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短句

概念 | 長短句

長短句,拼音:cháng duǎn jù。在宋代以后,可以說長短句是詞的別名,但是在北宋時期,長短句卻是詞的本名。在唐代,長短句還是一個詩體名詞。出處:《 康熙詞典 》,用法,作主語,定語。

名詞解說

有些辭典上說“長短句”是“詞的別名”。或者注釋“長短句”為“句子長短不齊的詩體”。這兩種注釋都不全正確,在宋代以后,就可以說長短句是詞的別名,但是在北宋時期,長短句卻是詞的本名;在唐代,長短句還是一個詩體名詞。所謂“長短句”,這“長短”二字,有它們的特定意義,不能含糊地解釋作“長短不齊”。

詩中溯源

杜甫詩云:“近來海內為長句,汝與山東 李白 好。” 計東 注云:“長句謂七言歌行。”但是 杜牧 有詩題云:“東兵長句十韻。”這是一首七言二十句的排律。又有題為“長句四韻”的,乃是一首七言八句的律詩。還有題作“長句”的,也是一首七律。 白居易 的《 琵琶行 》是一首七言歌行,他自己在序中稱之為“長句歌”。可知“長句”就是七言詩句,無論用在歌行體或 律體詩 中,都一樣。不過杜牧有兩個詩題:一個是“ 柳長句 ”,另一個是“ 柳絕句 ”,他所說“長句”是一首七律。這樣,他把“長句”和“絕句”對舉,似乎“長句”僅指七言律待了。

發展歷程

漢魏

漢魏以來的古詩,句法以五言為主,到了唐代,七言詩盛行,句式較古詩為長,故唐人把七言句稱為長句。七言句既為長句,五言句自然就稱為短句。不過唐人常稱七言為長句,而很少用短句這個名詞,這就象《 出師表 》、《 赤壁賦 》樣,只有后篇加“后”字,而不在前篇上加“前”字。元人王珪有一首五言古詩《題楊無咎墨梅卷子》其跋語云:“ 陳明之 攜此卷來,將有所需,予測其雅情于穩,遂為賦短句云。”由此可知元代人還知道短句就是五言詩句。中晚唐時,由于樂曲的愈趨于淫靡曲折,配合樂曲的歌詩產生了五七言句法混合的詩體,這種新興的詩體,當時就稱為“長短句”。 韓偓 的詩集《 香奩集 》,是他自己分類編定的,其中有一類就是“長短句”。這一卷中所收的都是三五七言歌詩,既不同于近體歌行,也不同于《 花間集 》里的曲子詞。這是晚唐五代時一種新流行的詩體,它從七言歌行中分化出來,將逐漸地過渡到令慢體的曲子詞。三言句往往連用二句,可以等同于一個七言句;或單句用作襯字,那就不屬于歌詩正文。故所謂“長短句”詩,仍以五七言句法為主。 胡震亨唐音癸簽 》云:“宋元編錄唐人總集,始于古律二體中備析五七等言為次,于是流委秩然,可得具論。一曰四言古詩,一曰五言古詩,一曰七言古詩,一曰長短句。”這里,胡氏告訴我們,他所見宋元舊本唐人詩集,常有“長短句”一類。我曾見明嘉靖刻本《先天集》,也有“長短句”一個類目,可知這個名詞,到明代還未失去本意,仍然有人使用為詩體名詞。

唐代

胡元任《苕溪漁隱叢話》云:“唐初歌辭,多是五言詩,或七言詩,初無長短句。自中葉后,至五代,漸變成長短句。及本朝,則盡為此體。”這一段話,作者是要說明宋詞起源于唐之長短句,但這里使用的兩個“長短句”,我們應當區別其意義,不宜混為一事。因為唐代的長短句是詩,而所謂“本朝盡為此體”的長短句,已經是五代時的“曲子詞”,或 南宋 時的“詞”了。

晏幾道 《小山樂府》自敘云:“試續南部諸賢緒余,作五七字語,期以自誤。”又 張镃史達祖梅溪詞 》云:“況欲大肆其力于五七言,回鞭溫韋之途,掉鞅 李杜 之域,臍攀風雅,一歸于正,不于是而止,”這兩篇序文中都以“五七言”為詞的代名詞。晏幾道是 北宋 初期人,張镃是南宋末年人,可知整個宋代的詞人,都知道“長短句”的意義就是五七言。

唐五代

從唐五代到北宋,“詞”還不是一個文學類型的名稱,它只指一般的文詞(辭)。無論“曲子詞”的“詞”字,或 東坡 文中“頒示新詞”的“詞”字,或北宋人詞序中所云“作此詞”,“賦墨竹詞”,這些“詞”字,都只是“歌詞”的意思,而不是南宋人所說“詩詞”的“詞”字。

北宋初期

詞在北宋初期,一般都稱之為“樂府”,例如晏幾道的詞集稱為《小山樂 府》。但樂府也是一個舊名詞,漢魏以來,歷代都有樂府,也不能成為一個新 興文學類型的名詞,于是 歐陽修 自題其詞集為《 近體樂府 》。這個名稱似乎不 為群眾所接受,因為“近”字的時代性是不穩定的。接著就有人繼承并沿用了 唐代的“長短句”。 蘇東坡 同集最早的刻本就題名為《東坡長短句》(見《兩 塘耆舊續聞》), 秦觀 的詞集名為《 淮海居士長短句 》,我們還可以見到 宋刻本 。紹興十八年,晁謙之跋《花間集》云:“皆唐末才士長短句。”而此 書 歐陽炯 的原序則說是“近來詩客曲子詞”,兩個人都用了當時的名稱,五代 時的曲子詞,在北宋中葉以后被稱為長短句了, 王明清 的《 投轄錄 》有一條云: “拱州賈氏子,正議大夫昌衡之孫,讀書能作詩與長短句。”這也是南宋初的 文字,可知此時的“長短句”,已成為文學類型的名詞,而不是象東坡早年所 云“長短句詩”或“樂府長短句”了。只要再遲幾年,“詞”字已定型成為這 種文學類型的名稱,于是所有的詞集都題名為“某某詞”,而王明清筆下的這 一句“能作詩與長短句”,也不再能出現,而出現“能作詩詞”這樣的文句了。

北宋

直到北宋中期,《長短句》還是一個詩體名詞,沒有成為與詩不同的文學形式的名詞。 蘇軾 與蔡景繁書云:“頒示新詞,此古人長短句詩也,得之驚喜。” 陳簡齋 詞題或曰“作長短句詠之”,或曰“賦長短句”,或曰“以長短句記之”。 黃庭堅 詞前小序用“長短句”者凡二見,其念奴嬌詞小序則稱“樂府長短句”。以上所引證的“長短句”,其意義仍限于五七言句法,而不是一種文學類型,特別可以注意的是黃庭堅作玉樓春詞小序云:“席上作樂府長句勸酒。”因為玉樓春全篇都是七言句,沒有五言句,所以他說“樂府長句”,而不說“長短句”,如果當時已認為“長短句”是曲子詞的專名,這里的“短”字就不能省略了。

中文名
長短句
拼音
cháng duǎn jù
釋義
句子長短不齊的詩體
長句