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哲元

人物 | 行業人物 | 政治人物 | 馮玉祥手下西北軍五虎之一

宋哲元(1885—1940),字明軒,漢族,山東省樂陵市城關鎮趙洪都村人。中華民國軍事將領。西北軍五虎之一。

幼年家貧,刻苦讀書。光緒三十三年(1907年)從軍,北洋陸軍隨營武備學堂畢業。畢業后服役于馮玉祥部,歷任哨長、連長、營長、團長。1922年,參加 直奉戰爭 ,升任第二十五混成旅旅長,是西北軍 五虎上將 之一。1924年,參加北京政變。10月,任 第一軍第一師 (后改為第四師)師長。1925年,秋改任熱河特別行政區都統。曾在 承德避暑山莊 里成立蠶蜂學校推廣種桑養蜂,振興 熱河 農業;還興辦軍械廠,可以小批量仿制 德國 毛瑟20響駁殼槍。

1940年4月5日,中風不語病逝,葬于 綿陽 附近的 富樂山 ,享年56歲。 國民政府 追升其為一級上將。

人物生平

早年生活

1885年10月30日(清光緒十一年九月廿三日)生于山東省樂陵市城西北城關鎮趙洪都村一個讀書人家庭,父宋湘及學識廣博且多才,然而不通農事,成婚后便外出謀生。宋哲元兩三歲時,家境破落。從17歲到23歲,宋哲元在家鄉教了五六年私塾,他不收窮苦人家子弟的學費,義務為他們授課,因而在鄉間受到敬重。

宋哲元少時愛武,曾參照民間 武術 書籍,早晚舞棍弄棒。屋前 棗樹 下有條 長石 ,他每天都要舉起放下,堅持不懈以至把長石棱角都磨得光滑了。他還經常召集起同村的兒童,以枝杈折梃為武器,練步伐,擺 戰陣 ,賞進罰退,嚴明號令。1905年,宋湘及被 陸建章 聘至 曹州 參與戎機。

正式從軍

1907年春,宋哲元復到北京,考入北洋陸軍第六鎮隨營武備學堂,并于第六鎮第十一協第二十二標第二營補名額,同年冬考升丙班學長。

1910年冬,宋哲元從武備學堂畢業,在本鎮見習。1911年春隨 北海鎮 總兵 陸建章到廣東,任中軍處委員。

1911年10月 武昌起義 爆發,12月陸建章調任京畿執法處處長,宋哲元回京任 稽查員 ,認識了 馮玉祥

1912年3月 袁世凱 就任臨時大總統,宋哲元任左路備補軍(統領陸建章)前營(管帶馮玉祥)前哨哨長,駐防 北苑 。1913年8月任京衛軍左翼第一團(團長馮玉祥)第一營前哨哨長。

1913年任連長。第二年圍剿拉朗班師后,隨著馮玉祥升任第十六混成旅旅長,宋哲元亦升為副營長。此后,他跟隨馮玉祥轉戰河南、陜西、四川等地,并晉升為第二團少校團副。

1916年,隨部駐防四川綿陽時,他與訂婚三年的常淑清女士結為伉儷。

1917年7月, 張勛 在北京擁戴 清朝 廢帝 溥儀 復辭,馮玉祥下 天臺山 興兵討伐,宋哲元率部進攻北京擊敗張勛的部隊。

1921年和1922年,由于攻打陜西原 督軍 陳樹藩 部和攻打河南督軍趙倜部有功,宋哲元升任團長、第二十五混成旅旅長。

1922年11月20日,宋哲元授為陸軍少將。

西北軍中

1924年10月馮玉祥發動“北京政變”后,脫離了直系軍閥系統,將部隊改編為 國民軍 ,委宋哲元為國民軍第十一師師長,次年秋季又委宋為 熱河都統

1925年5月5日授為 陸軍 中將。

1926年1月1日馮玉祥通電下野以轉移視線,4日馮玉祥再電 段祺瑞 辭職,以職權交 張之江 ,即離 張家口 赴平地泉,準備經蒙古赴俄,并以宋哲元任熱河司令,宋哲元就任熱河都統。1月27日,張之江、 李鳴鐘鹿鐘麟 、宋哲元、 劉郁芬 等通電否認國民軍“赤化”,也未能阻止 吳佩孚張作霖 的聯合進攻,2月各系軍閥聯手進攻北京地區的國民軍,宋哲元奉命去張家口和張之江、鹿鐘麟等人經營冀察綏晉邊界地區防務,以備不測。4月6日 湯玉麟 占領熱河,國民軍宋哲元退 察哈爾 ,15日國民軍撤出北京,主力退守 南口 ,宋哲元任北路軍總指揮,28日宋由 多倫 行抵 張垣 ,與張之江鹿鍾鱗協商防守問題。5月6日任國民軍第二軍軍長、 西路軍 總指揮,18日開始向 晉軍 進攻,宋哲元任國民軍西路總司令,主晉北進攻軍事,一度攻克 大同 ,進逼 雁門 ,直、奉各方軍閥加強進攻,戰事激烈。7月19日奉軍第十軍副軍長 戢翼翹 占多倫,宋哲元率軍回援,晉北戰事暫時緩和。8月14日,國民軍因寡不敵眾放棄南口,各將領自尋出路,宋哲元率部退到 綏遠 。9月17日,宋哲元參加了“ 五原誓師 ”,10月初被任命為駐寧軍總司令,在寧夏統籌 軍實 ,兼暫編第一師師長。

參與北伐

1927年5月1日任第二集團軍北路軍總司令,由寧夏出動隨馮玉祥東征,奉命進攻綏遠、察哈爾的 奉軍 ,因遇 閻錫山 阻擋,遂轉到甘陜。5月30日馮玉祥所部國民聯軍正式改稱第二集團軍,分八個方面軍,以宋哲元任 第四方面軍 總指揮,6月13日被武漢政府任命為甘肅省政府委員,14日被武漢國民政府正式任命為第二集團軍第四方面軍總指揮。9月28日甘肅張兆鉀部 韓有祿黃得貴 合舊國民三軍 田玉潔 部占 三原涇陽 ,宋哲元軍圍攻,10月24日宋哲元敗田玉潔,占三原,31日宋哲元攻占陜西涇陽,田玉潔、黃德貴敗逃,韓有祿陣亡。11月5日進駐西安,16日就任陜西省主席,繼續督剿陜甘邊境和陜西境內的地方頑匪。

1928年2月7日任國民政府委員、軍事委員會委員。3月30日中央常委會決議,通過宋哲元等為陜西省黨部指導員。4月1日南京政府開始“第二期北伐”,28日宋哲元、 石敬亭 大破河南樊鐘秀部于洛陽龍門,擊斃軍長李萬如,并繼續追擊。4月22日,樊鐘秀部二萬余連占河南魯山、 郟縣 、密縣、 臨汝 等縣,截斷 隴海路偃師 ,攻擊第二集團軍后方,26日樊鐘秀圍攻 洛陽 ,28日宋哲元、石敬亭大破樊鐘秀于洛陽龍門,第二集團軍解除了后顧之憂。5月10日陜西李云龍(虎臣)乘第二集團軍東調之隙分路攻西安潼關,18日被宋哲元、孫連仲擊敗,27日宋哲元解西安之圍,李云龍敗退。6月初宋哲元回到西安,部署軍隊繼續剿匪。8月22日南京中央政會一五一次會議令宋哲元開去山東省府委員。8月25日宋哲元部攻克 鳳翔 ,擊斃 黨玉琨 部兩千人,俘五千人,當夜宋哲元下令殺掉四千五百名俘虜,其它匪幫聞風喪膽,紛紛投降。9月7日被馮玉祥任命為陜西剿匪總指揮,對舊國民二軍李云龍等。10月2日被國民政府會議任命為陸軍第二十八師師長。10月19日,宋哲元奉馮玉祥命令,取消斗捐,以恤民艱,宋哲元以糧價驟漲,特由陜西省籌款三十萬,再由河南省接濟三十萬,匯往 漢口 ,買米十萬石。12月20日中常會議,委宋哲元等七人為陸軍二十八師特別黨部籌備員。

蔣馮戰爭

1929年5月15日,劉郁芬、宋哲元、 孫良誠韓復榘 等通電擁馮玉祥為護黨救國西北軍總司令,參加第一次蔣馮戰爭,因韓復榘、 石友三 叛變失敗。6月25日馮玉祥被閻錫山軟禁于山西,馮密令宋哲元代理第二集團軍總司令,直接向南京政府交涉。7月24日西北將領宋哲元、劉郁芬等通電,愿為國效命,宋哲元派 參謀長 到南京,表示西北軍接受中央指揮,要求接濟 軍餉 ,實際上是向閻錫山施加壓力。

宋哲元將軍墓 10月9日,宋哲元、劉郁芬、孫良誠、石敬亭、孫連仲、 龐炳勛張維璽劉汝明 等電閻錫山、馮玉祥,指責中央施政不顧民生、用人不求賢能、財政不公開、政治不廉潔。10月10日,宋哲元領銜西北軍將領再次通電歷數 蔣中正 六罪狀,即日出兵四十萬討伐,請馮玉祥復任國民軍總司令,由宋哲元代,推閻錫山、馮玉祥為國民軍總、副司令,宋為前方總司令,石敬亭為后方總司令,孫良誠為前敵總指揮,11日兵分三路向河南進軍, 蔣介石 下令討伐西北軍, 國府 將宋哲元等“著即免職,緝拿懲辦”。10月12日孫良誠、龐炳勛部入洛陽,13日宋哲元的總指揮部由西安遷 潼關 ,閻錫山背約按兵不動,15日孫良誠軍越 鞏縣 東進,與 唐生智 第五路軍接戰,18日西北軍襲鄭州,被第五路軍擊退,24日張維璽、 田金凱 進攻 鄂北 ,25日宋哲元進洛陽,并發出總攻擊令,孫良誠、 魏鳳樓 分向登封、臨汝進攻,與中央軍 劉桂堂 、魏益三等師接觸,26日龐炳勛部與劉興部激戰于 黑石關 ,28日蔣介石自南京赴漢口督師,并發討伐西北軍誓詞及通電,中央軍開始向西北軍總攻擊,30日宋哲元被南京開除黨籍,圍攻臨汝之西北軍張自忠、魏鳳樓部被擊退。11月9日,西北軍宋哲元率魏鳳樓、馮治安部與中央軍 徐源泉 師劇戰于臨汝,11日西北軍三路向密縣、郟縣、臨汝反攻,15日中央軍下總攻擊令,與西北軍在登封劇戰,由于西北軍內部不和(前敵總司令孫良誠不服宋哲元指揮),宋疑孫良誠與蔣介石有勾結,遂下令撤兵,閻錫山截留其彈藥,西北軍敗退陜西。12月4日,唐生智、宋哲元、劉文輝等七十余人通電主息內爭以對俄,實行反蔣,5日宋哲元、孫良誠等電石友三表示援助,但石友三和唐生智先后失敗,17日宋哲元等通電推鹿鐘麟為代理總司令,西北軍所部編為三個軍團,30日中常會議決開除宋哲元、石敬亭、鹿鐘麟等黨籍。

1930年1月3日西北軍自洛陽退 新安 ,宋哲元等西北軍將領在潼關會議,準備以武力進攻閻錫山,閻驚恐之下主動表示反蔣,釋放馮玉祥回潼關。3月16日,馮玉祥任宋哲元為第二方面軍(總司令鹿鐘麟)第四路總指揮(每路轄三師),17日免兼陜西省主席。4月1日,閻錫山就任“中華民國軍”總司令,宋哲元任第四路軍總指揮,5月 中原大戰 爆發,宋哲元在馮玉祥指揮下在 隴海線 激戰。9月7日楊虎城占領河南魯山,擊敗西北軍劉汝明部,馮玉祥調宋哲元軍開 豫西 ,18日 東北軍 入關助蔣,反蔣部隊聞訊迅速失敗。10月11日徐源泉部占領 洛陽車站 ,馮軍宋哲元西退,第七軍楊虎城追擊,16日宋哲元等自 焦作 通電表示“遵令撤防”,“軍事善后如何妥籌收束,謹當靜候公平措置”,17日徐源泉部占領洛陽,宋哲元西退,楊虎城步步進逼,24日劉郁芬、宋哲元電 馬福祥 、張之江,請停止軍事行動,25日楊虎城部馮欽哉師占領潼關,宋哲元部退往山西。11月16日,宋哲元、孫良誠等二十六人電蔣中正、 張學良 ,謂閻已下野,請祈訓示,12月17日自山西到天津謁張學良,經 蕭振瀛 奔走賄賂,24日張學良允令宋哲元招攏西北軍殘部組成一個軍。

駐軍晉察

1931年1月16日,宋哲元被任命為陸軍東北邊防軍第三軍軍長,17日離津回晉,2月6日通電就職,軍部駐于 運城 ,西北軍名號從此消除。

4月10日,宋哲元、傅作義、 孫楚 等到沈陽謁張學良。4月26日所部手槍團在 汾陽 嘩變 。5月16日,北方將領于學忠、王樹常、石友三、宋哲元、 孫殿英 等八人通電擁護 和平統一 ,反對廣州的反蔣行動。6月14日任國民政府委員。

6月21日宋哲元部改為 國民革命軍第二十九軍 ,轄第三十七師(師長馮治安)、第三十八師(師長張自忠),全軍二萬二千人,軍部駐山西陽泉,宋哲元努力整軍經武,積極準備抗日。7月18日石友三在順德通電就任廣州政府委任的第五集團軍總司令,反蔣介石、張學良,23日宋哲元等 華北 將領通電聲討石友三。8月15日宋哲元部自晉南向河北開拔 調防 ,在運城就剿赤軍北路集團軍第四軍團總指揮職,16日到 北平 謁張學良。

9月18日日軍侵占沈陽,20日宋哲元聯名七將領通電全國與日作戰,表示“寧為戰死鬼,不為亡國奴”。12月25日任北平政務委員會委員。

1932年7月,宋哲元兼任 察哈爾省 主席。在駐扎 陽泉 的兩年中,他努力整軍練兵,準備抗日。

長城抗戰

日本帝國主義自發動九·一八事變、侵占我國 東三省 之后,本著蠶食中國以至最后獨占中國的既定方針,加緊作侵略華北的準備。1932年日本帝國主義在制造偽滿洲國的同時,即大造“熱河為 滿洲 國土”、“ 長城 為滿洲國界”的輿論,并集中優勢兵力在東三省境內瘋狂鎮壓 抗日義勇軍 ,以解除它侵熱的后顧之憂。

1933年 元旦 ,日軍故意在 榆關 制造事端,隨即炮擊臨榆縣城。我國駐臨榆的東北軍第九旅何柱國部官兵忍無可忍,奮起還擊,揭開了長城抗戰的序幕。國民黨政府惟恐事態擴大,不肯支援,3日,榆關失陷,城內商號、民房毀于日軍炮火者500戶以上,民眾死傷千余人。日軍占榆關后,于10日占九門口,接著向 錦州通遼綏中 等處集結兵力,準備三路進攻熱河。

面對日軍的侵略,中華蘇維埃臨時中央政府和工農紅軍革命軍事委員會于1月17日發表宣言,提出在立即停止進攻蘇區、保障人民的 民主權利 和立即武裝民眾的三個條件下與國內任何軍隊訂立抗日的作戰協定。平津滬等大城市的工人、學生、商人,各地民眾團體、愛國將領紛紛通電要求抗日,就連一些參加“剿共”的國民黨軍將領也不斷請纓。但國民黨政府仍幻想國聯的所謂對日制裁,而不作認真抵抗的準備。日軍便于2月下旬以第六、第八兩師團向熱河進犯,守軍 萬福麟 等部紛紛潰退。日軍所到之處,奸淫、燒殺、搶掠,無所不為。3月3日, 熱河省 主席兼第五軍團總指揮湯玉麟聞 平泉 失陷,即率部棄省會承德西逃 豐寧 。4日午時,日軍先頭部隊128名不費一彈即占領承德。

宋哲元 熱河旬日之間為日軍侵占,全國人民極為悲憤。蔣介石在全國同聲譴責下,竟將丟失熱河的責任轉嫁北平軍分會代委員長張學良身上,迫張 引咎辭職 ,由軍政部部長 何應欽 取而代之。為給何應欽的嫡系部隊及應付群眾的輿論,調了中央軍第二師(師長 黃杰 )、二十五師(師長 關麟征 )和八十三師(師長 劉戡 )三個師北上,統由第十七軍軍長 徐庭瑤 指揮。

日軍占承德后,隨即分兵攻擊長城各口。3月4日,日服部旅團從 凌源 出發占冷口。6日,為晉軍三十二軍黃光華師奪回。9日, 服部 、鈴木兩旅團聯合先遣隊進犯 喜峰口 ,占領北側長城線山頭。駐遵化西北軍二十九軍宋哲元部一〇九旅旅長趙登禹派王長海團急往救援。官兵們抱國恥奇痛,組 大刀隊 500名于晚間潛登日軍所占山頭,出其不意地將山頭日軍砍斃。大刀隊亦多數壯烈犧牲。次日,日主力部隊抵達,下令三日內攻下長城各口。其步兵在飛機、 大炮 掩護下向喜峰口、 古北口 等處全線猛攻。時二十九軍主力部隊亦相繼抵達。趙登禹率部伏處各峰巒幽僻處,待敵炮火暫戢,敵兵臨近時,蜂擁而出,用大刀砍殺。趙負傷,仍督戰,士兵更英勇,給敵以重創。同日,中央軍關麟征部開抵古北口,官兵們激于愛國熱情,與東北軍王以哲部共同抵御日軍第十六旅團的進攻。11日晚,趙旅與佟澤光旅分兩翼繞敵后,占領日炮兵陣地,毀其大炮18門,燒其輜重糧秣。經過幾天戰斗,古北口方面 國民黨中央軍 三個師輪番上陣,遭受重大傷亡,12日退守 南天門 陣地。而喜峰口方面,日軍雖多次進攻,終未得逞,14日后撤至半壁山。其后,日軍在 羅文峪 、冷口分別發動過幾次進攻,均遭守軍抵御而未達目的。

塘沽協定

蔣介石召見宋哲元 1933年5月3日中央政治會議決議設立行政院駐平政務整理委員會,以黃郛為委員長,宋哲元等二十二人為委員,16日東線日軍迫玉田,宋哲元軍自龍井關三屯營經 遵化 西撤,17日宋哲元軍退薊縣,20日日軍陷 三河 ,宋哲元軍退運河沿岸,31日中日簽定《塘沽協定》,長城抗戰結束,第二十九軍撤出長城陣地。宋哲元在下達撤退令的同時,特地為文昭告全軍,中云:“我以三十萬之大軍,不能抗拒五萬之敵人,真是奇恥大辱。現狀到此地步,我們對于時局尚有何言?所可告者,仍本一往之精神,拼命到底而已!”

5月26日,馮玉祥通電就任 抗日同盟軍 總司令,宋哲元保持沉默,何應欽多次要求宋哲元出面約束馮玉祥行動,但宋哲元始終拖延搪塞,索性托病去 西山 修養,并警告準備進攻同盟軍的龐炳勛,客觀上維護了抗日武裝。6月11日馮玉祥通電聲明歡迎宋哲元回主席之任,12日宋哲元再派代表向馮玉祥商洽,13日行政院決議設置“華北戰區救濟委員會”,派宋哲元等二十五人為委員,15日馮玉祥致書宋哲元允取消民眾抗日軍總司令。6月17日“行政院駐平政務整理委員會”正式成立,宋哲元到北平參加了第一次全體委員會議,商定處理馮玉祥問題辦法,18日北平軍分會及政整會令察哈爾省政府主席宋哲元回任。

8月5日宋哲元自北平到 沙城 ,軍事委員會總參議蔣伯誠、北平軍分會總參議 熊斌 同行,馮玉祥派佟麟閣、孫良誠來晤,商定察事解決辦法,馮玉祥通電收束軍事,政權歸諸政府,宋亦通電復職,6日馮玉祥通電將察省一切軍政事宜交宋哲元負責辦理,12日宋哲元抵張家口,14日馮玉祥離張家口赴山東,16日方振武在 張北 通電就抗日同盟軍代理總司令職,24日察境雜軍改編商妥, 檀自新 、劉震東等部編為 師旅 ,方振武、吉鴻昌部由 阮玄武張允榮 接統,25日宋哲元自張家口到張北,謀晤方振武、吉鴻昌,29日察哈爾省政府改組,仍以宋哲元為主席。9月6日宋哲元忠告方振武,將軍隊交還政府,11日參加北平軍分會舉行的裁兵減餉會議,13日宋哲元部趙登禹師再克察省沽源,敗 李守信 偽軍。10月宋哲元因處境尷尬,避往北平,由佟麟閣代理察哈爾省主席。11月20日 國民革命軍第十九路軍 在福建成立“中華共和國”,25日華北將領宋哲元等電請嚴厲制裁李濟深、 陳銘樞 等。12月20日,華北將領 商震 、宋哲元、萬福麟等聯電請蔣介石撥餉。

1934年1月14日,日本關東軍駐 黑河 (察省沽源東)司令官森一郎在察東以飛機散放“警告宋哲元軍駐龍門所部隊聲明書”,謂龍門所駐軍系違背條約,應撤退赤城延慶以西,否則進攻。9月1日宋哲元偕總參議湯玉麟到北平。10月26日駐察哈爾張北、宋哲元部與日本武官及書記發生爭執,所謂第一次張北事件。

1935年1月18日,日本關東軍發表 文告 ,宣稱“斷然掃蕩宋哲元軍”,要求二十九軍軍一一二旅撤出龍門所,張自忠令嚴予拒絕,宋哲元則稱察東安謐,無何事故,22日日寇以近兩千人的兵力向龍門所附近之東柵子陣地展開全面猛攻,均以慘敗告退,日又調集 大灘 的部隊及偽軍共兩千人,向察北沽源推進,局勢急劇惡化,宋哲元一面命張自忠、馮治安等積極備戰,一面向北平何應欽報告,何應欽急命克制,勿擴大事態,決定雙方在大灘和平會商。2月2日會談如期舉行,宋哲元代表 張樾亭 (第三十七師參謀長)與日方代表谷實夫(日第十三旅團長)會晤于沽源大灘,商察東問題,日軍允返回原防,雙方各有退讓。4月2日,日本在察、熱邊區悍然建“旗公署”三處,傀儡旗長由蒙人擔任,并將這三個公署隸屬于偽“滿洲國”之“察東特別區”,何應欽對此竟未置一詞。4月3日宋哲元任為 陸軍上將 ,敘第二級。4月4日兼任察哈爾省保安司令,9日宋哲元赴察北視察,11日到滂江晤 德王 ,12日返張垣。

6月5日,兩名日本尉官率軍曹二人乘車由多倫去張家口,行至張北縣北城門時,一三二師衛兵要查驗入境 護照 ,日人蠻橫拒絕出示證件,硬要強行通過,衛兵將該四名日人帶到張北縣城內一三二師司令部,趙登禹立即向在北平開會的宋哲元請示,宋批示“姑準放行,下不為例”,趙登禹遂將四人放行,其間并無污辱毆打等事情,四名日人到張家口后,向日駐察領事橋本匯報,橋本一面向察省政府提出抗議,一面上報華北駐屯軍特務機關長 土肥原賢二 ,土肥原又向華北當局提出抗議,此事遂升級為中日關系問題,史稱第二次“張北事件”,11日張家口日本領事橋本及特務機關長松井源之助為張北事件向察省民政廳長 秦德純 提出最后通牒,限五日答復,16日秦德純與日武官 松井 談張北事件,松井要求 懲辦 軍官。6月19日,宋哲元因為第二次張北事件被免察哈爾省主席職,國民政府派秦德純兼代察哈爾省主席,20日宋哲元離察哈爾到天津。6月28日,察哈爾地方政府由二十九軍副軍長秦德純出面同日本東北軍特務頭子土肥原賢二簽訂“秦土協議”,割讓察東六縣,二十九軍撤到張家口以南,宋哲元稱病回到天津,以習字練武消遣(宋哲元被撤掉察哈爾主席后,一怒去天津家居,并說:“誰再相信蔣介石抗日,誰就是傻瓜混蛋!”但日本正陰謀制造“華北獨立”政局,亟需一個非蔣嫡系,又實有 軍權 的人,宋哲元遂成為日軍理想人選。6月29日,前西北軍將領石友三糾集漢奸 白堅武潘毓桂 ,在灣平起事,打起自治的旗號公然向北平進軍,全國震動,北平軍分會調二十九軍第三十七師馮治安部前來救駕,第二十九軍部隊陸續調華北,自此二十九軍控制了北平、天津、河北、察哈爾等地。此時第二十九軍轄第三十七師馮治安、第三十八師張自忠、第一三二師趙登禹、第一四三師劉汝明,約四萬人,勢力大增,但上層將領生活腐化。宋哲元把 統稅鹽稅 、關稅、鐵路一概接管,南京撥給二十九軍建筑國防工事線的專款全部挪用,計劃中的國防工事一概未行。7月7日宋哲元自天津三電蔣介石,擬“長期休養”,17日以長城抗戰授青天白日勛章。8月28日被任命為平津衛戍司令,9月21日就職。

10月3日宋哲元訪天津日軍司令 多田駿 ,8日在天津招待中外各界,19日宋哲元談“對日交涉無任何秘密條件”。11月3日北平巿長袁良在日軍壓力下辭職,以宋哲元暫代,日方促宋宣布華北自治。11月8日 參謀部 次長 熊斌自南京飛抵北平,向宋哲元、商震傳達南京政府“安定河北現局辦法”。12月9日北平學生爆發愛國運動,何應欽下令鎮壓,秦德純、馮治安迅速調派兵力,配備高壓水龍,在王府井南口筑起路障,架起 機槍 ,憤怒的學生和軍警展開了搏斗,三十余名學生被捕,百余名受傷,終于迫使學生退回去,17日宋哲元又發布公告,要求學生“安心求學”, 一二·九運動 在全國引起強烈反響,全國數十個城市紛起呼應,學生游行,工人罷工,商人罷市,輿論界對何應欽、宋哲元鎮壓學生更是一片責罵。

12月11日宋哲元被特派為 冀察政務委員會 委員,并被指定為委員長,16日冀察政務委員會舉行預備會,由宋哲元指定 王揖唐 、李廷玉、 高凌霨 起草組織法, 戈定遠秘書長 ,18日冀察政務委員會成立,委員中漢奸及親日分子占相當比例,日本著名特務頭子土肥原賢二擔任最高顧問,所謂“ 河北事件 ”至是正式告一段落。12月12日國府任命為 河北省政府 主席,20日兼河北保安司令,24日明令發表。12月24日英大使賈德干訪宋哲元,上海律師公會、 全國商會聯合會 等十四團體電宋哲元,謂“流芳遺臭,公能自擇”。12月25日宋哲元到天津,發表談話,希望“中日親善”,保全領土,內政不受干涉,29日在天津宴日本將領多田駿等二十余人,繼續與日軍周旋,處理華北問題,30日自津回平。

1936年1月3日,蔣介石電宋哲元,“本維護領土完整原則,妥慎處理察事”。1月6日,宋哲元電覆上海各團體冬電,謂“ 潔身 愛國,未敢后人”。1月8日宋哲元在 保定 就河北省政府主席職,聲言今后槍口不對內。1月14日冀察綏靖公署在北平成立,宋哲元到天津,與日軍司令多田、特務機關長土肥原商冀察問題,25日就學生問題密電蔣介石”(注14)。2月1日宋哲元、韓復榘會于山東樂陵,4日自山東到天津,派陳覺生訪土肥原賢二,8日宋自津返北平,日特務機關長土肥原亦到,13日土肥原訪宋哲元,談冀察問題。2月20日 紅軍 渡河東征,3月3日宋哲元電請蔣介石“速定大計”,派軍“協剿”,3月5日宋哲元召集會議,商“剿匪”問題。3月6日,冀察政務委員會按照日方要求,令河北各校停止軍事訓練,軍訓教官應即離校。3月11日發“表告民眾防共書”,14日日本武官磯谷訪宋哲元,交換“防共”意見,22日宋哲元到保定,布置 冀南 “防共剿匪”軍事。3月30日,宋哲元在天津與日軍司令多田駿及特務機關長松室孝良會晤,商談華北防共及撤消冀東偽組織問題。4月1日宋哲元談“冀察力足防共”,15日宋哲元代表蕭振瀛、陳中孚晤華北日軍參謀長永見俊德及松室孝良,商“防共”事,26日宋哲元、蕭振瀛與日司令多田駿等續談華北問題,29日宋與日方之防共談判告一段落。5月日軍增兵,華北局勢更加嚴峻。5月30日宋哲元發表談話,中日外交爭點在保全主權,并召集部屬會商地方治安問題。

8月19日,日本駐華大使 川越茂 訪宋哲元,談中日協力防共、華北經濟開發、中日外交調整問題,22日日人森川太部在 豐臺 與第二十九軍士兵沖突。9月10日宋哲元自北平到天津,晤 王克敏 。9月18日,豐臺日軍演習,與第三十七師馮治安部沖突,擄去連長孫香亭,雙方增援,相持竟夜,北平 戒嚴 ,19日宋哲元與天津日軍司令 田代皖一郎 商妥第二次豐臺事件,上午九時雙方停止沖突,我軍撤退。9月20日宋哲元發表告冀察同胞書,鄭重聲明“決不 喪權辱國 ”,23日華北日軍司令田代向宋哲元發出最后通牒,要求 華北五省自治 ,各機關聘用日本顧問,宋哲元抵制了日本妄圖“華北自治”的威逼利誘。10月1日,宋哲元與日軍司令田代訂立“中日經濟開發協定”(包括建津石鐵路、塘沽筑港、 白河 水利、龍煙鐵礦、井陘煤礦、種植 棉花 ),4日宋哲元自天津回北平,關于華北經濟問題及改組冀察政務委員會事已與日方商妥,宋哲元部將領堅決反對設立自治政府,12日在北平南苑閱兵,17日與天津日總領事崛內干城在北平簽訂“中日華北通航協定”,21日第二十九軍炮隊在北平南苑演習,與日軍演習針鋒相對。10月27日,宋哲元召 齊燮元賈德耀章士釗 、陳覺生、陳中孚等會商華北各問題,并向中央報告,28日令撤銷冀察稽查處。10月31日,日本外務省文化事業部在北平設圖書館,宋哲元捐書二千冊。11月3日宋哲元自北平到天津,與日司令田代會晤,7日第二十九軍演習,北平學生贈大批 慰勞 品,8日宋聲明未與田代談任何問題,9日日軍司令田代宴宋哲元、張自忠等,談冀察問題,宋謂決不甘為亡國奴。

10月底至11月,華北日軍連續舉行八天秋季大演習,向第二十九軍示威。11月11日宋哲元部第二十九軍馮治安、趙登禹兩師舉行演習,宋任總監,13日赴平南指揮所部演習, 清華大學 學生前往參觀慰勞,14日演習結束。11月17日宋哲元與韓復榘會于河北南宮,25日召所部師長張自忠、劉汝明、馮治安、趙登禹協商察省防務。12月5日行政院電宋哲元,不承認中日經濟開發協定,8日日軍司令田代訪宋哲元。12月12日 西安事變 爆發,張學良請宋哲元“親來西安,或派全權代表前來, 共商國是 ”,宋哲元表示中立態度,15日宋哲元通知北平各國使館,“繼續反共,服從中央”,23日宋哲元、韓復榘通電,主召開國是會議,和平解決西安事變,25日蔣介石被釋放,26日回西安,27日宋哲元等電蔣介石表示慰問。

1937年1月9日勸楊虎城服從中央命令。1月19日宋哲元自北平到天津,20日發表“告冀察同志書”及“冀察政務委員會與冀察綏靖公署綏靖通令””。1月21日,華北日本駐屯軍司令田代宴宋哲元,交換時局意見,26日宋哲元訪田代,商開發華北經濟問題,27日再與田代晤談。2月5日宋哲元訪天津日軍司令田代,20日田代宴宋哲元,談滄石鐵路、龍煙鐵礦事,日軍逼宋哲元成立華北自治政府,被拒絕,日本軍方積極備戰,宋哲元麻痹大意,對日軍的頻繁活動缺乏重視。3月10日宋哲元返北平,4月27日到張家口視察,29日回北平,5月3日赴天津,與日方續有接洽。5月11日,宋哲元為擺脫日軍糾纏回原籍“ 掃墓 渡假”,臨行前將軍事交給馮治安,外交交給秦德純,22日宋哲元、韓復榘會于商河毛家寺。6月19日國民政府派宋哲元為國民大會河北省、北平、天津代表選舉指導員。

七七抗戰

1937年7月7日,駐守豐臺的日軍河邊正三旅團第一聯隊第三大隊第八中隊進行夜間演習,當晚以丟失士兵為借口尋釁,二十九軍軍部下令死守陣地,8日駐守 蘆溝橋 的第二十九軍第三十七師(馮治安)步兵一一○旅(何基灃)二一九團(吉星文)第三營( 金振中 )打響 抗日戰爭 第一槍,9日蔣介石電宋哲元積極準備,談判須不喪絲毫主權。7月11日宋哲元自 樂陵 趕回天津,即派張自忠、張允榮與日方秘密議定三款條件。12日增派的日軍已經源源開抵天津,宋哲元仍對日軍心存幻想,談話謂“能平即能和”,并執行撤兵,盧溝橋駐軍撤至 長辛店 及衡門口,蔣介石電令宋哲元本“不屈服、不擴大”方針,就地抵抗。13日蔣介石再電宋哲元,決心全力抗戰,“盼與中央一致,勿受敵欺”,宋哲元對蔣介石的 抗戰 決心頗為懷疑,14日派陳覺生、 鄧哲熙 繼續與天津日軍參謀長橋本群等接洽,并親與日軍參謀長專田少佐會談,15日日軍司令 香月清司 晤宋哲元,16日張自忠與日方在津正式談判。17日 日本政府中國外交部 送交一份 照會 ,公然指責中國政府在自己的國土上調兵遣將,形成對日本的“挑釁”。18日宋哲元晤日本華北駐屯軍司令官香月清司,19日宋哲元趕到北平,中日雙方在北平成立第二次協議,并報請中央批準,又主動撤除北平城防,蔣介石多次電示宋哲元切勿對日軍抱有任何幻想。

7月20日,日軍再次炮擊宛平城二十九軍, 吉星文 團長率軍死守,長辛店等地也遭日軍襲擊,我守軍英勇守衛,日軍未能得逞,宋哲元卻一味委曲求全,21日盧溝橋二十九軍撤退,由石友三之保安隊接防。7月22日蔣介石電宋哲元,對其拆除北平防御工事予以批評,指示其“刻刻嚴防,步步留神,勿為所算”,23日 盧溝橋 附近日軍拒不撤退,二十九軍亦返回原防,24日孫連仲、龐炳勛、商震、 李默庵 部增援華北,宋哲元始決心抵抗。7月25日日軍進攻 廊坊 ,第一一三旅旅長劉振三奮起抵抗,廊坊終失,戰事擴大。7月26日天津香月清司向宋哲元提出最后通牒,限期撤退北平的二十九軍部隊,宋哲元當即予以堅決堅決拒絕,并退回 通牒 ,終止談判,明諭二十九軍抗戰。27日日軍進攻 通縣 ,又襲擊高麗營、 昌平湯山沙河 等地,宋哲元發表守土抗敵的通電,表示“我守土有責,不得不正當防御”。7月28日拂曉,香月清司率日軍鈴木混成旅團、河邊正三旅團和機械化旅團,自北苑、 西苑南苑 一齊對 北平城 發起總攻擊,二十九軍措手不及,損失慘重,傷亡五千余人,副軍長佟麟閣、一三二師師長趙登禹,于南苑壯烈殉國,午后宋哲元召開緊急會議,決定奉蔣介石命放棄北平,退守保定,宋哲元、秦德純、馮治安離北平赴保定,請中央軍北援。7月29日北平失守,第二十九軍撤退,宋哲元退保定,由張自忠代理政務委員會委員長和北平市長拖延時間,30日天津失守,我軍退靜河、馬廠,宋哲元電南京請求處分。

千里潰退

8月3日宋哲元通電辭職,委馮治安代理第二十九軍軍長,6日蔣介石派宋哲元任第一集團軍總司令,命反攻 平津 ,轄第五十九軍(由原三十八師擴編,軍長宋哲元兼)、第六十八軍(原一四三師擴編,軍長劉汝明)、第七十七軍(原三十七師和一三二師擴編,軍長馮治安),擔任平漢線防衛,14日發表告官兵書,21日到南京面晤蔣介石,蔣介石大加慰勉。8月24日平綏線南口失守,27日張家口失守,劉汝明軍退口外,9月10日日軍第十師團磯谷廉介突破馬廠,宋哲元部南退。9月11日馮玉祥任第六戰區司令長官,蕭振瀛以馮玉祥的“總參議”身份率先來到前線,鼓動“倒宋”,16日馮玉祥剛到達 連鎮 ,宋哲元從 滄州 趕來,即表明自己因舊病復發,難以支持,已蒙中央準假到 泰山 休養,軍務交馮治安代理,24日滄州失守,宋哲元、龐炳勛部全線撤退。10月上旬馮玉祥因指揮不動憤而辭職,宋哲元回到大名的第一集團軍總司令部,日軍為了策應 忻口會戰 ,將原在 石家莊 一帶的部隊調進 娘子關 ,河北腹地頓呈空虛狀態,宋哲元提出急攻 邢臺 北取石家莊的戰略意圖,企圖挽回局面,土肥原師團采取“圍魏救趙”之計,派精銳二十七旅團,從 邯鄲 直撲 成安魏縣 ,意在乘虛奪取大名。11月6日宋哲元部克河北成安,11月11日 大名 失守,宋哲元急令各部撤出陣地,部隊經長期苦戰,損耗慘重,士氣極低,已喪失主動進擊的能力,均與日軍一觸即退,對于華北失陷,宋哲元應負責任。

病死后方

1938年1月宋哲元退到河南新鄉。2月18日敵軍陷 新鄉 ,宋哲元軍西退,20日任第一戰區副司令長官,仍兼第一集團軍總司令。3月潰敗到達鄭州,宋哲元辭去 集團軍 總司令職,4月第一集團軍番號被撤消,宋哲元僅任第一戰區副司令長官,從此失去了直接指揮軍隊的權力,心情抑郁。7月因病又辭第一戰區副司令長官職務。9月宋哲元突患 肝病 ,后又患腦血栓,病情日漸惡化,并半身麻痹,先在 衡山 治療休養,10月轉到廣西陽朔,12月特任軍事委員會委員。1939年4月遷往重慶南溫泉,6月移至四川灌縣養病,并于東關外建“博愛山莊”,12月回成都就醫,25日病篤,食物難進,不忘報國素志。

宋哲元住鄭州不久便染上肝病,隨后離職赴衡山休養。衡山休養期間,宋哲元既無實權又無實力,心境很差。他特別操心華北平津的罪責歸咎問題,時常對人念叨:“華北的事究竟是誰的責任?是不是完全由我們來負這個責任?”后來,他找到冀察政務委員會成立后蔣介石給他寫的一封親筆信,意思是冀察的事由宋哲元全權處理,而由中央負擔一切責任。他如獲至寶地把這封信收藏在身邊,為的是在危急時用它充當“護身符”。在他病危時,還曾囑咐家人要將此信編入他的傳記,以便洗刷推卸他對喪失華北的責任。

宋哲元先為肝病,后又患腦血栓,并半身麻痹。先在衡山治療休養,后轉到四川灌縣,1940年初再移至綿陽,這一年4月5日,宋哲元以中風不語病逝,葬于綿陽附近的富樂山,享年56歲。

國民政府追升其為一級上將,遺體安葬于綿陽富樂山,并為其立一座高大的“ 神道碑 ”。其墓碑由馮玉祥將軍親書“宋上將明軒之墓”。

主要成就

北伐戰爭

1926年,宋哲元部撤離承德時,市民夾道相送。1926年任國民軍北路總指揮、西路總司令,先后在南口、多倫等地指揮所部對直奉聯軍和晉軍作戰。并于1926年9月17日五原誓師后,參加北伐戰爭,任國民軍聯軍北路軍總司令兼暫編第1師師長、國民革命軍第2集團軍第4方面軍總指揮。1927年11月任 陜西省政府 主席。

1930年蔣馮閻中原大戰中,任馮玉祥軍第4路總指揮。戰敗后馮玉祥余部退居晉南地區。負責北方軍事善后的張學良將其整編,該部縮編為陸軍第3軍,下轄3個師,宋哲元任軍長,歸東北軍序列。1931年6月,宋哲元部整編為國民革命軍陸軍第29軍。

抗日救亡

九一八事變 爆發后的第三天,宋哲元即率第29軍全體官兵,向全國發出"抗日通電",堅決表示:"哲元等分屬軍人,責在保國。謹率所部枕戈待命,寧為戰死鬼,不作亡國奴,奮斗犧牲,誓雪國恥。"1932年任軍事委員會北平分會委員兼察哈爾省政府主席。

[Module:1eqpk4jbm130a]

1933年1月1日日軍攻榆關,熱河危急,2月18日宋哲元通電全國,決心抗擊日軍,奉命開赴北平附近參加長城抗戰,任 第三軍團 總指揮,防守 冀東 。3月4日承德失守,長城告急,第二十九軍緊急增援喜峰口,9日馮治安、張自忠師開始與日軍在喜峰口接觸,11日宋哲元部趙登禹、王治邦旅之大刀隊夜襲喜峰口外潘家口附近之日軍一個炮兵中隊,大獲全勝,13日日機十二架炸喜峰口我軍陣地,14日二十九軍克復喜峰口外老婆山,3月15日喜峰口敵軍被迫后撤,報紙上宣稱29軍先后殲敵五千有余,“喜峰口抗戰大捷”的戰績轟動了全國,宋哲元特意寫了“寧為戰死鬼,不做亡國奴”、“有進無退,死而后已”兩幅條幅,立即被多家報紙制版刊載,成為傳誦全國的壯語,對全國人民起了激勵作用。3月16日喜峰口日軍襲羅文峪,二十九軍再戰血洗羅文峪,17日羅文峪日軍受挫,19日羅文峪激戰再起,宋哲元到保定謁蔣介石,20日北返,21日喜峰口繼續激戰,25日喜峰口宋哲元軍克復半壁山。4月7日宋哲元電辭察哈爾省府主席,8日中央 慰留 ,宋旋赴津。4月11日冷口及 建昌營 失守,喜峰口敵南侵,第二十九軍陷于腹背受敵、孤立無援的境地,13日第二十九軍奉命撤出陣地,14日喜峰口敵攻 灤陽 ,宋哲元軍苦戰,17日喜峰口日軍進犯撒河橋,22日宋哲元自北平赴遵化前線,24日宋哲元部收復灤陽,日軍撤出喜峰口,長城抗戰結束,二十九軍“大刀隊”名揚天下,宋哲元等將領成為抗日英雄。1935年,以喜峰口血戰為背景創作的《 大刀進行曲 》唱遍了全中國。

1937年,以喜峰口血戰為背景創作的《 大刀向鬼子們的頭上砍去 》的歌曲唱遍了全中國。1935年被授為陸軍二級上將,任平津衛戍司令、冀察綏靖主任和冀察政務委員會委員長兼河北省政府主席。

家族成員

關系

人物

備注

祖父

宋槃

為清末民國初著名的愛國政治家,曾擔任民國時期 大司馬 一職,宋哲元為其所立墓碑現已存放到樂陵市文物局。

后世紀念

各界悼念

宋哲元病故后,國民政府成立了以馮玉祥為首的 治喪委員會 。馮玉祥在親往吊唁時,竟扶棺大慟說:“明軒身后太蕭條,他真正做到了 岳武穆 所說文官不愛錢,武官不怕死……”5月18日,國民政府下令褒揚:“故陸軍上將敘第二級宋哲元,追贈為陸軍上將敘第一級。”

馮玉祥、 沈尹默于右任 為墓碑題詞。朱德和 彭德懷 聯名 挽聯 :“ 一戰 一和,當年變生瞬間,能大白于天下;再接再厲,后起大有人在,可勿憂乎九泉。”

蔣介石贈送“天地正氣”挽幛,又送挽聯:“砥柱峙中流,終仗威棱攝驕虜;星芒寒五丈,不堪殄瘁痛 元良 。”

馮玉祥贈送“乾坤正氣”挽幛,所贈挽聯曰:“共患難三十年,直如左右手,自長城戰役挫敵鋒, 鐵錚錚 同服有膽;抱疾疚一二載,曾做奮斗思,聞西蜀電函告噩耗,無夢夢莫名傷心。”

周恩來挽聯為:“失地未收回,虎威昭重盧溝月;綿陽驚不起,鵑聲啼破錦江春。”

朱德和彭德懷贈挽聯一幅:“一戰一和,當年變生瞬間,能大白于天下;再接再厲,后起大有人在,可無憂乎九泉”。

十八集團軍駐渝辦事處挽聯曰:“應知創始難,大功未竟公何恨;誰說今終易,晚節無虧死猶榮。”

新華日報 挽聯曰:“往日日寇奸交織,境復危疑,率能漢旗飄揚,民族英雄足千古;今茲河岳未還,時方艱險,忽報將星隕落,清明風雨悼先生。”

何應欽挽聯:“盧溝月,喜峰煙,中原鼙鼓,百戰功高思將帥;太傅棋,長沙淚,諸葛云霄,萬方多難悵人琴。”

白崇禧 挽聯:“烽火起盧溝,為國不辭先抗敵;噩音來 蜀道 ,問天何事虞征君。” 宋哲元

陳立夫 挽聯:“扶危濟傾,臨大節而不可奪;忍辱負重,聞斯言更見其人。”

孔德成 挽聯:“火箭犯盧溝,永為大將傷心地;客星隕涪水,正是中原殲虜時。”

張繼 挽聯:“仗鉞勵三軍,島寇聞名猶破膽;星隕經蜀道,萬人灑涕向銘旌。”

張自忠、馮治安,劉汝明共挽聯:“率全軍,哭我公,雖死猶生,敢繼執干戈衛社稷之志;感知己,報祖國,此身尚在,決不茍富貴惜生命而存。”

陵墓

“文化大革命”中,宋哲元陵墓一度遭到破壞,當地群眾將棺木轉移暗藏在崖洞,一直保存了十年。1979年3月,宋哲元陵墓重修完成。1981年6月,中共中央第十一屆六中全會決議,定宋哲元為抗日愛國將領。

故居

宋哲元 宋哲元故居 在津住所有英租界17號路與29號路兩處(今和平區新華路253號與 南京路 86號)。其中17號路(今 新華路 253號)是宋哲元于1932年以明仁堂名義購自英商先農公司經營產業,是一座二層磚木結構樓房,有樓房21間,平房8間, 廈子 兩條, 建筑面積 763平方米。該樓沿新華路一側從上到下帶玻璃窗。 宋氏 于1932~1937年來津期間,攜夫人及子女即寓居此處。原房現已拆除,建起富蘭特大酒店。

其他

2002年,宋哲元的故鄉山東省樂陵市為他立了銅像。

2005年9月3日,國家主席胡錦濤在 人民大會堂 贈予宋哲元親屬抗日英雄紀念章。

人物評價

[Module:1erqno009s6g]

宋哲元是一個相當復雜的人物,他內心愛國意識和軍閥意識同樣強烈,常使他陷入激烈的思想斗爭中。宋哲元有根深蒂固的 軍閥割據 思想,在平津的所作所為,一半是為 日本人 所迫,一半仍是希望建立一個獨立王國,搞軍事割據。蔣介石對他花過大力氣拉攏,但宋哲元最終還是不肯投懷送抱。 盧溝橋事變 以后,宋口口聲聲要為馮玉祥的西北軍留點底子,反映出他內心深處馮玉祥始終高過蔣介石。當時的形勢,蔣介石已經實現統一,順我者昌,逆我者亡,西北軍多少將領與時俱進,投靠蔣介石,宋哲元對馮玉祥的一片忠心令人慨嘆。

宋哲元在華北艱難維持,在日寇猖獗、東北淪陷、南京默然、二十九軍兵力不足的嚴峻形式下堅持民族大義,終于打響抗戰第一槍,功不可沒。因制造“鳳翔大屠殺案”和與日本“弱性”外交而遭唾罵,但以喜峰口大捷而一雪前恥,因盧溝橋奮起抵抗日軍而彪炳史冊。

引用来源

中文名
宋哲元
別名
宋明軒
性別
出生地
山東省樂陵市城關鎮趙洪都村
出生日期
1885年10月30日
去世日期
1940年4月5日
籍貫
山東樂陵縣
民族
漢族
生肖
畢業院校
北洋陸軍隨營武備學堂
政黨
國民黨
主要成就
血戰喜峰口
所處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