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紫衣

虛擬 | 虛擬角色 | 《飛狐外傳》女主角

袁紫衣,金庸武俠小說《 飛狐外傳 》女主角, 鳳天南 和銀姑之女。她一襲紫衫,膚色微黑也掩不住美貌俏麗,她自幼出家,法名叫做“圓性”。所謂“姓袁”,是將圓性顛倒而成,而紫衣就是 緇 衣芒鞋(出家人的裝束)的緇衣的諧音。袁紫衣與 胡斐 真心相愛,只是有緣無分,兩人之間的情感最終無果而終。

人物信息

姓:

名: 紫衣(取自“緇衣”諧音)

法號: 圓性

父親: 鳳天南

母親: 袁銀姑

師父: 峨眉派 女尼

生平最愛的人: 袁銀姑,胡斐

姐妹: 程靈素 (袁紫衣稱呼程靈素為“程家妹子”,程靈素也喊袁紫衣“袁姊姊”)

個性: 開朗率直,心地善良,聰明伶俐,心思細膩。

年齡: 17歲至23歲

袁紫衣 出生時間: 乾隆 26年

出場年齡: 17歲

衣著: 紫衣、黃衫,緇衣圓帽。

容貌: 一張瓜子臉,雙眉修長,眼大嘴小,鳳眼櫻唇,姿形秀麗,容光照人。神色嚴峻冷傲,面目卻甚甜美,令人一見之下,眼光便舍不得離開。月光下衣 袂 飄飄,宛若仙子凌空。左邊臉頰上有一個酒窩兒,身形面龐俏麗嬌美。瓜子臉蛋,秀眉美目,長相與母親銀姑極為相似。

膚色: 紫衫雪膚,握著銀鞭的手瑩白如玉,雪白粉嫩的拳頭。

身材: 身材苗條,體態婀娜,纖腰削肩,宛似弱不禁風,娉婷裊娜。

雙手: 一根小指微微翹出,倒似是閨中刺繡時的蘭花手一般。

聲音: 聲音爽脆清亮,人人均覺動聽之至。

神態: 她雖年輕纖弱,但說話的神態中自有一股威嚴,竟令人不易抗拒;甜美的笑容,俏皮的說話。臉上露出笑靨,左頰上酒窩兒微微一凹。

人物身世

張敏版袁紫衣 她生父是廣東佛山鎮上的惡霸鳳天南,母親叫袁銀姑,是個鄉下姑娘。銀姑長得很美,給鳳天南瞧見了,強逼著玷污了她。便是這么一回孽緣,她就此懷了孕,她父親問明情由,趕到鳳府去理論,結果被鳳家的人打了他一頓,說他胡言亂語,撒賴訛詐。銀姑的爹瞥了一肚氣回得家來,就此一病不起,拖了幾個月,終于死了。銀姑的伯伯叔叔說她害死了親生父親,不許她戴孝,不許她向棺材磕頭,還說要將她裝在豬籠里,浸在河里淹死。銀姑連夜逃到了佛山鎮上,挨了幾個月,生下了一個小女孩。母女倆過不了日子,只好在鎮上乞討。鎮上魚行中有一個伙計向來和銀姑很說得來,心中一直在偷偷的喜歡她,于是他托人去跟銀姑說要娶她為妻,還愿意認她女兒當作自己女兒。銀姑自然很高興,兩人便拜堂成親。那知有人討好鳳老爺,去稟告了他。鳳老爺大怒,說道:“什么魚行的伙計那么大膽,連我要過的女人他也敢要?”在鎮外,把那魚行伙計下手害死了。銀姑走投無路,來到“ 甘霖惠七省 ”的大俠 湯沛 府上。誰知湯沛為人表面光鮮,內心齷齪之極,他見銀姑美貌,竟使暴力侵犯于她,害得銀姑懸梁自盡。所幸袁紫衣蒙 峨嵋派 中一位輩分極高的尼姑救去,帶到天山,自幼便給她落發,取法號“圓性”,授以武藝。袁紫衣的師父除了這位尼姑外,還有 天池怪俠 袁士霄 和紅花會群雄。所以袁紫衣藝兼各派之所長。

袁紫衣是胡斐所愛的人,她自己對胡斐也頗有好感,只是礙于出家人的身份,兩人之間的情感最終無果而終。袁紫衣最終殺死了逼死她母親銀姑的湯沛。

人物形象

容貌

袁紫衣來楓葉莊搶少林韋陀門的掌門,胡斐此時才看到她的真容。舊版中是一張瓜子臉,雙眉修長,膚色雖然微黑,卻掩不了姿形秀麗,容光照人。新修版將“膚色雖然微黑”刪除,更改為“眼大嘴小”,與后文中描寫袁紫衣“紫衫雪膚”、“雪白粉嫩的拳頭”“閨中刺繡的蘭花手”、“她握著銀鞭的手瑩白如玉”等描寫相呼應。新修版袁紫衣不再是黑美人,而是一位皮膚雪白的美女,比舊版更加美麗了。

1.【英雄難過美人關,像袁紫衣那樣美貌的姑娘】,又為胡斐所傾心,正在兩情相洽之際而軟語央求,不答允她是很難的。(《飛狐外傳》后記)

2.胡斐早已看清來人是個妙齡少女,但見她身穿紫衣,【身材苗條】,正是途中所遇那個騎白馬的女子。她背上負著一個包袱,卻不是自己在飯鋪中所失的是什么?只見她【一張瓜子臉,雙眉修長,眼大嘴小,姿形秀麗,容光照人】,不禁大為驚訝:“這女子年紀和我相若,難道便有一身極高武功,如此輕輕巧巧地取去包袱,竟讓我絲毫不覺?”

3.孫楊二人聽來人口出狂言,本來均已大怒,但停刀看時,卻是個【娉婷裊娜的美貌女郎】,愕然之下,說不出話來。

4.那女郎道:“六合刀法,精要全在‘虛、實、巧、打’四字。你們這般笨劈蠻砍,還提什么韋陀門?什么 六合刀 ?想不到萬老拳師英名遠播,竟調教了這等弟子出來。”【她聲音爽脆清亮,人人均覺動聽之至】。她雖神色嚴峻冷傲,【面目卻甚甜美,令人一見之下,眼光便舍不得離開】。

5.說到這里,心下黯然,已不知如何措辭,想到的卻是自己“情之所鐘”的那個變了尼姑的【美麗姑娘】。

6. 何思豪 見【這女郎生得美麗】,起了一番【惜玉憐香】之意,笑道:“姑娘若也練過武藝,待會請你演一路拳腳,好讓大家開開眼界。現下先讓他們三位師兄弟分個高低如何?”

7.鳳天南雙眼瞪著圓性,怔怔地說不出話來,但見她雖作尼姑裝束,但【瓜子臉蛋,秀眉美目,宛然便是昔日的漁家女銀姑】。

8.也說不定由于他念念不忘的【美麗姑娘】忽然之間變成了個尼姑,令他覺得世情慘酷,人生悲苦,要大鬧便大鬧一場,最多也不過殺頭喪命,又有什么大不了?

9.他見無人接口,向那女郎道:“眾人既無異言,這掌門一席,自然是姑娘的了。武林之中,各門各派的掌門人兄弟也見過不少,可是從無一位【如此年輕,如此美……咳咳,如此年輕之人】,當真是英雄出在年少,有志不在年高。咱們說了半天話,還沒請教姑娘尊姓大名呢。”

10.他伏在桌上,號啕大哭,叫道:“萬鶴聲啊萬鶴聲,人家說你便是死而復生,也敵不過這位【如此年輕、如此美貌】的姑娘,當真是【佳人】出在年少,【貌美】不可年高啊。”

11.劉鶴真道:“那又能怎樣了?只好讓老家伙兒根枯瘦精干的老骨頭,來挨【美貌姑娘雪白粉嫩的拳頭】了!”

12.袁紫衣【俏臉】上更增了一層怒色,喝道:“姓胡的小子,你敢討我便宜?”

13.他自從驀地里見到那念念不忘的【俊俏姑娘】竟是個尼姑,便即神魂不定,始終無法靜下來思索,腦海中諸般念頭此去彼來,猶似亂潮怒涌,連背上的傷痛也忘記了。

14.這大漢正是廣西梧州 八仙劍 的掌門人藍秦,見這少女不過二十左右年紀,【容色如花】,雖出手迅捷,但能有多大江湖閱歷,怎地只見一招,便道出自己的姓名身份?

15.旁觀眾人見那【美貌少女】連斷兩劍,又是轟雷似的一聲大彩。

16.這時已不由得他不怒,但見袁紫衣【笑靨如花盛放】,心中又微微感到一些甜意,張開滿是臭泥的雙掌,撲了過去,喝道:“小丫頭,我叫你改名袁泥衫!”

17.胡斐張臂縱躍,本來只是嚇她,這時見她立定,也即停步,【鼻中聞到一股淡淡的幽香】,忙退出數步,說道:“我好意相助,你怎地狗咬呂洞賓?”

18.胡斐俯首聽教,好像自己的徒兒一般,不禁大樂,【臉上露出笑靨,左頰上酒窩兒微微一凹】,心道:“唉!不知這小泥鰍聽不聽話呢?要是不聽話,給人害了,又有誰來救他?”

19.若非見她只是個【孤身美貌少女】,早就老拳齊揮,一擁而上了。

20.只見門中進來一個妙齡尼姑,緇衣芒鞋,手執 云帚 ,正是袁紫衣。只是她【頭上已無一根青絲,腦門處 戒疤 鮮明】。胡斐雙眼一花,還怕是看錯了人,迎上一步,看得清清楚楚,【鳳眼櫻唇】,卻不是袁紫衣是誰?

21.胡斐搖頭道:“我不知道。我先前只道回疆是沙漠荒蕪之地,【哪知竟有姑娘這般美女】。”

22.火光映在袁紫衣臉上,【紅紅的愈增嬌艷】。

23.胡斐聽她言辭懇切,確是真心相求,自與她相識以來,從未聽過她以這般語氣說話,不由得心中一動,心想倘若就此與她修好,今后一生,這個【美麗活潑的姑娘】極可能與自己相伴一起,【如此艷福,人生復有何求】?一瞥眼間,袁紫衣【眉眼盈盈】,盡是求懇之意,似乎便要投身入懷;

24.火光映照之下,袁紫衣【嬌臉如花】,低語央求,胡斐不由得心腸軟了,【見到她握著銀鞭的手瑩白如玉,一股沖動,便想拋下單刀,伸手去握她的小手】。 一轉念 間,想她如此懇切相求,太過不近情理,其中多半有詐,心道:“胡斐啊胡斐,你若【惑于美色】,不顧大義,枉為英雄好漢。你爹爹 胡一刀 一世豪杰,豈能有你這等不肖子孫?”

25.火光中但見袁紫衣【容貌如花,臉生紅暈,眼色溫柔】,全無敵意,目光中似怨似責,又似有些自怨自艾。胡斐不明其意,一怔之下,火花隱滅,殿中黑漆一團。

26.程靈素說這兩句話時原無別意,但覺【袁紫衣品貌武功,都是頭挑人才】,一路上聽胡斐言下之意,早已情不自禁地對她十分傾心,只為了她三次相救鳳天南,這才心存芥蒂,今日不但前嫌盡釋,而且雙方說來更大有淵源,那還有什么阻礙?

27.想到明明已將這【嬌美】的姑娘抱在手里,卻又放了她,只賺得她贊一句“小胡斐,好乖!”心想:“哼哼!要是我不乖,那又怎樣?”

28.再想起袁紫衣武功淵博,智計百出,每次與她較量,總給她搶了先著。適才黑暗中激斗,唯恐慘敗,將她視作大敵,此時回思,想起她【甜美的笑容、俏皮的說話】,忍不住嘴角邊忽露微笑,胸中柔情暗生:“我說:‘我心里對你好得很。’她接著說:‘你知道的,我其實對你也這樣。’難道……難道她心里真也對我好得很?”不由得一陣狂喜。

29.心中暗自警惕,但袁紫衣【巧笑嫣然的容貌】,總是在腦海中盤旋來去,米飯漸焦,竟自不覺。

30.從廣東直到北京,風塵行旅,間關千里,他心間意下,無日不有袁紫衣的影子在,只是每想到【這位美麗動人、卻又刁鉆古怪的姑娘】,七分歡喜之中,不免帶著兩分困惑,一分著惱。

31.胡斐躺在稻草之中,隱約聞到【一股淡淡的幽香】,也不知是出于自己想象,還是袁紫衣當真留下了香澤,一時又喜又愁,又伸手去撫摸懷中那只玉鳳凰,不由得心情蕩漾,神馳遠方蹄聲。

32.袁紫衣那【俏麗嬌美的身形面龐】,剎那間在心頭連轉了幾轉。

33.程靈素問道:“【這位袁姑娘是個美人兒】,是不是?”胡斐微微一怔,臉都紅了,說道:“【算是很美吧】。”

34.胡斐縱馬跟隨,兩人一口氣馳出十余里路,程靈素才勒住馬頭。胡斐見她眼圈紅紅的,顯是適才哭過來著,不敢朝她多看,心想:“【你雖沒袁姑娘美貌】,但決不是丑丫頭。何況一個人品德第一,才智方是第二,相貌好不好乃是天生,何必因而傷心?你事事聰明,怎么對此便這地看不開?”

35.程靈素道:“【姊姊這般美麗可愛】,任誰見了,都舍不得當真害你。”袁紫衣微笑道:“你這才可愛呢!”

36.胡斐從那人身法招數之中,已然料到是誰,心中一陣喜悅,一陣惱怒,低聲道:“袁姑娘,干嗎老是跟我為難?”回過頭來,見手持匕首那人【紫衫雪膚】,頭包青巾,正是袁紫衣。

37.袁紫衣的 軟鞭 在墻頭搭住,一借力,便如一只大鳥般飛了進去,【月光下衣袂飄飄,宛若仙子凌空】。

38.袁紫衣【俏臉】一沉,收鞭圍腰,向胡斐道:“胡大哥,這幾位英雄好漢,你給我引見引見。”

39.袁紫衣【一雙妙目】望定胡斐,說道:“你怎不刺?”忽聽得曾鐵鷗叫道:“好體貼的哥哥、妹妹啊!”學的是旗人惡少的貧嘴聲調。

40.胡斐自幼漂泊江湖,如此伴著兩個【紅妝嬌女】,靜坐書齋,卻是生平第一次。

41.袁紫衣忍著眼淚,輕輕述說她母親的往事,說到悲苦之處,不免聲帶嗚咽。胡斐瞧著她【嬌怯怯的模樣】,心生憐惜,就是這個【俏麗少女】,剛才接連挫敗 秦耐之 、王劍英、 周鐵鷦 三大京城高手之時,【英風颯然】,而此刻燭前細語,宛然是個【楚楚可憐】的弱女子,不自禁便想低頭好生軟語慰撫。

身材

1.新月之下,只見一個【身材苗條】的人影牽著馬慢慢走近,待那人走到墓前十余丈時,胡斐看得明白,那人緇衣圓帽,正是圓性。

2.馬背上乘著個紫衣女子,只因那馬實在跑得太快,女子的面貌沒瞧清楚,但見她【背影苗條】,穩穩地端坐馬背。

3.說這番話的如是個漢子,孫楊二人早已發話動手,然而見這女郎【纖腰削肩,宛似弱不禁風】,哪里是個會武之人?

4.那女郎哼了一聲,道:“他們不必再比了,一個個跟我比便是。”她手指韋陀門的一名弟子,說道:“把刀借給我一用。”【她雖年輕纖弱,但說話的神態中自有一股威嚴,竟令人不易抗拒】。

5.只見袁紫衣【纖腰】一扭,那白馬猛地向左疾沖。

6.胡斐黑暗中聞到【袁紫衣身上淡淡香氣】,左臂伸出圈轉,一個【軟軟的身子】已圈入臂中。

7.黑暗之中,依稀聞到【袁紫衣身上的淡淡幽香】,伸出臂去,似乎抱到了她【軟軟的腰肢】,心想:“我抱住了她,她叫我放開,我便放開!她如心里當真對我好得很,那么叫我放開是假的,我是個大傻瓜,其實不該放開,我好后悔。她叫我放開,此刻后不后悔呢?”

1.驀地里【纖手】一揚,噗的一聲,扇滅了燭火,穿窗而出,登高越房而去。

2.那女郎伸出兩指,輕輕挾住刀背,輕輕提起,【一根小指微微翹出,倒似是閨中刺繡時的蘭花手一般】。

聲音

1.眾人站立之處與大船船頭相去不遠,她又【語音清亮】,每一句話都傳入了那易老師耳中。他細細打量袁紫衣,見她【身材苗條,體態婀娜】,似乎并不會武,但適才用石片打斷鞭炮,出手巧妙,勁道不弱,又見她所乘白馬神駿英偉,實非常物,料想此人定是有所為而來,拱手說道:“姑娘貴姓,請借一步上船說話。”

人物評價

特立獨行的女俠

《飛狐外傳》的女主角都是很奇特的人物,不過,袁紫衣的奇特處倒不是這個角色本身有任何特異的地方,而是作者為了胡斐必須有孑然一身的大俠宿命,不得已而將袁紫衣的舉止行為描繪得牽強與不合邏輯。

袁紫衣的某方面性格與胡斐有些相似,兩人都是滑稽、聰明機變、不按牌理出牌的武功高手,一開始還是她不停地作弄胡斐。這樣胡鬧的行為,或許可解釋成她原本就對胡斐有意思,事實上兩人確是同氣相求,志趣相近,稱得上是一對天造地設的佳侶。只不過后來情節愈演愈離譜,袁紫衣原來是袁緇衣,法名圓性,是個出家人。接著,這位新派修行人不斷地搶奪各派掌門人的位置,又以玉鳳凰相贈胡斐表心意,豈料半路殺出個程靈素,形成二女爭一男的尷尬場面。袁程二人表面上是君子之爭,事實上幾乎有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態勢:胡程二人單獨相處時,袁紫衣便神出鬼沒地冒出來。這一幕文斗場面,演變至后來,就變成 周芷若趙敏 武斗的激烈情節。

袁紫衣的性格相似胡斐,又怪異得讓人摸不著頭腦,因此,姑且說她是特立獨行的女俠吧。

人物文章

伍宇娟版袁紫衣 周秀蘭版袁紫衣 《拼一生、對花對酒、為伊淚落:袁紫衣》

坦白說看過《飛狐外傳》之后我是不懂袁紫衣的。我不知道這個女子為什么明明是出家人偏偏以假發示人捉弄胡斐,也不知道這個女子為什么已經贈給了胡斐玉鳳卻偏偏又不肯愛他,更不知道她明明已經對他動心卻為什么以出家人為理由離開他。這個女子的行為、思想前后并不統一,以明艷動人形象出現的女子竟是出家人這樣一個情節也讓人瞠目結舌。在袁紫衣的身上充滿著矛盾。所以,對這樣一個女子我是讀不懂的。

只是在這樣一個有些失眠的夜晚卻突然懂了一些。那時候聽著潺潺的雨聲,想起了 張愛玲 的那句“雨聲潺潺,像住在溪邊,寧愿天天下雨,以為你是因為下雨不來”,想起了曾經有一個人在可能下雨的天氣都會提醒我帶傘,突然對袁紫衣有了一些明白。這個女子的這般表現,我不愿意用命運去解讀,若什么都說成是命中注定,這人生就會變得好沒意思;我想說,其實原因很簡單,不過是因為愛。所有愛過的人都知道,愛是最折磨人的字眼,讓人歡喜讓人愁苦,讓人對一個人牽腸掛肚,也讓人對一個人若即若離,讓人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明知不能靠近他偏偏控制不住自己要靠近。愛是最主觀的感情,卻是最不受自己控制的感情。如果我說,袁紫衣的種種行為都是因為愛,是不是就有更多的人可以理解這個行事詭異的少女?

——是的,她是出家人,但是我將她視為情竇初開的少女。

可能是因為程靈素的關系,很多人并不愛袁紫衣;也可能是因為小說情節設計太過匪夷所思,很多人覺得牽強;也有人希望胡斐能夠有一段完滿的感情,總覺得胡斐癡癡望著袁紫衣離開那一幕充滿著悲劇色彩。有各種各樣的原因讓人們不喜歡袁紫衣,這不喜歡其實很少來源于袁紫衣這個人物本身。我們太多時候因為外物的連累而忽略了一個人或是一件事情本身的樣子,太多修飾往往是“亂花漸欲迷人眼”,唯有剔除外在的華麗或丑陋修飾,用心去看這個世界方能看的清明。看人是這樣,看事情也是如此。

袁紫衣是怎樣的一個少女呢?她的第一次出場十分華麗。(實際上可能出去最后一次有些黯然,袁紫衣的每一次出場都是很吸引人的目光的。)她的第一次出場騎了《書劍恩仇錄》中那匹有名的白馬,從胡斐的面前一閃而過,只留給胡斐一個苗條的背影。等到胡斐再一次見到她,她已經開始爭奪掌門人。那時候的袁紫衣身手利落,小小年紀連敗江湖中的成名高手,用的竟然是那個門派自己的武功。——這樣一個女子令胡斐驚嘆。也直到此時才出現對袁紫衣長相的正面描寫:只見她一張瓜子臉,雙眉修長,膚色雖然微黑,卻掩不了姿形秀麗,容光照人。

《飛狐外傳》中出現的女子不多,程靈素相貌平平,南蘭是個美女, 馬春花 美的不精致但是自有一番滋味。這袁紫衣已經算是這部小說中數一數二的美人。這樣的美女,年紀輕輕而有高超的武功,對于胡斐而言絕對有著致命的吸引力。單從這一點上講,胡斐愛上袁紫衣便并不奇怪。

世間的愛情一般有兩個極端,一個是一見鐘情,一個是日久生情。我卻覺得正常人的愛情是走了兩者之間:總要有一點吸引別人關注的本事,之后再細水長流的培養感情,等到相互分離不開,這就是一輩子的伴侶。在《飛狐外傳》中的兩個女子,袁紫衣從最開始就占了先機:她與胡斐相識早于程靈素,她有著令人眼前一亮的容貌。我并不是一個看重外貌的人,也并不承認外貌代表著一切,實際上現今世界上稍微不糊涂的人都知道這個道理。我只是想探究姣好相貌在實際中隱含著的影響力。假如在相貌上不能吸引人,總得有一點獨特的地方能夠吸引人,否則又如何能獲得與這個人相處的機會?如果沒有與這個人相互的機會,他又如何識得你的好處呢?程靈素因為助胡斐治好了 苗人鳳 的眼睛,對胡斐有大恩而與他結拜兄妹生死相隨,這才讓胡斐一點點看到了她的好。不得不說,至少在最開始,袁紫衣絕對是這場感情的勝利者。

袁紫衣在《飛狐外傳》中的表現往往讓人覺得匪夷所思。她身世凄慘,自幼出家為尼,得到高人傳授武功,與 紅花會 有著很深的淵源。原本出家人應該是安安靜靜的,這個女子卻并不安靜,反而喜歡惹是生非——在小說中,袁紫衣的一大愛好居然是搶奪掌門人之位。等到了小說的結尾處,在京城出場的袁紫衣已經是九個半掌門人,這愛好結仇甚廣,不知道為什么這個六根清凈的出家人會有如此舉動。如果非要找一個理由,只能說袁紫衣不過是自幼在寺廟長大,卻受 佛法 普渡不深,到底是少年心性。她搶了胡斐的包裹,三番五次戲弄胡斐,大概也是出于一樣的原因:年少時候的人總是輕狂的,更何況她身負絕世的武功。越是高手越喜歡挑戰其他的高手;袁紫衣越是聽紅花會中的 趙半山 夸獎胡斐,便越是想見識一下胡斐其人,也越是想與他交手比試。這倒也不是不能理解。袁紫衣到底是一個與《 笑傲江湖 》中的 儀琳 不同的人。你說她自幼出家么?我卻看不出她一星半點出家人的氣質秉性。

袁紫衣與胡斐的幾次交手時候有趣,我對小說中的武功描寫是很缺乏想象力的,因此更喜歡看一些細致溫柔又生動趣味的場面,袁紫衣與胡斐最初相遇、相伴的那一段描寫簡直妙絕。袁紫衣使詐將胡斐推進了泥水中,在胡斐洗澡的時候戲弄他拿走了他的衣服獨自離開,卻在路上緩緩而行邊行邊笑,走的緩慢——袁紫衣不愛胡斐嗎?這就是她已經對胡斐動心的證據。她緩緩而行的時候,恐怕自己也沒有意識到是在等那個人追上來吧。她邊走邊笑,恐怕這一輩子都未曾有過這樣的情形。小說中對袁紫衣幼年描寫不多,我卻時時覺得這個女子幼年時候一定孤單的很。小說的第六章叫做“紫衫女郎”,寫的,全是袁紫衣。

“她每天只行五六十里路程,但胡斐始終沒追上來,芳心可可,竟是盡記著這個渾身臭泥的小泥鰍胡斐。”——這是第六章的結尾,寫盡了有了心上人的少女的心態。

等到胡斐追上袁紫衣,助她又得了一家掌門之位,兩個人的關系已經發生了很大改變,從這時候起,袁紫衣叫胡斐做“胡大哥”。袁紫衣是豪爽中帶著幾分靈動的女子,胡斐也并不是一個木訥呆板的武夫,兩個人嘴上功夫了得,又都身懷絕技,興趣相投,早已經在不知不覺間被對方所吸引。直到在避雨的 湘妃祠 中再次遇到胡斐追殺的惡人鳳天南,兩個人的相處都是十分融洽的,那時候,胡斐甚至情不自禁的贊袁紫衣貌美。 張敏版袁紫衣截圖 鳳天南不過是小說中用來體現胡斐行俠仗義的一個配角,卻因為他引起了袁紫衣與胡斐的爭執:當時,袁紫衣求胡斐不要殺鳳天南,用的是“世間的好人與惡人并不那么容易分清楚,若是萬一 誤殺 了一個,便會是終身遺憾”的理由,胡斐自然不信。其實,我倒是覺得這句話對得很。世間的正邪善惡,哪里是那么容易辨的清楚的?這個人,此時是好的,彼時就可能變壞;這個人一生做盡壞事,卻也完全可能在最后一刻變好,這些,又有誰說得清呢?

只是在《飛狐外傳》中金庸先生并沒有想要表達這樣一個道理,而是按照最最傳統的中國武俠小說的精神,惡人就該殺,沒有任何理由可以阻攔。即便是最后袁紫衣輕嘆一聲,柔聲道:“胡大哥,你當真不給我一點兒面子么?”火光映照之下,嬌臉如花,低語央求,胡斐也不過是“心腸一軟”,卻還是堅持要殺死鳳天南。 金庸 先生在后記中寫這是胡斐經受的美人關似的的考驗,設計這個情節愈發的突出胡斐的英雄形象。我卻并不喜歡這一段。

胡斐終于與袁紫衣交手,但是在交手的時候最終還是留了情面,也從袁紫衣的招式中看到了她對自己的手下留情。假如不是在心懷猜忌的情況下,這場景也應該算入金庸筆下經典場景之一:一男一女兩個高手過招,郎情妾意,總是好的。

此后袁紫衣便不見了蹤跡,卻留下了洗的干干凈凈的胡斐的衣服,留下了那只在胡斐與程靈素相處時候多次出現的玉鳳,更將自己的倩影留在了胡斐的心里。自此之后,袁紫衣巧笑嫣然的容貌,總是在胡斐的腦海中盤旋來去。那一整個晚上胡斐都沒有睡著:他想不通這個有些神秘詭異的女子對他到底是有情還是無情,他不知道為什么她會幫助鳳天南,也不知道為什么她要贈自己這玉鳳,只知道,這玉鳳,這女子,都將是自己一生中的至寶。一直到這里,袁紫衣都是一個最正常的女子,帶著幾分狡 黠 ,幾分靈動,也帶著幾分可愛。她身世可憐,但是鳳天南到底是她的生身父親,她護著鳳天南也沒什么奇怪。奇怪的是為什么她明明是尼姑卻對胡斐動了情(那只玉鳳),明明對胡斐動了情卻又在程靈素以已經死去的情況下離開胡斐。這個女子對胡斐到底是有情還是無情,不單是胡斐困惑,我最初時候同樣是困惑。直到想到了一些往事,才終于明白了一些。

我想說袁紫衣定然愛著胡斐。從之前的種種表現,到她又贈程靈素一枚玉鳳,甚至是最后決絕的離開,她都是愛著胡斐的。小說中“紫羅衫動紅燭移”一章,程靈素與袁紫衣同伴在胡斐的左右,說不出的場景,三個人也是各自懷著說不出的心事。當程靈素落淚挑明胡斐愛著袁紫衣之事的時候,袁紫衣先是尷尬,后面對著柔情款款望向自己的胡斐,卻是“驀地里纖手一揚,噗的一聲,扇滅了燭火,穿窗而出,登高越房而去。”——袁紫衣說,終是不能兩只 鳳凰 都給了他,說的一定不是程靈素,而是她自己。這時候的袁紫衣心中一定含著 莫大 的悲切:她愛他,他也愛她,她卻不能告訴她她愛他,不能與他在一起。兩個明明相愛的人卻注定了不能在一起,難道不是世間一件悲苦事?

有人說這里的袁紫衣忽來忽去,大有不給胡斐和程靈素單獨相處機會的意思,小氣的不行,又在耍心機。我卻從來看不出這個女子在這件事上的任何心機。她在另贈一只玉鳳給程靈素的時候就已經下決心不愛胡斐了。這決心明顯而決絕,決絕到她不給自己留任何后路。——在掌門人大會的時候,她終于以光頭緇衣示人,明明白白告訴胡斐自己本是出家人,為的不過是斷了胡斐愛她的心,更是斷了自己愛胡斐的心。這個女子其實是善良的,她總覺得他不愛她,便會愛上程靈素,便會與程靈素這個很好很好的姑娘快快活活的生活一輩子。我知道想著與自己心愛的人從此天涯陌路再也不能相見的心痛,卻不知道想著自己心愛的人與別人幸福快活是怎樣的滋味。但是,我想,那滋味一定更苦更心傷。

袁紫衣所受的,便是這樣的苦痛吧。她在最初戲弄胡斐的時候一定從來沒有想到過自己會愛上他;她在贈給胡斐玉鳳的時候一定是情難自禁;她在與胡斐、程靈素三人共處的時候才終于明白,這個自己愛著的男人身邊已經有了一個愛他的好姑娘,終于意識到了自己其實是個路人——對于這個世界,對于胡斐,她袁紫衣不過是一個世外人。她終于明白自己是沒有任何資格奢望與他相愛相知的。所以,她也終于明白這情絲再濃,總是要斬斷的。只是,她從最開始就高估了自己。她先是以為自己不會愛上他,再又以為自己可以忘了他,這是袁紫衣犯下的兩個錯誤。當她以光頭緇衣亮相的時候,人還是那個人,神情氣度卻已經隱隱不同了。胡斐問她,你為什么騙我?她只是低垂了頭,雙眼瞧著地下,輕聲解釋。——小說中程靈素哭了四次,也曾經為著自己的相貌不好而傷心。袁紫衣呢?金庸先生沒有說她有沒有哭,是否為著自己自幼出家一事而傷心。我想,這個姑娘到底也是一個身不由己的苦命人。

在小說的最后一章,袁紫衣出現在胡斐父母親的墳前,為的是偷偷見胡斐一面。她說,“倘若當年我不是在師父跟前立下重誓,終身伴著你浪跡天涯,行俠仗義,豈不是好?唉,胡大哥,你心中難過。但你知不知道,我可比你更是傷心十倍啊?”這是這個姑娘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表露自己的心事,其他的時候都是那么的狡猾,帶著一絲神秘和邪氣。只是,這一次吐露心事,也一定是她一生中最后一次吐露心事。在此之后,世上再無袁紫衣。

那場惡戰,胡斐與袁紫衣并肩而戰,他仍盼她與他浪跡天涯。只是,這浪跡天涯對他而言是有情人終成眷屬,對她而言卻是對師傅、信仰的背叛。她是多么堅強的女子,再痛的傷只是一個人咬牙硬撐,她怎會違背了誓言和使命?怎么會答應了他?

于是,小說的結局,他看著她漸漸離開自己,走出自己的生命。她在去之前念佛偈,我總覺得與其說是念給胡斐聽,倒不如說是念給自己聽,念給自己尚且溫熱的心聽——她想讓那顆心盡快的冰冷。因為她知道,今日之后,世上只有圓性。

很多人不理解袁紫衣,我卻覺得這個女子也苦的很。倘若你也曾經遇到一個明明知道不能在一起卻還是愛上了的人,倘若你也曾經明明知道應該分手卻偏偏覺得多在一起一日也是好的,倘若你也曾經終于與自己愛著也愛著自己的分天各一方,你便大概能理解這個奇特的女子。袁紫衣奇怪么?

其實不奇怪。她只是會武功的你我而已。

一切恩愛會,無常難得久。

生世多畏懼,命危于晨露。

由愛故生憂,由愛故生怖。

若離于愛者,無憂亦無怖。

影視形象

年份

飾演者

出自影視版本

備注

1964

歐嘉慧

香港粵語 電影《 雪山飛狐

1978

米雪

香港 佳視 電視劇《雪山飛狐》

1984

惠英紅

香港邵氏電影《 新飛狐外傳

1985

周秀蘭

香港無線電視劇《雪山飛狐》

1991

伍宇娟

臺灣臺視電視劇《雪山飛狐》

1993

張敏

香港 嘉禾電影 《飛狐外傳》

1999

滕麗名

香港無線電視劇《雪山飛狐》

袁紫衣、馬春花、 田青文 三角合一,角色名改為 聶桑青

2007

朱茵

合拍電視劇《雪山飛狐》

2022

梁潔

連奕名 執導的電視劇《飛狐外傳》

引用来源

中文名
袁紫衣
別名
圓性
所屬作品
《飛狐外傳》及其衍生作品
性別
主要成就
殺死湯沛,擾亂福康安的掌門大會
作者
金庸
擁有武器
銀絲軟鞭
能力(招術)
六合拳
性格
開朗率直,心地善良,聰明伶俐
門派
峨嵋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