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德裕

人物 | 歷史人物 | 官員 | 唐代政治家、文學家、戰略家

李德裕(787年-850年),字文饒,趙郡贊皇(今河北贊皇)人, 唐代 政治家、文學家、戰略家, 牛李黨爭 中李黨領袖,中書侍郎 李吉甫 次子。

出身于 趙郡李氏 西祖房,早年以門蔭入仕,歷任校書郎、監察御史、翰林學士、中書舍人、 浙西 觀察使、兵部侍郎、鄭滑節度使、 西川節度使 、兵部尚書、中書侍郎、鎮海節度使、 淮南 節度使等職。他歷仕 憲宗穆宗 、敬宗、文宗四朝,一度入朝為相,但因黨爭傾軋,多次被排擠出京。武宗繼位后,再次入朝為相。后被拜為太尉,封 衛國公宣宗 繼位后,因位高權重,五貶為崖州司戶。

大中 三年十二月(850年1月)在 崖州 病逝。懿宗年間,追復官爵,加贈左仆射。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自幼便胸懷大志,苦心攻讀經史,尤精《 漢書 》《 左傳 》,但卻不喜參加科舉,后以門蔭入仕,補任校書郎。 元和 年間,因父親李吉甫擔任宰相,為避嫌疑而到藩鎮任職,常被各藩鎮辟為幕府從事。

任職臺省

李德裕石刻像 元和十一年(816年), 張弘靖 出鎮太原,擔任 河東 節度使。李德裕被辟為掌書記,歷授 大理 評事、殿中侍御史。

元和十四年(819年),張弘靖卸任回朝。李德裕則實授監察御史,回到臺省任職。

元和十五年(820年), 唐穆宗 繼位。被召入翰林院,充任翰林學士。穆宗尚在東宮時,便素聞李吉甫之名,因此對李德裕非常器重,常讓他起草朝廷的詔制典冊。李德裕還被召到思政殿問對,獲賜 紫衣金魚袋 ,后改授屯田員外郎。

長慶元年(821年),針對當時 外戚干政 的現象,上疏道:“本朝舊例,駙馬不得與朝廷要員相來往,玄宗年間禁止尤其嚴格。近日駙馬常至宰相與要官私宅,有時泄露機密, 交結 內外,這是很大的弊病。請陛下宣示宰輔大臣,駙馬等皇親國戚,今后凡屬公務就在 中書 省會見宰相,不要讓他們造訪私宅。”唐穆宗贊同。不久,改任考功郎中、 知制誥

出鎮浙西

長慶二年(822年),改任中書舍人,仍充任翰林學士。 李逢吉 在元和年間便與李吉甫結怨,因此指使 黨羽 擯斥李德裕,最終李德裕被免去翰林學士之職,改授御史中丞。六月,李逢吉拜相,欲引薦 牛僧孺 。當時,李德裕與牛僧孺都有拜相的希望,李逢吉擔心李德裕會破壞此事,便于九月將其外放為浙西觀察使。

長慶四年(824年), 唐敬宗 繼位。敬宗年少,奢侈無度,往各地征收貢品。李德裕考慮到當時財政困難,向下面 攤派 又會加重百姓負擔,因而上疏朝廷,講述浙西現狀,請朝廷罷造脂朅妝具。不久,朝廷又命浙西進獻盤絳繚綾一千匹。李德裕再次上疏,以太宗命 李大亮 停獻名鷹、 玄宗 禁止在 江南 捕鴶諸鳥的故事為鑒戒,極力勸諫敬宗要以太宗、玄宗為榜樣,學習 漢文帝 簡樸的風尚,請求停進繚綾。唐敬宗采納。但當時李逢吉當政,李德裕始終不能回朝。

治理西川

成都新繁鎮李德裕塑像 寶歷二年(826年), 唐文宗 繼位,加授李德裕為檢校禮部尚書。

太和三年(829年),被召拜為兵部侍郎, 裴度 還打算推薦他為宰相。但吏部侍郎 李宗閔 因得宦官之助,搶先拜相。他擔心李德裕威脅自己的地位,將他外放為鄭滑節度使。李德裕在浙西八年,雖遠離朝廷,仍常上疏議政,回朝不到十日,又被李宗閔排擠出京。幸虧侍講禁中的鄭覃常稱贊李德裕,盡管李宗閔一黨散布流言,文宗征召李德裕回朝任職的心愿卻從未斷絕。

太和四年(830年),李宗閔引薦牛僧孺為宰相,凡與李德裕親善的官員,都被排擠出朝廷。同年十月,李德裕改授檢校兵部尚書、成都尹、 劍南西川 節度使、管內觀察處置使、西山八國云南招撫使。裴度雖對李宗閔有舊恩,此時也因推薦李德裕,遭到李宗閔的嫉恨,被免去宰相之職,外放為 山南西道 節度使。牛僧孺、李宗閔一黨的權勢顯赫一時。

擔任宰相

太和六年(832年),唐文宗召李德裕入朝,拜為兵部尚書,同時將牛僧孺罷為淮南節度使。

太和七年(833年)二月,李德裕拜相,加授同平章事,進封 贊皇縣 伯,食邑七百戶。六月,唐文宗又免去李宗閔的宰相之職,讓李德裕接任中書侍郎、 集賢殿 大學士。

太和八年 (834年),唐文宗患病。 鄭注 通過宦官 王守澄 向文宗獻藥,而 李訓 又通過鄭注的引薦,入宮講解《 周易 》,都受到文宗的器重。李德裕因為人正直,受到李訓、鄭注的嫉恨與排擠。九月,李宗閔又被召回京師,拜為宰相,而李德裕則罷為興元節度使。他入宮自陳,表示不愿出居藩鎮。李宗閔卻表示詔令已經下發,不宜更改。不久,李德裕又改任檢校尚書左仆射、 潤州 刺史、 鎮海軍 節度使、蘇常杭潤觀察等使,再次出鎮浙西。

再遭外放

李德裕到浙西后,奉詔將宮人 杜仲陽 (即 杜秋娘 )安置在道觀。杜仲陽是漳王李湊的養母,因漳王獲罪,被放歸潤州故鄉。

太和九年(835年),尚書左丞 王璠 與戶部侍郎 李漢 聯名上奏,稱李德裕厚賂杜仲陽,結交漳王,欲圖不軌。最終還是被貶為太子賓客,分司 東都 事務,而 路隨 不久也被免去宰相之職。

同年四月,唐文宗患病,宰相 王涯 召李德裕入京探疾。李德裕卻逗留 洛陽 ,沒有前往 長安 。而這時,又有人告發李德裕,稱他在 西川 之時曾征收三十萬緡懸錢(指以物抵押的 貸款 ),使得百姓困苦。李德裕因此被貶為袁州長史。后來,李宗閔、李漢因結黨被貶,王璠、李訓也在 甘露之變 中被宦官處死。唐文宗這才對前事有所醒悟,知道李德裕是在黨爭中受到誣陷。

開成 元年(836年),被授為 銀青 光祿大夫、 滁州 刺史,后改任太子賓客。十一月,唐文宗又任命李德裕為檢校戶部尚書、浙西觀察使,這是李德裕第三次出鎮浙西。

開成二年(837年),又接替牛僧孺,出任揚州大都督府長史、淮南節度使。

會昌輔政

贊皇縣的李德裕塑像 開成五年(839年),唐武宗繼位,將李德裕從淮南召回朝廷,拜為宰相,授其為門下侍郞、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當時唐武宗不理朝政,屢次出獵游幸,至深夜方才還宮。李德裕加以勸諫,被冊拜為司空。

會昌元年(841年)四月,李德裕奏請改撰《憲宗實錄》,命史官刪除父親李吉甫在元和年間不善的事跡,遭到時人非議。

會昌元年(841年)八月,回紇嗢沒斯部到天德軍請求內附。 天德軍 使 田牟 、監軍韋仲平貪求邊功,想聯合 吐谷渾沙陀 、黨項等部落,乘勢出擊。朝臣大多表示贊成,李德裕則竭力反對。他認為回紇在平定 安史之亂 中有功,如今 嗢沒斯 率部來降,秋毫無犯,應予以安撫。即使需要出擊的話,天德軍兵力不足,一旦交戰失利,城池必然陷落。如果他們騷擾邊境,即可調動各路兵馬討伐。朝廷采納了李德裕的建議,賜給嗢沒斯部糧食二萬斛。

會昌二年(842年),回紇 烏介可汗 要求 唐朝 執送嗢沒斯,并索要糧食、牛羊,被拒絕后又提出借取天德城。朝廷不許,烏介可汗便率軍越過杷頭峰(今山西包頭附近),進犯 大同云州 等地。李德裕詳細地分析了回紇的情況,建議唐武宗出兵征討。唐武宗遂征調許州、 蔡州 、汴州、 滑州 等六鎮兵馬,任命 劉沔 為回紇南面招討使, 張仲武 為東面招討使,李思忠(即嗢沒斯)為西南面招討使,并命三將在太原會師。

會昌三年(843年),昭義節度使 劉從諫 病逝,其侄 劉稹 欲效仿 河朔三鎮 ,要求襲任節度使。李德裕力主出兵征討,唐武宗贊同。 成德 節度使 王元逵魏博 節度使 何弘敬 果然奉詔出兵。同年十二月,河東橫水戍卒發生嘩變,攻占太原,驅逐節度使 李石 ,并推都將楊弁為首。唐武宗見劉稹尚未平定,河東又發生動亂,憂慮不已,便命中使馬元貫到太原觀察虛實,馬元貫卻接受楊弁的賄賂。

會昌四年(844年)正月,馬元貫回朝,稱楊弁兵多將廣,物資充足,卻被李德裕詰問得啞口無言。請武宗下詔,命 王逢 與王元逵分道進兵,會于太原。河東監軍呂義忠得知,當日便率榆社戍軍,誅殺楊弁,平定叛亂。同年閏七月,聽取降將高文端的建議,筑夾城圍困 潞州 ,斷絕固鎮寨水道,并招降 洺州 守將 王釗 。八月, 唐軍 先后收復 邢州 、磁州。昭義軍將領郭誼、王協遂殺死劉稹,投降唐軍以贖罪。

澤潞之亂平定后,因功兼任太尉,進封衛國公,食邑三千戶。

貶死崖州

李德裕在三亞的雕像 會昌六年(846年),唐武宗病逝,由李德裕攝 冢宰 。宦官擁立 皇太叔 李忱 為帝,是為 唐宣宗 。唐宣宗素來厭惡李德裕, 親政 次日便免去李德裕的宰相之職,將他外放為 荊南節度使 ,加授檢校司徒、同平章事。李德裕執政多年,位重功高,時人聞其罷相,無不驚駭。同年九月,李德裕又被免去同平章事的職銜,貶為東都留守、東畿汝都防御使。

大中元年(847年),宰相 白敏中崔鉉 指使黨羽李咸,檢舉李德裕輔政時的過失。李德裕因此被貶為太子少保,分司東都事務。后來,白敏中又指使前 永寧縣吳汝納 進京訴冤,稱 李紳 誣奏其弟吳湘贓罪,李德裕 枉法 附會李紳,致使吳湘冤死。唐宣宗命復審此案,李德裕再貶 潮州 司馬。

大中二年(848年),李德裕從洛陽由水路南行,趕赴潮州。當他到達 潮陽 后,又貶崖州 司戶參軍

大中三年十二月(850年1月),李德裕在崖州(今海南海口東南)病逝,終年六十三歲。

咸通 元年(860年),右拾遺 劉鄴 上奏 唐懿宗 ,稱贊李德裕輔政時的功勛,請求對他加以追贈。唐懿宗遂恢復李德裕太子少保、衛國公的官爵,并追贈他為尚書左仆射。

主要成就

李德裕在會昌年間擔任宰相,輔佐唐武宗,開創 會昌中興 。他的政績主要有:

反擊 回鶻 :回鶻以供養太和公主為名要求借取天德軍,并侵擾唐朝邊境。李德裕堅決予以反擊,他征調六鎮兵力,讓 石雄 奇襲烏介可汗,并將太和公主奪回。

平定澤潞 :會昌年間,劉稹請求襲任澤潞節度使,但李德裕堅決反對。他采用分化瓦解的方略,孤立澤潞鎮,同時又征調成德、魏博、河東等藩鎮兵馬, 合兵 進攻 澤潞 ,最終平定澤潞之亂。

加強 相權 :李德裕提出“政歸中書”,保證宰相確有輔弼之權,但又認為宰相在位時間不宜過長,建議限制宰相的任期。他還恢復了中書舍人參與臺閣常務的權力。

抑制宦官 :李德裕提高相權,便不可避免的限制了宦官的權力。他還曾與樞密使楊欽義、劉行深商議,不許 監軍 宦官干預軍政,并限制其衛兵人數。終武宗一朝,宦官始終不能干政。

裁汰冗官 :李德裕認為“省事不如省官,省官不如省吏,能簡冗官,誠治本也”。他為 精簡機構 ,提高行政效率,命吏部郎中 柳仲郢 裁減州縣官吏,罷斥冗吏兩千余人。

儲備物資 :李德裕曾建議設置備邊庫(后改名為延資庫),戶部每年儲入錢帛十二萬緡匹, 度支使司 、鹽鐵使司每年分別儲入錢帛十三萬緡匹,到第二年則減少三分之一,各道進奉的助軍財貨也一概儲入,并以度支郎中主管此事。

禁毀 佛教 :在 會昌滅佛 中,李德裕的態度堅定而嚴厲。當時 五臺山 僧徒多拒絕還俗,逃奔 幽州 。李德裕向幽州節度使張仲武施壓,張仲武只得嚴禁“游僧入境”。主客郎中韋博認為毀佛太過,也被外放為靈州道節度副使。

個人作品

李德裕《金松賦》(懷禪微刻) 根據《 新唐書·藝文志 》記載,李德裕著有《 次柳氏舊聞 》一卷、《文武兩朝獻替記》三卷、《會昌伐叛記》一卷、《上黨紀叛》一卷、《異域歸忠傳》二卷、《西蕃會盟記》三卷、《西戎記》二卷、《英雄錄》一卷、《御臣要略》、《西南備邊錄》十三卷、《 會昌一品集 》二十卷、《姑臧集》五卷、《窮愁志》三卷、《 雜賦 》二卷。

擅長區域

李德裕功業顯赫,又善為文章。他在《文章論》中,援用 曹丕 文氣之說,反對雕琢與拘于聲律,重視語言的自然氣勢,以為文章當繼承《詩》、《騷》傳統,“譬諸日月,雖終古常見,而光景常新,此所以為靈物也。”頗能重視文學特點﹐與當時古文家之宗尚以文貫道者不同。他的詩,以五言見長,“律詩勝古詩,五字句又勝七字句”( 魏泰 《臨漢隱居詩話》)。 五代 孫光憲 記時人言:“漁歌樵唱,皆傳公述作”(《 北夢瑣言 》)。可見其詩在當時流傳之廣。晚年貶崖州后,所作詩文情思凄婉,尤得后人同情。 王士禛 推崇他說:“李衛公一代偉人﹐功業與 裴晉公 伯仲﹐其《會昌一品集》,駢偶之中,雄奇駿偉,與 陸宣公 上下;別集《憶平泉》五言諸詩,較 白樂天 、劉夢得不啻過之。”(《 池北偶談 》)他還著有筆記小說《次柳氏舊聞》一種,記玄宗遺事,為其父聞之于柳芳之子柳冕者。其中多詭異之詞,不盡實錄,然可備異聞。

新唐書.藝文志 》著錄李德裕《會昌一品集》20卷,又《姑臧集》5卷,《窮愁志》3卷,《雜賦》2卷。《會昌一品集》又名《 李文饒文集 》,今有《四部叢刊》影印明刻本,計本集20卷,內皆武宗時制誥;別集10卷,則為詩賦雜文;外集4卷,即《窮愁志》,乃南遷后閑居論史之作。事跡見新、舊《 唐書 》本傳。 傅璇琮李德裕年譜 》疑《窮愁志》非李德裕作,至少其中摻入偽作。

家族成員

關系

人物

備注

祖父

李棲筠

官至御史大夫,封贊皇縣公

父親

李吉甫

憲宗朝宰相,封 趙國公

妻妾

劉氏

發妻,隨他貶居海南,大中三年(849年)八月在崖州病逝

徐盼

潤州丹徒人,長慶二年(822年)被李德裕納為妾室,大和三年(829年)在滑州病逝,時年二十三歲

兒子

李椅

李渾

官至比部員外郎

李燁

早年曾入汴宋幕府,后歷任立山縣尉、郴縣縣尉

孫女

李氏

李燁之女,嫁宰相 劉瞻 。其子 劉贊后梁 時任崇政院學士

孫子

李殷衡

李燁之子,后梁時期曾任右補闕,后在 南漢 擔任禮部侍郎、同平章事

李延古

李燁之子,歷任集賢校理、司勛員外郎、衛尉主簿

軼事典故

牛李黨爭

牛李黨爭是 中唐 時期牛黨、李黨兩派士大夫進行的朋黨之爭,兩派官員互相傾軋,爭吵不休,從憲宗時期開始,到宣宗時期才結束,前后將近四十年。《 劍橋中國隋唐史 》認為,牛黨領袖是牛僧孺、李宗閔和李逢吉,而李黨的領袖則是李德裕、裴度和李紳。

唐憲宗 年間,舉人牛僧孺、李宗閔在科考時批評朝政。考官認為二人符合選擇條件,便把他們推薦給憲宗。宰相李吉甫得知,認為 牛李 二人揭露他的短處,便在憲宗面前哭訴,稱二人與考官有 私人關系 。憲宗遂將考官降職,牛李二人也未得到提拔。不料朝野嘩然,爭相為牛僧孺等人叫屈,譴責李吉甫嫉賢妒能。憲宗只得將李吉甫貶為淮南節度使,另任宰相。朝臣從此分為兩個對立派,這就是牛李黨爭的開端。但當時李德裕、牛僧孺尚未進入朝廷供職,所以派系斗爭色彩尚不濃厚。

唐穆宗即位后,又舉行進士考試,由牛黨人物 錢徽 主持,結果又被告徇私舞弊。在時任翰林學士的李德裕的證實下,錢徽被降職,李宗閔也受到牽連,貶謫外地。李宗閔認為李德裕成心排擠,懷恨在心。而牛僧孺則很同情李宗閔。此后,牛僧孺、李宗閔與科舉出身的官員結成一派,李德裕也與士族出身的官員結成一派。牛黨得勢,則打擊李黨,李黨得勢,也排擠牛黨,兩派之間明爭暗斗。唐文宗面對兩派的黨爭,不禁嘆道:“平定河北藩鎮之亂容易,而想平息朝中黨爭卻很難啊。”

李德裕與牛僧孺

李德裕鎮守西川時,吐蕃維州(故址在今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東南部)守將悉怛謀降唐,率部眾投奔成都。維州地處險要,是蜀地控制 吐蕃 的關鍵之地,被吐蕃稱為“ 無憂城 ”,此前 韋皋 用盡計謀也無法奪回。李德裕命虞藏儉率軍鎮守維州,并向朝廷陳述占據維州的重要性,建議攻打吐蕃,得到朝臣的贊同。牛僧孺卻因與李德裕有隙,上言反對道:“吐蕃疆域廣闊,幅員萬里,失一維州,無損國力。如今唐蕃和好,約定罷減邊防戍守兵力,我們怎能失信。吐蕃在 原州 蔚茹川蓄有戰馬,如出兵直取 平涼 原,三日便能抵達 咸陽橋 。到時長安危急,即便西川收復一百個維州,又有何用?李德裕的建議,徒使我國丟棄誠信,有百害而無一利。”唐文宗遂命李德裕將維州歸還吐蕃,并將悉怛謀等人全部送還,結果悉怛謀等人都被吐蕃殘忍殺害。李德裕也因此深恨牛僧孺。

李德裕接替牛僧孺擔任淮南節度使時,牛僧孺將軍府事務交給副使張鷺,當即入朝。當時淮南府庫有八十萬緡錢,李德裕卻奏稱只有四十萬,而被張鷺用去一半。牛僧孺向唐文宗申訴,諫官 姚合魏謨 也彈劾李德裕,稱他挾怨中傷牛僧孺。唐文宗將奏章壓下,命李德裕審察核實。李德裕奏道:“藩鎮交接時,按慣例要預留府庫的一半儲備,用來防備災害,供給軍費,當初 王播段文昌崔從 等人交接時都是這樣做的。崔從病死在任上,牛僧孺接任,他所預留的數目在歷任節度使中是最多的。”他自劾 待罪 ,唐文宗最終未予追究。

李德裕與李宗閔

李德裕擔任兵部尚書時, 京兆尹 杜悰 曾向李宗閔建議,讓他與李德裕修好。杜悰道:“李德裕擅長文學,卻不是科舉出身,常為此而不快。若讓他主持科考,必喜出望外。”李宗閔卻不同意。杜悰又道:“那您就推薦他為御史大夫。”李宗閔同意,杜悰便去拜訪李德裕,提出這一方案。李德裕大喜,連連請杜悰轉達對李宗閔的感謝。但李宗閔卻又與給事中 楊虞卿 商議,終止了這項計劃,錯過了這個很可能是雙方和解的最好機會。

牛黨人物楊虞卿、 楊汝士楊漢公 、張元夫、蕭澣等人相互勾結,依附權貴,干涉有司事務,為士人大肆求取官職以及進士身份,唐文宗對此非常憎恨。李德裕拜相后,將他們貶為地方官。后來唐文宗又談起朋黨問題,李宗閔道:“朝廷中誰在朋黨,我很清楚,所以不授予楊虞卿等人好的官職。”李德裕反駁道:“他們以前擔任的給事中、中書舍人的職務難道不夠好嗎?這又是誰給他們授予的職務?”李宗閔聞言失色。

李德裕與 李玨 楊嗣復

文宗去世時,宰相李玨支持太子 李成美 ,楊嗣復則支持 安王 李溶 ,但宦官 仇士良 卻矯詔擁立武宗。武宗繼位后,在仇士良的慫恿下,將李玨、楊嗣復貶出朝外,后又遣使赴貶所,命二人自殺。李德裕認為武宗剛剛即位,誅殺大臣會導致人情不安,李楊二人雖是牛黨骨干,他仍以大局為重,不計個人恩怨,連上三狀,極力論救。他道:“李玨、楊嗣復如果真有罪惡,就請陛下再加重貶。如陛下實在不能容忍,也應先進行審訊,弄清罪狀,再殺不遲。”武宗開 延英殿 問對,李德裕又極力勸阻,說明利害關系。武宗三次命李德裕就坐,他都推辭道:“我希望陛下赦免楊嗣復和李玨,以免二人死后,百官都認為冤枉。陛下不批準,臣不敢坐。”武宗最終同意赦免楊嗣復、李玨,下令追還使者,只是將二人再次貶官。

李德裕與白敏中

唐文宗欲任命 白居易 為宰相,并詢問李德裕的意見。白居易與牛僧孺交好,李德裕對他素來厭惡,便道:“白居易年老多病,恐不堪擔負朝廷重任,其從弟白敏中學問不低于他,可加以任用。”唐文宗雖任命白敏中為翰林學士。但唐宣宗繼位后,李德裕失勢。白敏中卻趁機極力排擠李德裕,并指使李咸揭發李德裕的罪行,使得李德裕被貶為閑官。白敏中也被認為是牛黨的重要成員。

語慚武相

李德裕幼年時便資質不凡,唐憲宗對他非常贊賞,常把他抱坐在膝上,李吉甫也常在同僚面前稱贊兒子的敏辯。宰相 武元衡 召見李德裕,問道:“你在家都看些什么書?”想借此試探他的志向,李德裕卻緘默不言。次日,武元衡將此事告訴李吉甫,嘲笑不已。李吉甫回家責備李德裕,李德裕答道:“武公身為宰相,不問治國之道,卻問我所讀何書,這是 成均禮部 該管的事。武公所問不當,我因而不答。”武元衡得知,不禁大慚。

翰林三俊

李德裕早年擔任翰林學士時,與同院的李紳、 元稹 交情深厚。三人都以文才著稱,被時人稱為“ 三俊 ”。

丹扆六箴

唐敬宗少年繼位,游幸無常,荒廢朝政,李德裕特進獻《丹扆六箴》。《丹扆六箴》分為:

《宵衣箴》,規勸敬宗勤政愛民,上朝不要太少太晚。

《正服箴》,規勸敬宗遵循法度,服飾不要雜亂而不合制度。

《罷獻箴》,規勸敬宗禁止各地奉獻,不要向地方征求珍寶古玩。

《納誨箴》,規勸敬宗虛心納諫,不要侮弄和拋棄百官的忠直上言。

《辨邪箴》,規勸敬宗辨別忠正奸邪,不要信用小人。

《防微箴》,規勸敬宗提高警惕,不要輕率外出游玩。

六篇箴文都是在諷諫唐敬宗。敬宗雖未完全采納李德裕的意見,仍命韋處厚草詔,嘉許李德裕。

智破妖言

張大千繪《李德裕見客圖》 寶歷 年間, 亳州 一帶傳說出產圣水,患病之人喝下便能痊愈。自洛陽到江西等數十郡,百姓都爭相捐錢取水,使其獲利上千萬錢。消息傳來傳去,越渲染越跟真的一樣。李德裕這時正鎮守浙西,便在大市場召集百姓,命人用鍋裝滿圣水,并放五斤 豬肉 進去煮。他道:“如果真是圣水,豬肉應該不起任何變化。”不久,豬肉都被煮爛。從此人心稍定,謠言隨即平息。

反對李訓

唐文宗欲任命李訓為諫官,安置在 翰林院 。李德裕反對道:“ 李仲言 (李訓本名)過去所為,我想陛下都知道,這種人怎能安置在身邊。”文宗道:“難道不允許他改正錯誤?”李德裕答道:“李仲言的過錯,出自內心,怎能改得了!”文宗又道:“李訓是李逢吉舉薦的,朕不想食言。”李德裕道:“李逢吉身為宰相,卻舉薦奸邪,貽誤國家,也是罪人。”文宗無奈,欲另授官職。李德裕仍不同意,王涯卻表示贊成。不久,文宗任命李訓為四門助教,給事中 鄭肅韓佽 封還敕書,打算駁回任命。李德裕對王涯道:“給事中封還敕書,真值得高興!”王涯卻對鄭肅、韓佽道:“李公剛才對我說,讓二位不要封還敕書。”李訓的任命因而得以通過。李德裕知道后,驚道:“我如果不同意你們二人封還敕書,肯定會當面對你們說,何必叫別人轉達!況且給事中行使封駁權,難道還要秉承宰相的意圖嗎?”二人懊恨而去。

父子同命

李吉甫五十一歲時出鎮淮南,五十四歲時被征召回朝,再次拜相。而李德裕出鎮淮南,入朝復相的年齡都與父親一模一樣。

諫君崇道

唐武宗崇信 道教 ,道士 趙歸真 很受寵信。李德裕進諫道:“趙歸真是敬宗朝的罪人,陛下不應該親近這種人!”武宗不以為然的道:“朕只不過是在無事之時和他談論道教,以便消除煩惱而已。至于朝政大事,我肯定是要和你們這些宰臣商議的。”李德裕再諫道:“小人趨利,就像飛蛾撲火。聽說近十多天來,趙歸真的府門前,車馬擁擠,不少人看他得陛下的寵愛,爭相去和他交結。希望陛下深加戒備。”可惜武宗未能聽取。

辭讓官爵

澤潞鎮平定后,李德裕被拜為太尉,進封趙國公。他極力推辭,道:“自開國以來,僅有七人被拜為太尉,就連 郭子儀 都不敢接受太尉之職。裴度當了十年的 司徒 ,也未被拜為太尉。臣不敢受封。”武宗道:“我只恨沒有官職來獎賞你的功勞,你就不要推辭了。”李德裕又道:“臣的父親曾封趙國公,嫡長孫出生時便取表字為三趙,意思是要把這個爵位傳給嫡子嫡孫,而不傳給旁支庶子。臣先世都曾居住在汲(古地名,在今河南衛輝),希望陛下封我為衛國公。”唐武宗 允諾

威懾宣宗

唐宣宗素來厭惡李德裕專權,他即位之時,李德裕主持冊封典禮。大典完成后,宣宗對左右內侍道:“剛才靠近我的是不是李太尉?他每看我一眼,都讓我緊張的毛發直豎。”

食萬羊典故

宣宗繼位后,李德裕以太子少保之職,分司東都事務,并向一個僧人探問前程。僧人說他會遭貶南行萬里,但還能回還,并道:“相公命中注定要吃一萬只羊,現在還差五百沒吃完,所以一定能夠回來。”李德裕嘆道:“師傅真是神人。我在元和年間,曾做夢走到晉山,看見滿山都是羊群,有幾十個牧羊人對我說,這是給侍御吃的羊啊!我一直記著這個夢,沒有告訴過別人!”十幾日后,振武節度使米暨遣使前來,饋贈他五百只羊。李德裕大驚,將此事告知僧人,道:“這些羊我不吃,可以免禍嗎?”僧人道:“羊已經送到,已是歸你所有。”不久,李德裕果然被貶到萬里之外的崖州,并死在那里。后人便用“食萬羊”表示聽天由命,不必強求富貴。

八百孤寒

李德裕在任時,愛才如渴,常提拔出身貧寒的讀書人,深受愛戴。他貶官崖州時,有人作詩懷念:“八百孤寒齊下淚,一時南望李崖州。”后人便用“ 八百孤寒 ”形容人數眾多、處境貧寒的讀書人。

史籍記載

《舊唐書·卷一百七十四·列傳第一百二十四》 劉昫

《新唐書·卷一百八十·列傳第一百五》 宋祁歐陽修

人物評價

李德裕半身像 李湛 :卿文雅大臣,方隅重寄。表率諸部,肅清全吳。化洽行春,風澄坐嘯,眷言善政,想嘆在懷。卿之宗門,累著聲績,冠內廷者兩代,襲侯伯者 六朝 。果能激愛君之誠,喻詩人之旨。在遠而不忘忠告,諷上而常深慮微。博我以端躬,約予以循禮。三復規諫,累夕稱嗟。置之座隅,用比韋弘之益;銘諸心腑,何啻藥石之功?

李商隱 :成萬古之良相,為一代之高士。

劉昫:①德裕以器業自負,特達不群。好著書為文,獎善嫉惡,雖位極臺輔,而讀書不輟。②德裕特承武宗恩顧,委以樞衡。決策論兵,舉無遺悔,以身捍難,功流社稷。及昭肅棄天下,不逞之伍,咸害其功。③臣總角時,亟聞 耆德 言衛公故事。是時天子神武,明于聽斷;公亦以身犯難,酬特達之遇。言行計從,功成事遂,君臣之分,千載一時。觀其禁掖彌綸, 巖廊 啟奏,料敵制勝,襟靈獨斷,如由基命中,罔有虛發,實奇才也。語文章,則嚴、馬扶輪;論政事,則蕭、曹避席。罪其竊位,即太深文。所可議者,不能釋憾解仇,以德報怨,泯是非于度外,齊彼我于環中。與夫市井之徒,力戰錐刀之末,淪身瘴海,可為傷心。古所謂攫金都下,忽于市人,離婁不見于 眉睫 。才則才矣,語道則難。④公之智決,利若青萍。破虜誅叛,摧枯建瓴。功成北闕,骨葬 南溟 。嗚呼煙閣,誰上丹青?

孫光憲:愚曾覽太尉《三朝獻替錄》,真可謂英才,竟罹朋黨,亦獨秀之所致也。

范仲淹 :李遇武宗,獨立不懼,經制四方,有相之功,雖奸黨營陷,而義不朽矣。

孫甫 :①德裕所與者多才徳之人,幾于不黨。但剛強之性好勝,所怨者不忘,所與者必進,以此不免朋黨之累。 ②李德裕自穆宗至文宗朝,歷內外職任,奏議 忠直 ,政績彰顯,遂當輔相之任。然為邪佞所排,不克就功業。及相武宗,英主始盡其才。③李德裕以杰才為武宗經綸夷夏,屢成大功。振舉法令,致朝廷之治。誠賢相矣!

宋祁:①當國凡六年,方用兵時,決策制勝,它相無與,故威名獨重于時。2、德裕性孤峭,明辯有風采,善為文章。雖至大位,猶不去書。其謀議援古為質,袞袞可喜。常以經綸天下自為,武宗知而能任之,言從計行,是時王室幾中興。②元和后數用兵,宰相不休沐,或繼火,乃得罷。德裕在位,雖遽書警奏,皆從容裁決,率午漏下還第,休沐輒如令, 沛然 若無事時。③漢劉向論朋黨,其言明切,可為 流涕 ,而主不悟,卒陷亡辜。德裕復援向言,指質邪正,再被逐,終嬰大禍。嗟乎!朋黨之興也,殆哉!根夫主威奪者下陵,聽弗明者賢不肖兩進,進必務勝,而后人人引所私,以所私乘狐疑不斷之隙;是引桀、跖、孔、顏相哄于前,而以眾寡為勝負矣。欲國不亡,得乎?身為名宰相,不能損所憎,顯擠以仇,使比周勢成,根株牽連,賢智播奔,而王室亦衰, 寧明 有未哲歟?不然,功烈光明,佐武中興,與姚、宋等矣。

歐陽修: 贊皇 文辭甚可愛也。其所及禍,或責其不能自免,然古今聰明賢智之士不能免者多矣,豈獨斯人也歟!

司馬光 :論者多疑維州之取舍,不能決牛、李之是非。臣以為昔荀吳圍鼓,鼓人或請以城叛,吳弗許,曰:“或以吾城叛,吾所甚惡也,人以城來,吾獨何好焉!吾不可以欲城而邇奸。”使鼓人殺叛者而繕守備。是時唐新與吐蕃修好而納其維州,以利言之,則維州大而信大;以害言之,則維州緩而 關中 急。然則為唐計者,宜何先乎?悉怛謀在唐則為向化,在吐蕃不免為叛臣,其受誅也又何矜焉!且德裕所言者利也,僧孺所言者義也,匹夫徇利而亡義猶恥之,況天子乎!譬如鄰人有牛,逸而入于家,或勸其兄歸之,或勸其弟攘之。勸歸者曰:“攘之不義也,且致訟。”勸攘者曰:“彼嘗攘吾羊矣,何義之拘!牛大畜也,鬻之可以富家。”以是觀之,牛、李之是非,端可見矣。

蘇轍 :唐自憲宗以來,士大夫黨附牛、李,好惡不本于義,而從人以喜慍,雖一時公卿將相,未有杰然自立者也。牛黨出于僧孺,李黨出于德裕,二人雖黨人之首,然其實則當世之偉人也。蓋僧孺以德量高,而德裕以才氣勝。德與才不同,雖古人鮮能兼之者,使二人各任其所長,而不為黨,則唐末之賢相也。……僧孺南遷于循,老而獲歸,二子蔚、叢,后皆為名卿。德裕沒于 朱崖 ,子孫無聞,后世深悲其窮,豈德不足而才有余,固天之所不予耶?

海南五公祠中的李德裕塑像 范祖禹 :①自唐失之河朔,或討伐之,或姑息之,不聞有文告之命,戒勅之辭也。是也兵加而不服,恩厚而愈驕。李德裕以一相而制御三鎮,如運之掌,使武宗享國長久,天下豈有不平者乎。②裴度之相憲宗,李德裕之相武宗,皆有功烈,為唐賢相,大中以后無能繼之者。

張叔椿汲黯 在而淮南寢謀,德裕用而三鎮率使。

葉夢得 :①李德裕是唐中世第一等人物,其才遠過裴晉公,錯綜萬務,應變開闔,可與 姚崇 并立,而不至為崇之權譎任數。②唐人房喬、裴度優于德量, 宋璟張九齡 優于氣節,魏鄭公、 陸贄 優于學術,姚崇、李德裕優于才能,姚崇蔽于權數,德裕溺于愛憎,則所勝者為之累也。

胡寅:武宗用李德裕為相, 唐室 幾于中興。

洪邁 :①若唐宰相三百余人,自房、杜、姚、宋之外,如 魏徵王珪褚遂良狄仁杰魏元忠韓休 、張九齡、 楊綰 、崔祐甫、陸贄、 杜黃裳李絳李藩 、裴度、崔群、 韋處厚 、李德裕、 鄭畋 ,皆為一時名宰,考其行事,非漢諸人可比也。②李德裕功烈光明,佐武宗中興,威名獨重。

朱熹 :德裕所言雖以利害言,然意卻全在為國;僧孺所言雖義,然意卻全濟其己私。且德裕既受其降矣,雖義有未安,也須別做置處。乃縛送悉怛謀,使之恣其殺戮,果何為也!

趙秉文 :肅代有一 顏真卿 而不能用,德朝有一陸贄而不能用,宣朝有一李德裕而不能用,自是以還,唐衰矣。

胡三省 :牛僧孺患失之心重,李德裕進取之心銳,所謂楚則失矣,齊亦未為得也。

許浩:然(藩鎮)亦乘人君之暗懦、宰相之凡庸耳,有君如憲宗武宗,相如裴度李德裕,則剪殪而芟劉之不遺余力矣。后之人君覽此,其亦拔禍本,攬權綱,任賢輔,惜名器,庶不成此厲階也。嗚呼!萬世之炯鑒哉!

王世貞:余嘗怪唐中興以后,稱賢相者獨舉裴晉公,不及李文饒,以為不可解。后得文饒《一品集》讀之,無論其文辭剴鑿瑰麗而已,即揣摩懸斷,曲中利害,雖晁陸不及也。文饒佐武宗,通頡戛斯,破回鶻,平太原,定澤潞,若振枯千里之外,披膽待燭,百萬之眾,俯首而聽,一言之指麾,國勢威,主威震,既不啻屣裴公而上之。

張燧:唐至文宗之朝,可謂衰弱矣。武宗既立,得一李德裕相之,而威令遂振。德裕初為相,即上言日:“宰相非其人,當亟廢罷。至天下之政,則不可不歸中書。”武宗聽之,號令紀綱,咸自己出,故能削平僭偽,號為中興。

王夫之 :①李德裕修其父之夙怨,元稹佐之,以擊李宗閔、楊汝士,長慶元年進士榜發,而攻訐以逞,于是朋黨爭衡,國是大亂,迄于唐亡而后已。②李德裕自以門蔭起家,遠嫌疑而名位亦伸,既有以謝薦紳之怨怒;其知 貢舉 ,榜發而有“相將白日上青天”之譽;迨其貶竄,而有“八百孤寒齊下淚”之思;持此以摘發奸私而快其誅鉏,何求而不克乎?幸而德裕之于唐,功過相半也,使德裕而為溫體仁之奸,唐亡于其手而眾且欣戴焉。③李宗閔、牛僧孺攻李吉甫,正也;李德裕修其父之怨而與相排擯,私也。乃宗閔與元稹落拓江湖,而投附宦官以進,則邪移于宗閔、稹;而德裕 晚節 ,功施赫然,視二子者有薰猶之異矣。④德裕之相也,首請政事皆出中書,仇士良挾定策之功,而不能不引身謝病以去。唐自肅宗以來,內豎之不得專政者,僅見于會昌。德裕之翼贊密勿、曲施銜勒者,不為無力。⑤唐之相臣能大有為者,狄仁杰而外,德裕而已。武宗不夭,德裕不竄,唐其可以復興乎!

王士禎 :①唐牛、李之黨,贊皇君子,功業爛然,與裴晉公相頡頏,武宗之治幾復開元、元和之盛,其黨又皆君子也。②李衛公一代偉人,功業與裴晉公伯仲。其《 會昌一品制集 》,駢偶之中,雄奇駿偉,與陸宣公上下。別集《憶平泉》五言諸詩,較白樂天、劉夢得不啻過之。

蔡東藩 :①回鶻殘破,嗢沒斯誠心內附,而烏介復劫主橫行,忽服忽叛,幸李德裕建以夷攻夷之策,于是強虜退,帝女歸,朔方仍得安定,乃知為政在人之固非虛語也。文宗有一德裕而不能用,此其所以赍恨終身歟。②武宗之討澤潞,全由李德裕主謀,故本回于德裕規劃,敘述較詳,當時前敵諸將,非真公忠無二,經德裕操縱有方,能令悍夫怯將,并效馳驅,決機廟堂之上,轉移俄頃之間,中使不得關說,武人樂為盡死,即裴度杜黃裳諸相臣,恐亦未之逮也。

李岳瑞守成 之主,其仁柔庸暗者無論已;即有 英武 睿哲之令辟,奮然欲拯衰弱為富強,然茍任之不得其人,則雖有大有為之志,而終絀于輔相之無才,以赍志而莫之伸者,比比是也。於乎!宰相之所系,顧不重哉!吾于漢晉之間,得一人焉,曰諸葛忠武;于有唐中葉,得一人焉,曰李衛公。……衛公生于唐室積弱之秋,而慨焉有致君堯舜之想;觀其氣折逆奄,明周萬事,合智謀忠勇之士,以盡其材;用危困瘡痍之卒,以致其武;至于誠能動物,所糾所斥,退無怨言,叛將遠人,咸革面洗心,靡敢有貳,則自諸葛忠武而后,規模氣象,惟公有焉!不幸 端陵 早世, 光王 立于閹人之手,不得志之徒,比肩而起,合君臣上下中外之力,以甘心于公,投老南荒,孤寒下淚,菉葹盈室,輔頰誼騰。公之志節功名既埋沒于鑠金之口舌;而 易代 之后,謗史流傳。新舊《唐書》,舉沿曲筆;當世大賢,如 司馬 涑水者,徒以仇視 荊公 之故,遂并公而貶之,而千古無復真是非矣!嗟乎!蚍蜉撼大樹,可笑不自量。區區異議之口,曷足為衛公輕重?

李德裕在晚唐時期,就被評價為萬古良相。

藝術形象

年代

電視劇

扮演者

1997年

玉人簫

張維智

2009年

宮心計

劉丹

《宮心計》中的李德裕

引用来源

中文名
李德裕
別名
李衛公、李太尉
性別
出生地
趙郡贊皇
出生日期
787年
去世日期
850年
民族
漢族
所處時代
唐代
字號
字文饒
官職
太尉
代表作品
《會昌一品集》等
主要成就
輔佐唐武宗開創會昌中興
封爵
衛國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