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

集合 | 傳統詩詞選賞

自古迄今,江南一直是文人墨客筆下的美景勝地,關于江南的詩詞一直屢次被人們鑒賞!無不向世人說明江南的美好!傳統詩詞選賞是歷代詩人敘寫江南的優秀代表作品,是中國傳統文化中的瑰寶!正如: 李煜 的《 望江南 》, 白居易 的《憶江南》, 葉千華 的《在江南》《賞江南》,揚眉的江南四部曲《素雅的水墨江南》、《氤氳的水墨江南》、香糯的水墨江南》、《清幽的水墨江南》等。

古詞作品選賞

《望江南》

作者:李 煜

多少恨,昨夜夢魂中。

還似舊時游上苑,車如流水馬如龍。

花月正春風。

《憶江南》

作者:白居易

江南好,風景舊曾 諳 。

日出江花紅勝火,春來江水綠如藍。

能不憶江南?

江南憶,最憶是杭州。

山寺月中尋 桂子 ,郡亭枕上看潮頭。

何日更重游?

江南憶,其次憶吳宮。

吳酒一杯春竹葉,吳娃雙舞 醉芙蓉

早晚復相逢?

古風作品選賞

《在江南》

—— 選自葉千華《 情意集

滿目春光灑人間,籟聲清新氣自然。

昆韻悠揚繞天地,錫曲鏗 鏘 貫山川。

行云 越調 雨潤色,流水評彈風搖船。

展衣開腔看社戲,揮袖邁步做神仙。

《賞江南》

江南絲竹 ——選自《 讀月樓詩存

山川秀麗江南好,歲月可貴桃李嬌。

百花爭艷草爭春,萬象更新燕更巢。

風狂也有候鳥翔,雨大不怕野火燒。

心生美妙愛生樂,聽曲聽聲聽腔調。

現代詩作品選賞

江南四部曲之春情:

《素雅的水墨江南》

素雅的水墨江南 揚眉

素雅的水墨江南,

在我的心里,

你還是那么的清淡。

柔柔的湖水,

舔噬著長滿青苔的堤岸,

亭亭搖曳的蓮花。

杉木 的小船,

蕩開粼粼波光,

撒出荷葉似的漁網。

迷離的水墨江南,

在我的心里,

你還是那么的凝重。

舒緩的青山,

折疊著差異明暗的色彩,

伸展到遙遠的天際,

輕薄的霧 靄 ,

彌漫在一馬平川的田疇,

潤澤著香甜的稻禾。

恬靜的水墨江南,

在我的心里,

你還是那么的清晰。

灰白的小樓,

翹著烏黑的瓦脊,

靜臥在片片 梧桐 的枝 椏 間。

古舊的窗欞,

透晰橘黃的燈光,

映襯捉筆在手的倩影。

江南啊,

我雙手可拘的江南,

什么時候,

再能回到 五亭橋 上,

眺望纖細的身影,

閃現在 瘦西湖 的柳簾中。

江南啊,

我情感可托的江南,

什么時候,

再能回到姑蘇的雨巷,

等著 桐油 的竹傘,

恬恬地出現在我的眼前。

江南啊,

我流連忘返的江南,

什么時候,

再能踏上古舊斑駁的 斷橋

在精巧的石欄旁,

撫摸沾滿水珠的秀發。

江南啊,

我相依相偎的江南,

什么時候,

再能擁入柔細清涼的蠶衣,

在清雅的杏花叢中,

親吻含著花香的溫唇。

江南四部曲之夏意:

《氤氳的水墨江南》

氤氳的水墨江南 揚眉

氤氳的水墨江南,

在我的心里,

你還是那么的翕動。

濕熱的水汽,

升騰在天竺國的三界之間,

潤澤著桂木和 萱草

黝黑的水牛,

邁著堅實的腳步,

翻開一洼洼泥濘的田疇。

涵沌的水墨江南,

在我的心里,

你還是那么的浮動。

嫩綠的波紋,

翕動在彎曲的渠涵和池塘,

揉皺了舒緩的山崗。

灰黑的房舍,

高挑著昂首向天的 馬頭墻

折疊在柳花桃蔭中。

濕漉的水墨江南,

在我的心里,

你還是那么的萌動。

蒙蒙的細雨,

皴染著一簇簇殘舊的古鎮,

生出暗綠的青苔。

曲尺的小巷,

撇出一柄柄沁著桐油的紙傘,

頂著 玉蘭花 的香蕊。

江南啊,

纖柔嫻靜的江南,

什么時候,

再能回到油菜的田埂,

置身于花海,

凝望你清純明媚的眸光。

江南啊,

清幽淡雅的江南,

什么時候,

再能步入老酒的作坊,

手捧著泥碗,

吮吸那糧糟散發的醇香。

江南啊,

佛韻禪音的江南,

什么時候,

再能聆聽悠揚的晚鐘,

蕩漾在湖山,

共鳴在你我顫動的心房。

江南啊,

柔情似水的江南,

什么時候,

再能撩開纖細垂絳的柳簾,

香馨親吻,

你那嬌羞百媚的容顏。

江南四部曲之秋韻:

《香糯的水墨江南》

揚眉

香糯的水墨江南 香糯的水墨江南,

在我的心里,

你還是那么的嫻麗。

脂粉的秦淮河水,

載著輕歌曼舞的流蘇畫舫,

洗滌著青條石的堤岸。

絲竹的清音,

融合著槳聲燈影的霓光,

映襯著斑駁的窗欞。

香馨的水墨江南,

在我的心里,

你還是那么的馥郁。

柔柔的曲苑熏風,

搖曳著風姿綽約的蓮荷,

涌向橫亙的 長堤

棗核似的 舢 板,

推開嫩綠的湖水,

融入 雙峰插云 的煙嵐。

香醇的水墨江南,

在我的心里,

你還是那么的濃重。

寬廣的河道,

滾動著隋唐演義的歷史煙云,

承載了幾度夕陽的皴染。

圍欄高挑的游船,

被兩岸的楊柳依依撫揉,

穿過了五亭的橋涵。

江南啊,

我魂牽夢繞的江南,

什么時候,

再能把涌金樓的欄桿拍遍,

眺望城隍閣的飛檐,

激起立馬 吳山 定江南的豪瀾。

江南啊,

我沉醉不醒的江南,

什么時候,

再能登上嘎吱的烏篷船,

盤桓于松江府的河渠,

將一壇壇黝黑的泰雕老酒喝干。

江南啊,

我大覺大悟的江南,

什么時候,

再能沐浴繽紛的金雪,

依偎在丹桂的懷抱,

把精巧的琴音雅韻長吟頻添。

江南啊,

我酥心愜意的江南,

什么時候,

再能踱入姑蘇城的平江雨巷,

聆聽 繡娘 的吳儂軟語。

巧遇那擎著桐油紙傘的芊芊。

江南四部曲之冬歌:

《清幽的水墨江南》

清幽的水墨江南 揚眉

清幽的水墨江南,

在我的心里,

你還是那么的素淡。

翩飛的雪兒,

遮掩了煙波浩渺的湖面,

和一抹抹蒼綠的長堤。

纖細的斷橋,

藕斷絲連地牽連,

在揉皺的宣紙上留白。

幽靜的的水墨江南,

在我的心里,

你還是那么的舒展。

江心的金山,

似一朵霜侵露凌的 芙蓉

雄跨東南二百州。

石柱的 飛亭

傳說著臣今見駕的佳話,

磨蝕了歲月的筆痕。

靜默的水墨江南,

在我的心里,

你還是那么的凝重。

高聳的閣樓,

吸納了天地的靈氣日月的精華,

橫臥在贛水之濱。

千古的佳句,

透露出一代才子的靈秀,

和無路請纓的困惑。

江南啊,

我千描萬繪的江南,

什么時候,

再能回到禪遠的西溪古蕩,

在暗香浮動的月影中,

擁抱那妙曼的身姿。

江南啊,

我鐘情愜意的江南,

什么時候,

再能回到龍蟠的勝地,

徜徉在冰雕玉琢的萬畝花海

吮吸那冷 釅 的清香。

江南啊,

我血脈流淌的江南,

什么時候,

再能涉過太湖浩 淼 的清波,

在疏影橫斜間

尋覓到翠婉似萼的眼簾。

江南啊,

我癡心皈依的江南,

什么時候,

再能依靠放鶴的石亭,

陪伴那一抹遒枝數朵寒花,

誦佛到天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