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皇祭

虛擬 | 虛擬角色 | 《鏡》系列小說中的主要人物

蘇摩滄月 “鏡系列”中主要人物之一,身份:傀儡師、 海皇白瓔 的初戀情人。他是整部書中出現的第一個男主角,是世間最美麗、最擅長藝術的鮫人一族,可以墜淚成珠織水為綃,他們來自碧落海。

基本介紹

而蘇摩繼承了先代海皇的血統,身份尊貴,是鮫人之王,也是一個自負的人。由于擁有獨一無二的絕世容貌,而且又是鮫人一族,因此自小便被奴役,被當作奴隸販賣,由于 鮫人 的眼淚如夜明珠一般,那些奴隸主便妄想獲取他的眼淚,對于在嚴刑后沒有流半滴眼淚的他,那些人又妄想挖取他的眼睛來獲取最后的錢幣,但他無意聽到后毫不猶豫地刺瞎了自己的眼睛……而后,為了自由,在青王的指使下他來到白塔頂上,吻到了空桑太子妃白瓔的眉心,破除了封印。太子妃出人意料地沒有被廢除,而他也被放過了。太子妃婚禮那天,輕聲對蘇摩說,“記得要忘記……”然后仰身從六萬四千尺的白塔墜落,而蘇摩卻什么也看不到,在幾天后,離開了 云荒 ,開始了百年的修行……

而白塔上那看不到的一躍,成了他無法掙脫的夢魘。他的容貌是絕世是傾國的,他走后,空桑王朝也傾覆了。

百年后,他回到云荒,同時他擁有了強大的力量。百年前他把已死的“弟弟”蘇諾做成傀儡,并用引線操縱,當他修行時便可以讓這個傀儡吸收一切反噬,追求更高的境界。他和已是冥靈的白瓔在如意坊相見,但再回首已是百年身,他是鮫人的海皇,要帶鮫人回到碧落海;她是空桑太子妃,要讓十萬冥靈重見天日。蘇摩一開始什么也沒說,但是,他的確是為白瓔而變成男子的,鮫人一出生是沒有性別的,喜歡上女子才會變成男子,反之則會變成女子。因為為一個 空桑 人而變身,蘇摩對于自己是身心都極其厭惡,他恨空桑人,也恨自己,因此,他是那么不珍惜自己,一次又一次自殘。

也在如意坊,他以海皇的身份與白瓔的丈夫,空桑的帝王真嵐結下了空海之盟,前去蒼梧之淵與白瓔一切解開封印,放出龍神。當他與白瓔分別時,這一次,他毫不掩飾地在九天墜淚,那么絕望卻沒有任何辦法……

龍神的釋放,海皇的力量復蘇,而蘇摩的弟弟,那個傀儡,也得到了力量,也因此變得更大。當蘇摩決定斬斷他們相連的引線時,那個傀儡先一步掙脫束縛而走。在龍神的召喚下,蘇摩獲得新的軀體,并且擁有了先代海皇的記憶。而當記憶重疊中,他吐出的第一個詞是“自由”,第二個便是“白瓔”。后來在 星尊帝 的陵墓中,蘇諾與鳥靈串通,妄想殺了蘇摩,由于劍圣西京的出現,為蘇摩擋住了蘇諾。蘇摩殺了白瓔的妹妹鳥靈幽凰變的邪靈,龍神用真火燒蘇諾,卻留下了黑色的珠子,也是完全的惡,又回到蘇摩體內,蘇摩的額頭留下了火焰狀的烙痕。

得知白瓔前去對抗破壞神,蘇摩立即去追白瓔,并用星魂血誓,這個逆轉星辰的可怕的法術,將一半的血給了白瓔,讓白瓔擁有了“人”的實體。這個法術完成后,他們享有一個命運,蘇摩以一半的生命只為換來與白瓔共死的權利,以彌補當年白塔犯的錯。在去塔頂前蘇摩又給白瓔施下“逆風”枯榮轉輪的法術,白瓔的一切傷害都會轉換到蘇摩身上。

在白塔上,蘇摩體內的“惡”被召喚出來,使他攻擊傷害了白瓔,卻又讓蘇摩恢復神志,讓他自己看到后果。由于先前的法術,白瓔沒有任何傷害蘇摩卻出現衰竭……他的法術在衰退,他驚動天地的容貌也在凋謝,而他卻命令不能讓白瓔知道。又叫來溟火女祭,在誰也不知道的情況下遠赴怒海外的哀塔,斬血。四十九天的斬血流盡了他身體內所有的血,那是作為個人無法承受的痛苦。但因此,他與白瓔沒有牽連,不會連同她拖向死亡,給了她生命。蘇摩把自己所有祭獻給了上天,解除了星魂血誓,使阿諾死亡,獲得了最初純凈的靈魂,也獲得了巨大的力量,可以將一切水的力量發揮到極至。而這力量不會太長久,他,便會安眠于大海。

在肉體死亡的那刻,蘇摩顯示出從為有過的無助……他承認他愛她,他輸了……他體內的最后一滴水化做了眼淚。而靈魂沒有消亡,他還得戰斗。

黑天之術使冥靈能夠在白天作戰,蘇摩不惜滄海橫流,淹覆了云荒,使鮫人們獲得了自由。蘇摩與白瓔也在戰斗中相見,蘇摩終是說了那三個字,當他聽到那女子說“我也是”時,他笑了,那樣的笑璀璨得可以照亮黑夜,然后他俯身深深地吻住了白瓔,那是一個沒有溫度的,卻刻骨銘心的最后一吻.在她的懷抱里,他最終還是化作了霧消散.他向她承諾,每年的十月十五他會化做潮汐,回云荒看她。

空桑新的帝王光華帝真嵐下令每年十月十五日在 葉城 舉行盛大的“海皇祭”。

一切都結束了。而此刻的結束,卻僅僅由是一個新的開始。這就是他的命運:一切將開始于結束之后。

海皇蘇摩 ,那個為云荒大陸添上一筆絢麗而又悲凄的濃墨,實則值得千年后的人們為他祭奠。

于是海皇祭,不僅僅再是他對那個他傾盡一生的人的承諾,也是云荒眾人以后是鮫人,和一切愛他的人表示哀思的日子。

記得那年他的身后,則是巨浪滔天,云垂海立。

十月十五,蘇摩,屬于的你盛世。

《海皇祭·蘇摩》

——趙憶瞳

作者:趙憶瞳

當星宿、斑斕、碧落、紅蓮、蒼茫、棋盤、怒海冰冷的海水

撲滅你生命的火焰

讓我點燃哀悼的燭光

將你和你絕美的容顏祭奠

燭光搖曳 仿佛你最后的笑容時隱時現

燭火溫暖 仿佛你的呼吸散發著溫暖

而你卻以長眠

——在那七海深處無邊的黑暗

這就是身為海皇的你的宿命

生當搏擊風浪 死則魂魄寂滅

地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