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渡江

戰爭戰役 | 三國史上經典的奇襲戰之一

白衣渡江,即江陵之戰,又稱奇襲荊州之戰。是一次三國史上最成功最經典的奇襲戰之一。這是 呂蒙孫權 策劃,由呂蒙與 陸遜 共同實施的針對當時最負盛名的大將 關羽 的一次大戰。先是呂蒙抱病,推薦陸遜接手軍隊事務。陸遜以其名聲不顯,關羽必不防備,加上托書示弱,關羽為人驕橫,自然落到了這個圈套之中。最后關羽在重奪荊州無望之下,只得率領余下殘兵退守 麥城 ,最終因彈盡糧絕,被俘被殺。

呂蒙裝病,由陸遜代守 陸口 。關羽得知了,不再防備江東,將荊州大部分兵馬調走,呂蒙派士兵偽裝成客商,騙過荊州守軍,長驅直入,白衣渡江,兵不血刃,奪取了荊州。入城后吳軍紀律嚴明,秋毫無犯,原任官吏,依舊留任,關羽及蜀軍將士的家屬也得善待,贏得民心。

荊州攻略 孫吳 滿盤皆贏,即獲得完整的長江防線,又以微小代價重創蜀漢的主力,保全成果,從而在 三國 中立國 最長。

事件經過

歷史背景

公元219年( 建安二十四年 ), 曹操 被關羽打得喘不過氣來,一面盡全力阻擋關羽,一面派人“許(諾)割江南以封(孫)權”求和(當時曹孫劉均未稱帝,封孫權是以漢的名義。這在當時大環境下名義上沒有問題,因此孫權受降論不成立。”,游說孫權起兵襲擊關羽的后方來減輕曹軍的壓力。

東吳集團中的有識之士,一直都有關于全占荊州的主張。 甘寧 :“南荊之地。山陵形便,江川流通,誠是國之西勢也。” 魯肅 :“夫荊楚與國鄰接,水流順北,外帶 江漢 ,內阻山陵,有金城之固,沃野萬里,士民殷富,若據而有之,此帝王之資也。”

之前因為“ 聯劉抗曹 ”的重要性大于了荊州的重要性,江東以魯肅為代表的聯盟派一直攻打荊州的沒有動靜,而此時關羽攻打襄陽、樊城,進展頗為順利,若置之不顧, 劉備 實力大增,足以和曹操抗衡,而 東吳 淪為最弱勢的一方。關羽的威脅更大,他占據著長江的中上游,順江而下來吞并吳國是十分容易的事。“聯劉抗曹”的重要性已經小于了荊州的重要性。

戰前荊州局勢

“關羽大意失荊州”已成俗語,大多數人認為關羽對吳軍西進的判斷是魯莽的,是因為相信了呂蒙的“詐病”以及對陸遜的輕視而產生的錯誤判斷。

但事實上關羽選擇北伐的確是很好的時機。

首先,白衣渡江并不是孫劉第一次交鋒。在孫權軍的意識里,荊州是劉備趁孫軍主力牽制 曹仁 的時候竊取的。在 赤壁之戰 中,孫家出力最大,而劉備獲利最大。戰后在劉備和孫權的交涉中,也有明確得益州,還荊州的承諾。所以早在公元215年,呂蒙就曾經發動荊州討返戰。

這一戰迅如閃電,魯肅以一萬人駐守益陽牽制了關羽主力的救援,呂蒙的兩萬兵馬輕取長沙,桂陽,圍夷陵。最后又以攻心術誘降守將 郝普 。其實劉備親率的援軍也已在路上,孫權已將南三郡攬入囊中。

此后孫劉和談,關羽與魯肅各持單刀赴會。因劉備有“借約”在先,孫家訴求無可指責。會議結果雙方以 湘江 為界,各領三郡瓜分荊州告終,孫權歸還了已奪取的夷陵郡。

這次會議的結果,是關羽放松警惕的原因之一。因為和談剛剛進行,孫家應該在心理上獲得了比較滿意的結果,短期內應該不至于有太大的動作。

其次,在公元217年,曹軍與孫家軍爆發了一次大規模會戰——“濡須會戰”。此戰自孫權親征圍合肥始, 張遼 又奮威 逍遙津 ,幾乎殺吳主。又被曹軍反撲,呂蒙拒濡須塢相抗,再曹退軍。前后一年多時間,雙方各投入數萬兵力,均有重大損失。曹軍東線因此失去援助襄陽的力量,才有其后漢水淹七軍,幾欲亡國的哀聲。而孫權同樣元氣大傷,在保留長江沿線布防的情況下,是沒有機動力量可以用來強奪荊州的。

公元218年 ,是漢之將末,政壇最為動蕩的一年。先有 耿紀吉本 (《 三國演義 》吉平原型)反曹。又有 烏桓 ,鮮卑之亂。再到宛城侯音叛亂,直接觸動襄陽后方。

公元219年,劉備稱 漢中王 ,舉國士氣高漲。關羽在各方如此形勢之下,選擇北伐原本無可厚非。

第二次吳蜀戰爭直接導火索

在《 三國志·吳書·呂蒙傳 》中是這樣記載白衣渡江起因的“羽盡擒禁等,人馬數萬,托以糧乏,擅取湘關米。權聞之,遂行。”

關羽水淹七軍 后,一是有些得意忘形,二是確實需要糧餉,就取了湘關的米。而孫權立即就發動了戰爭。很多人認為這個地方吳軍存在小題大做,只是找了一個“小借口”發動戰爭。但這個問題小不小,就要看取的是哪里的糧。

所謂白衣渡江,渡的是湘江。前文提到了“單刀會”和談,雙方以湘江為界,湘關屬桂陽,長沙以南,湘江以東,是當時和談定義的東吳界。所以先渡江的,是關羽軍,先打破和談議約的,也是關羽軍。這個時候湘江畔應該屬于 吳蜀 兩國最敏感地帶,是碰不得的。關羽這一次越界,如果東吳沒有像樣的動作回應,無論在軍事上,還是外交上,都是說不通的。所以孫權才會立即發動戰爭,即便是在呂蒙的傳記里,也非常明確的表明了,這個決策是來自孫權的態度。

發展過程

奇襲戰

呂蒙來到潯陽,把精銳士卒都埋伏在船艙里。在甲板上搖櫓、揚帆的船工一律穿上普通衣服而不帶甲胄(使白衣搖櫓),把自己裝扮成商人(作商賈人服),沿著長江向江陵進發,沿途關羽的巡哨都沒有引起警覺,反而所有的崗哨包括站崗的軍士都被“盡收縛之”。由此可見,關羽對呂蒙如此巨大的軍事行動竟一無所知。

攻心戰

“羽還,在道路,數使人與蒙相聞,蒙輒厚遇其使,周游城中,家家致問,或手書示信。羽人還,私相參訊,咸知家門無恙,見待過于平時,故羽吏士無斗心。會權尋至,羽自知孤窮,乃 走麥城

關羽回師的時候,還是有數萬人的戰斗力量的,比起東吳投入的兵力,要強很多。但是就在回荊州的一路上,呂蒙讓荊州兵的家人紛紛寫信給隨關羽出征的親人。關羽北伐已近一年,戰斗地帶是洪澇重災區(參考水淹七軍),士兵早已思鄉情重,此時便如當年四面楚歌的項羽軍,關羽的部隊早就沒有了斗志,潰如鳥獸,而關羽也因此無奈走麥城。

埋伏戰

麥城屬零陵,關羽退回麥城后,偽稱投降,被 吳范 (吳八絕之一)看破。呂蒙遂派 潘璋 斷關羽的后路,果然在臨沮截住了關羽。(后羽在麥城,使使請降。權問范曰:“竟當降否?”范曰:“彼有走氣,言降詐耳。”權使潘璋邀其徑路)

攻打原因分析

公元209年建安 十四年,赤壁大戰的后一年)到公元219年(建安二十四年),孫權與曹操在這十年之中所打的仗,比劉備對曹操所打的仗更多。事實上就在公元219年孫權還在進攻曹魏的合肥。孫權之所以不停地和曹操交鋒,是為了自己的地盤與性命,若不是這樣,被曹操吞并,或者被劉備吞并,二選一的答案而已。

從外交意義上看:

劉備作為江東的盟友,在江東外患嚴重的情況下,做了一連串不僅足夠激怒孫權,而且也令孫權失去安全感的事:1.在赤壁大戰以后,劉備以閃電般的速度攻取了武陵郡、長沙郡、 零陵郡 和桂陽郡,一舉把荊州南部收為己有。2.和孫權的妹妹相處得很不和諧。3.孫權建議共同進兵取益都,而劉備大義凜然、義正詞嚴地加以拒絕。后來,劉備竟然自己單獨行動奪了 劉璋 的地盤。4.劉備又進軍漢中,做了漢中王,卻沒在事前和孫權這位盟友有所商談。5.關羽拒絕把自己的女兒嫁給孫權的一個兒子,說,“吾虎女安肯嫁犬子乎?”自比為虎這沒什么大不了的,但稱孫權為犬就未免太過分了。

另外更重要的一點是:關羽攻打襄陽、樊城,進展頗為順利,若置之不顧,劉備實力大增,和曹操抗衡,而東吳淪為最弱勢的一方,怎么看都是被吞并的命運了。

從戰略意義上看:

吳國在荊州之戰前的勢力范圍小的可憐,當時浙閩沿海為山越蠻夷之地,只有長江中下游彈丸之地可稱王化。所謂魏>吳>蜀的版圖,是在荊州奪還, 孫權稱帝 之后的形勢。而在劉備控制荊州益州時,曹>>劉>>孫(三人當時都未稱帝)。

長江從四川東出到湖北,江流出于崇山峻嶺之間,江面若不是狹窄,就是彎曲,一般有險可守。可從湖北開始,江流變得寬闊。若是占據上游,則長江天險與下游共有,順流而下,勢如破竹,很快就可以威脅到下游的核心地帶。

于蜀而言,沒有荊州尚能在地形相對封閉的 四川盆地 中割據,只是失去了與魏抗衡的基地;于魏而言,拿下荊州則可俯視長江,占領東吳,挺進 西川 ,統一中國;而對于東吳而言,東吳立國,所憑仗的是長江天險。而荊州正在長江的上游,沒有荊州將無以立國。

“敵在淮南,而長江之險,吾與敵共;敵在上游,而長江之險,乃制之于敵矣。”(《讀史方輿紀要 南直方輿紀要序》)荊州正處在東吳的咽喉,南陽和襄陽在攻防上的唇齒相依之勢,長江天險本身固守的本錢,怎可反受他人鉗制。

結論

荊州對于東吳來說如此重要,若是當劉備勢力大增的時候,孫權依然沒有荊州,天下三分很可能變成兩分天下,孫權盤踞江南,毫無發展空間。

襄樊之戰 而奪取荊州以后,東吳消除了來自關羽的威脅,全據長江,進可攻,退可守,實力大增,從此開始天下三分。

訛傳糾正

“白衣渡江”中的白衣,并非穿戴白色衣服,而是指身著便服,未穿甲胄的意思,就是把所有的 戰船 都改裝作商船,讓兵士躲在船艙里。并非一律穿上白色衣服。也就是說,不穿作戰人員的衣服,而是只穿平民百姓,商人的衣服,避免別人的注意,達到偷襲的目的。

史籍記載

(陸遜)至陸口,書與羽曰:“前承觀釁而動,以律行師,小舉大克,一何巍巍!敵國敗績,利在同盟,聞慶拊節,想遂席卷, 共獎 王綱 。近以不敏,受任來西,延慕光塵,思廩良規。”又曰:“ 于禁 等見獲,遐邇欣嘆,以為將軍之勛足以長世,雖昔晉文城濮之師,淮陰拔趙之略,蔑以尚茲。聞 徐晃 等少騎駐旌,窺望麾葆。操猾虜也,忿不思難,恐潛增眾,以逞其心。雖云師老,猶有驍悍。且戰捷之后,常苦輕敵,古人杖術,軍勝彌警,愿將軍廣為方計,以全獨克。仆書生疏遲,忝所不堪。喜鄰威德,樂自傾盡。雖未合策,猶可懷也。倘明注仰,有以察之。”羽覽遜書,有謙下自托之意,意大安,無復所嫌。遜具啟形狀,陳其可禽之要。權乃潛軍而上,使遜與呂蒙為前部,至即克公安、南郡。遜徑進,領宜都太守,拜撫邊將軍,封華亭侯。備宜都太守樊友委郡走,諸城長吏及蠻夷君長皆降。( 三國志 · 吳書 ·陸遜傳)

相關人物

關羽

《新三國》關羽 漢壽亭侯 ,指關羽(162―220),三國蜀漢獨擋一方的名將,字云長。河東解縣(今山西運城縣解州鎮)人。 東漢末年 ,關羽跟隨劉備起兵鎮壓黃巾叛亂,和 張飛 共同輔佐劉備、忠心不二,“恩若父子”(《三國志》記載),被譽為忠義的化身。劉備在徐州為曹操所敗,關羽被俘,雖頗受曹操厚待,并封為漢壽亭侯,然仍斬顏良以報曹操、并且歸投劉備。

漢獻帝 建安二十一年(214年)鎮守荊州五郡,獨鎮一方。建安二十四年(219年)關羽北伐曹魏,水淹七軍、擒于禁、斬 龐德 、威震華夏、圍曹操大將曹仁于襄陽郡,達到軍事上的高峰,但是荊州后方空虛,東吳呂蒙以白衣計乘機奪取荊州(主要是江陵和公安),關羽又久攻襄樊不下,只好撤退,由于荊州被東吳攻占,所以在退卻路上,士卒離心、逃亡殆盡。關羽也被吳軍擒獲,遭到殺害。其“忠”、“義”操行被后來統治者所渲染,并加以神化,尊之為“ 關公 ”、“關帝”。今華北不少地區廣大農村中都建有“ 關帝廟 ”,俗稱“關老爺廟”。

呂蒙

(178—219年)字子明,汝南富坡(今安徽阜南東南)人,三國時期吳國著名軍事家。年少時依 孫策 部將 鄧當 ,鄧當死,代領其部屬。跟從孫權攻戰略地,任橫野中郎將。后隨 周瑜程普 等大破曹操于赤壁。起初不習文,受孫權之勸,多讀史書、兵書,學識淵博,魯肅稱其“學識英博,非復吳下阿蒙”。魯肅卒,代領其軍,襲破蜀將關羽,占領荊州。不久病死。

陸遜

(183~245)字伯言,吳郡吳縣(今江蘇蘇州)人。陸遜出生于世宦之家,他的祖父陸纖官至城門校尉,父親 陸駿 ,任九江(今安徽壽春東)都尉。陸遜年十歲喪父,十五、六歲時就肩負起家庭生活的重擔。公元204年,被孫權征召為掾屬,歷任東西曹令史,后出為海昌縣屯田都尉,并代理縣令職務。后,又因討伐山越暴動、討平鄱陽地區 尤突 等人的暴亂,被授予定威校尉。公元219年,受呂蒙舉薦為荊州督。因巧奪荊州有功,升為右護軍、鎮西將軍,封婁侯。公元221年,劉備稱帝后,發動了 夷陵之戰 。孫權拜陸遜為大都督,率兵五萬西擊劉備。次年六月,陸遜用火攻獲勝。孫權加拜陸遜為輔國將軍,領荊州牧,改封為 江陵侯公元229年 ,任 上大將軍 、大都護,鎮守武昌(今湖北鄂城)。公元244年,代 顧雍 為丞相,次年二月病逝。

中文名
白衣渡江
外文名
別名
奇襲荊州之戰
結果
呂蒙兵不血刃奪得荊州
地點
荊州
時間
建安二十四年
交戰各方
劉備、孫權
傷亡情況
劉備軍總指揮關羽陣亡
指揮官
關羽、呂蒙、陸遜
參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