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格非

人物 | 歷史人物 | 官員 | 北宋文學家

李格非(約1045年—約1105年),字文叔,齊州章丘(今山東省濟南市章丘區)人,北宋文學家,女詞人 李清照 之父。

李清照《上樞密韓公詩二首》詩序中稱“父祖皆出韓公門下”,可知其父祖輩皆為“蚤有盛名,識量英偉”(《宋史·韓琦傳》)的學士 韓琦 的門下士。幼時聰敏警俊,刻意于經學,著《禮記說》數十萬言。宋神宗熙寧九年(1076年)中進士,初任冀州(今河北冀縣)司戶參軍、試學官,后為鄆州(今山東東平)教授。宋代有兼職兼薪制度,郡守見他清貧,欲讓他兼任其他官職,他斷然謝絕,表現了廉潔清正的晚節。

人物經歷

李格非,字文叔,濟南人。其幼時,俊警異甚。有司方以詩賦取士,格非獨用意經學,著《禮記說》至數十萬言,遂登進士第。調冀州司戶參軍,試學官,為鄆州教授,郡守以其貧,欲使兼他官,謝不可。入補太學錄,再轉博士,以文章受知于 蘇軾 。常著《 洛陽名園記 》,謂“洛陽之盛衰,天下治亂之候也”。其后洛陽陷于金,人以為知言。紹圣立局編 元祐 章奏,以為檢討,不就,戾執政意,通判廣信軍。有道士說人禍福或中,出必乘車,氓俗信惑,格非遇之途,叱左右取車中道士來,窮治其奸,杖而出諸境。召為校書郎,遷 著作佐郎 、禮部員外郎,提點京東刑獄,以黨籍罷,卒,年六十一。妻王氏,拱辰孫女,亦善文。女清照,詩文尤有稱于時,嫁 趙挺之 之子明誠,自號 易安居士

生平介紹

李格非[北宋文學家] 元豐 八年(1085年)九月十三日,李格非為已故同里人、家住明水以西廉家坡村的齊魯著名隱士 廉復 撰寫《廉先生序》一文,述其平生,證其為人,傳其不朽。 宋哲宗 元祐元年(1086年),官太學錄。他專心著述,文名漸顯,于宋哲宗元祐六年(1091年),“再轉博士,以文章受知于蘇軾”,與 廖正一 、李禧、董榮同在館職,俱有文名,稱為蘇門“后四學士”。同年十月,哲宗幸太學,李格非奉命撰《元祐六年十月哲宗幸太學君臣唱和詩碑》。元祐四年(1089年),官大學正。

紹圣 元年(1094年), 章惇 為相,立局編類 元佑 諸臣章疏,召李格非為檢討,拒不就職,因而得罪,遂被外放為廣信軍(今河北徐水遂城西)通判。任職期間“有道士說人禍福或中,出必乘車,氓俗信惑。格非遇之途,叱左右取車中道士來,窮治其好,杖而出諸境”。表現出厭惡邪術、不信鬼神、反對迷信的思想。紹圣二年(1095年),李格非召為校書郎,著作佐郎。是年撰成他的傳世名文《洛陽名園記》。《宋史·李格非傳》云:“嘗著《洛陽名園記》,謂洛陽之盛衰,天下治亂之候也。其后洛陽陷于金,人以為知言。”《洛陽名園記》10卷,記洛陽名園,自 富鄭公富弼 )以下凡19處。北宋朝廷達官貴人日益腐化,到處營造園圃臺謝供自己享樂,李格非在對這些名園盛況的詳盡描繪中,寄托了自己對國家安危的憂思。紹圣四年(1097年),李格非升任禮部員外郎。

宋徽宗 崇寧元年(1102年),朝廷內排擠元祐舊臣。李格非因名列“元祐黨”,被罷官。《宋史·李格非傳》:“提點京東路刑獄,以黨籍罷。”根據元祐黨人“不得與在京差遣”的規定,李格非只得攜眷返歸明水原籍。 崇寧 五年(1106年)正月,毀元祐黨人碑,大赦天下,除一切黨人之禁,敘復元祐黨人(見《宋史·徽宗紀》)。李格非與 呂希哲晁補之 等“并令吏部與監廟差遣”(《續資治通鑒拾補》),但禁止到京師及近錢州縣。“監廟”是一個沒有實權的空頭職銜,故此后李格非仍在原籍居住。大觀二年(1108年)三月八日,李格非曾陪同當時的齊州知州 梁彥深 游于歷山東側 佛慧山 下的甘露泉,并鐫文于“秋棠池旁之石壁上,題名曰:“朝請郎李格非文叔”(乾《 歷城縣志 》)李格非卒年不詳,《宋史·李格非傳》僅載:“卒,年六十一。”

李格非刻意于詞章,詩文俱工致,嘗言:“文不可以茍作,誠不著焉,則不能工。” 劉克莊 評論其“文高雅條鬯,有意味,在晁、秦之上,詩稍不逮”,然亦多佳篇(《 后村詩話 》續集卷三)。《洛陽名園記》為其散文代表作,南宋樓昉謂其文“不過二百字,而其中該括無限盛衰治亂之變,意有含蓄,事存鑒戒,讀之令人感嘆”(《 崇古文訣 》卷三二)。也能詩,《過臨淄》、《試院》等篇清朗雅潔,為人所誦(《后村詩話》續集卷三)。著有詩文四十五卷,今已佚(同上書)。其《洛陽名園記》自宋時即有單刻本行世,今存《 百川學海 》本、《寶顏堂秘笈》本、《津逮秘書》本、《 四庫全書 》本。《全宋詩》卷一○三一錄其詩九首。《 全宋文 》卷二七九二收其文一卷。事跡見《 東都事略 》卷一一六、《宋史》卷四四四本傳。

李格非又為蘇軾之門生,李清照之父。

李格非著作頗豐。《 宋史·藝文志 》載,李格非有《禮記精義》十六卷、《史傳辨志》五卷、《洛陽名園記》一卷、《永洛城記》一卷。又,《遂書堂書目》及《后村先生大全集·詩話續集》載《李格非集》四十五卷、《澗泉日記》卷上載有《濟北集》、 張邦基墨莊漫錄 》載有《歷下水記》。只可惜各書皆佚,現僅有《洛陽名園記》一卷傳世。李格非現存遺文、斷篇及書目可知者尚有《廉先生序》(《 章丘縣志 》)、《書戰國策后》(南宋紹興丙寅 姚宏 《重校戰國策·敘錄》)、《人元柏六年十月哲宗幸大學君臣唱和詩碑》(《楓窗小犢》)、《傅堯俞疏》( 畢沅 《中州金石志》)、《破墨癖說》(張邦基《墨莊漫錄》)、《雜書》二篇(《墨莊漫錄》、《人冷齋夜話》)、《李格非論文章》( 彭乘 《墨客揮犀》)、《祭李清臣文》(《后村先生大全集·詩話續集》)。

齊魯書社出版 中國孔子基金會 《儒家石頭上的文獻——曲阜碑文錄》,第169頁可見現存于曲阜孔林思堂之東齋的北墻南起第一方石碣刻,上面寫有:“提點刑獄、歷下李格非,崇寧元年(1102年)正月二十八日率褐、過、迥、逅、遠、邁,恭拜林冢下。”

2007年電視劇《 清風明月佳人沈保平 飾演李格非

作品選錄

《書〈洛陽名園記〉后》

論曰:洛陽處天下之中,挾肴澠之阻,當秦隴之襟喉,而趙魏之走集,蓋四方必爭之地也。天下常無事則已,有事,則洛陽必先受兵。予故嘗曰:“洛陽之盛衰,天下治亂之候也。”

方唐貞觀、 開元 之間,公卿貴戚開館列第于東都者,號千有余邸;及其亂離,繼以五季之酷。其池塘竹樹,兵車蹂踐,廢而為丘墟;高亭大榭,煙火焚燎,化而為灰燼,與唐共滅而俱亡者,無余處矣。予故嘗曰:“園圃之興廢,洛陽盛衰之候也。”

且天下之治亂,候于洛陽之盛衰而知;洛陽之盛衰,候于園圃之廢興而得,則《名園記》之作,予豈徒然哉?

嗚呼!公卿士大夫方進于朝,放乎一己之私意以自為,而忘天下之治忽,欲退享此樂,得乎?唐之末路是矣!

參考譯文:

現在我來作一結論:洛陽處于中國的中心,憑藉肴山與澠池的險阻,控制 秦川隴山 的要沖,并且充當了趙、魏兩地的堡壘,可以說是四方必爭之地了。中國若是平安無事還算罷了,一旦發生變亂,洛陽必將首先遭受兵災。因此我曾經說過:“洛陽的興盛與衰敗,便是中國安定和戰亂的預兆啊!”

當唐代貞觀、開元之間,公卿貴戚在東都洛陽建館舍、置宅第的,不下千有余家;等到它發生動亂的時候,接踵而起的是梁、唐、晉、漢、周的殘酷戰爭。洛陽的池塘竹樹,遭到兵車的蹂躪踐踏,變成了座座廢墟;高大的 涼亭 、軒敞的水榭,也被煙火焚燎,化成堆堆灰燼。它們都與大唐江山同歸于盡,沒有剩下一處了。因此我曾經說:“這些園林的興盛與荒廢,便是洛陽繁盛與衰敗的預兆啊!”

既然中國的安定與戰亂,從洛陽的盛衰跡象上可以看出來;而洛陽的盛衰,又可以從這些園林廢興的跡象上看出來,那么我寫這本《洛陽名園記》,難道是徒勞無益、白費筆墨嗎?

唉,公卿士大夫們正當進用于朝、官高爵顯的時候,大都放縱自己的私欲,任意而為,而將天下的治理與荒亂拋在一邊。他們想在告老致仕以后安享 林園 之樂,能夠做到嗎?有唐一代沒落的道路便是前車之鑒啊!

人物關系

妻子:王氏(丞相王珪長女)

王氏(狀元 王拱辰 孫女)

女兒李清照,號易安居士

兒子:李迒,任敕局 刪定官

影視形象

1981年電影《李清照》 智一桐 飾演李格非

1988年電視劇《李清照》 司馬華龍 飾演李格非

2007年電視劇《清風明月佳人》沈保平飾演李格非

引用来源

中文名
李格非
本名
出生地
出生日期
1045年
去世日期
1105年
民族
字號
字文叔
職業
女兒
代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