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曉峰

虛擬 | 虛擬角色 | 《三少爺的劍》中男主角

謝曉峰是古龍武俠小說《 三少爺的劍 》的男主角,「 神劍山莊 」的三少爺,晚年之時與昔年天下第一大俠 燕南天 一般被譽為“天下第一神劍”。年輕時人稱“神劍三少爺”,劍法渾然天成,無跡可尋。他佩有“神劍山莊”的謝家神劍。

年少成名,他是一個天生的奇才,英俊瀟灑,風流倜儻,文韜武略無不精通,劍術上的造詣更是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境界,英資天縱的謝曉峰,也許注定就是劍中的帝王。

角色經歷

謝曉峰一生下來,就彷佛帶來了上天諸神所有的祝福與榮寵,所得到的光榮和寵愛。他絕艷驚才,天下側目,五歲學劍,六歲解劍譜,七歲時已可將唐詩讀得朗朗上口,十多歲時就已擊敗了「 華山派 」門下的第一位劍客「游龍劍客」華少坤。

他是江湖中不世的劍客,武林中公認的才子,聰明英俊,健康強壯,俠義正直。他的一生中無論誰都很難找出一點瑕疵和缺憾來。這使得「神劍山莊」與謝家三少爺的威名一齊遠播,劍神謝曉峰更是成為了江湖中舉足輕重、最受矚目的人物。

早年的謝曉峰是一個無情劍客,劍下有不該死的人,而且謝曉峰還有許多風流債。如 薛可人 ,金蘭花。但謝曉峰也逐漸厭倦了這一切。

他和 慕容秋荻 初次見面有了夫妻之實,再次見面時發現慕容秋荻與茅大先生訂親,于是在第二天帶慕容秋荻私奔,答應慕容秋荻七年后娶她,半月后兩人分離。但七年后謝曉峰詐死并離開了家族。

中期

謝曉峰厭倦江湖,拋棄生來就有的地位和財富,詐死并且隱姓埋名生活在社會的最底層,去當一個沒用的「 阿吉 」。

他最初在韓大奶奶的妓院打雜,后來為了保護一個妓女暴露武力,被人盯上,主動離去再次流落街頭,被老苗子一家收養,跟隨老苗子挑糞,體會底層人物的艱辛并對人生有了新的感悟。

為保護老苗子一家,謝曉峰與“大老板”、“竹葉青”等人對抗,他重新拿起了劍做回了謝曉峰。

謝曉峰得知慕容秋荻與自己有一個兒子 謝小荻 ,但慕容秋荻卻不愿再做他的妻子,反而用盡計謀想要報復他。

謝曉峰最強有力的對手是劍客 燕十三 ,燕十三一心想找謝曉峰挑戰,最初他到達神劍山莊只看到了謝曉峰的墓碑,因此刻舟沉劍,后來他得知謝曉峰沒死,易容成一個老人救了深中奇毒的謝曉峰后,兩人決一死戰。

這一戰謝曉峰本該敗了,但是燕十三一來因為自己曾經救過謝曉峰,二來不想自己那「 奪命十三劍 」的第十五招變化存于世上,而自己殺死了自己。奪命十三劍是劍魔燕十三的家傳絕學,第十五劍需要前十四劍一劍一劍的衍生才能發揮出來。

謝曉峰雖未喪身于這一劍,但領會了燕十三的用心,亦自斷雙手拇指使之不再能使劍,甘于歸隱!直到魔教大舉入侵中原,謝曉峰才被武林同道請出斗魔教教主,讓謝曉峰領會魔劍之外的魔刀之威。當世也只有謝曉峰的神劍才能抵御魔教教主的魔刀。

后期

在《 圓月彎刀 》中再度出現時為了悟出最高境界而閉關于「藏劍廬」,導致女兒 謝小玉 的胡作非為。但在「藏劍廬」的時間并不多,經常還要出去走走,好動的習慣還是改不了。

近年來深居不出,養氣修性,謝曉峰的劍已經到了「無跡可尋」的境界,燕十三再使出那一劍,也奈不了他何。

謝曉峰自困于「藏劍廬」后,就跟佛家的「面壁」,道家的「坐關」一樣,他們是在思索,擺脫一種桎梏,一旦參悟,就脫穎而出,另上一層新的境界了,另一種「返璞歸真」、由絢爛歸于平淡的境界。

那種「劍即是劍,我即是我」、「劍非劍,我非我」的境界,那也是一種「仙佛」的境界。

在與「魔刀」 丁鵬 在口上「論劍」后,謝曉峰與丁鵬的境界更上層樓,可惜,兩人武功境界在伯仲之間,丁鵬心中不甘,便去完成謝曉峰希望解決卻又不能解決的難題,以此來證明自己強于謝曉峰,謝曉峰亦得以功成出關。

出關的謝曉峰,造詣已臻化境,絕非人力所能企及的了,他的劍已經登「無形」之境,就像是 大海邊上 洶涌的巨浪一般,浪來的時候,誰能憑一刀一劍將它阻住的?這時候的謝曉峰被稱為劍神,悟得真武伏魔劍法,此時在劍法上他已經可與昔年江湖上的天下第一大俠燕南天齊名,同樣被譽為了天下第一神劍。

他已經到達了那種仙境了,塵世已無敵手。

最后他遠離中原,去訪問幾個老朋友,要深入大漠,窮盡荒邊。只有在那些地方才會有隱世的高人奇士,也只有那些人才能夠做謝曉峰的朋友。他已能擺脫塵世的一切。

角色技能

★「偷天換日奪劍式」:

謝家的獨門絕技,謝家三少爺的無雙絕技,而且一向傳子不傳婿,傳媳不傳女。這一招用得簡單、干凈、迅速、準確,其中的變化巧妙,更難以形容。「地破天驚,天地俱焚」:謝曉峰劍法之一。

一種極緩慢,極優美的動作,就像是風那么自然。

可是風吹來的時候,有誰能抵擋?又有誰知道風是從那里吹來的?

劍已慢慢的,慢慢的刺了出來。

從最不可思議的部位刺了出來,刺出時忽然又有了最不可思議的變化。

可是在這種變化之間,有一點破綻。

狂風卷開大地時,豈非也難免有遺漏的地方?可是當狂風吹過來時,又有誰能注意到這些地方?

但那破綻只是這一劍本身變化中的變化。

那就像是高山上的流水奔泉,流下來時,你明明看見其中有空隙,可是等到你的手伸過去時,流泉早已填滿了這空隙。

三少爺那一劍中的破綻,根本就不是破綻。世上根本沒有人能破這一劍!

燕南天的劍法是強霸無雙,驚天動地,一劍之威,睥睨天下; 葉孤城 的劍法是無瑕無垢,輝煌至極; 西門吹雪 的劍法是鋒銳犀利,可令仙佛鬼神動容;燕十三的劍法是不祥毒龍的死亡神通變化——絕對靜止,絕滅生機;謝曉峰的劍法是渾然天成,無跡可尋; 方寶玉 的劍法是自然之道,生生不息。

武器

●謝家神劍:

「謝家神劍」 兩百年前,天下的名俠聚于華山,談武論劍,「神劍山莊」第一任主人謝天受到天下名俠的尊敬。

這是當年謝天在華山所用,傳下來的四把寶劍之一,那柄劍已多年沒有動用過,后來才傳給謝曉峰。

劍鞘是烏黑的,雖然已陳舊,卻仍保存得很完整,杏黃色的 劍穗 色彩已消褪了,形式古雅的劍鍔卻還在發著光。

這并不是名師鑄成的利器,也不是古劍,這柄是天下無雙的名劍。

在《圓月彎刀》中,本已沉于「 綠水湖 」中,謝曉峰出關后,便把它帶走了。

人際關系

祖先:謝天

父:謝王孫

姑丈:「游龍劍客」華少坤

姑姐:「飛鳳女劍客」謝鳳凰

族弟:謝亭(《圓月彎刀》)

妻:慕容秋荻

情人:薛可人、「天美宮主」(《圓月彎刀》)

兒子:謝小荻

女兒:謝小玉(《圓月彎刀》)

管家:謝掌柜

朋友:「魔刀」丁鵬(《圓月彎刀》)

宿敵:燕十三

角色評析

王者之氣

謝曉峰 ——雖不能近神,也堪稱劍中的王者!

名譽

翠云峰,綠水湖,神劍山莊三少爺謝曉峰當然是劍客。

天上地下,古往今來,永遠只有這一個謝曉峰!

憂傷

憂傷是三少爺的劍刃雙鋒,冰冷無情。

當謝曉峰用它在擊敗敵人的剎那間同樣重創了自己的心,留下了一道深長的傷口,而且流了許多血。隨著歲月的推移,長年累月的殺戮并沒有將他內心的傷口抹平。

憂傷本隱忍于眉間、隱忍于心中、甚至隱忍于夢境中,此時如離弦之劍一觸即發,升華的憂傷似山洪暴發般將傷口撕裂深陷,鮮血從傷口處急速流淌涉及周身,淹沒了他的自由。

自由就像頭頂上那片藍色的天空,空曠的沒有一絲破綻,卻遙遠不可達到。面對著三少爺的憂傷, 古龍 深為明白與同情,因為人世間過多的人情冷暖、世態炎涼早已令他遍體鱗傷,他同樣必須每時每刻都忍受著寂寞的煎熬與黯然神傷。所以為了讓謝曉峰得到自由,他特意安排了“死”。

死,當然不是真死,而是詐死!

為了得到自由,為了解脫名譽痛苦的纏繞,為了逃避無情憂傷的困擾,謝曉峰放下了三少爺的劍,甘心從呼風喚雨的神劍山莊三少爺淪落為街頭最底層的勞動階級、從劍神謝曉峰隱身為沒有用的阿吉。

雖然同樣生活在紅塵間,但沒有用的阿吉一定比劍神謝曉峰快樂多。他并不用去理會什么江湖紛爭,也并不用因為自己是謝曉峰而痛苦的活著。只需每天工作賺錢然后回家自由的生活,不必再受憂傷的侵染。

這是唯一的救贖。

浪子

孤獨謝曉峰 或許因為古龍本身就是浪子的緣故,所以在寫作時他總喜歡將自己含沙射影間接投入于字里行間,并深刻進行揭露這殘忍卻又真實的人性,浪子也成為了古龍小說中最司空見慣的一種人。

無論劍神謝曉峰也好,沒有用的阿吉也罷,終究無法逃避浪子的命運。

總說浪子四處漂泊于人間,對整個社會都不負責任。

所以浪子無情。

浪子真的無情?

何為無情?

又何為多情?

無情與多情只相隔一線之間,或者說無情亦為多情。

劍之俠者,俠者亦多情。

謝曉峰 謝曉峰能集萬千愛恨情仇于一身,并非他無情,而是因為他多情。

若無情,怎會有無數紅顏為他魂牽夢縈、傾慕一生,至死無悔?

但對于那些女子而言,多情是三少爺鋒銳堅硬的劍尖。當它刺入那些女子胸口發出沉悶的聲音時,她們還渾然不知,只覺如清風般冰涼爽心舒展飄逸,似超脫塵世之間歸于天外極樂世界。直到見鮮血蔓延劍間緩緩流淌時才突感前所未有的疼痛,急忙回避卻已然不及,因為劍尖早已洞穿了內心深處。

所以那些女子雖曾擁有過他的人,卻不曾擁有過他的心一顆浪子的心。

浪子的心是空的。

謝曉峰與他人照篇 空似清晨的迷霧,飄渺得虛有若無,忽隱忽現,或彌漫于城市山林之間,或淡散于天角空氣之中,令人琢磨不透。若想抓住它,它便會從你指尖的縫隙中穿梭走遠,之后漸漸暗淡,冷卻,最終在視線的凝聚中模糊潰散,恍如隔世。

心仿佛早已不聽謝曉峰的話,只有空虛與寂寞在暗自作祟。他想用女色來填滿這一切,但不能,沒有任何人能,更沒有任何東西能!

這本就是一顆不屬于任何人的心,更不屬于任何一個女人,甚至不屬于他自己。

慘烈與悲哀形成了天衣無縫的水乳交融,就像黑色的風中突然泛起陣陣漣漪,埋葬了他所有的希望。

這是上蒼對浪子最溫柔的折磨,也是最殘忍情懷。

對手

殘秋。

木葉蕭蕭,夕陽滿天。

蕭蕭木葉下,站著一個人,就仿佛已與這大地秋色溶為一體。

因為他太安靜。

謝曉峰 因為地太冷。一種已深入骨髓的冷漠與疲倦,卻又偏偏帶著種逼人的殺氣。

他疲倦,也許只因為他已殺過太多人,有些甚至是本不該殺的人。

他殺人,只因為他從無選擇的馀地。

既然提到謝曉峰,那么燕十三就必定脫不了干系,就如人們在說 金庸 時,肯定會聯想起古龍一樣。當上蒼塑造了金庸這樣豪情壯志、飛雪連天射白鹿的大俠時,有感于他孤鳳絕世于江湖中內心一定會極度空虛,所以不久之后江湖中又誕生了一位孤獨沉郁,寂寞深夜一杯濁酒亂于世的浪子,他們同樣擁有著登峰造極的“武功”,也只有這兩人在才有資格互做對手一較長短。

這也是為什么古龍要創造謝曉峰與燕十三兩個對手爭衡的原因。

謝曉峰 在《三少爺的劍》啟始,古龍曾用了大段篇幅僅描寫燕十三一個人,隨后才開始逐漸引發三少爺登場再次觸發一系列的故事。這也間接說明了古龍對燕十三的重視程度絲毫不亞于謝曉峰。而從燕十三的身上又可以看見太多謝曉峰的身影,如同水中的倒影一般逼真貼切。燕十三就是另一把三少爺的劍,同樣具備炫人奪目的風采、冰冷無情的雙刃劍鋒以及鋒銳堅硬的劍尖。在別人眼里他們都是上天的寵兒,渾身散發著異樣的光芒,令旁人望塵莫及。只有他們自己才知道,不是的。自出生那一刻起他們一生的行程都已被上天安排妥當,只能延著這條路一直往前走,沒有別的選擇。

他和謝曉峰同樣屬于無心無根的浪子,年少成名,僅十七歲那年就與他的劍一齊名滿江湖,聲望遠播。他也和謝曉峰同樣經受著名譽的折磨,就像是背負著一個沉重的包袱,壓得他無法翻身,陷入了萬劫不復。他更不想殺人,卻非殺人不可。弱肉強食,這本就是江湖中的生存之道。

燕十三不能放下他的劍,正如同古龍不能放下他的酒。一旦放下了他的劍,他的生命就將此終結。所以他只能任由自己的劍上沾染太多的鮮血卻不可放手。

命運的軌跡如繩索般將燕十三與謝曉峰兩個人緊緊的聯系在一起。因為兩人都是舉世無雙的絕代劍客,正所謂一山不容二虎,故兩人必須決一雌雄,也只有這兩人才有資格在一起進行死斗——不是你死,就是我死!

謝曉峰神劍無敵,他三少爺的劍中沒有絲毫破綻。

燕十三明白自己的奪命十三劍只是花的枝葉而已,雖然翠綠可目,但只是用來襯托紅花的鮮艷,它根本就無法勝過三少爺的劍。而奪命第十四劍是一朵花蕾,雖然在眾綠葉的圍繞之下顯得艷麗可觀,但花蕾終究是的花蕾,只是含苞欲放,還沒有開放,所以他仍沒有把握能勝過三少爺的劍。惟有等到這朵花蕾完全綻放成花朵,展露出艷紅光彩的時候,方可完勝謝曉峰三少爺的劍。

那就是 奪命第十五劍 的橫空出世,劍術中的最高境界!天地至殺,劍氣縱橫。面對它,沒有什么詞語能更好形容,只有一個字才是最恰當的——死!

包括謝曉峰,也只能死。

宿命

在古龍小說中發生過許多以弱勝強的典故。比如葉孤城死在西門吹雪劍下是因為前者心甘情愿為后者所殺,一個學劍的人如果能死在另一個絕代劍客的劍上,也不失為一種榮耀與愉悅。 兵器譜 排名第三的 李尋歡 之所以能殺死排名第二的 上官金虹 ,是因為前者“邪不勝正”的信念以及后者對“小李飛刀例不虛發”的神話欲欲一試的心態。而 蕭十一郎 在實力懸殊的情況下戰勝 逍遙侯 則是因為后者妹妹懸崖下的呼喊聲引發了人性的弱點,蕭十一郎還未動手,他已經將自己給打敗。

但燕十三與謝曉峰死斗,則的確令人匪夷所思。

這是一種命,叫做宿命。宿命頻繁出現于古龍小說中,令許多主角恐懼得想要發瘋卻偏偏無可奈何。

人世間最悲哀與最痛苦情感的交織,莫過于無可奈何四個字。

只能忍受,無法閃避。

這或許是因為古龍同樣必須都長年累月忍受著宿命的摧殘,使他 一生一世 都要歷經人世間最刻骨銘心的寂寞與最銷魂的空虛,直至死亡仍陪著他長埋地下。這篇小說也算是他對人生無所求,一種深刻的感悟。

縱觀《三少爺的劍》全文,謝曉峰不正是拼命忍受著宿命的威脅嗎?因為宿命,他自出生起聽到最多的話就是“ 你是神劍山莊的謝三少爺,不能敗,只能死 ”,他雖然淡泊名利,無意爭斗,卻必須時刻捍衛著神劍山莊的榮譽;因為宿命,他放下了三少爺的劍隱于街市變成了沒有用的阿吉,又因為宿命,為了挽救別人的生命他不得不挺身而出,沒有用的阿吉脫胎換骨,再次換回了劍神謝曉峰的身份。

漫畫版謝曉峰 同樣,燕十三最后的死因同樣是宿命所至。因為謝曉峰拯救過燕十三的性命,所以在決斗時只想打敗對手而并非取其性命,然而奪命第十五劍是由毒蛇升華而至的毒龍,它令燕十三已無法控制,他反而已完全凌駕了燕十三并成為了他的心魔。

不得已,對手不死,只有自己死,所以為了成全謝曉峰劍神的名義,為了超脫自己的心魔,當奪命第十五劍游龍出海的一剎那燕十三選擇回轉劍鋒割斷自己的咽喉。

全文的最后一章叫做“淡泊名利”,雖沒有任何精彩的廝殺亦沒有絲毫重要的劇情發生,但卻對全篇小說進行了最后總結。特別是最后兩句話貌似平淡的話更能體現了宿命的所在。謝曉峰對 鐵開誠 說:“ 只要你一旦做了江湖人,就永遠是江湖人。

這是謝曉峰在體驗了劍神與平常百姓兩種生活,看清了人世間種種經歷后由心而發。而鐵開誠不甘示弱,也追加了一句:“ 只要你一旦做了謝曉峰,就永遠是謝曉峰。 ”是的,就算謝曉峰已不能握劍,他仍是劍神謝曉峰。這句話才是全文最真實的一句,將從謝曉峰身上發生的所有故事以及對人生的真諦盡包含其中。

—— 一切的一切,僅是宿命的捉弄而已。

影視形象

扮演者

出處

備注

爾冬升

邵氏電影《三少爺的劍》

萬梓良

麗的電視劇《三少爺的劍》

此版是萬梓良的第一部作品

潘志文

亞視電視劇《 獨孤神劍

《霸海藏龍》單元改編自《三少爺的劍》,此劇中他名為“劍三十”

何中華

電視劇《三少爺的劍》

林更新

2017年3D電影《三少爺的劍》

岳華

邵氏電影《圓月彎刀》

田青

TVB電視劇《刀神》

改編自《圓月彎刀》,但劇中謝曉峰曾提及當年和燕十三的大戰,謝小玉則被改寫為燕十三的女兒

王偉

TVB電視劇《圓月彎刀》

此版謝曉峰人品被改編,后死于丁鵬彎刀之下。

劉德凱

新版電視劇《圓月彎刀》

該劇至今未播出

引用来源

中文名
謝曉峰
別名
神劍三少爺
所屬作品
三少爺的劍
性別
配音
袁光麟(2001版電視劇)
所屬組織
神劍山莊
擁有武器
謝家神劍
飾演
萬梓良(1977版電視劇)
登場作品
門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