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查一世

人物 | 歷史人物 | 君王 | 英格蘭國王

理查一世(英語:Richard I,1157年9月8日-1199年4月6日), 金雀花王朝 的第二位英格蘭國王(1189年7月6日—1199年4月6日在位),因驍勇善戰而被稱為“獅心王”。

在10年國王生涯中,理查一世將幾乎全部時間都花在戎馬弓刀之上。身為天主教教徒,曾加入教廷發起的 十字軍東征 ,為 第三次十字軍東征 的將領,于 阿蘇夫會戰 中以少勝多擊敗 薩拉丁 指揮的穆斯林軍隊,在劣勢兵力的情況下先后三次擊敗薩拉丁。被公認為是歐洲中世紀時期最杰出的軍事指揮官之一。

人物生平

叛父奪位

理查的父親 亨利二世安茹王朝 的創始人,他統治著地跨英國和法國西部廣闊領地的“安茹帝國”,對內采取許多加強王權的措施,是當時歐洲強大的君主。其民族屬于 諾曼人 (諾曼人是在公元7世紀到11世紀,攻占了法國北部的 維京人 后裔)。

理查是亨利二世的第三子,出生于其父登上英國王位以后的第三年(1157年)。他從小在后宮長大并受到良好教育,他學會了拉丁語并且能夠用法文和普羅旺斯語寫詩,不僅如此,理查還積極參加騎士訓練。

作為次子,理查將獲得母親 阿基坦的埃莉諾 的遺產,而祖傳財富將歸其兄小亨利,1168年,時年11的理查受封為 阿基坦公爵 ,為了得到阿基坦他向法王 路易七世 效忠并與法王的女兒艾麗斯訂婚,四年以后到封地就任。

金雀花王室內部由于爭奪權力和封地,經常出現父子反目、兄弟 鬩 墻的局面。理查自年方十六起,就卷入了這種連綿不斷的紛爭。因為父母失和,小亨利、理查和若弗魯瓦三兄弟站在母親一邊對父親開戰,但是很快他們就被國王打敗。

國王寬恕了他們兄弟幾個,卻囚禁了他們的母親。

理查在1174年內戰中的頑強抵抗給父親亨利二世留下深刻印象。從1175年開始,亨利二世便賦予理查指揮阿基坦軍隊的全權,命令他維持阿基坦的政治穩定。其后,理查集中精力整治阿基坦,在這里,不安定的政局和大量的山頂城堡成了理查訓練的最嚴酷的場地,最后讓他成長為優秀的騎士。

1176年,理查平定了安古萊姆伯爵和利摩日子爵的叛亂。在三個月時間內,理查率軍連續攻占了叛軍的十座城堡,最終成功攻占叛軍的據點安古萊姆城。

1179年,阿基坦南部再次爆發叛亂,理查在三周內攻破里什蒙、根扎克、馬西亞克、格魯維爾、昂維爾五座城堡之后,又成功占領了連父親亨利二世都沒能攻克的重要要塞——塔耶堡。

1182-1183年,理查與父親亨利二世聯手,平息了他的兄長小亨利和弟弟若弗魯瓦發起的叛亂。

1187年夏季,還是王子的理查訪問巴黎。法王 腓力二世 對他大獻殷勤、百般邀寵。據豪登的羅杰記載:“ 腓 力二世對理查極其尊崇,他們每天在同一張桌子上用膳,分享飲食;夜間,他們在同一張床上睡覺。法蘭西國王愛他如同愛自己的靈魂,他們互相之間的愛如此深厚,令英格蘭國王陛下瞠目結舌”。

1188年,理查為奪回1183年時被 圖盧茲伯爵 雷蒙德占領的領土,率領大軍大舉進攻圖盧茲。他迅速攻占了17座城堡,成功奪回了被雷蒙德占領的凱爾西地區。

小亨利和若弗魯瓦先后于1183年和1186年死去,但是亨利二世刻意避免確立理查為繼承人,且對約翰越來越寵愛。理查坐立不安,急于離開歐洲,去東方參加十字軍運動。在自己的繼承人地位得到確定以前,他是不能出征的。

在法王腓力的煽風點火之下,父子之間的沖突又起。并在1188年11月決裂。1189年6月12日,理查在勒芒大獲全勝,一興奮竟然扔掉了武器,結果被埋伏在一旁的 威廉·馬歇爾 打落馬下 ,差點被俘。

1189年7月3日,亨利二世與腓力二世談判,并答應了腓力二世的所有條件。其中就包括確立理查為繼承人。

回到希農后,亨利二世無力承受自己最寵愛的兒子約翰倒戈到理查那邊的打擊,病情惡化,陷入幻覺,胡言亂語。在1189年7月6日與世長辭。理查也于同年的9月13日即位,號稱理查一世。

東征揚威

理查一世在位10年,僅到過英國兩次:一次是舉行加冕典禮,住了四個月;另一次是在被虜獲釋后回到英國,住了兩個月。其余時間除參加十字軍東征外,主要是住在法國的領地上。他把治理英國的事務委托給親信大臣,起先是擔任政府和教會首腦的威廉·朗香,隨后是任坎特伯雷大主教兼監督長的 休伯特·沃爾特 ;自己則全力投入十字軍東征和大陸上的軍事活動。朗香對理查極為忠誠。休伯特·沃爾特的治理則有明顯的政績。他沿襲亨利二世的改革措施,并對許多城市頒發特別許可狀,在農村依靠鄉紳以維持治安。因此,盡管理查長期遠離國土,但英國境內仍能保持大體安定的局面。

第二次十字軍東征 以毫無結果收場后,穆斯林世界的勢力日益增強。

1171年,埃及大臣薩拉丁奪取政權,統一了埃及、敘利亞和美索不達米亞,在埃及和西亞建立了 阿尤布王朝

1187年,薩拉丁攻取耶路撒冷(耶路撒冷圍攻戰),迅速占領 地中海 東岸的許多城市。耶路撒冷的淪陷,使教皇和歐洲各國帝王大為震驚。教皇 克雷芒三世 遣使四出,在歐洲煽動群眾性的宗教狂熱,組織第三次十字軍。宣誓參加東征的有三位有名的歐洲君主——德皇“ 紅胡子腓特烈一世 、法王腓力二世和英王理查一世。德皇腓特烈在1190年5月以劣勢兵力攻占羅姆蘇丹國的首都科尼亞(科尼亞戰役),整個伊斯蘭世界為之震驚。但造化弄人,腓特烈一世于1190年6月在小亞細亞的一條山溪里溺斃。法王腓力二世在攻占地中海東岸的阿卡城后先行回國。只有理查一直同薩拉丁軍隊作戰,在這次東征中起著組織和領導作用。

出發之前,理查采取種種手段,籌措戰爭費用,他在英國征收名為“薩拉丁什一稅”(其父亨利二世曾經用此積攢了10萬鎊巨款)的一般動產 什一稅 ;他大量賣官鬻爵,還兜售城堡、城鎮、土地。據說,理查曾經開玩笑稱,只要有適當買主,他愿將倫敦賣掉。

1190年7月,英法兩軍分道南下,9月,先后抵達 西西里島 ,由于運輸的困難,理查和腓力二世決定在此過冬。理查的一個妹妹瓊是 西西里 國王 威廉二世 的王后。1189年,威廉死,未有子嗣,西西里人支持威廉的堂兄 坦克雷德 奪取了王位,并囚禁了瓊。在英國艦隊抵達西西里后,理查的軍隊攻占了西西里的重要城市墨西拿,并在城頭升起了英格蘭國旗。經過反復交涉,坦克雷德釋放了瓊。理查則承諾出征后將墨西拿交還給坦克雷德,并正式承認后者的合法地位。

1191年3月,理查在與西西里王國恢復和睦后率軍離開墨西拿東進。天有不測風云,艦隊遭遇了風暴,有25艘船只漂流至塞浦路斯。 塞浦路斯島 的統治者,聲名狼藉的“暴君”伊薩克·科穆寧扣押英格蘭士兵,還企圖虜獲正在塞浦路斯利馬索爾港外下錨的王妹瓊與準王后貝倫加麗亞的座艦,讓怒發沖冠的理查向他開戰并身先士卒帶領軍隊奪取了塞浦路斯島。5月21日,理查在此地娶貝倫加麗亞為后。6月抵達阿卡城外,參加了對該城的圍攻。7月攻下該城。奪取塞浦路斯對于以后一代又一代的十字軍來說都有極為重要的戰略意義。

1191年6月理查從塞浦路斯到達阿卡。本來阿卡的穆斯林駐軍被基督教世界的軍隊包圍,而薩拉丁率領的更強大的穆斯林軍隊又包圍了基督教世界的軍隊,理查到來后不久就攻取了阿卡。攻取阿卡后理查又與奧地利的利奧波德伯爵發生矛盾,加之腓力回國,導致十字軍東征的領導層遭受重大打擊。這次十字軍的領導者法王腓力二世和英王理查之間芥蒂甚深。腓力處心積慮要奪回英王在法國的領地。理查自幼聘訂腓力之妹艾麗斯為妻,但是理查的父親亨利二世卻不肯讓理查和艾麗斯結婚,且理查認為艾麗斯是其父的情婦并與其父有一個 私生子 而堅決不娶。腓力在攻陷阿卡之后于1191年8月初率軍回國,準備對理查進行報復。

理查在1191年9月7日的阿蘇夫會戰以少勝多擊敗薩拉丁的軍隊。據說穆斯林在戰場上留下了超過7000具尸體,并且包括32位 埃米爾 。此戰過后,薩拉丁無力繼續對峙,率部南下邁季代勒,與自己的輜重部隊會和。

冬季來臨,薩拉丁收縮防線并實行 焦土政策 ,率軍撤至拉特倫。十字軍占領拉姆拉與雅法。

1191年12月22日,來自埃及的穆斯林援軍抵達耶路撒冷。三天后十字軍攻占拉特倫。薩拉丁被迫繼續后撤。傾盆大雨導致道路泥濘不堪。

1191年12月28日,十字軍再次前進,穆斯林竭盡所能地襲擾他們。但是理查的軍隊士氣依然高昂。不過面對惡劣的氣候與交通條件,理查敏銳地察覺到補給線有被切斷的風險。

1192年1月3日,十字軍抵達貝特努巴城堡。此處距離耶路撒冷僅有12英里。營地內,普通英法士兵士氣高漲,雖然條件艱苦,伙食奇差,他們依舊枕戈待旦,堅信圣城唾手可得。但兩大騎士團與本地貴族不斷向理查進諫。他們說,薩拉丁的埃及援軍已經抵達,貿然出擊有腹背受敵的危險。即使理查重現阿蘇夫的勝利,若不能和薩拉丁達成某種協議,耶路撒冷也難以堅守。因為歐洲的十字軍終有回國的一天,耶路撒冷王國本地軍隊尚未恢復元氣。

經過長達5天的考慮,理查于1月8日下令放棄貝特努巴,向海濱平原后撤。一些當代歷史學家對此頗為不解,認為理查錯過了建功立業的大好機會。教皇 西萊斯廷三世 也對理查的“優柔寡斷”十分不滿。

十字軍退回了拉姆拉。盡管有著合理的原因,許多士兵仍對此感到難以接受。英國人低聲抱怨,但出于對國王的敬重還保持著紀律,而法國人的回應則是大面積地開小差。勃艮第公爵休也率領親兵擅自回到了雅法。

理查重建重鎮 亞實基倫 。為此他四處奔走,鼓勵士兵與工匠,甚至親手搬運石塊和瓦礫。在理查的表率下,心生羞愧的一部分法國人終于重返了“獅心王”的陣營。

在整整4個月中,理查以驚人的毅力推行著這項工程,最終令亞實基倫再度成為 巴勒斯坦 沿海最堅固的要塞。理查與薩拉丁之間的談判依然在繼續,氣氛十分的祥和,但是雙方圍繞亞實基倫的歸屬產生了爭議。

1192年4月,理查接到來自英國的壞消息:他的弟弟約翰推翻了他任命的攝政威廉·朗香,已經對自己的統治構成了嚴重的威脅。他立即派遣林肯主教回國穩定局勢,同時他意識到自己可能必須提前回國了。

1192年5月中旬,理查向穆斯林控制的最后一座巴勒斯坦沿海城鎮達魯姆進軍,于5月23日攻占達魯姆。

1192年6月7日,十字軍從亞實基倫出發,4天后,再度回到了耶路撒冷的門戶貝特努巴。令人費解的是,理查的軍隊在這里駐扎了足足一個月之久。而與此同時,薩拉丁則在耶路撒冷不斷接受來自杰吉拉、摩蘇爾等地的援軍。

1192年6月20日,理查與將領們商議是繼續向耶路撒冷進攻還是南下埃及。3天后,他痛擊了薩拉丁同父異母的兄弟法拉克丁的部隊。十字軍獲得了大批補給物資和上千的馱獸,并幾乎毫發無損地返回了貝特努巴。眼見形勢嚴峻,薩拉丁堵塞或污染了貝特努巴與耶路撒冷之間全部的水源。同時,因為戰場上的失敗和對局勢的擔憂,薩拉丁軍隊中的庫爾德人和突厥人之間也爆發了沖突。

1192年7月4日,理查考慮到周圍的水源均已無法使用,且如何在攻占耶路撒冷后長期堅守依然無解,下令撤出貝特努巴,全軍退往雅法。薩拉丁如釋重負,親自來到耶路撒冷城外的小山,目送理查離去。幾天后,理查和薩拉丁再次開始談判,雙方爭論的焦點還是亞實基倫,談判陷入了僵局。因為國內局勢而歸心似箭的理查不待條約簽署便準備提前回國。他和英格蘭部隊撤回了阿卡。

1192年7月27日晚,薩拉丁開始圍攻兵力空虛的雅法。經過3天的投石機轟炸,穆斯林士兵攻入了城內并搶劫戰利品和殺死試圖阻止的市民。理查接到消息后立刻發兵救援,為了爭分奪秒,他率少數部隊從海路進發。“獅心王”身先士卒,第一個涉水登上雅法灘頭。身后有著80名下馬作戰的騎士和約400名弓手以及2000名比薩和熱那亞的十字弩手。面對“獅心王”的雷霆一擊,散在城里未成隊形的穆斯林失去了斗志,四散奔逃。薩拉丁還在陣中,卻無力回天,只能和少數馬穆魯克騎兵體面地撤退了。多數穆斯林士兵一路逃至5英里外的阿西爾才停下腳步。

1192年8月5日的戰斗中,理查以少量兵力(當時理查麾下的騎士中,只有54人能立即投入戰斗,總兵力也不到3000人,戰馬也只有15匹)擊退了薩拉丁主力的攻勢,保住了雅法。薩拉丁明白無法戰勝理查,便在當天夜里一路退回了耶路撒冷并下令緊急加固圣城城墻,唯恐理查乘勝追擊。此刻的薩拉丁擔心圣城不保,有意媾和;而理查雖然在穆斯林中也樹立起了自己的威名并讓圣地的基督徒歡欣鼓舞,但也對弟弟約翰憂心忡忡。

1192年8月28日,互相懷有敬意的雙方達成和約:基督徒可以保有先前收復的國土;耶路撒冷對基督徒開放;十字軍國家與伊斯蘭國家互開商路;雙方停戰5年。9月3日,《雅法和約》正式批準。第三次十字軍東征悄然落幕。理查與薩拉丁約定再戰,薩拉丁表示自己想不出會有哪一位君主比理查一世更有可能奪取他的帝國。

憑借理查力挽狂瀾,耶路撒冷王國的國祚又延續了一個世紀。

理查的“獅心王”稱號也產生自第三次十字軍東征中,這一稱號來自于當時軍中的吟游詩人安布魯瓦茲。他在描述理查首次目睹被圍攻的阿卡城以及遍布城邊山丘的那些“懷有摧毀基督教之心”的薩拉丁士兵營帳的情景時,第一次用了“獅心”的綽號來稱呼理查。

最后歲月

理查急于回國,但深有“行路難”之感。此時的歐洲已經充滿了對他不利的謠言。不但法王腓力二世對他必欲得之而甘心;新任德皇亨利六世也仇恨理查;而奧地利 公爵 利奧波德五世 更是對他恨之入骨:德國皇帝 腓特烈 在小亞細亞溺斃后,德國軍隊大部分散去,利奧波德所部繼續留在十字軍中,當阿克城被十字軍占領時,利奧波德公爵在城上升起自己的旗幟并與理查的旗幟并列,英格蘭士兵將此舉視為忤逆。他們拔掉了公爵的旗幟,將它擲入護城河中,這對利奧波德是莫大的恥辱。因此,理查的歸途上危機四伏,隨時有遭到襲擊的可能。1192年秋,他與少數隨從化裝成 朝圣者 回國,但在維也納附近被人識破,成為利奧波德的俘虜。次年初,利奧波德把他解送給德皇亨利六世。3月,擊敗薩拉丁的英雄以謀殺康拉德、私自與薩拉丁締約等罪名被送上法庭,但是理查慷慨陳詞,最后帝國法庭無法證明理查有罪。腓力二世企圖引渡理查至法國受審的陰謀也被理查挫敗。但要重獲自由,必須向亨利六世繳納高額的贖金。雖然約翰從中作梗,但是大部分英格蘭貴族依然支持自己的國王,理查在國民心中的地位依然崇高。1194年2月4日,理查終于恢復了自由。

理查之弟無地王約翰利用其兄被俘,密謀發動叛亂,奪取王位。休伯特·沃爾特,依靠忠于理查的諸侯和倫敦市民的支持,將約翰戰敗。1194年3月,理查回到英國,倫敦市民熱烈歡迎他的歸來。約翰投降并得到赦免。但是因為法王腓力二世不斷蠶食英格蘭王室在法國的領地,理查返回英國以后,只作了短暫停留,又重返大陸,繼續同法王腓力二世角逐。

1194年5月,理查率軍擊退法王腓力圍攻韋爾納伊的軍隊。1194年7月4日,理查在弗雷特瓦勒打敗腓力,法軍的運輸車隊悉數落入理查之手。理查繳獲的戰利品中不僅包括大量馬匹、 帳篷 、攻城器,還有腓力本人的許多珍寶。另外,理查還俘虜了腓力的王家唱詩班、繳獲了部分法蘭西王室文書。

他為防御法軍對諾曼底的進攻,于1197年夏季開始,在塞納河上修建雄偉險峻的加亞爾城堡(蓋拉德城堡),這是中世紀最著名的要塞之一。

綿延不絕的軍事行動使理查常感匱乏。1199年3月,理查率軍包圍叛亂的利摩日子爵艾馬爾五世的城堡。他在戰斗中身先士卒,不料被堡中一支弩箭射中肩頭,箭傷本身并不致命,但是傷口卻發生了壞疽。1199年4月6日,理查一世在母親 埃莉諾 的懷抱中與世長辭,時年42歲。在之前,他親自赦免了射中他的“兇手”。

臨終前,他要求將遺體分為三份,心臟、頭、身體分別埋葬,其中身體埋在其父亨利二世腳下,以示懺悔。

繼承人

理查與貝倫加麗亞沒有子女,私生子腓力不能繼位。他最初以自己的侄子,后來成為 布列塔尼公爵 的亞瑟為儲,后又改以幼弟約翰為儲并由他繼承了王位,為日后叔侄相爭埋下了禍根。當時繼承法不完善,諾曼繼承法支持約翰,而安茹繼承法支持亞瑟。腓力二世也從中作梗,先是支持亞瑟奪取王位,后又聯合亞瑟討伐約翰。約翰于1202年俘獲亞瑟及其姐埃莉諾,并于次年謀害了亞瑟。亞瑟之死讓法國封臣更加憎恨約翰,腓力二世也打著為亞瑟報仇的旗號攻占了英格蘭在法國的諾曼底等領地,英格蘭的法國領地只剩下阿基坦。約翰挾持埃莉諾逃回英格蘭,將她軟禁至死(1241年)。

獅心王與薩拉丁

阿卡包圍戰時,雖然戰況慘烈,但是腓力、理查、薩拉丁之間不乏風度。 三國 使節往來于兩軍大營,送來了各自主公的禮物、問候和祝福。

理查因水土不服很快患上了某種壞血病。但他依然堅持工作,并寫信給薩拉丁希望他能送來幫助退燒的水果和冰塊,并展開秘密談判。薩拉丁如約送來了救命的禮物。二人通過書信往來,開始建立起惺惺相惜的情誼。

1191年10月初,理查派遣托隆的漢弗萊與薩拉丁的弟弟薩法丁在盧德進行談判。理查最初要求薩拉丁割讓 約旦河 以外的全部巴勒斯坦土地,并歸還“ 真十字架 ”。后來,他游說薩法丁改信基督教,并迎娶自己的妹妹瓊,由夫婦二人共同統治圣地。薩拉丁半開玩笑地同意了。但是瓊發誓絕不嫁給一名異教徒。

1192年3月20日,薩拉丁的弟弟薩法丁回訪“獅心王”的大營。“獅心王”給予了高規格接待,甚至破例授予薩法丁的一個兒子騎士身份,更為了尊重其信仰,特意省略了儀式中基督教色彩濃厚的部分。這是至高的榮譽。

而薩拉丁則投桃報李,開出了優厚的條件:基督徒可以占據他們迄今為止征服的所有土地,“真十字架”將被歸還,穆斯林將尊重和保護拉丁人前往耶路撒冷朝圣的權利。談判的氣氛十分祥和,主要爭議是,穆斯林不同意十字軍控制亞實基倫。

理查撤軍后,以新任耶路撒冷國王亨利一世(理查的外甥)的名義向薩拉丁派出使團。血氣方剛的亨利企圖向薩拉丁索取整個巴勒斯坦,可理查告誡他,薩拉丁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對手,不能過分挑釁。于是經過修改的條款溫和了許多:保障拉丁修士在圣地傳教的權力,歸還巴勒斯坦沿海地區。薩拉丁同意了。但雙方還是圍繞亞實基倫陷入了僵局。甚至薩拉丁提出額外割讓盧德也不能令理查回心轉意。

雅法戰役時,薩拉丁發現“獅心王”的戰馬倒斃后,風度翩翩地派遣馬夫為“獅心王”送去了兩匹良駒。“獅心王”笑納了薩拉丁的厚禮,繼續投入指揮作戰中。這一幕成為雙方詩人多年的素材。

“獅心王”在雅法取得勝利之后,再度患病并發起了高燒。退回耶路撒冷的薩拉丁送來了退燒的桃梨和冰塊,也送來了和談的使節,而“獅心王”已經決定要盡快啟程回國。1192年8月28日,兩人終于達成了合約。

[Module:1fd9dqk2s1nt7]

人物評價

理查是那個時代理想的國王,全神貫注于十字軍東征,保衛祖先的領地。他對政府管理事務并沒有興趣,他是個偉大的戰士,戰斗中身先士卒,他是佼佼的國王和英明的統帥,他的獅心王稱號,是恰如其分的。他的名氣很大,除了與薩拉丁的戰爭與和約改變了地中海東岸的局部政治格局之外,還留下了騎士精神和浪漫傳說。在軍事方面,他行軍作戰的勇氣和領導才華是真實可信的,他向世人證明了他是少數能夠組織和協調兵源繁復的十字軍兵力的將軍,他的軍事表現亦令他成為中世紀最杰出的軍事指揮官之一。英格蘭最古老的的酒館“耶路撒冷之路酒館”即是號稱在他加冕和第三次十字軍東征發起的那一年建立的。同時代的穆斯林歷史學家們也對他有著高度的評價。比如薩拉丁的傳記作者巴哈丁認為理查“擁有出眾的勇氣和偉大的靈魂”;另一位編年史家伊本·安西爾則認為“理查勇猛無畏、計謀多端、精力充沛且極具耐心。這些特質足以使他成為這個時代最為出色的人物”。而英國的 諾貝爾文學獎 得主 艾略特 則評論說:“畢竟我們的國王在阿卡打了場漂亮仗”。 理查一世

引用来源

中文名
理查一世
外文名
別名
國籍
性別
出生地
出生日期
去世日期
民族
信仰
前任
后任
在位時長
職業
主要成就
所在王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