂,事覺,上親 鞫 問,下獄當死。崇復營救,上由是不悅。會曲赦京城,敕特標誨名,杖之一百,流嶺南。崇由是憂懼,數請避相位,薦廣州都督宋璟自代。

十二月,上將幸東都,以璟為刑部尚書、西京留守,令馳驛詣闕,遣內侍、將軍 楊思勖 迎之。璟風度凝遠,人莫測其際,在涂竟不與思 勖 交言。思勖素貴幸,歸,訴于上,上嗟嘆良久,益重璟。

丙辰,上幸驪山溫湯;乙丑,還宮。

閏月 ,己亥,姚崇罷為開府儀同三司,源乾曜罷為 京兆尹 、西京留守,以刑部尚書宋璟守吏部尚書兼黃門監,紫微侍郎 蘇颋 同平章事。

璟為相,務在擇人,隨材授任,使百官各稱其積;刑賞無私,敢犯顏正諫。上甚敬憚之,雖不合意,亦曲從之。

突厥默啜自 則天 世為中國患,朝廷 旰 食,傾天下之力不能克;郝靈荃得其首,自謂不世之功。璟以天子好武功,恐好事者競生心 徼 幸,痛抑其賞,逾年始授郎將;靈荃慟哭而死。

璟與蘇 颋 相得甚厚,颋遇事多讓于璟,颋每論事則颋為之助。璟嘗謂人曰:“吾與蘇氏父子皆同居相府,仆射寬厚,誠為國器,然獻可替否,吏事精敏,則黃門過其父矣。”

姚、宋相繼為相,崇善應變成務,璟善守法持正;二人志操不同,然協心輔佐,使賦役寬平,刑罰清省,百姓富遮。唐世賢相,前稱房、杜,后稱姚、宋,他人莫得比焉。二人每進見,上輒為之起,去則臨軒送之。及 李林甫 為相,雖寵任過于姚、宋,然禮遇殊卑薄矣。 紫微舍人 高仲舒 博通典籍,齊澣練習時務,姚、宋每坐二人以質所疑,既而嘆曰:“欲知古,問高群,欲知今,問齊君,可以無缺政矣。”

辛丑,罷十道按察使。

舊制,六品以下官皆委尚書省奏擬。是歲,始制員外郎、御史、起居、遺、補不擬。

中文名
公元716年
中國紀年
干支紀年為丙辰龍年
中國大事
唐睿宗去世
國際大事
突厥默啜可汗被殺吐蕃圍松州,敗于城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